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我们在旅行时偶尔听朋友们提起,说波斯向以盛产人类勇士自豪。其实世界各地的神话都出产英武的勇士,为何波斯的品牌尤为出色?这或许是因为,多数情况下其他国度的勇士身世都和诸神脱不了关系:因为到处都是美丽的少女与喜欢横插一脚的神。但波斯神话中的勇士却大多是血统纯正的人类,是人间国王的后裔。

人间第一位国王凯玉玛斯

据波斯古老的史诗《列王纪》记载,人间的第一位国王凯玉玛斯诞生于高山之巅。如果说宇宙间一切正义的力量都被神所统治,那么人类文明的基石便是国王锻造的,他给世界带来许多事物,他用豹皮做成的长袍是人间第一件衣服,他的臣民收集的食物是人类最早的食物。他统治了人间30年,人世间的万事万物都向他表达着敬意,他像太阳一样无私地照耀着世界,他的纯洁就像夜晚投射在婆娑树枝上的皎洁月光。人们尊敬他,因为他激励所有人遵守天神的法律来为人间的美好而奋斗。
然而尽管所有人都爱戴他,邪恶势力却未因此与他绝缘,在他和平的国土上降临了第一次屠杀,是由恶魔阿里曼的儿子黑魔带来的,黑魔杀死了凯玉玛斯的儿子西亚马克,这几乎要了国王的命。但凯玉玛斯马上传唤他勇敢的孙子胡桑,嘱咐这个勇敢的年轻人为父亲报仇,同时预言在不久的一次冲突中自己也将丧命,那时王位的重任便会落在胡桑肩上。随后这一切果然应验了,在一场决斗中,胡桑杀死了黑魔,但凯玉玛斯的生命也很快结束。
新继任的年轻国王马上宣布一条新的“律法”,他说,拥有高超手艺和智慧的人将会征服原始的世界。首先,他发现了一块神奇的试金石,有了它,人们就可以从岩石中提取出铁。掌握了铁的冶炼技术便可以制造各种工具和武器。胡桑还发现制火和征服火的秘密:有一天当他和侍从在山上打猎时看到一只巨大的怪物从岩坡上朝他们冲过来。这怪物全身漆黑,双眼充血,嘴里冒着浓黑的烟雾,侍从们吓得直往后退,但胡桑去毫无惧色地捡起一块石头朝怪物投掷过去,尽管怪物把头一偏似乎没有受到伤害,胡桑却看得很清楚,投掷过去的石头击中了它,立刻有一丝耀眼的光亮迸发出来——这便是火的诞生。胡桑双膝跪地,感谢创始者把这一秘密展露在他面前,从那时起,人类便拥有了火,火成了人与神相通的媒介。
相比之下,胡桑的后继者塔莫拉斯并不像胡桑那么闻名,但他勇敢地打破了邪恶与无知给人们造成的制约。他驱除过恶魔及魔法,打破了人们过度崇信魔法的习惯心理,并创建了一个智慧和真理的时代。除了这些业绩外,实际上他是一个脆弱的人。塔莫拉斯最著名的行动是他战胜了恶魔阿里曼。他把恶魔变成一匹马,并骑着它环游世界30年,直到绝望的阿里曼发誓一定告诉他书写艺术的秘密,塔莫拉斯才把它释放了。
《列王纪》中认为地球上最早出现的繁荣是在贾姆希德统治时期,这归功于他将铁器制作成战争武器的策略。他们制作了成千上万的战盔和剑和弓箭,以备战争之用。他又开始了另一项任务,即将其子民塑造成一个统一体:他最先着手划分民众的社会阶层,他建立了教士机构以监督世间人类对诸神的信仰;建立一支武士阶级以保护国家不受敌人侵略;另一支小农阶级也诞生了,他们贫穷而独立,依靠自己的双手创造美好的生活。贾姆希德创建的第四阶层是手工艺人,这些人经过特殊训练,其手艺达到相当高的水平,制造的工艺品既美观又实用。贾姆希德公正地给予人们享受权利与履行义务的同时,也给其他非人类,比如动物划分了规定的领域,甚至还交给恶魔“第伍”们一个任务,要他们用瓦石创造巨大的建筑。他还发现了各种金属矿物和自然界的香油。他的国度在他的统治下日益兴旺发达。
