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全文大概1万+,视频大概四十分钟,可以自行进行选择。
《黑暗之魂》与《黑暗之魂3》是很有趣的游戏,他们各自本身就具备着叙事的对称美。不论《黑暗之魂》的开始还是《黑暗之魂3》的开始都是某种生物的出现,《黑暗之魂》是不死人,而《黑暗之魂3》是灰烬。《黑暗之魂》与《黑暗之魂3》的结束也都是这个新生物种最后的选择——传火、灭火或者 盗火,无论选择什么,结束终究成为了自身使命的某种归途。
但更有趣的是,这种对称美扩大到《黑暗之魂》作为开始,而《黑暗之魂3》作为结束。
你同样能够发现,《黑暗之魂》的片头文本是火之时代的开始,而《黑暗之魂3》的结束则是火之时代的结束。
这里的火之时代,是说的初火的火,而并非葛温的火。对的,两部作品,通过前后的贯穿又融合到了一起。我们开始总是以火焰以光的身份来为这个世界做出自己的贡献,但是在最后的dlc总是以深渊以黑暗的方式看到世界的落幕。
不论《黑暗之魂》与《黑暗之魂3》我们都是从某个地方醒来,击败了一个可以证明自己的BOSS后,得到了贯穿整个游戏的使命。
《黑暗之魂》里告诉我们使命的是奥斯卡,到了《黑暗之魂3》,告诉我们使命的则是防火女。我们可以在得到使命后选择放弃这条道路,例如已经走了这条道路的,魂1与魂3的灰心哥。我们甚至可以改变自己的使命,走向另外的一个极端,是魂1的黑暗之王的灭火,也是魂3游魂之王的夺火。
黑魂里从来没有用一个简单的选项,让我们选择A还是B,结局时,我们究竟会成为什么,全部掌握在了我们自己的手中。
但我们也有着极大的违和感,这种违和感在于你即便做出了选择,你也无法知晓这个选择的道路是否正确。选择是茫然而无知的,只有凭着自己在游戏里对过往经验的认知,来选出一个看似是自己独自走出的道路。
所以,你会发现,命运在我们手中,因为我们在游戏里都做出了自己的选择。但同样的,你也会发现,似乎命运也不是完全在我们手中。
所有的道路都已确定好了,我们无论选择以何种方式对待这个世界,我们做出选择的这个条细小的河流最终都会汇入到这个世界无法看到的汪洋里。
于是我们在《黑暗之魂3》里看到了,无论我们的选择为何,最后这个世界都会进入环印城的末世。环印城就是整个魂世界最后的汪洋。那么在《黑暗之魂》里的马努斯究竟是谁?为什么他的失控能够产生深渊呢?黑暗与光明究竟代表了什么。深渊是黑暗的唯一的体现吗?如果是的话,黑暗究竟是诞生生命之地还是毁坏生命之地。如果不是的话,黑暗又代表了什么呢?
这一期进入魂学研究的第十九期-《深渊之主马努斯的黑暗与光明》。

