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文章包含剧透内容,请注意
全文大概1万+,可以看文字,也可以看下面的视频。
2019年11月8日,小岛秀夫脱离了konami后,发售了的第一款自己的游戏——《死亡搁浅》。整个游戏有着极其精彩的演出与自我融洽的世界观的设定。
我们这一次就通过游戏里的故事来看看,小岛究竟是如何把自己的设定与游戏里的内容相结合,并展现给我看的。
这次给大家带来这一期的主题——《死亡搁浅,究竟讲了一个什么故事

宇宙与生命产生于爆炸

游戏开篇便告诉我们:“从前曾经发生过一次爆炸……空间和时间在大爆炸那一刻诞生。从前曾发生过一次爆炸……有个星球在爆炸后诞生并开始自转。从前曾发生过一次爆炸……生命在爆炸后繁衍生息。后来又发生了一次爆炸,人类经历的最后一次大爆炸。
我们知道这几次的爆炸分别指代了宇宙到人类历史的几个重要的转折点。
第一个宇宙的产生,第二个地球的产生,第三个是距今五亿年前的寒武纪生命的大爆炸。第四个通关游戏后的我们都知晓,这是所说的由于BT引发的虚空噬灭的爆炸,以及此刻就暗示了我们结局的最后,人类结束的仍旧会是一次大爆炸。
这也就是为何游戏最后的结局,展示出来的内容是亚美莉需要把所有人的冥滩都联系在一起,然后再引发爆炸的原因。
故事的结束在故事起点处就早已埋下了伏笔,只有等我们全部领会了这个故事后,才能明白其中的含义。
如同小岛秀夫在游戏发售前的采访所说:“这是一个关于互相连接彼此为主旨的游戏。
剧情的关联,直接从宇宙的大爆炸延续到我们现实的如今,甚至是从现实的如今延续到小岛秀夫假想的游戏里所处于的未来的世界。
连接一切的概念在游戏里直接表现出来的事物是冥滩,是开罗尔网络,是灭绝体,也是我们游戏里一直所说的第六次的生命大灭绝。
冥滩、开罗尔与灭绝体都产生于宇宙爆炸的开始,它们一直都存在着,只是我们未曾察觉到而已。这个主题也是贯穿整个游戏内核的观点之一,所有的事物本质上是一直存在的,而人并非是发明、发现了它们只是察觉了它们而已。
不能因为我们没有察觉它们而否定掉它们的存在。
这就是为什么游戏里的背景设立在美洲的原因,因为美洲被称为新大陆,因为美洲是被哥伦布或者亚美利哥所发现的。是的,你会发现,游戏会直接通过亡人的话来告诉我们:“美国都不是由这两个人发现的,不是由任何人发现的。
美洲就是现实里的冥滩,它早已存在,只是人类没有意识到它而已。
我们一边理顺剧情,一边来看小岛秀夫是如何把自己的观点精妙地钻入游戏里的世界观之中,并且让我们有所反思与感慨的。

