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对于机械教外那些人而言,机神禁卫军和机械教那些上古秘辛和奇诡神秘一样,是难以把控和理解的;这似乎就是对贤者们那些,在他人看来仿佛是在薄纱下看到的令人眼花缭乱的工作的纯粹的术语性的描述,既是那些机械工作和被约束起来的的人力,也是那些严格复杂的阶层组织;并且在复杂度上和帝国的武装力量是持平的。
而“欧姆尼赛亚禁卫军”这一名号,其实是转译机械教技术密语成帝国官方的高哥特语的产物,并且一定程度上和其原本本质意思是有区别的,因为“欧姆尼赛亚禁卫军”原意是要表述的是:“授神意所命行战之事”也是对机械教铸造世界的那种本质上类似封建的组织结构召集军队参加战斗的,在军事上的展现。
总体上,禁卫军体系与并立的护教军体系不同,护教军体系无论如何,其最终所效忠和指挥机构最终还是属于神圣的火星;而泰坦学会那可以扫平星球的泰坦军团,则有着那些从组织指挥结构上到军力上都分散使用的传统;他们和禁卫军组成了伟大的三位一体的结构,即机械教在大远征时期的军事力量的“三巨头”。
除了这三大力量外,则是一些少数且更小的与机械教联盟的独立力量,如骑士家族、还原修会、探索舰队和智控军团等。这些小力量在各自领域无疑伟大,但和三巨头的力量相比还是相形见绌。

根源:封建组织

尽管火星自身在军事组织上是一个高度独特且独立的例子,其独特性几乎可以和泰拉自身与帝国其他世界那样的差异性相比。这种巨大的差异性源自在大远征时期,几乎每一个铸造世界都是独立的政治实体,一个几乎完全自治的独立王国。
虽然每个铸造世界在名义上都是忠于火星之主的,但是除了这种表面上的效忠外,这些铸造世界与火星在机械教体系内的其他联系是无比脆弱的,毕竟单从其遥远的距离上就已经能够说明很多事了,而一些离得太远的极端例子上,甚至连队火星的效忠都已经开始受到质疑,有些更进一步的对火星的中央控制发起了反抗,最极端情况下甚至都有极高的可能爆发致命冲突。
因为显而易见,这种对火星的效忠之网,更多是基于其宗教上的共同信条与文化以及更多是共同的对技术的痴迷,而不是更加传统的原则、忠诚或是使命这类结构。而这,就是在荷鲁斯之乱前,机械教在帝国内形成的一种不牢固的,若隐若现的影子帝国。
而这种在机械教表面和谐下隐藏的不和谐,则在帝国被荷鲁斯之乱撕裂时真真切切的表现了出来。伴随着荷鲁斯之乱的暴发,机械教内部也立马伴随着内部的混乱无序的暴发,使得这个撕裂的是如此简单,机械教内部的对立立马暴发,他们各自倒向忠诚叛乱一方然后开始交战,伴随着他们的还有他们的铸造世界和机械教领域一同倒向他们长期效忠的或者有类似封建义务的帝皇或者战帅。
当然这也是因为这些复杂的类封建结构兼具在尺度上的极其宏大;以及其牵扯的范围极大,从整个铸造世界到与铸造世界结盟盟友的都会高度的联系在一起,从那些当地级别的修会、学会、铸造神殿到铸造之城,都是联系在一起,而这些都会机械教禁卫军系统里面直接反应出来。

