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本文除机核网外,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导语:战锤40k作为一款桌面战棋游戏,其最核心的部分除了精美绝伦的模型棋子以外便是游玩规则和背景设定。Games Workshop 在每一版总规则(目前已经更新至第八版)的框架下都会为各个势力编写专有的规则书(Codex,一般翻译为圣典),内部一般包括该势力的模型规则以及十分丰富的背景故事,让玩家能够全面地了解和掌握相关势力的特色与设定。由于全书文本较多,本系列会分数个章节进行发布,还请广大玩家多多指教

盔甲与纹章 Uniforms And Heraldry


每一名禁军卫士的盔甲和武器都是通过手工为其量身定制,因此每一名禁军卫士的甲胄都拥有独一无二的工艺和装饰花纹。当然,所有的禁军卫士都还遵循着一套通用的装备饰物标准,以便于他们在战场上能够轻松地互相识别对方的所属单位。
  • 禁军右侧肩甲上纹饰着帝国双头鹰,这是禁军时刻警醒并坚决执行帝皇意志的象征。

  • 禁军盔甲上镶嵌的宝石则是从泰拉底层深处所发掘并由技艺娴熟的工匠打磨而成。这些宝石的颜色华美闪耀,有着各具特色的艺术体验,它们不仅标志着禁军独一无二的盔甲,更代表这位禁军在盾卫连的归属。当禁军在不同的连队或职务间转换时,这些宝石有时也会被小心地取下,并换上一颗与这位禁军所处职务所匹配的新宝石。

  • 禁军左侧肩甲上的颜色区块则清晰地显示出禁军所属的盾卫连或者盾卫营,而盾卫营的色彩优先级更高。这些颜色通常会与禁军们的头饰与长袍颜色相呼应。

  • 所有的禁军盔甲都是由一种及其稀有的物质——极光金属所制造,这种金属的天然颜色就是十分明亮的金色,非常适合彰显帝皇卫队的身份。但是,极光金属可以通过严密的炼金术程序来着色,或者从分子水平上改变其固有的颜色。这项过程既复杂又昂贵,但是对于禁军卫士们来说,这些技术要比简单的粉刷颜色更能提现他们担当某种职位时的重要性。

  • 禁军所持武器的花纹有时也会被重新装饰以匹配他们盔甲的颜色,当然这并不是一个在盾卫连里强制的规定。

禁军特殊部队——守秘人 The Shadowkeepers


黑暗牢房的守望者

在帝皇的皇宫之下埋藏着许多可怕的造物,他们是来自黑暗时代的人类噩梦,其力量足以摧毁整个人类帝国。而对于禁军守秘人来说,他们的职责就是坚守这些秘密直到时间的尽头。
守秘人掌握着通往皇宫深处严锁牢房的钥匙。只有守秘人知晓这些符文枷锁可能会被解开,牢房可能被突破,以及神圣的领域会可能被亵渎;也只有守秘人知晓这种事故将永远不会发生——因为这些黑暗牢房中的恐惧造物将彻底毁灭人类的理智,无人能在这些造物面前侥幸逃生。一整个盾卫营则专门负责看守此处这项严峻的任务。数百名守秘人在漆黑而寂静的长廊上来回巡逻,他们警惕地监视这最后的来自黑暗时代的恐怖造物。这种任务能让绝大多数人立刻抓狂,因为即使黑暗牢房能够完全隔绝各种影像与声音,也无法阻挡这些走廊上所弥漫的恐怖空气。而这些永恒不变的威胁将使得阴影变得更加浓厚,触手可及的黑暗也愈发蔓延。即使是强大如帝皇禁军也要永远保持最高程度的警惕,因为这些造物的威胁将永远不会消失。同时这也是禁军在纪律与精神坚毅程度的证明,卫士们保持着完美的坚守,有些人已经于此一次矗立了几十年。

守秘人盾卫营的禁军卫士大多属于禁军守望者这一级别,他们将誓言专注于此,不问窗外之事。而这些哨卫的队长们则装备有来自远古神秘科技的超级武器,他们是斩杀黑暗牢房逃逸之物的最后一道防线。

