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在伊朗古城设拉子东北52公里处被当地人称为善心山的山峦下,静静矗立着一座2500多年前落成的大理石宫殿废墟,它东邻库拉马特山,其余三面是城墙,城墙依山势而高度不同。这里是波斯帝国的大流士一世即位后,为纪念阿契美尼德王朝历代国王而下令建造的第五座都城。希腊人称它为“波斯波利斯”,意思是“波斯之城”,伊朗人则称之为“塔赫特贾姆希德”,即“贾姆希德御座”。  
在波斯神话中,古老的波斯是众神的王国,贾姆希德是传说中波斯皮西达德王朝的第四位国王。贾姆希德(Jamshid)这个名字是个合成词,由“Jam”和“-shid”构成,分别对应波斯古经中的“Yima”和“Xšaēta”。Xšaēta 的意思是“耀眼夺目的”,伊马(Yima)是一位古代波斯的神话英雄与王者,他曾试图通过扩大地球的面积来应对急剧增长的人口。但即使他能做到这一点也无济于事,在成功地实施了三次扩大计划后,魔鬼将冰川时代的凛冽寒冬带到人间,灭绝了地球上大部分的生命形式。幸好伊马收到造物主通知,提前建造一个多层的地下洞穴瓦拉,让两千对男女与各种动物住进瓦拉,才使万物得以幸存。
冠以太阳与神话英雄志名的贾姆希德国王果然不同凡响,《波斯古经》与史诗《列王纪》称,地球上最早出现的繁荣是在贾姆希德统治时期,这归功于他将铁器制作成战争武器的策略。他们制作了成千上万的战盔和剑和弓箭,以备战争之用。
贾姆希德公正地给予人们享受权利与履行义务的同时,也给其他非人类,比如动物划分了规定的领域,甚至还交给恶魔(迪弗)们一个任务,要他们用瓦石创造巨大的建筑。他还发现了各种金属矿物和自然界的香油,他的国度在他的统治下日益兴旺发达。双手创造美好的生活。贾姆希德创建的第四阶层是手工艺人,这些人经过特殊训练,其手艺达到相当高的水平,制造的工艺品既美观又实用。
贾姆希德公正地给予人们享受权利与履行义务的同时,也给其他非人类,比如动物划分了规定的领域,甚至还交给恶魔(迪弗)们一个任务,要他们用瓦石创造巨大的建筑。他还发现了各种金属矿物和自然界的香油,他的国度在他的统治下日益兴旺发达。
如此了不起的神话英雄自然得有气势磅礴的王宫才配得上,波斯波利斯便是如此,在古代世界,它一度是规模最大、最雄伟壮丽的大理石宫殿群。根据古代文献记载,波斯波利斯兴建于公元前520年—前515年大流士一世统治时期。大流士一世在波斯波利斯的建筑与他在苏萨的宫殿是同时进行,苏萨宫似乎是大流士建造波斯波利斯的模型。他的后继者,尤其是他的儿子薛西斯和孙子阿尔泰薛西斯继续进行扩建。在接下去的两百多年里,波斯波利斯的润色装饰从来没停过。
但波斯波利斯在古代波斯帝国的地位很奇怪,秋冬季节,国王们通常住在苏萨,天气转暖以后则与其侍从们前往埃克巴塔那,这两个都是阿契美尼德王朝的君主们发号施令、执行法律和进行外交活动的行政首都。国王们只有在举行登基大典、接纳各国朝贡、举报新年祭典与琐罗亚德斯教宗教节日庆典时才移驾波斯波利斯,所以波斯波利斯也被称作阿契美尼德王朝的礼都。
在阿契美尼德王朝的全盛时期,共有20多个国家或城邦来到波斯波利斯觐见波斯王并奉上贡品。当年,各国使节们沿着宫殿北侧或东侧两座宏伟的石阶之一踏上高台,第一眼看到巨大高耸的万国门时,想必会大为震撼。 这座硕大无朋的正门也叫薛西斯门,是大流士一世之子薛西斯所建,也是阿契美尼德王朝各国进贡者进入内城的第一道门,通往波斯波利斯最宏伟的建筑,由大流士一世修建的阿帕达那宫。
