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大家好,依旧还是我啊,继续前言一下,不过这次前言比较多。整体文字6000+,阅读时间大概8分钟,视频17分钟。
如果App无法播放请点此跳转B站
这一期先说我犯了一个错误,猩猩说爱哭鬼的时候用的是那家伙,而并非他,这一段的推论大家可以跳过,反而我觉得推出来爱哭鬼可能是蛇眼一族的推论很有趣,感兴趣的可以看看。

然后因为先做的视频,所以有大量的人给我留言,这一期的内容不再是其他两期,需要各种文本推论,而是很多人都能够看到的剧情,于是类似于这种留言就比较多。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这还用推论吗?飞天猿猴就是猩猩啊!爱哭鬼死在哪里很重要吗?emmmm,我只能说大家要比我认为的想当然太多了,或许随便的一个弹幕之类的可以随便说说,但是我要证明,却不是一句显而易见就能解释过去的。

所以我在这一次的内容里会加一些描述,告诉大家我为什么要证明这个,以及我做这件事情对后面的文本是要做什么样的辅助说明。

好,唠叨完了,看看文本。

前言

当我们点击NEW GAME 进入到《只狼》世界的那一刹那,映入眼前的便是一场战争。这场战争由剑圣一心击杀敌方大将田村而落下帷幕。这场战争在《只狼》的世界里有一个明确的名字——盗国之战。而盗国之战的胜利方则有一个整体的名字——苇名众!

游戏里只狼走上断绝不死之旅的时间点便是在盗国之战二十多年后。此时,盗国之战的苇名众的精英们都已垂垂老去,不能再成为的抵抗內府入侵苇名的主力了。而这些即将老去、死去的人的故事也在只狼的断绝不死的旅途里逐渐地浮在眼前,让我们玩家可以通过只狼的眼睛看到了这些人曾经的故事。

宫崎英高的作品,吸引人的地方便在如此,这些NPC,并不是单纯卖给你道具,单纯指派给你任务的人。他们也有着自己的人生,只是他们的人生未曾明明白白展露给你看只有你静下心来,去跟他们对话,问他们为何在此,他们才会深深叹一口气,给你诉说一个久远的故事。

因此这一次的只狼研究,便是我在《只狼》世界里最喜欢的一群人。这群人不再是我们以往说的那些神,而是真的实实在在活着的人,或悲或喜或忧或叹的一群人。那么他们是谁呢?他们在盗国之战时又有什么故事?如今的他们又在那里呢? 这一次依然由我,狗哥带领大家一同进入《只狼》的世界里,看一看这群可爱的人。

盗国之战的苇名众们的私密小故事——猩猩 LOVE 爱哭鬼。
当只狼被武士之屑的弦一郎用不齿地手段砍掉左臂,从昏迷中醒来时,只狼会看到一个与他相同,都缺少了左臂的佛雕师。这时佛雕师会开口对只狼说,看来你命不该绝,我总不能把不知道死没死的人丢到那里不管,让野狗给吃了吧。
这个佛雕师到底是谁?以及他为何要把只狼给捡回来呢?难道真的是深夜的时候在外面散个步就能捡个尸回来吗?从席子上起身后,只狼再跟他对话。这时从佛雕师的对话里我们可以得到以下几个信息。  


  • 只狼的主人九郎,还没有死去,被关在苇名城某个地方,而九郎的血很快就会遭到利用。

  • 忍义手是佛雕师装的,并且完全可以替代只狼失去的手臂。同时这个忍义手曾经属于佛雕师。

  • 佛雕师知道九郎拥有叫做龙胤的特殊血统。


当我们通关了整个剧情后,再去看这些对应的信息便是可以从中扩展出来更多的内容。佛雕师并非随意地散步到通往苇名城外密道的芦苇地,然后把捡只狼回来的。他知道自己救回来的人是谁,知道只狼是不死的。他也知道只狼需要一个更加强有力的武器来替代丢失的左臂。

那么分析到这里我便产生了一个很大的疑问。为何从来未曾在前面的故事里出现的佛雕师会突然出现呢?并且如此了解整个故事的来龙去脉,甚至还特意帮助只狼安装忍义手呢?

