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全文大概1万+,不想看文字的可以看视频。
宫崎英高的黑魂,或者说宫崎英高的所有游戏,DLC都是一个极其重要的剧情补充,这个补充往往能够揭露出来整个故事里最大隐藏的谜团。比如《血源诅咒》老猎人这个DLC,揭露出来,治愈教会脱离拜尔金沃斯,并进行血疗的原因以及老猎人们为何一夜之间都消失无踪了。
黑魂也同样如此,《黑暗之魂》的乌拉席露直接把整个故事的开端向前推进了几百年,王下四骑士在DLC里作为重要的角色出现,即揭露出来深渊的可怕也揭露出来葛温对深渊的某种暧昧的态度。并且这个DLC也成为一个隐藏的伏笔,这个伏笔把人类与神族的关系拉到了最低点,或许这也是葛温惧怕人类产生黑暗之王的原因之一。
《黑暗之魂3》分别有两个DLC,第一个是画中世界,直接预告了我们接下来的世界会是一个画中世界,生命可以再次逃脱进入画中。第二个是环印城,则指向了这个葛温所在的世界的末路,世界将重新化为一团灰烬,生命终将枯萎。
那么《黑暗之魂》里的乌拉席露,是不是表面上的那么简单,仅仅是我们英雄救美般地去拯救乌拉席露的公主——幽暗呢?还是有更多的深意,只是我们未曾发觉?幽暗她又是谁?为何能够跨越时空出现在我们面前?深渊之主的马努斯为何会突然暴走?亚尔特留斯怎么又会独自讨伐深渊呢?他为何能被成为深渊漫步者呢?
这一期进入魂学研究的第十八期——《乌拉席露与亚尔特留斯》。

