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前言


整体字数9000左右,视频在28分钟左右,实在懒得看的,可以直接找前言结束后的视频部分,直接看视频。
我们《黑暗之魂3》研究的第二期,来讲讲黑魂世界里的另外的, 一个极其重要的里世界——画中世界。在《黑暗之魂3》的世界里,如果你仔细分析,便会发现,直接来画中世界的人物以及跟画中世界关联的人物几乎占据了《黑暗之魂3》的画外的世界。
有传教的鸦人,有从画中世界走出来的沙力万,有幽儿希卡,有故乡是伊鲁席尔冷冽谷的埃尔德里奇,因此也是出于这种原因,我优先选择进行解析的是画中世界的人物关系与秘密。
画里画外的世界即是黑魂的里表世界,又是互相独立的世界,在《黑暗之魂》里当我们拿到诡异人偶后,便可以通过碰触亚诺尔隆德保护着的大绘画而进入到画中的世界。
于是,在我们眼前展露出来的便是一个与外面完全不同的充满风雪的世界。
那一刻我们终于知道了,黑魂的世界里并非仅仅是单一的光之王葛温的存在,仍旧有许许多多的高等的如同葛温一样的存在,而这个画中的世界,便是由此类的高等存在所创建出来的。
那么画中世界是谁创建的呢?画中世界又是为了什么而创建的呢?这幅画为什么会在废弃的亚诺尔隆德仍旧被保护着呢?那些保护绘画的白衣侍者又是谁呢?画中世界究竟有多少我们未曾发觉的秘密呢?
这一期进入魂学研究第八期——《魂1与魂3的画中世界究竟藏了多少秘密?(上)