黑暗与光明

我们在《黑暗之魂》的片头里可以看到明确的文本描述:“但是有一天燃起了第一团火,所有的差异因此而生,冷与热,生命与死亡,光明与黑暗。
火的出现自然对这个世界而言是一个意外,但是从更高的角度来看,便是知晓没有任何事情会是一个意外,所有的事情在上升一个层次后,意外都是必然。
火有出现的那一天,必然有消失的那一天。这是自然伦理的必然,但是人,或者说黑魂里所有有意志的物种,他们的存活最终的目的,却是在逃脱这种必然。
悲剧往往就是在逆命而为中诞生的。
葛温知道,所以他的逆命而为是继续创造薪柴。老魔女知道,所以她的逆命而为是创造另一个初火。
在《黑暗之魂》里我们见到了老魔女的下场,成为了混沌的温床。在《黑暗之魂3》里我们得知了葛温的末路,在聚集地,所有的一切都被火焰焚烧干净,成为了灰烬。
在片头的文本里提到,初火的产生,带来了差异,这个差异是光与暗,冷与热,生与死。
我们在以前的解析,《老魔女不能说的秘密》《白龙希斯的求生之路下》里已经分别得出了,老魔女获得的是初火的热,葛温获得了初火的光。
这一次我们便一起把接下来的差异分析得更加清楚明确。
这句话,我们至少需要分为三个层次来理解。第一个层次说的是,火的出现对这个世界带来的改变。
借助火的力量发生的战争,则与火本身的无关,他们是生命对火与力量的使用。
这个层次是一个自然规律上的层次。
第二个层次则是力量象征。
光指代葛温的光之魂,热指代的是老魔女的热之魂。死自然代表着尼特的死之魂,毕竟我们在文本里可以看到直接的说明:“最初的死者尼特。
而最后的一个则是代表着冷、代表了暗、代表了生的黑暗之魂。
我知道这个说法不符合大部分人的认知。凭什么初火平分六斗,你黑暗之魂分三斗!你咋别谢灵运还狂呢?我葛温第一个不服,毕竟片头动画里就直接告诉我们了,谁都知道黑暗之魂是最弱小的魂。
没错,的确不符合我们大部分人的认知。明明最弱的但占得比重却是最多。但我们是在分析黑魂,是在分析宫崎英高的思维与想法,而并不是分析我们自己本身,我们的想法并不重要,它甚至阻挡我们对黑魂的理解。即便这与我们大多数人的认知相悖,我们还是要在游戏的文本里寻求答案。
这个答案,在《黑暗之魂》是无法找到了。
只有到了《黑暗之魂3》,我们把黑暗之血给了《黑暗之魂3》的白发小萝莉后,她用黑暗之魂的演变物——黑暗之血画出来一个画中世界后,她会直接而明确地告知了我们:“那会是一幅非常寒冷、黑暗,又很柔和的画……总有一天,能成为某人容身之处的画。
我们刚刚分析出来的黑暗之魂包含的冷有了,包含的暗有了,同时从成为某人的容身之处,以及鸦人村长的:“ 为了下一个世界,必须把这败坏的世界燃烧殆尽。”里可以看出这代表了生命。
于是,最后的一个黑暗之魂的元素——生也有了。我们得到了黑魂里表达出来的一个概念,力量与所占的比重无关。葛温的神族稀少,却统治了占大多数的人类。
第三个层次则是整个游戏最大的概念层次,即光明与黑暗。
我要在这里强调下,一定要分清层次,有的时候黑暗指代的是小人的黑暗之魂、是深渊,有的时候黑暗指代的则是反对葛温的光的一切对立面。老魔女的热与葛温的光都是属于光明的概念。而尼特的死、我们人类的黑暗之魂代表当然是黑暗。是的,你没看错,我把尼特的死也是归为黑暗了。
我们可以在《黑暗之魂2》进入不死灵庙的亚格德蓝的嘴里得到对应的文本印证,当我们遇到他时,他会说:“我是亚格德蓝,这座灵庙的守护者。这里是无数死者安息之处,被所谓"黑暗"的安宁所笼罩。光会让这里的一切完全暴露, 你们人类应该站在黑暗这边才对。
不死灵庙作为尼特的势力范围,而作为尼特在魂2代言人的亚格德蓝,他不仅仅明确地把自己定义为黑暗了,还同样的把我们人类也定义成了黑暗。只是此时的我们没有站在黑暗这边,反而是站在了光明那边。但,注意,我并没有说属于相同光明的老魔女与葛温就没有冲突,一定是有的。概念相同不代表势力相同。
《黑暗之魂3》直接就给了我们答案,《黑暗之魂3》3里,象征着光明的葛温的神之一族压制了老魔女的混沌恶魔。而黑暗面也同样如此,象征着黑暗的深渊,吞噬了象征着另一种黑暗的尼特的霸王沃尼尔。
《黑暗之魂3》的黑暗与光明的两方势力都在收束,两方都在把力量放在了自己更强的那一方。直到最后,在环印城我们看到了,黑暗与光明的最后的对峙。

