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HELLO,又是狗哥我了,字数8000+,阅读时间12分钟左右,视频19分钟。

这一期主要讲述的是枭跟蝴蝶夫人,同时也引申出来了龙泉参拜之年平田家的那场屠杀。 感兴趣的还是支持我下视频,投币,点赞啦~
文章内容包含剧透,请注意
当只狼从苇名城的井底醒来时,他除了丢失身上所有的武器外,还有的是那一夜的记忆。而那一夜就是三年前即-龙泉参拜之年,平田宅邸遭到袭击的那一夜。这一夜最让我疑惑的,不是那时只狼为何不在九郎身边,不是究竟是谁袭击了平田宅,不是枭为何假死,而是蝴蝶夫人跟枭到底是不是敌对关系?

在经过我的仔细考证外加一定剧情文本的推测后,得出如此的结论,蝴蝶夫人跟枭即是敌对关系,又不是敌对关系。因此我们这一期的只狼研究依然是由我狗哥带领大家进入《只狼》世界里——《枭与蝴蝶夫人相爱相杀的故事》。

不过要在讨论“枭与蝴蝶夫人的是否敌对”这个问题前,我们必须要先说一下枭——这个人以及他谋划已久的阴谋。

枭的阴谋是从何时开始的?

枭,狼的义父,一个老谋深算的乡下无主忍者。龙泉参拜之年,只狼回到自己的主人——九郎的平田家时,发现平田家正在被山贼攻击。

当只狼一路往山上的平田宅邸飞奔时,会路过一个居民区,而跟其中一个房子里的男子对话的话,男子会明确地认为,平田宅邸不会这么简单被攻陷,一定有人带路,而他认为带路的人就是只狼,并且他说完话后就把只狼拉黑了。
这个男子的对话,就已揭示,为何平田宅邸被攻陷的原因,是的,就是有人带路。

从剧情里我们知晓,平田家被区区几个山贼攻陷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当时正是战争时期,平田家的成年男子几乎都去了苇名城抵抗內府的进攻了,留在平田家的只有少数的士兵,我们在平田宅邸处活下来的只有一个叫做野上玄斋的苇名众、伊之介跟伊之介的老母亲。

当只狼在竹林坡的火海处遇到义父——枭的时候,他早已被人打伤,见到只狼后,对只狼说,不用包扎了,这样的伤势已经没救了,然后给了只狼宅邸里秘密佛堂的钥匙。这时枭说了一句极其重要的话,狼啊,切记忍者的戒律。赌上性命,守护主人。然后枭就在痛苦当中死去了(假)。
当时我的表情是这个样子的!这他喵的是多么忠诚的人呐!这他喵的是多么以身作则,守护戒律的人呐。
义父您老人家走好,我会贯彻你的戒律!守护好主人——九郎的!

这个时候的义父完完全全是一副伟光正的面貌。此时的只狼会把枭的忍者戒律深深地牢记在心中 ,并以此为荣。

然而事情却在三年后发生了反转,未想到再次遇到了枭时,他却带着苇名的敌对势力——內府的孤影众一同出现在苇名城的天守阁上方。枭要挟持九郎,除了弦一郎外,他同时也在觊觎着龙胤之血的力量。当只狼一脸疑惑地跟这个明明应该死在三年前的枭对话时,摆在只狼面前的有两个选择——一个是遵循戒律,放弃九郎;一个是否定戒律,守护九郎。
当时我的反应就是一脸问号??

义父你是不是在我玩啊,难道忍者的戒律不是守护主人吗?是不是那里搞错了?这时我只能重新翻出来文档来看,在《秘密佛堂的钥匙》上明确的记载“第二条 主人重于一切, 要赌命保护,被夺走时务必救回”
第二条?第二条?难道还有第一条?这时义父才告诉我们,第一条就是听爸爸的话!