神秘的美少女——幽暗

我们在夹缝森林顺着瀑布的水流,一路逆水而上,在这里可以看到一个黄色的结晶怪。击败他后会出现一个少女,她的名字叫做——幽暗。
她会向我们感谢着说道:“我是乌拉席露的幽暗。我和您所在的时代不同,是古老时代的人……我没有办法在这里待太久。在我消失之前,有话想问您。我的故乡是古代魔法之地,乌拉席露。
幽暗的话,虽然简短但是透露出来十分重要的信息,这些信息甚至直接关联到魂3的环印城的结局。幽暗她知道救出自己的时代与自己存活的时代不同。并且她会明确地告知我们她的故乡是乌拉席露,乌拉席露是古代魔法之地。
她会继续问我们是否需要用她的魔法给予我们帮助。我们如果选择拒绝的话,好家伙,她也会顶嘴回来说道:“请原谅我多嘴了。那我就回去我的时代,我的国家去了。愿你得到火焰的指引。
这就是公主范,不答应姑奶奶的好意,姑奶奶还不伺候了。这时我们突然发现了,你他喵的还能回去呀,这得多开挂啊,并且她同样信仰火焰,会跟我们说道:“愿你得到火焰的指引。”到了这里可以发现那个时代的火好像还没开始传吧,如果说魂1开始时防火女所说的愿你得到火焰的指引指代的是葛温,是薪王的火焰的话。
那么幽暗的火焰究竟指什么呢,难道说火信仰自古就有,并非是来自葛温传火之后的世界。那么很有可能是葛温传火之后,不仅把初火替换成了自己的光之火,同时还把大家对火的信仰,也就是所谓的文本里的,第一团火的信仰,偷偷转变成为了对自己的的薪王的信仰。
当我们意识到这个观点后,我们去跟王下四骑士之一的基亚兰对话,她最后跟我们说的不是如同幽暗或者伊丽莎白的在最后的言语:“愿你得到火焰的指引。”
而是“愿你永受圣王指引。
是的,王下四骑士的最高信仰不是火焰,而是圣王,这甚至有可能是神族整体的信仰。同样的《黑暗之魂3》的尤利娅对我们说的则是:“黑暗印记将引导你。
黑魂里每个人最后的言语,毫无疑问地表现出来自己的最终信仰。
我们此时去看《黑暗之魂3》防火女在结局处的言语:“初始之火已渐渐消逝而去,想必不久之后,黑暗将会降临。……然而总有一天,黑暗之中一定会出现一簇小小的火团,就是那王者们传承的余火。
从防火女的话里,我们也很明确地知道了,她有能力把象征着葛温的光之火,变成下一个初火。她同样在篡改某种信仰与力量。
毕竟鲁道斯明确地告知了我们:“对了,希望你不要看轻防火女啊。她其实和你没两样,都是被传火给束缚住了。
而这个时候我们再去看魂1片头的文本:“ 但是有一天燃起了第一团火,然后,有几只从黑暗中诞生的物种,受到火焰引诱,并在火的周围找到了王的灵魂
就如同我在《魂3的画中世界究竟藏了什么秘密》里所说的一样。黑魂的世界的结局,你要分维度进行分析,在葛温世界的维度里,选择把火焰交给防火女,防火女自然会成为下一个蓓尔嘉,《黑暗之魂》片头文本里所谓的在火的周围找到王的灵魂,是我们的灵魂,也是薪王的灵魂,毕竟击败了薪王的我们,此时就是另一个薪王了。在画中画的维度里,小萝莉会成为下一个蓓尔嘉,火是小萝莉画出来的,火的周围出现的王的灵魂,是小萝莉用小人的黑暗之血,画出来的黑暗灵魂,黑暗灵魂也是王的灵魂。
分维度分析宫崎英高的游戏内核,这种事不仅仅在黑魂里有,在只狼与血源诅咒我同样也分析出来了,感兴趣的可以自己去看,我就不再赘述了。
如果我们同意幽暗的帮助的话,她会在水边画一个召唤符,并跟我们言语道:“我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一直被那个水晶巨偶给囚禁。跟水晶巨偶一起离开故乡,漂泊在世界的夹缝中。
这个黄色水晶巨偶的存在,除了在此处,还有另外一处也存在了,就在公爵书库外侧的树林里,而在另一个黄色的水晶巨偶里同样困住了另外的一个女性,洋葱妹。
而水晶巨偶在《黑暗之魂》的世界里大面积存在的地方有两处,一处是公爵书库外的树林,另一处就在救幽暗所在的地方——夹缝森林。水晶巨偶是结晶化与无生命的物体生命化的结合物。结晶指向了白龙希斯,生命化则指向了另外的一个国家的秘密——乌拉席露。
我们在乌拉席露里可以看到大量的石骑士。在他们掉落的盔甲里写道:“石骑士是古老法术的产物。
那么会不会是白龙希斯同时掌握了两种魔法,并且绑架了幽暗呢?答案自然是有可能的,我们继续往下看。
幽暗继续跟我们说道:“乌拉席露的魔法跟这个时代的魔法似乎有些不同。怎么说呢?乌拉席露的魔法比较平易近人。而您这个时代的魔法,看起来比较认真坚持,给人拒人千里外的感觉。
乌拉席露不仅仅是古代魔法之地,而且乌拉席露的魔法与我们如今的魔法已经不同了。

