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全文大概1万+,不想看文字的可以看视频。
黑魂一直都有一个很耐人寻味的故事。里面有着许许多多超越现实的奇幻,例如不死人的出现,例如索拉尔所说的:“这边真是个十分诡异的场所呀。时间停滞不动,不但一百多年前的传说就在眼前,而且非常不稳定,很多事物马上就会出现隔阂,你和我的世界也是,不知还能重合到什么时候呢。
黑魂世界的构成早已就超越我们现实,它自然有着一套自己的法则在推动着这个世界的运转。因此当我们分析黑魂时,往往都需要跳脱出对自身的认知,在去仔细分析里面出现种种现象的原因。
而作为不论是整个魂系列游戏最后的城市,还是作为游戏里世界的终点——环印城,它本身也体现出来这个特性。那么环印城究竟是为什么而存在的呢?为什么人类的祖先小人愿意接受神族的流放,停留在此地呢?被称为葛温小女儿的费莲诺尔,她在此地沉睡的目的又是什么呢?盖儿在此地到底徘徊了多久?为何不屈不挠的帕奇会在这里化身为拉普与我们同行呢?环印城真如表面上的那般简单,仅仅是世界的末路吗?
这一期进入魂学研究的第二十期——《世界终点的环印城》。

什么是世界的终点

黑魂的世界究竟什么样子才叫做终点呢?
如果我们按照正常的流程想要进入到环印城的最上层聚集地时。可以有两条路,一条是通过《黑暗之魂3》的画中世界,也就是杀死鸦人神父后,在有着人蛇身子事物的身前的营火处。还有一条则是初始之火的火炉的入口处。而这两个营火的共性是,你选择点燃后不会有任何的选择,你会被直接传送到聚集地里去。
这两个的营火存在的目的只有一个,或者说,它们传送的时区只有一个,那就是聚集地。
听得仔细的小伙伴,会发现,我刚刚用的是时区,而不是地区。因为环印城不仅仅是《黑暗之魂3》空间的终点,同时也是时间的终点。
这句话不好理解,因为我们每个人基本上都没有经历过自己的终点,自然不会有这个认知。不过没关系,我们用游戏里的概念来进行对应的解释。
从聚集地的营火出来后,便是见到一片灰白与扭曲的世界。
是的,此时世界的法则发生了改变,扭曲反而成为了常态。
我们跟坐在此地的巡礼者老婆婆对话,她会跟我们说道:“在火的时代落幕时,一切都会聚集到末世所在──不论是王国也好,贫苦之地也罢,无一幸免。但说来,人世间就是这个样……所以我才会喜欢这片景色。这不就是神明的作为吗?
没错,她明确地告诉了我们,这里就是火的时代落幕的地方。
不过这话我们听着耳熟,在《黑暗之魂2》的亚格德蓝的也告诉了我们:“从久远的太古时代起,这里就是所有人的长眠之处。不论是富翁还是贫民、智者还是蠢货,面临死亡时,所有人都是平等的。死亡是既宽容又平等的事。因为所有人迟早都会回到它的怀抱。
无论老婆婆的话,还是亚格德蓝的话,都表明了一个意思,生命的终点是死亡,世界的终点是末世。
它们对所有的生命而言都是平等的。
所有的生命,最终都会回到死亡的怀抱,所有的世界,最终都会聚集到末世而来。
《黑暗之魂3》的白蜡石写道:“所有事物的汇流沉淀”,便是这个世界逐渐走向末路的形态。世界将重新回归到开始的原点,或归于虚无,或诞生生命,无论结果如何,当世界开始迈向汇流沉淀时,一切的生命,将随着世界一同走向毁灭。
有的小伙伴不太了解大陆怎么能够汇流沉淀呢。
因为我们这几期逐渐深入到了宫崎英高的核心概念里来了,很多东西,我们不能追求为什么,只能去追求是不是。这是创作的原点,没有为什么,因为这就是创作者的认知。
在环印城的结局处,我们在这里可以看到一个名为希拉的女子的入侵,而她入侵我们的地方,也正是希拉一直所在的小教堂。
