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全文9000+,视频30分钟,想看文字的看文字,不想看文字的,前言结束的部分有视频。

前言

各位久等了,上一期的画中世界的解析。我们留下了几个问题。
小萝莉的妈妈是谁?葛温德林是不是半龙女——普利希拉的孩子?罪业女神蓓尔嘉究竟是谁?
这一期我就直接告诉大家答案。
小萝莉的妈妈是蓓尔嘉。葛温德林是半龙女的孩子。罪业女神是一个隐藏在葛温或者神族背后的更巨大的存在,是一个人蛇身子的女子。她隐藏了许多的秘密,秘密多到可以让你看到许多超出文本原本的含义。
对一个问题的分析,重要的不仅仅答案,还有这个答案在解析的过程中的一步一步推导出来的合理性。
这就是为什么我会每说一个观点都会拿出游戏里的文本句子,一句一句地读给大家听。就是要让大家在看的时候,同时判断这些文本证据足不足以支撑这个观点。
那么《黑暗之魂》的画中世界已经隐藏了那么多的秘密了,几百几千年以后的《黑暗之魂3》的画中世界又成了什么样子呢?
我们在诸神都已经退隐、消失的年代里究竟能看到什么样的末世呢?当上一个时代的神离开后,下一个时代的荣光由谁来传承?画中世界真的仅仅是暗月骑士的处刑所跟禁忌者的世外桃源吗?它还有什么其他的含义呢?
以及上一期最重要的问题,蓓尔嘉,究竟是谁?
一个罪业女神的称号,不足以让我们知道蓓尔嘉的出生、样貌、身份与地位以及最核心的问题,蓓尔嘉在黑魂的世界里到底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她又为这个世界做出了什么事情呢?
嗯,这一期带领大家进入 魂学研究的第九期-《<黑暗之魂3>的画中世界究竟藏了多少秘密》。

《黑暗之魂3》的画中世界究竟怎么了?

其实《黑暗之魂3》解析的第一篇我们就讲了,《黑暗之魂3》的世界腐朽了。同样的,《黑暗之魂3》的画中世界也腐朽了。
在《黑暗之魂3》里,我们可以看到三个地方在同时腐朽。
在画外世界以葛温为代表的神族他们的是火的腐朽,开始残杀他人,开始掠夺火焰,开始对所有的生命报以敌意。
正如防火场的老婆婆所说的:“灰烬大人,去夺取灵魂,再拿过来吧。说到底,这才是大人,您赖以为生的方式吧?靠死亡吃饭,不就是我们的诅咒吗?
除此之外与火、与光相对着的暗也同样在腐朽,所以我们才能看到象征着暗的环印城被深渊吞噬,看到从深渊里诞生的生命——白面虫,不怀好意却又未有任何夸张地言语道:“放眼看看这座城市吧!互为同道中人的事实,显而易见。因此,你毋须畏惧黑暗,大啖食粮之刻已到。
这里你会发现我说出了一个新的概念,光与暗,并非是一个存在另一个必然消失。正如《黑暗之魂》片头文本所说的:“突然有一天燃起了第一团火,所有的差异因此而生,冷与热、生命与死亡、光明与黑暗”。
在《黑暗之魂》里我们几乎是分不清暗到底是不是深渊这个概念。直到《黑暗之魂3》,直到环印城,直到整个黑魂世界的结束,我们才能清楚地明白,暗绝对不仅仅是光的另一面。
如果说葛温的光的失控就是创造出余灰强行对这个世界最后的火焰进行收集,以维持最初火炉里的营火。那么暗的失控就是人性地流失,最终形成深渊,同时让深渊淹没这个世界。而在《黑暗之魂》里的马努斯的灵魂里也明确地记载了:“马努斯虽然看起来有些岁月,但毋庸置疑是个人类。他的人性失去控制,成为了深渊之主。
光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光对所有余火的执着,这意味着其他生命被强行剥夺,同时也是对其他生命强行同化,所有人都成为薪王的一部分。同样的暗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暗的失控,就如同深渊也意味着对其他生命地剥夺,同样也意味着生命的同化,所有人同化为深渊的一部分。 
这个观点虽然现在对我们不常说,但是,如同我们饮食其他生物的血肉一样,我们行为可以用无数的言语美化,但是究其结果仍旧是剥夺生命以及同化生命。宫崎英高只不过把这个概念放大了而已。
在光与暗之外,黑魂的世界里,还存在了另外的一个元素,独立于外面世界的——画中的世界。这也是《黑暗之魂3》的画中世界体现出来最多的方面。 
所有的被画外的世界所遗弃的,所找不到目标的生灵都可以进入到画中世界,是失去自己目标的幽魂士兵们,是失去自己家乡的米尔伍德的骑士们。正如同《黑暗之魂》的画中世界成了半龙女普利希拉的栖息之地,魂3的画中世界也为这些在画外失去生存目标的其他生灵——禁忌者,提供了还可以继续活下去的地方。 但世界的毁坏永远不会是孤立的,覆巢之下永远不会有完卵,画中的世界同样也腐朽不堪了。原本作为禁忌者逃避的世外桃源,如今已经成为寻求自身腐败之人的温床了。
正如同我们在进入到《黑暗之魂3》的画中世界遇到的 NPC 一般,他会明确地告知我们:“我说你呀,开心点吧,这里正是我们禁忌者求之不得的安眠地——我们都一样,全都遭遇过惨事。所以没关系,你放心吧。在这艾雷德尔里头,一定会有让你安身的地方。你也快点去找一找吧,哪里才是那甜美,带你步上衰败的摇篮啊……” 
是的,从这个禁忌者的对话里我们便已经知道了,画中世界确实是禁忌者的安身之地。只是在《黑暗之魂3》,在这个世界,已经开始腐败的时代里,所有的一切都发生了改变,安身之地同样也成了安眠之地,于是所有的禁忌者在画中世界里,仍旧是走入到衰败的摇篮里。
在甜美的梦中,让其一同死去,一同腐败。也正是因为如此,我们才可以看到画中世界的异变,不停地吞噬者尸体的苍蝇人,而这个苍蝇人在设定集里的名字准确地叫做:绘画腐食者。
这与画外贪恋着他人体内余火的灰烬一样,这也同样与大啖食粮的白面虫一样。在死亡与腐败面前,在世界即将毁坏重塑之前,生命早已已经扭曲,创造出来了异形,没有任何生灵可以逃开,可以独善其身。

