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大家好,我是B站的大贤者,这是大贤者第一次在机核发文,希望大家喜欢
在荷鲁斯之乱自伊斯特万5开始的痛苦日子中,是格萨卡氏族带领着铁手从几近崩溃中拯救了出来,而当时一方面帝国也在晕头转向,而另一方面当时军团内也有一些声音疯狂要求对叛徒们报复,这个时候,是格萨卡氏族的钢铁之父阿诺克·克兰坚持着冷静的逻辑。通过其自身的强化组件,与氏族内弟兄的敌意,铁父发现了逻辑所指向的别的方向。
于是,在克兰主导下,后世称为“回火”(详见补充)的大会和大辩论开始了,但是克兰自身却为了避嫌,没有参加辩论。每当有人问起时,克兰都以他的想法是发起会议,并影响其结果。所以,后世对铁父克兰对回火信条的结果是否同意都不知道,因为就在会议即将闭幕前,克兰便被神秘的刺客所刺杀。
是个人都能猜到,刺客应该是打算以铁父克兰的死,引起铁手的自相残杀,但是它注定要深深的失望了,这次卑劣的刺杀只能是一次更加刻骨的教训,并让克兰的追随者们更加坚决的追随着克兰的遗志,即不能让情绪,而是理性主导军团的未来。时至今日,刺客到底是谁或者是谁派出的,都还是未知。而更让现在的学者们神奇的是,怎么能有人能渗透入美杜莎那密不透风的强力防御体系中的?要知道,在荷鲁斯之乱的那一段时间点上,只有泰拉自身有着能和当时的美杜莎相提并论。这里虽然有吹B嫌疑,但是考虑到HH8之前说铁手损失的人力也没有那么可怕,至少有一半的SM得以存活,当时的铁父们回去把美杜莎建设成一个大要塞其实也倒有可能,毕竟有着美杜莎之眼那个建在一个巨型山系下的超级地底大要塞,再加上轨道星环,怎么说也比HH多数星球强了。
这也使得今日也有学者私下认为,克兰的刺杀是自导自演的,以使大会得出的回火信条能在他的鲜血中得到淬炼,以使这伟大的新信条能更好的被铭记。
无论是作为牺牲品还是烈士,阿诺克克兰的遗产都被格萨卡氏族所继承并践行着。所以在所有的氏族连里,也是格萨卡氏族最全力以赴向先驱克兰的冷静学习的氏族。而与克兰类似的,格萨卡氏族在钢铁议会中除了传统的一个席位外,几乎从不寻求在议会中的任何影响力。也是因为这种在议会中的无欲无求,使得格萨卡氏族还会在氏族矛盾时,这种钢铁议会不方便发布命令的情况下担任类似裁决人的角色。担任这种角色对格萨卡氏族而言,并不是出于他们的地位或者是身份,而是因为格萨卡氏族整体在事实上与最古老的战团法则一样不可侵犯的根源性。
对于其他氏族而言,尤其是索拉古氏族和沃尔干氏族,都是寻求以物理手段抑制乃至消除感性因素的代表,他们通过各种复杂的手术和植入物达成目的;而格萨卡不同,格萨卡致力于以意志的力量达成这一点。
当然,也是因为这一区别,格萨卡氏族常在私下认为这两个氏族配不上他们身上那些先进复杂的机器
格萨卡这种自我控制能力在战场上有着很好的效果。虽然任何铁手都不会承认,但是也有部分铁手内部人士明白,以机械等手段彻底的消除一名战士的情感情绪是会一定程度上,以一种不会立刻表现出来的形式削弱战士们;所以格萨卡氏族仅仅以他们强大的意志力约束着他们的怒火,这也使得他们能在需要的招出他们的愤怒,以怒火平衡逻辑,以理性平衡冷酷。
由于格萨卡氏族经常出没于艰巨的战役中,这使得氏族在战场磨损下,几乎永远都是不满员缺编的状态,但是和其他在这个黑暗时代星际战士不同,缺编并没有影响格萨卡氏族的战斗力和效率——这主要归功于格萨卡氏族将他们严谨细致的任务简报和信息全部通过高效拟像圣室进行。这使得当格萨卡氏族的怒火得以释放时,都有着极其周详精密的计划作为依托。
从结论上来说,格萨卡氏族的战役都可以以一段段的十分精确,且点缀这无情(某种意义上,你用野蛮狂暴这个词来形容这些突击也没啥太大问题)突击的推进来概括;而即使是这些点缀,也是在他们进行过事前的精确后果分析后的产物,因为格萨卡氏族从来不会给任何人留下关于这些的痕迹。当然,这种太过完美的毫无痕迹同样引起一些优秀审判官对于格萨卡氏族手段的担忧,他们指出从半人马阿尔法到拓步立得和伊万索斯-鲁霍鲁斯7号上的大屠杀,他们都无法推测出格萨卡氏族是如何在怒火失控后又如此简单的重新的恢复理智的。当然,也有审判官对这些细节表示无伤大雅,并认定只要格萨卡氏族还在为帝皇之光而战,那么他们的手段到底是啥,就是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
补充:

回火信条

在荷鲁斯之乱后,虽然美杜莎的钢铁议会已经初步建立,但是铁手依然整体上处于混乱中。而同时,帝国的所有势力都在满银河系的追着叛徒们,急着把他们的狂怒和悲伤的气撒在他们身上。而在此时,铁手将散布银河的力量全部召集起来,举行了一场巨大的秘密会议,而这一秘密会议就是后世永远铭记的所称的“回火”,即以其最大的成就也就是“回火信条”命名。这一会议得出的结论,简单来说就是:从整体上看,正是人类过于激烈和令人鄙夷的过分感性是导致大叛乱的根源,而这种过于激烈的感性是需要被净化的,铁手不允许历史重演。
所以,铁手自己决定了自己的引领性的任务。而铁手将会从他们自己开始对自己过去的过于感性进行纠正,并且是以一种十分无情的方式。铁手们在他们的思想领域和身体行为上,他们从中寻找任何可能的弱点,然后自己无情的摧毁,以机械和类似机械的模式加以补强,这无疑开启了一场无声的血战,并且铁手和其所教导的子团们的这场仗,一直持续到了今天……
I
纳尔西斯•考尔
知识挖掘机
知识挖掘机

30789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