只不过随着时间的流动,这个教堂的位置已经发生了改变。从最开始的位置,汇流沉淀到了费莲诺尔寝室的旁边。如果这些证据都无法让你认同汇流沉淀的话,得麻烦你自己去寻找汇流沉淀的含义了。
正如同我们在上一期《深渊之主马努斯的黑暗与光明》里所说的,无论幽暗还是伊丽莎白都会跟我们说道:“愿你受火的指引。”而不是如同基亚兰所说的:“愿你永受圣王指引。
有趣的是,在环印城的底端,我们在这里见到了另一个名为希拉的神族时,她对我们开口的第一句便是:“请说出神的名讳。倘若您还记得,请告诉我。您所信仰的神祇之名为何?
她给我们的选择的神祇只有一个,那便是葛温。
而希拉是侍奉教堂之长——费莲诺尔公主之人。
费莲诺尔则是在神族还未传火之前便已经来到了环印城,因此有很大的几率希拉是随着费莲诺尔一同前来的,而她正是未传火之前的神族。她的话,同样也证明了,在神族未传火之前,神族的统一信仰是圣王——也便是葛温,而并非传火。等葛温传火后,火焰才逐渐替代葛温成为了新的信仰,但我们也早就分析出来了,传火之后的初始火炉里的火,早已成为了象征着神族的光之火了。
对神族而言,对火的信仰,同样也是对葛温的信仰。这或许也是为什么,黑魂我们看到的最初的宗教是归属于神族的白教。
神族早已把对火焰单纯的信仰,嫁接到对葛温的信仰了,自然也是引导人类从仅仅对火的信仰改为杂糅对火同时也对神族的信仰。你可以明确的看到,神族早就有意识要把自己的地位与火等同。当然,幽暗嘴里的“愿你受火的指引”指的是所有因初火而获得力量的物种里都对火焰有着信仰。
不论是老魔女即便化身成为了混沌的温床,混沌恶魔后裔的灵魂里也是如此写道的:“恶魔诞生自混沌火焰之中,而那火焰已熄灭,所以恶魔才被称作即将灭绝的种族。
即便是老魔女的女儿之一——克拉娜,她所传授的咒术,也同样的是在保持着自己对火焰的信仰。所以你可以在《黑暗之魂3》的咒术老师 柯弥库斯的嘴里也同样能够听到对火的信仰:“……我说啊,无火的余灰啊。要对火心存敬畏。
发现了黑魂里的另一个有趣的地方,所有的力量展现出来的形态都是火,虽然它们都变成为了火,但是归属的力量却又完全不同。这和我们大上一期的《乌拉席露与亚尔特留斯》里对魔法的描述相似。
是的,同一个东西,但是发展出来了不同的结果,它们都会随着时间地流失而不停地改变。火焰是如此,魔法也是如此。
那么世界呢?当这种改变停止了之后,这个世界又会发生什么呢?
因此,我们在聚集地,见到了,最后一位的未曾失去理智的巡礼者的老婆婆,见到了如同我们自己一般的游魂的拉普,见到了被幽邃吞噬的躯体,见到了寻找黑暗灵魂反被吞噬的哈兰得骑士。见到了恶魔族最后的双王子,见到了,洛斯里克即便到了最后仍旧披着象征着火焰保佑的红色披风的骑士们。
聚集地在我们进入的那一刻起,他就是这个世界的终点。
画中世界与薪王化身处的营火,把我们传送到了远超于《黑暗之魂3》洛斯里克大陆的时间点之外。所以我们在环印城的底端看到了一副熟悉的盔甲——猎龙骑士。击败他后可以从他的身上获得对应的装备,上面记载着:"过去在洛斯里克败给灰烬英雄后,就被弃于不顾,而后落进深渊泥沼,最终再次被狩猎的记忆操控。"
文本明确地告知了我们,这里是未来的洛斯里克,是未来的黑魂的世界,而这就是世界的终点。在这一刻,世界都汇流沉淀到了此地,而此地的名字叫做——聚集地。
如果说聚集地是世界毁灭的第一阶段,生命还怀有希望的话,毕竟这里还有着继承火焰的深渊的力量。但当我们叫醒费莲诺尔时,再一次被传送到更遥远的未来,看到灰烬已经铺满环印城高处的费莲诺尔的寝室时,你便会明白世界末世的最后,连深渊都会被侵蚀干净。
所以即便盖尔吞噬了小人群王,他的黑暗之血也已经不足够多了。

