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文字大概1万左右,想看的话自己翻着看,不想看的话请用机核的读文字的功能或者直接观看视频。
在魂3的世界,所有的一切都开始互相影响,发生了质变与畸形。
例如各种楔形石与各种属性交合在了一起。

例如有些咒术与奇迹既要求智力又同时要求信仰。

例如明明应该照耀与延续生命的火焰开始逐渐腐败开始去剥夺生命。
正是在这种质变与畸形的环境下,有一个国家在魂3的世界里突然建立了起来这就是游魂之国隆道尔。
而游魂、不死人本身就是质变与畸形的象征,那么这个由游魂为主体的国家,究竟是为了什么而存在的呢?
文本上说的创建游魂之国黑教会的三姐妹她们出现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为什么在隆道尔里可以高呼,不死人才是人真正的形态?
在魂1里作为黑暗面代表的大蛇卡斯,它又去了哪里,为何在魂3的世界里从未真正出现过呢?
这一期依然由我狗哥,带领大家进入魂学研究的第十三期《隆道尔与黑教会的三女子

隆道尔是个什么样的国家

我们灰烬从洛斯里克的高墙上通过搬运工进入到了不死村落后,可以在阻断的高墙上遇到一群朝圣者,而在众多已经死去的朝圣者里仅有一个名为尤艾尔的朝圣者仍旧还存活着。
我们能够远远地听见,她一边哭泣一边言语道:“拜托,让我死吧,让我解脱吧……

等再靠近她时,她才会缓缓站起来说道:“啊……您是灰烬英雄大人吧。能拜见尊容,实属荣幸。我是隆道尔的尤艾尔,如你所见,是个巡礼者。看来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侥幸活命。但这也可能是我的命运。灰烬大人,您有意让我当您的随从吗?

从她的言语里,我们第一次听到了魂3里除了防火女嘴里的“洛斯里克”外,第二个国家的名字——隆道尔。
从出场的安排上,我们便知道了宫崎英高对隆道尔的重视程度。
从所属于神的洛斯里克的高墙上下来时,见到的便是觊觎着神族火焰的游魂之国——隆道尔。
这同样也呼应了盗火结局里成为了真正的游魂之王的我们,从神族手里篡位夺火的因果。
正如同魂1里大蛇卡斯的言语里所说的一般:“葛温大王却深深畏惧黑暗,他担忧火熄灭,害怕那些身属黑暗的人,并担忧人类可能会诞生黑暗之王,恐惧天理循环。

是的,这就是魂1片头里,获得了王的力量的他们,挑战古龙,并获得了胜利一般。
获得了葛温的王的力量的灰烬,同样也挑战了神族与传火,同样也获得了胜利。
在黑魂的世界里,所有的一切都在一个相似而不相同的轮回,不停地一次又一次地轮回着。
正如同《贪婪金蛇戒指》里所言语的:“不死人的象征是成不了龙的蛇,此外,蛇也以极度贪婪,会吞下比自己身体还大的猎物而闻名。

贪求力量的弱者终将化身为贪婪之蛇,而给不死人打开贪婪这个限制的,便是给人类下了火的烙印的神族。
正如同在《无名战士的灵魂》里所记载的:“灵魂是一切生命的根源,即便成了不死人,甚至成为游魂,依然会基于本能持续追求灵魂。
葛温惧怕黑暗,却也亲手制造出来了,带来黑暗之人——具有黑暗之环的不死人。
是的,魂1里的谶言——黑暗之王的产生,正是在葛温的推动下才产生的。
于是在魂3的洛斯里克出现了遍地都是的不死人,也正是因为如此,游魂之国——隆道尔自然而然地产生了。
正如同《鸟喙面具》里所记载的:“她们身为世界之蛇的女儿,并以黑教会的创始者身份为世人所知,换句话说,就是所谓游魂救助者的身份。

在《死者活化》里记载着:“在游魂之国隆道尔,不死人才是所谓的人。尸骸总归一句,只是无法兼容的生者造成的产物。给予这些尸骸祝福,有必要犹豫吗?