《黑暗之魂》的画中世界

《黑暗之魂》里作为不死人勇者的我们,通过遍布蛇人的塞恩古城后,便会被搬运工,带到被诸神遗弃的亚诺尔隆德。而在亚诺尔隆德继续探索时,我们可以进入到某个充满绘画守护者的大厅,以及见到一副被绘画守护者所守护的巨大油画。在我们碰触到油画的那一刹那,便是进入了一个与我们所在的葛温的火之时代完全不同的世界——画中世界。
这是我们第一次发现黑魂的世界,一直就存在着的画外的世界与画中的世界。这也是我们第一次发现原来这个世界不仅是只有阳光与炽热,还有风雪与严寒。
正如同,在《黑暗之魂》的片头,我们发现了火一般,世界开始变得更加多元。
发现了画的我们,也同样地认识到了这个世界不光可以多元,同时世界还是可以被创建出来的,这便是为我们之前所解析出来的画中画的世界,埋下了极其有趣的伏笔。
正如同《黑暗之魂3》的白发小萝莉的言语一般:“不明火焰者,不足以绘世;受火引诱者,则不得绘世,不用担心,妈妈,我没有忘记……
由小萝莉的言语里的“绘世”两个字,我们就能知道,这个画中的世界确确实实是由某个物种画出来的,并非是随着火的时代一同出现的,而且这个物种既看到了火焰,还没有如同葛温、老魔女一样被火焰引诱,所以她才可能画出这个画中世界。
那么这个现存的画中世界很有可能是由小萝莉的妈妈所画出来的,而小萝莉背负的使命,我们也都知道,那就是绘画出另一个画的世界,另一个可以成为容纳其他生命,其他的禁忌者,其他的无处可归的生灵的世界。
那么《黑暗之魂》的画中世界究竟是由谁画出来的呢?
在《黑暗之魂》,画中世界的名字叫做艾雷米雅斯的绘画世界。而《黑暗之魂3》的画中世界的名字则是艾雷德尔的世界。
而艾雷德尔则是我们在《黑暗之魂3》画中世界的尽头看到的被绑在凳子上的鸦人神父的名字。
由《黑暗之魂3》给与我们的信息可以推论得出,不论艾雷米雅斯究竟是谁,“她”未必是画出《黑暗之魂》的画中世界的人的名字。
因此我们得到的信息只能再次落到小萝莉身上。
小萝莉的脸部拉近后,我们可以看到他的眼睛的是黑黄色眼睛,这类眼睛在游戏里,能够明确出来的,只有一类物种具有这样的眼睛——那就是《黑暗之魂》里的大蛇,不论夫拉姆特还是卡斯,他们的眼睛都是黄黑色的。
于是我们再去看小萝莉皮肤的角质化,便是能够判断出来她这是逐渐蛇化而不是在龙化。再加上她的言语:“妈妈,我没有忘记”,我们也能判断出来,小萝莉的妈妈很有可能也是有蛇形态的物种,而这幅画也很有可能是小萝莉的妈妈画出来的,并由她告诫了小萝莉,去绘画另一个世界的准则:“不明火焰者,不足以绘世;受火引诱者,则不得绘世。
那么,通过上面的分析,我们就能认为《黑暗之魂》的纯白半龙女普利希拉不可能是这个画中世界的绘制者。 那么既不是这个绘画世界的守护者,又不是这个绘画世界的绘制者,为什么她会在这个画中世界呢?
我们击败了普利希拉后,查看她的灵魂,会得到对应的答案:“被囚禁在艾雷米雅斯的绘画世界中的纯白半龙。身份是私生子,又是所有生命之敌的半龙。
从获取来的信息我们可以知道,画中世界有一部分的作用是为了隔离普利希拉与其他人而设置的单独的一个区域,而被囚禁的原因也正如文本里所说的:“即是私生子又是所有生命之敌的半龙。
在黑魂系列的世界里所有生命之敌,就是指除了不朽古龙外的其他的所有物种。
那么对应的疑问产生了,为何挑战不朽古龙的葛温一族的王城里,会有囚禁半龙的一幅画呢?而且这幅画在不同的文本说明里,有了不同的含义。
在普利希拉的灵魂里描述为:“被囚禁”,而在绘画守护者头巾里则描述为:“他们自古以来守护者艾雷米雅斯的大绘画,世世代代的子孙也继承此使命,但是守护大绘画的理由已经没人记得了。
是的,在普利希拉的眼里,她是被囚禁的,而在其他人的眼里,包括绘画守护者以及守护者背后还留在亚诺尔隆德的葛温德林眼中,这是一个需要一直被守护的绘画。
那么这又是为什么呢?这些绘画守护者又是谁呢,为何会一直有资格留在王城,为何她们担负的是守护绘画,而不是守护王城的责任呢?
当我们查看绘画守护者曲剑的文本时可以发现一些有趣的信息:“如同舞蹈般画圆的连续攻击,是绘画守护者代代相传的招式,用来斩杀威胁大绘画的敌人。
而在黄金残光里有了相似的描述:“王的先锋基亚兰使用的黄金曲剑。她的剑术有如舞蹈一般,在黑暗中舞出不详的金色残影。
在基亚兰的白瓷面罩里也记载着:“眼眸头巾是所有‘王的先锋’的通用装备。
而绘画守护者的头巾也同样有着类似于眼眸的元素。
基亚兰属于双持曲剑(准确的说法应该是一个曲剑,一个短剑),绘画守护者也同样双持曲剑,并且剑技世代传承。
通过上面信息互相交叉后,便能够得到对应的答案,这些绘画的守护者是王的四骑士之一——基亚兰的后裔。而王的四骑士除了基亚兰外只有翁斯坦也在王城作为守护者存在,不同的在于翁斯坦守护的是太阳王女的幻影,而这个幻影是不死人传火的必经之路。
但是基亚兰的后裔(请不要理解为一定是基亚兰所生下来的孩子,你可以理解为王的先锋的整体的后裔)所守护的绘画、所守护的半龙女普利希拉的所在地却不是传火的必经之路,甚至是葛温以及葛温德林都有意要隐藏起来的存在。
那么半龙女究竟是什么身份,为何让神族的人大费周章的隔绝、隐藏起来呢?
半龙女的身份有一半很好确定,正如她的灵魂里所记载着的:“纯白半龙”。而在黑魂的世界里,是龙又是白色的存在,只有一个就是——白龙希斯。
在白龙希斯的灵魂的日文里记载的是:“白龙背叛古龙,加入葛温王的阵营,之后以公爵的身份成为王的外戚时,便分得葛温王的伟大灵魂。
外戚我们都明白,古代皇帝娶了一个女子成为皇后后,皇后的一家就被称为外戚。那么从这两条信息便可以做出判断,半龙女——普利希拉是白龙希斯的女儿,并且希斯私底下把她献给了葛温。因此普莉希拉的灵魂里明确地说明是私生子的身份指的是希斯的私生子,而并非葛温。
无论是普利希拉的私生子的身份还是全部生命之敌的身份,这些信息都告诉了我们作为希斯的后代以及葛温的妻子之一,普利希拉都是没有办法对外进行宣称的存在。无论希斯还是葛温对普利希拉也都是讳莫如深、未曾公开,因此才会特意把她隐藏起来。
正是因为普利希拉是葛温无法对外宣布的妻子又是所有生命之敌,所以对普利希拉而言,她是被囚禁的,对葛温与基亚兰而言,她却是被守护的。甚至守护的原因,基亚兰也未曾传递给后代。
普利希拉从出生起就是一个悲剧,这个悲剧会延续着她的生命,延续到到她的死亡,甚至延续到她的后代——自己的女儿身上。