环印城的罪孽与希望

环印城毫无疑问是一座囚笼,这座囚笼被葛温赏赐给小人群王们。
当我们向背盖子的老婆婆询问环印城时,她会告诉我们她嘴里的认知:“根据传说,环印城位于末世所在,我记得它在这片聚集地的前方,就在最深处的地方。……不过,你要仔细想一想:环印城是神明为小人们所造的流放地,是座围墙耸立的隔离城市。
因此我们在这里可以看到大量的《黑暗之魂》时期神族建筑物里特有的银骑士的雕像。
但环印城就真的这么简单是神族给小人们的流放地吗?如果是真的这么简单的话,为什么,我们不仅仅可以在环印城里见到银骑士的雕像外,还能看到环印骑士的雕像呢?
而在龙头盾里记载着:“在过去,环印骑士曾应诸神要求,加入猎龙的行列,只是他们的功绩决不会受到赞颂。
由此可知,环印骑士并非是归属于神族的力量。
在环印骑士风帽里记载着的:“这是为了不让火的封印把所有看不见的事物皆消灭殆尽,而对神明做出的微弱抵抗。
文本上明确地告诉我们,环印骑士不满神族,更加证实了环印骑士与神族并非是一个群体。
而在环印城里,除了神族的势力外,在建筑雕塑上还存在着另一个的势力——那就是小人群王。这些环印骑士的势力所归属的是小人群王。所以我们可以在特使小环旗里见到如此的描述:“据说大王将末世所在的环印城,连同疼爱的么女赠予得到黑暗灵魂的小人。
最开始环印城的定位,并非是简单的流放,更是一种互相的约束,小人群王愿意委屈自己在环印城,在世界的终点,并非是单纯的被神族的压迫。他们存在互利的行为,甚至是对应的某种承诺。所以你会在最后看到,小人群王求救的对象是神族的费莲诺尔。
而这种承诺,在游戏里通过一个建筑物来表现出来,那便是插满了环印城建筑物顶端的类似于定约剑的物品。
于是,我们在此刻填上在《黑教会的三女子》里,提出的定约剑究竟代表了什么这个大坑。
我们上一期已经得到了世界大蛇的职责是在正确的时代,寻找正确的王者。在上一个时代,正确的王者是葛温、是神族,在下一个时代,正确的王者就是小人群王、是人类。
《黑暗之魂3》的定约剑的作用是为了诞生游魂之王。游魂在《黑暗之魂》里是固定的称号,指代的是即将或者已经失去理智的不死人。而在《黑暗之魂3》,不死人已经不仅仅指代游魂了,它指代了所有的无法死去的畸形的生命。
《黑暗之魂》里的所有不死人死亡后,身体上可以看到心脏处有收缩的伤痕。
而《黑暗之魂3》里所有的不死人死亡后,我们是看不到这个伤痕的。
但《黑暗之魂3》里并非是消除了这个伤痕,我们能够明确见到的地方只有两个。
一个是我们成为了游魂之王后,身体上有着明确的伤痕,这个伤痕与《黑暗之魂》的完全一致。
而另一个能够看到这个伤痕的人,则是我们在环印城里见到的另一个称自己为游魂的——拉普。
如果我们通过修改的模式,把他身上的装备卸载后,你会发现,他的身体上有着与我们一模一样的伤痕。
而这伤痕,正是不死人的伤痕。
这个时候,我们便明白了为何在死者活化里会记载着:“ 在游魂之国隆道尔,不死人才是所谓的人。
