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本文除机核网外,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导语:战锤40k作为一款桌面战棋游戏,其最核心的部分除了精美绝伦的模型棋子以外便是游玩规则和背景设定。Games Workshop在每一版总规则(目前已经更新至第八版)的框架下都会为各个势力编写专有的规则书(Codex,一般翻译为圣典),内部一般包括该势力的模型规则以及十分丰富的背景故事,让玩家能够全面地了解和掌握相关势力的特色与设定。由于全书文本较多,本系列会分数个章节进行发布,还请广大玩家多多指教

暗中铸就 Shadows and Alchemy


帝皇禁军的铸造程序是由帝皇本人所亲自发明并实施,这套技术在一万年后的现在依旧在良好运转着,一切程序都犹如大远征时代一般原封不动。
如果说星际战士是基因原体的儿子,那么帝皇禁军就是人类之主本人的继承。帝皇的意志塑造成他们的肉体,帝皇的护佑为禁军撑起坚不可摧的屏障——无论是从精神上还是肉体上。人类之主的伟大光辉流淌在他们的血管里、燃烧在他们的双眼中,就连禁军身周的空气都因此变得神圣。帝国所有忠诚的士兵在面对这群战争半神时都将无一例外地发出来自本能的敬畏和恐惧。

创造这些半神的方法只有帝国皇室了解,在远离凡人视线的鎏金实验室之中,帝国最顶尖的生化炼金术士正进行着这一壮举。禁军只为人类之主本人而战,不听从任何帝皇意志以外的命令和调遣,他们诞生和训练的过程就连泰拉至高领主们都无权知晓。

禁军个体的来源基本上是泰拉贵族家庭的幼子,能够把自己的孩子交由人类之主的召唤是无上的荣耀。为了挣得这种荣誉,许多贵族家庭都甘愿冒着牺牲整整一代新生儿的风险参与帝皇的试炼。这些孩子在婴儿期就会被召唤,因为越早开始禁军培养的基因改造,这项工程的成功率就会越大。在这样的召唤仪式开始时,成千上万的人群聚集在飞升之途(应该是通往禁军改造的实验室)的门口,空气里充满了喜悦的欢呼与祈祷,就如同整个泰拉高层的家族都在这群婴儿的身后结队游行——哪怕他们已经将自己的孩子永远地托付给了帝皇未知的试炼之中。

尽管禁军的寿命近乎不朽,但是禁卫军团的规模从来没有超过一万人。对于那些万里挑一的候选者来说,被改造加入禁军的机会来之不易。星际战士的改造基本上就是把基因种子植入身体的各个部位,就像在凡人的基础上增加一大部分改造器官,通过这些手术,普通人能够被塑造成一部强大的战争机器。与之相比的是,禁军所接受的神秘生化炼金术则是在更加深层次上进行的修改,这项技术在候选者的每一个细胞甚至灵魂中都扎下了根

改造升华之路已经远远超越了物质和精神的层面,禁军的候选者们在思想上被重新塑造,他们的心智将从零开始构建;他们的意志品质将磨练得比防御荷鲁斯之乱时的皇宫城墙还要坚固(脸皮比城墙还厚)——直到候选者们的灵魂已经如堡垒般坚不可摧,没能挺下来的人将在自身精神力量的重压下所淘汰。

每一名候选者都需要忍耐成千上万小时的灵能意志与条件反射的疯狂灌输。他们所受到的所谓教育是近乎无情的,信息和知识几乎以惩罚性的速度倾倒在他们的脑海里。候选者们不仅要掌握各种形式的战争技艺;学习每一种人类已知的关于暗杀、反间谍、危机评估以及其他置人于死地的方法;还要把思想的深度扩展到更为浩瀚的领域之中。包括外交技术、治国理政、星象预测、历史人文、哲学研究、宗教神论、文化艺术在内的,以及无数其他学科及领域的知识都将为禁军所高水平地了解和掌握。

