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导语:本篇文章出自Games Workshop发行的《The Art of Warhammer 40,000》艺术设定集,是Games Workshop艺术总监约翰-布莱彻(John Blanche)为该书所著的前言。本文较为系统地讲述了GW艺术设计的起点以及后续风格的建立。这本《The Art of Warhammer 40,000》中有非常多优秀的背景原画作品,值得一看。

缘起


在三岁的时候我就梦想着成为一名画家,脑海中尽是我穿着白色罩袍、头戴黑色贝雷帽站在画板面前的样子,而自从那时起,我的人生都在实践着这幅画面。我如同常人一样在学校读书并考入艺术学院,在那里我接触到的科幻与奇幻艺术与现在来比则大相径庭,当时大部分的作品所表达的都是十分干净且高科技的未来都市,以Dan Dare,Buck Rogers这些艺术家为代表。但到了上世纪70年代早期时,以Jim Burns,Ian Miller,Roger Dean和Chris Foss为代表的一批艺术家掀起了一场科幻艺术的新浪潮,这场全新的艺术运动在当时深深地影响到了我。

刚步入社会的我比较爱画自己喜欢的东西,以灰暗且超现实风格的奇幻或者科幻作品为主,但是为了生计,我还是不得不为各种小说杂志画了无数的乱七八糟的玩意儿。而那时我还有另一个爱好,就是兵人微缩模型,而且我特别想把微缩模型艺术与绘画艺术结合起来——买回家一大堆兵人之后就要一个个自己涂装,将他们涂成和原来完全不同的样子——这也是我喜欢改变与创新的一种性格。在上世纪70年代中期,科幻与奇幻小说获得了长足发展,而其市场开始变得十分活跃,与之关系密切的微缩模型领域也随之进步,我知道是时候了。当时我已经认识了创办Games Workshop(下文简称GW)的Steve Jackson与Ian Livingstone,创办Citadel模型工坊(下文简称Citadel)的Bryan Ansell,以及拥有独立发行公司的股东Roger Dean。由于和这批人比较熟,我在上世纪80年代初就参加到GW的工作当中。

基调


Citadel开始了它的旅程,而我则一直是他们的自由画师——直到这些工作已经完全占领我生活的所有时间为止。最终我还是选择全职呆在GW里面,并获得了Bryan Ansell的同意,离开了纽瓦克的那间与其他艺术家一同使用的办公室。随着公司的日益壮大,我所承担的责任就不仅仅是在办公室的角落摆弄画笔了,不过即便我的身份不再是自由画师,但是作画依旧是我的主要工作,没有人能阻止我画画!

开始我获得了工作室经理的职位,工作就是为筹备中的战锤40k第一版进行艺术设计。一开始,我和Alan Merrett,Rick Priestley一起准备以龙与地下城为基础去设计战锤系列作品,我们想创造出一套与美国佬所不同的,独特的战棋游戏。相比于其他作品,这款战棋的风格应该更接地气,更加写实。

除此之外,我们还希望能够打破大众关于科幻作品的刻板印象,我们不是Dan Dare,战锤40k也不是星球大战。尽管在40k的宇宙中科技的确获得了长足的发展与进步,但是与之伴随的还有中世纪般的愚昧、伪宗教、迷信、黑暗、赤裸裸的肮脏与血腥等等元素。这就是战锤40k,这就是为什么宗教性的冲突在这个游戏中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因为这样才能够将战锤宇宙的特点体现地淋漓尽致。星际战士就相当于是身披铁甲的骑士,手持长戟大步行军。他们是一个古典战士、古典英雄的形象,而不是装备先进技术兵器四处游荡的北约特种部队。而人类帝国这个意象则是我们各种创意和想法的综合体,这些灵感的来源既有像Michael Moorcock(著名新浪潮科幻小说作家——译者注)的《公元2000年》这样的优秀科幻作品,也有在真实的历史中所发掘的故事,所有这些都被融合在一起并由我们整理,再依次绘制出人类帝国的大致样貌。

发展


我们之前所熟知的那些奇幻艺术界的大咖,包括Jim Burns,John Sibbick和Les Edwards都对GW的发展给予了巨大的帮助,而在那段时间,我们也在数量庞大的自由画师群体中获得了越来越多的认可和支持,像Will Rees,Kev Walker,Paul Bonner以及Adrian Smith,这些人在接我们项目的时候都还是刚刚成年。随着GW的不断发展,我们终于创建了拥有一批全职画师的艺术工作室,这个工作室曾经是——也将一直是一个创意与想法的大熔炉,而我们的工作便是使战锤40k的视觉艺术不断进步和丰富。

GW的艺术部门是由一群独立的艺术家通过共同的爱好所组成的团队,他们彼此之间互相尊重,并认可各自的技术与作品,因此他们所创造出的战锤艺术风格形成了一个精彩而独特的流派,不断影响着全世界各个地区的艺术家、文学家以及微缩模型设计者们——我们比许多人所想象的更具影响力。

崛起


对于我个人而言,战锤40k是一个实际存在的东西,它拥有历史,而我就是这段历史的谱写者,我为之沉迷、为之钻研、为之创作。30年前(此文写于2006年——译者注)这段历史并不存在,是由我们那时不断冒出的点子和创意所逐渐积累和搭建起来的。而到了现在,就像那些继续不断涌现出的想法一样,我对过往创意的点点累积依旧如数家珍。我现在所做的是发掘各种全新图片与创意,并把它们重构到一个可以拿来使用的程度上,我会对图片进行深度的扩展,以我30年以来的积累而言,我有足够的资源可以使用。战锤40k宇宙中的每一个碎片都有无数的艺术作品与之相关联,而我的目标就是从这些艺术作品中发掘出潜在的元素以及各种价值。

也许一个世纪以后,未来的人会给GW艺术作品写一部专著,或者以GW艺术风格进行创作。我们已经不再只是为战棋游戏的规则书画插画,我们掀起了一场艺术风潮,我们的作品不输于任何其他领域的创作。我们的艺术反映着人类最基础的本能:对力量,暴力以及权力的渴求,任何一个来GW官店的爱好者都能体会到强烈的情感宣泄。而我们作品表达的意象非常明确,拥有着比一般艺术风格更为丰富的反思和意义,它将,也一定将在世界艺术史中占据一席之地——GW艺术拥有着精彩绝伦的创造力。

结语


战锤40k艺术的创作进程将永远不会停止,它有自己独特的步调,就连我也不知道下一步的方向是在何方。我希望能够尽可能多地给这段旅程增添新的影响,但是这还远不止于此,会有源源不断的新创意、新想法聚集在一起并进入战锤40k的宇宙,我已经迫不及待想看到下一个到来的点子是什么样子。

约翰-布莱彻 Games Workshop 艺术总监

英国诺丁汉,2006年
接下来请欣赏精选的战锤40k星际战士部分艺术设定~

其余势力的艺术设定会看情况在之后放出

谢谢大家~
I
Huiyao117
Huiyao117

879 人关注

视觉动物
视觉动物

8313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