半龙女的父亲我们确定了,那么母亲呢?

半龙女这个称呼就决定了,普利希拉绝不是由两条龙所生的,那么她的母亲必然由另一个物种与白龙希斯所结合,才诞生了普利希拉。
在《黑暗之魂》里,普利希拉所在的画中世界,除了她以外,我们在此处能够获得最多的信息,不论是装备、奇迹、甚至是画中世界包含的敌人,都指向了另外的一个神——罪业女神蓓尔嘉。
我们可以在这里捡到信奉蓓尔嘉神父的黑色一套,我们可以在这里得到蓓尔嘉专属的奇迹沉默禁令,我们甚至可以在这里直接见到蓓尔嘉专属的仆人鸦人。
而鸦人在设定集里有明确的定义——蓓尔嘉的鸦人。
这种种信息都表明了这个画中世界里蓓尔嘉的重要性要远远大于普利希拉。

蓓尔嘉会是普利希拉的母亲吗?

目前这些信息还不明确,我们只能继续往下分析,通过其他的侧面的证据,进行证明。我先声明,这个论证过程极其漫长,跨越了两期解析。
画中世界存在的目的究竟是什么,难道真的是为了囚禁半龙女而存在的吗?答案是否定,在《黑暗之魂》里,可以见到大量的牢笼跟许多被木桩穿刺的尸体。而鸦人身上固定掉落的物品只有一个——复仇之证。
复仇之证的描述为:“暗月之剑的骑士在诛杀逆神的罪人后,都会带回这项物品以资证明。
于是,一个有趣的信息产生了,这些鸦人必然掉落复仇之证那便是代表了他们属于暗月之剑。在《黑暗之魂》的世界里,暗月之剑的契约明明应该是与葛温的小儿子——葛温德林签订的才对呀。那么为何这些鸦人在《黑暗之魂》里会是暗月之剑的骑士呢?设定集里明明也写了,这些鸦人属于蓓尔嘉的。难道说,作为罪恶女神的蓓尔嘉也有权利,成为签订暗月之剑七月的神吗?
在《黑暗之魂》与《黑暗之魂3》所有契约里,我们唯一一个可以看见契约进行转移的还真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暗月骑士团。
在《黑暗之魂3》里,葛温德林明确地把骑士团的团长的身份让给了自己的妹妹——幽儿希卡。
我们刚刚的推论的可能性是有的,葛温德林并非是第一代的暗月骑士团的团长。那么对应的问题产生了,蓓尔嘉究竟是谁?为何这个明明未曾在游戏里直接出现的人,在画中的世界与画外的世界几乎无处不在。
是的,你会发现画中世界的所有的关键点逐渐往蓓尔嘉身上集中了起来。

