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本文除机核网外,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导语:战锤40k作为一款桌面战棋游戏,其最核心的部分除了精美绝伦的模型棋子以外便是游玩规则和背景设定。Games Workshop在每一版总规则(目前已经更新至第八版)的框架下都会为各个势力编写专有的规则书(Codex,一般翻译为圣典),内部一般包括该势力的模型规则以及十分丰富的背景故事,让玩家能够全面地了解和掌握相关势力的特色与设定。帝皇禁军是我非常喜欢的战锤40k势力之一,在与@昵称已被忠诚交流后决定发布详细完整的帝皇禁军圣典背景故事的翻译,由于全书文本较多,本系列会分数个章节进行发布,还请广大玩家多多

前言


为了黄金王座和神圣泰拉!


帝皇禁军,他们是永远随侍在帝皇身侧的战争半神。当黑暗而凶险的时代来临,禁军们将不得不离开日夜守护的泰拉皇宫,为人类帝国的生死存亡奋战于星辰之间。身着坚不可摧的神圣甲胄,手握无坚不摧的巅峰武器,禁军是整个人类帝国军事力量的最强代表。无论是神兵天降般传送至敌阵核心;亦或者是伴随远古的兰德掠袭者席卷战场;还是藉由晨鹰悬浮摩托驰骋天际,禁军卫士都无疑是敌人面前不可阻挡的死亡化身。

半神之军 Brotherhood of Demigods


帝皇禁军是皇帝亲自铸就的私人卫队,万夫团已经侍奉帝皇与护卫皇宫大门一万年之久,而他们自从大远征以来从未迈向群星半步。现在帝皇的利刃终于再次出鞘,禁卫军团将把痛苦与怒火带向人类之敌。
帝皇禁军堪称人类帝国中最伟大的战士,他们从婴儿时期就开始的一系列生化手术与训练将这群超级战士塑造成帝国最优秀的士兵,战术家,保镖,以及死亡的使者——将帝皇的威严与惩戒带给那些违抗帝皇意志的敌人。

无论是战略眼光、战术思维、战士修养还是对灵能的敏感觉察,每一个禁军都完美到无可挑剔。禁军的整体水平之于星际战士就像一个经由生化改造的超级士兵之于帝国卫队的菜鸟,任何一个星际战士在任何一项能力上都完全无法与禁军匹敌。然而,当星际战士们运用成熟的班排战术,将战士们凝聚成一个强有力的整体时,禁军则更倾向于单人作战。禁军拥有属于自己的数种武器和盔甲,每一把长戟、每一件金盔都是量身定做。一名全身披挂的禁军用手指头就能轻松单挑一打星际战士老兵精锐。每当进行大规模的部队部署时,帝皇禁军的出现将极大程度地减轻后勤人员的压力——这就意味着可以裁剪掉一大批多余的战斗单位了。

每当帝皇的鎏金卫队席卷战场,再强大无比的帝皇之敌也会在禁军面前溃不成军。万夫团的卫士们就像在实体宇宙中行走的传奇,而禁军所装备的各种神兵利器也每每帮助他们创造不可能的奇迹——敌军的泰坦被一名从天而降的天鹰旗官一刀砸穿,邪教徒和咆哮的恶魔引擎则在阿拉琉斯终结者的斧刃下化为亡魂。

帝皇禁军总能在敌人意识到之前就干脆利落地斩杀敌军主将,当他们发现禁军已经破坏了他们的武器装备,切断了撤退道路之后,已经为时太晚——留给他们的选择只有四散而亡,难逃一死——这就是那些胆敢违抗帝皇意志之人的下场。