就在此刻,我脑中突然一个闪电经过!
如果说龙泉参拜那年也就是三年前义父的死亡是一个阴谋,那么这个阴谋究竟是从何时开始密谋的呢?我立刻翻开片头的动画,那里有枭跟狼的对话:“勿忘忍者的戒律,重要度仅次于父母之人,你要铭刻于心,从今天开始,那就是你的主人,要赌命保护主人,被夺走时务必救回!”夺走时务必救回!夺走时务必救回?
这时我不得不如此推想,当年义父命令自己的义子狼成为九郎的护卫时,这一场争夺龙胤之子的阴谋便是早已埋下了伏笔,并且枭明确知道,九郎会被夺走!枭不停地在对狼耳边重复的那句,忍者的戒律切不可违背。便是想通过这种精神的枷锁来对狼进行精神控制,以确保狼不会在关键的时刻对其产生怀疑,甚至是对其产生一丁点的犹豫。

无论只狼在苇名城的井底如何狼狈不堪,丧失斗志,但是只要获得了九郎的消息后,便是立刻去救九郎——他的主人。当只狼被弦一郎在芦苇地击败后,他苏醒后的第一件事情也是去找回九郎。这都证明了枭的教导确实是成功了。

只狼只要不违背戒律就一定会守护九郎,只要会守护九郎就一定会遵守忍者戒律的第一条,听爸爸的话,只要遵守第一条戒律,枭就有信心会夺下九郎!而从修罗的结局里也印证了,枭的计谋除了误算只狼会变为修罗外,其他的一切都完美实施了!

当然只狼违背枭的教导的打破戒律的伏笔其实也早早埋下了,我们下面再说。

那么枭对狼究竟有没有父子之类的感情呢?

这是一个极其诛心的问题,无论答案是有感情还是没感情都是会有各种细节与行为来互相否定掉。但是我还是想表达一下我自己的观点。在我看来枭对狼有着父子之间的情感,但这种情感在他的野心与自己的死亡面前,不值一提,所以才会出现后来的父慈子孝的一幕。

狼对义父的豢(huan)养毫无疑问地是有着极重的情感的,对义父定下的规则也毫无疑问地会全面接受,甚至是不去怀疑与思考,便体现出来对义父情感的认同。但游戏里有个一颇为有趣的设定,当九郎要求只狼协助断绝不死时,只狼如果选择违背戒律,协助九郎,那么我们是无法进行下去游戏的,游戏机制必须让只狼选择第二个选项遵守戒律,守护九郎。
从这里也能完全看出,枭对只狼定下的忍者铁律是如何沉重的。听到只狼遵从戒律,无法协助九郎后,九郎毫不犹豫地屈尊如同只狼一般单膝跪下求只狼,协助他。这时只狼才会打破义父的戒律,同意协助九郎,这便是只狼第一次打破戒律的开始,以及为之后再次可以打破戒律埋下了伏笔。而从只狼偷听九郎的对话里我们知晓,九郎此时已经决断了自己究竟想做什么,他不再去逃避,不再让他人左右自己的命运,甚至要跟自己命运的龙胤之血进行抗争。

每次只狼偷听到九郎的自言自语时都会陷入沉思,甚至有时候会重复九郎的话,这时我们便知了,这同样是只狼心中的想法,他有自己需要决断的事情,而不再是简单地认同命运的裹挟了,这些事情都成为只狼可以打破枭给他立下的忍者铁律的因由。

因此只狼的这两个选择,一个是帮助义父,一个是否定义父。这两个答案看似完全不同,但这两个答案背后的结果却是一致的,只狼已经开始为了自己而行动了。

如果我们选择听从义父,那么只狼会化身修罗,然后在最后杀掉义父。这时只狼在断绝不死的路上越走越远,只想成为杀戮的化身,而在修罗的结局里也表明他确实是做到了,并且很有可能在战国结束后依旧还活着。如果选择否定义父,那么只狼不会踏入到修罗的道路上,但是会立刻杀掉义父。这时的只狼并非是仅仅听从九郎的命令而已,他是实实在在地想帮助九郎完成他,断绝不死的使命。

当然只狼与九郎的故事并不在这次讨论当中,因此我们就暂且跳过,等后面九郎与只狼的专题时再进行讨论。

那么枭是不是雾鸦呢?

枭的本义就是猛禽的意思,在雾鸦的羽毛里,明确地写道,“位于苇名北方远处的薄井森林里,有不明的猛禽栖息,就算抓到也只会留下羽毛消失无踪”。而在图片上的羽毛与义父身上披着的羽毛十分相似。当然从这里还无法完全断定枭跟雾鸦是否有直接的联系。

当把雾鸦放入忍义肢升级到最后,描述里会如此写道,“效仿雾鸦神,将羽毛染成绯红,消失时其羽毛将熊熊燃烧”。这时再回想与全盛时期的义父决斗,义父的第二阶段时则会大喊,放出一个类似于猛禽的神明,并且也具备让人消失不见的特点。这不得不让我联想,这个雾鸦便是跟义父有对应的契约关联,而义父真实对应的动物便是雾鸦。
我们知晓忍义手里有很多武器都是跟游戏内的角色对应的,比如斧头对应猩猩,长枪对应鬼刑部,幻影苦无对应蝴蝶夫人。
那么雾鸦会不会就对应义父呢?