由这些信息都可以看出来,隆道尔是一个以游魂为主的国家,而且从“不死人才是所谓的人”这句话来看,这是一个排斥生人而选择不死人的国家。
恰巧的是在魂3的世界里,我们见不到任何生人,放眼望去,要么是永远立在高处让人仰望的神族,要么是寻求死亡与救赎的不死村落,要么是异形而扭曲的鸦人,要么是为了夺取火焰而重新复活的灰烬。 
唯一缺少的便是真正的人类。
即便是在魂3最后的DLC环印城里,我们能够见到所谓的人类的先祖——小人群王,也已经脱离了正常的人的范畴,没有一个王可以真正行走。
即便是为了传火,坐在王座上的鲁道斯也是如此,去掉了双腿的人,只能如同虫一样在这个世界里丢失尊严的爬行。
讽刺的是,不光光是人,连神族最后的血缘之末,象征着魂3世界里最纯正的神族的血脉,被称为圣王的洛斯里克,他以及他的兄长洛里安同样也是如此,一个天生体弱,行走都需要依靠他人,一个则双腿早已残废,只能依靠双手拖动身体。
即便他们所拥有的伟大的奇迹可以让他们瞬移到各个地方,但是仍旧无法让他们再次站立起来,今后他们仍旧如同小人群王一般,只能在这个世界里低下头爬行着。
正如同我在之前的魂学研究里早已提出的观点——覆巢之下永远不会存在完卵。
小人群王是如此,神族的血缘之末也是如此。  
而把人类作为原始材料,神族下以黑暗之环的烙印,从中诞生的不死人,作为一个在魂1里不停地被白教的主神洛伊德骑士追捕而存在的不死人,在魂3里,反而不再去逃离了,而是光明正大的建立了自己的国家——隆道尔。
虽然也如同在《白色伪装戒指》里记载着的:“隆道尔的游魂常遭人嫌恶。

原本在魂1的《洛伊德护符》里记载的:“不死人被视为遭到诅咒的怪物,猎捕不死人的洛伊德骑士甚至还成了英雄。

但到魂3的《猎捕不死人护符》却如此记载着:“是过去领导猎捕不死人的洛伊德骑士的遗产。白教的主神洛伊德早已无人信仰,但是猎捕不死人仍未停止。” 

不死人的诅咒并未曾消失,在魂1里被视为诅咒的怪物如今在魂3里仅仅成为被人嫌恶,即便在魂3里不死人的猎捕仍旧未曾停止,但是主导的猎捕不死人的主神洛伊德却早已无人信仰了。
从种种信息里我们都能看出来,神族在不停地衰落,而被神族通过黑暗之环制造出来的不死人的地位却越来越高。
而让这些不死人、 游魂真正成为一个国家的则是,在《鸟喙面具》记载的:“隆道尔黑教会三名领导人的服装,她们身为世界之蛇的女儿,并以黑教会的创始者身份为世人所知。

是的,建立隆道尔这个国家核心的黑教会的便是被称为世界之蛇的女儿的三个女子。

黑教会三姐妹各自的使命

黑教会的三姐妹,我们在游戏里能够直接看到的有两个人。
一个是长女——艾尔芙莉德。
另一个是次女——尤莉雅。
最后的三女则在《黑剑》里记载的:“黑教会的创始者之一——三女莉莉安妮,据说是位讲述游魂们的苦难及奋斗史的说书人。

同样在《黑色臂甲》里记载着:“隆道尔黑教会三名领导人的服装。此为身穿长裙的她们仍是十分熟练的剑士证明。那份力量,足以让区区三人壮大黑教会。

不论这三个人具体负责黑教会里的什么职务,他们都具备相同的一个身份——剑士。
所以我们在魂3的画中世界与长女艾尔芙莉德对战时,即便她手上使用的双镰刀,也同样可以看出剑术的样式。
所以才会在《芙莉徳大镰刀》如此记载着:“右手持大镰刀,左手架出有法术刀身的辅助镰刀,这架势是从她以前惯用的剑术而来。

那么长女芙莉德的使命究竟是什么呢?