死亡的搁浅

《死亡搁浅》的主题在最后亚美莉与山姆的对话里直接点透了:死亡搁浅就是生命大灭绝的另一个名字。
游戏开篇所说的第三个大爆炸,也就是寒武纪生命的大爆炸后,地球上的生命已经经历了五次生命的大灭绝,而第六次的大灭绝,在游戏里,反复告之我们是最后一次的生命的大灭绝,也就是所谓的最后的死亡搁浅。
甚至前五次的生命的灭绝就是为了第六次的大灭绝的铺垫。
它们分别是第一次的奥陶纪末期、第二次的泥盆纪末期、第三次的二叠纪末期、第四次的三叠纪末期以及我们最熟悉的恐龙的灭绝——第五次的白垩纪末期。
第五次之后,大型的哺乳动物几乎都灭绝了,而一些小型的哺乳动物存活了下来,后来他们便进化成为了人类。
而我们游戏里的世界,正在经历的便是六次的生命大灭绝。
在古生物学家访谈里会告诉我们:“这五次大灭绝事件均由自然环境剧烈变化而导致。无法适应变化的物种走向了灭绝,而成功适应变化的物种则顺利进化,走向了繁荣。
因此我们可以看到,在游戏里出现了一批所谓有超能力的人,这些人被称为拥有杜姆斯的人。
比如芙拉吉尔有,所以她可以通过冥滩进行瞬移。比如反派BOSS希格斯有,所以他可以通过肉眼查看到BT。比如我们的主角山姆也有,所以他可以感应到BT的存在。
在一开始的动画,避雨的洞穴里,山姆感应到了BT的时候,全身会泛红。
这些拥有杜姆斯的人,或许会在第六次的大灭绝里存活下来,当然在进化生物学家访谈里也记载了:“让我真正担心的是,连杜姆斯拥有者都有可能无法撑过这次大灭绝。如果真是这样,人类就彻底没有希望了。我们必须要认识到这种可能性。
游戏里也很明确地告诉了我们,不能因为已经拥有了看似可能的希望,就可以释然地放弃现今的反抗。或许以后的必然是因为从始至终的坚持而导致的。
正如同游戏的最后,我们延缓了第六次的大灭绝,是因为山姆、芙拉吉尔以及游戏里所有人对如今的反抗,才会有如此的结果。所以我们在决定是不是要杀死亚美莉的时候,山姆说:“我不知道该做什么。
亚美莉会回复道:“你当然知道。经历了那么多,你怎么会不知道?
是的我们与游戏的主角山姆一样,我们经历了这么多,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第六次死亡搁浅发生前的时代

第六次的死亡搁浅发生前的时代也就是我们如今现实的时代。
在游戏里的说明为:“在死亡搁浅发生前,通讯和配送网络使我们的社会成为一个整体。整个配送网络的运作完全自动化,由人工智能进行管理,由无人机进行配送。
但是这也产生了对应的问题,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时代病。
这个时代的病症就是,产生了一种被称为“离群综合征”的现象。当机器取代人类后,人类无法认同机器,于时身体里的催产素开始缺乏,荷尔蒙出现失调。
所以我们可以在游戏里见到大量的催产素进行运输的任务。
当国家意识到这个问题后,通过立法让人类重新回归配送行业,这同样也诞生了新的问题:“所有因为机器而失业的人们,在接到了重新回归岗位的请求后,开始十分坚信社会没有了他们会完蛋。这种想法又带来了新的社会问题,叫做送货依赖综合征。”
这类人最后演化成为了游戏里的米尔人。
至于为什么会出现不劳动就会死的情况,在游戏里也同样给出了说明。
在文档“收到点赞会分泌催产素”里详细解释了这个现象:“在死亡搁浅发生前,世界是互联的。人们收到点赞后,大脑会分泌催产素。催产素源于被他人的认可。对催产素的过度依赖,是导致派送员失去理智的一大因素。而米尔人现象可以理解为催产素上瘾。米尔人只是一群极度渴望他人肯定的社会动物。
同时游戏里的文档也明确地告诉我们了,死亡搁浅爆发前,人类的社会物质极大丰富。几乎没有人会被饿死,人类面临的最大的挑战是物流,也就是如何把货物更加有效率与准确地送达到需要的地方。
而这,正是我们这个游戏的主角-山姆所承担的工作,这也是为何送货是这个游戏所表现出来的最外在原因所在。

