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这些故事是很久以前我在叙利亚西海岸的城市拉塔基旅行时听来的迦南的神话。有一天早晨,我们正准备离开拉塔基的时候,同行的叙利亚朋友告诉我们,乌加里特的遗址离我们住的地方很近,走之前不妨去那里看看。于是,当其他人都沐浴在地中海早晨的阳光下泡海水浴时,我们驱车前往位于拉塔基北部的古乌加里特遗址,一边在路上恶补乌加里特的历史和神话传说。
在古代,乌加里特属于《圣经》里称为迦南的地方。迦南也就是《圣经》里所说的“希伯来人的应许之地”,覆盖了现在的叙利亚、约旦、黎巴嫩和以色列的大部分地区,各城邦的居民有相似的语言和风俗。 犹太人的风俗在当时确实与迦南人有许多相似之处,甚至乌加里特的许多神话也与《旧约》有许多相似之处。
在公元前1400左右的时候,乌加里特曾经繁荣一时,是个国际性的贸易港口,到这里来的人有迈锡尼人、埃及人、胡里人、赫梯人和巴比伦人。后世学者们把废墟中出土的泥版文字翻译出来之后,发现希伯来的上帝耶和华同早期乌加里特的偶像崇拜有许多相同点。在犹太人形成一神教的过程中,耶和华似乎综合了以前迦南的神祇厄勒和巴力的一些性质。但《旧约》里的先知们为了否认这种联系,强调耶和华的独一无二,称巴力为敌人部落的伪神。
迦南人的众神与美索不达米亚的众神也有许多共通之处。厄勒是众神之首,主持并贯彻国王制,富有智慧和同情心,但很少出面。他超然的形象很像两河神话中的神王“安”。他的儿子巴力哈达德是暴风雨之神,性格暴躁而活跃,就像两河神话中的风神恩利尔,活跃在战场和冲突之间。
与两河神话不同的是,迦南神话中女神的作用相对较为次要,仅巴力哈达德的妹妹亚娜特例外。她好战、任性、嗜血,曾经果断地杀到地府从死神莫特手里就回哥哥,这个故事有点巴比伦神话里的伊什塔尔,她为救回她的情人杜穆兹也做过同样的事。
在迦南语中,巴力是“主”或“统治者”的意思——就像闪族语中的阿多恩一样,所以有不止一个巴力,各在不同的地方被人崇拜,比如《圣经》中成了怠惰和如厕代名词的巴力-菲戈(意味菲戈山的主)。乌加里特的巴力名叫哈达德,可能来源于苏美尔人的风暴神阿达德,似乎他后来渐渐成为这一地区权力最大的巴力。
巴力哈达德统治着暴风云、雨露、雾气、雷和闪电。他永不停息,老是陷入各种冲突之中。有关他的一系列神话故事是在现存乌加里特古代作品中最重要的部分,描述了他为了捍卫权位而进行的斗争,以及他的死亡和重生,这些都是古代近东许多神话人物常有的主题。
巴力地位的上升可能反应了乌加里特在众多迦南部落中逐渐取得支配地位的过程。在古代,类似这样由老一代的天神向年轻一代的雷雨神移交权利的神话是很多的。例如厄勒原是以色列的神,后来被耶和华取代;赫梯人的神库马尔比被其子特卜舒所取代;两河的安努移交神权给年轻的马杜克;因陀罗成为婆罗门众神之王帝释天;希腊的克洛诺斯被他最小的儿子宙斯打败放逐等。
巴力地位的提升与他个人的努力奋斗密不可分。神话中提到他曾经打败过几只海洋怪兽,包括一条被称为洛坦的蛇,这在乌加里特语中相当于《旧约》里的利维坦。