门口有两头同样高大的守护神,人兽牛神羽翼的拉玛苏守卫,这是一种源自古代美索不达米亚神话的天界生物,常出现在各种美索不达米亚艺术中,后来传播到邻近各国。拉玛苏最初视作家庭守护神,后来成了皇家专用护卫神,并被安置在城市或宫殿入口处成对放置。
阿帕达那宫的中央大厅是使臣觐见波斯王的地点,它呈正方形,长宽各60米,厅内有36根灰色大理石廊柱,是阿帕达那宫的主建筑。大厅的东、北、西三面各有回廊,分别由12根19米高的整石廊柱支撑,共计72根石柱,承载着巨大而沉重的天花板,石柱顶端是由整石雕筑的成对动物造型,如双头狮、鹰、人和母牛。
不过阿帕达那宫最有意思的当属殿外石梯侧面石墙上几组精美绝伦的浮雕,它展现了粟特、坎大哈、印度、埃及、希腊、小亚、腓尼基、巴比伦、阿拉伯等20多个国家或城邦的使臣向号称“全部大陆的君主”大流士一世进贡的情景。
浮雕让人们可以观察帝国境内穿着各种传统服饰的各国使臣和贡品,甚至是国王本人,因为大流士要求“尽可能细致”,所以堪称古代西亚地区各民族衣着风俗和生活风貌的民俗博物馆。
中央大厅的东面是王座大厅,也称作百柱大厅,它得此之名是因为厅内有100根13米高的石柱,可能是薛西斯一世接见将领与使臣的地方。薛西斯想必十分钟爱硕大无朋的建筑尺寸,在那座百柱大殿的壁龛中,他把自己描绘成巨人,正在击杀一群同样尺寸巨大的神话造物。
阿帕达那宫中央大厅南面还有一些储藏室与寝宫,宫殿四周有四座塔楼。阿帕达那宫后面是另一座大流士建造的宫殿,略小于阿帕达那宫,名叫塔沙拉,同样是用灰色巨修建,大流士在通常在那里举行国宴。在当年,众多廊柱一起支撑着由最上等的黎巴嫩雪松和橡木构筑的大厅穹顶,墙上先是覆上一层5厘米厚的芬芳绿色灰泥,再铺上饰有狮子,公牛和花朵图案的瓷砖,廊柱与墙壁间点缀着数不清的奇珍异宝,想必是非常富丽堂皇的。
在波斯波利斯不远处的山中岩壁上排列着四位阿契美尼德时期国王的陵墓,分别是薛西斯一世、大流士一世、阿塔薛西斯一世和大流士二世,墓穴的上方都刻着琐罗亚斯德教中的造物主阿胡拉·马兹达。
在琐罗亚斯德教中,造物主阿胡拉·马兹达是所有美好事物和真理的源泉。他住在最高的地方,四周一片光明,没有一丝阴影。在他之下的深渊里住着邪神即阿里曼,他的四周则是永世的黑暗。他选择了一种与人为恶的生存方式:每当他看见在他之下的造物主——光明美好的善神,便想着去袭击他。
为了对抗邪神,造物主创造了六个后代——金光闪闪的阿梅沙·斯彭塔们,或者叫“神圣的不朽之灵”。凭借他们,阿胡拉·马兹达创造了宇宙,而宇宙中的每种生灵都受到阿胡拉·马兹达和六个不朽之灵的保护。在这六个不朽之灵中,最重要的要数瓦胡·马纳。他引导先知琐罗亚德斯的诞生,在另一些版本中,传说他是不朽之灵中最年长的一位,他的座位排在阿胡拉·马兹达正右方。
阿沙·瓦希什塔是人间的保护者,以人形现身时有着惊人的俊美容貌,他还是地球上疾病和死亡最大的敌人。斯彭塔·阿尔迈蒂是造物主美丽的女儿、地球的保护者,她的位置在造物主的左侧。赫沙特拉·瓦伊里亚主要负责天空的安全。豪尔瓦塔特是水的守护者,也是健康的象征。阿梅尔塔特是植物的守护者,也是长寿的象征,而阿胡拉·马兹达本人则亲自看护着第七种生灵——人类。
在他的守护下,人类在大地繁殖兴盛起来,波斯也进入了辉煌时期。到公元前6世纪时,居鲁士大帝崛起,在短短的五十年内他势如破竹地横扫了西亚与中亚广大地区,征服米底、吕底亚和巴比伦三大王国,打败了埃及、腓尼基、巴勒斯坦、亚美尼亚和北印度,一手打造了一个横垮亚、非、欧的帝国。他的后继者大流士继续扩张领土,自称为“王中之王,诸国之王”,后人称其为“铁血大帝”。
