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全文文字大概1万+,不想看的话,可以直接看下面的视频。这次视频直接放在这里了。
上一期我们分析出来了白龙希斯因为自身的无鳞无法让自己不死而背叛了自己的族群,选择了以光之王葛温为代表的,吸收了火焰周围“王的灵魂”的这一面。
正如白龙希斯的灵魂里所记载的:“白龙背叛古龙,加入葛温王的阵营,之后以公爵身份成为王的外戚时,便分得葛温王的伟大灵魂。
于是我们知道,背叛古龙后白龙希斯最大的收益之一是公爵,而之后通过联姻的方式获得了另一个收益——葛温王的灵魂。
那么作为公爵的白龙希斯得到了什么特权?为何在成为公爵后,他仍然希望得到葛温的灵魂呢?白龙希斯背叛后得到了自己所希冀的不死了吗?又为何在葛温传火之后,大蛇夫拉姆特称白龙希斯为:要么完成使命,要么是背叛之人呢?这其中又隐含了葛温对白龙希斯什么样的真实态度呢?希斯的存在又给后来的黑魂世界带来了什么样的影响呢?
这一期为大家带来魂学研究的第十一期——《白龙希斯的求生之道(下)

白龙希斯的公爵特权

我们不死人经历千辛万苦,从阳光公主处获得王器后,再回到亚诺尔隆德的黄铜女所在处时,她会跟我们言语道:“说到这,你知道白龙希斯吗?在传说中,他是古龙的背叛者。他跟葛温大王成为盟友,获得了公爵的称号跟探索的自由,因而在巨大的书库里,成日研究自己所没有的不死鳞片。但是……不死鳞片的研究让希斯发狂,书库成为地下监牢,进行恐怖实验的地方。现在公爵的书库,已变成没有人敢靠近的禁区了。
从黄铜女的言语里,我们知晓了几个信息。
  1. 白龙希斯确实是背叛者,而这个背叛者的言语,在大蛇卡斯嘴里同样出现过。
  2. 白龙希斯与葛温是盟友,并且有探索的自由,至于为何探索,探索什么,并没有交代清楚,需要我们自己分析。
  3. 白龙希斯研究的是不死鳞片,而在黄铜女的嘴里,他也是正是 因为如此而发狂了。
  4. 大书库在王城附近,同时也是所属于王城,这里跟魂3的洛斯里克的大书库,无论是布局还是作用几乎完全一样,洛斯里克的大书库也成为了囚禁葛慈德的牢笼,悬挂在了大书库的最高处。
  5. 白龙希斯确确实实也在进行着恐怖的实验,那么这个实验究竟是什么,难道跟探索有什么关联吗?
夫拉姆特对白龙希斯曝露出来两种的称呼一个是:“大王过去的盟友——白龙希斯”,一个是“拥有王器必要灵魂的人,全部都是若非已完成其职责,就是已误入歧途。”
从这里两条信息我们便能够判断出来,白龙希斯跟葛温早有交易,不论白龙希斯的是已完成其职责,还是自身误入歧途了,都表明了,白龙希斯的所有行为得到了葛温的默许。
因此,我们可以在进入到亚诺尔隆德前,看见的塞恩古城里,布满了白龙希斯手下——蛇人。而塞恩古城的存在的目的,在夫拉姆特的嘴里也有着明确的说明:“塞恩古城乃是人前往神国必经的考验,路途中遍布陷阱。
那么挑战塞恩古城的不死人的结果,夫拉姆特也同样告知我们了:“过去也曾有过无数的使者挑战,但从没有人能平安归来。
我们上一期早已证明出来,这些不死人的去处只有一个——公爵书库,所以我们才可以在公爵书库看到另一种敌人——身上附着着结晶的不死人战士。