巴力的妹妹亚娜特也曾经与一条龙作战,这条龙上能用双舌舔舐青天,下能用双尾翻江倒海。在《旧约》里也有类似的故事,那是耶和华同蛇形海怪之间的战斗:“他以能力平静大海,他的手刺杀快蛇。”(《约伯记》26:12-13)。在整个古代近东,海洋都被视作可怕的敌对力量,常拟人化为一条龙或蛇。河流也被认为是一种力量,虽然对人类有用,但如未经驯服,就会对人类造成极大破坏。
巴力最主要的敌人之一就是他的兄弟海神漾。在迦南语中漾名字的意思就是“海洋”,他的神域位于大洋深处的深渊之中,人们相信,漾有时会出现海水冲击而成的浪花或危险的湍流之间。对人类来说海神漾是个代表混沌、无序与危险的神。海神漾一度非常强大。在乌加里特出土的一则“巴力系列”神话提到,神王厄勒的两个儿子巴力和漾彼此作对,起初强大的漾似乎占据上风,而且比他更受父亲厄勒宠爱,甚至获得厄勒批准可以建造一座豪华的宫殿——宫殿可是君主特有的标志。厄勒还召唤了工匠之神科塔-瓦-哈斯,让他去为漾修筑宫殿,而且进度要快,免得漾因为不快做出咄咄逼人的举动。于是漾派出两名特使去觐见厄勒,让他们在厄勒面前不要匍匐下跪,而是站着传达漾的口信:“把巴力和他的仆从交出来,我好承袭他的黄金!”
泥板的这一部分损毁看不清了,故事继续往下时场景变成了厄勒的宫廷。由于漾实力强大又咄咄逼人,他的使者到达厄勒宫廷后发现众神都把头低垂到膝盖上,摆出顺从的姿态。使者们骄傲地传达了漾的口信,于是厄勒便命令把他们带回以下口信:“让巴力成为你漾的奴隶。他和其他众神一样,必须向你臣服。”
但巴力不怕漾的威胁。他抓起挂在王宫墙上当装饰的一件武器,冲上前去想杀死两名信使,只是听到了亚娜特和阿什塔特两位女神的劝阻才停了下来。两位女神指出,信使是不可侵犯的,攻击他们就是大逆不道。不过阿什塔特女神与太阳女神沙帕什内心里是站在巴力一边的,阿什塔特就曾向沙帕什诉苦道:巴力既没有宫殿也没有居所,而且恐怕就要被漾打败;而太阳女神则劝解道,这或许是因为厄勒觉得巴力还没有结婚,还太年轻。
之后泥板又是一片模糊,似乎是巴力来到了漾的宫殿并和漾打起来了。由于双方实力差异,加上漾有大量深海怪兽帮衬,巴力一度处境窘迫,像奴隶一样绝望地匍匐在漾王座前。
这时,已经在海底替漾修建宫殿的工匠之神科塔-瓦-哈斯找上巴力,并对他说现在的局势关乎到他是否能成为国王,他还鼓励巴力说:“王子巴力,你是云的驾驭者,你必须粉碎你的敌人,把他们消灭,收回你永恒的王位!”为了达到这一目标,科塔-瓦-哈斯设计出一对具有魔力的棍棒给巴力当武器。这对武器被取名“Yagarish(意为驱赶者)”。科塔-瓦-哈斯对它们说,“你们要像老鹰一样从巴力手中飞出,把漾从王座上赶下来”。
但漾并没有倒下。于是科塔-瓦-哈斯又设计一版新武器,在原有版本上进行优化,增添了一些补丁,修正了一些漏洞,大大改进了命中率差的问题。这对被命名为“Ayamari(意为追赶者)”的新武器成功地击中漾的两眼之间,把他打得一个踉跄,从王座跌了下来。泥板中这样写道:
武器从巴力手中击出,
如同指掌之间飞出猛禽一般,
正中了漾的脑袋,打在了他的两眼之间,
漾倒下了,跌倒在地,
他的关节颤抖,脊柱发软,
于是巴力拖出漾并将他撕碎,