半龙女的孩子们

从前面的分析我们已经得出,半龙女是白龙西斯的女儿。作为私生子的身份的半龙女,很有可能是在隐瞒身份与婚姻的情况下,嫁给了葛温。
因此无论是葛温妻子的身份,还是地位都被隐藏了。甚至连自身都被关在了画中世界。所以当我们进入到画中世界,见到她后,她才会对我们说:“你是谁?你应该不是我们的伙伴吧。如果说你是因为搞错了,而迷失到这边的话。请你从前面跳下去,回到你应该去的地方。倘若你是为了找我而来的话,那也是不应该的。
由这些对话可以得知,半龙女并非是自己被困在此地,因为对她而言,她没有任何去外面世界的理由。这其实便是给《黑暗之魂3》的画中世界是无处可去的禁忌者最后的避风港留下了一个伏笔。
在《黑暗之魂》里的我们明显可以能够看出来,画中世界完全是一个私人的处刑地,正如同暗月之剑是处罚冒犯神的敌人的武器一样,画中世界便是处罚冒犯神的敌人的地点。
当《黑暗之魂3》的画中世界不再是行刑的地方时,我们便是在外面的世界看到了另一个行刑的地点——磔罚森林。正如同我在上一期所说的,《黑暗之魂3》的世界是一个更加露骨的世界,原本应该在暗处进行的刑罚来维持世界的光鲜,这一点在《黑暗之魂3》的世界里再也做不到了。
不光言语上是一股依靠死亡为食的末世气氛,在对抗异己,更是如此。你可以看到不死村落对不死人的反复残杀,你可以看到磔罚森林对他人的刑罚,你可以在幽邃教堂看到吃人的可怕之处,无论在接下来的哪一处,是凛冽谷、还是罪业之都,你看到的永远是数之不尽的苦难与死亡。
那么如果半龙女是葛温的妻子之一的话,她有没有给葛温诞生下孩子呢?葛温的孩子里最有名,或者说葛温向后世打算宣告的——只有两个,一个是太阳长子,一个是阳光公主。
无论是给这两个孩子建立雕像还是对外的宣称,我们都能够明确地看到葛温的打算。只有这两孩子才是真正的自己的继承人。
而其他的孩子,不论是葛温德林、费莲诺尔还是幽儿希卡,葛温都未曾大肆宣传过。
那么作为人形态的葛温,所生出的孩子里会有异类的存在吗?答案是有的,而且有两个,一个是上半身为人下半身为蛇的葛温德林,一个是有着葛温的劲敌龙血统的幽儿希卡。
葛温德林毫无疑问是葛温的孩子,无论是名字上继承葛温,还是职责上负责守护被废弃的亚诺尔隆德,甚至是称号黯影太阳(Darksun)都证明了,葛温承认这个葛温德林是自己的血脉。那么另一个异类幽儿希卡真的是葛温的孩子吗?
我们在《黑暗之魂3》里突然发现了葛温是一个很能生的神,但是里面有一个极其有趣的冲突,就是在环印城里有一个葛温的孩子叫做——费莲诺尔,而在特使小环旗里明确地描述道:“据说大王将末世所在的环印城,连同疼爱的幺女赠予给得到黑暗灵魂的小人。
幺女就是年龄最小的女儿的意思。那么另一个叫做幽儿希卡女子,无论是她的言语:“汝若有决心化为暗月之誓约者,以讨逆神贼敌,成为吾等之父葛温、吾等之姊葛薇艾薇雅之影。”,还是在幽儿希卡圣铃里的记载:“前骑士团团长——幽儿希卡的兄长,与幽儿希卡之名共同赠予她的圣铃。
这些信息都表明了,幽儿希卡确确实实是葛温德林的妹妹,也同样应该是葛温的孩子。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剧情出bug了?幽儿希卡与费莲诺尔无论是体型上大小还是出现的时间上,给人的感觉都是虽然文本上说费莲诺尔是小女儿,但是比较起来反而是幽儿希卡更像是小女儿呢?
《黑暗之魂3》里,即便葛温德林已经被埃尔德里奇吞噬了,但是从他的体型上也能够看出,在《黑暗之魂3》里他开始长成神族高大的样子了。而费莲诺尔则也很明显比幽儿希卡的体型更为庞大。而且在幽儿希卡的言语里,她似乎更像一个少女一样懵懂无知。
当我们从空中的无形的桥进入到俘虏之塔时,她会十分好奇的说道:“此处为俘虏之塔,高耸孤立,且往来机关无法动弹,理应无法可至。而为何,汝却能前来此处?难道汝能飞翔于空?
当我们回答是的时候,她会继续言语道:“哎!果真如此吗?则汝应为龙,亦或是乌鸦之辈?啊,不论如何,汝真是使人心生怀念且奇妙啊。