即便是单单几个禁军也能给敌人大军带来一场不可阻挡的血雨腥风,不过帝皇禁军的真正任务不是进攻和征服,而是护卫——他们是帝皇的私人卫队,是人类之主的万夫团——无论何时他们的职责只有保护他们的御主免于伤害。
那是在一个古老的夜晚,即帝皇在泰拉上出现的那个古老的夜晚——那时的地球堪称是一个噩梦般的地方,妖孽横行,军阀混战,人类被恐惧和科学技术的倒退所束缚着。属于那个恐惧年代的记录都保存在帝皇宫殿最深处的宝库中。如果有学者想去研究这些古老的历史——够胆且幸运的话——他们会发现连最早的一篇记录帝皇的资料中都记载着帝皇身边随侍着高大而威武的战士,戴着羽毛状的头盔,手持金色的长矛。无论是在大统一战争的岁月里、在雷霆战士的叛变以及新生帝国建立的前夕、还是在大远征的光辉时代,帝皇禁军一直是人类之主最为锋利的利刃——禁军见证了帝皇率领他的黄金军团走向战争与银河的一幕,那是人类历史上最为光辉的时刻。

多年来禁军身披荣耀的形象被人们所熟知,在忠勇双全的禁军统帅——康斯坦丁瓦尔多的领导下,禁军成为了一股所向披靡的力量。即使是在荷鲁斯之乱最黑暗的岁月中,禁军的忠诚依旧坚定且不容置喙,人类之主的卫士们不负帝国最为优秀的战士这一使命。然而,在这场人类历史上划时代的内战的最高潮,禁军们终于尝到了苦头。当战帅荷鲁斯击倒帝皇的那一刻,禁军辜负了他们所誓言的职责。在之后的数千年里,他们都一直背负着这一最为沉重的失败与耻辱。

荷鲁斯之乱结束后,禁卫军团变成了禁卫修会——他们再也不能随侍在帝皇的身边战斗了,人类之主所留下的仅仅是黄金王座上的一具残躯,在王座机器的庇护中只剩下了帝皇强大的意志,而这些禁军卫士们将不惜一切代价保护他们心爱之主最后的安全。他们所身着的盔甲被换成了黑色的丧服——这些丧服在之后数千年中都将时刻不离禁军的身侧。

数千年来禁军一直在坚守着,归功于他们所经受的非凡基因改造工艺,禁军不像凡人一样有年龄的限制,除非遭受了不可挽回的身体损伤,这些超级战士在功能角度来看是几乎不朽的。不少禁军已经有一千多岁了,他们在漫长的时光里有着无限的机会去磨练和完善自我的种种技能,进一步学习每一种知识与规律,改进各种战术——为接下来的任何情况做准备。

通过“血猎”这种特殊的演习仪式,禁军们不断地测试和挑战泰拉的防御体系——派出一名禁军秘密扮演入侵者,测试每一条通往王座的攻击路线,并试图攻破黄金王座的大门。与此同时,禁军利用演习的多样化成果,数个世纪的战略思考以及精心设计的虚拟对战去不断完善他们的战术策略,以便有一天能够再次走出皇宫,为帝皇和人类帝国而战。现在,随着极限战士基因原体罗伯特基里曼的觉醒并以帝国统帅的身份回归,撕裂实体宇宙的亚空间大裂隙的出现,禁军再次踏上战场的时刻终于来临了。

此时,混沌叛军和亚空间的恐惧潮汐正从银河系各处的亚空间裂隙里奔涌而出,就连太阳星域也遭受到了攻击,人类最为可怕的敌人正气势汹汹地朝泰拉突袭而来。很明显,帝皇禁军们不可能一直呆在皇宫里坚守而眼睁睁地看着帝国的大部被烈焰包围,坐等战火烧到自家门口。而黄金王座所面临的威胁也正迅速地扩散和加剧,以至于在禁军大展拳脚之前,他们必须将来犯之敌先发制人地消灭在地球之外。