白龙希斯的探索与研究

白龙希斯的探索的目的,经过我们上一期的一步一步的分析已经逐渐浮出了水面。无论是绑架圣女,还是在塞恩古城阻挡使者的挑战,最后的结果都指向了白龙希斯所在的位置,大书库。
在传道者圣衣里记载着:“侍奉白龙希斯的传道魔法师圣衣,有时候会替无法行动的希斯奔波,前往各个地方,因此传道者也有掳人的称呼。
而传道者的掳人对象,我们明确可以看到的一个就是——白教的圣女。因此我们便能够得到对应的信息,在葛温所在的时代,白龙希斯早已开始了对人类进行了实验,并且这种实验是在葛温默许的情况下,因此即便是在白教的教堂里,即便是光明正大的掳走了白教的圣女,即便是白龙希斯的传道者身上背负了掳人的称呼,希斯与他的传道者都未曾有任何被惩罚的信息。
因此在黄铜女嘴里的:“探索的自由”,有了更加明确的内容。
白龙希斯的探索自由之一便是可以任意地掠夺神族所统治下的人类,即便这是来自于在索尔隆德的圣女。而在白教司祭戒指里记载着:“白教高等司祭乃是法律与阶级的守护者,同时也是伟大的索尔隆德贵族。
《黑暗之魂》里被掳走的圣女蕾亚就是来自圣职几乎就是一切的索尔隆德,但即便是如此也无法避免她被,葛温封为公爵的白龙希斯的信奉者所掳走的命运。
由此可知,人类所在的国家的等级,对葛温还是白龙希斯而言,都毫无意义,甚至可以任意侵犯。而白龙希斯的研究,我们自然是可以看出许多结果。牢房底层的怪物是对圣女人体改造。月光蝶是白龙希斯的从无到有的创造,正如在月光蝶触角里记载着的:“希斯创造出来的月光蝶”。
在充满蛇人的塞恩古城的终点的 BOSS 钢铁巨偶,他的灵魂里记载着:“钢铁巨偶核心的灵魂,据说这核心原本是古龙骨。
是的,这些所有的信息都表现出来,白龙希斯对不死的研究几乎涵盖了各个方面,无论是人类的改造,重新创造生命,甚至是对古龙的研究。这一切的对生命与灵魂的探索都指向了一个方向就是——也就是白龙希斯背叛古龙的最终目的——寻求不死。
在白龙希斯的追寻者大帽子罗根嘴里有个更加直接的言语:“一如我的预期,这书库果真是太棒了,实在是太棒了。除了能依照约定,教你全新的魔法外,这里还藏着白龙希斯的不死秘密……
于是,白龙希斯的目的——不死,以及如何不死的信息开始逐渐明朗化,所有的信息都将逐渐曝露出来。

白龙希斯的不死

我们继续跟大帽子罗根对话,他会告诉我们:“说到白龙希斯不死的秘密呀,我想如果你也跟他交手过,并遭到囚禁的话,应该就能了解。那种能力不同于我们,是货真价实的不死人。伤口立刻就会痊愈,所以也不会受到致命伤,绝对不会死亡。
此时一直隐藏的几个看似无关紧要,但是一直让我有所芥蒂的信息突然爆发了出来。
不死人真的是称呼上的不死人吗?罗根很明确地告诉了我们,我们的称呼虽然叫做不死人,但我们不是货真价实的不死。所以我们才会在游戏里被其他的敌人杀死,所以我们随时会面对的是不死人的下一个阶段——成为失去理智的游魂。
那么成为失去理智的游魂后,我们还会有下一个阶段吗?
有的,在所有的获取人类灵魂的文本说明里的第一句就是:“在成为游魂后,终于死透了的,不死人勇者的灵魂。
终于,我们知晓了,不光游戏的文本告诉我们不死人终究还是会死去,游戏里的人物大帽子罗根也直接告诉了我们,不死人并非是完美的不死人。
所以在贪婪金蛇戒指里的那句话:“不死人的象征是成不了龙的蛇”,似乎有了更加明确的含义,不死人的象征是不完善的不死,就如同蛇不会有古龙的不朽一样。
隐藏在这之下的另一个信息也同样曝露出来了——游戏里文本的歧义性,而这个歧义会引导我们对事物的认知走向完全不同的方向。
所以我们并非是真的不死,并不是真的货真价实的不死。
继续跟罗根对话他会为我们揭开白龙希斯不死的秘密:“那似乎是希斯背叛了远古诸龙,所取得的秘宝,原始结晶的效果。所以说,如果不先破坏原始结晶的话,就绝对无法伤到希斯分毫,而原始结晶,便放在这座书库的中庭,结晶森林。
罗根的话明确地告知了我们,白龙希斯的不死,不是来自于自身,而是把自身的生命的核心放在了另一个物品上,而我们想要击败白龙希斯,必须先破坏附着他生命核心的原始结晶。当我们进入到存放到原始结晶的洞穴时,确实能见到发着光亮的结晶,而想要伤害白龙希斯的第一步也是,首先击碎原始结晶。
终于所有的信息都明确了,并且也都一一验证了出来。
白龙希斯背叛了古龙为了获得自己寻求的不死,而他也确实通过自身的努力,在得到了葛温王的灵魂后,在公爵书库里进行对灵魂的研究,而研究里重要的一步就是灵魂的结晶化,而研究的最终的一步,就是原始结晶的出现。
白龙希斯便是把自身的生命与原始结晶进行了同化,无论是白龙希斯身上附着的的结晶还是击碎原始结晶后产生的大硬直才可以进行伤害,都能表明,原始结晶真的是白龙希斯不死的秘密。
这时一条完整的白龙希斯求生之路的故事线便都闭合在了一起。
直到葛温传火后的千年,我们主角的出现,才把白龙希斯生命的不死,亲手完结了。我们先不讨论,这种可以让自身生命转移到另一个物品上的行为,并防止自己死亡,究竟是不是真的不死。 
但这种不死真的只有白龙希斯有吗?