这种形式的教育使得禁军不单单是帝皇的私人保镖,更是人类之主的顾问和谋士。虽然这些知识的灌输已然成为一种死板的形式,但是其依旧让人受益匪浅。关于人类学的大量信息的输入不仅能够筛除掉那些意志不坚定的废物,万一人类文明陷入黑暗时代,这些知识还能够确保禁军能够坚守人类的启蒙思想和先进理论,像大远征时代一样引领人类文明迈向光明。当然,如果禁军们把这些知识派上用场的话,帝国估计就已经快完蛋了,禁卫军团还得感谢这些学术积累能让他们保持理智和希望。
为了更好地履行使命,禁军们还必须掌握所有意图征服银河系恐怖敌手的全面资料,被震撼到不敢执行任务的候选者将被劝退。那些通过测试的人就不仅能够理解这些战争对帝皇的深远意义,更能认识到为何这些真相只能为他们所知晓而不能广而告之。

没人能够知道在皇宫的围墙之外,禁军培养的程序还需要多长时间。所有从试炼中幸存的人都称得上是杰出的军事专家,他们所拥有的全新体格与纯净的思想已经将他们塑造成了一个全新的个体,接下来,他们从古老的文献中选取神话中的英雄、怪物以及神灵作为自己的名字。这种取名方式不仅能够配得上这些超人们的高超能力,也能为其曾经所处的泰拉贵族家庭带来响亮的名声。所有的幸运家庭都能无惧各种流言蜚语,宣称自己的后代能够配得上禁军的标准。

尽管禁军对于邪术和灵能拥有着极高的抗性,但卫士们自身却不具备强大的灵能力量。帝皇认为战场上的灵能者虽然强大但也非常不可靠,他不会允许自己的私人卫队里有人搞这种小伎俩,那些灵能者的思想极易受到混沌的侵蚀,这是铸就禁卫军团的过程中所不能承担的风险。

完成帝皇的试炼并成功身披金甲的天才会受到禁军们的一致尊重,因为禁卫军团里不会有菜鸟和新兵一说,能走到这一步的都是能够完全胜任这一神圣职责的天选之人。

禁军们通过自己的名字来记录荣誉,一开始所有禁军只有一个单一的名号,当他们取得更大的成就时,他们的名字也会随之扩展以用于记录此类壮举。在过去这种名字的取得一般来自于由帝皇的亲自授予,现在则由禁军元帅来完成,有时在战场上一名盾卫连长就能够授予英勇奋战的战友们这些光荣的称号。服役几个世纪的禁军会在他的盔甲里面刻上一打名字,甚至有时候会把名字微缩雕刻在他的骨头上面。除了独具特色的名字,禁卫军团的新人们还能获得个人专属的盔甲与兵器。在泰拉的鎏金高塔里,数个世代的顶级工匠专家们全心全意地打造着完美贴合禁军的天鹰战甲以及令其如臂使指的专属武器。一些以氏族来命名武器是为了纪念打造它的武器锻造大师,这些奇迹般的武器也极大地提高了那些工匠家族的名望。

禁卫军团使用了部分特殊的武器装备,这些无可比拟的兵器的起源可以追溯到数千年以前。从华丽的晨鹰悬浮突击摩托到闪闪发光的阿拉琉斯终结者装甲;再到曾服役于大远征时期的神圣兰德掠袭者以及蔑视者无畏机甲,这些优良的武备都是禁卫军团强大战斗力的表现。卫士们所使用的神兵利器从未出过岔子,因为这些武器出自人类帝国最灵巧的顶级工匠之手,并以最高和最为严格的标准加以铸造。正如保卫王座的禁军必须毫无瑕疵一般,卫士们所依赖装备也必须经得住一切考验。

拥有着举世无双的强大装备库存;经历着永无止境的严格战斗训练;奋战在多年不休的循环战场;并以帝皇之名不懈战斗在暗影笼罩下的太阳星域以及遥远深空——这一切铸就了万夫团,这支人类帝国最为出色、最为强大的军事力量。