架构:机械教禁卫军的组织

正如上所述,每一个在30k时代的铸造世界在组织架构上,都是一个极其复杂拼接起来的网络系统,并且由一个个的独立和半独立的领域组成,并且还延伸到物理上的基础设施和领土,甚至包括更重要的——知识、造物与神圣的仪式。
所以每个铸造世界不仅仅是周边帝国领域至关重要的工业生产的动力源,更是一个秘密本身所构成的帝国。尽管机械教内部之间的命名与组织架构难以统一且十分复杂,而这些秘密帝国之主们则是那些贤者和大贤者们(即“智博者们”)他们每一位在他们的领域都是有着生杀大权,且在现世与宗教领域都是主宰之人。
每位贤者或大贤者都是机械神教在某一领域学识的专家,又或者是控制着他们铸造世界上可观的基础设施作为筹码,而他们也是依靠这些建立的权力以使他们在的宗教议会上维持他们的权威,从而使他们能够对铸造世界进行管理和控制。同时,每一名贤者都有着着他们自己的资源与军事力量,从自卫军到整装的战争机器大队,这些部队都以他们的主人的意志而塑造,也与他们的主人特长与偏好相适应,而这也是机械教禁卫军的基石。
当一名铸造世界之主(如锻炉监理大贤者或修道长大贤者)召集他宗教议会组建禁卫军时,每一名贤者都必须按照要求如实提供必要的士兵和物资,正如他们之前所发的誓言一样;而又因为贤者们又有着自身的影响力与盘根错节的关系网络,所以通过这些贤者们,那些效忠或隶属于他们这些更高阶贤者的,低阶的技术神甫组织、小学会、小教派和更秘密的小修会也会被一并召集起来,然后依靠纵横交错的这种阶层效忠的模式,最终将铸造世界联系在了一起。
虽然不算少见,但是召集机械教禁卫军的目的地有时是会远远超出一个铸造世界和恒星系统,会到比如边界观察哨站、远征舰队和委托世界(这些委托世界往往都是和相关铸造世界有着密切联系的,比如长期合作伙伴、或者是基于某些古老条约,又或者是契约化的盟友)而根据目标的数量和情况,宗教议会会选择议会中精通毁灭技艺或者有着丰富战场经验的人组建领导禁卫军的指挥架构。理所应当,这种指挥权经常是各种贤者们极力争取的重点,毕竟这个指挥权带来的巨大收益既是权力上的,也有声望上,更是有机会获取新知识以及完全能抵偿他们付出的收获。
在实际情况下,禁卫军的大小、部署和范围都可能有极大的差别,而这些差别的本质往往取决于这只禁卫军被召唤去要完成的目标。而在动摇帝国这场银河大战爆发前,机械教的禁卫军多数时候是主要作为纯粹的防御性力量存在的,通常就是当铸造世界面临直接进攻时,典型例子就是铸造世界泰格里斯和费拓昂;这两者经常遭到附近的异形力量的攻击,这使得两者的禁卫军几乎变成了一支经验丰富的常备军;而其他铸造世界如黄泉这种铸造世界,则因为数十年没有外在威胁,所以在其启动召集禁卫军协议时,几乎需要重新把协议系统给起草颁布一遍。
当然,在大远征时期,也有小号的禁卫军单位会被召集并集结以武装辅助探索远征、在敌前驻守哨站又或者在虚空极为危险环境下作战。在一些更少见的情况下,禁卫军也会被召集起来提供外交性质的护送(比如远征舰队或行商浪人的代表团)最后需要强调的是,如泰坦军团、还原修会、智控军团和属于火星的护教军体系,无论如何是属于机械教自制区的由机械教整体指挥的专业军事力量,而不忠诚于任何单一一个铸造世界,而这也是某种意义上机械教禁卫军存在的必要性。

大灾难

在荷鲁斯之乱这场大灾难时,禁卫军协议在几乎每一个铸造世界和哨站被召集,因为任何人都可以看到战争和进攻迫在眉睫。所以很快,机械教就陷入了一场同时面对外敌和内部竞争派系的,腹背受敌并且同袍相残的你死我活的生死之战。而在以前这种多数是防御性质的组织也开始越来越常被召集起来进行进攻,无论是夺回关键资源,扩大势力影响范围,又或者单纯是为了消灭敌人。
随着战况的加剧,许多铸造世界都不得不拼死奋战,以从那些前盟友的入侵中捍卫他们自己的主权;同时,也有一些铸造世界在此期间十分活跃,集结参与这场大战,他们的禁卫军经常伴随着他们所效忠的叛乱或者是忠诚方,又或者单纯的只是为了他们自己参战;所以战场上经常就是:机械教和机械教厮杀,机械教又杀了星际战士,然后星际战士有反过来杀了机械教……等等如此不断反复。
在这绝望的战争中,那些黑暗技术和上古秘术也被逐渐拿了出来,无论是为了自己一线生机的徒劳无功,还是那觉醒的野心和对权力的贪恋,可也确认的一点是,那些来自纷争时代的可怖梦魇在荷鲁斯之乱的时代被再次的释放了出来。


I
纳尔西斯•考尔
知识挖掘机
知识挖掘机

31582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