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在《黑暗之魂》的片头故事里,我们知晓对抗不朽古龙创造火之时代的,除了葛温外还有许多王者,其中之一就是伊扎里斯的老魔女。而片头动画的文本里明确地说了:“但是有一天燃起了第一团火,所有的差异因此而生,冷与热,光明与黑暗。
正如葛温作为阳光之王一般,葛温得到的是火的光明。伊扎里斯的老魔女得到的是火的热,因此在片头里她的手掌才会明显地被火焰灼烧。当初始之火开始逐渐熄灭、冷却下来的时候,会消失的不仅仅有葛温的光,同时也有老魔女的热。
葛温的传火是为了延续神族的荣耀,但是这种荣耀却需要获得老魔女的灵魂。
那么明知是死亡的情况下,为何老魔女没有阻止葛温的传火呢?若是有,那她是如何做的呢?以及她是否真阻止成功了呢? 这一期依然由我,狗哥带领大家进入魂学研究第五期——《老魔女不得不说的秘密》。

老魔女与混沌火焰

我们从不死院离开后,如果按照正常的游戏流程来进行,我们想要敲醒苏醒之钟无论是往上走,去不死教会,遇到的石像鬼,还是往下走去恶魔遗迹,遇到红蜘蛛。
在我们进入到塞恩古城前,阻挡不死人传火的,都并非是葛温的神族,几乎都是老魔女的恶魔族跟不朽古龙的后代。
而我们都知道,第一感官与印象几乎决定了,我们对一个事情的绝大部分认知。因此游戏节奏的安排,毫无疑问地给我们造成的最直接的感官就是龙与恶魔才是恶人。他们是与不死人的敌对的存在。但是传递给我们的信息的,无论是奥斯卡还是灰心哥,都是以人类的视角来告知我们的。
那么在他们的认知里,又是谁告诉他们的呢?
《黑暗之魂》的世界里,我们自然知晓,人类的世界早已被神族统治,而在我的魂学番外篇里,已经说清人类的传火的使命是被蒙蔽全人类的谎言。无论是神族还是为传火做准备的白教,人类在未踏入罗德兰前,所有的言语几乎都是被神族与白教蒙骗的。
而敲醒苏醒之钟这条路线的安排,也毫无疑问是葛温特意的安排,我相信大家只要仔细揣摩,都能够明白背后的含义。剧情上的设计无时无刻不向作为不死人的我们表明,不死人之所以无法传火成功是因为有这些怪物阻挡。游戏进入中期后,不死人敲醒了苏醒之钟,阻挡我们传火的不再是恶魔与古龙后裔了,而是神族。
而神族的发言人不论是芙拉姆特还是太阳王女,他们的口中统一把受苦改为了考验。
白教的花言巧语是不是就是跟这些神族学的??撒谎你们都不脸红!
是的,若是把《黑暗之魂》分为三个部分,前期阻挡我们的是恶魔与古龙后裔,中期阻挡我们的是神族,后期阻挡我们的是拥有“王”的灵魂的强大古代诸王与背叛葛温的敌人,而我们之所以要去击败他们,则是被夫拉姆特用葛温大王的继承者的言语挑唆的。
我已经在《魂学番外篇——踏上传火之道的不死人》详细解释了葛温的阴谋了。不清楚的小伙伴,请去先观看这篇文章。
直到在不死人城镇的下层我们见到了来自大沼的咒术师,把他救出来后,他会告诉我们:“咒术是用火的技艺,是原始生命的技艺。咒术之火是咒术师身体的一部分。
从他的嘴里,我们第一次听到了什么是咒术,以及咒术之火是身体的一部分,这团火来自于人类的体内。随着游戏继续地深入,我们知道这个咒术的起源来便是自于伊扎里斯的魔女。同时也得到了除了葛温以外的另一个古代诸王——老魔女的存在
等我们进入到恶魔遗迹后,见到了被混沌吞噬的红蜘蛛与白蜘蛛后才明白,伊扎里斯的老魔女以及她的女儿们早已与在片头动画里看到的人形态的样子不同了,她们早已被混沌吞噬了,化身为了异形。
从混沌风暴的描述中,我们能够窥伺到了一些信息:“魔女试图创造出‘初始之火’的野心,因而诞生出异形生命的温床,并孕育出混沌火焰。
而这个异形的生命的温床,我们都知道是混沌恶魔的温床,而异形就是一直阻挡我们前行的——恶魔族
那么为何老魔女想要制作“初始之火”呢,我们在游戏里,并没有直接的证据。但是却有两个比较明显的佐证,其中的一个佐证是,咒术魅惑不死人里所记载的:“生命会受到火焰吸引。
而奇迹故乡路里也有类似的描述:“营火便是不死人的故乡”,成为了不死人的我们,能够回到的家只有营火。
这些都表明了,火焰其实是有诱惑性的。不论是葛温,还是老魔女,我认为他们传火与造火都带有被火焰诱惑的性质。如果人类是被深渊所诱惑的话,那么葛温与老魔女便都是被火焰所诱惑了。
另一个佐证则是在《黑暗之魂3》的时间线里,我们知晓从混沌火焰里诞生的恶魔族此时不光数量已经锐减了,而且他们的混沌火焰也开始逐渐熄灭了。
正如咒术温床残渣里所言:“诞生自火焰的恶魔们,寄宿在熏烟当中,逐渐步向灭亡。这也是火焰与人们的现状。
没了混沌火焰的恶魔族,只能是寄宿在熏烟当中,正如同已经燃尽了自己火焰的不死人,只能是寄宿在燃烧殆尽的灰烬里一般。所以恶魔族身上流动着的混沌火焰,跟灰烬身上的余火几乎是完全的一致,在最后的时刻,所有的物种都在尽可能地燃烧自己。
因此我认为老魔女制造初火的原因与葛温传火的原因几乎相同即是被火焰诱惑,同时他们都意识到了火焰即将熄灭的现实,同为火之时代的创造者以及自己力量的来源,他们都不愿意火焰的熄灭。
只是他们选择了不同的道路而已,老魔女重新创造初火,葛温则是继续延续初火。正如老魔女的女儿克拉娜所说:“你必须敬畏火焰,如果你忘了这份敬畏之心,将被火焰吞噬而失去一切。我不想再看到这种情况发生了。
是的,克拉娜的言语无时无刻不在提醒我们,她的母亲老魔女,并没有对火焰有敬畏之心,必然是走了异端了。