在《芙莉德修女的灵魂》里记载的:“芙莉德以第一位灰烬的身分踏入绘画,然而她不选择火焰,而是选择与神父一同踏上败坏的道路。

而我们第一次进入到画中世界遇到芙莉徳时她会跟我们说:“我是芙莉徳,是与神父大人以及禁忌者们共同携手度日的人。让我送给您一件物品吧。虽然是迷路至此,但是我想送给如此相遇的您,关于这寒冷世界的回忆。请将它用于完成您的使命吧。

芙莉徳送给我们物品是一枚《咬霜戒指》而戒指里明确地说道:“芙莉德已不会再戴上这只戒指,因为绘画和它的冰冷,都已是她的归属。” 

并且这个戒指的作用在游戏里明确地表示为:“提升对寒气的抵抗力。
这便已经暗示了我们,芙莉徳是带着戒指进入到了画中世界,并且她明确地知道画中世界是一个冰冷的,充满了风雪的世界。 
同样的在尤莉雅的话里也有了对芙莉徳相关的言语:“那是家姊的灵魂,是成为灰烬,弃隆道尔于不顾的可悲女人──艾尔芙莉德的灵魂……请将她化为王的粮食吧。……接着,请容我僭越,还望您能记得,家姊和一群待在火焰阴影底下的人,共度到最后的这件事。

是的,尤莉雅知道芙莉徳在哪里,同时她也知道芙莉徳放弃了自己的使命,而从芙莉徳的所带着的咬霜戒指里,可以明确地知道她的含义,她进入画中世界并非是偶尔,而是必然。
因此我们才可以听到芙莉徳的言语:“有可以回去的地方,这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啊。您身负使命,但使命与此处无关……回到您该去的地方吧。您并不是无处可回。

仔细去听芙莉徳的言语,她是在说我们,同时也是在说她自己。
她也曾经肩负使命,她的使命与画中世界相关,但是她放弃了自己的使命,因此才会无处可去了。
那么对应的问题产生了,芙莉徳为何要来到画中世界?
在之前的黑魂解析里的画中世界的专题里,我们早已分析出来,画中世界的所属者就是罪业女神蓓尔嘉,而击败了鸦人神父与芙莉徳后,我们可以在他们身后看到明确的一个人蛇形态的物品。
无论这个物品是蓓尔嘉本身的尸体,还是另一个雕塑,都表明了,即便在外面的蓓尔嘉的石像已经被毁坏了,但是在整个教堂的最深处,仍旧有着对蓓尔嘉的信仰。
鸦人毫无疑问地是信奉蓓尔嘉的,毕竟在魂1里,鸦人直接就是蓓尔嘉的暗月骑士。
那么教会里的另一个重要人物——修女芙莉徳呢?她是否也信奉蓓尔嘉呢?
于是我们看到了魂3里的另一个奇迹《沉默禁令》上如此记载:“隆道尔黑教会的奇迹。能连同自己,封印周围人物的法术。

看到此处敏感的小伙伴,自然是立刻能够记起魂1里的《沉默禁令》也是如此记载的:“黑发魔女蓓尔嘉流传下来的秘密仪式,在其有效范围内,将无法使用任何法术。

是的,这个奇迹,无论是图标样式,还是名字,甚至是效果都是完全一致的,唯一的一点不同,就是从魂1里所属于蓓尔嘉的奇迹,变为了魂3里所属于隆道尔的奇迹。
发现此等关联后,我们再去查看隆道尔的其他的物品,便是发现了,隆道尔不仅仅跟蓓尔嘉有着直接的关联,甚至与另一个国家也有着极其紧密的关联,那便是——卡利姆。
魂1的《解咒石》记载的是:“与半颗头骨融为一体的灰色石块,是卡利姆伯爵阿尔斯特的宝藏之一。

但在魂3里《解咒石》则如此记载为:“这是游魂之国隆道尔的宝藏,他们会为了隐藏身份而使用。

分析到此时,我们再去看芙莉徳身上为何有卡利姆的《咬霜戒指》以及为何会进入到画中世界,以及为何明明选择与禁忌者们共同携手度日,但她与鸦人神父在教会的最深处仍旧是会信奉着蓓尔嘉的原因了。
我们现在几乎可以通过这些信息整理出来对应的轨迹。
成为了灰烬的芙莉徳,要进入到画中世界,目的是成为盖尔嘴里:“如此一来,灰烬就成双了。”里的灰烬之一。