然而,贾姆希德的黄金时代最后葬送在他们自己的狂妄中,伟大的成就使他陷入人性的堕落之中。他号称自己有神的荣光,变得不可一世。牧师和贵族都被他的狂妄和权力欲望所震惊,纷纷离开了他。没有人反对他,他陷入虚荣自负的境地,从那时起他统治的国家开始遭到分裂,手下的臣民对他也不再忠实,国王制定的法律也失去往昔的声望,这块领地开始陷入到各种纷争之中。
最后,贾姆希德被肩上长双蛇的国王扎哈克锯死了。
那你就错啦。《列王纪》里讲述了波斯史诗中最伟大的英雄罗斯特姆的故事——在力气和英勇方面,没人能与之媲美(如果称他为波斯的赫拉克勒斯,估计他会嗤之以鼻,但或许这两者之间存在演绎的关系)。童年时期他就表现出力大无比,完成了一些甚至成年人都难以完成的功绩。然而他的身世却伴随着一些不祥的征兆,预示这位英雄一生中的不幸命运。
罗斯特姆的祖父萨姆是一位伟大的勇士,统治波斯国土上最强大的城邦。然而有件事却一直让他焦虑不安:他一直渴望有个儿子来继承他的王位。经过漫长的等待,他终于盼到妻子怀孕的消息。然而孩子出世后,却没人敢报告他这个消息,因为这个孩子的头发像老年人一样是白色的。最后,一位老年看护终于鼓足勇气向这位国王报告了这件事。果然,令王后担心的事发生了,国王咆哮地称他的儿子为怪物,并下令把他抛弃在荒野的山坡上。
太阳照耀在这个被抛弃的男孩身上,他的哭泣引起西木尔鸟——波斯神话中威力无穷智力超群的神鸟的关注。它把孩子带回自己的巢穴,并将其抚养长大。随着时间流逝,婴儿很快长成一个强壮英俊的青年。一天,一支商旅经过这座山,他们吃惊地发现一个体格健壮却披着齐腰长白发的青年在山间狂奔。很快这一奇观在整个地区传开了,传到了萨姆的王宫里。国王立刻意识到这个怪人就是他多年前遗弃的儿子。衰老的国王立刻决定派出人马去山上找回儿子。西木尔鸟立刻明白来者是谁,它来到孩子跟前并给他一根自己的羽毛,告诉他分别的时间到了,但它永远不会忘记他,今后一旦需要它帮助,只要点燃羽毛它就来他跟前。然后西木尔鸟抓起他,把他送到萨姆国王跟前。
萨姆国王打量着他的儿子,意识到他的确就是自己当年抛弃的孩子。萨姆早已对当年的残酷行为懊悔不已,他含泪请求儿子原谅。他给儿子取名扎尔。这一名字日后令敌人闻风丧胆,然而和他自己后代的相比终究稍逊一筹,因而他很快就成为罗斯特姆的父亲。
扎尔与邻邦公主的爱情故事是《列王纪》中最具有浪漫色彩的故事。美丽的露达比和英俊的扎尔在他们相遇之前就已根据传闻相互爱上对方,然而他们的相遇却很不容易。露达比的父亲是邻邦卡布里斯坦的国王,他虽然承认萨姆的地位,却非常勉强,更糟糕的是,他是蛇王扎哈克的后代。
