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本文除机核网外,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导语:战锤40k作为一款桌面战棋游戏,其最核心的部分除了精美绝伦的模型棋子以外便是游玩规则和背景设定。Games Workshop 在每一版总规则(目前已经更新至第八版)的框架下都会为各个势力编写专有的规则书(Codex,一般翻译为圣典),内部一般包括该势力的模型规则以及十分丰富的背景故事,让玩家能够全面地了解和掌握相关势力的特色与设定。由于全书文本较多,本系列会分数个章节进行发布,还请广大玩家多多指教
本节将是《圣典:帝皇禁军》的最后一部分背景故事翻译。感谢大家一个多月以来的支持,在不久的将来,我会继续翻译战锤相关资料,还请各位到时多多捧场~

禁军战史 A Tale of The Ten Thousand


禁卫军团从时间的迷雾中缓缓出现,他们的征途从漫漫长夜的阴影中启程,穿过荷鲁斯之乱的熊熊烈火,挺过一万年来的痛苦沉寂,来到了这一寒冷与光芒所交织的时代。禁军卫士已经在岗位上坚守了数百个世纪,并将一直恪尽职守直到永恒。

第30-32千年-荣耀与耻辱 The Era of Glory and Shame

大远征

当人类之主将泰拉彻底征服之后,他便引领着他所统一的强大军队进发银河。大远征如同潮水一般横扫虚空,将人类散落的世界重新夺回统一;将各类异形驱逐到黑暗的阴影之中。帝皇发动了堪称人类史上最伟大的战争,而一直护卫在其身侧的便是禁卫军团。禁军卫士身披极光战甲,挥舞动力剑刃,把任何敢于螳臂当车的敌人毫不留情地坚决斩杀,将人类文明的威严推举至群星之颠。

 

普罗斯佩罗之焚

乌兰诺大捷之后,帝皇回到了泰拉并开始准备他的秘密工程,影月苍狼的基因原体-战帅荷鲁斯则接过了指挥权仗,继续领导着帝皇的大远征。然而混沌的黑暗力量正蠢蠢欲动,挑拨离间原体们之间的关系,意图分裂新生的人类帝国,而普罗斯佩罗就是第一个例子。千疮之子基因原体-深红之马格努斯在泰拉上违规施放了一次灵能通信,以图警告帝皇荷鲁斯可能已经叛变的消息,但是这看似天方夜谭的讯息却给地球带去了一场灵能灾害。然而此事最终的真相依旧不得而知,而帝皇随即派出了由禁军统帅瓦尔多所带领的一支惩戒部队,其中还包括了太空野狼的基因原体黎曼鲁斯。这支部队的任务是将马格努斯从普罗斯佩罗带回泰拉并为他的所作所为做出解释。然而事态却突然升级,一场抓捕行动变成了一场全面战争,太空野狼与禁卫军团一并作战,对抗马格努斯之子的灵能巫师们。

 

荷鲁斯之乱

战帅荷鲁斯公开了他对混沌邪神的效忠,带领着一半的基因原体与星际战士将战火烧向人类之主。新生的帝国被战争的烈焰所包围,帝皇的伟业即将毁于一旦。然而在星际战士军团正打的不可开交之时,人类之主却并没有出现在前线的战场上,帝皇正与他的禁卫军团在一个跨纬度的战场上进行者一场为了整个人类文明的绝望战争。网道战争让禁卫军团远离了荷鲁斯之乱的正面战场,直到他们与叛军在帝国皇宫之下的正面交锋。

 

不可思议的代价

在泰拉保卫战的最高潮,帝皇向荷鲁斯的“复仇之魂”号战斗母舰发出了最后的传送突袭。最后帝皇在一场激战后击败了荷鲁斯,但是胜利的代价是巨大的,禁卫军团虽然成功击退了不计其数的恶魔突袭,但是他们无法保护帝皇免于荷鲁斯的伤害,战帅让帝皇的灵魂只能徘徊在他的脆弱残躯中。受尽屈辱的禁卫军团将他们的御主带回了泰拉上的黄金王座,帝皇将在这具机械棺材中维持永生。禁军卫士们开始了痛苦的忏悔,并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都身披黑袍并永远守望着他们的人类之主。

