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人类,作为小人(我采用日文的小人,而不是中文的矮人)后裔的人类,在黑魂的世界里是一个极其怪异的存在。虽然不死人的身份是受到黑暗之环诅咒,无法死去的人类,但是真的人类,还未成为不死人的人类,在魂1的世界里,我们却从来未曾看过一个。仿若正如《金币》里所言的一样:“在人世,金币虽然价值连城,但是在以灵魂作为货币的罗德兰,则毫无意义。即便如此,却还是舍不得丢弃的原因,想必是希望有一天可以重回人世吧。

是的,成为不死人的那一天起,来到了罗德兰大陆的那一刻,不死人就早已脱离了人类的世界。他们是人吗?如果是人的话为何死亡后不能得到安息?
如果不是人的话,那会是神吗?不死人既可以复活,又可以吸收其他不死人,甚至神族与其他的物种的灵魂,为何不能是神呢?
但是金蛇戒指里又明确的告诉了我们:“不死人的象征是成不了龙的蛇。
是的,正如成不了龙的蛇一般,不死人也是永远成不了神的人。黑魂,或者说宫崎英高的游戏里,一直会有这种中间态的人的出现。突然有一日,你变得不再是你了,既回不去自己原来的身份,例如人,但又成不了更上位的存在,例如神。你无助、迷茫,不知路在何方,看到些微的一丝希望,便是不由自主甚至奋不顾身地前行。
即便这,些微的希望或许仅仅是一丝的幻想,正如魂1里给与我们不死人使命与王器的幻影女神一般。继承葛温大王的意志是彻头彻尾的谎言。而彻头彻尾的谎言便是出自彻头彻尾的虚假之神口中。连我们跪拜下去听其言语的神都是虚假的存在,更何况是她一次又一次地居高临下的言语呢?
但不死的我们,难道就不是彻头彻尾不应该的存在吗? 是的,不死人的我们也是不应该的存在。正如大蛇卡斯所言:“葛温大王却深深畏惧黑暗,他担忧火熄灭,害怕那些身属黑暗的人,并担忧人类可能会诞生黑暗之王,恐惧天理循环。
难道不死人无法死亡的本身难道就不是天理的扭曲吗。不死人难道就不是在扭曲生命吗?以虚假对抗虚假,  这难道会是不死人的身上最大的枷锁吗?
这一期依然由我狗哥带领大家进入魂学研究的第六期-《不死人的枷锁与人类的诅咒》

物种的起源

正如魂1开场的片头文本所言:“有几只从黑暗中诞生的物种,受到火焰引诱,并在火的周围找到了王的灵魂。

是的,不论是葛温、老魔女、尼特还是人类的祖先——小人,这些人形态的物种,都是诞生于黑暗之中的,都是被火焰引诱的。他们之所以成为了不同的身份,在于他们得到了不同的“王的灵魂”。
而王的灵魂又是来自于何处呢?
正如我在魂学第一期所言的,这个“王的灵魂”来自于,这个世界之外的,另一个白发小萝莉所画的新的一副画。火的出现与“王的灵魂”,在于小萝莉画出了火,在于画出火的燃料是这个世界之外的另一个小人的“黑暗灵魂之血”。  世界的创立与世界的毁灭,本身就是一个轮回。火的出现与火的消逝都是这个轮回里的一个体现。这个世界是另外的一个小萝莉制造的用来逃避她所处的世界的腐烂的画中的世界。
但这是这个世界的存在,以及这个世界突然出现火的唯一的解释吗?
答案则很明显,不是。我们站在不同的角度,会看到不同的轮回,就会发现不同的真相,得到不同层次的答案。也正如我魂学第一期所言的,请大家对一个事情的认知有多个层次的理解。没有错,黑魂世界的轮回也是有多个层次的。
正如魂3结局的防火女从初始火炉里获得最后的火苗,并一再跟我们说的:“初始之火已渐渐消逝而去,想必不久之后,黑暗将会降临。……然而总有一天,黑暗之中一定会出现一簇小小的火团,就是那王者们传承的余火。”
是的,这又是与画中画这个循环不同的,另一个层次的循环。请牢记,黑魂的世界里对一个事情的认知,绝不会单单只有一种答案。
人类的祖先正如大蛇卡斯所言:“很久很久以前,在有火之后,你们人类的祖先,延续着古代诸王的发现而找到了第四个灵魂——也就是黑暗灵魂。
没错,我们人类就是小人这个物种的后裔。黑暗孕育了众多的物种产生,但是这些物种却被初始之火所引诱,得到了王的灵魂而变得强大。
正如所有的事情都有两面性,甚至是多面性一样,正因为不愿意放弃得到的火,不愿意放弃得到的力量,葛温才会宁愿牺牲自己也要投入到初始火炉里,正因为葛温不愿意放弃自己神族统治的地位与力量,才会蛊惑成为了不死人的人类们来到罗德兰,帮他去除掉威胁神族的敌人,老魔女、尼特、白龙希斯与小隆德四王。
并再诱骗不死人来到初始火炉里,来给他的初始之火作为薪柴,继续传火,让火焰与光明的力量再次充盈着这个神族统治着的世界。 是的,正如《王子的薪柴》里所言的一般:“传火是条被诅咒的道路。
传火本身就是一种扭曲。正如人信仰神是神给人的枷锁一般。神信仰火是初火给神、给所有因初火的产生而被引诱而来的物种的欲望的枷锁。谁都无法逃出这个诅咒,看似伟大的神,伟大的远古诸王,不过仍旧是被欲望与惊恐所支配的傀儡了而已。
但是扭曲久了之后,扭曲能否成为另一种正常?从出生起就带有的枷锁,无意识的枷锁,能否能被称为真正的枷锁呢?这是宫崎英高的游戏有趣的地方。至于这个问题的结论,请大家进行自我判断。