黑魂世界的魔法

魂世界的魔法是断代的,至少目前我们能够知晓的魔法就有两种是已经断代了。
一种是老魔女们未曾化为温床前的火焰魔法。在伊扎里斯仗里记载着:“伊札里斯魔女被混沌火焰吞噬前,其女儿们还是火焰魔女时使用的杖。当咒术还未诞生时,她们的杖也是使用魔法的触媒,但是那火焰魔法已经完全失传了。
从最后的一句话:“火焰魔法已经完全失传了”,可以知晓,如今我们在魂世界里使用的魔法,例如灵魂箭,并非是与火焰魔法一脉相承的,否则便不会说火焰魔法失传了。
而在游戏里,另一个失传的魔法是什么呢?当我们把黄金卷轴给了《黑暗之魂3》的欧贝克他会说道:“哦,my!这可真稀奇了!居然是远古的黄金魔法国度——乌拉席露。八成连龙学院都没有失传这么久的魔法卷轴。
欧贝克直接就告诉了我们,乌拉席露的魔法是黄金魔法,并且这个黄金魔法也失传。
那么它自然与我们如今的学习到的灵魂箭这类的魔法不是同一分支的。失传并非绝迹,只是不会公开教授。我们是要通过失传这个信息来确保,跟这些失传魔法相关的人,他们身上是会带着对应的故事的。欧贝克后面还有一句:“黄衣研究者要是看到它,必定会垂涎三尺。而且带着那个其妙的头冠垂涎喔。
哎,我们这里就知道了,所谓的黄衣,他们衣服的颜色是要象征黄金。我们先记住这个信息,后面还有他的戏份。分析到这里,我们大概可以发现,魔法除了有断代外,自然也是有着分支的。这个分支在我们《黑暗之魂》的游戏开始前,存在着已经失传的火焰魔法与黄金魔法。在游戏开始时,我们能够见到的,彼海姆的魔法,我们暂且称其为灵魂魔法。
毕竟在灵魂巨箭里写道:“更加重视威力的灵魂魔法,能射出灵魂巨箭。
在结束后,我们见到的一个魔法分支,是由白龙希斯建立,大帽子罗根发展起来的——结晶魔法。
在白龙吐息里记载着:“遭到希斯的执着吞噬的罗根所创的魔法,能够喷出白龙希斯的结晶吐息。
你可以把结晶魔法理解为是灵魂魔法的深化版本,也可以理解为是另一个分支。
而在游戏里的DLC,我们见到了另外的一个魔法分支——深渊魔法。在黑暗弹里记载着:“乌拉席露魔法师在疯狂中发现的深渊魔法,能放出巨大的黑暗弹。
通过上面的种种信息,我们便能明白游戏里的一个概念,一个事物的出现可以展现出多个位面,魔法的众多分支就是最直接的体现之一。这是我们乌拉席露与环印城主题的一个重要伏笔,我们先记着,后面几期解析还要用到它。
所以幽暗所言语的:“乌拉席露的魔法跟这个时代的魔法似乎有些不同”,并非是瞎说,确实是不同的。