老魔女是如何制造初火的?

就如同对现实中一般,久远的秘密若是仅仅停留在言语的话,一旦见证人逐渐死去,秘密自然会消失殆尽。老魔女创造初火的方式,那些见证人要么是化为混沌的温床了,要么是不愿意谈起。所以我们在游戏的文本里,几乎无法直接获得老魔女是如何制造初火的。但是游戏里的佐证却有很多。
第一点,我们在恶魔遗迹的壁画上可以看到,一个类似于人的形状的生物,在火上被灼烧着。
无论这个形状究竟代表了人性,还是真的人类,都透露出来了。老魔女准备创造的另一个“初始之火”与人类脱离不开关系。而这场创造初火的实验很明显是失败的。老魔女与自己的多个女儿都被混沌吞噬,成为了混沌的温床。
而魂系列里另一个可以反向吞噬生命的,除了火焰,就是人性。无论是《黑暗之魂》的深渊之主马努斯的人性失控,还是亚尔特留斯被深渊吞噬,都表明了,人性具有反向吞噬生命的行为。被吞噬后的生命,成为了人性的奴隶。
第二点,在魂学第三期则早已证明了,人性吞噬的就是灵魂。未曾失控的人性会吞噬灵魂,不死人的游魂便是如此诞生了,而失控的人性则会化为深渊,吞噬所有靠近深渊的人。是的,正如马努斯的灵魂里所记载的:“他的人性失去控制,成为深渊之主”。
不论是深渊漫步者的亚尔特留斯,还是吞噬深渊的黑龙,他们的灵魂与理智都会被深渊一点一点地吞噬殆尽。深渊如此,混沌的火焰也是如此。
没错,这两点都表明了,老魔女很有可能从她的灵魂里取出了火焰,并给自己的火焰里加入了人性,但这一次尝试未曾成功,反而被带有人性的火焰所吞噬,形成了温床,产生了恶魔族。而在《黑暗之魂3》里,从人性失控后产生的深渊也能产生其他的生命——白面虫。
第三点,在混沌火焰里加入人性的证据则是,咒术混沌横扫火焰里记载着:“能以混沌火焰鞭横扫对手,其威力视人性而定”。
克拉格的魔剑里也同样记载着:“威力会随使用者的人性而增加。
因此通过这三点,我判定老魔女初始火焰的失败,便是因为加入人性后,导致无法控制,反而吞噬了自己。这也正如克拉娜的告诫一般:“你必须敬畏火焰,如果你忘了这份敬畏之心,将被火焰吞噬而失去一切。
毕竟人类本身就有着人性。也正是因为如此从混沌火焰里产生的新的物种——恶魔同样也带有人性