白龙希斯的遗留产物之一——不死

除了白龙希斯以这种方式进行不死外,我们人类因为火的衰落而形成的黑暗之环,而产生的不死人的不死形式,同样是如同白龙希斯一样的不死。 
这个证据若是单独分析《黑暗之魂》,是一个无法下定论的答案。
即便在《黑暗之魂》里有接近答案的道具解咒石,上面也清楚的记载了:“与半颗头骨融为一体的灰色石块,可以减少诅咒的积累,解除咒死状态。人们对诅咒无能为力,唯一能做的,就只有让诅咒转移目标而已。解咒石就是作为接受转移诅咒的物品,这块石头应该是人,或者曾经是人的某种东西。
是的,我们发现解咒石几乎就是弱化版的原始结晶,同样是可以把诅咒进行转移,毕竟正如同文本里所说的:“人们对诅咒无能为力,唯一能做的,就只有让诅咒转移目标而已。
而在白龙希斯的水晶洞穴前的怪物五足的食人贝,掉落物之一同样也是解咒石。
但在《黑暗之魂》里这是一个孤证,因此无法完全判定其行为究竟是什么,以及使用后对应产生的效果,因为游戏机制的原因,我们并不能完全判定其效果究竟除了把游魂的外貌变为人类的外貌外还有什么作用。
直到《黑暗之魂3》,直到环印城,直到我们遇到了游戏里最可爱的 NPC——不挠不屈的帕奇,他在环印城里寻求大块解咒碑的行为,便几乎是跟白龙希斯寻求不死的行为一致。
最后我们也见到了在解咒碑进行解咒后的帕奇,从即将死亡的游魂边缘重新获得了记忆,重新寻回了自己。
对不死人而言,这个解咒,难道不就是重生吗,而重生不也是不死的一种形式吗?
如果说不死人的不死形式是白龙希斯的低配版的话,那么不死人的终点又会是什么呢?
哎,各位肯定都想到了,不死人的终点是初始火炉,而初始火炉里有另外的一个接近于不死的存在——营火,而营火旁有一个直接就是不死的人物存在——薪王。
最初的薪王有一个响当当的名字——阳光之王葛温。
这时,所有的信息便是又再次关联在了一起。
白龙希斯的公爵与探索自由的权利来自于葛温,而不死人的产生来自于神族火的烙印,灰烬直接就是薪王创造的灵魂的器皿。 不死人的不死方式与白龙希斯不死方式极其类似。但是低配版的不死人的终点处是初始火炉。而初始火炉里最重要的两个物品,一个是营火,一个是薪王。目前在黑魂里所有的不死,都是需要另一件物品的帮助。
白龙希斯是原始结晶,不死人的是解咒石,而薪王毫无疑问是初始火炉里的营火。
那么再结合上一期反复提及的大蛇夫拉姆特的言语:“拥有王器必要灵魂的人,全部都是若非已完成其职责,就是已误入歧途,打倒那些人并夺取灵魂,是受到世界之蛇认可的正当行为。
无论白龙希斯是不是误入了歧途,但是他肯定已经是完成其职责了。而这个职责便是通过我们一层层的分析,一层层的比较,终于得出了答案——为葛温提供不死的方法。
那么这时便跳出来了另一个问题,不是说葛温的投火是为了延续初火吗?而且《黑暗之魂》里的文本里也明确地说了:“火的时代就此开启,但是火终有熄灭的时候,到时将只剩下黑暗。
葛温的投火不正如文本里所说的吗?是为了让火的时代延续下去,是一位能为这个时代投身火海的英雄啊!正如同前面所说的,不死人也并非是真的不死,那么我们如何能够明确,葛温的传火真的是为了时代呢?葛温所投的火、所传的火,就真的是初始之火呢?
文本里的信息已经不止一次带有歧义性了,于是我们只能又跳回最初的、真的、初始之火的文本描述了:“但是有一天燃起了第一团火,所有的差异因此而生,冷与热,生命与死亡,光明与黑暗。
哎,这里似乎有点不对劲了。初始之火的属性可是有六个。
而在魂学研究第五期《老魔女不能说的秘密》里我证明了老魔女获得了是火的热。
作为游戏文本已经明确把葛温定位为了——光之王,他自然获得了是火的光。等信息分析到此处,相信敏感的小伙伴便是能够立刻背后一凉,发觉到,是呀,好像从来没说过传火后,世界会变得更热啊,都是说,光明会驱散黑暗,这似乎有点不对劲了。
我们此时再去看几个跟传火必然性相关的文本说明。 