我觉得很有很大可能(好了,你们就不要吐槽我,说枭就是猫头鹰了,繁体字我看得懂,我是要表明确定枭究竟是什么对应的动物,就跟猩猩对应的是飞天猿猴,蝴蝶对应的是幻蝶一样,这是游戏里的一个二次递进神明的关系。)枭的名字我们从修罗的结局里可以明确的知道,他叫做薄井右近左(考究出来的全名是薄井右近左卫门),而薄井对应的正是雾鸦羽毛里的薄井森林。那么“薄井森林”会不是就是义父曾经修炼的地方呢,此事我们会在跟蝴蝶夫人里进行互相印证。

说起蝴蝶夫人,我便有一个很大的疑问——

蝴蝶夫人是否认识九郎

只狼在剧情里第一次见蝴蝶夫人时,是在三年前平田宅邸最下层的佛堂密室当中。只狼进入时便看到,九郎迷迷糊糊地在着火的密室正中央失神地游走,嘴里念着:“父亲,母亲,蝴蝶啊,大家都到哪里去了呢 ?”
接下来便是蝴蝶夫人款款出场,嘴里不屑地说着,久违了,枭的儿子。而只狼也直呼其蝴蝶夫人。

这时我们便可得知,只狼与蝴蝶夫人是旧相识。从击败蝴蝶夫人后得到的残渣我们知道,蝴蝶夫人是只狼小时候众多的忍术教师之一。从此再次明确了只狼确实是跟蝴蝶夫人是相识的,并且还是师徒关系。
那么这时产生了一个很大的疑问,蝴蝶夫人究竟跟九郎是否相识呢?或者说无论是否相识,此时的九郎是否知道蝴蝶夫人是敌人呢?

答案是明显的,当九郎被只狼从幻术中拍醒时,九郎毫不犹豫地站在了只狼身边。九郎从幻术中苏醒到只狼让其离开密室,九郎从未跟蝴蝶夫人有过任何的言语描述,甚至连离开前都毫不犹豫地知道该往何处逃离,即与蝴蝶夫人背离的方向逃离,从行为上可以判断出来,九郎知道蝴蝶夫人是敌人的事实。

那么为何在中幻术的时候,九郎的嘴里,会有蝴蝶的名字呢,而且这个名字如此紧密的跟在父亲、母亲的后面的?这时还未能可以完全揭开谜题。但在击败蝴蝶夫人后,我们得到了游戏里极其特殊的一个道具樱露,在樱露的文档描述里如此写到,“相传为不死之约缔结时,作为代价所留下的樱色结晶,若要再次缔结不死之约,那便需要仰赖龙胤之子的助力”
从这里便能够看出,蝴蝶夫人的目的依然是不死,打算利用九郎的龙胤之子的血来进行不死契约的签订。那么中幻术的九郎,很有可能便是在被洗脑,而洗脑结束后,蝴蝶夫人或许就会替代狼成为九郎最重要的护卫。若是之后蝴蝶夫人受了致死的重伤,那么让九郎主动签订不死契约的可能性便是会大大增加。

而之后,只狼受重伤时,九郎便立刻跟只狼签订契约便印证了,九郎若是为了救人,确实会使用龙胤之力,除此之外,九郎万万不会使用这种他在心中认为的扭曲常人生活方式的诅咒——龙胤之血。

那么蝴蝶夫人的幻术究竟是否能洗脑呢?