是的,这里突然曝露了出来几个有趣的信息。在幽儿希卡的认知里,她认为会飞的这个世界上只有两个物种,一个是乌鸦,一个是龙。同时她在以前的生活里,与这两个物种都比较亲近,因此才会怀念。而这两个生物,在《黑暗之魂》里只有一个地方可以同时看到——画中世界。
我们在幽儿希卡的身后的塔楼里,可以从一具尸体上获得,另一个跟画中世界关联紧密的物品绘画世界使者套装。
于是我们的思路不得不转移到画中世界。难道幽儿希卡曾经是画中世界的人?我们在击败半龙女普利希拉后,可以获得一个孪生人性,而在其文本里的描述为:“极为罕见的孪生小黑精”,由此可知,从普利希拉身上获取的这件物品或许并非毫无意义。
于是当我们捏碎了半龙女的灵魂后获得的灵魂总量是:一万二,但是我们卖给大蛇夫拉姆却是一万五,中间差值了三千。在另一个杀死后获得孪生人性的 BOSS——克拉格后,我们捏碎他的灵魂是八千,但是卖给夫拉姆特却是一万,中间差值了二千
我们知道,夫拉姆特卖东西,并非随意,比如所有的人类灵魂,不论大的还是小的统一卖500,比如普通的 BOSS 灵魂,无论捏多少,统一卖8000,比如摩斯的灵魂卖的价钱却是1,除了神族的葛温德林、葛温这两个与夫拉姆特亲近的神族外,只有半龙女——普利希拉与混沌的女儿克拉格这两个 BOSS 的灵魂卖的比捏的多。
那么同属于获得孪生人性的两个 BOSS,普利希拉与克拉格,身份、地位完全不同,但是她们的灵魂却卖的比捏的多的原因是否跟孪生人性有关系呢?如果只有单独的一个方面,自然未曾有太多的关联,但是结合孪生人性的有意存在,龙血统的继承,绘画守护者的效力,这些所有的事情都关联在一起,便是显示出来了一个结果。
《黑暗之魂》时我们进入到画中世界,半龙女普利希拉就已经怀上了幽儿希卡,并且这是在葛温传火后,才知道有了幽儿希卡。所以对外而言,费莲诺尔仍旧是葛温的幺女。而幽儿希卡似乎如同继承了母亲的悲剧一般,即便走出了画中世界,仍旧是被这个世界孤立起来,仍旧是被沙力万困在一个无人能去的地方。
所以当她遇到我们之后,我们才能听到她悲伤的言语道:“汝为何人?汝为何驻足于此?汝若误入此处,则毋须停驻。然此处为俘虏之塔,汝停留于此,必引起僭越者沙力万不快。尽快远离此处为上上之策。
此时我们再回去听初次见到半龙女的对话:“你是谁?你应该不是我们的伙伴吧?如果说你是因为搞错了而迷失到这边的话,请你从前面向下跳,回到你该去的地方。
是的,幽儿希卡与普利希拉的对话极其相似,而他们的命运更是几乎完全一样。一个被关在了画中世界,一个被关在了俘虏之塔。两者都是孤身一人,两者都是被世间所不容的半龙人,对她们而言,时间都是漫长而无奈的,自己面对的只有等待死亡这一条道路,而这条道路,不仅仅是对她们而言,对画里画外的世界的其他物种同样也是如此。
葛温的传火是神族延续自己荣耀的手段,而到了魂3时,这已经是一种无可奈何地苟延残喘了。《黑暗之魂3》的画中世界,里面的禁忌者又有多少人在放弃希望,只是在等待死亡呢?世界里其他物种对幽儿希卡与普利希拉的残忍,而这种残忍同样也反扑了到了这个世界里的任何一个生命。于是,所有的生命便是如此——虽然殊途但却同归。
即便如此,幽儿希卡却不是普利希拉的延续。
如果我们继续跟普利希拉对话她会跟我们说道:“倘若你是为了找我而来的话,那也是不应该的。请你回到你的世界吧。这边十分宁静,大家也都很和善,但这并不是你的世界吧。请你务必从前面向下跳,回到你该去的地方。
对普利希拉而言,画中世界才是她的全部,她知道,画外的世界对她而言是一片虚无,这里面又带了多少悲伤与无奈。她明知道自己不光是所有生命之敌的半龙,而作为半生命,半不朽的半龙而言,作为同样也有着生命的自己而言,难道自己不也是自己生命的敌人吗?
但幽儿希卡却不同,虽然同样是被囚禁,但她却愿意接受任何人的好意,正是如此,我们才会成为暗月骑士团的一员,也正是如此,当我们献祭足够的耳朵后,会听到幽儿希卡开心的说道:“望能有天以骑士团之长身份,向吾兄好好夸耀,有位不可多得的好骑士加入吾等。理所当然,指的是汝。
于是我们终于算是分析出来,幽儿希卡是半龙女与葛温的孩子了。