老魔女的子女们

老魔女的子女其实这个挺好找的。我们可以从开头动画里可以看到有七个女儿,以及之后混沌爆发后产生的唯一的一个儿子——持续溃烂的生物。
虽然子女众多,但是许多子女儿身上并没有承担起太多的故事交代,因此我便是略过他们。感兴趣的可以自己随便在网上搜索一下。但这众多的儿女里,只有极少数的人围绕着老魔女的故事核心,他们是白蜘蛛与红蜘蛛,以及唯一的一个逃出去,未受混沌侵蚀的魔女克拉娜,也就是我们在病村下层毒沼里找到的咒术师父。
有没有感觉跟葛温的神族很像,老子给你们传了火,你们这些没心肝的就给我废弃了亚诺尔隆德,自己都跑走了。

红蜘蛛与白蜘蛛

我们跟背蛋人恩吉对话,他会告诉我们:“在这座遗迹的下方,有着传说的废都,伊扎里斯。小姐(白蜘蛛)便是跟克拉格小姐一起,从那座遗迹逃到此处。
从这里我们知道,原来红、白蜘蛛也是从废都逃出来的。之后恩吉会继续跟我们说:“从前我们都是不死人,而且还受到疾病侵袭的麻烦分子。简直就如同大沼里的污泥般人见人嫌。不过啊,小姐竟然为如此低贱的我们留下了眼泪……而且还不听克拉格小姐的话,吞下了我们因病所流出来的脓。
从恩吉的眼里,他认为白蜘蛛的眼泪是为他们而哭的。吞噬他们流出来的脓是为了帮助他们减轻痛苦的。但是连跟白蜘蛛言语都不通的恩吉,我们怎么可能相信,单单就凭着他自己的感觉来断定这个事情的真伪呢?
这就如同奥斯卡对不死人产生必然有使命的坚信一样,都是自我的催眠罢了。首先我们可以肯定的是白蜘蛛的身份就是防火女,无论是元素瓶的升级还是死亡后掉落的灵魂,甚至是死亡后营火的熄灭都表明了,白蜘蛛的确是防火女,而且同时白蜘蛛还是营火守护者。
正如黄铜女所说,各个营火守护者之间是不认识的。
而在《黑暗之魂》里我们能够看到的三个营火守护者,分别是传火祭祀场的白教女子,亚诺尔隆德的原不死人勇者的黄铜女以及处于恶魔遗迹的混沌女儿的白蜘蛛。
于是有趣的事情产生了,我们最开始的认知里防火女应该是人类女子独有的,他们应该是以葛温为首的传火派,特意派来维系营火的存在。但是自从知道了白蜘蛛是防火女后,我相信大家对这种认知就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因为白蜘蛛并非是人类女子,她是混沌的女儿啊!
那么假设防火女必须是葛温传火派来指定的话。白蜘蛛难道也是传火派指定的吗?
如果是的话,为什么白蜘蛛要躲在幻影墙壁的后面,而不是大大方方的出现呢,而且为什么混沌的女儿要向葛温势力低头呢?
如果不是,那么被称为营火化身的防火女,会不会不仅仅只是葛温一派的人,还有其他的势力呢?从挖掘出来的数据里,我们可以跟红蜘蛛直接的对话,红蜘蛛会让我们离去,不让我们继续前行。
但是如果我们跟她签订契约的话,她会明明白白地跟我们说:“欢迎你,献祭者。混沌之子需要食物,将你自己献祭给克拉格(红蜘蛛)的火焰吧。
没有错,这句话就明明白白地告诉了我们,红白蜘蛛不是葛温的势力。同时也引申出来,签订契约这件事情,其实就是代表了不死人打算加入哪一个势力。