我们此时无法完全断定,但是在进入到密室佛堂前。我们会见到伊之介的老母亲,她认出只狼是枭的儿子,这证明了,她已经从幻术里脱离了出来,但是此刻她的脑中依然能够看到无数可怕的事情。

三年后,只狼在苇名城外,再次遇到这个老妇人,她把只狼这个在她解除幻术后第一个对话的人认作了自己的孩子——伊之介。同时从伊之介的嘴里只狼也知道,她母亲脑子已经不正常了,已经谁也不认识了,但是却会把只狼认成是自己的孩子——伊之介。

伊之介之所以没有被洗脑的原因在于他中了幻术后,明显地戳瞎了自己的双眼,无论是第一次见到时脸上的血以及第二次见到时脸上的绷带都证明了,眼睛确实是失明了。
从最新挖掘出来的对话,我们知晓了,伊之介的母亲,可以知道伊之介受了伤,但是依旧无法认出那个受伤的人就是自己的孩子——伊之介。我们可以看一下这段对话。(这段对话是解包后得来的信息,我翻译成中文了,感兴趣的还是看视屏吧,上面有英文字幕)

"外面那个生病的男人,听声音他好像好点了” “呵呵,果然是我的伊之介啊” “妈妈看到你给他药了呢!” “妈妈为有你这样充满同情心的孩子感到骄傲呢~”

那么我们从此刻便能印证出来,蝴蝶夫人的幻术确实是能操纵人的思维,并且在幻术解除后依然有足够的威力,伊之介的母亲把只狼认作是自己的孩子,并非是老年痴呆,而是幻术洗脑后的结果。

因此我断定蝴蝶夫人此时便是在对九郎洗脑,所以九郎此时嘴里的蝴蝶是排在父母之后,而狼却不在九郎依靠的这群称呼当中。正是因为在洗脑,所以醒来后即便是如此亲昵的称呼——蝴蝶,九郎也能毫不犹豫地逃离了蝴蝶夫人的身边。

当只狼杀死偷偷进入苇名城天守阁的枭后,从永真手里获得义枭的铃铛,再回到三年前的平田宅邸。这时我们就能从剧情里明确地知道了枭是假死,并且是他出卖了平田宅邸,带领了山贼进入的。

那么蝴蝶夫人跟义父——枭究竟是同伙还是敌对关系呢?

如果是同伙,为何枭还要让他的义子只狼来与蝴蝶夫人对抗呢?如果是敌对关系,为何蝴蝶夫人能在枭带路的山贼的重重包围下找到九郎呢?

我的答案是明显的,蝴蝶夫人跟枭是同伙,蝴蝶夫人不可能在没有他人的引导下无声地进入到平田宅邸,而守在外面的蚺蛇重藏,则明显是为了防止有他人进入屋中,而特意守在屋外的。

因此蝴蝶夫人不可能在不经过蚺蛇重藏的情况下进入到屋子内,而之前已经否定掉了蝴蝶夫人是九郎护卫的可能性——即蝴蝶夫人一直就在屋内的可能性。那么从蚺蛇重藏未曾进入到宅邸里去抓捕九郎,仅仅是为了防止他人逃跑而守在门外的行为便是判定出来,这群山贼知道九郎就在里面,并且已经有人进去抓捕九郎了。他们的目的是为了防止他人进入或者防止他人出来。这里的防止他人出来,除了九郎以外还会不会有蝴蝶夫人呢?我们暂且不下定论。先往下说。

那么他们在防御何人呢?答案很明显就是类似于只狼这类九郎的护卫。那么另一个问题出现了,为何义父要如此大费周章地做一场戏呢?

为何义父要做戏

枭的目的很明确,他并不相信蝴蝶夫人,在枭的计谋里,蝴蝶夫人亦是一个牺牲品。拿到义父的铃铛后,再次回到平田邸宅时可以发现明明应该已经被只狼杀掉的蚺蛇重藏依旧活着。从只狼偷听蚺蛇重藏与孤影众的忍者正就的对话我们便更加明确地知道了,枭已经进入到了屋子里,他们知道枭在做什么,并且这些人对枭并没有好感,只是因为薄弱的利益关系而联系在一起。

那么何这个蚺蛇重藏依旧活着呢,从游戏机制上这人应该是死去了,但是从游戏内容上他确实可以假死。

这时只狼重新进入秘密佛堂,看到了义父立在了正中央,此时便可确定在背后偷袭只狼的便是枭。

分析到这里则足够显现出来事情的来龙去脉。枭明确要做一场戏,就是要让只狼与蝴蝶夫人互相决斗,无论谁胜谁负,只狼都会作为英勇护主的牺牲品,蝴蝶夫人背上带贼人进入到平田宅邸的罪名,而枭会成为在跟山贼决斗中死去消失的英雄。