当只狼从破庙出来后,坐一下鬼佛,立刻会在破庙旁边刷出来一个女性,她的名字叫做永真。永真跟只狼见面的第一句话便是“看样子,真的是死而复生了呢——龙胤之力,想不到居然能亲眼见识”
只狼重新回到苇名城打败弦一郎后,永真则会明确告诉只狼,她就是当初写了信告诉只狼九郎位置的人。
因此通过整个信息的结合便能分析出来。

只狼丢失手臂的芦苇地很有可能就是永真告诉佛雕师的,并且她跟佛雕师都知道只狼拥有龙胤之力——即不死之力。只狼肯定还活着。同时永真也知道若是要挽回只狼丢失的左臂的力量,必须要借助忍义手。

那么永真小姐姐到底是谁呢,为何如此神通广大呢?我们之后在其他的苇名众专题时再探讨。此时我们知道只狼的复活的破庙以及忍义手的安装都是一整套早已有计划的行为,并非真的是巧合。

佛雕师究竟是谁?

为何佛雕师会丢失左臂,以及为何他会在此处雕塑佛像呢?雕佛狮的名字叫做猩猩,这个名字可以从永真的嘴里可以明确地听到,当只狼到巴跟丈的坟墓前,跟永真对话后她会告诉只狼,她有一个故人,叫做猩猩,她要去问猩猩一些旧时的事情(此段内容是为了证明,猩猩与狼之间早有一些轮回的预兆)。

等我们再回到佛寺后,便是看到了永真站在佛雕师身旁。这时我们便能确定,原来佛雕师的名字就是猩猩。

当只狼拿到不死斩,跟破庙的附虫者陪练哥对话后陪练哥会跟只狼说,他希望只狼通过不死斩把他斩杀掉,好断绝自己的不死。但是他在死去前,希望跟自己的恩人“只猩”道谢。
这里的“只猩”类似于“只狼”,并非完全的真名。

只狼击败鬼刑部,进入到正门附近的望楼时,可以看到一个天狗斩杀了许多內府的孤影众。当天狗看到狼的忍义手时,明确地把狼称呼为“只狼”。而后面我们知道天狗就是一心,而一心与猩猩早已认识。如果从时间的顺序里,那么只狼的“只”其实是从“只”猩里的“只”里传承了下来的。
从断绝龙胤的结局中,只狼用不死斩斩杀九郎后只狼便如同猩猩一般,放弃了忍义手,坐在破庙里雕着佛像,成为了另一个轮回里的佛雕师。

当看到这一幕时,再联想起“只狼“与“只猩”名字上的关联。我才后知后觉,原来只猩与只狼的这个轮回的启示,无论是左臂的丢失,忍义手的使用,甚至连名字上的传承都完完全全地关联在了一起。

所有的事情都早有预兆,只是我未曾知晓罢了。

猩猩来自于何处?

在“飞猿的忍斧”中有明确的描述,“这是称为坠落之谷中飞猿的忍者过往爱用的刃具,但飞猿连同左臂一起失去了它”。此段内容是为了证明,佛雕师是飞天猿猴,证明了他是飞天猿猴就能证明出来当初他跟爱哭鬼修炼的地方就是坠落之谷,才能引申出来后面爱哭鬼的故事。
给一心喝猿酒后,他会告诉只狼,“我以前曾斩过修罗,不,是斩过宛若修罗之人!不断斩杀之人,终将化身为修罗”。而给猩猩浊酒后,他会告诉只狼,“我的左臂是被喜欢喝此酒之人砍断的,那个人就是一心大人!是我请他砍下来的,为了解救差点被修罗吞噬的我”

那么这两段对话互相呼应,猩猩差点成为修罗,而且一心把猩猩地左臂砍了下来。那么失去左臂的猩猩会不会是就是飞猿呢?当猩猩的左臂被砍去的时候,手里拿的是不是就是这个“飞猿的忍斧”呢?