然而波斯帝国版图急剧扩张的成就中也孕育着不祥危机。《列王纪》中提到,伟大的成就使贾姆希德陷入人性的堕落之中。他号称自己有神的荣光,变得不可一世。牧师和贵族都被他的狂妄和权力欲望所震惊,纷纷离开了他。没有人反对他,他陷入虚荣自负的境地,从那时起他统治的国家开始遭到分裂,手下的臣民对他也不再忠实,国王制定的法律也失去往昔的声望,这块领地开始陷入到各种纷争之中。最后,贾姆希德被肩膀上长有毒蛇的国王扎哈克锯死了。扎哈克统治着一个黑暗血腥的时代长达千年之久,直到他被英雄王法瑞顿推翻,世界才又恢复了原有的秩序。
正如贾姆希德的黄金时代最后葬送在他自己的狂妄中,建造“贾姆希德王座”的大流士一世也经历了类似的局面,他发动了长达近半个世纪的希波战争,著名的马拉松战役就属于这场战争。其子薛西斯子承父业,公元前480年再次进行规模空前的远征,因为内奸泄漏消息,波斯海军虽然数倍于希腊海军,却在萨拉米斯海战中以惨败告终,希腊联军转入反攻,迫使波斯陆军退出雅典,临走前他们放火焚烧了雅典,烧毁了老帕特农神庙与其他古老的神庙。
然而经过萨拉米斯海战和第二年普拉塔亚战役大败的波斯帝国开始走向衰落。150年后,马其顿人崛起,攻占了波斯本土,进入波斯波利斯将之洗劫一空,并为了报复波斯人烧毁雅典神庙之仇,下令烧毁了波斯波利斯。公元前331年的一个深夜,亚历山大的军队点燃了这座阿契美尼德王朝宏伟壮丽的宫殿,成千上万的人站在山腰上惊恐地看着大流士的王宫淹没在冲天火光之中。这座花了200年时间,采用了最上等黎巴嫩雪松与大理石建成的宏伟建筑顷刻之间便灰飞烟灭了,一代文明便化作一缕轻烟在人间消失了。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种对文明破坏行为实质上是马其顿人的失败所在——它意味着他们所宣扬的对波斯人的教化计划破产,他们需要某个人承担这个罪名。在火灾发生后的几个月,一则留言在波斯人和马其顿人中流传起来:虽然放火焚烧宫殿,他却是受随军的希腊名妓塔伊斯的唆使。
据说在大流士王宫被焚的那晚,亚历山大和马其顿主要将领在王宫内狂欢,塔伊斯率众跳起酒神节狂欢舞。在管乐声的伴奏下,她带领着被酒精与兴奋催化地失去理智的马其顿人在一片狂热的叫喊声中拿起火把冲了出去,他们的足迹踏遍了这座王城的所有殿宇,放火烧毁了一切可以烧毁的东西。
一夜的大火并没有毁掉波斯波利斯整个王城,烧掉的仅只是构成宫殿屋顶与上层结构的雪松,然而经受了这场大火之后人们抛弃了曾经壮丽的宫殿与城市,此后的王朝更迭、权力兴衰都与它无关。
经过无数个世纪的风吹日晒,这座命运奇特又短暂的波斯之城随着阿契美尼德王朝的覆灭渐渐被人遗忘。波斯波利斯只剩下一堆堆奇形怪状的残桓断壁,空荡荡的廊柱门框,以及石柱顶端雕刻的动物,仿佛一副只剩下骨架的巨人遗骸,空荡荡的眼眶凝望着它曾经主宰过的广袤平原与远方的拉赫马特山,并诱使着后来的访客对它的来历进行种种揣测。15世纪路经此地的西方旅行者曾将它误认为是古代犹太王宫,直到1618年,人们才真正认识到它属于波斯古代的辉煌。

I
席路德
席路德

1948 人关注

知识挖掘机
知识挖掘机

31770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