罪业女神蓓尔嘉究竟是谁?

在《黑暗之魂》里如果我们按照正常的流程进行推进,在敲响不死人教堂后的苏醒之钟后,便可以在此处见到一个身着黑色衣服的牧师。
他会跟我们言语道:“我是卡里姆的欧兹华德,担任礼拜堂牧师的工作。虽然你并不是个有宗教信仰的人,不过……神是慈悲为怀的,你是想要告诫来寻求赦罪?还是控诉?……所有与罪相关的都是由我掌管。毕竟人都是背负着原罪的呀……
而从他的身上我们可以买到几个重要的道具,这些道具几乎都跟罪业女神蓓尔嘉相关联:控诉符、罪人录、黑发护符以及牺牲戒指。除此之外,还有一件奇怪的物品解咒石。
我们可以查看解咒石的文本,上面记载着:“是卡利姆伯爵阿尔斯特的宝藏之一”。
这时我们就能发觉,原来卡利姆跟罪业女神蓓尔嘉似乎有一些关联。这也是我们第一次对蓓尔嘉有了一个简单的认知,是控诉他人的罪状与解除自己罪恶的女神。
在因果报应里有了更直接的文本说明:“如果说所谓的罪有应得,那么裁定是否有罪,并执行惩罚,就是罪业女神蓓尔嘉的职责所在了。
除此之外呢,她还有其他多余的信息吗?我们在《黑暗之魂》的画中世界除了半龙女与刑罚的道具让人印象深刻外。另一个让人无法忘记,应该就是立在中庭的雕塑了,一个母亲怀里搂着一个孩子。
而这个雕塑,在《黑暗之魂3》的画中世界同样存在,同样也是通过转盘进行旋转。《黑暗之魂》的雕塑旋转后打开的是通向半龙女的通道与离开画中世界的出口,而魂3的雕塑通向的是神父以及进入到 DLC2 里——通向聚集地的营火,另一个出口。
那么这个雕塑除了画中世界存在,还有其他的地方也存在吗?有的,在《黑暗之魂》的小隆德,我们仍旧能够看到跟绘画世界里相同的雕塑。
小隆德我们都知道,很久以前,这里的小隆德四王接受过葛温的灵魂,他们是人类,同时他们也被大蛇卡斯所引诱,成为了吸魂鬼。之后,这个国家被封印者通过水漫的方式,淹没了整个国家,同时这里也产生了大量的怨灵。
那么有一个问题产生了,葛温为何会把自己的灵魂分给人类呢?
从葛温分自身灵魂的方式来看,除了同族外,只有另外的一个生物——白龙希斯,而白龙希斯同样也是因为成了葛温的外戚才会获得葛温的灵魂的。

小隆德四王又是因为什么原因呢?