乌拉席露的掌权人之一

我们进入到乌拉席露的灵庙后,可以在这里遇到一个香蕈,也就是香菇的生物,她的名字叫做——伊丽莎白。
她会跟我们说:“你是救出幽暗公主的人把。那莫名的气质,正如公主所言,谢谢你。我也要感谢您救了幽暗公主。我是灵庙的看守者伊丽莎白,也算是幽暗公主的奶妈。
通过跟伊丽莎白的对话,告知了我们一个信息,那就是幽暗,她是个公主,并且这个香菇居然还幽暗的奶妈。而在《黑暗之魂3》里另外的一个王室的王子们,同时也有职业为主祭的奶妈们。
在幽暗头盔里也记载着:“乌拉席露公主──幽暗,在出生时获赠的特殊法术头冠。
通过这两条信息我们确定了,这个乌拉席露的不仅仅是一个国家,而且这个国家如今还存活着名为幽暗的公主。
那么对应的问题产生了,这里的王或者说这里的掌权者是谁?她又去了哪里了呢?
我们在整个乌拉席露见到最多的标志性的建筑物,有两个,一个是以圆形为基础形态的建筑物,不论是灵庙与灵兽打斗的场地,还是与亚尔特留斯打斗的场地,甚至在最后与马努斯打斗的场地,统一都是圆形。在魂世界里另外的一个以圆形为建筑基础概念的建筑物群,还有一个城市,那是《黑暗之魂3》的环印城。
乌拉席露作为《黑暗之魂》唯一一个dlc、环印城作为《黑暗之魂3》的最后一个dlc,它们的共同的特点,是人类的都市与国家,同时也是环形的都市与国家。
从这个大方面上就早已决定了,乌拉席露与环印城之间密不可分的关系了。
除了环形建筑物外,乌拉席露的另外一个不可忽视的建筑物则是随处可见的身着月之长衣的雕塑。这个雕塑上的人,身着的毫无疑问是月光一套,在月光长衣里记载着:“守护被遗弃的亚诺尔隆德的黯影太阳──葛温德林的长衣。因为他拥有月亮的力量,而被视作女儿扶养。他所穿戴的,是极为轻薄的魔力服装,完全没有物理防御力可言。
葛温德林是游戏文本里唯一一个明确告知我们他有穿着月光长衣的人物。难道说这个雕塑指代的人物就是葛温德林?别着急,文本里还有另外一句很重要的话:“因为他拥有月亮的力量,而被视作女儿扶养。
这句话表明月亮的力量不仅葛温德林有,至少另外也有一个人有,而这个人是个女性,正是因为是女性了,所以葛温才认为,只有女性才能继承月亮的力量。所以葛温才会给葛温德林一枚名为化生戒指的物品,上面记载着:“暗月之神葛温德林幼时获得的神秘戒指。他的一举一动有如阴郁虚幻的女神。
这两条信息一交叉,我们便得到了答案,仍旧有另外的一个女性有月亮的力量,并且这个女性是个女神,还是个阴郁虚幻的女神。
那么在乌拉席露里的雕塑指代的是这个女神吗?
这时我们仔细去观察乌拉席露的雕塑,便发现这个雕塑右手隐藏了起来,左手却拿着乌拉席露的白枝。
乌拉席露的白枝是魔法的触媒,是魔法杖,那么这个人很有可能不仅仅是个女神,同时也是一个魔法师。这几乎是一个矛盾点,毕竟神族在我们的认知里都是使用奇迹的,除了葛温德林外,几乎不会有任何神使用魔法,
同样的在葛温德林的暗月锡杖里也写道:“葛温德林身为葛温王的么子,不但是神,也是月亮魔法师。
也就是说,如果这个雕塑即便不是葛温德林,她与葛温德林的关系也非同一般。
黑魂里的角色是有着自己的身份的,任何身份的人都会把标志着自己的武器放在自己的惯用手上。比如大帽子罗根是法师,所以他的法杖在自己的右手,左手是盾。比如异端魔女比阿特丽斯,是法师,人家也是右手法杖左手盾。
比如咱们的葛温德林,人家更直接,只有右手拿着暗月锡杖,左手什么都没有。
我们自己玩的时候,当然可以右手大剑、左手法杖了,但游戏有游戏的逻辑,我们要按照游戏的逻辑去分析游戏里的故事。那么在乌拉席露这个左手拿法杖的人,很明显是个左撇子。
这条信息再次明确地告知了我们,这个雕塑不是指代葛温德林,而是指代另外的一个有着左撇子的女性,她是月之魔法师,她同样也是女神。
在《黑暗之魂2》里,我们在《黑暗之魂2》的小教堂里可以遇到一个贩卖罪人录的牧师,而这个牧师的下面的教堂里,同样有一个雕塑,这个雕塑右手拿着类似于罪人录的一本书,左手拿着的则是黑发护符。
记得我们前面的分析吗,主要武器放在了哪个手里,指代了这个人物的惯用手是哪个。这个雕塑的女神是个左撇子。
而在罪人录里记载着:“此为罪业女神蓓尔嘉管理的纪录本。所谓的罪人,便是那些藐视诸神与誓约之人,他们无法逃过遭暗月之刃制裁的命运。
在《黑暗之魂》里的鸦人就是画中世界的暗月之剑,它们的名字前缀是蓓尔嘉的鸦人。
至此我们不仅仅分析出来,这个乌拉席露的雕塑指代的是个女神、是个左撇子、是个魔法师并且也得知了这个人就是蓓尔嘉。而蓓尔嘉毫无疑问是这个地方的实际掌权人,否则便不会有这么多雕塑耸立在乌拉席露里。
这个掌权的力量从乌拉席露的年代一直延续到了另一个年代,那就是小隆德的年代。