仔细划分层次的原因

我给大家分析出来这三个层次的原因是为了告诉大家,在不同的层次里,黑暗表达出来不同的含义。当我们把这些细分出来后,你就明白了,为什么许多时候黑暗指代了黑暗之魂,但是尼特的墓地却同样会吸收光,同样也会如此的黑暗的原因。
为什么我们可以在尼特的巨人墓地里找到一个名为邪神盾盾牌,上面会记载着:“不祥的邪教盾。可以防御神的武器,还有雷电的攻击。与神为敌的邪教徒可能是为了弒神,而前往盗取“最初的死者”墓王尼特的力量,但结果却是功败垂成。
并非未有人类看到了神族的另一面。有人看到了,并且也起来反抗了,只是他们失败了而已,只在罗德兰留下了这么一丢丢的痕迹。
有人曾经问过我,获得初火的四个物种得到的灵魂是一样多的吗?
正如我前面所说的,黑暗之魂是最弱的小王魂,从画面里小人手心里的火苗大小就已经可以看出来了。但我并不是因为看画面就武断地判断的出来,手里的魂的大小跟力量的大小有关。而是因为游戏里有明确地例子,骑士的灵魂与英雄的灵魂的大小是不一样的,英雄的更大。
光明与黑暗的灵魂还有着各自的一个特性。光明属性的魂虽然强大,但无法再继续保持力量,只能越来越弱。但相反的,黑暗属性的灵魂则会逐渐吸收其他的力量而越来越强。所以你会发现黑魂里想要创造与延续初火的是老魔女与葛温,而不是尼特与小人。
尼特的力量在《黑暗之魂2》的无礼者头盔里清楚地记载着:“曾经有名的圣职人员头盔。那是远古想要征伐不死灵庙的一群人的下场。他们因为无礼罪行而被命令守护灵庙,永世无法死去。
尼特所属的灵魂具备吸收其他灵魂力量的能力,而他的属下同样具备对应的能力,毕竟在尼特的灵魂里是如此记载着的:“掌管着一切生死的墓王尼特,几乎将所有的力量都献给了死亡。”
不是只有葛温会分魂,尼特也会。
同样的,宫崎英高在2011年参加游戏餐桌周刊的访谈里他明确地提到了,关于黑暗之魂的描述:“ 我没正式写过这个设定,但是请想象一下人类的祖先,他找到并粉碎了王之魂,而人性就类似于它的碎片。这就相当于人类的祖先,而作为后裔的人类也就继承了魂的一部分。
小人的黑暗之魂也早已分给自己的族人了。并且,小人的黑暗之魂的演化之一的人性,本身就带着吃的属性。
在防火女的灵魂里写道:“ 据说防火女的灵魂受到无数人性的分食。
这也就是为什么尼特并没有如同老魔女与葛温一样,急于维护自己的力量,他只要等待他人进入墓地后便会有对应的力量增长。
所以我们在《黑暗之魂》里看到的属于尼特的墓地里会出现象征神族的雕塑,神族死亡后,他的力量也会逐渐转化给尼特。这也是为什么侍奉着神族的白教,有一个使命是要去墓地注火的原因。不死人的产生不仅仅需要传火,更是需要削弱尼特得到的死亡的力量。
这也是为什么葛温会告诫自己的神族要注意黑暗之王原因,四个魂都有让生命继续延续下去的能力。
神族已经镇压了老魔女了,尼特也有对应的方法针对,而对人类的态度则是既需要安抚又同时必须镇压与提防。因为人类不仅仅要为神族的荣光传火,更因为,人类本身就是燃料。我们《黑暗之魂》里给营火注火的,正是黑暗之魂的碎片——人性。
至此,葛温的传火自然与人类的群体绑在了一起,他最需要提防的群体,不是老魔女,不是尼特,而是人类。
有人会问,难道人类成为游魂后再死亡了,尼特就不会得到力量了吗?在黑魂里,死亡并不代表力量的消失。代表力量的消失,是在人类灵魂里记载着的:“在成为游魂后,终于死透的来历不明不死人的大块灵魂。
人类从可以死亡到变成不能轻易死亡的本身就已经是在削弱尼特的力量了。
我用了这么长的文本来给大家解释,是为了消除大家的一个观点。生命的定义会被最大的掌权者所绑架。我们获得的信息只能从黑魂里最大的掌权人——葛温与神族嘴里告之我们其意义与方向。
所以无论是《黑暗之魂》还是《黑暗之魂3》,经过了第一层的考验,是《黑暗之魂》里的不死院恶魔,是魂3里的灰烬审判者,再接下去,我们便是立刻能获得自身存活的意义所在。我们是不死人时遇到了奥斯卡,是灰烬时遇到的是防火女。但,真相是无法被掩盖的。
问题是,习惯了光明的,习惯了被神族圈养起来的人类,究竟是否需要真相呢?因为谎言也是可以延续生命的。只要谎言把真相掩盖起来,甚至吸收过来即可。掩盖的方式是环印城的存在,吸收的方式就是把我们所有环印城之外的人类都信奉神族即可。当谎言把大部分的真相吸收过来后,谎言就成为了真相。
此时,人的选择便变得极其困难,即便你已经知道了神族的传火是为了全部的人类是一个骗局,但你也变得极其难以选择。所以我们可以在《黑暗之魂3》听到鲁道斯的话:“那对眼眸会映照出终结传火后,黑暗无止境延续下去的世界。我认为那是个离经叛道的世界。为什么我会当上王、传火?就是为了防止那种世界诞生。……你又是怎么想的呢?
鲁道斯是知道不传火的后果是什么的,但他并没有选择象征着小人的黑暗,却选择了象征神族的 传火。
在我看来鲁道斯是《黑暗之魂3》里最忠于自己意志的人,他会用灵魂炼成,是恶。但他同样为了延缓世界传火的诅咒来牺牲自己,甚至愿意再烧一次自己。鲁道斯自然是另一个方向上的伟大。这么复杂的人物心态,是极其难描写的,但是黑魂却做的很好。当我们确定了鲁道斯的定位后,你再去看《黑暗之魂3》的其他npc,你会发现他们都有着各种无可奈何。
霍克伍德逃离法兰不死队,不愿意让自己死去,但是他又不愿意让自己的兄弟们死得毫无价值,未曾被世人记住,最后他选择龙化,让自己继续存活下去。
伊莉娜极其软弱,一次次地想逃离自己的圣女的使命,最后她终于接受了黑暗的啃食,成为了防火女,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但是当你在装满防火女尸体的塔楼底部见到她时,她已变得不再是她。你与她都知道,接下来她的命运,终将也会成为这个塔楼里的另一个骷髅。
你发现你听谁说话,心里都有隐隐有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心疼。命运与死亡的枷锁不仅在你身上,并且它们还套牢了所有与你相识的人的身上。
《黑暗之魂3》的压抑体现在了这里,你所认识的人,终将都会死去,你无论如何努力,也改变不了什么。