那另一个非人类形体的葛温德林呢?

从葛温德林的体型上可以分析出来,葛温德林有着一半人类形体的神的血统,还有着一半蛇的血统。我们这一次反向推理,在《黑暗之魂3》里,我们见到的葛温德林除了身体变大外,还有一个特征就是拿了另一把武器而并非《黑暗之魂》的月光法杖。
吞噬葛温德林的埃尔德里奇的灵魂换取的奇迹猎命镰刀里也有着如此的描述:“埃尔德里奇吃掉暗月之神后,时不时会看到神祇做的梦:梦中有个偷偷躲起来的苍白女孩。
这个奇迹的名字叫做猎命镰刀,而我们《黑暗之魂》的画中世界半龙女的手里拿的镰刀的名字,也叫作猎命镰刀。于是这里的苍白女孩只能指代的是半龙女,而不是葛温德林,我知道,现在伪娘比真娘吃香。但这个少女还真的不是指伪娘。
那么如果真的是指代半龙女的话,我们还能称呼一个生过孩子的妈妈叫做少女吗?答案是,我们说了不算,不管你认为可以还是不可以,那得宫崎英高说了算。
所以我们在魂3里,看到了另一个印证,在咒术猛毒物里记在:“被逐出大沼的恩吉,据说在终结之地遇上了剧毒,以及少女”,而这个少女我们都知道,指代的就是另一个悲惨少女白蜘蛛。
因此可见,在宫崎英高的文本里,这些人的生命状态还停留在美丽少女这个阶段,并没有沦落到阿姨的困境。所以少女同样可以指代半龙女。我们分析到此处,便能够把整个隐藏在背后的事件过程找出来了。
葛温德林必然自己亲自进入到了画中世界,把在画中世界诞生的幽儿希卡带了出来,之所以带出来的原因,很有可能是半龙女因为某些原因无法再继续照顾幽儿希卡了。所以葛温德林才会继承半龙女的猎命镰刀。而我们都记得在风暴曲剑里记载着的:“当龙被打倒时,将他的灵魂纳为己有。在神的时代,那是战友间的习俗
所以很有可能也正是葛温德林吸收了半龙女的灵魂,他的灵魂才可以生成猎命镰刀这个奇迹,毕竟正如文本里所说的:“但如果不是半龙使用这把镰刀,那股力量将会反噬装备者”。
也正因为如此葛温德林的灵魂深处才会躲着一个小小的白色女孩——半龙女。