乌拉席露与小隆德

小隆德在《黑暗之魂》是个很有趣的地方,很少有人来解析小隆德,但是这个地方也很重要。
小隆德一共有两处出入口,一处是从传火祭祀场下来,进入。另一处是把淹没小隆德的水都排泄出去后开启的大门,大门的前方,通过桥后,有一个电梯,这个电梯的正上方就是夹缝森林。
而夹缝森林的的接壤处就是游戏里的另一个名为黑森林庭院的地方。黑森林庭院里我们能够看到几个特殊的物品,发光的花朵,活着的树人,以及可以移动的石骑士。这三样物品,我们在游戏的另一个地方也同样可以见到,那便是乌拉席露的皇家御苑。
我们在这里可以看到的是同样发光的花朵,身上还有这衣服的树人园丁,以及外貌还完好,并没有生苔藓的石骑士。
分析到这里我们便发现了,魂1的黑森林庭院就是几百年前乌拉席露的皇家御苑。如果我们仔细观察黑森林的门的样式的话,你会发现跟皇家御苑的门完全相同。
等我们确定了这个信息后,便能明白,为什么在这里会见到象征着伊丽莎白的蘑菇人,为什么可以见到乌拉席露动物之友——深渊的漫步者亚尔特斯的坟墓了。大嘴猫与瘸腿狼都在这里出现的原因也完全弄明白了,它们从来未曾离开,只是时代变迁,我们未曾认出而已。
在dlc里皇家御园乘坐电梯下来,紧连着的就是乌拉席露的城镇。而恰巧黑森林庭院连接着的夹缝森林的营火处,也有一个向下的电梯,而电梯的出口就是我们前面所说的——小隆德。
难道说小隆德是在乌拉席露的遗址上建立起来的国家?如果你认为这个信息不准确的话,没关系,我们再补一个。
异端魔女比阿特丽斯在游戏里,我们一共可以召唤两次,一次在黑森林庭院,我们召唤其打月光蝶,另一处就是在小隆德,召唤她打陷入深渊的小隆德四王。在她的魔女三角帽里写道:“极少有用杖的魔法师不到龙学院学习,而挑战深渊的她即是其中一人,但她却未能活着出来。
我们在游戏里打败了马努斯,并不代表我们解除了乌拉席露的深渊。作为追寻深渊的比阿特丽斯而言,她存在的地方毫无疑问都是深渊曾经存在过的地方。恰巧的是,在小隆德,我们见到了另外的许多关于蓓尔嘉的雕塑,只不过这时的雕塑,不再只有蓓尔嘉一个人了,她的身边又多出来了一个孩子。
在小隆德我们同样见到了大量与蓓尔嘉相关的物品,红泪石戒指、咬咒戒指、宝贵牺牲戒指。
从掌权人的这一层,小隆德又再次与乌拉席露关联在了一起。
蓓尔嘉的存在我们不止强调了一次了,她一直都是一个超脱的存在,所以当我们在绘画世界被黄王入侵,分析到这里你便不会觉得奇怪了。在黄衣头冠里记载着:“模仿古代黄金魔法国度──乌拉席露的神圣生物造型制作而成的头冠。
在乌拉席露我唯一看到大脑袋的并且还跟神圣关联的生物,只有一个那便是香菇——伊丽莎白。
不要笑这些黄衣人的愚蠢,毕竟在《黑暗之魂2》的伊丽莎白的秘药里是如此记载着得:“古代圣女伊莉莎白,有着创造多种秘药并终身为贫穷奉献的传承。人们坚信她的美貌配得上其高洁举止,实际又是如何呢?
信息的传递,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得失真,黑魂这个游戏的文本同样照顾到了这个现实情况。
因为绘画世界与乌拉席露与小隆德同样是蓓尔嘉所统治的世界,所以黄王才会出现,他是在追寻者黄金国度乌拉席露的线索。
黑魂世界里许多的人与许多的物品的安排都有其合理性,只不过有些藏得太深了,需要我们一点一点地挖掘出来。