一万年以来,守秘人尽职尽责地完成了他们的使命,然而亚空间大裂隙的出现改变了这一切。随着混沌的力量和沸腾的亚空间潮汐涌入现实宇宙,恶魔们的新行动开始了。更糟糕的是,部分牢房里的造物突然间神秘消失了,被混沌诸神的力量带出并再次威胁银河系的安危。为了确保这些令人生畏的残余造物不要落到错误的人的手中,守秘人最终派出了一支禁军部队远征深空。这些狱卒必须将不应存在的物件抹杀,把阻挡他们的一切势力清除,最后将那些遗落的造物带回帝皇的黑暗牢房。

禁军特殊部队——天鹰盾卫 The Aquilan Shield


镀金卫士

除了保卫人类之主以外,帝皇扈从们的主要职责还包括确保泰拉本身的绝对安全。天鹰盾卫营是专门为执行这项任务而设立,直到这项任务不再继续为止。
当帝国宫殿的守护者在为各种灾难预言的真实性进行甄别时,他们也会关注一些能通过分析案例、思想和行为预测并使得黄金王座免受威胁的特殊人士,这些天赋异禀的专家们将得到天鹰盾卫们的荣耀保护。这样一来,只需要一部分帝皇禁军就能够确保在帝皇受到威胁时还有扭转战局胜负的关键武器。

天鹰盾卫是一组非正式的兄弟会组织,由一部分禁军卫士所组成。他们通常组成小型的战斗小组,游弋在银河之间随时开展着他们的行动。那些被选中的专家们不会受到任何警告或者是许可,天鹰盾卫们会代表着帝皇本人的意志凭空出现,宣布他们的“猎物”现在正受到人类之主的亲自保护——几乎没人会拒绝被授予这样的荣誉。

天鹰盾卫已经保护过各种帝国高阶领主、国教牧师、帝国卫队将军以及星际战士战团的连长,甚至还不管不顾地庇佑了两个帝国远征行动的司令。然而,在一阵金光闪耀之后,盾卫们也会出现在一群宗教狂热者、传教士、困惑的民兵头子和其他看起来一点优点都没有的人前面。一成不变的是,这些受到帝皇扈从们舍身保护的人们将会在保卫王座世界的任务中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而天鹰盾卫的奋勇战斗就是为了这些专家保护黄金王座的神奇作用能够顺利并充分地发挥出来。当这些专家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使命时,天鹰盾卫们就会立即凭空消失,留下他们自生自灭——往往接踵而至的就是惨剧——不过这些禁军卫士们毫不在意,因为只要黄金王座不受威胁就万事大吉。

禁军特殊部队——判官营 The Dread Host


帝皇之怒的恐惧使者

恐惧,作为人类帝国的一种常用的武器,它常常被用来威慑暗中的敌人,保持民众的臣服。但是没有任何一种恐惧,会比帝皇本身的愤怒降临之时更为可怕,更为绝望。
判官营是禁卫军团的一支令人生畏的作战力量,由数百名禁军所组成的多支盾卫连所构成。他们的作战母舰是三艘前叛乱时期的莫里亚蒂级战列舰。这支部队的使命非常简单:他们将作为帝皇意志的死亡天使,将帝皇的审判、愤怒与责罚带来世间。

判官营从不进行任何精确打击、秘密行动或是需要细心筹划的防卫作战,他们一般的作战方式是——首先由判官营的数名盾卫连长对太阳星域中一切可见的威胁进行评估,选择其中最具威胁的一个或数个立刻发起雷霆般的进攻,用兵力上的绝对优势将其彻底毁灭,直接踹回亚空间的汹涌波涛之中。一般一次任务会派遣一到两艘战舰,不过也有少数几次任务让三艘莫里亚蒂派出了它所有的乘客去对付那只棘手的敌人。不过最后的结果总是一致的,那就是帝皇的敌人在由一打阿拉琉斯终结者率领的判官营连队面前根本难以招架,无处可逃。判官们总是毫不留情地对敌人的有生力量进行屠杀,将反叛的战争引擎干回零件状态。这些恐惧之主会干脆利落地拆掉伪神的雕像,让那些迷信者们丧失理智;他们会毁灭叛乱的城市、摧毁亵渎的堡垒、清除混沌的盟友;他们会给那些敢于挑战人类之主权威的人看看背叛的下场——那就是绝不怜悯、无视投降、赶尽杀绝。当帝皇的敌人被消灭,判官营不会留下任何踪迹,唯有对帝皇威严的无限恐惧会永久存留。