我的答案则很明确,没错,猩猩就是飞猿,丢失左臂时猩猩手里拿的就是“飞猿的忍斧”。 当只狼给猩猩喝猿酒后,他会告诉只狼,他以前跟一个叫做爱哭鬼的人曾一起进行过忍者的训练。

在把指哨升级到最高级后,可以得到爱哭鬼的指哨,道具里如此描述:“爱哭鬼的戒指内圈刻有“川蝉”两字,坠落之谷的河畔曾有别名为川蝉的翠鸟鸣泣。”
因此在“飞猿的忍斧”的两个重要的信息——坠落之谷与丢失左臂,便都与猩猩对应上了, 猩猩最开始的名字或许就叫做飞猿。

猩猩什么时候来的苇名?

当只狼给猩猩龙泉时,他会告诉只狼很久以前他在战场见到了永真,永真一直盯着他的饭团看,猩猩给了永真饭团后,永真便是一直跟在了猩猩身后,因缘巧合下,他与永真一同到了苇名栖身,这时永真才变成了道玄的养女。此段证明了他离开坠落之谷的时间。因为是战乱,所以他出来是寻求名声的,并非是寻找爱哭鬼的,也证明后面他与爱哭鬼分开的缘由,并非是爱哭鬼死了才分开的,而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才加入一心的。化身修罗证明猩猩享受杀戮的快感,这也间接证明了他要显示自己的能力。
那么加入一心的猩猩是否就是在盗国之战期间呢?

当只狼把苇名酒给永真喝下后,他会告诉只狼,“她从小就在帮助道玄,这种时候,受箭伤、刀伤的人特别多”。
这种时候指得便是苇名与內府的战争时期。那么对永真而言,另一个战争时期在她的生命周期里,只有可能是盗国之战。因此在永真成为道玄义女的时候,便是在盗国期间。

因此猩猩便是在盗国期间来到一心方的。

猩猩为什么在雕佛像?

猩猩说他雕的佛像仿佛一直都带着愤怒。当我们偷听猩猩与永真的对话后,我们知道猩猩无论雕琢多少佛像,他心中的嗟怨之火依旧没有消失。当击败鬼刑部后,跟望楼的一个老婆婆对话,她会跟我们说:“现在死了这么多人,你有没有想过,那些嗟怨都会往哪里积累呢?没有想过把,所以啊,你跟那家伙都很可怜。

那么这些嗟怨除了只狼没想过外,还有谁没想过呢?
当最后的內府攻打苇名时,我们从破庙的小贩的口中得知猩猩一边口里说着火,火,一边离开了佛寺。

等只狼赶到正门外时,便可以看到游戏里的隐藏BOSS——嗟怨之鬼,这时我们才知道,老婆婆口里的嗟怨,其实都被猩猩吸收了,直到此时他才不再压抑自己,全部发泄了出来。这也是为何猩猩即便雕了那么多佛像,但是眼中为何依旧有着愤怒与业火的原因!

猩猩,你他喵的被只狼坑了呀!!!

爱哭鬼是谁?她最后的结果又如何了?

第一次听到爱哭鬼的名字是只狼给猩猩喝猿酒后,他会如此跟只狼说,“在猿猴栖息的山谷,我曾在那里做过忍者修行,两个人,在坠落即死的山谷里中,不停地奔跑....要是累了就会喝这种酒,然后那个爱哭鬼就会吹起指哨,他(注意,这里是男性的他)有个奇怪的戒指,带上戒指吹响指哨,山谷里就会荡着悲伤的声响”(这一段的推论,因为翻译的问题误导了,不过推论大家还是可以看一看的)。

当击败坠落之谷的狮子猿后,我们可以从狮子猿的身上获取一个叫“纤细手指”的道具,上面如此描述“年轻女子的纤细手指,使用此忍术者,手指会出现洞孔,这根纤细的手指就有这样的痕迹”如果只狼那到这个纤细手指后跟猩猩对话,猩猩会不自觉的说“是嘛,原来在狮子猿的肚子里”。
那么只狼拿到的这个纤细手指到底是不是爱哭鬼的手指呢?