死亡搁浅的发生

第一次死亡搁浅发生时在全球范围内同时发生了一连串的大爆炸。而美国的第一次死亡搁浅是在一位医生准备给一个怀孕七个月、已经脑死亡的母亲做剖腹产,挽救婴孩的手术时发生的。当医生准备切断脐带的时候,他念出了著名的遗言:“这是谁!?”之后,就发生了虚空噬灭。
后来我们知道了这个谁指代的就是BT。
政府也是通过这个现象,知晓了给脑死但是怀孕的母亲做剖腹产生出来的婴孩,可以探测BT的存在。
这类胎儿被称作“Bridge Baby”,也就是BB的简称,这种实验被称为BB实验。
所以我们明白了在游戏里经常闪回看到的由拔叔出演的克利福德,正是由于他的妻子得了脑死亡,他想通过政府来保护自己的孩子。
当然最后他明白自己受骗了,他的孩子会成为连接人世与冥滩的桥梁的牺牲品。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每次进入到冥滩都会听到亚美莉在唱:
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 falling down, falling down. 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my fair lady.
因为在这首歌的众多的寓意的解释之一就是伦敦桥没有倒塌的原因在于把当时的人们把活着的婴孩埋在了里面,把它作为了基石的存在。
游戏里重建美国组织叫 Bridge,也就是桥的意思,而搭建这个桥梁的基石同样也是死亡搁浅发生后产生的独特的婴孩——BB。
在文档“伦敦桥下的人祭”里会直接记载着:“歌曲里的窈窕淑女,也就是歌刺里的fair lady 其实是被终身监禁了。为了让这座桥屹立不到,她被当成祭品活埋在了伦敦桥下。
这里很明显搭建起这座桥的不仅仅是BB,同样的也有着象征着灭绝体的亚美莉。美国总统的死亡,正是作为人祭的另一种象征。
最后的结局,亚美莉的选择了延缓死亡搁浅,也同样意味着她成为了让人类继续存活下去的这个桥梁的祭品。
死亡搁浅发生时,出现了大量以前的世界里未曾察觉出来的事物,它们在第一次虚空噬灭后便都浮现了出来。最主要的两个事物,一个是开罗尔物质,另一个则是冥滩。
开罗尔是随着虚空噬灭的爆发而突然出现在人类的视野里。这类物质出现后,衍生出来另一个事物——开罗尔云。开罗尔云会干扰飞行系统,吞没通讯信号,信号无法长距离传播,也就意味着,原来世界的,所有的互联网的基础设施与通讯将会全面瘫痪。飞机、卫星等通讯设施也无法运作。
这就也是为何我们在游戏里只会见到美国,而没有其他的国家的原因,通讯被阻断了,美国成为了一个孤岛,美国再也无法联系到其他的国家与大洲了。
正如同在文档里所说的:“死亡搁浅迫使我们四处建城,切断了人与人的联系,但不仅如此,死亡搁浅还切断了陆地与天空的联系。
开罗尔云不仅仅干扰通讯系统,而且还会下时间雨,任何生命接触到了时间雨都会迅速老化,甚至有可能死亡。所以我们在游戏开篇的时候可以看到许多鸟儿在被时间雨淋湿后,会从空中掉落,脱毛然后老化、死亡。
时间雨出现的前兆则是天空有倒彩虹的出现,而下时间雨的地区则能够见到大量的呈现手掌形状的开罗尔物质,并且这里同样也会出现大量的BT。
与BT紧密相连的正是另一个突然出现的事物——冥滩。