而灰烬成双的目的在鸦人村长的嘴里也同样告诉了我们:“如果你是灰烬的话,拜托你,就像传说中描述的一样,烧了这个世界,让大小姐看见火焰吧。

是的,灰烬成双的目的是为了烧了这个世界,烧了这个世界是为了让大小姐看见火焰,大小姐能够看见火焰后,才可以画出下一个画中世界。
而芙莉徳进入画中世界的原因便是为了作为传说中的,灰烬成双里的其中之一,在画中世界等待另一个灰烬,也就是我们玩家的出现。
但在画中世界呆了长久之后的芙莉徳,并没有打算让大小姐看见火焰,而是打算与这个世界一同腐败了起来,直到这个世界的终结。
也正是因为如此,我们才可以在鸦人村长嘴里听到他言语道:“你也看到了,这个世界已经败坏透了。可是那个女的却骗倒神父大人,把火藏起来,白费了我们的觉悟……

同样的在《鸦爪》里也记载着:“他们醉心于芙莉德修女,因此为了让绘画幸免于火,便化为处决同类的行刑者。”  

在画外的世界,魂1里作为不死人的我们,在魂3里作为灰烬的我们同样也醉心与灵魂与火焰,为让了画外的世界的火焰继续燃烧,也化为了处决同类的行刑者。
画中世界与画外世界一直都是完完全全作为里表世界,互相呼应的,这一点早已在我之前两期的《魂1的画中世界》与《魂3的画中世界》里详细描述过了,在此处不再赘述。
于是我们终于知晓了芙莉徳的整个故事。

芙莉徳一定肩负了蓓尔嘉给她的使命,作为隆道尔的灰烬进入画中世界准备燃烧它,并且让白发小萝莉看到火焰的职责。
正是因为如此,我们才可以看到,她对白发小萝莉礼遇有加,也正是因为如此她即便毁坏了蓓尔嘉的雕塑,即便破坏掉了召唤灰烬进入画中世界的钟,她也在内心深处仍旧信奉着蓓尔嘉。
但是只有这个燃烧画中世界的使命,自己作为灰烬的使命被芙莉徳所放弃了,并且她说服了这个世界的另一个绘画修复者——鸦人神父,同时在画中世界有一批鸦人骑士作为信徒,为了让这个世界继续延续下去,他们选择残害同类,选择让不断出现的火焰一次又一次熄灭,她便让神父用鞭子抽打自己,让体内流出的血液来熄灭火焰。
即便这个画中世界腐败到了极致,芙莉徳也绝不会放弃,正如同她所说的:“让我给您一个忠告。就算这个世界已经走向衰败的末路,艾雷德尔还是我们的故乡。……不要干涉我们自己的事情了,这里不需要您挂心,以一直以来的作法对待我们就可以了。

对所有禁忌者而言,画中世界是他们唯一可以存在的世界,但这个世界的走向与命运绝对不是由一个人的立场来决定的。
如果说画外世界的灰烬,我们的立场是薪王的代表的话,进入了画中世界的我们,则可以以一个外人的角度来看待世界的命运的走向应该是交给谁来决定。
是鸦人村长主张的:“为了下一个世界,必须把这败坏的世界燃烧殆尽。
还是芙莉徳主张的:“就算这个世界已经走向衰败的末路,艾雷德尔还是我们的故乡。
是的,这就如同我上一期《无名王者究竟肩负了什么使命》里所阐述的一样,黑魂世界里的最终的决断,就是决定这个世界的命运将走向何方的决断。 

这绝不是一个人一条命的决断,而是全部世界与全部生命的决断。

次女尤莉雅的使命

尤艾尔死后,我们可以在祭祀场里见到这里出现了隆道尔的另一个女性的——黑教会的次女——尤莉雅。
她会身着鸟喙面具以及象征黑教会领导者的衣服出现在我们面前。
如果我们攻击她的话,可以看到她左手拿着象征大蛇的黑暗之手,右手拿着另一件武器——暗胧。
在魂3《暗胧》上如此记载着:“隆道尔的尤莉雅使用的武器。看不见的刀身能完全贯穿盾牌。没有能防范暗胧的手段。