帝皇扈从 Bodyguard of The Emperor


禁军的起源早已埋藏在人类纷乱的历史里,他们的秘密只与帝皇本人紧密相连
在遥远的黑暗科技年代,人类几乎被自己的傲慢所消灭。虽然第一次离开母星的时候脚步蹒跚,但是人类对自然极强的适应能力以及充满好战欲望的本能使得人类文明在虚空中迅速且蓬勃地发展,科学技术也以惊人的速度进化着,使得不断征服遥远的星球成为了可能。随着人类文明的膨胀,银河系广袤的空间马上就显得捉襟见肘,许多外星种族完全被人类的光辉力量所击溃驱逐,回到了宇宙的阴影之中。

思考机器(应该是指AI),先进武器技术以及深空远距离旅行技术大力推动了人类在银河扩张的进程,不过这伟大进程的核心因素却是人类不计后果地操控基因技术的勃勃野心。为了追逐人类文明的头把交椅,如同造物主一般的科学家和工程师们细心研究着每一个好奇心所带来的无限可能。然而最终人类的傲慢铸就了文明自身的巨大灾难,一个个世界被突变生物血腥的暴乱所淹没,许多人类所遭受的异常基因突变已经超出了想象。“基因战争”使得数个星域都陷入一片火海,其所伴随的灵能风暴甚至熄灭了恒星。巨大的人类帝国在恐怖和混乱中分崩离析,文明迎来了漫长的黑夜。

这场银河纷乱的核心是泰拉,一颗银河系中最璀璨的宝石被禁断兵器和生化暴乱摧残成了末日般的死亡战场。尽管随后人类便退化到黑暗与无知的原始状态,但是那些足以毁灭世界的远古技术依旧在隐藏的掩体和生化密码中被保存了下来。果不其然,当残存的人类从可怖军阀的鞭笞下,从生死存亡的悬崖边缘爬回来之后,那些自封皇上的独裁者们发现了部分远古的兵器,并准备利用这些武器再次相互攻伐。泰拉又开始面临着第二次变成世界末日的严峻威胁,那些基因培育的野蛮人和血肉生物在在疯子、狂热者和技术食人魔的命令下冲向战场。

绝大部分描写那个时代的传说都已经永远遗失了,被破坏或者于废墟中被永远埋藏。然而,仍有极少数人们知道,这就是帝皇本人崛起的时代,而他——无论是活着的传奇还是至高无上的神明——都完整继承了远古人类文明统治者所遗留下的基因宝藏。这些宝藏是古老而危险的恩惠,帝皇将这些基因技术结合自己不可思议的强大力量塑造了一批超级战士,终于开启了再次统一人类世界的伟大进程。
然而统一人类这个任务并不简单,尽管帝皇为人类文明争取的是和平,但是不战而屈人之兵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了解帝国历史的学者都知道,最早成为帝皇战争机器的是雷霆战士,这群技术野蛮人被基因改造成了强大但短命的超级战士。雷霆军团只有统一战争这一唯一的使命,在此之后帝皇便不再需要他们。当雷霆战士们刚刚了解到自身强大的力量之时,帝皇早已把目光投向更远的未来,并进而创造出了第一个星际战士。不过哪怕是最为博学的帝国学者也无从得知帝皇禁军是如何被铸造的,真相早已被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中,消失在粗糙的甲骨文和洞穴中的壁画数字上,禁锢在无人能够打开的羊皮卷宗与基因技术里,有人信誓旦旦地说他看到了在帝皇身边大步前行的高大半神,他们是帝皇最信任的保镖与最可靠的顾问。在维利范科托的要塞前,禁军与帝皇并肩作战,在帝皇斩杀变异人部落那膨胀的血肉之神时,禁军抵挡住了变异生物潮水般的进攻,用利刃斩下了毒舌暴君格尔沙的头颅、将阿特兰王后的心脏刺穿、在派马萨拉的血池里将钢铁恶魔们驱逐——至少我们还能在历史那若有若无的回声里寻找到这些只言片语。