死亡搁浅后的世界

冥滩是死亡搁浅爆发后才被人类发觉的。它的存在直接给了人类死后世界的答案。原本在人类死亡后究竟是完全的虚无还是会去到另一个世界的争论,在冥滩出现后,变得再也没有争议了。
人死亡后就是会进入到一个叫做冥滩的地区,而再通过冥滩进入到冥界。游戏里并没有再去详细描述冥界,概念只停留在冥滩为止。
冥滩存在于每一个人的意念当中,真实存在但是又无法像一个具体的物件一样拿出来给人看,这同样也打破的人们对客观事物的认知,人的意志同样具备力量,并且能够影响到外部的世界。
它们只是无法具体展现给其他人看而已。
这同样立刻又关联上了整个游戏的主题,联系虽然是无法看到的但是是真实存在的。人与人的联系,同样是一个意志力,同样具备力量。催产素的产生则是由于人与人之间的彼此触摸,这个力量同样也是真实存在的。
你会发现在死亡搁浅之后的世界,意志力成为了一个极其关键的能力,之前的众多的认知都会被打破。
正如同在文档“心人的进化论”里的记载:“地球生命的进化,可以等同于生物意识的进化。
冥滩的出现便是导致人类意识的进化。
在文档“尸体坏死现象以及古埃及人的生死观”里记载着:“当死亡发生时,灵魂会脱离肉体,经过冥滩边界进入到冥滩,然后才能前往亡者世界;但死亡搁浅发生后,已经到达冥滩边界的灵魂,会尝试回到人类世界的肉体中。这也是为什么死者的尸体必须要烧掉。只有将肉身毁灭,才能切断它与灵魂的联系。这样灵魂才能自由前往死后的世界。
所以这也就是为什么游戏里当我们送物品到中央结点城的时候,有人会要求我们送尸体到焚烧厂,而且我们在游戏里也看到了尸体转变的过程。
游戏里没有就地烧毁尸体的原因,在于人类死亡后,烧毁的尸体会产生开罗尔辐射。
在文档“开罗尔物质污染”里记载了:“人们如果长时间暴露在这种辐射下,会导致身心健康受到严重影响,这个影响同样是对心理的影响,从而通过心理对身体造成影响。这种痛苦体验会影响人体荷尔蒙分泌,破坏人体免疫力,导致心力衰竭,并引发中风。
同样是因为冥滩的出现,人类的群体里出现了许多具备杜姆斯的拥有者,我们的主角山姆便是其中之一,同样的山姆还具备另外的一个身份——遣返者。
遣返者死亡后可以通过冥滩进行灵魂的遣返,只要尸体不被烧毁就能再次复活,即便是在游戏的一开始山姆遭遇了BT虚空噬灭的爆炸也依旧可以进行遣返,并复活。
难道山姆,你也是传说中的不死人?
而之后,我们从首都结点城的私人房间里醒来,被亡人告知:“中央结点城已经被毁坏了,幸好指挥官和他的志愿小队当时正在城外,所以指挥系统逃过一劫。
当然,我们通过文档了解到并非是指挥系统在城外,而是指挥系统早已在一年前,就已经从中央结点城转移到了首都结点城。无论是硬汉还是当时的美国总统布丽吉特都迁移到了此地,只是对外仍然宣称他们在中央结点城而已。
死亡搁浅后,人们意识到BB存在的巨大可能性,政府在曼哈顿进行了大量的BB的实验,而上一任美国总统因实验失败,引发的虚空噬灭而遭受到了牵连。
因此当时的副总统布丽吉特,才成为了新的美国总统。
她在就职典礼不久后便全面禁止了BB实验,并命令销毁所有实验数据。但我们知道,其实她并没有放弃,并且把更多的心思扑在了上面,而我们山姆每次连接到BB时看到的回忆,就是布丽吉特总统的继续的BB实验的产物之一。
克利福德是我们主角山姆的父亲,而每次连接到BB里显示出来的回忆,并非是BB的,而是山姆的。小岛秀夫特意通过亡人的话以及育婴仓上的宇航员的挂件来对我们进行误导,一直让我们以为这是BB的记忆。
其实在游戏中期也在不停地告知我们其中的不合理性,比如港口结点城的维克托弗兰克会告诉我们,育婴舱外的宇航员,是他送给弟弟的,并非是我们在游戏动画里见到的是由克利福德送的。
所以,之后我们见到克利福德时他会忍不住的拥抱山姆,以及当他吹口哨的时候山姆会知道那个口哨的调子。
死亡搁浅后,人们便分得更加离散,有一部分人选择住在城里,有一部分人选择成为末日准备者,他们会独自存活在荒野当中。当时有三家避难所公司分别为美国生存避难所公司,千年准备者公司以及世界安全住房住宅建筑公司。
所以我们在城外的荒野里看到各式各样的避难所的地窖。
《死亡搁浅》同样是个后启示录的背景游戏,只不过不同的在于这个游戏的启示录部分,也就是世界毁灭部分依旧在持续,同时这个世界的资源不会如同其他的后启示录游戏,例如《辐射》一般,资源匮乏,人们会去争夺资源的问题。《死亡搁浅》 这个游戏里,物资依旧十分丰富。
人类在死亡搁浅前的世界通过互联网已经开始离群独自生活,已经开始断开社会与群体的联系。
而死亡搁浅后,人与人之间的联系的割断被进一步加剧,所以很多时候,我们在游戏里重新把末日准备者的网络接入到UCA时,他们都会说类似的话,是时候重新进入网络,成为群体的一部分了。

