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导语:本篇文章来自 Warhammer 世界的官方杂志《白矮人》,其中的画廊板块每月会刊载一部分战锤系列的艺术作品,并邀请 GW 的官方艺术家们对此进行讨论和评价,并提名一些作品进入白矮人画廊殿堂(Hall of Fame)。此次参与讨论的艺术家 Kevin Chin 是一名出生在新加坡的华人艺术家,他将以戏剧化风格作为切入点,向我们展示战锤艺术的迷人之处。

戏剧化视角下的战火银河:The Theatre of War

画廊板块是鉴赏战锤40K系列出版物中的各种优秀画作的专题栏目,本月的原画师 Kevin Chin 将会介绍艺术创作的戏剧性元素以及这些元素如何来构建一个栩栩如生的战锤世界观——在他发布对本次画廊殿堂作品的提名之前。

前言


几个月前的画廊专栏中,我们与来自 GW 设计部门的 Paul Dainton、Phil Moss 以及 Kevin Chin 一起以一个新角度评价了在 GW 众多出版物中最具代表性的画作,以及如何去为 GW 庞大的艺术世界提供一个全新的创作。

Paul 认为一个成功的艺术创作必须拥有情感水平上的反馈; Phil 则更关注主要角色的呈现,他觉得这样更能体现画作的特点;为此他们挑选了一些囊括 GW 各个时期的艺术作品,包括 Adrian Smith 的色孼混沌星际战士、Alex Boyd 的 Gutter Runners 以及 John Blancher 的终结者连长等等。本月则轮到 Kevin 来和我们分享什么才是一个优秀 GW 艺术作品的决定性因素。

战争的戏剧化描写-The Theatre of War


Kevin Chin:我个人对于 GW 艺术作品创作的经验与前两位的观点略有不同,我在新加坡长大的经历让我之前对英国文化的了解非常有限,更别提 GW 的世界观文化了。在我当自由插画师的时候,第一次接触到《战锤40K》世界观的我立即认识到这是一个非常独特的艺术体系。我之前也对电子游戏和科幻小说有所涉猎,但是这种跟传统科幻完全不一样的艺术体系前所未有地吸引了我的兴趣,而其中最能让我着迷的,便是《战锤40K》艺术体系中对战争的戏剧化描写。

拉开帷幕-Raising The Curtain


Paul 的拿着恶魔头颅的灰骑士终结者是我最早接触的战锤图片之一,当我看到这张图的第一眼就被深深吸引,就像许多人喜闻乐见的戏剧化场景——我从这张图里看到了另一个世界。我看见了一个身披巨型盔甲的太空战士,也或许是一个骑士?这两者在我看来没有区别,但是又感觉不是这么简单。他被各种各样的卷轴、装饰物和神器遗迹所包覆,这意味着宗教和中世纪的文化特征,但同时他的脑子上却插满了管线,这个家伙真的是不太寻常!不过我依旧很高兴能在各种难以理解的元素里看出这是一个人类,一个被改造到极致的人类——完全超越了常理的范畴。而也许更让我们感到疯狂的是,画面中的一切对于我们看到的这个人物而言,就是他正常人生的样子。就像一场戏剧,我们这些观众通过这个画面瞥到了一眼这个人物背后的故事。

Paul Daionton:在这张图片中你确实能看到这个人物身上的故事,但与此同时他周围的种种物件都描绘着大量其他的信息——这扩展了图片的叙事范围。一个优秀艺术作品应该具备见微知著的属性,就像一场小小的戏剧往往能够勾勒出一个更大的场景或者世界。
Kevin:我在 GW 工作的时间中最令我佩服的就是这些处处把英雄无畏和徒劳无能这种两面性糅合在一起并引人深思的画作,而 Paul 的灰骑士就是因此抓住了我的眼球。这名战士的战斗永不停歇,直到死亡,然而他这永恒无尽的战斗却又十分徒劳。这一点会让他更加强大而无畏吗?Paul在这幅画中很好地把握住了灰骑士的牺牲与抉择这一核心。