亚尔特留斯的深渊

分析出小隆德是百年之后的乌拉席露的目的之一是为了分析亚尔特留斯。
亚尔特留斯,俗称A大,《黑暗之魂3》的法兰不死队的偶像。他有一个绰号——深渊漫步者。在亚尔特留斯的契约里记载着:“过去骑士亚尔特留斯与深渊魔物订下契约的证据戒指。装备者能跟亚尔特留斯一样,漫步于深渊。
是不是分析到这里就觉得,哎呦喂,有点不太对劲呀。不管这个深渊魔物究竟是谁,但,你他喵的A大,你知道深渊这个东西呀,而且深渊肯定早就出现了,它出现的时间点,绝对不是在乌拉席露爆发的那一刻。
醒悟过来这个信息后,我们去看另外的几条信息。
在银项链里记载着:“亚诺尔隆德的远古宝物之一,特别赠予挑战深渊的他。使用后能闪避深渊黑暗,对闪避法术特别有效。
嗯?这是怎么回事,你亚诺尔隆德也早就知道有深渊了,甚至还有专门针对深渊黑暗的宝物。
在环印骑士直剑里记载着:“环印骑士持有的黑色直剑。前人的武器经过深渊淬炼,因此带有些许生命。据说也因为如此,诸神才会将剑与其主一同设下火的封印。
当把这个信息揭露出来后,我们变会发现,环印城的骑士们的武器,早就经历过深渊的淬炼了,环印城早就有深渊了。马努斯虽然被称为深渊之主,但是他并非是深渊的起源。他是在环印城之外,另一个爆发深渊的地方,只不过环印城的本身以及所有的一切都被神族所掩盖了起来。
这时突然出现了一个有趣的信息,如果神族惧怕深渊,并且惧怕到要把“物与主一同设下火的封印”的程度的话,为何,深渊爆发了,神族只派遣了一个人,也就是王下四骑士之一的——亚尔特留斯呢?
这个时候葛温并没有去传火,正如我们前面的铺垫,小隆德四王有获得葛温王的灵魂,而葛温分灵魂除了白龙希斯以外,只有在传火之前,才把自己的灵魂分给了自己的族人。
小隆德四王获得灵魂的最大的时机也只能在此时。同时这也就表明了,鹰眼戈夫被囚禁是葛温的直接命令。鹰眼的那句:“狡兔死了,自然不需要走狗……没被煮成盘中飧就万幸了。
想要煮他的人指代的便是葛温。还记得我魂学第一期时说,葛温并不信任自己的四骑士吗?如果我们仔细分析,便发现四骑士的组成本来就鱼龙混杂。
四骑士之首——翁斯坦是太阳长子的首席骑士,而太阳长子直接因愚昧而被除名了神族,翁斯坦的作用仅仅是看护废弃的小教堂,而并非如同其他的神族一般离开亚诺尔隆德,这表明给他的定位就是一个不再被重用的地位。
鹰眼戈夫是被神族奴役的巨人后代,在戈夫头盔里记载着:“批评他不过是一名区区巨人的家伙,将大名鼎鼎的“鹰眼”头盔窥孔,用树脂全数堵死。
我从来不妨碍有人喜欢葛温,但是我们也要看到,这些他人对葛温的王下四骑士的侮辱行为。如果没有葛温的默许,你认为谁敢做呢?
基亚兰最后被蓓尔嘉所收编成为了大绘画的守护者,这些绘画守护者同样被留在亚诺尔隆德,被遗弃了。
而最后的一个A大,则被深渊吞噬,然后死亡。
是的,鱼龙混杂的四骑士全部在葛温传火之前,要么死去,要么被软禁,要么离开葛温所属,要么远离权力中心,这些人都被遗弃了。
戈夫的话这时再看,你便觉得又像是对所有的王下四骑士而言。
正如同伊丽莎白所说:“乌拉席露目前正逐渐被古代人形怪物酝酿的深渊所吞噬。骑士亚尔特留斯正前往阻止,但英雄仍难抵抗黑暗。早晚还是会被深渊吞噬、被黑暗所侵蚀吧。
我们可以看到亚诺尔隆德赐给了挑战深渊的亚尔特留斯宝物,但是现实情况是银项链难以抵抗黑暗。神族对亚尔特留斯见死不救,既没有如同镇压混沌一般派出了大量的银骑士,甚至未曾让其他的四骑士出手相助。若是没有其他的指令的传达,深爱着A大的基亚兰为何不会出手相助呢?
很多的时候,分析黑魂的大的事件我们可以靠明确的文本,但是牵扯到人际的关系,更多的则是其中的经过与结果。而我们看到的经过则是,亚尔特留斯独自一人挑战深渊,但是无人相助,即便连外人——伊丽莎白都知他不可能挑战成功。讽刺的是鹰眼可以帮你射下黑龙,但是却不愿意为A大射一箭。
结果则是,A大被深渊吞噬,被来自未来的我们所杀死,但是镇压深渊的名声却被A大所独占。只有A大死后,基亚兰才会出现。如果我们把A的灵魂给基亚兰,她会把她的武器给我们,并且说道:“ 这是一点小心意……我已经不需要用到它了。
是的,你看到了,四骑士最后的一位有实权、有位置、未被软禁的人,此时也交出了自己的武器,并暗示我们她再也不会使用武力了。四骑士至此全部从自身的位置上落幕。
在这里我们做一个有趣的猜想。四骑士翁斯坦代表神族,戈夫代表巨人,基亚兰代表女性,最后基亚兰归属于蓓尔嘉。你可以明确地看到王下四骑士有着权力势力的划分,除了老魔女与尼特这种独立的是势力分布外,似乎黑魂其他的势力都在王下四骑士里展现了出来。
那么A大呢?
在乌拉席露的深渊未曾爆发前,所有跟深渊有关系的地方只有一个——环印城,而环印城的骑士早已利用深渊来淬炼武器。那么A大会不会是来自环印城的人类呢?
整个《黑暗之魂》里,唯独缺少了环印城的里的人类的势力。我们在环印城的雕塑里,可以明确的看到小人对葛温神族的拜服,象征着小人必然不会如同老魔女与尼特一般成为独特的势力,他们只能依附于神族。
而在四骑士里唯独A大可以讨伐深渊、甚至漫步深渊的原因难道跟环印城跟深渊本身就没有关系吗?
当然或许这永远会是一个谜,正如同A的的灵魂里所记载着的:“狩猎深渊的亚尔特留斯传说,却在中途落幕。或许能讨伐堕落的他,挽救其荣耀的人,才算是传说中真正的主角──狩猎深渊之人。
无论是与不是,我们看到的只有最后的结果。A大会成为讨伐深渊的骑士,被所有人铭记。而真正的狩猎深渊之人是我们,但却未有人知晓。对一个骑士拥有了他不应该拥有的荣誉而言,究竟是挽救其荣耀还是永恒的羞辱呢?