三年前的第一远征队

布丽吉特接任总统后,其中重要的一项措施便是建立UCA,重建美国。而重建美国的第一步则是通过死亡搁浅后出现的开罗尔物质创建开罗尔网络。
这个网络的负责人为玛玛,但是在玛玛加入第一远征队进行由东向西的远征前,开罗尔的网络并没有搭建完成。直到第一远征队出行的一年半后,才在首都结点城与中央节点城之间连通了开罗尔网络。
开罗尔网络的技术其实是是利用到死亡搁浅后出现的冥滩的力量,穿越时空。由于冥滩没有时间的概念,所以无论这个数据的分析与传输在我们现实世界里会花费多久,它们都会在冥滩这个没有时间概念的地方完成操作,最后转化为成果,然后传入到另外的一个开罗尔的网络结点,瞬间传输海量数据。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利用开罗尔的网络的全息投影是很及时并且清晰的。
如果没有接入开罗尔网络前——我们无论是拜访UCA的分部还是末日准备者的避难所——投影都是模糊的。
这时游戏埋下的伏笔之一就是亚美莉明明在西海岸,西海岸并没有接入UCA,但是她的全息投影却会如此清晰。亚美莉一直都是直接通过冥滩在与UCA联系,她所谓的“被困在西海岸”在这个角度上是一个谎言。
开罗尔网络的另一个重要的作用便是可以重建旧数据,因此接入越多的结点,便能恢复越多的数据,甚至可以找回所有的在死亡搁浅前丢失的信息。也正是这个原因,让所有人坚信他们可以借助开罗尔网络使整个国家重新聚集起来。
第一远征队分为两个小队,第一个小队由亚美莉负责,进行引路,同时说服其他分散的结点加入UCA。第二小队则会停留在加入UCA的结点城,帮助他们创建基础的开罗尔网络终端。
在第二小队里,有我们在游戏里十分熟悉的人物玛玛和心人。他们没有跟随亚美莉的第一小队前往西海岸,他们也未曾真正接触过亚美莉。
正是因为如此,我们在游戏里沿着亚美莉当年的道路前进时,仍旧可以看到这些人物依旧存活。
正如同前面所说的,第一次的远征前,开罗尔网络设施只是被搭建了起来。但是并没有通过丘比特连接在一起。而这个任务则交给了我们接下来会说的第二次进行远征的小队,也就是我们游戏里的主角山姆
亚美莉的小队一路进入到西海岸的终点后,整个小队便被极端分子,也就是游戏里的BOSS之一希格斯所控制。通过后面的剧情我们知晓,希格斯早已跟亚美莉串通一气了,整个远征队就是亚美莉,同样也是美国总统布丽吉特的阴谋。
之后第一远征队的第一小队便被全部俘虏,山姆进入到西海岸时会发现整个城市只剩下BT,这也说明了这些队员最后的下场。
在远征队里所有见到过亚美莉的人,至此都消失了。
如果冥滩属于大家未曾知晓但是却真实存在的事物的话。亚美莉则是完全反过来了,大家都知道其存在,但是从来没有人真正看到过她。即便是山姆也没有在冥滩之外见过亚美莉。