我们此时打开小隆德的地图,分析整个地图里的道具便会发现一些有趣的地方。
地图里除了通用的一些道具外,还有几个道具表明了这里曾经所属的一些势力。例如宝贵牺牲戒指描写着:“通过牺牲仪式所制成,罪业女神蓓尔嘉的神秘戒指。”,由此可知这个戒指属于蓓尔嘉势力的。
而咬咒戒指里描写道:“独特的啃咬戒指之一,据传是由卡利姆公爵阿尔特斯制作而成。”,由此可知这个戒指属于卡利姆势力的。 
格挡匕首也记载了:“因卡利姆骑士经常使用而闻名。
于是我们的信息便是关联到了一起,似乎卡利姆与蓓尔嘉一直都关联在了一起。
我们如果攻击《黑暗之魂》的信奉蓓尔嘉的牧师,便是可以看到他一手拿着来自于我们只能在画中世界获取到的蓓尔嘉刺剑,一手拿着的就是格挡匕首。同时他所使用的的奇迹是来自于蓓尔嘉的因果报应,同时他的出身地也是卡里姆。
于是从此刻起我们算是确定了,蓓尔嘉确实与卡利姆这个国家息息相关。
那么同时发现蓓尔嘉与卡利姆物品的小隆德呢?这里会不会也是曾经信奉蓓尔嘉的所在地呢?答案自然是很有可能。
在《黑暗之魂3》的蓓尔嘉雕像提供一个功能就是解咒,而在《黑暗之魂》里除了使用蓓尔嘉的神父所卖的解咒石外,便是在封印者之一的——英果德进行解咒。
同样的在解咒这个魔法里有了对诅咒对应的描述:“恐怖的咒死,会从根本持续地侵蚀受诅咒者。这个法术是抵抗诅咒,驱离咒死的少数手段之一。
对的这里我们突然得到了一个很有趣的信息,游魂化的诅咒,并非不可消除。
同时我们仔细观察英果德的装备便发现了,他衣服的项链上,不仅仅有象征葛温的太阳,还有暗月骑士团的象征——月亮。
少数的可以抵抗诅咒的魔法出自于小隆德,同时英果德身上也有着象征于暗月骑士团的月亮的标识。而上一期我们则早已分析出来,蓓尔嘉也曾经是暗月骑士团团长。同时《黑暗之魂3》的蓓尔嘉雕像也可以解除诅咒。画中世界的雕像在小隆德也出现了。
这些信息都把小隆德与蓓尔嘉联系到了一起。
但是为何葛温的灵魂会分给小隆德四王呢?这难道其中跟蓓尔嘉有什么交易吗?