A大是另一个我们

我们不再把A大当作四骑士,这个已经确定的身份的话,仅仅把他当作另一个不死人,你便发现了A大跟我们何其相似。
这就如同,我们在游戏一开始,创人人物的时候起名为亚尔特留斯,职业是四骑士,礼物是银项链,目的则是压制深渊。
我们不死人与A大不同点只不过是,我们是为了传火,而他则是为了镇压深渊罢了。
这时我们再想起太阳王女地话:“不死人英雄啊。我的名字是葛维艾薇雅,亦是葛温大王之女,阳光公主。自从父王躲藏起来后,便一直等待着你,等你以人身成为不死人,再以不死人成为英雄,担任父王的后继者。
此时的我们是英雄,亚尔特留斯同样也是英雄。毕竟伊丽莎白明确告诉我们了:“骑士亚尔特留斯正前往阻止,但英雄仍难抵抗黑暗。”当我们杀死A大,完成他的使命后,我们与A大不同的是,他有着自己的荣誉与某种被人塑造的理念。
而我们不死人,却什么都没有。我们的命运从一开始起,众多的分叉路里就有一条通向了一无所有的末路。正是因为如此,我们的潜意识里都对A大有或多或少的羡慕。无论A大如何失败,他至少还有大嘴猫—— 雅薇娜记得他,至少还有灰狼希夫记得他,至少还有基亚兰记得他。
而我们呢,我们传火后,谁还会记得我们呢?

最后

本来想一期讲完乌拉席露下一期讲解环印城的,结果发现讲不完。乌拉席露还有马努斯跟深渊以及人性没有讲。我们还是放到下一期吧,看看能不能做三期,马努斯一期,然后环印城一期。我在这一期把魔法细分了出来,是需要它为我们下一期的要揭露出来人性以及灵魂的一部分秘密做铺垫。乌拉席露在我看来真的是一个很重要的地区,当玩到这里时我们会大喊,深渊祸害世界呀!
可到了《黑暗之魂3》的最后,再一次看到环印城,再一次看到这个世界被火焰焚烧过,成为一片灰烬后,这个世界里抵抗火焰焚烧的最后的力量却是深渊。白面虫跟我们说:“有人以为知晓一切,挺身对抗黑暗;然直到最后,才理解自身无知。世界始于无,而终也归于无──这不是理所当然吗?
他说的是错的吗?不,我并不这么认为。黑暗同样也是世界的另一个面相。我始终相信真理的另一面也是真理。如果光明是延续生命的一种可能性的话,为什么黑暗不能呢,难道片头文本里那句:“有几只从黑暗中诞生的物种”,这话也是一个假话吗?
我是狗哥。我们下一期讲一部分马努斯,再讲一部分环印城。一起来看一看,被葛温的光所隐藏的这个世界的黑暗又是什么样子的。
我们下期再见啦。
拜了个拜。

感谢这些小伙伴对我的《黑暗之魂》《血源诅咒》《只狼》与《空洞骑士》文本研究的打赏支持。
如果看完解析的您也觉得我说的还不错。可以到此处对我进行打赏

I
dogsama
dogsama

2829 人关注

知识挖掘机
知识挖掘机

32477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