隆道尔的统治者是黑教会,而黑教会的三名女子是大蛇的女儿。大蛇所认同的王者是不死人,是《黑暗之魂3》承受黑暗印记的灰烬,这一点从来未曾变过。宫崎英高很少丢掉自己的设定,不论是人性,还是《黑暗之魂》的不死人的特性,他都用了一种极其隐晦的方式延续了下来,等待着其他人的发现。而产生《黑暗之魂3》的游魂之王的最后一步的方式,则是使用定约剑。
在定约剑里记载着:“据说完成定约仪式后,真正的游魂之王将会诞生。
定约剑的作用如果是产生游魂之王的话。也就是说下一个正确的时代,正确的王者是通过定约剑产生的话。那么在环印城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定约剑呢?环印城的定约剑难道不会同样是代表王者的诞生与权力的转移吗?
当我们把观点确定后,你便会发现,游戏里各种各样雕像的含义开始出现意义了。
最开始环印城的最外围,也同样是最上层,我们见到的是象征着神族的银骑士。
但是到了最内部,最底层,这些雕像逐渐被环印骑士所代替着,甚至是在费莲诺尔的小教堂里都完全是环印骑士的雕像。
这是否便是暗示了神族的权力之后将转移给小人呢?定约的含义是否正是在此呢?
当我们看到了环印城里最大的雕像后,便是会幡然醒悟,这他喵的难道不就是葛温正在把另一个王冠递给小人吗?
是的,若是单单一个雕像,它本身会蕴含着各样的意思,但是当定约剑,当世界大蛇的使命,当环印城本身的定位这些信息都明确了后。
这个雕像所表达出来的意思只有一个。葛温的时代结束后,下一个时代的王者就是小人。这是早已约定好的事情,这是在环印城的时代就已经约定好的事情,这是小人们,通过自己的牺牲而换来的承诺。
所以你会发现这个地方,在老婆婆的嘴里是流放之地,但是,若是单单流放小人,又有何必要在特使小环旗里记载着:“据说大王将末世所在的环印城,连同疼爱的么女赠予得到黑暗灵魂的小 人。此为总有一天会前往迎接她的证明。
葛温的承诺是有代价的,而代价就是他的么女——费莲诺尔。
无论最初葛温是如何决定的,但是到了最后他确实是失言了。因为你会看到最后的一句话:“此为总有一天会前往迎接她的证明。”
这里面我就要引用下《西部世界》里的话了。
“someday”sounds a lot like the thing people say when they actually mean “never”.人们说“有朝一日”的时候,其实意思就是“永不”
分析到这里,你就明白了为何在环印骑士的套装里都会写着:“这是为了不让火的封印把所有看不见的事物皆消灭殆尽,而对神明做出的微弱抵抗。
你这时候也突然会明白在太阳长男戒指里记载着的话:“太阳长男虽是战神,却因为太过愚昧而遭神放逐,一切纪录也随之消散,现在就连名字也都已经失传。
太阳长男被称为无名王者,或许不仅仅是因为他被神族除名了,更有可能是,依照神族与小人的约定,他根本没有资格继承王位。
所以我们也便明白了,为什么乌拉席露的探访团来到了环印城后,便会急着挖掘自己先祖的坟墓去取得更加强力的力量的原因。他们知道,葛温必然会食言,他们这个物种,终将一辈子臣服于葛温的神族之下。
环印城是小人的希望同样也是他们的枷锁。
那么对应的另外的一个问题也出现了,为什么,葛温要把小人群王关在环印城呢,而不是别的地方呢?为何环印城被称为是世界的终点呢?