在击败狮子猿巢穴时的七面武士后则会获得爱哭鬼的指环,上面如此说道:“适合纤细手指的古老指环,指环内侧刻有“川蝉。”可见这个纤细手指与指环都是爱哭鬼。

爱哭鬼究竟死没死,如果死了死在了那里?

我先说结论,我认为爱哭鬼死了,虽然游戏文本里没有明确交代,但是完全可以推测出来(爱哭鬼死没死很重要,没有文本说爱哭鬼是死了的,都是各种隐含说明,那就肯定有人会说,或许就是消失了呢)。

在击败狮子猿后,会获得“纤细手指”这个道具,从前面的论证,我们知道了这个手指就是爱哭鬼的手指。那么可以断定的是爱哭鬼的手指是被狮子猿给吃掉的。爱哭鬼究竟是在何处与狮子猿进行搏斗的呢?真的就是我们第一次见到狮子猿的地方吗?

我的猜想是如此关联在一起的。证明两个狮子猿是同一个,才能引申出来,爱哭鬼是在何处与狮子猿决斗的,才能把地点定在狮子猿巢穴,定在狮子猿巢穴了,才能引申出来爱哭鬼跟蛇眼一族有着亲密的关系,因为狮子猿巢穴就在蛇眼一族的势力范围里,而蛇眼一族信奉白蛇,所以会讨伐不死的狮子猿。

首先在狮子猿饮水处,猿猴头上的那柄大刀是否是爱哭鬼的刀,的我们暂且不论,我们只知道可以从狮子猿的肚子里获得爱哭鬼的手指。当击败狮子猿后,只狼再次回到狮子猿巢穴时,颇为有趣的事情出现了,这里出现了无首的不死狮子猿,还不过他的头早被已砍了下来。

那么这个无头的不死狮子猿跟我们在饮水处击杀的狮子猿是否是同一个呢?

我的答案是他们是同一个。

在饮水处——即只狼第一次击杀狮子猿时,我有一个极大的不协调感。这种不协调感在拿到不死斩,斩杀了附虫者后,我便立刻明白了。我他喵的当时在饮水处杀狮子猿的时候,没有用不死斩杀掉里面的蜈蚣啊!
从游戏机制上我是击杀狮子猿了,但是从游戏剧情里,他应该还活着呀。在巢穴中发现的无头狮子猿与与饮水处已经击杀的狮子猿有明显的关联性跟相同点。

1.巢穴中的狮子猿见到它时头已经被割掉了,关联了饮水处第二形态的狮子猿。 2.两者手里都有着刀。 3.两个狮子猿的脊椎处都有骨头突出,只有在脊椎被刀长时间阻挡后,脊椎才会如此突出。

并且巢穴中的无头狮子猿必须在击杀了饮水处的狮子猿后才会出现,这个是游戏内明确可以判定的机制。

通过以上理由外加未曾用不死斩斩杀狮子猿身体里的蜈蚣,因此我断定,这个无首狮子猿便是饮水处的狮子猿。这也终于解释了我,当初在饮水处里击杀狮子猿后,为何这老伙计还能再吼一声,吓了我一个大激灵,以为召唤同伙呢!

原来你是跑了呀!

那么爱哭鬼可能跟狮子猿搏斗的地点便有了两处。一处是饮水处,一处是巢穴。究竟是那一处呢?

再一次击杀巢穴的无首狮子猿后,只狼再一次回来此地。此时便可以在此处见到一个七面武士,而在苇名地牢里有一块石碑,详细的描写了七面武士的信息:苇名众之凶暴亡魂,阵护于此。
有此可知,七面武士就是亡灵的怨念残暴的体现,而击杀七面武士时我们获得的道具便是爱哭鬼的指环。从这里可以推测出来,爱哭鬼的搏斗地点并非是在饮水处,而是在巢穴。七面武士便是亡灵的体现,从这里推断出来爱哭鬼已经死去了。那么那把插在狮子猿脖子上的刀,便不可能会是所谓的其他寻找馨香水连的龙胤之力的拥有者造成的。没错我这句话就在否定,这跟巴没关系!