第二远征队

游戏一开始山姆是一个独立送货人,在之前他曾经也加入他的养母布丽吉特的牵头的UCA,但是之后离开了。通过对应的文档,我们可以得知,山姆一直都有肢体接触恐惧症,所以他会主动的隔离他人。这也就是为何在游戏开始时,被芙拉吉尔接触到后山姆的手臂会出现一个腥红的掌印。
心理上的症状会完全反应在生理上,这是游戏里一直强调的观点,几乎无处不在。
在游戏前期几乎每个重要的剧情里都可以看到山姆手里拿的一张照片,照片里的人是山姆、布丽吉特以及一位怀孕的女子。游戏里除了亡人说过相关信息外,大部分的剧情都可以在游戏的访谈里看到。
山姆曾经有一个妻子,叫做露西,她原本是一个心理治疗师,被邀请成为山姆的心理医生帮他克服肢体接触恐惧症。
她一直认为山姆所说的冥滩是一个虚构的存在。她治疗好了山姆的肢体接触恐惧症,同时也成为了山姆的妻子。之后露西怀上了一个孩子,被起名为洛。在剧情后期,山姆给自己的BB起名为洛其实就源自于此。
露西意识到了冥滩是个真实存在的事物,但也因此开始受到恶梦的影响,并且她无法承受分不清楚现实还是梦境的压力。最后在怀着洛的时候过度用药自杀而死。
露西死后未被人及时发现,因此尸体发生了坏死,产生了BT并最后导致虚空噬灭。
这这场噬灭里,中央结点城附近的一个卫星城消失,而山姆被指责与她妻子的死有关联,他应该承担责任。
之后山姆便离开了UCA,同时,他的肢体接触恐惧症再次复发。这也就是为何我们在游戏里,仍旧能够看到山姆害怕别人接触到他的原因。
在游戏开始时,山姆脱离了群体,自己一个人作为独立派送员而生活着,直到在中央结点城附近遭遇到了虚空噬灭,被人发现后送到了首都结点城,这才算是山姆离开UCA近十年后,再度与UCA进行联系。
而在这里他目睹了自己母亲的死亡,并遵从了母亲的嘱托——成为第二远征队的队员,重走第一远征队的道路,连接各个结点,重建美国的愿望。
同时母亲给他留下的最后一句话则是:“我在冥滩等你。
这句话成了游戏的最大的伏笔之一。
把母亲的尸体烧毁后,山姆在此地再次看到了自己的姐姐——亚美莉。
亚美莉告诉山姆她被困在了西海岸的结点城,需要山姆带着丘比特连接器,从东向西横跨整个美国,关联整个美国的结点城。最后到达西海岸,拯救她。
同丘比特这个连接器也是通过开罗尔物质制作而成的,这类物质对有杜姆斯的人而言是安全的。
从这里我们就能看到,新的物质的发现,带来了新的能量,同时必然也会带来新的人类,这不仅仅是人类思维模式上的改变同时也有着生理模式上的改变。
对这时的山姆而言,他的姐姐亚美莉成为了这个世界上唯一跟他还有亲情联系的人,他最后便是因为如此接下了第二远征队的使命。
人不论如何孤立,这个世界上总有让你牵挂着与联系着的人,毕竟人的出生起就一定是有着联系的,而这个联系是母体的子宫也是连接母亲与婴孩的脐带。
所以脐带的概念同样在游戏里无处不在:山姆从冥滩里返回时便是通过脐带;我们连接BB的管子也同样象征着脐带;BT身上有着脐带;最后的美国总统死亡后,留给这个世间的最后一件物品,仍旧是脐带。
当我们见到心人后,心人给我们分享了他的理念:“哺乳动物的脐带是冥带的一种拟态,然后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演变的。
而所有用冥带的生物,都是与死亡搁浅关联着的,因此他们的时间会停滞,它们的脐带不会随着时间腐烂。
心人继续推测道:“把这些灭绝体理论结合来看时,我便推测出,所有携带冥带的生命体其实都是灭绝体。
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前面会说动物没有冥滩,只有人有,但是仍旧会发生前五次的生命大灭绝的原因。
灭绝体会随着时代发展在不同的群体里产生出来,其他的生物或许也有着自己的冥滩。只是即便经历了死亡搁浅的人类,仍旧是未曾发觉到其他生物的冥滩而已,就如同死亡搁浅前我们无法发觉自己的冥滩一样。
当然小岛秀夫给出的是一个点到为止的答案,正如同他对冥界的描述也是点到而止一般。所以布丽吉特身上的脐带其实是冥带,她本身就是诞生在人类群体里的灭绝体。
山姆一路向西,横穿整个美国,用丘比特链接了所有的结点后,终于到达了西海岸。在这里,我们随着山姆的到达了冒险的终点,也终于揭露出来这个故事的真相。
希格斯一直都与亚美莉串通一气,在日记里他这样写道:“在我遇到她的那一刻,我就知道她一定能让我们重新团结起来。她跟我说,让我们共同努力,还给了我一份礼物。一个BB。