泰拉防御体系 The Defense of Terra


在人类帝国广袤的疆域上,帝皇宫殿拥有着其中最庞大也是最坚固的防御系统。宫殿占据了整座山脉,而王城绵延数千英里,它几乎覆盖了王座世界的整个地表。禁卫军团的核心使命就是日夜坚守这座巨大的要塞,直到永远。
在大远征刚开始的时代里,帝国皇宫堪称是人类工程技术的奇迹。然而随后为抵御荷鲁斯叛乱所进行的要塞化改造和泰拉保卫战时所遭受的严重破坏都对皇宫的结构产生了不可逆转的改变。当荷鲁斯之乱结束后,帝国皇宫被重建为人类历史上最为强大的堡垒,而在随后的一万年里,这座王城变得越来越臃肿和脏乱。这座宫殿曾经的浪漫装饰被埋藏在哥特式的建筑和宏伟的野蛮结构之中,一座光明而辉煌的都市变成了庞大而沉闷的巨兽,还拥有着随时应对未知虚空挑战的强劲军事力量。没有合适的词语能够形容帝国辽阔疆域的千姿百态,但是对于这座皇宫,它就是对自我辉煌历史的巨大讽刺,尽管禁军们依旧好好地保护着它免于侵害。

不过守卫这样一座巨兽堡垒可不是件小任务,宫殿最外层的城墙拥有数千英里的周长,巨大的哨塔与太空港拔地而起,它们的塔尖穿过大气层并直至太空,就像某种发光生物的尖刺一般。皇宫的下层则深入泰拉地壳,有些地方还深达数百英里(真的吗...),里面的走廊、房间、墓穴、堡垒和广场多到数不胜数,以至于没法把他们一个个地记录在一个单一的文档中。而居住其中的国中之国、家族势力和城市化的原始技术部落的数量更是足以塞满一整个恒星系。

尽管如此,禁卫军团在统筹防御时依旧将皇宫的每处角落都一视同仁,正是这些禁军卫士们在这座硕大无朋、没有尽头的高墙中巡逻;在朝圣者的高速公路上监视;在枢纽的太空港口和巨大的堡垒中执勤。他们检查着绵延数英里(真的吗23333)的轨道炮与防空导弹发射井;在皇宫深处的秘密入口处保持警惕——这些黑暗牢房中的造物一旦脱逃,它们将使整个人类文明陷入堕落。

然而为了保卫泰拉,禁卫军团还要有更多的事情要去完成。数千年来,有多个秘密的盾卫营被组建,乘坐战舰去解决经由帝皇之眼所指引的威胁。数个禁军战斗小组在太阳系中不断巡逻,监视着月球、金星、冥王星、和众多锚定于深空行星上的宇宙堡垒,这些要塞守卫着通向泰拉的关键航道。

禁卫军团还依旧与帝国之拳战团的星际战士们保持着紧密的联系,帝拳依旧担任着太阳系联合守备部队的职责。他们巨大的移动星堡方阵号经常悬停在泰拉额度轨道上空以保护王座世界。

禁军已经忠实地执行这项使命达数千年之久了。现在,尽管银河大部情况不容乐观,战火四起、威胁频发,但是禁卫军团守卫皇宫的决心将比以往的任何时候更加坚定。帝国宫殿,以及整个泰拉都将是神圣而不容侵犯的。

原体崛起 Rise of The Primarch


在风起云涌这一时代的最后时刻,巨大的亚空间风暴-大裂隙将银河撕裂成两半之前,一柱明亮的希望之光在极限星域中冉冉升起。帝国将士们以巨大的牺牲和超然的技术所换来的,是极限战士基因原体-罗伯特基里曼的死而复生。从濒死的边缘侥幸捡回一条命的基里曼将为残破的人类帝国带来全新的巨大变革。
在荷鲁斯之乱的最后时光里,叛乱军团正对泰拉的帝国皇宫发起了最后的攻坚决战,而此时远在千里之外的基里曼和他的极限战士们却无法守护在帝皇的身边。假如极限战士们也能参与泰拉保卫战的话,那么历史将会改写。