王魂的失控

灵魂是会失控的。灵魂的失控会导致这个世界走向异常。葛温的光的失控是制造灰烬,是燃烧这个世界。所以我们在片头的文字为:“那是无名、成不了薪且被诅咒的不死人。
老魔女的热的失控,是产生混沌恶魔。
所以我们可以在恶魔大斧里见到如此的描述:“生于混沌的恶魔们都身藏火焰,并且长得细碎扭曲──因为其不该诞生在世上。
墓王尼特虽然我们没有机会看到他的明确的暴走行为,但是你却能看到墓灾的出现。
小人的黑暗之魂的失控,我们可以在马努斯的灵魂里清楚地看到:“马努斯虽然看起来有些岁月,但无庸置疑是个人类。他的人性失去控制,成为了深渊之主
至此,我们深渊的含义浮现了出来,深渊的出现就是人性的失控造成的。而马努斯的失控后产生的深渊则会侵蚀其他的生命,甚至异变其他的生命。所以我们可以看到乌拉席露的居民都发生了异变。
在肥大头颅里记载着:‘被深渊之主马努斯的黑暗吞噬,因此人性失控的乌拉席露人民头颅。外形膨胀肿大,不平整,布满龟裂,缝隙中有无数红眼球形状的瘤。
乌拉席露的人是人类,他们自己的人性被马努斯的深渊所吞噬而造成了异变。我们在这条文本里看到了另外的一个信息,就是上面记载着:“缝隙中有无数红眼球形状的瘤。”这个红眼球的瘤,乌拉席露的人有,马努斯身上有,在《黑暗之魂》里还出现过的地方,则是跳到了另外的一个地区——恶魔遗迹。
红蜘蛛与白蜘蛛身上也有。还记得我们在《老魔女不能说的秘密》里,求证出来的,老魔女曾经用人性来复制初火而产生了恶魔吗?
这一切又关联在了一起。

那么为何马努斯会好好的突然就人性失控呢?