在其执行使命以来,判官营不仅挫败了数次绿皮的 Waaaaagh,还阻止了大批的星系暴乱以及混沌叛军的远征。判官在数千于己倍的叛军面前将其绝妙的战术和强大的力量发挥地淋漓尽致。一次又一次地,判官营裹挟着帝皇之怒降临战场,留下满地的残骸与血染的废墟,将暴动与侵略之火扼杀于摇篮之中。

禁军特殊部队——太阳守望 The Solar Watch


受祝之地的守护骑士

太阳系拥有着人类帝国星系中最为完善的防御体系,存在于其中的不计其数的世界、星堡和太空港口是禁军们所守护皇宫的延伸。军团卫士们将确保这片星系的绝对安全。
从月球上空巨大的轨道要塞,到隐藏在木星星云和黑暗深空中的星际堡垒——人类帝国在太阳系已经构筑了数百个战略据点。数以十亿计的各类武器一刻不停地瞄准遥远深渊的可能威胁,随时将足以撕裂星辰的火力倾泻在任何胆敢威胁人类权利心脏地带的蠢货;在每一条航道上都密密麻麻地布置着装甲哨塔与悬浮堡垒,受到人类之主祝福的武器们将随时摧毁任何帝皇之敌的亵渎舰船;整支整支的帝国海军舰队日夜巡逻,不放过任何一处最微小的异常威胁。但在泰拉所有的外围防御之中最为强大的力量,只能是帝皇禁军的太阳守望盾卫营。

太阳守望由数个不同规模的禁军盾卫连组成,他们的唯一使命则是坚决保护整个太阳系外围堡垒体系。太阳之眼的卫士们是泰拉皇宫的第一道防线,他们将致力于确保任何外部威胁都会远在在触及王座世界之前就被彻底消灭。因此,在太阳系无数个世界与深空堡垒之间,太阳之眼们日夜不停地慎密巡逻,随时应对可能到来的威胁。

尽管太阳守望盾卫营主要的交通工具是海军舰船和星际穿梭船,但他们还保有一支令人生畏的神圣兰德掠袭者装甲部队,以便随时部署大规模的机械化突击力量——这让他们能够以闪电般的速度、绝对优势的兵力在第一时间突进战场并消除威胁。虽然这种等级的威胁并不常见,但也绝不是从未发生。在铲除混沌邪教徒教团、叛变的审判官部队以及无数的异形入侵中,太阳之眼们扮演了举足轻重的关键作用——除了火星。虽然理论上火星也属于他们的管辖范围,但是禁军们只会偶尔前去,禁卫军团依旧非常明智地与欧姆弥赛亚的扈从们保持着良好的外交关系,他们相信这些狂热的护教军能够看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

禁军特殊部队——圣意使者 Emissaries Imperatus


王座的传令人

在大远征时期,帝皇经常委托他的禁军卫士们传递关键的信息或者物品。而有一只禁军部队至今还在履行这项使命,作为帝皇的传声筒宣告圣旨。
尽管帝皇的躯体依旧沉默地待在黄金王座之上,但是万夫团中的部分禁军却声称他们能够听到人类之主的召唤,并感觉到帝皇的双手正在引导他们。但是他们的战友们却不以为然,因为禁军从未把帝皇当作神明一样来看待,他们也许只是看到了人类之主不曾磨灭的坚强意志,帝皇从破碎身躯中伸出的手指就如同人类之主依旧矗立在禁卫军团中间,指引他们英勇奋战。

而那些感觉收到帝皇指引的禁军卫士们便组成了圣意使者部队,他们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通过讨论和冥想去猜测人类之主到底希望他们做什么。在禁军统领的默许下,圣意使者们有时将帝皇的信息传递给前线的帝国军指挥官们;也有时进入皇宫解锁一些古老的兵器,并将其馈赠给与之匹配的勇士。使者们的指令能够更改整场远征的航向,预见即将遭遇的威胁,就连埋藏的远古遗迹他们都能顺道勘探一番。