那么葛温德林也会是半龙女的孩子吗?

如果他是的话,那么半龙女身上除了龙的血脉外,必然还有的另外的血脉,那就是人的形态,外加蛇的形态的血脉了。幽儿希卡继承了半龙女的龙的血脉,而葛温德林继承了半龙女的蛇的血脉。那么在游戏里,有哪一个人物,会同时具有蛇的形态与人的形态呢?
很想知道吧,哎,我们下期再说,哈哈哈。

最后

这一期是一篇很长的推理与捋顺画中世界的各个重要人物的关系网的解析。点有些散,所以最后我再跟大家一起理顺一下。
  1. 第一幅的画中世界是白发小萝莉的母亲画出来的,她是谁,我们目前还无法完全确定,需要下一期的信息来进行补充。
  2. 《黑暗之魂》的画中世界同时存在两种含义,一种是暗月之剑的惩罚罪人的刑场,一种是流放者的聚集地,也就是《黑暗之魂》的半龙女这个在画外世界未曾有过任何归宿,只能呆在画中的世界的禁忌者。而这一点,在《黑暗之魂3》的画中世界表现得更加明显。
  3. 半龙女是白龙希斯与另外的一名人蛇身体的女子生出来的孩子,并且由半龙希斯献给了葛温,换得了自己公爵的名号以及另一个极其重要的物品——葛温王的灵魂,之后等我们,讲解白龙希斯的时候,得到葛温王的灵魂这一点极其重要。这同时也看出来,在魂世界,联姻的本质在于互换能力,这一点在下一期会着重去说。
  4. 幽儿希卡出生自画中世界,所以她知道这个世界会飞的只有乌鸦与龙。幽儿希卡继承了母亲血脉里龙的部分,并且也悲惨地继承了母亲的命运,仍旧是被困在一个悲伤地被人遗忘的角落俘虏之塔。画里还是画外对幽儿希卡而言,并没有任何区别,而她也同样的跟母亲一样坚强,在绝望里怀有希望,正如同半龙女期待有人来找她一样,幽儿希卡也期望能再次见到自己的哥哥葛温德林。但这个世界终究是绝望的,没有人会来找半龙女,同样的幽儿希卡也见不到自己的哥哥,她的哥哥已经被身为人类的埃尔德里奇吃掉了。
  5. 绘画世界的守护者是基亚兰的后代,并且她们并没有被告之守护绘画的原因为何。而这些守护者很有可能在幽儿希卡被囚禁时都牺牲了,所以在《黑暗之魂3》的世界里,我们只能看到他们的衣物,却见不到她们的人,而她们的衣物就在幽儿希卡被囚禁的塔楼高处。
  6. 最重要的一点,画中世界几乎所有的疑惑都集中在另一个人物身上,罪业女神——蓓尔嘉,但她究竟会是谁呢?为何她在整个游戏里无处不在,却又未曾看到她真实的样子呢?
我是狗哥,下一期的魂3的画中世界会为大家揭开更多的谜题,我们两三天后见,在这里厚着脸皮,希望大家喜欢多多点赞,多多分享。我们下一期再见,拜了个拜。
I
dogsama
dogsama

1533 人关注

知识挖掘机
知识挖掘机

28921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