为了证明此事因此便需要伊之介与他的母亲两个人的证言,而这两个人都能认出只狼谁。 因此在枭的谋划里,蝴蝶夫人跟只狼必须决斗,而且这两个人无论谁胜谁负,必须都要死去。因此在只狼与蝴蝶夫人决斗后,第一个赶到现场的并非是九郎,而是枭。

在枭的计划里,他是故意让九郎知道只狼死去了,并且让九郎通过龙胤之血去救只狼。这也就是我们在剧情动画里看到九郎救只狼的故事。注意此时枭的死亡只有只狼知道,而九郎并不知晓,这或许就解释了,为何枭跟九郎两人在明明只有一条通路的密室上为何能互相交叉着进入密室的原因。

枭很有可能是先安抚好九郎,然后进入密室杀掉只狼,再跟九郎说,只狼与蝴蝶同归于尽了,而他则需要挡住外面的匪徒,然后再消失不见。那么枭为何要如此麻烦呢,为何一定要杀死只狼呢?为何不在此时就掳走九郎呢?在三年之后天守阁见到义父后,义父很明确说明了,是的,我就是要这种不死的力量。

只狼在曾经困顿的井底会遇到一个孤影众,他会说听说有不死人在这里,失去了少主的狼。那么谁告诉孤影众,狼是不死的,并且是在这个位置的,在游戏里唯一跟孤影众有联系的人,便是枭。这个时候我们知道,枭明确了狼确实是不死的,也明确了龙胤之力确实是在九郎身上。

从这里我断定三年前的平田甚至是狼成为九郎的护卫时,枭都无法明确断定九郎是否是真的拥有龙胤之力的龙胤之子,以及九郎是否真的可以让只狼起死回生。九郎的龙胤之力的未知性上,我们可以从永真的对话里得知,她亦是第一次亲眼见到龙胤之力的起死回生,这才真正的明确了只狼确实跟九郎签订了不死契约,九郎也是确确实实是第一次使用龙胤之力。

因此枭此次的反叛以及最后的假死消失都是为了确定龙胤之力后,便立刻来获得九郎的龙胤之力。而之后,枭也确实是如此做的。

那么蝴蝶夫人是否真的如此简单吗?

她真的不知道自己仅仅是枭为了实现他称霸天下的愿望里的一个可以牺牲的棋子吗?答案是否定的,蝴蝶夫人是知道的,并且有着自己的打算,而且也是计划已久的。

从只狼杀死蝴蝶夫人后可以获得樱露。而从《樱露》的描述里,我们知道这个道具是为了签订不死契约而准备的。此时我们便可知晓,蝴蝶夫人是带着一定要签订不死契约的准备与决心而参与到这次的阴谋当中来的。她并不在意枭是否会在与只狼的决斗后杀死她,她也不在意自己是否会背上叛徒的骂名。她只要能够不死便可以。

这里枭与蝴蝶的想法是一致的,他们都已垂垂老矣,但是他们仍旧不希望自己死亡,而让自己无法死亡的方式只有一个希望——就是跟九郎签订不死契约。如果洗脑成功的话,九郎在进入秘密佛堂时签订契约的人便不会是只狼而应该是蝴蝶了。这时便可以判断出,蝴蝶夫人与枭在进攻平田时是暂时结盟的,枭想要判定九郎的龙胤之力,蝴蝶夫人想要在此刻便进行不死契约的签订,而此时苇名正与內府开战。內府的孤影众负责消减苇名的重臣——平田家的势力。而作为山贼的蚺蛇重藏则是为了钱与酒。

三年前的平田宅邸成为了多方势力各自打算的一个欲望漩涡。蝴蝶夫人与枭的最后的决裂,两人都心知肚明,只是看最后谁能提前一步罢了。小小的一个平田宅邸表面上看似是山贼偷袭,背后里牵扯出了多方势力的利益与想法。

在《只狼》的世界里,平田的故事是如此,苇名的故事亦会是如此,源之宫里的故事难道不会也是如此吗?这些问题等之后的专题再进行探讨。

那么蝴蝶夫人她是谁呢?我们还能挖掘出来什么故事呢?