契约的意义

在进行游戏的时候,如果我们不是简单地把签订契约当做一个获得奖励的行为。而是真的把自己的上帝视角放低,真的把自己当做不死人来到罗德兰大陆巡礼的话。契约签订这个行为其实便是代表里你自身对自己身份的认定。
也就是说,成为不死人的你,究竟想走哪条路。当思路进行转换到此处时,有趣的事情就产生了。此时我们给魂1的九个契约分类,就会更加明显的看出契约背后的势力划分。
  • 以葛温为首的传火派的契约分别是:白教、王女的守护者、暗月之剑;
  • 以老魔女为首的契约只有:混沌的仆人;
  • 以墓王尼特为首的契约只有:墓王的手下;
  • 以大蛇卡斯为首的契约只有:吸魂鬼;
  • 以古龙为首的契约只有:古龙之道;
  • 剩下的其他的非直接势力关联的契约则是:太阳战士、森林的狩猎者。
当然如果想把太阳战士与森林的狩猎者划分为葛温的势力也可以。
一旦把所有的契约详细地列出来,并划分势力,即能够明确地看到了整个罗德兰大陆的势力划分。而我们不仅仅要去看契约对应的势力,还要再去看签订契约后我们需要提供的贡品,而贡品则是他们力量的来源。
例如太阳战士的贡品是太阳徽章,古龙的贡品龙鳞、而暗月之剑的贡品是复仇之证
游戏里唯二的两个需要人性的贡品,一个就是白蜘蛛的混沌的仆人,另一个则是大蛇卡斯的吸魂鬼。
这又再一次地从侧面证明了,混沌与人性息息相关。如果我们身上有老魔女戒指的话,可以直接跟白蜘蛛对话,她会通过戒指上的味道认出我们是她的姐姐,由此可知,当白蜘蛛与红蜘蛛逃出来时,废都伊扎里斯里已经没有任何亲人了,否则不可能凭借着母亲的味道,直接得出现在跟她对话的是红蜘蛛,因为在她的认知里,现在唯一有这个味道的人只能是红蜘蛛而不可能是别人。
她认出我们是她姐姐后,再跟白蜘蛛签订契约,她会反问道:“誓约?还要再做一次?我知道了,我试试看。
这时我们便知道了红蜘蛛早已跟白蜘蛛签订了契约,而跟她签订契约则表示,红蜘蛛也是在帮白蜘蛛收集人性。如果加上删减的内容,我们得知其实红白蜘蛛都是可以签订契约的,只不过红蜘蛛同时也在为了帮助痛到不能行走的白蜘蛛收集人性,并通过契约的方式,递交给白蜘蛛。这并不奇怪,我们遇到的葛温的三个子女,太阳王女,太阳长男以及葛温德林都能各自签订契约。
在道具仆人名册里也清楚地记载了:“只要献上许多人性,就能减缓白蜘蛛的疼痛。
而这些人性毫无疑问地都是要供奉给白蜘蛛与红蜘蛛共同的势力——混沌。于是有趣的问题产生了,此时的白蜘蛛并非为了葛温的传火才成为了防火女,而且她的势力也毫无疑问属于混沌的,而并非葛温。
那么为什么她能够成为防火女,为什么她能成为营火守护者?难道营火不是葛温为了自己传火而制造的吗?
此时我们再去品味文本里其他两句话的意思,第一句是黄铜女所说的:“各个营火守护者彼此是不认识的。
因为她们可能属于不同的势力,因此并不需要去认识。第二句则是从不死院出来时得到的文本信息:“根据古老的传说,有极少数被选上的不死人,可以离开不死院,前往远土巡礼,那里是古代诸王之地——罗德兰。
是的,不死人是来罗德兰巡礼的,而并非仅仅是来罗德兰传火的。我们跳脱出传火这个视角,升高到巡礼的视角上再来看,所有的不死人在罗德兰大陆的所作所为便发现其中的问题了。
罗德兰大陆是整个古代各个势力进行分割的场所,有墓王尼特,有混沌魔女,有葛温,有古龙,自然也有大蛇卡斯。他们每一个人都有着自己的势力范围,同时在《黑暗之魂》进入到传火期间的罗德兰,所有势力方都没有进行正面冲突,而是把选择权交给了过来巡礼的不死人手上。
而我们不死人选择势力的方式便是根据签订的契约来进行决断的。纵然在不死人里传播最广的是不死人的使命,继承葛温大王的意志,但是我们也早已在巡礼罗德兰大陆的过程里见到了许许多多的不死人他们信奉了各种各样的信仰,做出了各种各样的选择。
例如背蛋人恩吉选择的是混沌,大帽子罗根选择的大书库,东方的芝选择的是森林狩猎者 。正是因为如此便引申出来了接下来的问题,若营火仅仅是为葛温传火的而造出来的,那么为何在罗德兰甚至是不死院里都有专门为不死人设计的营火呢?