漾的时代就此终结。
嗜血的女神阿什塔特在一旁大声叫好,还鼓动巴力:“把他肢解了,强大的巴力!肢解他,驾云的神!”于是巴力撕裂了漾,就像巴比伦神话里马杜克战胜提亚马特后所做的那样。另一种说法则说巴力也可能取下了漾的王徽戴在自己身上,就像马杜克从叛神基库身上取下命运石板一样。
巴力战胜漾后,因为还不能像其他正式的国王一样马上拥有自己的宫殿,一度感到十分委屈。这部分故事开始的时候,巴力在他的领地扎丰山(即叙利亚的阿克拉山)上搞了个宴会。宴会之后,亚娜特关上了她豪宅的大门,并在一个有两个城市的山谷里(可能是指乌加里特及其港口)会见了她的仆从,然后亚娜特屠杀了乌加里特附近两个城市的居民,随后又邀请军队前往她的宫殿赴宴,并在他们饱餐之后用镰刀砍下士兵的头,这一连串攻击行为或许是某种献祭仪式,也许能让土地变得更肥沃。那之后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总之巴力向妹妹亚娜特诉苦道:“暴风雨的主宰巴力不能像其他神一样有自己的房子,不像母亲亚舍拉的其他儿子一样,有庭院可以遮蔽女儿‘雾’和‘露’。”亚舍拉早在公元前3000年前起就在叙利亚广受崇拜,后被并入赫梯帝国的神系。
亚娜特立刻帮哥哥向父亲请求,不过她的求情倒更像是威胁,说,如果他不给巴力一处宫殿,那她就砸碎他的脑袋,让他的满头灰发沾满血渍。厄勒对女儿的恐吓无动于衷,平静地回答:“我的女儿,我知道你容易冲动,但不把你的要求说清楚,我怎么知道你到底想要什么呢?”亚娜特便回答说,巴力已经成为神界最最重要的一员,却没有自己的房子,这样是不对的。厄勒支吾其词,说,不经过妻子亚舍拉的同意,他不能答应给巴力这种特权。
厄勒深知亚舍拉不会轻易批复给巴力房屋建造许可证,因为厄勒所有的儿子中,她最不喜欢的就是巴力,似乎是因为巴力曾经杀害过她的儿子和臣民。于是至高无上的天神想了个主意,他建议巴力去找科塔-瓦-哈斯订做一些精美的家具、碗筷和饰品。巴力和亚娜特把礼物献给母亲后,很快便得到了她的许可她前来觐见厄勒,厄勒一看到她便高兴地捻弄手指,笑道:“海之女神亚舍拉,你来是为了何事呢?如果你饿了,请享用桌上的面包;如果你的渴了,就请来杯金杯里的美酒吧。”亚舍拉请求巴力建造一座华美的宫殿,还强调说,巴力的宫殿具有重要的象征意义,必须以国王的等级标准来建造。她说:“现在巴力将开始多雨的季节,也就是小河水泛滥的季节。他将在云端打雷,他将向地上扔下闪电。”
巴力大喜过望,马上派驼队去黎巴嫩拉雪松,到深山里寻找金银珠宝。他任命科塔-瓦-哈斯为首席建筑师,为他在扎丰山上建造一座富丽堂皇的宏伟宫殿。在新宫殿的设计图上,巴力同科塔-瓦-哈斯在是否应该开个窗户的重大问题上产生了分歧。科塔-瓦-哈斯建议巴力在宫殿上开个窗户,让日光能够透进来。巴力不同意,他害怕自己的女儿“雾”和“露”会通过窗户逃走,或是漾再次找上门来。
宫殿建成之后巴力立即宣布启用,并设宴招待众神,随后就出发巡视领地上的九十座城市,以巩固自己的地位。回来后巴力改变了主意,认为的确有必要装个窗户撒点雨水到地上,引来科塔-瓦-哈斯的哈哈大笑:“我早就说过吧,听我的准没错!”