而《暗胧》这把武器在魂2里同样也出现了,同样也如此记载着:“守墓人亚格德蓝的直刀。拥有晶莹剔透的透明刀身,重攻击更可贯穿对手盾牌。

这时我们无论游戏图标上、武器名字上以及对应的文本描述上,这三个方面同时确定了,这确实是同一把武器。 
只不过这个武器的所有者,从魂2的亚格德蓝到了魂3的尤莉雅手中。
那么对应的问题也产生了,亚格德蓝是谁,他跟尤莉雅又有什么关联呢?
在进入魂2的不死灵庙后,我们可以听到亚格德蓝清楚地说道:“人类啊,绝对不可以燃起任何光源。这里是无数死者安息之处,被所谓"黑暗"的安宁所笼罩。光会让这里的一切完全暴露,这里不需要那种放肆的东西。我是法倪特,编织死亡并保护它的人。过去曾经为这个世界"带来死亡的人"赋予我这项使命。从久远的太古时代起,这里就是所有人的长眠之处。

从“带来死亡的人”这一条信息我们几乎可以判定,这个不死灵庙很有可能是所属于墓王尼特的势力。
而在魂1里的《头盖骨提灯》里也同样记载了:“墓王尼特的死亡领域会吞噬一般的光。

同样的从《邪神盾》里也记载着:“与神为敌的邪教徒可能是为了弒神,而前往盗取“最初的死者”墓王尼特的力量,但结果却是功败垂成。

这些信息都表明了,墓王尼特的死亡与黑暗与神族的雷电与光明有着某种程度的对立,因此邪神盾里的邪教徒需要墓王的力量来对抗神族。
而亚格德蓝也说了类似的对话:“你们人类应该站在黑暗这边才对。过去的光之王……我听说他很害怕人类,他说人类迟早会缔造黑暗时代。

通过这三个信息互相交叉出来,我们确定了这个不死灵庙里的势力所属于的便是墓王尼特。

那么,大家一直都很关心的一个问题便出来了,为何在魂1的巡礼期间,墓王尼特未曾出现与葛温的传火形成对立,反而是窝在了自己的巨人墓地里呢?
这时我们再去翻看《墓王尼特的灵魂》里面记载着:“掌管着一切生者的死的墓王尼特,几乎将所有的力量都献给了死亡。

同样的在《墓王剑舞》里记载着:“尼特身在诸神长眠的巨人墓地最深处,静静地掌管着一切死亡,并等待手下所带来的“死者眼眸。

而在《死者眼眸》里记载着:“带有祸患气息的“死者眼眸”可以对其他世界散播灾厄,是种将其他灵体化为牺牲者,引诱至自身世界的手段。而牺牲者也会产生“死者眼眸,”使得灾厄更加扩散。

魂1的墓灾系统我们都知道,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随机选择3个玩家进行灾厄的传播,受灾的玩家必须杀死传播墓灾的玩家。
另一部分则是在二周目,受灾的玩家的自己的世界会出现红灵的怪物,加大受灾玩家自身世界的困难难度。
而这种目的的产生便是为了获得死者眼眸,而死者眼眸的获取最后的目的也是为了奉献给墓王尼特。
尼特与葛温的关系,既有互相合作的地方,例如不死人的巡礼,各自契约的签订,这早已在我魂学研究第五期——《老魔女不得不说的秘密》里解释过了。
同样的也有互相直接对立的地方,在魂1里来自于索尔隆德的圣女蕾雅早已告知了我们:“……您应该也是不死人吧?既然如此,那我们也不用攀交情了。各自去达成彼此的使命吧。……不然,我们永远无法脱离诅咒。

我们普通的不死人的使命自然是巡礼。
而他们白教圣职的不死人的使命则在佩特鲁斯的对话里直接告知了我们:“对圣职而言,不死人的使命主要便是探索“注火,”“注火”就是借由人性,让不死营火烧得更旺的技艺。这样会让我们获得英雄的能力。

而《注火秘密仪式》里也同样记载了:“利用注火来兴旺营火,以得到更多原素的秘密仪式。此为圣职传承中秘密流传的仪式,但只要是不死人都可以进行。

这些信息我们便可以知道,圣女蕾雅一行人的目的,便是为了到巨人墓地的最深处,进行注火,让白教圣职的力量更为强壮。
而更为强壮的结果,便是压制住墓王尼特的力量。这是一个此消彼长的对决。因此我们明明是在墓王尼特的领域里,却见到了大量的圣职人员,例如我们同样可以在墓地里见到另一个白教的圣骑士——里罗伊。