营火与巡礼是共同的阴谋

我们分析一下营火的整体构成,基本上是由四个部分构成的,底座的骨头,燃烧的火焰以及插入火焰里的螺旋剑,还有最重要的一个就是让火焰维持温度与燃烧的燃料——人性
如果我们把营火跟四个物种对照一下就发现了,骨头对应的是墓王,吞噬人性的火焰对应的是混沌,螺旋剑对应的是葛温的神族,而作为燃料的人性则毫无疑问对应的是人类。而在不死人传火的流程里,我们发现了一个有趣的文本,就是不死人巡礼的传说是古代诸王之地,不是专属于神的亚诺尔隆德,而是尼特、老魔女、葛温三方势力同时存在的罗德兰。
而这三个物种,外加象征黑暗的大蛇和已经衰落、语言不通的古龙都在拼命地拉拢不死人。拉拢的方式除了葛温一族与卡斯十分积极用语言的诱骗,以及契约外,其他的种族:尼特、老魔女、古龙只有契约,而几乎没有语言。
当然如果背蛋人恩吉也算的话,老魔女也算是有用语言诱骗了。但是不论是用何种方式,他们都在通过契约来影响不死人的行为。
例如葛温通过王女的契约让不死人传火,葛温德林利用契约防止不死人背叛神,白蜘蛛利用契约去获得人性,古龙利用契约去收集龙鳞。
是的,正如文本里所说,不死人的使命一开始对外公开的只是来巡礼而已。除了人类的所有种族都在看着人类在这场巡礼里究竟会如何去做。
即便《黑暗之魂》的游戏设定的最终的结局不过是传火与灭火两个选项,但是我们也可以感受到,契约的产生其实便是代表不死人立场的转变,而成为了不死人的我们只不过是诸多的种族互相博弈的工具而已。
谁胜谁负,虽然掌握在不死人手里,但是无论胜负如何,得到最后胜利的永远是在背后操作巡礼的物种。他们可能是大蛇卡斯,可能是光之王葛温,可能是伊扎里斯的老魔女可能是沉睡在巨人墓地的墓王尼特甚至是有可能是早已元气大伤的古龙。
emmmm,怎么有点像《饥饿游戏》与《大逃杀》呢?