诅咒的伊始

正如片头的文本所说:“现在,火即将熄灭,光明无法照耀人世,夜晚无止境地持续,而受诅咒的黑暗之环,开始出现于人群中。
这就是诅咒的伊始,身上出现了黑暗之环的人,将无法得到死亡的安息,更无法继续被当成人类。无法当成人类则是双重意义上的否定。
正如文本所说:“黑暗之环代表受到不死的诅咒。所以在王国里,不死人全会被逮捕,送到北边,关到大牢里,直到世界终了。
是的,上面的文本告知了我们,不死人,在人世里已经在社会层面上,遭受了你依旧还是人的否定。
而在《屎块》里则描述道:“虽然味道很重,让人不想带在身边,可能不死人对排泄物有怀念的感觉吧。
成为了不死人后的我们连排泄这种人类基本的事情都无法做到。
而在魂3时我们遇到了洋葱骑士时,他会送给我们一杯元素汤并明确地跟我们说:“不死人偶尔模仿别人一下也不错。
没有错,诅咒的可怕不光是在人世里把自身的不死人的存在抹杀掉外,连正常的人类的生理的排泄与进食都无需进行了。此时的不死人早已脱离了人类的范畴,朝另一个方向发展了。
而不死人最明显的两个能力,一个是在营火处的复活。正如在《黑暗之环》里记载的:“身上有黑暗之环的人,就算死了也会复活。黑暗之环也具有自杀的效用,使用后,将失去所有人性与灵魂,回到最后休息的营火处。
是的,不光不死与黑暗之环息息相关,甚至死亡也与黑暗之环息息相关。黑暗之环让不死人成为了生与死的间隙之间的生物。
另一个能力则是吸收灵魂。正如《风暴曲剑》里所描述的:“成为古龙同盟的无名王者,当龙被打倒时,他将其灵魂纳为己有。在神的时代,那是战友间的习俗。
吸收灵魂是神族的习俗与能力。是的,不死人的产生,去掉了人生存的基础——进食与排泄。却换来了不死与吸收灵魂两个能力。
而不死,并非没有代价。正如《黑暗之环》里所言的:“最后将因失去心智而化为游魂。
没有心智包含的不仅仅是丢失沟通还包含着丢失记忆。没错,不死并非是真的不死,每一次的死亡都会损失你作为人,作为曾经生存过的痕迹的丢失。这种丢失的可怕性在于你会清楚地感受到见证自己的存在事物一次又一次地开始消失。
最开始被人世否定掉自己为人的社会存在。接着无法进食与排泄否定掉自己为人的生理存在。最后记忆地消失否定掉的则是自己为人的生存过的痕迹的存在。每一步地否定,都是把不死人往最后的游魂逼近,而所有的游魂的行为都在告诉我们还存有心智的不死人,当你成为游魂后,你所有的一切都不复存在,家庭、亲人、外貌与记忆。等待你的只有被其他的不死人杀掉,并成为他人的灵魂的粮食。
然而不死人虽然无法死去,但是并非不害怕死亡。每一次死亡与时光的流逝,不死人都不知晓如今唯一证明自己存在过的记忆会丢失了什么。
正如魂2时我们与凯尔对话,他会说道:“看来全部的火都点亮了。这是为何……好像……等等,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你又是谁?
证明他们存在的唯一的记忆也会在自己成为不死人的时候逐渐消失掉,甚至不记得自己忘记了什么。是的,不死人便是在这一次又一次地惶恐与不安当中,迎来自己作为不死人的使命。而这种使命,在魂1里是一层又接着一层地嵌套着的任务,是巡礼,是敲醒苏醒之钟,是获得王器,是夺取的王的灵魂,更是击败葛温后的传火,来燃烧自己。
诅咒的可怕在于,一旦你成为不死人,就会被原有的环境抛弃,并安上莫须有的罪名。你只能被抓或者流窜。无论你的选择如何,最后正如《白蜡石》所言:“这是在时间停滞不动的罗德兰一地,不死人照应彼此的手段。
作为不死人的我们,最终的舞台始终都指向了古代诸王之地——罗德兰。只有在这里,不死人才能互相照应,才能互相认同,当然也能互相残杀。当你成为不死人的那一刻起,我们面对的道路几乎只有两条,一条是化为游魂,另一条则是化为薪柴燃烧自己。
而隐藏的另一条的黑暗之王,则是更加无法名状的,更加否定曾经作为人的生活的道路。如果说传火是恢复所有人类重新的社会秩序,驱赶人类已经黑暗的世界的话。灭火则是颠覆人类现有的社会秩序,让人类永远陷入黑暗之中。而这种颠覆究竟是掌握在不死人的我们手中,还是假借不死人之手除掉葛温的大蛇手中。这就是另一个需要讨论的话题了。
但在我看来,魂3里也给了很好的回复,魂1的成为黑暗之王的不死人的我们,不过是另一个不被他人尊重与信奉的,只是虚有其表的巨人王——尤姆罢了。只不过魂1的我们献身了黑暗,魂3的巨人王尤姆,献身了火焰罢了。