在他的装备《圣骑士头盔》里可以看到如此的描述:“据说很久以前,白教信徒中出现的第一位不死人,是位身穿黄金铠甲的圣骑士。圣骑士带上两件宝物:神许重锤及圣者盾,为探索诸神之地罗德兰而踏上旅程──白教的不死人使命从此开始。

是的,白教也有不死人,并且跟我们的玩家的不死人的使命是不一样的,他们这些圣职者一直在与墓王尼特的势力进行着对抗,就在我们眼皮底下,只是我们习惯性地视而不见罢了。
同样的在魂2里,亚格德蓝所守护的不死灵庙,同样也迎来了圣职的进攻。
在《无礼者头盔》里记载着:“曾经有名过的圣职人员头盔。那是远古想要征伐不死灵庙的一群人的下场。他们因为无礼罪行而被命令守护灵庙,永世无法死去。

这些信息都表明了,墓王尼特与神族葛温的势力一直都在对抗当中,当然到了魂3,我们已经看出最后的结果如何了,唯一能够直接代表墓王势力的霸王沃尼尔,被挤压在了一个小小的区域。
但另一个很奇怪的问题产生了,如果说墓王尼特代表着死亡才是安息,生命才是苦难的话,又有什么证据能够表明,死亡为何不能是另一种形态的苦难呢?
于是我们在《亚加杜朗臂套》里见到了如此 的描述:“生命即是苦难,也有人称之为罪业。一切终将回归死亡怀抱。但这真的意味着苦难的结束吗?

是的,黑魂的游戏制作者们也在反思这个问题,如果生命即是苦难的话,生命的终点的死亡,究竟算不算另一种苦难呢?
当然这个问题是没有答案的 ,制作组即便向全体的玩家发问,我们也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于是整个逻辑我们顺下来后,便发现了,墓王尼特并不需要如同神族的葛温一样积极出击,只要有人进入到他死亡的领域,失败后,便会如同魂2里失败的圣职一样,化为自己实力的一部分。
这就跟《冰与火之歌》里的BOSS——夜王一样,即死即用。

同样的,他也需要巡礼,让不死人信奉自己,并为他带来死者眼眸,增强自己的力量。
正如同亚格德蓝所说的:“这里就是所有人的长眠之处。
作为最初死者的尼特,巨人墓地同样是他的长眠之处。
尼特与葛温完全相同,拥有光的葛温在追寻着光,燃烧了自己成为了初始火炉里的薪柴,成为光明的一部分。
追寻着死亡安宁的尼特,同样也在追寻着长眠,因此也永远地在躺在了自己的构造的墓地里,成为死者的一部分。
同样的老魔女追寻者火焰的热,她更是直接化身成了混沌的温床,永远被岩浆所覆盖着,成为热的一部分。
正如同魂1的片头文本里所说的:“有几只从黑暗中诞生的物种,受到火焰引诱,并在火的周围找到了王的灵魂。

这些古代诸王,在获得他们“王的灵魂”的那一刻,便是直接就造就了他们自己最后的命运。
是的,这就是有点成也萧何败萧何的感觉。
作为亚格德蓝武器的传承者——尤莉雅以及她背后的黑教会,则已经从文本上明确地告知了我们,墓王尼特的势力已经开始融合到黑教会里,已经开始融合到游魂之国隆道尔里。
于是我们便在魂3里看到了另一个故事。

三女莉莉安妮的使命

在魂3里唯一直接体现出来墓王势力的便是只有一个,那就是如同墓王尼特一样,同样蜗居在卡萨斯地下墓地的霸王沃尼尔。
不仅仅是因为地下墓地有着象征着墓王尼特的骷髅,更是因为在《霸王沃尼尔的灵魂》有着如此的描述:“踩在众多尸体上的霸王沃尼尔,据说他希望成为最后的死者。