但是不论是谁获得了胜利,这场胜利永远不会是受到诅咒的不死人,因为正如《贪婪金蛇戒指》里所言:“不死人的象征是成不了龙的蛇。”
不死人在这场博弈里,在这场巡礼当中,永远的仅仅是作为营火的燃料罢了。即便是最后的选择的是葛温的传火,也只是不过是成为最大的燃料而已。

伊扎里斯的咒术

从废都伊扎里斯逃出来的另一个混沌的女儿,则是我们亲爱的咒术老师克拉娜。伊扎里斯杖的描述为:“当咒术还未诞生时,她们的杖也是使用魔法的触媒。
这时我们知道了,魔法早于咒术诞生。奇迹恢复里描写道:“所谓奇迹,便是学习诸神的故事。
因此若要产生诸神的故事,必须在诞生诸神之后以及诸神与古龙战争发生时才能产生。咒术火焰大风暴里记载着:“猛烈刮起的火焰大风暴,是他们过去与古龙交战时,用来将全世界焚烧殆尽的技术。
因此可以知晓,在魂系列的世界里,三大法术的产生最早的是魔法,而奇迹与咒术很有可能是几乎同一时间产生的。
与克拉娜的对话她会告诉我们:“除了你以外,以前我还收过一个徒弟。已经是两百年以前的事了……他和你一样笨手笨脚的,在你们的世界,好像称他为咒术王扎拉曼之类的。
这时我们大概知道了咒术自从与古龙战争时就已经产生了,直到《黑暗之魂》游戏开始的时间线两百年前,才开始在人类的地域里传播开来。不论是克拉娜还是传火祭祀场的咒术师都会告诫我们:“咒术是用火的技艺,点燃火焰再加以控制的技艺,是原始生命的技艺。但有一件事你必须铭记,你必须敬畏火焰。如果你忘了这份敬畏之心,将被火吞噬而失去一切。
如果再跟传火祭祀场的咒术师对话,他还会告诉我们:“咒术之火是咒术师身体的一部分,每个咒术师都会很细心培养这团火,来提高自己的咒术能力。所以我给你的火,也是我身体的一部分。
是的,咒术与其他的两类法术不同,它是提取自自身的能量。所有从初火里获得灵魂的物种,体内应该都有着自己的火焰。在魂世界里法术的来源是多种多样的,魔法需要的是智力,奇迹需要的是信仰。而只有咒术是什么都不需要的,因为他来自于自身,人的自身本身就是一种力量来源,而咒术就是激发这种能量的方式。
也正如咒术师重复他的师父扎拉曼的言语一般:“我的老师有个口头禅,他老是说,所谓咒术,说到底就是对火的憧憬。我们生于黑暗,受到火吸引,但却不得碰触,正是这种强烈的憧憬,让我们得以操控一部分的火。
而这也同样关联上了无火的灰烬对余火的憧憬。因此,魂3的结局里会有一个,即便防火女从营火里已经提取出来余火了,作为灰烬的我们仍旧因为受到火的吸引,而把防火女杀害了,独自占领了最后的余火。没错啊,人害怕火,因为火能灼烧他们  ,但是人也同样憧憬着火,因为火能给人带来力量。咒术之火也同样是如此,既能帮助人强大起来,同时也有可能引火烧身。而随着咒术在人世间的发展,咒术发展出来了多个样式,同时也有多个阶段。
咒术的第一种阶段是提取体内的力量,并把获得的力量对外进行释放,例如咒术火焰弹等。
咒术的第二阶段则是获得外面的力量,并把获得的力量放入到体内,例如咒术剧烈出汗,在此咒术的描述里,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文本的说明:“咒术师卡尔米纳的技艺,会吸纳火焰,活化自身内在潜力。卡尔米纳提出了咒术崭新形态,被誉为咒术王扎拉曼的头号弟子。
说到这里大家有没有想到什么,是不是跟《黑暗之魂3》的夺火结局里一样,不死人也是把火焰吸纳到身体里,并让自己强大起来。不论是余火的使用,还是夺火的结局,他们都影射了咒术的第二阶段的形式。
这时我们再去听尤莉雅的话:“我辈的王啊,请您成为篡位者。就在传火的当下,请您夺火吧。……所谓火的时代,指的是从古老神祇延续而来的时代,而传火就是时代的传承。不过既然神已不见踪影了,火的力量也该转移了吧。
现在再来看这些对话是不是便是明白了其中的含义,火不能太旺,若是太旺了就不能放入身体里,人会被燃烧殆尽,但是火也不能熄灭,否则就无法夺火。这也是为何隆道尔也会加入到这场传火旅途当中,并等待游魂之王产生的原因。
具体的内容,等研究推进到《黑暗之魂3》的时候我们再去细说。
至于为何隆道尔会用咒术的方式来进行夺火,在于时间线推移到《黑暗之魂3》后,我们就会发现很多法术已经混淆了智力与信仰的要求,有的明明是魔法,却需要信仰,有的明明是奇迹,却需要智力。
这自然也混淆了三种法术:魔法、奇迹与咒术的界限。
《黑暗之魂》里的法术只需要智力,而奇迹只需要信仰,咒术却什么都不需要。《黑暗之魂3》里这三个属性已经开始混乱了起来。原本泾渭分明的东西,在《黑暗之魂3》里开始再次变得模糊化了。仿若这个世界又重新进入了一种未分化的混沌状态,开始准备形成一个新的轮回。