罪恶女神的秘密仪式

在黑魂的世界里,有一些行为,一直出现,但是游戏里从来没有进行过太多的解释。例如,营火的产生、人性的燃烧、契约的签订、绘画世界的制作。这些原本超出我们常识的地方,仅仅是游戏机制吗?
当然是游戏机制了,但是并非是简单的游戏机制,这也是我在分析魂学的时候,最多人反驳的我地方,老说我,这个,还有这个,那就是游戏机制,你不要过度解读啊,你不要误导他人啊。
哎,弄得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回复了,过度解读跟误导他人成了跟随我解析从《只狼》、《血源诅咒》到《黑暗之魂》里无处不在的反对了,就跟每个视频下有人会问 BGM 是什么一样。
但,对的,我还是这么不要脸,我还是要说。这是游戏机制,但这也同样是剧情交代。
如果我们仔细翻看游戏里的相关道具与对话,便会发现了——秘密仪式这个词无处不在。注火秘密仪式里写道:“利用注火来兴旺营火,以得到更多元素的秘密仪式。
在宝贵牺牲戒指里写道:“透过牺牲仪式所制成,罪业女神蓓尔嘉的神秘戒指。装备者在死亡时不会遭受到任何损失,而且还能让恐怖的咒死失效。
我们在幽儿希卡处奉献了足够多的耳朵后,她会言语道:“吾即为此,自兄长继承之暗月秘密仪式,敬请接受,此为与汝名分相符之物。
经过信息的一番整理,我们发现,黑魂世界里的三个重要的概念,注火、死亡诅咒以及契约都是特殊的仪式。这时似乎一切的幕后黑手就要慢慢浮现出来了。
于是我们便能看到一条更加有趣的信息。
在沉默禁令里写道:“据说罪业女神蓓尔嘉虽是异端分子,但由于通晓古往今来的一切秘密仪式,在诸神当中有相当强的影响力。
如果说葛温是藏在传火背后的 BOSS,那么罪业女神蓓尔嘉就是藏在仪式背后的 BOSS,而传火与巡礼都离不开仪式。 于是葛温与蓓尔嘉的交易似乎可以形成某种关联,而传火过程里所需要的任何仪式都可以追寻至蓓尔嘉身上。
  • 需要不死人的生成——咒死仪式。
  • 需要巡礼路途上营火的旺盛——注火仪式。
  • 需要巡礼道路上众势力的分权——契约仪式。
而在《黑暗之魂》里想要进行契约的更改,正确的流程应该是到信奉蓓尔嘉的卡里姆神父处进行契约解除。
所有的一切仪式,完完全全地指向了蓓尔嘉。所以当我们从不死院出来时见到了迎接我们的生物,是象征着蓓尔嘉的黑色巨大乌鸦。
此时我们再去听其对应的文本说明,便会有不同的感受:“不过,根据古老的传说,有极少数被选上的不死人,可以离开不死院,前往远土巡礼。  ”
仔细去听,你便是能听出来,这其实就有一种筛选功能,没有离开的有罪,离开的无罪。这又从另一个侧面就印证出来,蓓尔嘉也有参与到不死人的巡礼的阴谋当中。而这个阴谋在魂《黑暗之魂3》里,会有更加明确地说明。  

灰烬是早已有的阴谋

我们进入到画中世界,穿过漫长地吊桥后,便是在此处遇到守护在教堂外的维赫勒。他会深吸一口气回应道:“哦……你是无火的余灰啊,明明钟也没响,为什么闯进绘画里来了?
我当时听到这句,便是虎躯一震,钟响了与余灰闯进来,这些信息几乎跟《黑暗之魂3》的片头动画,通过钟声来敲醒余灰是完全相同的手段。同时我们也确实是在画中世界,看到了一个已经被毁坏的钟,深深地埋入了土中。
这也便解释了维赫勒的好奇,钟已经毁了,不可能敲响,为何还会有人进入?
之后我们再跟画中世界的鸦人村长对话,他会向我们询问道:“啊,你好像不是禁忌者啊……那么,你该不会是另外一个灰烬吧。
如果我们回答是的话,村长会继续说道:“哦……哦……,总算来了,如果你是灰烬的话,拜托你,就像传说中描述的一样,烧了这个世界,让大小姐看见火焰吧。而且,你们灰烬是渴求火焰的人,不是吗?
对我们在鸦村村长的话里再次明确了这个画中世界的毁坏要等待火焰的出现,而火焰的出现需要灰烬的进入。这所有的信息,都来自很久以前的传说,也就是说很久之前,早已有人知道了,末世之后,必然出现灰烬,灰烬的出现必然燃烧画中世界。
再结合小萝莉的话:“ 不明火焰者,不足以绘世;受火引诱者,则不得绘世,不用担心,妈妈,我没有忘记……
也就是说,小萝莉的妈妈早已知道了,想要毁坏这个绘画世界需要的是灰烬产生火焰,同时才能让小萝莉绘画出另外的一个世界。
由此便是足以判断出来,小萝莉的妈妈早已知道,灰烬产生的必然性,而在我们魂学研究的第七期《魂3的世界究竟怎么了》也已经分析出来,灰烬是薪王传火的应急手段。
这些信息再次结合到一起,便是能够确定,灰烬的产生是必然的,而灰烬的产生同样也是末世即将到来的必然。 
化为薪王的葛温知道,同样小萝莉的妈妈也知道,这再一次证明了,传火与灰烬是蓄谋已久的阴谋。而参与到这个阴谋里的人,需要从古至今的秘密仪式。从古至今的秘密仪式掌握者却是罪业女神蓓尔嘉。
同样的作为能够绘画另一个世界的手段,难道就不是秘密仪式吗?
其实分析到这里,这么多间接证据便已经能够表明了,小萝莉的妈妈就是蓓尔嘉。