人类的记忆

成为不死人的我们,记忆会随着时光的流逝与死亡的重复而逐渐丧失掉。
在魂1里最明显的是大帽子罗根,当把罗根从大书库的监狱里救出来后,他会停留在大书库的某个密室当中,我们跟他对话时,他会跟我们说:“这里有着取之不尽的知识。我将在此努力学习,并传授给你。
但当我们杀死白龙希斯,买完了他所有的法术后,他便是高喊:“你是谁!我的研究绝不允许任何人妨碍!决不允许!不要妨碍我的研究!
是的,此时罗根已经不记得我们了。如果我们再去坐一次营火后,重新返回罗根原先的位置时,便是发现他已经不见了。直到我们重新进入到白龙希斯所在的大书库位置时,才能再次看到他。
而此时的罗根早已化为了游魂,无法认出我们。我们亦然只能是把他当做另一个在我们巡礼道路上的众多的不死人一样,与他进行搏杀,最后杀死他,并夺得了他的灵魂与物品。
不死人与不死人这个群体,一直是个多面性的存在。他可以是你在罗德兰巡礼的伙伴,例如洋葱哥。他也可以是你巡礼时的帮手卖给你武器与魔法,例如游戏里的商人。他更可能是你的敌人,阻挡你继续下去,打破诅咒与黑暗的使命,例如所有入侵我们世界的红魂。
这种残忍与不堪,在魂1里表现的尚且有些微的模糊。但是在《魂2》的鲁卡提耶身上却发挥的淋漓尽致。我们第一次在密港见到她时,跟她多次对话,她会开心地说道:“好久没有像这样跟人讲话了……看来你也是在旅行的途中、有需要的话我可以助你一臂之力。我的国家米勒是一个骑士之国、我自己也有成为一名骑士的觉悟。不需要客气,反正我的身体……呵呵呵……
这时的鲁卡提耶除了有些微的身体上的异常外,终究还算的上一个正常的人。
第二次见到她时,是在遗忘囚笼处,她依旧是单独的一个人,插着手安安静静地隐藏着自己的身份。他见到我们时言语道:“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你……你还是老样子。”
其实我们听到这里,就已经隐约体会到了,鲁卡提耶身子又发生了更恶劣的变化。
她会接着说道:“你知道所谓的不死人吗?就是身躯被诅咒的人。变成不死人的人、本身已经不是人类,随着诅咒会逐渐丧失理性和记忆,到头来……会变成游魂袭击他人。若是到了这个地步,就没有任何办法能变回人类了。若想逃离这样的命运,就只有一个方法、那就是在这片大地上的灵魂之力……虽然这只是个真假未明的传说。即便如此……我也只能相信这个线索了。
是的,作为魂2的最主要的交代不死人故事的NPC,鲁卡提耶在一步又一步地告之我们不死人的诅咒以及或许能够解决掉诅咒的方法但是这个方法是一种未知,成为了不死人的我们,只能一直向前,因为不死人早已没有了后路。
第三次的见面是在推土塔,她会言语道:“仔细想想,我晃神的情形似乎增加了,往昔的事物似乎也慢慢在脑海里淡去……这难道就是诅咒之力吗?好恐怖……我……很害怕……如果一切都忘记的话……我……“
此时的鲁卡提耶已经逐渐开始体会到记忆消逝的可怕性,这种可怕在于,你明明知道你已经丧失掉某些记忆了,但是你却无法知晓自己究竟丢失的记忆是什么?正如同卖矿石的女儿一样,丢失了记忆的她,知道自己有父亲,但是她却不认得自己的父亲就是身旁的铁匠一样。
失去记忆的痛苦与不堪,这是一种除了自身外,其他任何人绝对无法体会到的惶恐,你可以感受到自己生命与记忆的流逝,这种流逝会一点一点地剥离掉你的理智。你不愿意去发疯,你不愿意去攻击他人,但是你却不得不能。