混沌的女儿与恶魔族的末路

当我们来到毒村的最下层,可以在这里看到一个女子,她会教给我们咒术,并且用着她独有的关心的方式,在我们每次离开的时候,小心地嘱咐着我们:“笨徒弟,可不要变成了活尸啊!这样我花的时间就都白费了。
我们继续前行,杀死了红蜘蛛后,再回来跟她对话。她会跟我们言语:“伊扎里斯的魔女吗?抱歉……我不想谈论这个话题……我是个舍弃了我的母亲和姐妹的人。我舍弃了一切逃了出来,然后为了削减我的罪恶感,假装自己真心求知的……胆小鬼……
这时我们确信了教给我们咒术的克拉娜确确实实是混沌的女儿。在之后的流程里她会拜托我们去击杀她的母亲跟姐妹们。当我们击杀了混沌温床后,再回来跟她对话后,她会感谢地说道:“你做得非常好。谢谢你。我很幸运能遇到你。我想我不能再叫你笨徒弟了……
此后我们便是再也无法见到她了。直到《黑暗之魂3》里,我们在恶魔遗迹,可以看到一个尸体轻轻地趴在了白蜘蛛的身边,而在她的是尸体处我们拿到了克拉娜的咒术书,这时我们再次明确了,这对仅剩的混沌女儿在生命的最后,终于在一起得到了安息。同时与她们一同安息的还有即将死去的恶魔族。
在《黑暗之魂3》里,失去了混沌温床的恶魔族已经没有了火的来源,即便岩浆吞噬了伊扎里斯的废都,只留下了恶魔遗迹,但是恶魔族们仍旧失去了自己的混沌火焰。因此正如温床残渣所言:“诞生自火焰的恶魔们,寄宿在熏烟中,逐渐步向灭亡。而这也是火焰与人们的现状。
《黑暗之魂3》的世界里,不光恶魔族即将失去混沌火焰,人类与神族同时也即将失去火焰。而作为血缘之末的——洛斯里克王子,却拒绝传火。仿若在进入环印城的恶魔王子的灵魂记载的一般:“恶魔们诞生自同一混沌,他们有许多共同分享的事物——比如王子的荣耀,以及那逐渐消失的火焰。
作为洛斯里克神族的血缘之末而言也同样如此,曾经神族的荣耀,与如今逐渐消失的火焰。此后无论神族的传火能否继续下去,对恶魔族而言,他们再也没有未来了。这便是老魔女一族的秘密,同时也是混沌的女儿们与诞生于混沌之火的恶魔们的故事。
如果我们换个角度看待老魔女的混沌火焰的话,就会发现,混沌火焰对恶魔族便是另一个初始之火。
而恶魔族的逐渐消失也一次又一次地暗示了真正的初始之火也肯定会逐渐消失,这又是宫崎英高所有的游戏里几乎永恒的主旨之一——轮回。
轮回在黑魂的世界里,无处不在,画中的世界如此,恶魔族如此,初始之火亦然也是如此。