 

传奇谢幕

依旧幸存的忠诚基因原体们发动了一场复仇之战,他们在整个银河系中追杀着逃亡的叛徒们,这是一场被称之为“大清洗”的泄怒和复仇。然而全新的禁军修会却并没有参与其中,禁军们把自己关在王座庭中反思着他们有史以来的最大失败。而在同时,禁军统领康斯坦丁瓦尔多也消失了,随之而去的还有放在武备厅的个人武器与战甲。于是禁军选出了一名领导者接替了瓦尔多的工作并继续坚守在黄金王座之前。

 

野兽崛起

刚从荷鲁斯之乱中恢复过来的人类帝国又再次遇上了大麻烦,这次绿皮的威胁几乎超越了整个人类文明的军事力量,将战火一路烧到泰拉面前。由于任务和誓言的约束,禁军并没有参与针对兽人的反击,他们在一片混乱中阻止了一群试图冲击王座厅的艾达灵族部队。

第33-39千年 永远警醒 The Era of Vigilance Unstinting

围攻永恒之门

享乐教会通过勾结印第索内克巢都大部分的内部商业工会控制了永恒之门的大部分星港,法务部随即派出的突击力量尝试攻击叛乱分子的防线,但是却被潮水般涌来的邪教徒所击败。于此同时,有谣言从星港中四散传出,暗示这些邪教徒打算重新启用大批的重型登陆舰和大气内作战母舰,并向帝国皇宫发动突袭。这次叛乱被评估认为将会威胁到帝皇的安危,一支禁军盾卫营立即对此发动了坚决的回击。成群的兰德掠袭者在神圣蔑视者无畏机甲的引领下摧毁了叛军的防线,而大批的晨鹰摩托则从半空中发动对暴恐分子的快速突袭。数个小组的禁军卫士以毫不留情的可怖效率追上了四散奔逃的邪教徒,并将他们分割困在下层的迷你机库中。对享乐教派的残酷屠杀一直持续到他们亵渎王座的妄想彻底破灭为止。

 

血迹之言

禁军卫士莱奥图斯-达斯哈斯塔成功赢得了一场血猎演习的胜利,他花费了超过十年的时间隐藏自己,成功躲过了每一个禁军和哨戒机关,并带着宝剑抵达了王座厅的面前。禁卫军团随之便依照他的行动路线设计了一套防御系统,这正好抓住了一个被称作佩时之刃的黑暗灵族刺客,它正好准备沿着达斯哈斯塔的道路前进。这名刺客的性命在遭受严刑拷打之后最终交代在了这里,但是它至死也不肯透露是谁派他前来。

 

不祥赠礼

预言光环发现了一条名为“不祥赠礼”号的太空废船正从虚空之中航向泰拉。禁军元帅埃索思-寇马德拉利用自己泰拉至高领主的身份否决了帝国海军的反对意见,将数个盾卫连派遣至这艘太空废船的内部并彻底净化混沌的污染。大部分其他的禁军卫士都不清楚行动的具体细节,因为这是一场由守秘人盾卫营参加,守秘人的门锁守卫所领导的突袭行动。最后“不祥赠礼”号被彻底摧毁,其中的具体细节谁都无权知晓。

 

护卫荣耀

卡迪安第86团的纳塔锡安中尉正要因不服从命令的擅自指挥而遭到处决,但是一阵金光闪过,一群面色铁青的天鹰盾卫禁军卫士出现在了他的身旁,迅速解决了那名即将晋升为政委的刽子手。在这群黄金卫士们的保护下,纳塔锡安中尉终于可以放开手脚,尽情演绎他灵活多变的指挥艺术。纳塔锡安被快速提拔成了集团军总司令,又坐火箭到了整个帝国远征军的元帅。颤栗星辰星系大批的兽人部落被一扫而空,兽人军阀达克斯卡啦鸽的Waaaagh在接近太阳系之前就被彻底阻止。当纳塔锡安击败兽人的入侵之后,他的护卫们便一言不发地突然消失了,第二天他手下的政委们便发现了纳塔锡安元帅冰凉的尸体。