在《黑暗之魂》片头里所说的:“但是火终有熄灭的时候,到时将只剩下黑暗。现在,火即将熄灭,光明无法照耀人世,夜晚无止境的持续,而受诅咒的黑暗之环,开始出现在人群中。
在太阳王女的嘴里:“请你成为葛温大王后继者,传承世界之火吧。如此一来,相信人世之夜也会划下句点,而不死人也将不再出现。
这时大家便是发现了,传火后,得到的是光明,并没有得到最初火焰的热,光从这一点就已经可以判断出来了,葛温所在的营火,那不是初始之火,那时象征葛温光的——光之火。
作为初始之火热的继承者——从老魔女混沌温床里诞生的恶魔们,在魂3里,他们的火焰也已经逐渐开始熄灭了,而他们并没有去葛温的初始火炉里进行传火,反而被洛斯里克一次又一次地进攻,接近被毁灭的程度。
这些信息都表明了,葛温的传火,并非是真的初始之火,而是象征着他的光的——光之火。
而我也早在魂学研究的第七期《魂3的世界究竟怎么了》,证明了作为营火化身的薪王里有着葛温的意识。
如果说薪王可以是营火的化身,那么白龙希斯难道就不是原始结晶的化身吗?
此时我们再去比较两者的关联性。
  • 薪王的生命在营火,白龙希斯的生命在原始结晶。
  • 薪王的身体被火焰侵蚀,白龙希斯的身体被结晶侵蚀。
  • 火焰是所有灵魂的燃烧,结晶是所有灵魂的凝固。 
  • 火焰虽然会逐渐弱小,但是只要有薪柴就能够再次燃烧。
  • 结晶虽然不知道是否会,永久存在,但是必须破坏了才能击伤白龙希斯。
是的,两者之间有着接近几乎相同的一致性,只在某些地方有着微小的差别性,但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只要初始火炉里的火焰没有熄灭,葛温就会一直存活,正如同只要原始结晶不被破坏,我们就无法击败白龙希斯一样。
他们两人有着接近几乎一致的不死,只是在不死的媒介上有了些微的差别,而我们也经过论证得到,不死人最终的目的之一就是成为葛温火焰里的薪柴。
于是白龙希斯、葛温、不死人的信息又再次成为了一个闭环。
白龙希斯寻求不死,而葛温提供给了白龙希斯研究的空间,在白龙希斯研究不死成功后,葛温同样也根据白龙希斯的研究进行了改进,以传火与诅咒的名义,让人类成为不死人,让不死人成为薪柴,投入到火焰里,而自己则通过的薪王存在,成为另一种形式的不死。
但是葛温的这种不死面临了两个极大的问题,第一个是,他可能被进入到初始火炉的不死人击败,并且也不能保证击败了他的不死人就一定会去点燃营火、继续传火。
这永远是一个不确定要素,葛温无法保证,但也不能因为无法保证而不去进行,正如同他也不知道,传火的不死人会在什么时候出现一样,所以当我们拿到王器后,夫拉姆特才会高兴到大吼道:“喔!你办到了呢!真是没想到你竟然将王器拿回来了呀!”
第二个是,神族未必会完全按照他的想法来推动不死人传火,毕竟每一次光的暗淡就是葛温给神族需要灵魂的信号。
于是我们便看到了葛温在传火前做了另一件十分有趣事情,在大王腿套里记载着:“有最强灵魂的葛温王,在外出传火前把灵魂的力量分给了族人。”  
诚然葛温分灵魂的目的之一,是为了防止黑暗之王的产生,那么作用仅仅会只有一个吗?
为何《黑暗之魂3》世界里全民的人性在燃烧呢?为何洛斯里克的妖王在不热衷传火后,认为龙化才是出路呢?为何在尤利娅的嘴里会说出:“神已不见踪影的话呢?”,那些神又都到哪里了去了呢?
葛温传火前分出去的灵魂难道对神族而言不会是另一个黑暗之环吗?
游戏里并没有任何说明,我们也不能下定论,但是在我们已经分析出来传火就是延续葛温的不死的结论下,却也无法否定其可能性。
希斯为了自己的不死可以背叛族人,葛温为何不能为了自己的不死也燃烧族人呢?更何况魂3已经开始燃烧了——洛斯里克的双王子不就是血统纯正的神族吗?
这时我们终于得到了葛温为什么一定要自己第一个去传火而不是其他神族去传火的又一个证据了。