我们跟乌拉席露另一个来自于未来的人——切斯特对话,他会告诉我们:“话说回来,你的好奇心也真是旺盛,深渊那档子事情,本来就是乌拉席露自作自受。被那匹暴牙大蛇骗去挖坟,侮辱先人遗骸──简直就是不要脸的愚蠢行为。
这里透露出来两个信息给我们,第一个是,乌拉席露被大蛇骗去挖坟了。第二个是,这个坟是他们乌拉席露先人的遗骸。
那么这里的先人是在说马努斯吗?
于是我们重新回到与马努斯对战的地方,确实发现了正中心有一个凹下去的土堆,类似于一个人大小的坟墓。
而在马努斯的灵魂里写道:“ 马努斯虽然看起来有些岁月,但无庸置疑是个人类。
既然马努斯是个人类,那么很有可能如今的马努斯是人性失控后的样子,而并非原始的样子。这时我们就确定了马努斯是这个坟墓里的人,也同样是乌拉席露的先人了。
那么另一个问题却没有解决,为何乌拉席露要突然挖掘祖先的坟墓呢?这个信息的答案则需要通过《黑暗之魂3》的环印城来解答。

环印城的探访

在环印城的某个教堂里可以从一个尸体上获得古式便服在上面记载着:“ 古代魔法国度的便服。
而我们在游戏里唯一知晓的古代魔法国度只有一个——乌拉席露。
那么这个衣服里所说的古代魔法国度,就是乌拉席露吗?于是我们在白树弓里看到了对应的描述:“此为知名的漫步深渊英雄传说中,被深渊吞噬的古代魔法国度遗物。
漫步深渊的英雄,我们在游戏里只有一个,那就是亚尔特留斯,而与他相关的并且被深渊吞噬的国家只有一个,那就是乌拉席露。通过古式便服与白树弓的交叉对比后,我们得到了这个衣服来自乌拉席露。
那么为何乌拉席露的衣服会在环印城出现呢?
我们在下面的文本描述里得到了答案:“很久以前,在某个使节团造访环印城时,据说只有其中一位留下来的年轻人成为记录中最后一位教堂之枪。
这条信息告诉了我们,环印城曾经有过使节团。
从“据说只有其中一位留下来的年轻人成为记录中最后一位教堂之枪”表明这个使节团肯定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并且返回了。
这时我们把手里的所有信息整理起来后,便发现了,这个使节团来自乌拉席露,而乌拉席露发生了深渊侵蚀,即便我们消灭了深渊之主马努斯,但这个国家旋即也被毁灭了。这次使节团的探访也只能在爆发深渊之前。而从切斯特那可以知道,诱发乌拉席露挖掘祖先坟墓的原因,是因为大蛇的存在。
恰巧的是,在环印城,存在着大蛇的雕像。
注意这个雕像,并非是洛斯里克带着羽毛翅膀的大蛇,环印城的大蛇的身子上并没与羽毛。
而在《黑暗之魂》里,我们面对的大蛇只有两种象征,一种象征黑暗的卡斯,一种象征传火的夫拉姆特。但我们在此时如果不把这个大蛇的雕像分类,而是把他整体当做是全部的大蛇信仰的话,便能得到更加明确地答案。
环印城探访后,乌拉席露的使节团带走了大蛇卡斯的信仰。无论是被蛊惑也好,还是乌拉席露的居民有其他的目的。他们是真的去挖掘了自己祖先的坟墓。
而另一方探王者——夫拉姆特仍旧与葛温的神族有所亲近,这也就是为什么太阳王女仍旧会跟我们说:“ 世界之蛇──寻找王者的芙拉姆特一定会从旁协助引导你的。
以她为代表的神族仍旧相信大蛇夫拉姆特。
这种信任不会是倏忽而来的,如果我们换一种想法,来看待大蛇与神族的关系,便有了更加明确的答案。如果他们一开始并非是敌对,而是同盟呢?只有这种关系时,我们才更加符合,神族会信任夫拉姆特的原因。
确定好这个观点后,我们去看另一个对话,大蛇卡斯会跟我们言语道:"……我乃是世界之蛇,我在寻觅正确的时代,寻觅王者。但另一条蛇,芙拉姆特,却忘了职责,堕落为葛温大王的朋友。"
这句话明确说明卡斯或者说世界之蛇整体的使命,是在正确时代,寻找到正确的王者。卡斯对夫拉姆特的反感是因为夫拉姆特忘却了自己的职责,成为了葛温大王的朋友。
那么分析到了此时,就需要明确一个信息了。

什么是正确的时代?