当然,等到我们进入到沃尼尔的墓地时,他身上不仅仅有了墓王尼特的势力,身上还附着了另一个在黑魂的世界里很常见到的事物——深渊。
而在魂1里,体现深渊的一共有两个地方,一个是小隆德另一个则是乌拉席露,恰巧的是这两个地方,都跟一个人物有着紧密的关联,哎,对就是我们熟悉的大龅牙——大蛇卡斯。
在魂3里唯一在文本里明确出来跟卡斯关联的只有一个地方,就是在《鸟喙面具》里记载的:“隆道尔黑教会三名领导人的服装。她们身为世界之蛇的女儿。

而尤莉雅的武器已经跟魂2的不死灵庙也就是墓王势力产生了关联,那么作为魂3的卡萨斯地下墓地的霸王沃尼尔会不会同样与隆道尔产生关联了呢?
于是我们在另一个武器《黑刀》里看到了如此的描述:“在霸王沃尼尔身边作客的知名娇小剑士的刀剑。

而在《黑色臂甲》里我们再次明确了:“隆道尔黑教会三名领导人的服装。此为身穿长裙的她们,仍是十分熟练的剑士证明。那份力量,足以让区区三人壮大黑教会。

于是,此时我们把所有的信息都联系在一起,隆道尔早已与墓王势力有过关联,沃尼尔最后的下场是堕入到深渊里,而在魂1里深渊出现在了 哪里,大蛇卡斯便也是出现在了哪里,而在魂3里跟大蛇卡斯唯一有直接文本关联的便是黑教会的三名领导人,这三名领导人都是十分熟练的剑士,恰巧在霸王沃尼尔身边就有一名作客的知名娇小剑士。
记录娇小剑士的刀的名字并非是次女尤莉雅的《暗胧》而是另一柄名为《黑刀》的武器。
这柄武器获取的位置同样也是在卡萨斯地下墓地里的一个箱子里,注意啊,是在箱子里,并非在尸体上,这些信息都表明了,这个女子很有可能是在魂3里与大蛇卡斯与墓王势力有所关联的黑教会的领导人之一,并且这名女子留下了自己的武器,最后离开了堕入深渊的霸王沃尼尔身边。
而在魂3的黑教会里唯一一个没有具体故事与行为的人只有三女——莉莉安妮。
而莉莉安妮的名字出现的文本,同样也是被称为《黑剑》的奇迹里。
当然如果大家非要说,我认同这个娇小剑士是黑教会里的女子,但是她明明也有可能是长女,也可能是次女呀,为何非得是三女呢?
大家这种猜想也是没问题的。
但是却忽略了,作为一个创作者,从故事创作叙事的角度上来看,三女莉莉安妮在文本里有名有姓有职责,但是却没有任何故事是件很不合理的事情,既然三女的存在是可以替代的,那么是不需要创建三女的,只要有两女即可,也是基于这种缘由,我把这个故事放在了三女身上。
那么莉莉安妮究竟在霸王沃尼尔身边做了什么事情呢? 
于是我们在《沃尼尔王冠》里见到了对应的描述:“据说过去曾平等分授给诸王王冠,但沃尼尔征服诸国,破坏其他王冠。因此王冠仅存一顶,霸王就此诞生。

是的,他在征服诸国,而很明显征服诸国的行为里,必然有着莉莉安妮的帮助,这不是我瞎猜,因为这件事并不是孤例,在魂2里也同样有一名剑士帮助了他人成为了王,在《亚伦的头盔》里记载着:“来自东方之地的亚伦,选择了曾经弱小的铁之古王为主人,对获得王位颇具贡献。但却据说在王的力量臻至颠峰时,为寻求新天地而离开。

是的,莉莉安妮简直是亚伦的另一个翻版,唯一不同的是莉莉安妮在《黑刀》的描述则是:“在霸王沃尼尔身边作客的知名娇小剑士的刀剑。

她并不侍奉沃尼尔,仅仅是作客,进行帮助而已,这都表明了莉莉安妮与沃尼尔的背后代表的势力并非完全相同。
直到沃尼尔堕入了深渊后,她才离去,而沃尼尔的征服世界毫无疑问是墓王势力与大蛇卡斯势力共同对葛温势力的一次反扑。
而之后的结局我们也便知晓了,在《洛斯里克骑士剑》里记载着:“过去洛斯里克骑士曾与飞龙,一同征服漂泊所至的各个地方。