不过复生的基里曼绝不会允许自己犯一个错误两次,在目睹了人类帝国正被黑暗所蚕食之时,原体随即发动了一场旨在向黄金王座杀出一条血路的绝望远征。

在泰拉,基里曼受到了地球人民最高规格的欢迎,官复帝国最高指挥的原体还一并获得了禁军天鹰指挥官卡利姆-瓦尔诺前去觐见帝皇的许可。尽管表面上庄严威武的基里曼一路上都波澜不惊,但是他的内心早已被人类帝国如今的衰落和腐朽所深深震惊。基里曼很快确定了重振帝国反击混沌入侵的战略决策,那些顽固且保守的泰拉政府部门将服从于他的意志开始改革,腐败的官僚体系将被彻底清理。

基里曼的回归没能挑个好日子,留给他处理各项任务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因为亚空间风暴-大裂隙正向着太阳系奔腾而来。虽然泰拉并未遭受大裂隙的直接冲击,但是这场风暴的余波却暂时熄灭了星炬的光辉,从星球最高尖塔的顶端到地下最深的密室都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慌与混乱。禁军们正手忙脚乱地镇压层出不穷的暴乱、末日起义、以及成千上万被逼疯的暴民。而在皇宫地下的阴影之中,数支禁军守望者战斗小组在紧张坚守着,因为牢房的围墙已被破坏,护佑符文正在燃烧,永恒的邪恶造物正从束缚他们的枷锁中挣脱出来。

更为糟糕的是,为了直捣帝国的心脏以摧毁人类文明,一群从亚空间涌出的邪恶魔军直接袭击了皇宫狮门(即Lion's Gate)。恶魔军团的攻击裹挟着嚎叫与血腥,如潮水般冲向帝国皇宫,紧接着便是一场疯狂的血战。
狮门侧翼所部署的战列舰等级的巨炮向着混沌军队倾斜着毁灭般的火力,但是这还完全不能阻挡恶魔军队的冲锋。一支由数个帝皇禁军盾卫营、极限战士连队以及寂静修女所组成的联合部队——正由禁卫元帅图拉真和原体基里曼所亲率,准备在帝国宫殿的城墙之下与敌手正面交锋。

此时的场景不免让人回想到一万年前的泰拉保卫战,禁卫军团的勇士们毫无畏惧地与恐虐邪神的部队来了一场硬碰硬的对决。不过这一次,禁卫军团跟随着这群人类帝国的伟大英雄们浴血奋战,绝不再次失败的怒火振奋着禁军勇士们并一直激励着他们赢得了最终的胜利。参与此次进攻的八名恐虐嗜血神被各个击破,逐个放倒,而坚守在帝皇面前的帝国联军也在血神恶魔的黄铜刀锋下付出了巨大的牺牲。尽管天空被猩红尽染,大地因血雨湿滑,恐虐军团依旧带着无能的沮丧与怒火铩羽而归。

狮门保卫战昭示了一个严重的事实:尽管审判庭通过抹杀目击者等手段极力掩盖皇宫被攻击的真相,禁军们却正式承认了泰拉的防御力量已经捉襟见肘,急需增援和重整——否则混沌邪神的军队将轻而易举地绕过人类摇篮的防御体系。

在层层门锁、防御迷宫和灵能屏障的保护之下,原体基里曼与禁军元帅图拉真达成了一项正式的决议以加强禁卫军团的角色。宫殿依旧需要禁军的保卫,而王座厅的禁军守望连队也当然需要继续恪守其职责。除此之外,作为禁卫军团职能的合理延伸,禁军们还需要大幅度扩展他们在太阳系外的部署与业务。

经由帝国预言家、阿尔法级灵能者以及帝皇之眼从不间断的指引下,禁卫军团盾卫连以前所未有的规模从泰拉启程出发,他们的核心任务就是搜索并提前消灭任何足以针对到人类之主的威胁。这项任务将带领着禁军卫士们穿越银河,甚至跨过大裂隙来到帝国的暗面,但是他们的聚焦在泰拉安危上的重心将始终不会变。在这些出征的盾卫连中,有不少都选择跟随基里曼所新发动的不屈远征,他们将重新扮演帝皇使者的角色,将原铸星际战士以及其他先进科技递送到急需增援的星际战士战团手里,并让他们看在帝皇亲自赠与的面子上乖乖收下。这些礼物可没人能不领情。

其他的部分盾卫连队则被重新调整并部署了太阳系的外围防御体系,禁军还在更远的范围中扩展他们的监视以确保通向王座世界数条可用航道的安全。还有一部分禁军卫士们则扮演着更加神秘的角色,他们追猎混沌的异端、调查至关重要的文物、搜寻那些人类帝国潜藏着的敌人。自伟大而光辉的大远征时代以来,从未有过如此之多的禁军卫士们航向星辰......