环印城为何是世界的终点

环印城在魂世界里与别的地方不同的地方正是因为这里有深渊的存在。
在黑魂里,你能看到,神族永远是高高在上的,无论是魂1的亚诺尔隆德的还是魂3的洛斯里克。
而其他势力则必然都得在神族的脚下,因此不论是《黑暗之魂》还是《黑暗之魂3》,你发现你获取的王魂几乎都是在一路往下走,即便是白龙希斯,我们击杀它的地方也是一个从大书库,一路向下,钻入到原始结晶的洞穴里。
在游戏里,唯二的两个王魂,他们获取的方式并非是向下,而是向上的。只有吞噬神明的埃尔德利奇跟洛斯里克的双王子。
是的,他们一个是因为要吞噬名为葛温德林的神明,所以才来到了高处。而另外的一个本身就是神明的血脉。从游戏的设定上,高处就是神族的领域,因此能够取代神族的人类,自然是在低处,并且是在最低处。
就如同老婆婆所说的:“环印城就是末世所在,它也正是末世之物聚集的地方。
但黑魂有趣的地方,同样也是在此。
我们游戏的整个流程与体验,正是用自身的弱小的灵魂,去挑战极其强大的灵魂。最后在一次又一次的挑战中,杀死敌人,完成自身的满足。这是一个极大的讽刺,同时也是游戏隐藏的主旨之一。弱小必然战胜强大。
这话跟哪里很像呢?哎对,跟大蛇卡斯的话里的天理循环基本完全一样。
当我们从一个弱小的不死人变为一个强大的王者后,便会有另外的一个同样弱小的不死人,挑战已经成为了王者的我们。在某种意义上,我们不死人与王者是一体的。
是的,重新回到了我在《血源诅咒》里所说的,宫崎英高的叙事手法里常见的,同一个事物的不同阶段,会在相同的时间里出现。
所以你会听到霍克伍德的话:“一群死不成的家伙居然要去找薪王,还想把王带回到发霉的王位上,那群人都是传火的英雄大人啊!我们这种货色怎么可能办得到?
薪王就是英雄,英雄也同样是薪王。
如果这个观点确定后,你同样能够延伸到另一个话题里,深渊会不会就是另一个光明呢?
哎,我们这个时候去听环印城最后的区域——费莲诺尔教堂处,守卫着的法官的话。
当我们到达此处时,他会跟我们言语:“拜访者啊,尽快转身离开。此刻尚未深入深渊,不论何等人物,皆不得打扰主人安眠。此为王法所令。
虽然我们在教堂之外的区域已经见到了大量的深渊的泥沼侵蚀了环印城,但从巨人法官的话里面,明确地告知了我们,你还没有见过真正的深渊,还未曾踏入深渊的核心。
当我们突破法官的制裁后,在教堂的深处,也就是法官所说的深渊里,我们看到了什么?看到的是葛温的幺女费莲诺尔的沉睡。
而他所守护的秘密虽然未曾明说,但是从游戏的结果里我们也已经能够看到了。
碰触了她,把她唤醒之后,我们见识到了这个世界最后的末路——环印城也已经被火焰吞噬干净,只剩下了一望无际的灰色的灰烬了。
在这片灰烬当中,隐藏起来的,正是游戏里在魂1片头文本里所说的:“没人看到过的小人。
而这一刻,另一个在寻找黑暗之魂的盖尔会跟我们言语道:“你还在啊?来,快给我──把你的黑暗灵魂给我。一切都是为了大小姐的画。
在此刻,深渊不仅仅象征着诞生白面虫的黑暗,同时也真的象征着火之末世的代名词。它是无火的时代里,世界的另一个状态。
作为拥有黑暗之魂的小人群王,无论他们的存在之地在何处,深渊与末世就会在何处。世界的终点是环印城,不是因为这里是神族选定的流放之地,而是因为,这里所藏起来的,正是下一个时代的掌权人——小人群王。
于是,我们又能想起画中世界的鸦人村长的话:“为了下一个世界,必须把这败坏的世界燃烧殆尽。
画中世界的火我们已经明确地看到了,难道画外的世界,此时就不是燃烧殆尽的世界吗?画里画外永远是互为镜像的,无论是势力的对立、思想的表达还是延续世界的方法。没错,它们都同时指向了一个相同的东西——黑暗之魂。
而黑暗之魂,此时就是世界走向末路的希望。正如同葛温是开辟火之时代的希望一样。只是,葛温是屠龙少年终将成龙呀。