我们只能在大蛇卡斯的话里再继续寻找答案:“你们人类祖先得到黑暗灵魂后,便一直等着火熄灭。总有一天火会熄灭,世上所剩的将尽是黑暗。这么一来,便会进入你们人类的黑暗时代了。
……然而,葛温大王却深深畏惧黑暗,他担忧火熄灭,害怕那些身属黑暗的人,并忧虑人类可能会诞生黑暗之王,恐惧天理循环。
所以便不断传火,命自己的孩子统率,束缚人,让你们人类忘记一切,浑噩过活,避免黑暗之王诞生。
这段话很长,我们简化一下。上一个时代,也就是火的时代是正确的时代,现在火即将熄灭了,所以要转入下一个黑暗的时代,但葛温不让。但是世界之蛇的职责是在正确的时代选择正确的王者,那么下一个时代,即黑暗的时代是正确的时代,人类自然就是下一个时代的王者。
信息整理完了后,你会发现,似乎他喵的说了跟没说一个样。但分析黑魂,你就得从没有意思的话里得到对应隐藏的意思。你再这么一琢磨,再这么咂咂嘴,品一品,需要稍微反向推导一下。
如果说黑暗的时代的王者,世界大蛇选择的是人类。那么火的时代,世界大蛇选择的正确王者究竟是谁呢?
答案已经很明显,火的时代,正确的王者就是光之王——葛温。
世界大蛇在火的时代,就是葛温的盟友。这也解释了为什么环印城有大蛇的雕像的原因,他们在火的时代确实是葛温的盟友。只不过在火即将熄灭的时代,大蛇卡斯继续选择了自己的使命,他开始指引黑暗之王的产生,而夫拉姆特因为跟葛温是好友,所以选择继续帮助葛温。
分析到这里,我们便算是明白了夫拉姆特与卡斯,大蛇与葛温的关系了。
我们没法判断,卡斯嘴里的黑暗时代是不是正确的时代,但我们自己可以有选择。你自然可以选择不信,你自然也可以选择信,就如同鲁道斯一般。但我们要沿用游戏里的设定,大蛇确实是因为自己的职责来推动时代往黑暗的时代前进的。但是这里跳出了一个问题。你在文本里会发现无论是卡斯还是夫拉姆特甚至是鲁道斯,他们的嘴里出现了同一个词:“王の探索者。
如果说《黑暗之魂3》的防火女给灰烬的使命是王的探索者的话,那么世界大蛇的使命究竟是谁给他们的呢?哎,你发现了,我们的思路被卡壳了,我们找不到了。
世界大蛇是葛温这个世界的维度的天花板,但游戏里会在各个方面来告诉我们,天花板外还有一层隐含的势力存在着。