戏服风格-Theatrical Attire


Kevin:John Blanche 的艺术作品能够很好地代表我关于戏剧化的描述,特别是他作品里人物的衣着描绘。我之所以说服装这一段,是因为对于我们大众来说,这些人物的衣着非常粗犷且特色鲜明,就像演员穿着戏服来彰显他扮演的角色一样。但是对于画中的这些人物而言,这些衣服只是他们的日常装束,是天天穿着出门买菜的衣服。John 的帝国贵族是我最爱的画作之一,图中帝国贵族的装束非常夸张且很有特点——她身上各种装饰物和织物的尺寸堪称诡异。你看到她的第一眼就会感叹“哇塞,她是谁?她是干什么的?”。这个人物的描绘体现出一种神经质、不安、抓狂和闹剧般的效果。

接下来再看 John 的另一个描绘 Koriel Zeth 的画作,这个作品则把戏剧化的疯狂元素推向极致。老实讲我都不知道这种东西是怎么画出来的,大部分人看到这幅画的同时一定会想,John 的脑子里可能是个十分可怕的地方。画面中的色彩、细节——特别是机械肢体——的描绘会让人觉得这是一个站起来会动的外科手术台。这个人物表现出的是十分血腥的、纯粹的恐怖,我看完这幅画后必须得缓缓,它对我的思维产生了巨大的冲击。

Phil Moss:戏剧化这个词的确非常适合用来描绘这几幅画,就如同演员用身上的戏服对观众们传达信息或者表现观点一样,这种描绘方式将画中人物的特点和职位体现地十分鲜明。这些人物的衣服必须有明确的导向性和可读性,当演员们上台的时候你可以通过戏服去认识他们,而这一点同样适用于我们的艺术创作,特别是创作中的人物与场景。你需要明确且迅速地表现出这个人是英雄还是恶棍,当然在AOS和40K的世界观中成为英雄或是恶棍的意义并不是一般人所想象的那样——因为战锤世界观的基调是灰色。艺术创作需要表达明确的观点,但同时也要留有让读者去进一步思考的空间,去揭示更为深层的问题和答案。
Kevin:这幅画作上的细节值得花时间慢慢梳理。这名贵族手中拿着塔罗牌,暗示的是宗教与神秘学成分;她身穿甲胄披挂短剑,这是否意味着她是名战士?然而她的着装却又看上去一点也不实用。通过画面旁边帮她拉裙摆的伺服颅骨我们可以推测这个贵族的衣服的尺寸是多么的难以置信。
Paul:这幅画的创作难度远高于表面看上去的样子,一般而言大部分画家在试图描绘诡异事物的时候往往会画虎不成反类犬,但是像John、Alex Boyd、Ian Miller这样的艺术家却知道如何完美地把握这类画作的重点,一方面是因为他们的个人风格和绘画技术所致,但是真正的原因是他们能够直接抓住要害,深入地描绘诡异事物并完美掌握分寸——像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登上舞台-The Stage


Kevin:有一些类似 Paul 风格的,描述整个战场环境的大规模 GW 艺术作品往往呈现的是背景故事的重点桥段。这些画作是开启探索战锤世界大门的钥匙:一方面,它们是对故事格局的展示——描绘战锤世界中不可思议的巨大战争场景。我们对战争本身并不陌生,书报和网络上就能看见真实的战场,而 GW 艺术作品则是以难以置信到无以复加的程度,在奇幻色彩的基调上发掘并呈现战争的恐怖与绝望。另一方面,这些作品让我们有机会去窥见那些英雄与恶棍背后的舞台——战锤宇宙的宏伟世界。这个戏剧舞台的作用绝不仅仅是拿来展示群星云集的漂亮场面,而是为这片银河中的一草一木、男男女女们赋予可信而完整的形象,让他们鲜活地存在于这个世界之中。

