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只狼的四个结局中,我最喜欢的是的修罗结局。通过思索何谓修罗?我大概体会到了宫崎英高表达出来一些更深层的东西。
作为打铁为核心的游戏,为什么主角狼是个忍者而不是武士?单单是因为忍者能飞檐走壁?整个游戏里有三个关键角色是忍者:狼、枭、只猩。众所周知,忍者这个职业带有典型的工具人属性:命令至上,感情会妨碍任务。当九郎问狼一次又一次的利用龙胤复活有什么感受,狼冷冰冰的回答:为了目的在所不惜。
为了目标,麻木感情,这就是忍者的真实写照。这一点对于游戏里修罗的理解至关重要。带有主角黑化结局的游戏非常多,为什么只有只狼的坏结局有如此魅力?佛雕师这个角色的对照作用功不可没。通过佛雕师,我们就能真正理解只狼里的修罗到底是什么。

只猩的修罗之道:工具人的杀戮宿命

苇名众的几个人都有很鲜明的特征,——一心是追求极致的强者,枭、蝶是想名镇四方的忍者,鬼形部是对一心满怀崇拜的追随者,道玄醉心于机关设计和医术钻研。唯有只猩,我们实在看不出他在追求什么。
这些人里为什么唯有只猩堕入修罗?
一心盗国既是为了苇名独立,也是为了挑战强者。同样是忍者的枭、蝶参与战争醉心杀戮是为了实现自己的野心。相比之下只猩就苍白了许多。只猩是个不知道自己是为了什么而活的那种人。虽然与战友并肩作战,只猩没有完全出于自身考虑的动机。对于只猩来说,这场杀戮是毫无意义的。因此身为忍者本就压抑自己情感的只猩,在杀戮中变得更加麻木。终于导致了杀戮成为一种行为惯性,陷入无意识的无限杀戮,丢掉了仅存的一点人性化为修罗。虽然一心斩断左臂让只猩恢复了理智,堕入修罗的痛楚依然在不停地折磨着他。
玩家扮演的狼,绝大部分时间都是沉默寡言、不苟言笑的“工具人”形象。狼是战场孤儿,能活下去就是人生的全部;被枭收养也是按照忍者的“工具”属性加以教导,根本没有机会拥有自我的意志。需要注意的是,狼不是依主人九郎命令行事的,而是义父的戒律。当九郎表明自己想要断绝不死,希望狼协助自己时,无论玩家如何选择都会指向拒绝,因为义父定下的戒律是保护九郎,协助断绝不死就是要帮助九郎赴死,这是违背戒律的。是否会进入修罗结局的选择也特别强调了遵从戒律这一点——选择遵从戒律,狼还是单纯的忍者,只是个压抑自己的情感工具,因过多的杀戮更加麻木而陷入杀戮的行为惯性,就像只猩的堕落一样。

只有彻底的人性解放,才能摆脱“工具人”身份

若是选择守护神子,是要违背义父戒律的。由于对于忍者身份来说,九郎命令的优先级低于义父的戒律。狼违背戒律选择守护神子就意味着,他做出这个选择不是因为身为九郎的忍者服从命令,而是因为他是家庭惨遭灭门的九郎仅存的“亲人”。他不再是单纯的忍者,他把自己当做九郎相依为命的大哥来守护九郎,他有了自己的自主意识。永真会随着游戏进度发现狼不再紧锁眉头,在后期甚至把狼的生死放在和神子同样的地位去考量,从而故意隐瞒龙胤契约者会束缚神子这个关键信息,也都侧面印证了狼由工具逐渐成为人的转变。
而狼之所以有这样的改变,也与九郎有着和他一样的境遇有莫大关系。九郎作为龙胤神子,各方觊觎,作为不死之力的容器从未有过正常人的生活。正是因为这种痛苦,九郎才那么坚定地要断绝龙胤,结束这一悲剧循环。
狼是基于人性而做出选择守护神子这一点,在复归常人结局里展现的淋漓尽致。九郎是要狼断绝龙胤,如果狼是服从神子的命令,完全没必要费尽周折且以牺牲自己为代价让九郎活下去。但最终狼选择了这么做,他放弃了忍者身份,选择作为一个人去守护九郎,满怀着成为正常人的愿景从容赴死,彻底完成了由工具向人的转变。
而在断绝不死结局里,狼没有选择救神子的性命,成为了新的佛雕师。这或许是在暗示狼若是没有彻底实现人性的解放,会依然受工具身份的困扰。或许像只猩一样,无论怎么雕佛都无法彻底摆脱修罗,终究还是会有可能再次堕入修罗,成为新的怨恨之鬼。

义父的修罗之道:由人堕落为“工具人”

大家都讨厌枭,因为枭为了达成目的不择手段(又是禁药又是铺翔,打铁BOSS里最没意思的)。但枭所做的一切其实又何尝不是为了摆脱忍者的宿命。只有在修罗结局大家才知道枭本来的名字。枭认为只有名震四方,自己才能真正像正常人一样拥有自己的名字,被正常人以人这种对等的身份看待。
从枭对狼的矛盾态度中,我们也能看出枭自身的工具和人双重属性的矛盾性。一方面,作为义父,他关心狼的成长,还会给狼米饼吃,让狼感受到少有的温暖。另一方面,作为阴谋家,他又不得不把狼作为工具。这种矛盾在三年前之战中彻底爆发出来,一方面他想杀死狼,另一方面却又在临死前欢喜于对狼培养的成效,感叹战斗的畅快。三年前的枭会用武艺与狼堂堂正正战斗,战胜狼会说永别了;三年后的枭,极尽阴损手段,战胜狼只会说戒律、父命不可违之类的话。对于权力、虚名的追逐,慢慢摧毁了枭仅存的人性,枭也渐渐沦落为追逐权力的机器。而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工具。
实际上,人之所以为人,最关键的是因为人有主观意志。而枭在盗国战争中的豪心壮志彰显了他有主观意志。可悲的是他陷于虚名的追求,始终没意识到自己早已不是个单纯的工具而是常人这一事实。他偏激地认为只有自己拿下天下,拥有了至高的权势就能让世人不再称他为枭,堂堂正正地拥有正常人才能享有的荣光。结果很有讽刺意味,他为了成为正常人所做的一切努力,实际都在与这个目标背道而驰。陷于权力、虚名的他,无论计划成功与否,最终的结局注定只有一个——他成为不了真正的人,因为到那时他早已没有了人性,也有可能堕入修罗。

意志之剑,斩断修罗

只猩困于修罗之身,虽雕佛无数却至死没有参透:唯有强大的主观意志才能战胜修罗。枭想用世俗权力来换取身为正常人的权利,到头来却终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唯有狼,机缘巧合下觉醒了自己的主观意志,摆脱了俗世带来的枷锁,完全选择遵循内心而做出牺牲,虽然身死,却不再是工具,而是堂堂正正的人。也许这才是宫崎英高想要表达的禅意。
I
驴粒粒是菜鸡
有感而发
有感而发

2228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