爱哭鬼之所以被杀的原因则很有可能是因为她并没有跟随猩猩加入一心方,也未曾见过不死的力量,因此以为只要把刀插入到狮子猿脑中后,她自然而然地认为狮子猿就会死去。

狮子猿讲述了母猴子死去,而公猴子孤独地等待母猴子的故事。猩猩与爱哭鬼则讲述了一个女性死去而男性等待女性的故事。

猩猩究竟是在什么时候与爱哭鬼分开的?

我们从纤细手指的描述里清楚地知道,爱哭鬼就是一个女性。而猩猩在诉说爱哭鬼的时候用的是男性的他,而不是女性的她。我们假设猩猩没有撒谎,那么很有可能他与爱哭鬼分开前,猩猩依旧无法通过爱哭鬼身体上的特征进行性别的识别。

那么另一个很有趣的问题产生了。坠落之谷的居民,无法分辨性别。就让我大胆的猜测一下,在只狼进入到坠落峡谷的时候可以看到大量的蛇眼一族的人,而且他们全身都缠着绷带,如果没有发出声响,那么我几乎是无法分辨出来其性别的。那么爱哭鬼会不会就是坠落之谷蛇眼一族的女性呢?

我认为很有可能是,而坠落之谷崇敬的神是白蛇神,狮子猿的巢穴里出现了七面武士,七面武士的出现代表有大量的亡灵死在了此处。出现七面武士表明这里是有死人了,爱哭鬼的指环在七面武士手里,所以证明爱哭鬼死了,到了此处才能从文本上确定爱哭鬼确实死了。

那么爱哭鬼之所以去击杀狮子猿的原因则是很可能是因为不死的狮子猿击杀了大量的坠落之谷的原居民。在我们第二次进入巢穴处,外面便是躺了一个快要死去的坠落之谷的蛇眼一族的人。
或许爱哭鬼并不是不想跟猩猩一同离开坠落之谷去看看更广大的苇名的世界,或许爱哭鬼有着自己作为蛇眼一族的责任,她无法离开此地,她在坠落之谷仍旧有着自己的使命,或许她也跟只狼遇到的两个蛇眼女性一般,需要停留在重要的位置上,防止他人的入侵。

我们并不知道当时猩猩离开时有没有要求爱哭鬼跟他一同离开,他们当时又说了什么。我并没有足够的文本进行证明,因此,此段便仅仅是作为推论。但便是此刻我脑袋里登时就有如下的画面出现了!
有些只存留在游戏文字里的人物一旦你把它具象化了,跟游戏里其他类似的角色关联上了,仿若一下子这个人就明朗了起来,更让我觉得印象深刻,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了。

我们不知道猩猩在离开坠落之谷后,有没有再回去,去看望这个曾经陪着他整个年幼时期的爱哭鬼,猩猩有没有在爱哭鬼哭泣的时候,去摸着她的头,安慰她不要哭,你的身边还有着我。我们也不知道当猩猩走后,爱哭鬼的哭声跟笛声是不是依旧会在坠落峡谷中想起,如果依旧想起的话到底是吹给谁听?是要告诉猩猩她还在这里,还是告诉自己她还想着猩猩。
正如《爱哭鬼》这个道具所描述的所说,“坠落之谷的河畔曾有别名为川蝉的翠鸟鸣泣,如今已不复存在。”
是的,人的离去便是这样,一旦死去,她的一切都不复存在了,此后她存在的一切都只能留在他人记忆当中,留在他人的心里。而对猩猩来说,爱哭鬼就是一个永远留在他心中的人。

这便是猩猩与爱哭鬼的故事,这便是众多《只狼》世界里未曾明说的故事之一,这也同样是我们这一期的苇名众的故事之一。最后不如让我们静下心来,再听一遍,猩猩如何讲述他与爱哭鬼的这个藏在心底的故事的。
I
dogsama
dogsama

2874 人关注

知识挖掘机
知识挖掘机

32887 人关注

评论区

39评论热门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