第40-41千年 风雨欲来 The Era of Baleful Premonitions

欧姆弥赛亚的特使

在大毁灭者阿巴顿的第八次黑暗远征中,一支由午夜领主和钢铁战士军团组成的联合部队夺取了安德罗麦克斯星系,直接威胁到泰拉的安危。一开始,臭名昭著的火星铸造将军拒绝提供任何援助以对抗混沌星际战士的入侵,然而当一队禁军亲自来到他的住处之时,被吓到的铸造将军屈服了。几个月之后,由牛头人星际战士战团、护教军集团军群以及少量判官营的禁军卫士所组成的联合力量突袭了叛乱军团的据点,消灭了这群混沌星际战士。

 

灵能神偷

当碎片般线索被拼凑而成之时,盾卫连长泰班斯-莱西利斯在连续20年的调查中抓住了一群从星炬厅偷走灵能者并试图饿死帝皇的小偷。敏锐的本能使得盾卫连长开展了进一步的调查,发现一群审判官与至高领主森尼卡达成了一项秘密契约,他们将偷来的灵能者供给那些富有的泰拉贵族,以此来获得至高领主对他们活动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最后盾卫连长强压着怒火,召集了一组禁军卫士、寂静修女以及刺客庭的部分刺客开展了执法行动,将这条黑色产业链连根拔起。无论是这群小偷还是至高领主森尼卡都无法逃脱死亡的制裁。

 

疯狂年代

自从臭名昭著的保守派前禁军元帅盖拉诺斯的失踪,整个泰拉都陷入了一股奇怪和不详的气氛。刚刚摆脱了盖拉诺斯顽固统治的禁军卫士们却发现整个太阳系的邪教活动都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潮——无论是混沌邪教还是异形蛊惑,在末日教派的煽动下,皇宫附近的朝圣者群落也爆发了严重的混乱。禁卫军团不得不在这场血腥的暴动中行使自己的使命。而来自皇宫地下的报告也指出,许多关押的黑暗造物的活动都异常增加,意图逃脱的部分造物则被守秘人拦截格杀。更糟糕的情况接踵而至,就连帝国预言家内部也出现了问题,部分堕落预言者的错误情报直接导致了前禁军元帅劳塞德尔在鎏金葬礼战役中的阵亡。正是在这一风雨飘摇的时代,图拉真-瓦罗斯被正式选定为禁军元帅之位的继承者,他将争分夺秒地重建泰拉钢铁壁垒般的防御体系。

 

直面风暴

自从瓦戴尔的阵亡、图拉真-瓦罗斯成为新的禁军元帅以来,禁卫军团终于能够开始执行最为积极的军事和秘密行动。禁军卫士们消灭了数十个暗匿在阴影之中的邪教团体,清理了太阳系的数个大型巢都,阻止了在冥王星附近深空要塞里的一场异形入侵,还拦截了32次来自地外星系的突袭——据传说部分攻击甚至来自灵族网道。为面对泰拉附近日益严重的亚空间风暴活动,以及清扫太阳系内的每一处角落,禁军元帅图拉真召集了至高领主们以商讨应对这一风起云涌时代的挑战。正在此时,他们收到了来自月球上的紧急消息,月面上正爆发着一场激烈的战争,帝皇的半神之子率领着联军于虚空中奋战,基因原体罗伯特基里曼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复生了。禁军元帅图拉真瓦罗斯也终于预感到,这纷乱银河中所发生的一切都将巨变......