在大统一战争的最后几年里,雷霆战士们终于意识到了他们短暂的寿命是他们造物主的有意为之,他们认为是帝皇背叛了他们,于是发动了声势浩大的叛乱。但在传说中的禁军统领康斯坦丁瓦尔多的率领下,数百名禁军的精锐部队镇守帝皇身侧,将那些被淘汰的基因改造士兵屠杀殆尽。随着地球上最后的残存反抗势力被残酷地清除净化,泰拉终于被统一,而帝皇便能够将他的目光投向浩瀚星辰。紧接着,帝皇的大远征从人类的摇篮出发,重新夺回银河中属于人类失落的家园。太阳星域被首先夺取并净化,而火星与机械教也在帝皇的外交智慧下回归人类帝国。随着机械教大力的技术支持,大远征开始往银河深处进军:数以十亿计的帝国卫队士兵、骄傲的帝国海军战列舰群、星际战士舰队以及不计其数的辅助部队一同扬帆远航,向着统一银河的人类帝国奋勇进发。

在大远征的开始,帝皇始终站在战线的最前方,随着他的基因原体一个接一个地被发现,大远征的舰队也开始变得越来越分散和深入虚空,而帝皇走到哪里,禁卫军团就跟到哪里,这股无坚不摧的力量现在已经有达万人之众。禁军拥有着最精良的武器与盔甲,以及大远征舰队在远古世界中所发掘的各类秘密技术,除了这些神秘的悬浮战车和极其强大的衰变射线武器以外,禁军还可以使用在战场上测试出来的最优秀的武器——他们的兰德掠袭者拥有最卓越且最好战的机魂;他们的爆弹枪、动力剑以及重型武器都出自帝国最伟大的工匠之手。

从斯提仙王国地狱般的要塞战役,到纯血领主的虚伪帝国;从寒冷之丰的胜利征服,再到声势浩大的乌兰诺大捷,禁卫军团在帝皇的领导下英勇奋战,在这场人类之主的伟大战争里,禁军是帝皇之敌毫无疑问的死神。然而,一次最严峻悲惨的考验正在不远的未来等待着这群帝皇的扈从。

荷鲁斯之乱 The Horus Heresy


在帝皇的英明领导下,人类文明的兴盛命运似乎已然注定,但随后发生的事实远非如此。在人类文明有史以来最为严重的一次叛乱——荷鲁斯之乱中,足有一半数量的星际战士军团将枪口对准了他们昔日为之效忠的帝皇。这场纷乱的残酷程度远超人们所能想象,荷鲁斯之乱的时代里,银河在燃烧。
基因原体是帝皇基因技术的巅峰之作,这些帝皇的儿子是一种通过生化科技所创造的半神,他们的使命是领导帝皇一统银河的伟大战争。然而,由于混沌诸神从中作梗,基因原体们在诞生之前就被神秘分散到了宇宙的各个角落。为了让原体们与帝皇重聚,让以他们为模板塑造的星际战士军团找回领袖,大远征最为重要的行动——寻找基因原体——在原体们所失踪的星球上展开了。

在所有基因原体中最令人注目的是荷鲁斯卢佩卡尔,他也是最先被发现并回归的基因原体,自回归起,荷鲁斯一直率领着影月苍狼军团在帝皇身边奋战。在乌兰诺大捷之后,荷鲁斯被帝皇授予战帅的职位,并在帝皇和禁卫军团回到泰拉处理秘密工作的时候领导整个大远征行动。尽管他是如此天赋异禀,荷鲁斯还是堕入了混沌诸神的诱惑之中,被混沌力量的接触所完全腐蚀。战帅带领着一半数量的星际战士兄弟堕入了诅咒之途。