而在黑溪谷,鲁卡提耶几乎是说出了魂2里对不死人的诅咒最终的定义:“那个诅咒到底是什么呢?我最近一直在想诅咒的事情,虽然应该很快就会忘光了……我很害怕失去自己的记忆和自我,假使有人说要杀了你,就能解开这个诅咒的话……我应该会毫不犹豫地拔出我的剑吧。我希望活下去,希望有自我的活下去,为了这点……无论什么样的牺牲都……感觉真是丑陋与肤浅……我仿佛像是被囚禁了,被这个微小的自己囚禁了,即便如此,我还是不想失去自我。对吧!如果你是我的话,一定……或许我们每一个人都被诅咒也不一定……打从一出生开始……
鲁卡提耶的怕与她的猜想,正是神给人类的诅咒与枷锁。而这个枷锁从人类一出生起就被捆绑住了。
无论不死人的生前如何,在面对失去心智成为游魂的那一刻起。生命都在最后化为了最简单的贪婪,对灵魂的贪食,对杀戮的贪恋,与对自身丑陋的放纵。正如魂3的白面虫的言语一般:“放眼看看这座城市吧!互为同道中人的事实,显而易见。因此,你毋须畏惧黑暗,大啖食粮之刻已到。”即便这个世界失去了火,最后化为了黑暗无比的深渊,不过也是另一个沉溺于贪食灵魂的世界罢了。

祝福与诅咒

神的枷锁既是祝福也是诅咒。
祝福是因为他们给了不死人的安稳的人生,并给与了人类以神明形象的向往与信仰。是的,每个不死人在成为不死人前,他都有一个自己的家庭与人生。作为魂2的主角的我们也是因此,才愿意来到多兰古雷格,因为某个虚无缥缈的传说,来到此处想要找回自己丢失的记忆以及打破身上的诅咒。
是的,正是如同大蛇卡死所说的一般:“葛温大王却深深畏惧黑暗,他担忧火熄灭,害怕那些身属黑暗的人,并担忧人类可能会诞生黑暗之王,恐惧天理循环。所以便不断传火,命自己的孩子统率,束缚人,让你们人类忘记一切,浑噩过活,避免黑暗之王诞生。”  
葛温传火后,神族的诸神几乎都离开了亚诺尔隆德,去了人类的世界,把神的信仰传播在人类社会里。例如白教的国家——索尔隆德。例如奥斯卡与索拉卡的——亚斯特拉。几乎所有的神都在向人类传播神的至高无上,正如我们第一次不论是见到太阳王女还是见到葛温德林。对其是神的身份只有低头跪拜。
而正是这个信仰的传播,才能做到火逐渐熄灭后,不死人产生时,以白教为首的狩猎不死人行动才能产生。这一切都是神族早有预谋的行为,所有的行径都是为了最后的目的——传火。
正如同,不死人是灵魂的容器一般。  人类同样也是不死人的容器。环印城的小人群王如此,脱离了小人群王由神族所豢养的人类依旧如此。正如同,蝙蝠科的恶魔是神族所豢养的恶魔族,黑龙是神族豢养的不朽古龙的后代,人类同样也是神族所豢养的小人群王的后代。
我们再次去听鲁卡提耶的言语:“或许我们每一个人都被诅咒也不一定……打从一出生开始……” 她早已明明白白告诉我们了人类被神族豢养的最可怕与最阴暗的一面。那些美好的事情不过是如同被光所折射的太阳王女的幻影一般,只要你用力去打破她,便会发现这个世界的光早已没有了,真正的真相则是卸去了光明的黑暗。
不死人,是人类卸去了光明的黑暗后的真相。但是这种真相却被烙上了诅咒——黑暗之环。正如环印城的骑士一般。早已与环印城脱离的黑魂世界里的人类,或许早早就已经从一出生起就带着黑暗之环的诅咒了。