群英荟萃 A Host of Heros


大体来看,万夫团的组织架构具有鲜明的拜占庭风格,而禁军出现在帝国其他场合的时候,他们的等级却又会显得十分繁复。不过,这些过时的说法通常有着很大的误区——实际上,禁卫军团的管理系统被设计地十分简洁而高效。
禁卫军团是一支正规的军事力量,由一群广受尊敬的顶尖战士所组成,他们拥有人类帝国行政领域中的最高权威。与之相对应的是,没有任何一名帝国的官员能对禁军下命令,就连官至泰拉至高领主和帝国总指挥基里曼大人都只能请求——绝不可能是要求——禁军的协助。

作为一支精锐的军事力量,禁卫军团内部的等级结构十分扁平化。禁军元帅指挥整个万夫团,这是一个自从康斯坦丁瓦尔多消失以来就一直继承下来的职位。禁军元帅对禁军卫士们拥有着绝对的权威,元帅代表帝皇本人的意志,以人类之主的名义发号施令。

在禁军元帅之下的是禁军护民官,为了确保领导班子的先进性与时代性,这个职位的担任者会经常轮换。一个禁军必须拥有十个以上的名字并至少三次带领他的战友们取得决定性战斗的胜利,才有资格去竞选禁军护民官。而加入护民官议会的服役时限至少是10年,担任护民官期间的禁军将远离前线,因为他必须穷尽所有的聪明才智为禁军元帅提供各种战略和外交上的建议与支持。

在护民官议会之下的便是盾卫连长们了,这些指挥官是令人振奋的领袖,天赋异禀的将军以及无私奉献的典范。他们所拥有的头衔花样繁多,各不相同,从至高骑士领主、天鹰指挥官到盾卫大师,这些头衔也多与其所执行的任务特点相关。盾卫连长是禁卫军团军事指挥的骨干,在一场战役中,一般由一名盾卫连长负责统筹全局的作战计划,其他数名连长则在兵力控制和战术智慧上各显神通,给予指挥官以可靠支持。

其余禁军们的地位则基本上别无二致,他们会各自组成松散的战斗小组。这些组织拥有各不相同的战术风格与一群志同道合的禁军卫士。当然,无论这些战斗小组更热衷于风驰天际的晨鹰摩托队;还是沉迷于阿拉琉斯终结者这群突击专家;亦或者是沉迷于细心稳重的禁卫守望者,这些禁军依旧在一个精英管理体系下共同运转,去争得属于自己的无上荣誉。

禁卫军团基本的战役战术单位是盾卫连,连队的规模和组成都十分灵活,盾卫连长会依照所执行任务的不同来进行安排,从战斗小组到庞大的突击部队;从装备晨鹰摩托、装甲战车到蔑视者无畏机甲都是连长心中自由组合的模块。一般来说,典型盾卫连是由一名盾卫连长率领,三十至四十名禁军卫士所组成的模块化作战力量。

如果禁卫军团需要派遣更大规模的作战力量,那么多支盾卫连将组合成一支盾卫营。这支由数名盾卫连长指挥,几十上百名禁军卫士所构成的强大武装力量能够以可怖的战力摧毁敌军,让整个星域都为之臣服。盾卫营的召集意味着有一项及其重大的使命,这种绝不可托付给其他帝国军事力量的任务只能由这些坚定执行帝皇意志的勇士们齐心协力去完成。
To Be Continued......



I
Huiyao117
Huiyao117

647 人关注

知识挖掘机
知识挖掘机

28006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