第41+千年 无尽战火 The Era of Relentless Aggression

狮门保卫战

几乎在基里曼回到泰拉的同时,亚空间大裂隙席卷了整个太阳系,而在亚空间汹涌浪潮中现身泰拉的,是一群饥渴难耐的恐虐魔军。这不由得唤起了禁卫军团最为痛苦的记忆,但是禁军们依旧坚定不移地执行了他们的灾难应急反击预案。禁卫军团与基里曼的星际战士以及寂静修女们一同出阵迎敌,成功将恐虐之神的进攻一举挫败。尽管军团遭受了严重的损失,但是胜利就是胜利。

战后基里曼与图拉真很快达成了一项协议——禁军只有立即开始主动出击才能有效地保卫黄金王座的安全,现在要是还宅在皇宫里的话后果将不堪设想。

 

雪中送炭

基里曼发动了不屈远征,一场由帝国多兵种联合作战的、旨在彻底驱逐混沌大军的反击行动。作为这场远征的一部分,超级战士计划准备将大量的原铸星际战士增援投放到急需补充的星际战士战团手上。在这场行动开始的前夕,一票圣意使者禁军卫士主动站到了舞台前面,他们将以人类之主的名义参与到这场礼物大派送之中。这些禁军的出现将保证一旦基里曼的新战士送达,不需原体亲自劝说,哪怕是最为死板和保守的星际战士战团也能够看着帝皇使者的面子上老老实实地在生死存亡的关头接受这批来自人类之主的礼物。

 

盖斯拉莫主星之战

盖斯拉莫星系正遭受着来自叛乱的怀言者星际战士军团的连番攻击,当其中的黑暗使徒召唤出亚空间恶魔的时候,帝国守军的处境开始变得极为不利,莫迪安铁卫第84团的卫队士兵以及部分银色寿衣修会的战斗修女在盖斯拉莫主星上的大教堂展开了他们最后的防御部署,他们中的许多人向着头顶的血色苍穹祈祷着帝皇的救赎。果不其然,在随后叛军大举进攻的时刻,人类之主回应了他们虔诚的祷告,传送圣光在叛乱军团的阵线中庄严降临,金银之光在战火中交相辉映,一组由灰骑士和禁军所组成的联合部队席卷战场。在爆弹枪的轰鸣与剑刃挥舞的暴风中,叛军士兵们的肉体一个个灰飞烟灭,灰骑士至高大导师瓦多斯与禁军元帅图拉真所率领的联合部队将叛乱军团的战线撕得粉碎。在这些战争半神们的鼓舞下,莫迪安铁卫们与战斗修女跃出了战壕并开始勇敢地冲锋,歌颂帝皇赞美诗的声音在火焰发射器所宣泄的烈焰与卫队光枪的密集攒射下显得愈发宏伟。在大教堂周边的战场上,鲜血四溅,尸体横陈,怀言者纠集了大批邪教徒叛军发动了一次又一次的反攻。终于,经过三天三夜艰苦卓绝的英勇战斗,混沌战帮的主力被彻底击溃。随着更多的帝国援军从盖斯拉莫星系的四面八方赶来增援,禁军卫士们随即启程返回泰拉,留下灰骑士部队去处理那些从大教堂之战里被救出来的倒霉蛋们。
巨人与神

一支禁军盾卫连与来自喀拉斯特家族的骑士泰坦们并肩作战,一同席卷了一处名为泰伦奈特的太空死灵墓穴世界。禁军们击败了这群机器排骨,并将其动力核心上的生化密码一并摧毁,这样一来他们就成功阻止了太阳星域北部一名远古星神碎片佐尔坎尼克的苏醒。

 

回声墓穴

在野心勃勃的混沌领主海德瑞克斯的率领下,一支大规模的黑色军团部队攻击了帝国星球达科诺斯。混沌叛军首先横扫了星球本地的防御力量,紧接着便占据了名为回声墓穴的远古异形遗迹。在这群叛军彻底掌控这座秘密设施之前,两艘莫里亚蒂级战列舰出现在了星球的轨道上空,来自判官营的禁军守望者们被快速部署到连接墓穴入口的狭隘山口,并于此坚守住一波又一波的叛军攻击,于此同时,数个禁军盾卫连突袭了叛军的侧翼,将他们的阵线拆散并分割包围了叛军的有生力量。最后,由40名阿拉琉斯终结者所组成的斩首部队传送到了混沌大军的核心,摧毁了黑色军团的指挥系统,并将混沌领主海德瑞克斯及其追随者们赶尽杀绝。虽然牺牲了十几名禁军卫士,但是禁卫军团彻底粉碎了黑色军团的入侵计划,并将他们残存的舰队赶回了亚空间里。而回声墓穴则被一组禁军守望者暂时保护,以防其被突然唤醒。