原本被沃尼尔攻陷的地方,再次被象征着神族的洛斯里克重新占领了,到了魂3,沃尼尔仅仅只剩下了卡萨斯地下墓地。
而他在坠入深渊后,身边却带了两件极其有趣的物品在《沃尼尔圣剑》里描述道:“被深渊侵蚀的原圣剑。沃尼尔堕入深渊后,对真正的黑暗感到恐惧,有生以来第一次向神祈祷。这是过去杀害圣职们夺来的遗物之一,据说共有三只手环与一把圣剑。”  

是的,沃尼尔的侵略他国的行为里并不在意圣职,甚至残杀象征着神的圣职。这与魂2里的多兰古雷格不同,即便汎克拉德王轻视圣职却依循传统设置  了圣职。
沃尼尔并不信仰神,因此,才会说“有生以来第一次向神祈祷。”
而沃尼尔的堕落深渊并非偶然,正如同大蛇卡斯在评价小隆德四王一样:“那些家伙全都不管用,他们不懂真相的价值,只因自身的力量而心生傲慢。

而有志成为“最后的死者”,换句话说是想与天地齐寿的沃尼尔,同样不也是,因为自身的力量而心生傲慢吗?
沃尼尔堕入深渊早已是一种必然,这种必然在乌拉席露发生过,在小隆德发生过,自然也会在卡萨斯里发生。
而三女莉莉安妮便是如同在乌拉席露与小隆德的大蛇卡斯的作用一样,相信人类,帮助人类,但是人类却心生傲慢,最后自己堕入到了深渊当中。
自然最后她的离开也是必然的。

最后

这一期依旧是整体串联了魂1到魂3的整个故事线,通过三个黑教会女子的角度来进行分析,串起来墓王尼特势力在魂1到魂3的整个兴衰,以及分别阐述这三个女子在魂3里各自的使命又分别是什么。
当然,分析到这里我相信大家都发现了,这个所谓的游魂之国——隆道尔,创建的背后虽然明面是上黑教会,是大蛇卡斯,但是背后里隐藏了更多的势力。 
有墓王尼特的势力、有蓓尔嘉的势力、自然也有卡利姆的势力。
仿若这个国家通过游魂这个形态的生命,再一次把黑魂世界里许多大的势力又混淆在了一起。
是的,确实也是如此,这同样也是我们下一期要说的主题之一。
那么我们再重新整理一下这一期的主要内容吧。
1.隆道尔是一个游魂之国,魂3里游魂的地位已经有所上升,从追捕到嫌恶,原本抓捕不死人的主神,  洛伊德在魂3里早已无人去信仰了。
2.隆道尔表面的势力是黑教会,背地里则是大蛇卡斯以及黑魂世界里各方势力的集合体。
3.隆道尔的最终目的之一是从神族的手里取得火焰的力量。
4.黑教会的三名女子在魂3里有着各自的肩负着使命与各自的故事。
5.长女芙莉徳的使命是成为灰烬,燃烧画中世界,但是她放弃了,选择与禁忌者一同等待世界的终点。
6.次女尤莉雅与墓王势力形成了关联,并且直接影响了魂3的墓王势力。而次女在魂3里发生的最主要的故事要到下一期里我们才能继续去说。
7.三女莉莉安妮帮助沃尼尔取得了霸王的称号,但是并未能阻止他堕入到深渊之中,而他堕入深渊的理由早已在魂1里大蛇卡斯对小隆德四王的评价里告知了我们,他们不懂真相的价值,只因自身的力量而心生傲慢。
8.墓王势力与葛温势力从魂1到魂3一直都在发生战争,并非如同网上流传的,尼特只会宅在墓地里。无论是魂1与魂2的白教圣职的进攻还是魂3里霸王沃尼尔的反扑都是两者直接的正面战争。
这一期又不自觉地写了一万多字,同样也希望我的魂学研究能让大家看到更多的黑魂的世界的故事与表象下的暗流涌动。
希望这一期的解析大家看的开心。
我是狗哥,我们下期魂学的研究再见啦!

如果你看到了最后,不妨来B站关注我一下:dogsama
如果有大佬觉得我码字不容易,想给口饭吃的,也可以来打赏一下:dogsama
I
dogsama
dogsama

1759 人关注

知识挖掘机
知识挖掘机

29486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