科塔-瓦-哈斯在宫殿正中安装了一个窗户,但这后来被证明是一项可怕的错误。这个窗户固然可以让巴力把雨水撒到地面,显示他司掌繁育的权利,但也把他暴露在死神面前,因为当时人们普遍认为,死神只能通过窗子进入屋子里来。
不过当时巴力并不知道窗户会给他带来恶果,得意洋洋地他决定打开窗户,在云层中打开一个缺口,用电闪雷鸣放声大吼:“巴力的敌人们,你们为什么发抖了!还有哪个国王或神能在我统治的领地上称雄?只有我使凡人有饭可吃,能够长胖。”喊完话后,巴力坐回宫殿中,琢磨着这世界上是否还有人敢不服从他的权力。于是他决定向他的兄弟死神莫特发个话,派莫特去对付胆敢挑战巴力权威的人。
巴力派出两名信使前往地下世界死神莫特的领地。这是一趟危险的旅程,信使出发前,巴力对他们做了一番详细的指示:“你们现在要下到那由莫特统治的凄凉荒芜之地区,在接近他时务必要小心,不让他有机会把你们像羔羊一样咬住。告诉他,我已经用金银建好了宫殿,我可以邀请莫特来宫殿吃喝,葡萄美酒和面包管够。但莫特必须向我臣服,因为我掌握着统治暴风雨和繁殖的权利。”莫特感到深受冒犯,因为他不吃那些食物,于是他送回这样的回复:“我的胃口像沙漠里饥肠辘辘的狮子一样大,吞掉人类的血肉永不够!”莫特还威胁要让天界崩溃,把巴力撕成一块块吃掉。
两位神祇之间发生激烈的交战,掌管暴风雨的巴力哈达德不幸落在下风,被死神莫特一口吞下肚子,连他的造雨本领和助手:云雨雷电,还有他的女儿“雾”和“露”,也被莫特一起吞下肚了。顿时,地面陷入干旱的魔掌之中。巴力的两位信使藤蔓和熟地向众神报告说,他们看见死去的巴力躺在地下世界。厄勒悲痛欲绝——尽管漾死时他并没有伤心,从高高在上的宝座摔倒在地,一面捶打着自己的胸膛,在肉体上犁出了丘垄,一面换上麻布衣服,剃掉胡须,往头上撒灰尘,还哭叫着:“巴力死了!为他哭泣吧,巴力的仆从们!我也应该下到地下世界才好啊!”
巴力的妹妹亚娜特也在为她情哥哥的死亡痛哭不已,用指甲在自己的脸颊与胸上犁出一道道伤痕,并请求太阳女神沙帕什第二天夜里把自己带到地下世界去。沙帕什用耀眼的光亮找到了巴力的尸体,把它放到亚娜特的肩上。日出的时候他们一起把它抬到扎丰山上举行了葬礼,亚娜特杀掉了七十头公牛、七十头小牛、七十只野山羊、七十头鹿和七十头驴做为葬礼的牺牲。然后她来到厄勒跟前吼道:“巴力死了,亚舍拉和她的儿子们这下可高兴了吧!”
此时,厄勒和亚舍拉正在琢磨着从别的儿子中找一个新的继承者接替巴力,因为没有巴力,干旱就持续不断。亚舍拉建议把巴力的王位传给雄心勃勃的亚特塔尔。于是亚特塔尔来到扎丰山上的巴力宫殿,却发现自己身材矮小,脚都够不着巴力王座的垫脚凳,头也够不着王座的椅面。于是他只好承认:“我当不了扎丰山的王。”后来他成了统治人间的国王。
巴力忠诚的妹妹兼情人亚娜特下决心要救活她的情哥哥。她来到莫特的领地,一把抓住他的外套,尖叫道:“把我的哥哥还给我!”但是黑色君主回答道:“亚娜特,你在向我要求些什么呀?不错,我到处在群山之间漫游,我在田野之间闲逛,然后我来到巴力美丽的领地,我的大嘴像吃掉羊羔一样把巴力吞下,我的牙床把巴力像幼崽一样碾碎了。事情就是这样。”听到这里,愤怒的亚娜特采取了暴力,她用剑把莫特切成碎片,用扬场的风扇把他吹散,用火把他烤成肉干,再用磨石把他碾碎,最后把他种到地里,这样鸟就没法把莫特的肉碎吃掉。
随着雨季将至,厄勒做了个梦,预见密集的云下着油,干旱的水渠流淌着蜜,这些都是丰收的象征。他醒来后高兴的叫到:“现在我可以安心了。巴力还活着!”他对亚娜特说:“去找太阳女神沙帕什吧,去犁过的丘垄上找嫩芽吧。你能看到巴力吗?”巴力果真回归了!