蓓尔嘉究竟长什么样子

分析到现在一直都是正向分析,所以这次我们换一个思路反向分析。
正向分析是通过收集对应的信息,在信息里寻找答案。反向分析是通过现象,脑中预设众多答案,然后通过明确的信息从众多的备选答案里找到最有可能的那一个选项。
好,那我们就开始。
在黑魂的世界里,一个人物尤其是神族的设定基本由两个方面构成,就是直接体现血脉的样貌与名字,以及背后代表的属性。
比如葛温的样貌是人形态,代表的属性是太阳,sun。无论是无名王者还是太阳王女都继承了人的形态跟 sun 的称号。而葛温德林的外貌是人加蛇的外貌,名号有两个,暗影太阳,dark 加 sun,还有一个暗月骑士,dark 加 moon。葛温德林的妹妹幽儿希卡的是人加龙的外貌,虽然名字上体现不出来什么属性,但是成了暗月骑士团团长,自然她的属性也是 dark+moon。
而半龙女普利希拉的外貌是人加龙的外貌,从普利希拉的尾巴生成的武器普利希拉的短剑拥有的是暗属性,也就是说普利希拉本身就暗含了 dark 的属性。
除此之外,普利希拉还暗含了什么呢,我们要接着往上分析。
普利希拉的父亲是白龙希斯,希斯外貌毫无疑问是龙,而他的属性也毫无疑问是 moon。
毕竟无论是《黑暗之魂》在希斯的尾巴生成的月光大剑上描述道:“为魔法始祖希斯的魔力结晶,那股力量化为月光波动释放了出来。
还是《黑暗之魂3》的月光大剑的描述:“妖王欧斯罗艾斯随着自己的执着追寻月光。
这些信息都体现了希斯就是 moon 的元素。
由此而知,如果要普利希拉是葛温德林与幽儿希卡的母亲的话。至少普利希拉身上要有人、蛇、龙形态的血脉,同时还要有 moon 加 dark 的属性。而 dark 属性从普利希拉的尾巴交换的武器上已经证明了,她确实有。所以普利希拉的母亲的样子应该是,人蛇形态,同时具有 dark 属性,或者 dark 加 moon 的属性。
而在我们所有的黑魂的世界里,单纯的 dark 属性或者 dark 加 moon 的属性谁有呢?
我们自然想到了一个人那就是罪业女神,同时也是上一代的暗月骑士团团长。
那么人蛇形态的生物在哪里出现了呢?答案是在《黑暗之魂3》画中世界的最深处,鸦人神父的背后,通往聚集地营火的背后的墙壁里。
这是一个我们的必经之路,只要走到这里不可能看漏的存在。

而通过白发小萝莉的孤身一人与坚强的话语:“妈妈,我没有忘记……”,便知道,小萝莉的妈妈有很大可能死去了,而我们上一期也已经分析出来 ,小萝莉本身也带着人与蛇的外貌。
仍旧符合这个推测。
所以,所有反向推测的结果都指向了这个在《黑暗之魂3》画中世界的营火处的死去的人蛇女子,就是罪业女神蓓尔嘉,就是小萝莉的妈妈,就是这个绘画世界的绘制者,同时也普利希拉的妈妈。
也正是因为蓓尔嘉是人蛇身子所以她的孙子,葛温德林,才会显示出来蛇的血脉.
那么我们再正向证明另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血脉,在魂世界里究竟重要不重要?于是我们看到了双王子的柴薪里记载着:“洛斯里克过度追求连系血脉的继承者,最后终于偏离常理,作为也堕落到难以入目的地步。
这条文本明确地告诉我们,血脉重要,而且极其重要。过度追求血脉的纯度,是造成洛斯里克悲剧的原因之一,而这却是另一个故事了。等我们讲述洛斯里克时再去说。  
所以无论《黑暗之魂》的打开隐藏普利希拉的道路,还是《黑暗之魂3》里打开隐藏鸦人的神父的道路,都是一个母亲抱着一个孩子的雕塑。只不过《黑暗之魂》的雕塑指向的是雕塑里还活着的女儿。《黑暗之魂3》的雕塑指向的不是鸦人神父,而是鸦人神父背后,已经死去了雕塑里的母亲。
至此,我们上一期《魂1的画中世界究竟藏了多少秘密》的所有的问题便都解答完了。