当扎尔王子到卡布里斯坦访问时,他拒绝了国王的邀请而选择在首都旁的河边扎营。而露达比被父亲隔离在嫔妃的后宫中,这样根据传统,扎尔王子就不能提出见面的要求。然而公主和女仆打破了这一僵局,她们跑到河边休息时被对岸的扎尔王子看在眼里,他抓起弓箭射中一只飞过的鸟,结果鸟落在公主和女仆们嬉戏的地方。扎尔趁机派人前去和她们搭讪。结果两边的仆人都称赞起自己的主人,扎尔抓住机会把珠宝礼品送到公主手中。于是一个秘密的约会就这样开始了。
一见面两人就深深爱上对方。但是双方父母都强烈反对这桩婚事,但一切在两名年轻人炽热的爱情面前显得苍白无力。最终两国国王同意了这门婚事,扎尔和露达比在举国欢庆中举行了隆重的婚礼。所有见证了这一事件的人都一直赞美这一对璧人的结合是最完美的。
但是很快,露达比生病了,随着分娩地临近,她的身体变得越来越虚弱。绝望中的扎尔四处求医。最后,他想起西木尔鸟交给他的羽毛,在危急时刻只要他点燃羽毛,西木尔鸟就会前来相助。他赶紧按照嘱咐做了,西木尔鸟赶来了。扎尔向他的养父诉说了妻子的症状,西木尔鸟向他建议,“请一位名医剖腹从露达比体内取出这个雄狮般的孩子”。之后西木尔鸟取出一帖膏药露达比的伤口上使伤口更快愈合。做完这一切后,西木尔鸟告别养子返回山野。
扎尔为他的孩子取名罗斯特姆,他从小就显示出过人的体力,有一回,他酒醉后在寝室里酣睡,宫中巨大的声音把他吵醒了。原来他父亲的一只白象逃出动物园在宫中四处乱跑,仆人们都制止不了它。罗斯特姆马上抓起一根重锤冲到大象跟前。大象向他发出攻击,但他像生了根一样一动不动,突然间,他发出雄狮般的怒吼,将重锤猛击在大象头上,把大象打死了。
其时,波斯与东北的图兰长久以来的冲突已变得更加尖锐。波斯急需英雄人物的出现。在波斯的“众王之王”死后,王位落到有勇无谋的凯·卡瓦斯手中,国力日渐衰微。图兰的统治者野心勃勃试图吞并波斯,他把这个任务交给他的儿子阿弗拉赛博——一名诡计多端的王子,命中注定是罗斯特姆最强大的敌人。阿弗拉赛博派出的魔鬼“白魔”使国王凯·卡瓦斯的军队陷入绝境,连国王自己都被白魔制造的大雾困在郊外的曼占达朗旷野四处乱转。
罗斯特姆听说凯·卡瓦斯处于危险境地,立刻坚持亲自前往搭救。他决定抄最近的路抵达曼占达朗,尽管他父亲担忧地提醒这条路上人迹稀少,凶恶的野兽和邪恶之灵很多。他先是在岩洞中休息时打扰了沉睡的龙。这条龙有一种隐形能力。每次当罗斯特姆的战马试图吵醒它酣睡的主人时,龙便消失了,这让罗斯特姆以为是他的马太紧张的缘故。在那条龙第八次现身时,罗斯特姆才发现了它。于是他和战马联合起来对付那条龙直到它求饶。
他们继续前行,这回他们遇见一个巫婆。她化作一个艳丽的女郎,在旷野中的一个池塘附近安排一顿美味佳肴诱惑罗斯特姆。罗斯特姆差点中招,直到他无意中提及神王之名。巫婆马上变回一个相貌丑陋的老太婆,于是被罗斯特姆一剑毙命。
接下去罗斯特姆要对付一些受惊的村民,这不需花多大力气,罗斯特姆就用剑说服他们带着他带路找到白魔的巢穴。中途,他们遇到了瞎眼的国王凯·卡瓦斯的热烈欢迎,这位国王督促他去进行决战,并告诉他,只有涂上白魔心脏的血液,国王和他手下才能恢复视力。