如果说山姆是亚美莉把她的冥滩通向让生命继续存活的桥梁的话,那么希格斯是亚美莉把她的冥滩通向死亡的桥梁。所以这两人不仅仅是个人观点上的冲突,同时也是决定整个世界将如何延续下去,人类的命运将通过哪座桥梁的问题。
因此我们同样也可以在希格斯的日记里看到对应的描述:“我现在已经弄懂自己的使命是什么,我就是连接她与这个世界的桥梁,帮她完成对这个世界的末日审判,我就是末日执行者。
亚美莉一直是一个矛盾体,或者说整个游戏内容就是一个矛盾体。
正如同人们因为BT的出现,开罗尔物质的出现导致了,从原来的社会群体变为孤立的个体,但是利用开罗尔物质建立的网络、丘比特连接器又会再次把人们关联在一起,并再次重建美国。
向西而行连接各个结点这种行为本身就是加速现实与冥滩的连接,加速最后的死亡搁浅的完成,但它同样也给亚美莉带来了改变。
所以我们仍旧可以在希格斯的日记里看到对应的记载:“该死的小山姆怎么会那么固执。他就是不轻易放弃的那种人。似乎还影响到了亚美莉了,她现在想要反抗自己的天性,彻底改变自己,让自己走回正途。
这也就是为何我们在后面可以看到亚美莉在一定程度上真的是被希格斯困住了,并向山姆求救的原因。最后我们击败了象征着把冥滩引向灭绝的桥梁希格斯后,我们仍旧在亚美莉嘴中听到了整个故事的另一个真相。
这个世界里存在三个亚美莉:象征着人世的也同样是象征着人的肉体的,容颜会随着时间老去的布丽吉特;身着红色衣服的是象征灵魂的,容颜不会老去的亚美莉;还有一个则是身着灰色衣服的,融合了肉体与灵魂的,真正的冥滩的化身的亚美莉。
布丽吉特希望美国可以重建,人类可以获得继续存活下去的希望,亚美莉则是希望完成灭绝体本身的职责,灭绝人类。而最终所有的一切都会融合到灰色衣服的亚美莉身上,也就是真正的灭绝体身上。
由我们玩家,同样也是游戏里的山姆将会决定,这个世界究竟应该如何下去。所以我们才可以看到游戏里,山姆拿着枪决定是不是要射杀亚美莉的镜头。也正是亚美莉的坦白里我们得知,重建美国就是一个谎言。
如同她的名字,AME是法语的灵魂的意思,LIE则是英语的谎言的意思。
她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骗局。
骗局的最终目的就是加速死亡搁浅,而加速的方式便是通过开罗尔网络,连接所有美国的结点,让所有的结点覆盖到的人群的冥滩形成一个整体,最后连接到亚美莉的冥滩,也就是灭绝体的冥滩上。
隐藏在结点背后的,便是另一个桥梁——BB。
BB是连接人间与冥滩的桥梁,所以第一远征队的任务不仅仅是搭建开罗尔网络设施,同时还会把BB放在每一个结点里。因此,我们才可以在中央结点城得到山姆手里的BB,也正是因为如此,我们在西海岸的结点城的最后的秘钥,仍旧是一个BB。
至此,所有的关于远征队的一切都关联在了一起。
第一远征队负责搭建基础设施,同时把BB放在各个结点处。第二远征队通过丘比特连接器把所有的结点的开罗尔网络连接在一起,同时也是连接每个开罗尔网络结点背后的BB。BB正是人类制造出来的把人世与冥滩关联在一起的桥梁。
山姆的自西向东、连接所有结点的行为,便是在整个美洲范围里把人世与冥滩进行了打通,也就是亚美莉告诉我们的:“我的冥滩和所有美国人的冥滩,已经共同形成了一条冥滩边界。很快从这里开始,它将被大量的反物质所淹没。被一场爆炸彻底毁灭,一场大爆炸。
亚美莉通过把自己的冥滩与所有人关联,再召唤出来反物质一并吞没所有的人的冥滩,造成最后的搁浅的大爆炸,来完成自己作为灭绝体的任务。
这便是关联上了游戏最开始前的言语:“后来又发生了一次爆炸,人类经历的最后一次大爆炸。
于是我们便是又回到了原点,我们究竟需不需要人类再继续存活下去。
第六次的大灭绝已经开始了,正如同希格斯所说的:“你可以加速或推迟世界的灭亡,但你无法阻挡早已经开始的事情。
灭绝早已开始,如今的选择只不过仍旧是推迟灭绝而已。但即便仅仅是推迟,便代表了我们会有更多的时间,更多的时间便会诞生更多的可能性。对冥滩的亚美莉而言,时间对她毫无意义,但是对人类而言,时间仍旧是人类为了保护自身而创造出来的事物。
毕竟冥滩与灭绝究竟是绳子还是棍子,最终看的还是人类如何去使用它。使用好,即便是象征隔离他人的棍子也可以成为另一个保护自己与他人联系的武器。使用不好,即便是象征联系的绳子也可能是绞死他人的绳索。
正是因为如此,最后帮助大家寻找到山姆的物品不是山姆的捕梦网,不是他的义母的冥带,不是他送给亚美莉的奇普,而是象征着山姆父亲以及最后山姆决定是否要开枪的武器——手枪。