数千年来,圣意使者们只有很少几次离开太阳系,进发深空。然而随着极限战士基因原体罗伯特·基里曼的回归和不屈圣战的开启,使者们的活动也开始大幅增加。当基里曼准备向忠诚军团公开原铸星际战士的存在之时,有一部分禁军发出了反对的声音,他们担心此举会又一次引发星际战士们的内乱。不过立即就有一打的圣意使者过来协商,他们宣称基里曼的举动是人类之主的旨意。使者们一路跟随着基里曼的远征,他们经常组成晨鹰摩托队去为需要增援的星际战士战团提供信息,确保即使是最保守的星际战士战团也能看在禁军的面子上接受基里曼的原铸星际战士——毕竟一份来自帝皇使者的赠礼没人能够拒绝。

太阳系堡垒系统 The Solar Fastness


曾经有一段时间,泰拉的防御体系几乎是无懈可击的,但随着亚空间大裂隙的爆发,这样舒坦的日子也一去便不复返了。而现今的太阳系拥有着由坚定的士兵、先进的技术与圣洁的信仰所维持的,全银河系中最为强大的防御工事。而整个防卫力量的核心,便是禁卫军团的禁军卫士们。
如果有人胆敢入侵太阳系的话,那么他们在接近星系外围隔绝亚空间与实体宇宙的临界点(Mandeville)之前就会遭受到毁灭性的打击。太阳系的小行星带中则充满了不计其数的星空堡垒,周围则驻扎着帝国卫队星界军的无数支整编师团。而在太阳系的外层空间中,虚空水雷、隐藏的监视站以及巨大的真空猎手自卫系统所层层布防。

若有幸运的入侵者千辛万苦穿越了这些外层的防线,那么它会发现越是深入星系,其所遭遇的防御力量就将愈发强大。帝国海军太阳舰队的重型巡逻编队在阴影中风驰电掣,这些战舰可怖的轮廓意味着无人能在它们扫描阵列的视野中幸存。在深空中布满了监视哨塔、堡垒船坞、战斗机基地以及不计其数的各种武器防御平台,它们所闪耀的点点流光就如同星空中的人造星座。包括灰骑士、审判庭和机械神教在内的帝国力量在太阳系内都构筑了各具特色的坚固防御体系。而基里曼的王座法令发布以来,泰拉和她的姊妹世界都获准极大地提升她们的自身防御。

再加上禁卫军团太阳守望盾卫营的坚守巡逻以及泰拉轨道上强大的帝国之拳移动要塞山阵号,太阳系的防御系统在任何入侵者面前都将是一面不可逾越的高墙。然而,依旧有一些更加隐秘的威胁针对着黄金王座,禁军卫士们必须为之保持最高的警惕。

太阳系每天有无数的朝圣者、商人、官僚、宗教狂热者、使者、难民以及各种人群从人类帝国的四面八方聚集而来。成千上万艘船舶从亚空间中不断蹦出,进入到严格引导的航线,并分别前往金星、火星、木星、月球和泰拉。太阳系中每一个世界及其卫星——除了几个少数秘密的例外——都环绕着一圈由轨道建筑和空港平台所组成的光环。部分结构足够坚固的环带甚至能容纳大量的公寓、造船厂以及城市般大小的防御堡垒。而一条永无止境的人流从轨道环带延伸到星球表面,将其中的结构彻底塞满,而这些地方就是叛乱、煽动演说以及混沌滋生的温床。

当然,审判庭一直都在致力于根除这些危险,甚至有不少狂热的异端庭的审判官终其一生都在人堆里进进出出。然而腐败是无处不在的,就连最为忠诚的帝皇仆从也不能免疫堕落的渗透,无论是被虚无主义击败;被混沌力量所渗透;还是被异形生物所蛊惑。

因此禁卫军团需要保持他们在太阳系的严格巡逻来彰显自己的存在,禁军负责了泰拉空港极其繁重的人员监视工作,还经常组织对太阳系防御部门的突击检查,通过毫无规律的巡查来保证防御系统的部队们能够时刻保持警戒。

禁军还在王座世界及其周边空间秘密锚定了不计其数的监听器、侦察奴工以及正邪预测程序。禁军卫士们不断地收集并分析整个太阳系里的每一条可见信息,包括舰船名称、人口流动、工人领袖的运动日程、布道者的煽动演说、无线电拦截天线以及更多,这些信息会被发送至一台比战列舰还要巨大的逻辑引擎中进行解算,其数据会帮助禁军元帅制定日常的战略决策,保持万夫团高效的戒备水平。
To Be Continued......



I
Huiyao117
Huiyao117

650 人关注

知识挖掘机
知识挖掘机

28077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