原来白魔就住在这座城市附近的一个山洞里,一群恶魔随从“第伍”守护在洞穴周围。向导告诉罗斯特姆,这群“第伍”每天中午都要午睡一两个小时,这就是给罗斯特姆提供了机会。他趁机向山洞潜行。被罗斯特姆惊醒的“第伍”们最后在一片剑影中纷纷倒地。白魔被惊醒了,它大吼一声向这位入侵者扑去。罗斯特姆用两柄剑便把庞然大物的胳膊和腿砍了下来。即使这样,白魔依然不减其威力,它抓去罗斯特姆试图把他挤死。罗斯特姆也拼命抓住它使它动弹不得。但白魔渐渐地因为流血过多支持不住了,罗斯特姆趁机用尽最后的力气把它举到空中,然后重重地抛在地上把它杀死了。
胜利后的罗斯特姆回到城中,发现城中的“第伍”已经逃走了。他把白魔的卡瓦斯盛赞罗斯特姆为波斯最伟大的英雄,因为他连最强大的恶魔都能战胜。

最伟大英雄的多种不幸命运

在罗斯特姆的一生中曾经遇到许多悲剧,因为在英雄的使命之一就是制造死亡,但其中最悲剧的故事与他的儿子有关。关于那个被抛弃的王子的故事是《列王纪》中最著名的故事之一,除了浪漫的开端、恶毒的阴谋和宏伟结局外,它成了罗斯特姆整个冒险历程中最苦涩的命运。
这个故事的开端非常美好,罗斯特姆在图兰边界的森林里打猎时碰到一群野驴。他感谢上苍给自己的好运,便拿起弓箭开始射杀野驴。接着他生起篝火饱餐一顿,结果吃得太饱睡着了,路过的几个图兰人趁机偷走他神骏的战马拉克什。
醒来后的罗斯特姆根据窃贼的足印追踪到图兰的诸侯国萨曼甘。他怒气冲冲地冲进萨曼甘国王的王宫要求处置窃贼。国王急于安抚发怒的英雄,实在是因为罗斯特姆的家离他的边界是如此之近。他拼命向罗斯特姆陪好话,说拉克什名气很大,所以很快能找到,请罗斯特姆先好好休息一下。
罗斯特姆接受了诸侯国国王的款待。一顿美餐之后,他便上床睡觉了。半夜,他被一个不速之客弄醒:一位素未谋面的绝色佳人站在他面前。当她告诉他自己是萨曼甘国王之女塔哈美涅,很早便听说罗斯特姆的英名并暗恋他许久后,罗斯特姆的惊讶变成了困惑。因为塔哈美涅表明心迹后再也克制不住,请求目瞪口呆的英雄马上与她结婚。被她的美丽所迷住的英雄想知道她的父亲对这种结合的反应,结果他高兴地得知萨曼甘国王对此联姻倍感荣幸。于是国王立刻召来牧师为两名年轻人完成结婚仪式。
第二天早上,拉克什找到了,罗斯特姆决定直接返家。出发前他告诉塔哈美涅他会尽快回来,但他知道波斯和图兰的对立也许会使归期变得漫长。接着,他取下手腕上的护身符交给妻子,嘱咐她如果她生下一个儿子,就把护身符给他,让他看见它就像看见他的父亲一样。
9个月后,一个男婴诞生了。他的母亲给他起名叫索哈拉伯。长大后的索哈拉伯无论在力量、勇气还是在品德方面均和他父亲一样非凡。许多年来他的母亲一直隐瞒他的身世。终于有一天,他被好奇心驱使请求母亲对他讲出实情:他是罗斯特姆的儿子。从那以后,索哈拉伯常常想象从未见过面的父亲,想着如何才能建立功勋为自己赢得名誉,让父亲为他自豪。于是,他请求外祖父让他率领一支军队越过边界突袭伊朗的领土,很快他就为自己赢得了勇士的称号。
关于这位勇士的消息传到罗斯特姆耳中。如此勇敢的战士很可能是他儿子的念头在罗斯特姆脑海中一闪而过,但马上他又打消这种念头,对自己说像索哈拉伯那么小的年纪不可能取得如此战绩。
索拉哈伯胜利的消息也传到图兰国王阿弗拉赛博耳中,当他得知索哈拉伯是罗斯特姆之子,而且父子俩从未见过面后,一个阴险的计划在他头脑中形成了。