但是罪业女神的故事还没有完结,接下来她仍旧要在讲述卡利姆与隆道尔甚至是薄暮之国里出现。到时你便会发现,黑魂的世界里,明面里最伟大的人似乎是葛温,但是暗地里却是罪业女神-蓓尔嘉。

画里画外同命同根

如果说画外的火的时代,火的出现是世界的开端的话,画中的世界却是,火的出现是世界的终结。画外的世界与画中的世界,在《黑暗之魂》里,还是一个互补的世界。但到了《黑暗之魂3》,画中的世界仿若成了画外世界的另外的一个时间线上的火之时代。
无论画里还是画外,都在面对自己的生死存亡。只不过画外的世界,传火派占据高位,他们主导传火,为了世界的延续,但是双王子却拒绝传火。但是在画里的世界,藏火派占据高位,他们主导火的消失,为了画中世界的延续,但是小萝莉却希望见到火焰,绘制另一幅绘画。
画外的世界有洛斯里克的主祭希望双王子传火。画里的世界有鸦人的村长希望神父放弃扑灭火焰,让火焰燃烧这个腐朽的画中世界。画外的世界有洛斯里克双王子镇守,不愿意任何人获得传火的薪柴。画里的世界有修女芙莉徳镇守,不愿意任何人干涉他们的事情。
火在画外的世界,代表世界可以继续延续下去,在画里的世界,却代表世界会被立刻毁灭。
分析到这里,大家便发现了其实火的存在,肯定不是绝对的希望也肯定不是绝对的绝望,在不同的地方因为火有了不同的含义,并且这个含义甚至是完全相反的对立。由此可知,在宫崎英高的理念里,火的存在与消失并非绝对的生命的继续与死亡,而魂3的末世,无论画里画外都在扭曲生命,都在扭曲天理轮回。
画外世界火早应该熄灭了,但是葛温与神族却不允许火的熄灭,画里的世界火早就该出现了,但是修女与神父却不允许火的出现。他们行为虽然不同,但在本质上却未有任何区别。
此时我们再去看芙莉徳,便发现这个女子因成为灰烬而否定传火,但是进入到了画中世界,却因否定火焰,而阻止画中世界火焰的出现。
对她而言,只不过是从一个极端走向了另一个极端。
无论画里还是画外,便如同鸦村村长所言:“为了下一个世界,必须要把这个败坏的世界燃烧殆尽。我们这么做,远比外面的家伙正派多了。” 
世界终究有一日要腐朽下去,我们能够做的只能是创造一个新的世界,若是连这个勇气都没有,只会让原来的世界更加腐败,原来的世界里的生灵更加可悲罢了。