 

鹤立鸡群的风险

在这场对抗混沌入侵的战争之中,只要有一个书记官敢预测禁军作战行动的失败,那他毫无疑问将看不到第二天的太阳了。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这些书记官会在一炮未发之前就写好了帝国胜利的战报——只要这场战役里有超过1个禁军参与了部署。但毫无疑问的是,尽管前线的禁军英勇奋战,但是他们也并非未尝败绩,已经有好几个星系的沦陷连禁军都没能阻止。

 

瓦伦里安的使命

数千年来,黄金王座复杂系统的日常维护一直由机械神教所负责。但是现在黄金王座故障频发,机械牧师们尽力修复也不能解决问题,而黄金王座的具体设计已经无人知晓。预感到这些事故已然成为威胁帝皇安危的严重情况,一名盾卫连长海拉喀斯特-瓦伦里安在禁军元帅图拉真的允许下决定自行出发去寻找修复王座的解决方案。盾卫连长召集了他手下最优秀的禁军卫士们,登上了阿尔戈号巡洋舰并向着一处失落的铸造世界摩瓦恩启程。

 

帕拉斯平原之战

在领主指挥官乌斯汀的维多利亚远征遭遇了严重挫败之时,叛军的部队成功地突破了整个星系的帝国防线。引领叛军突击的是叛乱元帅格力高所指挥的沃斯托卡第七装甲连,它们击退了前来狙击的每一个帝国装甲部队,然而在帕拉斯平原之上,格力高终于遇到真正的对手。禁军盾卫连长阿蒂留斯率领着骑乘黄金战马的晨鹰摩托连队,伴随着他们发射的热熔导弹迅速摧毁了叛军的先头战车群。叛军坦克们随机用一切能开火的东西向着天空中飞翔的晨鹰摩托倾泻着弹药,但是禁军们在纷乱的弹道中躲闪自如,就算侥幸击中的攻击也没法在摩托上留下哪怕丁点划痕,禁军只遭受了极小的损伤就成功地突入分割了叛军坦克战线,在装甲部队间来回穿梭。越来越多地叛乱战车被连续击毁,沃斯托卡装甲连慌乱的炮手根本就无法跟上禁军摩托的速度。禁军部队就像一群凶狠的红斑鱼将他们的敌人逐个点名消灭,以损失不到三分之一兵力的代价就将敌军主力彻底摧毁。叛军元帅格力高的影剑坦克是最后一个被摧毁的,它硕大无朋的主炮在禁军晨鹰摩托面前宛若一支烧火棍,不消多时它就变成了一堆废铁。
暗度陈仓

自从塞弗这个堕天使从帝国皇宫严密看管的牢房中成功脱身以来,看守他的禁军守秘人开始了又一轮无尽的抓捕行动。禁军们并未在泰拉发现塞弗的踪迹,盾卫连长达理斯和他的卫士们便出发航向星海继续他们的任务。现在这群猎手获得了寂静修女们的增援,一组猎巫人登上了禁军的太阳箭头号护卫舰。寂静修女的存在使得亚空间汹涌的浪潮暂时平息,禁军护卫舰的以安然无恙地穿越大裂隙来到帝国暗面。而在亚空间地波涛里,护卫舰的领航员并没有发现还有一艘严密隐藏的星际战士巡洋舰跟随在他们的身后,这艘漆黑的舰船上并没有所属战团的标记。

 