阿弗拉赛博认为在这对勇士父子之间可能会有一场殊死搏斗,因为在边界战争中,传统上都会有一场单独的决斗,而索哈拉伯和罗斯特姆无疑是双方军队中最杰出的勇士,他们必须代表自己的军队参加决斗。阴谋若要成功,必须让他们认不出对方。于是阿弗拉赛博派出自己的勇士加入索哈拉伯的军队中——命令他们一旦两军面对面交战,一定不能让他们彼此相认。
这一时刻终于到来。果然是罗斯特姆率领着波斯皇家军队。当两军对峙时,索哈拉伯最想知道的是他的父亲在不在对方军队中。然而他询问的波斯战俘被他的声威吓住了,担心他打听的目的是为了向罗斯特姆挑战并打败罗斯特姆,于是便向索哈拉伯撒了谎。
当最终两名勇士面对面凝视对方时,他们看到的只是意气风发的对手,而不是有血缘关系的父子。罗斯特姆向索哈拉伯发出挑战,索哈拉伯指出罗斯特姆尽管老当益壮,当已经过了上战场的年纪,建议他回家安度晚年。罗斯特姆则向索哈拉伯夸耀自己当年的胜利,并说自己无意杀死一个像他那样的年轻人。索哈拉伯静静地听着对方骄傲的宣言,开始对他的对手升起一股羡慕之情,那份泰然自若的神情和感人至深的话语使索哈拉伯突然觉得对方可能是自己的父亲。他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询问对方是不是罗斯特姆。然而以狡黠著称的罗斯特姆这次反被聪明误。他担心这个年轻人打听他是不是罗斯特姆只是想吹嘘自己曾经在战场上面对面与这位伟大的英雄相遇过。罗斯特姆不想给他敌人丝毫的宽容,立刻否认自己的真实身份。
于是两名勇士立刻展开较量,他们先用茅,之后用剑、锤、弓,一直打到夜幕降临,看不清对方。索哈拉伯又一次建议双方收起武器结为朋友,然而罗斯特姆的回答是继续厮杀。渐渐地,索哈拉伯占了上风,他把对方击倒在地。当他拿出短剑准备致命一刺时,狡猾的罗斯特姆喝住了他,并对他说波斯的习俗是只有把敌人打败两次才能把对方杀死。听到这里,索哈拉伯收回短剑,甚至给对方喘息的机会以使他恢复元气准备再战。趁这个短暂的空隙,罗斯特姆用尽所有力气和技巧,把对手打倒在地,拔出短剑刺向年轻人的胸口。
索哈拉伯意识到自己要死了,为了不让对手太得意,他提醒对方他的亲生父亲——伟大的英雄罗斯特姆会为他报仇。听到这句话,罗斯特姆感到一阵头晕目眩,绝望中,他要年轻人提供证据,于是他看到了多年前临别时他送给塔哈美涅的那串附身符。
真相大白!罗斯特姆悲痛欲绝地长跪在地,用手捂住儿子胸前的伤口,试图不让更多的血流出,他把儿子抱在怀里,倾听儿子永远不可能实现的雄心壮志。就这样,他一动不动地抱着自己亲自刺伤儿子直到寒冷的夜空神祇第一颗星星。这时,波斯的使者来找罗斯特姆,他们充满信心地说有一种药可以救他的儿子。罗斯特姆才惊醒过来,马上召唤他的战马拉克什准备把他的儿子送回王宫。然而一切都是徒劳的。当他听到守候在索哈拉伯身边的侍从发出的哭声时,这位悲痛的父亲几乎毫无知觉地从马上摔了下来,意识到自己唯一的儿子已经永远离他而去了。

另一名勇士伊斯芬迪亚王子

此时,波斯国土上已出现了另外一位著名勇士,他是波斯最新一任“众王之王”的儿子伊斯芬迪亚王子。这位王子除了超群力量和能力外,继承了他的父王古什塔什对权利异乎寻常的热衷。为了早日树立自己的威望,伊斯芬迪亚王子建立下赫赫战功。为了表彰他,他的父王答应会提前退位传位给他。