最后

终于算是把画中世界的一大部分给整理完毕了。但是还要许多问题没有讲完,比如蓓尔嘉的其他身份,比如修女为何来到画中世界以及隆道尔的黑教会等等。我用剩余的时间解释几个网上一直流传的葛温家谱常见争论。比如说网上流传的幽儿希卡一开始其实是在环印城,后来才到了泠冽谷,继承了暗月骑士团。证据无非是教堂之枪有绘画使者的存在。
如果经常看我解析的小伙伴,就知道,我的视频解析,是一个环,而不是一个片段。我几乎可以在许多地方都能重新接上我在前面几期的观点,即便这是第九期,我还是能接上我魂学研究第一期,画中画的观点。
但许多网络上的观点,是断片的,一个行为只能回答一个问题。
比如幽儿希卡在环印城,因为有绘画守护者,之后在从环印城回来,继承暗月骑士团团长可不可以。答案是如果只分析这一小段的幽儿希卡,当然可以。那么我在上一期列出来的所有的佐证如何再去解释呢?你就会发现根本解释不了,葛温德林为什么要去画中世界,幽儿希卡嘴里为什么会怀念乌鸦与龙?
我知道对很多人来说,会反过来问我,我才不管为什么了,你就给我解释解释,为什么绘画守护者会出现在环印城吧。你要是解释不通,就是你错。
这也是我经常遇到的小伙伴给我的留言,每次看到这种类似的留言,我都真的有点怀疑,我这二十多年,快三十年自己对世界的认知了。因为在我的认知里,一个答案有三到四个佐证证明幽儿希卡在画中世界,但是只要有一个佐证,绘画守护者出现在环印城了,居然就能得到幽儿希卡应该环印城才对的答案。这完全打破我对概率论的认知,假设概率是一百的话,画中世界占75%,环印城占25%,我自然选75%。但偏偏有许多人选25%。
我目前的分析还没有到环印城,自然也解释不了为什么那里会有绘画守护者。
但是并不代表我不能否定这种答案,因为黑魂的世界里可以找到权重更高的否定,来证明幽儿希卡不可能在环印城。因为在葛温的那个年代,半龙人是所有生命之敌,是一个禁忌的存在,只可能躲着其他生命。在这种认知的情况下,就能判断出来,幽儿希卡不可能在环印城呆过。当然我知道也有人会说,环印城难道对神族、对世人不也是禁忌的地方,为什么幽儿希卡不能。
那我真的要说,你要是葛温,这个火之时代那可延续不了几天,从来没见过送一个世人认同的炸弹给安抚的群体的。 这种就是完全不在同一个思考模式上了,我就真的没有精力回答这种问题了。
第二个常见的问题是,许多人认为葛温的妻子是蓓尔嘉,而不是半龙女普利希拉。
如果是这种组合的话,半龙女的龙的血脉是无法体现的,白的颜色也是无法体现的。也有人说,半龙女是葛温与希斯私通后生下来的,葛温的妻子还是蓓尔嘉。半龙女的白跟龙元素有体现了,但是葛温的sun却没有体现出来,同时半龙女的dark又不符合了。
这些元素都符合的只有一种搭配,就是半龙女是蓓尔嘉与希斯的孩子,所有的外形与代表元素才能都符合。同时他们的孙子的葛温德林与孙女幽儿希卡的所有元素才能完全吻合。
第三个问题,魂学第七期的问题,薪王可以使用出阳光之枪,而且薪王的灵魂同样可以换取葛温专属的奇迹——阳光之枪。这是证明薪王的身体里存在葛温的意识的证据。
我发现,我在视频里黑纸白字地说道阳光之枪,居然还有人大喊,雷枪算什么,大家都会,这是什么证据。我很服气这一类人,你就是一个字一个字读给他听,他还能听错,还能义正言辞的大喊道,你错!
我这么晚才研究黑魂,大家看的许多魂学的文章,我虽然未必全看了,但是我也算接触了不少。我之所以不采用许多网络上流行的观点,不是因为我想特立独行,而是我在研究与求证的过程里发现他们的观点不完善,不准确,不合适。也就是在魂学第一期里我说的,我觉得他们眼中的黑魂的世界,不是我眼中的黑魂的世界。所以我才自己来进行分析。
我的每个观点全都是文本做底子,我从来没有脱离文本,同时也会在文本的基础上引申出来自己对魂世界的理解。就是这样,还有人能对我说,你这根本没有文本证据呀。每次看到别人拿着网上的流传的观点来教训我说,应该是这样这样,应该是那样那样,偶尔有几个人直接上来说,你不对。
我想说,连我爸训我前,还会问我句,有事吗?没事过来聊两句。您们这些老人家可好,比我爸还像我爸。我从小到大挨过的骂加起来都没有这几个月在网上挨得骂多。从我做魂学视频的那一天起,我仿佛就像踩了一个雷,炸了许多人心目中的黑魂。
甚至有人跟我说,你这不对,你这不是黑魂的主流思想。我当时看到这句话,差点一口水喷出来。哪个讲解黑魂的敢站出来说,老子研究的才是黑魂的主流思想。有人敢站出来,我佩服他的不要脸,就凭着这脸皮的厚度,我能叫他一声哥。
前两天看到一个新闻《APEX》因为制作人活动氪金的问题被人怼到心态失衡。看到这新闻,我笑了半天,我觉得我也都快心态失衡了。
这一期就说这么多吧,后面牢骚有点多了,确实也有很多压力,几乎每期解析都在挨骂。 有时候想想对面可能是个十几岁的孩子,或许还没有我外甥大的人,都敢开口骂我,网络真的也是一个很可怕的地方。
哎,我们下期再见吧。

I
dogsama
dogsama

1455 人关注

知识挖掘机
知识挖掘机

28684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