那么考虑到以上的所有观点,这就是我对本次画廊殿堂作品的提名……
Kevin:对场景尺寸的呈现是40K系列艺术的重点,我们不可能亲眼看到兰德掠袭者和战争机器的真实大小,但是我们可以通过它们旁边的战士们去衬托一个粗略的大小。简而言之,这些东西真的是大!在这幅画作中,个体单位的大小也与他们身处的场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很明显我们能够看到画面中央的星际战士英雄是这场战斗的核心人物,但是他身后的泰坦机械甚至海军战舰的简单一击就能彻底抹掉这名指挥官。无论是多么伟大的英雄人物在整个银河面前也不过是一粒尘埃,他的丰功伟绩在星辰之间不值一提——这是令人冷静下来的一个事实。这种戏剧化的对比在《战锤40K》的世界中是必不可少的一环,毕竟我们都明白所有的英雄都难逃一死。
Kevin:这张图是 Paul 在奇幻战锤艺术作品中的代表作,这张图包揽了一切要素——英雄人物、茫茫多的配角、战场尺寸感与威严感、特别具有奇幻色彩的浮空岛屿以及外星异世界风格的敌手。这幅画作呈现出的场景规模与戏剧感就让我们能体会到——眼前正在上演一幕恢弘壮阔的史诗故事。

Phil 提到过一幅作品必须明确主旨但又给读者留下思考的余地。在这张图上你能一眼就看到披着闪亮金色盔甲的英雄以及长獠牙披颅骨的坏蛋,但是因为两人的面容都被遮盖——反倒无法进一步确认这个人的身份与表情。在此之中肯定有某种超自然的存在,与之相反的是这群血肉撕裂者的身份倒是更好确定。
Kevin:这种类型的卷首画是一种战锤世界观的集中表达方式,上面许多的元素能够帮助人们了解背后的人物以及故事。这幅卷首画的焦点是那面盾牌,但是在它的周围又围绕着不少意象。以在盾牌上方的骑士与龙为例,它们的形象暗沉抑郁——就好似生命的活力在不断流失。接下来看盾牌上的抓痕,这些细节会让你在脑海中逐渐勾勒出一个巴托尼亚骑士的生活。这种生活并不像一般的奇幻世界骑士充满光明与希望,却被灰暗、破碎和绝望所笼罩。你在这幅作品中能够看到英雄主义的影子,但是更多的是奇幻世界中并不常见的悲剧性色彩。
Phil:Paul 的黑暗天使连队导师是我们艺术作品中的典型,它非常鲜明地体现了GW艺术描绘银河以及其中形形色色人物的方式。他的装束显示了一名虔诚十字军的形象,同时又表现出一名先进未来战士的特征——这些意象是我们读者和玩家都非常熟悉的——但是画面中的一大堆细节又暗示着一些问题:为什么有几块木板钉在他的盔甲上?这肯定没有实战意义;为什么会有一堆颅骨和羽毛纹饰?这些颅骨的主人是他的剑下亡魂,还是他陨落的战斗兄弟?当我们面对这名浑身披挂忠诚标识的战士,脑海中肯定会有许多疑惑——他真的和看上去一样,只是一个站在我们这边的守护者,还是从他遍布伤疤的脸颊与充满死亡印记的盔甲中所暗示的,不为人知的另一种存在呢?

后记


作为一名已经入坑4年的老萌新(很少上桌天天涂小人......特别是现在读研之后沉迷涂装),到今天还忘不了第一眼看到《战锤40K》那副著名的灰骑士插画(也就是文章里提到的),以至于入坑以来最大的兴趣点就是模型与背景故事了2333333。我认为《战锤40K》的艺术风格堪称是科幻与奇幻相互交融的典范,这种戏剧性的对比风格反倒很好地营造出《战锤40K》宇宙灰暗、疯狂、挣扎但又隐藏着活生生的人性的气氛,这种手法贯穿了战锤系列的文学作品、美术作品以及最重要的模型作品——其实 GW 的原创模型设计水平是非常值得吹一波的,特别是棋子在没有固定比例可参照和偏向Q版以方便制作使用的条件下,依旧拥有着不输于绘画作品的表现性。希望之后能有一篇聊模型设计的文章~

为避免嘴锤嫌疑,下面放一点个人的渣图,各位轻喷~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I
Huiyao117
Huiyao117

807 人关注

视觉动物
视觉动物

8122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