荷鲁斯之乱所带来的后果——时间长到一个凡人穷极一生也无法完全见证——对新生的人类帝国而言是灾难性的,人类文明惨遭蹂躏,无数世界在被背叛的烈火中苦难煎熬。然而令人疑惑的是,当星际战士军团彼此征战、帝国卫队和机械神教分崩离析,互相厮杀的时候,人类之主的禁军卫士们却缺席了大部分的战斗。从这个黑暗年代所幸存下来的只言片语里暗示着同时还有一场发生在帝国疆域以外的、更为可怕的战争,而这场战争只有禁卫军团全力以赴才有丝毫获胜的机会。尽管如此,万夫团在这个动荡的时代里依旧公开参与了两场关键性的战役,那就是普罗斯佩罗之焚以及泰拉保卫战。

对普罗斯佩罗发动攻击行动之时,就连战帅荷鲁斯都还没有打响他的叛乱战争,攻击千子军团的母星的行动是一场惩戒,惩罚马格努斯以及其任性的千子们。由于在遥远的普罗斯佩罗上,成千上万的马格努斯之子毫无限制地使用着灵能力量——直接违背了尼凯亚条令。没人知道帝皇为什么会直接干涉,但是从零星的记载里发现马格努斯自身的力量可能导致了在地球上发生的一些灵能灾害。无论真相到底是什么,禁军统领瓦尔多和禁卫军团受命率领一支部队向普罗斯佩罗进发,并把马格努斯带回他父亲的身前接受审判。

一直以来,禁卫军团都拥有着无上权威,这意味着禁军的所有行动都只对皇帝一人负责。然而禁军们还从未在如此复杂棘手的任务中行使他们的力量,尽管如此,瓦尔多也没有逃避他的职责使命。当鲁斯的太空野狼加入了瓦尔多的禁卫军团一行时,外交谈判变成了外交事故,接踵而至的便是一场血雨腥风的灾难。黎曼鲁斯受到了荷鲁斯狡猾言辞的挑拨离间,加上他自己对灵能兄弟本能上的厌恶,野狼从马格努斯的抓捕者变成了终结他性命的刽子手。

尽管一开始瓦尔多严词回绝了鲁斯的要求,但是在普罗斯佩罗上已经发生大量严重腐化堕落的现状下,禁军统领不得不率领着禁卫军团传送到了这个世界的地表。随之一同奋战的寂静修女利用其不可接触者的力量压制了千子军团的灵能攻击,禁军因此对马格努斯的千子们造成了大量杀伤,最终多亏了禁卫军团的帮助,野狼们才能从即将吞噬普罗斯佩罗的灵能风暴中幸存。
普罗斯佩罗之焚所带来的后果成了一个悬而未决的谜团。相比之下,当荷鲁斯的叛军把他们的战火烧向地球时,战线就显得十分清晰了。在声势浩大的泰拉保卫战一役中,禁卫军团与忠诚的星际战士军团并肩奋战,保卫帝皇和帝国皇宫免受攻击,禁军们对叛乱军团的混沌星际战士没有丝毫手软。在烈焰燃烧的苍穹之下,剧烈的爆炸让天空下起了死亡之雨,从亚空间冲出的实体恶魔在现实世界里中烧杀抢掠,叛乱军团的泰坦用比城堡还要巨大的兵器轰击着皇宫的城墙——然而禁军却没有丝毫动摇。瓦尔多和他的万夫团在这场梦魇般的战场上英勇杀敌,击退了一次又一次潮水般的猛攻。

尽管禁卫军团的战斗非常顽强,他们最终还是失败了,辜负了其所誓言的职责。在泰拉保卫战进行的同时,荷鲁斯一直在其的旗舰“复仇之魂”号上注视着这场决战。然而在这场战役的最后,荷鲁斯却降下了他战斗母舰的护盾,没人知道他为何做出这样的举动——也许他曾经的自我意识还残存着一部分,并想打破混沌诸神的计划;亦或许他只是想在最后面对帝皇本人,并亲自与他的父亲对决。