骨塔坍塌

一支名为扭曲螺旋的黑暗灵族血伶人部队在沃特拉斯特星系的奥塔娜5号行星的大气中建造了一座颅骨要塞,随着这群异形开始攻击行星大气中直接为禁军提供供给的采气平台时,禁军卫士们则再不能坐视不管了。数个盾卫连在鎏金之拳盾卫营的阿拉琉斯终结者率领下,对异形堡垒发动了突袭。禁军卫士们直接传送进入了颅骨要塞的核心,一路消灭了各种拦路的恶魔与邪恶造物。接着禁军摧毁了骨塔的重力稳定膜系统,并把这座摇摇欲坠的要塞扔进了海王星高压的星球内部以彻底粉碎,之后禁军有序地撤离了战场,而侥幸逃脱的黑豆芽们则乘船离开。但是禁军发现了几名兄弟在行动中异常失踪,于是不安的猜测又开始了蔓延。
杀虫剂

在乌尔特德里,一股自称为“大蛆虫”的基因盗取者教派被异形审判庭的特工所发现,这个教派潜藏在泰拉的诺达菲克下层巢都之中。禁军元帅图拉真瓦罗斯拒绝了黑色守望派遣杀戮小队前去攻击的请求,转而亲自带领着一支禁军盾卫营展开了净化行动。邪教分子进行了一场异常激烈的抵抗,他们的数量之巨与战斗之狂竟然能够一个个地拖倒禁军卫士,并将其五马分尸。但是每牺牲一名卫士,就有成百上千名邪教徒遭到无情地屠杀。最后,禁军元帅瓦罗斯亲自击杀了这个鸡贼教派的怪物领主。此战之后,瓦罗斯无视了异形审判庭特工的请求,命令将所有有关于此事的情报和场地一概销毁——瓦罗斯不希望任何人看到这个邪教场所里的邪恶壁画,上面描绘着无数利刃般的触须从泰拉伸出并吞噬了整个太阳系......

 

风暴大哥的破灭

由兽人军阀风暴大哥所率领的Waaaagh!在经过三年的围攻之后占据了钢铁勇士的一座要塞。风暴大哥的部落在一次次的战役中不断壮大,他们使用着缴械自钢铁勇士的大坦克和战争引擎,乘坐着破旧的大船打打杀杀。然而这一次,当绿皮大军还未来得及开始亚空间跳跃之前,禁卫军团太阳守望的禁军卫士们便传送到了绿皮主力战舰的引擎室与大技霸的工程港,在枪林弹雨里,禁军尽可能地拖延绿皮潮水般地猛攻以使得他们在每一艘船上都设置好了漩涡炸弹。随后幸存的禁军们便回到自己的舰船上快速跑路,在寻思追击的兽人舰船启动亚空间引擎时,漩涡炸弹就被触发,将这个帝国预言家所预测将会入侵太阳系边缘的庞大舰队变成一朵绚烂的能量星云。

 

至死方休

在帝国暗面的阴影之中,一支小型的帝国舰队发现他们正被一对泰伦虫潮的母舰所包围,舰队旗舰泰拉黑手号上搭载着由禁军守望者所保护的原铸星际战士基因技术。看到舰队所面临的威胁,禁军盾卫连长命令全员紧急传送至附近的死亡世界洛克II号上。在泰伦虫潮的围攻下,禁军守望者们且战且退,准备在烟雾弥漫的火山高地守护他们的珍贵货物直到最后一刻。一波波的虫群涌进狭长的火山岩隧道中,但是禁军卫士们死守不退,他们击退了每一次的进攻。直到几个月以后,由恶意战士组成的星际战士援军舰队抵达了星球轨道,他们用强大的舰船火力驱逐了虫潮舰队。在星球表面,搜救队在一大堆虫群的尸体中发现了一个还在喘气的禁军守望者,尽管他受了极其严重的创伤,但是他还依旧坚守在那堆先进科技货物的面前。

 

遁入阴影

在禁军元帅图拉真的直接命令下,一支禁军的快速反应部队悄悄进入了卡迪安战场的废墟之中,他们的任务细节被严格保密,但是已知的是还有一对守秘人盾卫营的禁军守望者参与了这次部署。
The End


I
Huiyao117
Huiyao117

716 人关注

知识挖掘机
知识挖掘机

28719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