白龙希斯的遗留产物之二——结晶

在魂1,大帽子罗根一直是白龙希斯的追寻者,不论是在塞恩古城的牢笼,公爵书库的牢笼,还是最后在公爵书库里研究白龙希斯的书籍,都能够看出,宫崎英高有意把罗根当做白龙希斯在人类这个种族里的镜像。
所以罗根不仅仅学会了白龙希斯关于灵魂结晶化的研究,甚至对白龙希斯有着明确无比的崇拜,我们可以在他的言语里清楚听到:“话说回来,这座书库中的藏书真的是不得了。优秀的智慧与真挚研究精神累计的成果,升华为知识。虽然那些知识也许真的是希斯的偏执结果……但即便如此,仍是无比美妙,且深具价值的东西。进化也是需要有牺牲的。我对白龙只有感到崇拜,无法投以负面情感……
自然,最后罗根也如同白龙希斯一样,在追寻所谓的无比美妙,且深具价值的东西后,成为了疯狂的游魂,脱掉了自己的外衣,迷失在公爵书库的顶端,准备成为另一个白龙希斯。
而他的疯狂,在《黑暗之魂3》时被另一个生命妖王所继承。
即便白龙希斯死去了,但是追寻他的灵魂与脚步的人却从来未曾消失过。龙学院、结晶化、魔法、龙化,这些在魂3的世界里几乎无处不在的概念,都是从希斯的身上传递下来的。
这些概念又转化为一条又一条的信念,成为了后来的生命信仰与仿照的准则,演绎了魂3的故事。

疯狂是不死的转折点而死亡是不死的终点

白龙希斯的故事虽然整理完了,但是有一点却是谁也无法直接解答的问题。那就是白龙希斯为什么在游戏文本里,不论是黄铜女嘴里还是传道者圣衣里都记载了:“白龙希斯发疯了。
这是一个极其有趣的概念,甚至我认为这完全表达了宫崎英高对不死下的定义。
无论什么形式的不死,他的转折点就是疯狂。
以这种观点往下分析,你便会发现,不光是白龙希斯的疯狂是无由来的定义,不死人的疯狂更是一个深入到游戏里永远躲避不了的设定。
不死人在游魂化前有着明显的失忆行为,而 失忆的过程中伴随的就是逐渐的疯狂,这种疯狂在我魂学研究第六期《不死人的枷锁与人类的诅咒》里详细描述了魂2里鲁卡提耶的游魂化,每一次的见面都能见到她情感的逐渐失控,最后到迷失自我。
在《黑暗之魂》的罗根身上则是更加直接的疯狂,他会直接跟我们喊道:“什么人!我的研究!决不允许任何人妨碍!不要妨碍我的研究!
我们仿若从罗根身上见到了白龙希斯是如何逐渐疯狂的,而不死人的游魂化,不就正是疯狂的最终体现吗?
游魂化的我们将失去所有的记忆,此时我们的脑中只有对灵魂的执着这一种想法,这不就正是再明显不过的发疯吗?那么同样是用几乎相同方式维持不死的葛温,又怎么能脱离掉这种疯狂呢?
疯狂之后,我们能够预见的结果也只有死亡。
追寻不死的白龙希斯,自然被我们不死人杀死,所以希斯的不死自然是一种假的不死。成为不死人的我们,最后也会如同人类的灵魂里所说的:“最后死透了的灵魂。”,我们的不死自然也是一种假的不死。
同样的,火有出现的那一天,自然也有灭了的那一天,葛温的不死,难道还能是一种永久的不死吗?
在这时我们也终于看清宫崎英高对不死的含义了,他所有作品里的不死,都是一种躲避死亡,但终究还是会走向死亡的延迟,而那些为了追求这种扭曲的不死的人,必然会为这个世间带来一次又一次的灾难与对其他生命的蔑视。
白龙希斯是,葛温是,想要复制初火的老魔女是,甚至我们不死人,本身就是。
所以《只狼》里的九郎才宁愿自杀也要逃避不死,而他那句:“龙胤(不死)是扭曲人生存方式的存在”,是对黑魂世界里的不死再明确不过的总结了。
不死才是给这个世界带来更多死亡的罪魁祸首。