然而在暗中,王子日益高涨的声誉却让他的父亲寝食难安,担心自己的威信被儿子超越。于是当一名叫古詹姆的勇士来到他跟前诬陷王子意图谋反时,他轻易地就相信了,于是他把王子召回宫廷秘密囚禁起来。这一宫廷事变立刻导致军事上的失利,波斯的军队被图兰人轻而易举地打败。古什塔什带着参军溃逃到附近的罗斯特姆统治下的城邦。
古什塔什向罗斯特姆求助,但遭到罗斯特姆拒绝,因为他想呆在家里治愈自己的伤痛。于是“众王之王”只好御驾亲征,结果又被图兰军队赶回来了。古什塔什只好向占星术士求助,结果被告知只有一个人可以救波斯于万劫不复之地,这个人就是被他囚禁起来的儿子。于是古什塔什只好向儿子低声下气地道歉乞怜,希望他能再次出征。
伊斯芬迪亚王子同意了父王的请求。他的出现使局势发现急剧转变,图兰军队被迫撤走。但还有一件事没解决:伊斯芬迪亚王子的两个妹妹还在图兰人手中,她们被扣留在哈贾斯普的布雷真堡垒中。伊斯芬迪亚王子决定亲自搭救她们。古什塔什为他挑选了一批精兵强将,并以自由为交换条件让一名图兰俘虏带他们去布雷真堡。俘虏告诉他们通往城堡的路有三条:第一条最安全的要三个月,第二天安全次之,要8个星期,第三条道路只要7天,但是最危险的,他们会遇到猛兽、女巫和恶魔。伊斯芬迪亚王子毫不犹豫地选择最后一条道路。
像罗斯特姆当初经历的那样,伊斯芬迪亚王子经历了7次考验,第一天,他杀死了两头恶狼,第二天是一对狮子,第三天是条龙,第四天是个女巫和她的魔鬼助手,第五天他遇到了西木尔鸟——但跟扎尔王子不同的是他杀死了西木尔鸟,后来的事情表明他原本可以把它当作盟友而不是敌人的。最后两天是昏天黑地的暴风雪和炎热无比的沙漠,他也成功地对付过去了。最后,伊斯芬迪亚王子终于来到布雷真堡前。
乍看之下,这座城堡似乎无懈可击。于是伊斯芬迪亚王子决定智破。他把自己装扮成商人,把驮行李的骆驼扮成商旅队,并在头几匹骆驼里放了许多货物,后面的骆驼的驮篮里却不是精美珠宝服饰而是装备齐全的勇士。在城堡中呆得的烦闷的图兰人对这位带着许多货物的商人到来十分高兴,尤其是这位商人表示愿意用一顿晚宴来款待他们时。当图兰首领和他的勇士们酒酣耳热时,伊斯芬迪亚王子让自己的勇士从篮子里跳了出来,一举把图兰人都杀死了。
伊斯芬迪亚王子的凯旋再次引起古什塔什国王的惊惧,他又向占星术师咨询寻求对策。结果他得知一个令人震惊的信息:有一天伊斯芬迪亚会被罗斯特姆杀死。得知此预言后,一直为罗斯特姆拒绝增援一事耿耿于怀的古什塔什国王的惊惧,他又向占星术师咨询寻求对策。结果他得知一个令人震惊的信息:有一天伊斯芬迪亚会被罗斯特姆杀死。得知此预言后,一直为罗斯特姆拒绝增援一事耿耿于怀的古什塔什想出了一条一石二鸟的计划。他命令伊斯芬迪亚把罗斯特姆锁上镣铐带到他面前。如果他能办到,古什塔什答应将提前把王位传给他。