无论如何,帝皇立即召集了一只有基因原体、星际战士军团和禁卫军团所组成的联合部队,传送到荷鲁斯的“不设防战舰”上发动攻击。接下来的战斗十分残酷血腥,帝皇的部队被分散在了已经完全污染的舰船上,忠诚士兵们被迫为自己的性命而战。圣血天使的基因原体圣吉列斯陨落在了荷鲁斯的铁爪之下,但更令人绝望的是,禁卫军团全力以赴也无法与荷鲁斯非自然的强大力量相抗衡,只有人类之主自己能够击败他叛变的儿子。

胜利的代价是巨大的,荷鲁斯的攻击击垮了帝皇的肉体,使之变成了一具丧失生命力的空壳。而帝皇的残躯将被永远放置在黄金王座上,王座的机械装置将维持帝皇奄奄一息的生命。进入王座后的人类之主所拥有的巨大的灵能力量则继续引导和护佑帝国的忠诚子民——如果有一天帝皇陨落,那人类文明将毫无疑问随之灭亡。

王座之卫 Guardians of The Golden Throne


在荷鲁斯叛乱结束之后,禁卫军团变成了禁军修会。为了铭记禁军有史以来的最大失败,他们戴着黑色的丧服——永远不会忘记,也永远不赦免自己。尽管禁军遭受了如此的失败和悲剧,但是禁军卫士们依旧丝毫没有动摇地履行着他们守望王座的神圣使命。
一万年来,禁军日夜守护着黄金王座,多数时候没有一个人能够进入帝皇的圣所。而在地球上,禁军还有许许多多其他的任务:不仅要守卫通向皇宫的大门,还关注着帝国宫殿里的每一处角落。皇宫几乎就是一个大陆大小的巨型城市,相互链接的堡垒、管道、军械库、地宫、大洋底(应该指干涸的地球海洋)、司法机关、历史档案、圣堂建筑、泰拉太空港以及不计其数的其他建筑使得保卫泰拉的工作绝非易事。

只有在最为罕见的情况下才会有人通过禁军的独立裁决并获得面见帝皇的许可。在皇宫外围,禁军们巡视着成千上万穿过圣城的朝圣者,时刻关注是否有异形生物在宫殿外墙可能的渗透和入侵;同时禁军也会在星炬厅监视着每天上万名为维持帝皇生存和星炬光明而燃烧灵魂的灵能者;禁军还守卫着帝国皇宫最深处的密室,那里存放着黑暗时代的科技遗产以及其中的无数秘密;数个盾卫连日夜巡视着太阳星域的防御系统,全力消除任何哪怕是一丁点对泰拉圣地的暗中威胁;他们还会进行着无休止的演习活动“血猎”——有一名禁军扮演入侵者或刺客的角色来挑战测试皇宫的防御水平,并依靠演习成果进一步加强禁军的防御作战能力。

禁军已经完美地履行职责数千年之久,很多古老的传统已经变成了固定的、死记硬背的仪式。尽管人类帝国在广袤的银河系里早已停滞不前;皇帝的仆从们也带着迷信和敬畏的心情来看待他们;禁军却一直尽了最大的努力来抵御怀疑和质疑,用自己的能力一次次证明自己不辱使命。禁军们几乎不会注意到那些天天匆忙来来去去的、转瞬即逝的凡人,却对最忠诚的星际战士们时刻保留着一分戒心,确保悲剧的历史不会再次重演。当然,这些任务就像禁军对自己加上的咒语,他们不能允许自己放松和轻信。有时禁军都统也会参与到泰拉至高卿会议中,并担任其中最具影响力的职务之一。无论如何,禁军卫士们继续行使着他们的终极权威,在合适的时候统领泰拉防御系统,并对他们的寂静之主在安全、圣意和力量的任何需求做出唯一且坚定的响应。
To Be Continued...








I
Huiyao117
Huiyao117

647 人关注

知识挖掘机
知识挖掘机

28006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