最后

这一期我们分析出来了白龙希斯相关的整个故事线脉络,同时也探索出来葛温亲自成为第一薪王的原因,也稍微引申了一下白龙希斯给后面的黑魂的世界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当然这些影响会在后面的故事里继续说到,这一期只是追本溯源找到了他们的源头而已。
那我们最后还是来一起总结一下这一期的内容。
  1. 白龙希斯的公爵的特权里所谓的自由探索,便是研究如何让不死出现,而这种研究毫无疑问地是在葛温的默许与支持之下,所以亚诺尔隆德大书库的独占与圣职者被掳都未有任何惩罚,只是在他人,例如黄铜女嘴里当做一个事实来交代而已。
  2. 白龙希斯得到了自己的不死,不过他的不死是借助外物的形式保持自身的不死,而这种研究与我们不死人的不死的方式几乎完全一致,而在葛温的默许下进行研究的白龙希斯的成果,又怎么可能不会被葛温所吸收呢?所以初始火炉的营火与薪王的生生不灭产生了直接的关联。而之后大蛇夫拉姆特嘴里的完成其职责,便是已经表明了,葛温得到了白龙希斯制作不死的方式,甚至进行了改良,让不死与火形成了直接的关联。
  3. 正如同不死人的不死是假的不死一样,神族嘴里的初火也是假的初火,并非真的《黑暗之魂》片头文本里的初火,而是象征着葛温的光的火焰,这是假的初火,而不死人一直都被蒙骗当中,所有的薪柴存在的目的,是为了延续薪王的生命,也就是延续葛温的生命。
  4. 神族支持传火,或许是一种迫不得已,葛温在传火前,分享了自己的灵魂,或许也是一种毒药。也正是因为如此,我们才能看到《黑暗之魂3》的全民燃烧,才会看到妖王选择龙化,无名王者则在《黑暗之魂》里就直接选择了与葛温背道而驰的道路。同时我们也得到一种为何火焰明明依旧存在,但是其他的神族却逐渐消失的可能性。
  5. 结晶是灵魂高度纯化的提取,而大帽子罗根成功把白龙希斯的结晶化融入进了魔法,罗根为后来《黑暗之魂3》的世界的魔法做了极大的改善,对人类而言,罗根是魔法大师,而他也如同白龙希斯一样,在疯狂中游魂化,被我们击败。但是白龙希斯的结晶以及罗根的魔法仍旧是流传了下来。
  6. 不死会造成更多的死亡,是扭曲生存方式的存在。这是宫崎英高从始至终,从黑魂到只狼共同的思想表达。不死在宫崎英高眼里是蔑视生命的罪魁祸首跟灾祸的漩涡中心。
这一期分析出来的葛温让我大跌眼镜,我以前觉得葛温至少还是一个枭雄,直到分析到此刻,我才发现这种好感在我心目中已经荡然无存了。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在不死面前,古代帝王尚且如此,秦始皇、汉武帝,都是一等一的聪明人,他们不是在晚年也同样追寻着不死不是吗?
是呀,谁又会不怕死呢?白龙希斯怕死,葛温也怕死,自然我更加怕死。
想到这里,再回过去看一看这些在魂世界里几乎是起源的伟大人物,在面对死亡这一刻,大家都是同样的无助,如同被雨水打湿了的受伤了的野狗,独自在屋顶 下,舔舐伤口,凄凉又无助。
我们下一期尝试分析一下无名王者这条古龙之路,又能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故事,这个神族里的另一个异类,能否给我们带来除了进入到另一个画中世界里,其他的挽救生命的方式呢?
哎,我们下一期再见了啦~~~
I
dogsama
dogsama

2108 人关注

知识挖掘机
知识挖掘机

29894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