不过莫特也没有善罢甘休,每隔七年他还是会出现在巴力面前抱怨咆哮着威胁道:“我莫特又回来了!都是因为你,我莫特被切成碎片,被扬场的风扇吹散,被火烤成肉干,被磨石碾成碎片。如果你不把你的一个兄弟交给我,我就把地上的万物统统吃掉!”巴力也不甘示弱,派出使者应答道:莫特胆敢来巴力就一定会把他驱逐走,不过要是莫特饿了,他可以吃点巴力的仆人充饥。莫特对这个安排并不是很满意,于是两位大神在扎丰山又打了起来,直到太阳女神对莫特喝道:“你怎么敢和伟大的巴力挑战?厄勒肯定会把你赶下王座,打断你的权杖。”这时莫特害怕了,便悄悄地溜走,留下巴力在他的王座上。
有人说,亚娜特的果断行为是指收割活动的最后一部分,对谷物的加工,以及下一季的重新播种,但不好解释的是,作为新谷物回来的不是莫特而是巴力。不过,这个神话至少说明一点,巴力与莫特的冲突是反复出现,永无止境的。这个神话很可能是一则季节神话,每年巴力所代表的雨季逐渐过去后,给大地带来生机的湿润也消失了,干旱带来的饥荒阴影在人们的头顶徘徊不去。在炎热的旱季,众神“犁”自己的肉,播下新的谷物,等待雨季的回归。农业社会依赖的旱季和雨季的交替来实现庄稼的丰收,所以人们把生活担忧渲染为诸神之战也就可以理解了。
很可能这个神话故事会在每年秋天的新年庆典上朗读,同时举行仪式,象征性地演出巴力和莫特之间的战争。除了每年季节的轮替外,这个神话故事可能还提示了一个更长的过程。莫特每隔七年重现可能是指迦南当地的一项农耕习俗,即每七年让地休闲一年,称为“安息年”。故事可能反映了连续几个旱年累积造成的恶果,《旧约》里把它称为“七个歉年”。有学者认为,每当这个时候,祭司们就会朗读这个神话并通过巴力战胜莫特的仪式来求雨。
乌加里特在公元前约1200年时遭到“来自海上的侵略者”攻击而毁灭,从此销声匿迹了三千多年,直到1928年,一名叙利亚农民在现在称为沙姆拉的村庄里犁地,犁碰到了后来被确认为古代陵墓的东西。从陵墓中出土的几千份刻在泥板上的记录,其中包括法律文书、贸易记录、与他国国王之间的书信往来、药方以及多国语言之间的翻译词典,证实了乌加里特在当年的重要性。通过进一步考古发掘,人们发现王宫、巴力神庙和其他建筑的遗址,并出土了许多日用品,包括精美的黄金浮雕杯,还有一些雕刻有巴力小幅画像的泥板。
然而总的来说,乌加里特遗址的地面建筑已所剩无几,太阳女神沙帕什如同三千年一样照耀着大地,而她的同伴和神国早已毁灭,巴力统治过的帝国如今一片荒芜,没有神庙,没有宫殿,访客们只能看到一片野花,摇曳在残桓断壁之间。


I
席路德
席路德

1328 人关注

知识挖掘机
知识挖掘机

28904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