最后

其实我一直想做一期不死人这个专题。之所以一直到了第六期才开始讲咱们主角——不死人,是因为之前需要把很多概念厘清。如今做了这么多期已经慢慢开始厘清了,之后会把内容更多的关注到故事当中。
自从看了魂2后的鲁卡提耶的对话后,我便是立刻感觉到了,我们似乎从来没有把不死人这个群体当做单独的一个物种来看待。无论这个物种是人类脱去光明后的真实,还是人类披上黑暗后的另一种真实。都表明了,不死人已经不再是人类了。而回归人世的希望在魂1里看似有可能,但是到了魂3全民燃烧的情况后,早已没有了希望了。
成为不死人的那一刻,我们便不再是人类。
其实这个主题不光是黑魂,《血源诅咒》如此,《只狼》也是如此,宫崎英高的游戏里,物种的中间态是个特别有趣的存在,而游戏主角基本都是这个中间态的物种。
不死人的专题并没有讲完,如果说鲁卡提耶是不死人代表之一的话,另一个不死人的代表则是魂1与魂3的极其出彩的NPC之一——不屈不挠的帕奇。这个名字真是没白叫,还真不是帕奇自吹,他还真的是不屈不挠。愣生生地活到了魂3的最后一个DLC。
在研究中也渐渐发现了,魂2与魂1、魂3不同。这种不同在于,魂2的叙事着重于不死人的诅咒所造成的个人的影响,连主角来到此地不过也仅仅是想解除诅咒而已。这种视角就直接把整个游戏的大框架拉低到了个人的视角与感想里偏多一些,因此我们常常看到的就是NPC的对话着重的就是讲个人的经历。而魂1与魂3里,不论是NPC的对话还是剧情交代的都是着重于使命与任务的。你可以看到安里明明都把队友弄丢了,在凛冽谷遇到我们后,还是在跟我们说:“嗯,你是位坚强的人,居然单独一人肩挑使命。而我也想要效仿你。
魂1与魂3的NPC诉说的都是他人与使命而并非自身的故事。因此这也就是为什么我觉得魂2在叙事上是魂系列的一个异类的原因。不过也正是这个异类,让我们看到了,不死人这个群体的生活与惶恐。
他们并非不会死去,他们的死去被量化了。普通人的死是一瞬间的,而如果一个人的死是持续地,那么对这个人而言,不光活着是一种煎熬,与活着在同时进行着的死亡更是另一种煎熬。这也就是魂系列的不死人每日所面对的。丧失了人的进食与排泄,以及丧失掉人的记忆后的不死人,他们能够做的真的只剩下了自认为的使命。至于这个使命是什么并不重要,因为对如今的不死人而言,除了使命不会丧失外,自己所拥有的一切,包括过去与现在的一切,都会逐渐丧失掉。
所以不死人的存在其实就是 为了使命而已。魂1里是巡礼,是传火。魂3里则是更加明确地探王者,杀薪王,夺火。除此之外,便是没有任何不死人存在的意义,除非不死人真的能够打破自身诅咒的命运,找到另一条路。而这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我是狗哥,感谢各位小伙伴观看我这一期的视频,我们下一期再见。拜了个拜。

I
dogsama
dogsama

1532 人关注

知识挖掘机
知识挖掘机

28907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