那么我们回到原来的问题上,马努斯为何失控了

诚然被自己的子孙掘墓了是理由之一。但马努斯的灵魂里还有另外的一句重要的话:“ 一直在寻找他的另一半──破裂项链。
注意这句话不是说项链有一半留在马努斯身边,这句话是说项链对马努斯很珍贵,但是这个珍贵的项链已经破碎了。
破裂项链的其中一部分是在大书库里的一个结晶怪体内。对,跟幽暗一样,都在结晶怪里。你只有获得了这个项链才能进入到DLC里,也就是说,马努斯不是想抓你,他是想抓他自己的项链。
而游戏里另外的一个角色——切斯特为什么会在这里呢,毕竟在伊丽莎白的嘴里她明确地告之了我们:“话说回来,不久前也有人来访,和你一样很有人味,也是来自遥远的未来。
如果我们身上有亚尔特留斯的狼戒指的话,基亚兰会跟我们说:“……你那只戒指……是我被身穿大衣的男子偷走的东西。……虽然不清楚你是怎么拿到手的。那是毙命此处的男子,他的重要遗物。
而狼戒指我们则是在皇家御苑的几百年后的黑森林庭院里获得的。
可见切斯特是有偷东西的习惯的,而有趣的是在切斯特长大衣里记载着:“ 原本是士绅贵族的服装。
无论切斯特所属于的那一半的破裂项链究竟是谁的?是切斯特是自己的也好还是从其他的贵族手里偷回来的也好。
都表明了这个项链的贵重性——项链在所谓的贵族的手里流传着。
那么结合切斯特喜欢偷的行为,再加上本来属于马努斯的破裂项链并不在他的身边,再加上挖墓以及破裂项链上的记载:“但依然能感受到石头散发出的强大魔力。那股现已无人知晓,无法操控的力量,很近似强烈的乡愁,或是爱意之类的情绪。
我们把这四条信息理顺起来,便能形成一个明显的线索。
乌拉席露的人想要挖马努斯的坟墓的目的之一,是为了想要得到这个项链。这个项链里蕴含着足够强大的魔力,虽然在文本上写着:“那股现已无人知晓,无法操控的力量。”但并不代表乌拉席露时代的人是不能操控的。
这又接上了我们上一期的伏笔——魔法的分类。不同的魔法分支,使用力量的方式并不相同。
所以我们可以在光明照耀里看到对应的记载:“发出光芒是性质单纯的魔法,这正是黄金魔法的精髓所在。反之,龙学院还是无法达到此境界。
但因为项链长久的丢失,最终引起了马努斯的愤怒,为了让自己的灵魂复活,他选择了让人性失控,发生了深渊的侵蚀。而他所想要找到的只不过是自己丢失的项链而已。
所以我们可以在幽暗的话里得到对应的答案:“那是一股很强烈的怀念情感……渴求无法挽回的幸福,渴求纪念幸福过往的物品……这种感受……这有可能……会是深渊怪物拥有的感受吗……?
是的,马努斯很珍惜这个项链。对他而言,这或许就是一切。但是却被自己的子孙给拿走了。这或许也是他为什么选择深渊的原因,他对他的子孙失望透了。
那么这个项链是谁的呢?究竟是马努斯自己所有的还是别人送给他的呢?证据不明显,但是我们可以猜测一下。
爱慕在日语里是一个隐语,也就是类似于咱们的古文,一般这类词会比我们现在的用词用着更加丰富的含义。而爱慕在日语里的意思,是因为尊敬而产生的爱慕之情的意思。因此这个项链很有可能是,我们在上一期解析出来的乌拉席露的掌权人之一,罪业女神蓓尔嘉送给马努斯的。毕竟所有跟蓓尔嘉相关的物品,都带有魔力。
蓓尔嘉的地位我们隐约也能感受到比马努斯高贵。
从先人这个词的角度上来看,马努斯与蓓尔嘉有对应的一段情感,只是蓓尔嘉无法死亡,但是马努斯作为人类却必须面对死亡。幽暗或许是蓓尔嘉与马努斯的直属后裔。他去抓幽暗,未必是想去伤害她,反而有可能是去保护她。毕竟所有被深渊所吞噬的人都会发生畸变,而我们击败了了马努斯后,从马努斯身体里出现的幽暗却是完好无缺的。
幽暗甚至会反问我们:“ 既然拥有那种感受,还应该称他们为怪物吗……?但是,我真的不明白……因为没有人肯告诉我,即使是温柔可亲的伊丽莎白也是一样……
或许伊丽莎白未曾告诉幽暗的原因是因为,乌拉席露已经不正常了。而这些黑暗面,并不需要幽暗知晓。
当我们把信息收束到此时,再去看另一个有趣的文本。
圣兽灵魂里记载着:“灵庙圣兽,白色带翼狮子的灵魂。它似乎对深渊逐渐扩大感到恐惧。圣兽的身上除了狮子以外,还有其他不同动物的特征。可以推论它并非自然的生物,而且其本质与恶魔较为相近。
而恶魔的产生在老魔女的灵魂里记载着:“魔女试图从灵魂创造出“初始之火,”却因此生出了扭曲的混沌火焰巨兽。
火焰巨兽就是恶魔,恶魔是扭曲的产物。而圣兽也是扭曲的产物,我们击败圣兽后,也能够从它身上获得一个名为人性的物品。这与恶魔的产生几乎完全一致。而这样扭曲的生物,被叫做了圣兽。圣兽所在地则是在灵庙。哎,我们这个时候在一拍脑袋,他喵的灵庙的看守者是来着?
对, 是伊丽莎白,伊丽莎白是幽暗的奶妈!
于是线索又整合在了一起。灵庙是乌拉席露实验人性的场地,而乌拉席露产生的成果就是圣兽。作为灵庙的看守者的伊丽莎白,她究竟知道还是不知道呢?如果知道的话,她究竟知道多少,她知道深渊是如何产生的吗?她知道马努斯为何会失控吗?她知道马努斯抓走幽暗未必是想要伤害她吗?如果她都知道的话,她为什么却不告诉幽暗呢?
我们这个时候再去品味幽暗的话:“但是,我真的不明白……因为没有人肯告诉我,即使是温柔可亲的伊丽莎白也是一样……”
是的所有人都没有告诉她。而作为乌拉席露的公主,也就是跟蓓尔嘉有极其亲密关系的幽暗。她的存在是不是同时也映射了蓓尔嘉的处境呢?
哎,这个伏笔我们先埋下,等到蓓尔嘉专题的时候我们再去细说。