黑暗之魂是诅咒也是生命

当我们进入到环印城时,会在此地遇到第一个深渊的说客,他会跟我们言语道:“不受火冀望的,比比皆是──你们人类不消说,我们亦是如此。放眼看看这座城市吧!互为同道中人的事实,显而易见。因此,你毋须畏惧黑暗,大啖食粮之刻已到。
这话初听是听不明白的,但我们能够感受到它传达给我们的意思,被火所抛弃的人,会在黑暗里寻找慰藉,如今的环印城的现状或者说世界的现状正是如此。
等再遇到第二个白面虫时,他会言语道:“那杀害血亲的可怜女孩也接受深渊的怀抱,融于其中──就是因为薄暮、月亮,都没办法给予她如此安稳的感受。流浪骑士探寻禁忌,永无止尽地旅行,而他旅行的终点只能在深渊寻得──即使她不可能现身深渊,也是一样。
听白面虫举出来的例子后,我们便知晓了。无论我们玩家的感知为何,游戏是明确提出来了,深渊是能够给人安稳的感受的。
这种安稳的感受,我们在幽邃庇佑里同样可以看到:“幽邃原本是静谧且神圣之地,也因此成为那些恐怖事物们的温床。这个深海故事能保护崇拜恐怖事物的祭祀者。
我们在亚格德蓝的话里也同样能够看到:“ 死亡是既宽容又平等的事。因为所有人迟早都会回到它的怀抱。
那恶魔的混沌与葛温的光呢?
如果混沌的力量不能得到安稳的话,为何要在恶魔王子的灵魂里记载:“恶魔们诞生自同一混沌,他们有许多共同分享的事物──比如王子的荣耀,以及那逐渐消逝的火焰。而最后一只残存的恶魔,将这些共有的事物再次彰显而出。
如果神族的力量不能得到安稳的话,为何希拉会追杀我们到世界的末世并说:“我心中刻画着神明的荣耀,对火的骄傲,以及对黑暗的恐惧。因此,我无法原谅──你们那些背叛、亵渎,还有卑贱的渴望!
对希拉而言,神族的火焰才是安稳的,因为黑暗会吞噬神族的火焰,所以她必须消灭黑暗。正如我上一期所言的,所有的王魂,都有力量继续延续生命。
但为什么最后黑魂承担了这个使命。这也正是我们这一期的主题——世界最后的延续总是由弱小的人,弱小的力量去承担的。
因为强大的人与强大的力量,他们早已承担过了延续世界的使命了。所以在《黑暗之魂》里成为王者的是不死人,在《黑暗之魂3》里成为王者的是灰烬。
这个游戏从一开始就在告诉我们,弱小的人才是末世的救世主。所以你会发现,在游戏的最后,在世界的末路里进行决斗的是两个不死人——奴隶骑士盖尔与我们游戏的主角。
我们可以在他的灵魂里看到对应的记载:“四处徘徊的奴隶骑士──红头巾的盖尔,他为了得到绘画世界用的颜料,进而寻找黑暗灵魂之血。他也心知肚明,因为自己不是英雄──有可能会受到黑暗灵魂侵蚀,再也无法回头。
而奴隶骑士在黑魂的世界里是地位极其低下的,所以在奴隶骑士的红头巾里记载着:“据说在过去,仅有不死人受封为奴隶骑士,被迫参加各种悲惨的战争。尽管其身形衰老、皮肤焦烂、骨已歪扭,或早已失去神智,战斗之路仍不见终点。
但正是这样的人,承担了延续世界使命的责任,但正是这样的人,是我们最终的BOSS,与我们一同争夺延续这个世界的关键物品——黑暗之魂。
而黑魂世界,最后的一个收官的人物正是在画中世界的白发小萝莉。
她会跟我们说道:“盖儿爷爷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如果新的画能成为他的容身之处,那就好了。
是的,黑魂是诅咒,若是没有它,这个世界或许便不会如此畸形,老魔女的火焰不会失控,葛温也 不会时时感受到人类会替代它,乌拉席露也不会被深渊吞噬,生命发生异变。但黑魂也是希望,因为当其他的强大力量的王魂,都在迷失在自我当中,只有最弱小的王魂——黑暗之魂,还保持着自己的力量。
而它自然成了下一个画中世界的初火。它的灵魂自然成了下一个世界的王的灵魂。
于是主题又契合在了一起,仍旧是最弱的力量,承担了最终的使命。