从幻之苦无里可以明确看到,“阿蝶年轻时,曾在苇名北方远处的薄井森林潜心修行,那座森林充满迷雾与幻想,是修行幻术的绝佳地点。”而“薄井森林”这个名字在雾鸦的描述里也出现了。
我们打开地图后,发现与薄井森林的迷雾与幻象最接近的可能就是迷雾森林,但是这个迷雾森林真的是薄井森林吗?我们暂且不可得知,待以后的文本挖掘。但是若是前面枭的考证是正确的话,很有可能蝴蝶夫人与枭也是一同年轻时练习的忍者。

之后给一心龙泉的话,只狼便知道了蝴蝶夫人跟枭两人都加入了一心的苇名众,参加了那场盗国之战。我们并不清楚,盗国之战胜利后,蝴蝶夫人除了教只狼忍术外,还做了什么。

或许如猩猩所言,无论永真跟着谁,都好过跟着他这个忍者。

在忍者的世界里,所谓的情感与仁义不过都是一时的搪塞的言语罢了。在他们成为忍者的那一刻,等待自己的不过是死在此处或者死在另一处罢了。

最后

《枭与蝴蝶夫人》与《猩猩跟爱哭鬼》的故事不同。

枭与蝴蝶的故事是现实残酷的一面,无论之前是多么要好的人,在自己的利益面前,在他们垂垂老矣面对死亡的时候,他们便都不得不拿出心中最肮脏的一面去陷害他人。猩猩与爱哭鬼是现实浪漫的一面,他们的记忆永远保留在年轻的时候,两人在一起修炼,在一起饮酒,虽然最后两人分开了,但那份记忆却永远留在各自的心中,不会因为时间的逝去而逐渐消磨掉。

《只狼》世界里的故事,或者说宫崎英高式的故事,总是如此让人唏嘘,让人无奈,本应在游戏里逃避现实中某些消极与黑暗的东西,但是宫崎英高仍旧便把他们都放入到了游戏里,让你更加清晰与明确的知晓这些无奈。悲观的人或许会被枭与蝴蝶的故事感染,觉得人的情感在不死的诱惑下早已没有任何价值,乐观的人看到猩猩与爱哭鬼的故事,便会在心中一暖,依旧会相信人情感的美好,并依旧为此执着。

在《只狼》的世界当中,若是你相信人的善,那么在你眼中看到的便会是九郎与只狼的主仆之情,是猩猩与永真的父女之情;如果你相信人的恶, 那么在你的眼中看到的是只狼与枭的父慈子孝,看到的是金刚山残酷至极的変若之子的研究。但这个世界究竟是怎样的呢,我们人究竟应该是如何的呢?或许《只狼》的世界里早已有了定数,正常的人在扭曲人性,寻求不死,而已经不死的人在扭曲不死,寻求死亡。或许这就是人,永远都会追寻自己不应该得到的东西,得到之后却会去追寻,自己原本就拥有的但却,被自己的无知与贪婪而弄丢的东西。

在这无边无际永远循环的得与失之间,只有偶然的几个人会打破这种循环,而打破循环的这些人,或许便是宫崎英高所有作品里想要告诉我们的事情。这时我不得不说一句我们老祖宗的话,“求仁而得仁,又何怨乎?”
但怕就怕的是,你明明嘴里求着仁心里却想着利。 若每个人都如同九郎一样,断定了自己的想法便是以死证明, 那么或许《只狼》的世界里就不会有这么多的黑暗了。 我是狗哥,本来想一期结束苇名众的话题,但是未曾想到写了这么多。 猩猩与爱哭鬼的故事让我心酸,而蝴蝶与枭的故事却也让我清醒。 这两组人物太过形似,都是一起修炼,一期成长,但是结局却太过不同,一个是自己的故友死了,却在心中时时怀念,一个却利益熏心,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牺牲任何人,即便是自己的故友甚至有可能是自己的爱人。 在制作这个视频的时候我无时无刻不在询问自己,我究竟想成为哪一种类,我究竟想把心中本应依靠的人会放在何处? 我思寻不清楚,而视频外的你又是如何想的呢? 如果是你,你又会成为什么样的人呢? 我是狗哥,一个偶尔会为人生而迷茫的人。 如果你喜欢我的视频的话,请点赞,投币,收藏,转发,我们下期再见,拜拜溜。
I
dogsama
dogsama

2874 人关注

知识挖掘机
知识挖掘机

32888 人关注

评论区

44评论热门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