最后

游戏整体通关后,给我的感受便是觉得整个游戏前后贯通,所有的问题在最开始安部公房的《绳》里已经写得足够清楚了。
“绳索”与“棍棒”是人类最早发明的两种工具。绳索可以将好东西收归在身边,棍棒则可以抵挡麻烦。
两者皆是我们最早的朋友,皆由我们创造。
有人的地方,就有绳索与棍棒。
这话颇有点像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就有爱恨情仇。小岛秀夫则是通过冥滩这个特殊事物的出现,用自己的理解重新把安部公房的绳索与棍棒的含义阐述了一遍。
整个游戏,无处不在地体现着对战争、对杀戮的否定,对人际关系、对社会群体的肯定。强调人自身的强大,也强调人通过保护自己而创造出来的社会这个概念的强大。落脚点依旧是工具终究是工具,他们象征了人性里的联系与孤立两个方面。但最终决定这个如何使用,如何面对这些工具的,终究是人自己本身。
这两者如同人的原罪一般,是与生俱来的存在,我们并非是要想尽办法地去脱离它们,而是应该去要学会如何与它们互相融合,互相体谅,最后共同的生存下去。这也是整个游戏的主旨之一。
人无论孤立存活还是融入社会,都是我们自己的人生,它们本身就是矛盾的,但是矛盾并不意味着无法互相适应并且同时存在。所以我们同样可以在游戏里看到亡人的言语:“开罗尔网络是我们最伟大的发明,最为自豪的成就……也承载了最深的罪孽。
整个游戏玩下来,我仿若重新看了一遍末日审判,只不过这个审判的决策权放在了我们的主角——山姆手中。正如同最后亚美莉跟我们说的:“你将世界联合在一起。你有权做出决定。拉紧绞索的绳子或把它切断,但不管你的选择是什么,都不要迟疑。
如果我们是山姆,我们能够决定这个世界的走向的话,我们又会如何选择呢?是拿起联系他人的绳子,还是拿起隔离他人的棍子?
我们会跟山姆一样真的会做出最后的选择,还是仍旧犹豫不决地会说出那句话:“我不知道该做什么?
我是狗哥,我们下期再见。
我在机核也投稿了《死亡搁浅》另一期的剧情彩蛋跟补充,感兴趣的话可以去看一看。
感谢这些小伙伴对我的《黑暗之魂》、《血源诅咒》、《只狼》与《空洞骑士》文本研究的打赏支持。
如果看完解析的您也觉得我说的还不错,可以到此处对我进行打赏

I
dogsama
dogsama

2394 人关注

知识挖掘机
知识挖掘机

30421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