最后

这一期是我研究魂学以来第一次跳出了人类与神族的死磕。把视角放开,去研究老魔女的一家子的悲欢离合了。
正是放开了视角才发现,原来不死人去罗德兰是要巡礼的,并非单一是为了传火。在分析《黑暗之魂》的时候一直缠绕我的问题为什么营火既会出现在古龙的灰烬湖又会出现在魔女的废都呢?为什么营火能够蔓延到了罗德兰的各个地方呢?
以及为何会出现一个 非传火的防火女——白蜘蛛会来守护着营火呢?
是的,很明显,营火的产生与制作,并非是简单的葛温的神族独有的技术,而在注火秘密仪式里也早已说明了:“要等到成为不死人后,人性才开始有用途。”
这都表明了不死人一直是一个被博弈的角色,这场角逐的舞台在《黑暗之魂》里就是罗德兰大陆,背后也引申出来如今在《黑暗之魂》的世界里各个高于人类的其他的种族的利益。因此在上面的整体铺垫后,我们再去分析营火的构成就能知道巡礼是一个多个势力共同的阴谋,在巡礼的阴谋里藏起来的另一个阴谋就是葛温的传火。
这也是为何葛温的陵墓打开的条件是其他的几个势力的最高掌权人:老魔女,墓王,白龙,小隆德四王。白龙希斯虽然没有在游戏里出现契约,但是他仍旧有着自己的信奉者——传道者。
从游戏里删减的另一个道具白教之环其实更能清楚地看出契约的作用,如文本所描述的:“白教成员追随着葛温大王,并且寻找可以点燃的营火为了维持神族的力量。

我认为这个删减太过分了,正式版里信奉白教居然什么都不给,其他的契约基本都给三个,偶尔也有给两个的!信奉你白教,你居然什么都不给,所以你怎么让我信奉你白教啊!
有营火就有不死人来休息,有不死人来休息,就能有更多的机会签订契约,就能获得了更多的力量,就能在这场博弈里获得胜利。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能在一开始见到,白教的圣女要到墓地里偷取墓王的能力,而她的言语里早已告诉了我们:“您应该也是不死人吧?既然如此,那我们也不用攀交情了。各自去达成彼此的使命吧。
从她给我们的回复里就可以知道,她绝对不是来传火的,同时她也知道作为不死人的你,是要来干什么的。这一期我把属性也算到了剧情的解析里,例如信仰与智力。
我相信也有人会疑惑,有必要把黑魂系列吹的那么神吗?还把属性都算上去进行解析。答案是大部分游戏都是没必要,但是黑魂是有必要。
狗哥我也做过几个游戏,以我做游戏的经验而言,主策划人员其实都希望把任何属性融入到游戏剧情与机制里,但是为什么许多游戏不这么做呢?
答案很简单,因为就是有的策划人员认为没必要,沿袭旧的游戏机制就行,有的策划人员则是完全的能力不行。而黑魂却不是这样,单单一个灵魂这个属性的设定,就已经把属性很好的融合到了游戏机制里,虽然我一直是站在剧情的角度来吹捧宫崎英高的,但是从游戏制作人员的角度来看,宫崎英高也是很厉害的存在。
大家对游戏机制与叙事感兴趣的话,可以去看一看我曾经说的《从只狼看宫崎英高的游戏叙事方式》这个视频,我觉得至少已经从一个面象上解析出来宫崎英高的某种叙事手法。这也是为什么这一期我会把智力与信仰这两个人物属性融入到剧情分析的原因。随着我的研究逐渐深入,我相信会有更多的属性也加进来的。
同时这一期也完善了不死人不仅仅是葛温传火的棋子,更是所有在罗德兰大陆的其他势力的棋子这个论点。希望大家喜欢,期待我下一期的解析与故事。
I
dogsama
dogsama

1681 人关注

知识挖掘机
知识挖掘机

29376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