起先伊斯芬迪亚对这项侮辱波斯最伟大英雄的任务颇为踌躇,然而他那当国王的雄心驱使他接受了这个任务。他来到锡斯坦,要求罗斯特姆服从。尽管罗斯特姆无意于厮杀,但他没理由束手就缚,于是一场较量在所难免。正如古什塔什国王所预期的那样,他们决定单独决斗。罗斯特姆已经老了,但他有一个秘密武器,那就是西木尔鸟——这只被伊斯芬迪亚王子杀死又复活的神鸟神奇地治好了罗斯特姆,并告诉他伊斯芬迪亚王子是在琐罗亚斯德亲自调解下才变得战无不胜的,要打败他只有一个办法:用卡祖木制成的箭同时刺瞎他的双眼。这样就可以将他致残又不至于杀死他。西木尔鸟还警告他,不要杀死伊斯芬迪亚王子,一旦他死了,杀死他的人也活不了。
第二天早上,罗斯特姆做了最后一次努力。他告诉伊斯芬迪亚他可以去古什塔什面前,但不上镣铐。伊斯芬迪亚王子拒绝了,于是决斗再次开始。罗斯特姆最终射出了卡祖木箭,结果不但弄瞎了伊斯芬迪亚的双眼,还给他造成致命的伤害。罗斯竭尽全力想要挽救这位垂死的青年,然而一切都是徒劳的,很快他就死去了——波斯失去了最亮的一颗星辰。
西木尔鸟曾预言杀死伊斯芬迪亚王子的凶手也难逃一死,这一预言很快应验了。然而,死亡降临在罗斯特姆头上的方式却远非这位英雄所能预料的。他不知道他同父异母的弟弟苏格哈德——他父亲扎尔和一个女奴生下的儿子——极为仇恨他。这个年轻人在皇宫长大,并和锡斯坦的附庸国喀布尔国王的女儿结了婚。苏格哈德嫉妒罗斯特姆的声望,一直想找个机会羞辱他甚至杀死他。
喀布尔国王对自己作为锡斯坦的附庸国感到不满。这一年,喀布尔向锡斯坦的进贡忽然涨高了,他的怒火便爆发出来。当着苏格哈德的面,他说出要报复罗斯特姆的话语。苏格哈德表示愿意助他一臂之力。于是他们便商量出一条毒计,假装吵架使罗斯特姆怀疑两家的联盟已经破灭。在一次宴会上,苏格哈德公开羞辱国王,盛怒的国外声称苏格哈德是女奴的儿子。这给苏格哈德提供了召唤罗斯特姆前来维护家族声誉的理由。他匆匆赶到锡斯坦,极其夸张地描述了事情的经过,请求哥哥为他报仇雪恨。
罗斯特姆立即同意了。两兄弟一起返回喀布尔,结果只收到喀布尔国王一个人的接待。喀布尔国王装出忏悔的样子,请求英雄不要因为他不假思索说出的话而采取复仇行动。罗斯特姆高兴地接受了道歉。当喀布尔国王提出为了巩固两个王室之间重新建立的友谊,邀请他留在喀布尔狩猎几天,罗斯特姆觉得拒绝这一盛情实在有失礼节,于是便答应了。
然而,喀布尔国王和苏格哈德早就在狩猎必经的道路上布置好了许多陷阱,布满了深坑——深坑底部和四周插满了尖利的木桩和刀。狩猎开始了,喀布尔和苏格哈德假装出于对罗斯特姆的尊敬让骑着忠诚的战马拉克什的罗斯特姆走在前面。在快接近陷阱时,拉克什闻出了危险的气息,停住不肯走了。然而罗斯特姆对战马不同寻常的固执感到困惑不接,于是用力在它腹部打了一拳,拉克什禁不住向前一跳,跌进了深坑中。黑暗中,尖利的木桩和刀刃刺进他们的身体,罗斯特姆和拉克什很快奄奄一息了。
罗斯特姆这时才明白他们背叛了他,他向袭击自己的人提出了最后的请求:把他的弓箭递给他,这样他至少可以在死前杀死袭击他的动物。苏格哈德来不及阻拦,一名随从就把罗斯特姆的弓给他了。拼尽最后一丝离奇,罗斯特姆站了起来,把刺进身体的刀刃砍了下来。意识到的危险的苏格哈德赶紧躲到附近的一棵树背后,但罗斯特姆已经看到他了。他用力向他的弟弟射出一箭。箭射穿了树干,也刺穿了躲在树干后的阴谋者。报仇后的罗斯特姆心满意足的倒了下去。经过这么多冒险、战争和悲剧后的罗斯特姆和他的战马拉克什一起死去了。波斯举国上下在哀悼这位最伟大的英雄。