最后

乌拉席露真是越分析越黑暗。
我解析完之后,突然明白了大蛇卡斯对我们说的话:“他们不懂真相的价值,只因自身的力量而心生傲慢。……我期待你会有与他们不同的表现。
我也明白了为什么蓓尔嘉明明一次又一次地看到自己所属的国家覆灭,她却仍旧不停地创建新的国家一样。
因为她怀有希望,就跟大蛇卡斯那样,它也怀有希望,它仍旧认为,人类不会一次又一次地犯错,之所以其他人失败了,因为他们并非是真正的黑暗之王,它只要等,一直等下去,总有真正的黑暗之王会出现。
蓓尔嘉呢?她会不会也一直认为,只要自己继续坚持下去,总有一天能够看到一条真正的,可以避免世界走向毁灭的道路呢?
这一期分析到最后时,便是背后一凉。
我一直觉得乌拉席露隐藏着某个未知的谜题,但是却从没想到,原来这个秘密是,乌拉席露里的人把幽暗架空了,然后瞒着幽暗做一些不应该做的事情。正如大蛇卡斯所说的,只因自身的力量而心生傲慢。一个人想要获得不属于自己甚至要超越自己能力的力量,难道还有比这更加傲慢的吗?
回答个问题,有人问我,狗哥,宫崎英高真的这么厉害吗?是不是你太吹他了。这个问题很难回答,我不论说吹还是没吹,都有人站出来说,你错了。我可以换一个角度来回答这个问题。我做解析,大家看我的解析,虽然方式不同,但是目的,我认为咱们是一致的,都是通过消耗自身的精力来提升自己。无论宫崎英高是不是如同我解析里所说的一样,是过度的夸他也好,还是人家的思维高度已经远超于我们了。我们的目的,不是为了消耗精力后一无所得,不是在发现了某个自认为的,是游戏里的矛盾,而大骂宫崎英高,名不符实。没有必要,我们是为了提升自己。只要在解析的过程里,我们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不论这种答案是对,还是错。你得到的思维与观点的提升是必然的,只要这个存在了。又何必在意这个游戏是宫崎英高做的还是宫崎不高做的呢?
同时纠正我上一期的猜想错误,从挖掘出来的数据来看。(这个自己看视频了)亚尔特留斯并非是人类。
我把对应的视频放在最后了。大家自己看一看。
我是狗哥,我们下一期,环印城再见啦!
拜拜
感谢这些小伙伴对我的《黑暗之魂》《血源诅咒》《只狼》与《空洞骑士》文本研究的打赏支持。
如果看完解析的您也觉得我说的还不错。可以到此处对我进行打赏

I
dogsama
dogsama

2829 人关注

知识挖掘机
知识挖掘机

32477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