黑暗与另一个光明

正如同我们上一小节所说的一样,所有人都在自己信奉的势力里,获得温暖。
这种温暖即便在象征着冷与暗的黑暗之魂里也是同样具备的,所以在说客右臂里会记载着:“白脸虫原来是诱惑人类堕落黑暗的说客,但如今却变得沉溺食欲,浑然忘我。这是多么可耻的事啊。
本来是要吞噬光明的深渊在最后也腐化了。光明与黑暗,在大蛇卡斯的话里已经明明白白地表达出来游戏里的含义了。
光明是上一个正确的时代,而下一个正确的时代是黑暗的时代。正如同,光明替代了古龙的未曾分化的时代一样。
这是天理循环。
但黑魂的故事里也在告诉你,当一个力量至臻于顶点时,它永远不会轻易的放开手中的权力。于是如何让神族的权力一直至臻于顶点,是神族整体所要考虑的事情。未曾考虑这个事情的神族人员,便都成了异端,太阳长男是异端、蓓尔嘉也是异端。而立于神族的顶点的葛温,则是要考虑的如何让自己成为永恒存在的力量。
葛温与神族一定是错的吗?
我认为不一定,谁也不可能把自己的权力,那么轻易地交出去,更何况他们正因为是神族,所以明白力量的可怕与被奴役的可怜。如果交出去了,它们自然都会成为下一个不死人骑士。
而恰巧的是我们在《黑暗之魂3》里还真看到了被奴役的神族,在伊鲁席尔。说到这里,大家应该也能反应过来了,整个黑魂游戏里,最大的势力角逐就是黑暗与光明的角逐,黑暗要替代光明,但是光明坚决不同意。
到最后,我们在环印城里看到了,角逐到了最后,世界毁灭了。
是的,世界毁灭了,黑暗与光明没有一个承担起了这个世界延续下去的使命。世界的毁灭是因为持续不断地争斗,而不是互相的理解。这才是黑魂世界里最大的黑暗,力量角逐会造成力量的失控,而力量的失控后,会造成世界的毁灭。
最后无论是光明也好,黑暗也好,他们都想要为世界,为全部生命承担延续的雄心壮志,都在自己的野心里化为了肉齑尘埃。
葛温的神族是黑魂里获得最高权位物种的一个缩影,它可以是老魔女,它可以是尼特,它甚至可以是原本最弱小的小人。最后,谁成为了神族,都仍旧会踏上神族的路途,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力而不择手段。
但可怜的依旧是夹在势力争斗里的生命,能够选择的只有原本的光明,跟未知的黑暗罢了。这又是黑魂里另一个黑暗的主题——人的渺小与生命,不值一提。
但,如果黑魂真的是这么简单的游戏,我也不用分析这么久了。在黑暗里,另外的一个光明透露出来了。
在画中画的维度里,仍旧可以通过黑魂来延续出来另一个新的生命。在葛温世界的维度里,仍旧可以通过防火女延续出来一个新的可能性。
黑魂的故事,产生于末世,但他们同样都结束于新的世界的开始。所以我们在最后,虽然无法看到世界会如何,但我们自身都成为了延续世界可能性的见证人。我们的努力都未曾白费,我们的所作所为,真的是为了这个世界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而这个世界也确实通过我们的努力,诞生了新的可能。它们是下一个世界,它们是下一簇会点亮黑暗的火焰。

最后

其实我认为,黑魂的解析到这里,已经是一条足够完整的解析了,甚至是可以完结的。
因为我通过解析走了一条黑暗之王的道路,如果一路跟下来的小伙伴会发现,狗哥的黑魂解析,基本是脱离了葛温神族传火的道路在解析。无论何种道路,最后这个世界指向的都会是环印城。
当然,我还是会把最后的一个部分洛斯里克讲解完的。这一期是我们黑魂的黑暗面的最后一部分——环印城。但是环印城没有讲完,因为我把神族在环印城里的内容基本全都空出来了。等到讲解神族时,我们的终点,最后还是要重新回到环印城。
我需要跟大家强调一下,环印城不仅仅是流放人类的地方,他同时也是神族的流放地。黑魂越到最后,各个明确划分的势力又会重新混搅在一起。正如同所有的生命最开始都汇聚在火焰周围一般。在世界结束时,他们也同样会是如此。
最后回答个问题,上一期的问题回答完了,又有人私信我,问了一个问题:解析黑魂有啥意义?这个问题,对我而言,是不太完整的,我解析的是宫崎英高,而不是解析黑魂。所以你会看到我的解析里,并非是为了告诉大家,为什么这个人会在这里,为什么那个人会在哪里。我所有的解析的目的是为了告诉大家,我研究宫崎英高的一个成果。解密黑魂里的谜题,只不过是我要研究宫崎英高的一个绕不过去的坎而已。我解析黑魂的意义就在于此了,看一看比我年长,比我有所作为的人的思想是什么样子的,同时反馈到自己的成长当中而已。当然,千万别再有人私信我问,狗哥,研究宫崎英高有什么意义了。
我是狗哥,感谢你观看我的解析!
我们下一期黑魂再见啦~
感谢这些小伙伴对我的《黑暗之魂》、《血源诅咒》、《只狼》与《空洞骑士》文本研究的打赏支持。
如果看完解析的您也觉得我说的还不错。可以到此处对我进行打赏

I
dogsama
dogsama

2829 人关注

知识挖掘机
知识挖掘机

32478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