波斯版的亚历山大

罗斯特姆逝去之后,《列王纪》中的波斯英雄时代也结束了,因为其时波斯全境已被马其顿征服,新任统治者即马其顿的亚历山大。作为一名波斯人,《列王纪》的作者在描述这位侵犯他祖国的外国人时感到非常困难。作品中有些地方把西卡德——波斯人对亚历山大的称呼——描述成波斯的敌人,与敌国图兰的国王阿弗拉赛博和蛇王扎哈克一样邪恶残暴。作者尤其谴责他恶意烧毁位于波斯波利斯的皇宫——历代国王在漫长岁月中建立起来的一代王朝的遗产。
然而《列王纪》的写作时期正值亚历山大的统治时期,他的态度自然要很委婉的。他遇到的最严重问题是亚历山大和波斯皇室没有任何关系,这一事实足以推翻任何一切认为亚历山大是合法波斯皇帝的说法。人们认为世袭的光荣只属于波斯皇室,否则只能算篡位,为此作者只要进行捏造,他虚设了一种血缘关系,而这一联系却使马其顿人感到不悦。
在这一个虚构故事中,波斯皇帝向马其顿发动战争。当时的马其顿还很弱小,马其顿国王只好向波斯皇帝求和,并答应每年进贡十万个金蛋,每个金蛋里面有一件珠宝,外加马其顿国王美丽的女儿纳希德。然而很快纳希德就因为水土不服生病了,发出难闻的味道。虽然波斯的医生后来用药草治好了她。但在那之前皇帝就因为受不了那种气味决定把她还给她的父亲,然而他却不知道此时纳希德已经怀上他的孩子。
很快纳希德剩下一个健康的男孩。她的父亲因为自己没有男性继承人,就决定收养这个孩子为合法继承人。他就是西卡德,未来世界的征服者,经过《列王纪》作者的妙手嫁接成波斯皇室后裔的亚历山大。
之后,书中的叙述便遵照历史记录了。在征服埃及和两次对大流士征战的胜利后,西卡德成了波斯的主人。大流士在一群随从的陪同下逃走了,结果被自己的两名大臣杀了。他们希望借此取悦波斯征服者。在这里作者插入了一些虚构情节,让大流士的灵魂来和西卡德见面。西卡德答应处死害死大流士的大臣及按照波斯习俗统治这块土地。通过种种虚构的成分,西卡德的统治变得顺畅起来。
此外,《列王纪》还提到了这位征服者英年早逝的预言。其中一个情节是说西卡德来到一个王国,这个王国有两棵会说话的树。当西卡德向它们询问时,他们告诉他,他再也回不去了,他会死在卡尚——波斯中部的一个城市。另一个不祥征兆来自一座磨山,西卡德把守卫魔山的龙杀死后,登上山顶发现一具穿着华丽的圣人尸体,从尸体上游荡出一个声音告诉他:他在世界上的时限已经到了。接着,他在去往卡尚的途中得了病,几天后就死去了——和预言一模一样。历史上的亚历山大死后,他的帝国被他的将军们划分得四分五裂。其中塞琉西王朝统治了波斯。《列王纪》悲哀地叹道:波斯的时代结束了,在西卡德死后很长一段时间,因为没有波斯血统的君主统治而使波斯帝国出于无政府状态。这种情形持续了200多年,整个世界都处于睡眠状态,似乎世界上已经没有王者了。

I
席路德
席路德

1918 人关注

知识挖掘机
知识挖掘机

31445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