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前言:今年是第二次参加 Global Game Jam 了。这一年过去了,并没有在好好学习做游戏,所以这次的作品比起去年来说也没啥进展。不过相较于第一次的青涩,这次我已经能很熟练的拿到免费T恤啦。简而言之,就是建议没参加过的朋友明年别再错过了。除了参加活动,制作游戏的过程,我还加入了一些我的心路历程。有了自己去年 GGJ 活动文章作为基础,这一年一度的自我回顾也显得更有仪式感了。文章最后我会附上我的游戏的视频。让你们知道,原来做成这样,也是可以参加 GGJ 的。

纽约之行

这周一收到某公司邀请,去纽约参加它们的一个活动。此行离我上次去纽约已经有快 3 年了。我最初生活在东海岸边,离纽约得好几个小时的车程。尽管从未在纽约生活过,但自打从东海岸搬家到中部之后,曾经遥远的纽约也渐渐成为了我“故乡”的一部分。但是矛盾的是,纽约对我而言,是一个旅游质量远大于生活质量的地方。所以,像这次免费的短途旅行,对我来说实在是再合适不过了。
就在我出行之前,任天堂刚刚公布了它们的 Nintendo Labo。关于它的评价相信大家都看了不少,我觉得相当一部分朋友都认可它是一个“玩具”,一个唤起我们儿时记忆的“玩具”,一个可以满足孩童游戏需要的高质量“玩具”。我看到它的视频时,心情也是无比的激动。因为它是一个可以让父母心情激动的儿童玩具,起码我老婆完全可以接受我以此为借口买台游戏机回家了。本希望这次能去任天堂纽约旗舰店买点新鲜货回来,可惜它四月份才发售。
虽然我的小算盘打得飞起,我心里并不确定的是,小朋友到底会有多喜欢它。我把介绍 Labo 的视频给她看,结果当她看到 Switch 出现时,高兴的冲我叫着:“这是有玛利欧和路易基的游戏机!”之后一切就一直处于兴奋的状态中了。虽然她很喜欢这段视频,但是我感觉能够用 Switch 玩玛利欧才是她最感兴趣的,而不是组装纸板。所以纸板我会买,游戏也得买。
在旗舰店里,我楼上楼下兴奋地转了好几圈,结果发现并没有我愿意买给小朋友的那种礼物。衣服帽子尺码不合适,毛绒玩具家里也摆放不下,桌游纸牌对她来说难度太大。本想入手 “迷你超任”,家里那台自制的破产版 NS 她并太不中意。 她最喜欢的还是整天抱着 ipad 玩游戏。尽管我很希望她能够多玩玩那些质量有益的精心打造的游戏,然后幻想她的游戏品味,甚至是审美能够因此提升。但是其实我打心底,并不认为这一切会真的发生在我们身上,即使是任天堂也做不到。
其实游戏能够做到好玩,那就已经是很了不起的成就了,何必还要向它索取更多的价值呢。既然指望不了别人,那么咱们就来自食其力。于是 “给她做一个我愿意让她去玩的游戏” 的想法冒了出来。正好 GGJ 也如期而至,一切似乎是水到渠成。

终结娱乐

对于电子游戏,我的感情有点复杂。我有个表弟,和我年龄相仿。我们也是彼此最紧密的玩伴。他游戏玩得比我多,打得比我好。可惜的是,读书并不如我。我还记得小时候,大人们看着我俩出去玩游戏,要他 “跟着表哥一起玩游戏,也要跟着表哥一起提高学习成绩”。就像是 flag 一样,人们美好的希望总是最容易破灭。之后他读书仍旧挣扎,毕业后就业也不顺心,有段时间代打刷网游整点生活费。我并不认为是电子游戏让他现在没有达到自己期待的状态。他不爱学校里的学习,也不擅长应付考试,所以他需要把自己的时间倾泻在某种爱好或活动之中,他和很多人一样选择了电子游戏。电子游戏不是洪水猛兽,但是它确实会占用大量的时间。对于并不太了解电子游戏的人,尤其是父辈们来说,将我们的失败归因到电子游戏头上实在是最容易不过的做法了。
尽管我对于游戏是理解和支持的,但是看着我女儿玩手机和 ipad ,我仍旧会因为无数理由而感到痛苦:
  • 玩的时间久了对视力不好:咨询过眼科医生,得到的建议当然是不看少看。这一条也是我阻止她游戏时用的最多的理由。打算下一次去看眼科医生时候,要她自己和医生交流交流。

  • 玩的时间久了对手机、 ipad不好:我用了5年多的 iPhone 5 被她摔裂了,之后换了台 se 没到三个月又被她摔裂了。有时候她会主动把手机拿给我,说手机太烫了。不过家里的 ipad 似乎仍没有退休的迹象。

  • 玩的时间久了影响大脑发育:说这话我心里其实挺虚的。一来没有科学依据,二来她从那上面学到的东西,一点都不比我们教的少。如今一些 app 做得确实良心,真让我又爱又恨。

  • 玩游戏时候身体姿势不对:为此特地给她买了个小书桌,并给 ipad 门套上支架,每次玩游戏是,就得给我端端正正的坐在那儿。

  • 游戏内容过度重复:为此我得定期给她更换新的游戏 ...... 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 沉迷游戏忽略了父母的感受:“你出去,你看不到我在玩 ipad。” 

不过我不能怪她,谁让她出生在这个由 “沉迷娱乐节目的科学家妈妈” 和 “热爱电子游戏的程序员爸爸” 组成的家庭里呢?阻止她游戏是不可能的,指导她正确使用电子产品才是唯一的出路。

Get Lamp

我已经不记得她在手机和 ipad 上到底玩过多少的游戏了。最近她的最爱是手机上的“动物之森”。虽然以她还不识英文,但是这丝毫不会印象她的游戏乐趣。每次在外面吃饭时,她总要我把手机给她打发等餐时间,就在这几分钟里重新为自己捏一个新脸蛋,高兴的拿给我看。而在此之前,我已经删除了无数的游戏来保持设备里面的空间。根据我的观察,她已经从最初的什么游戏都尝试,编程了下载游戏时进行筛选,并且长时间游玩自己喜欢的游戏。
不少人都会感叹现在的小孩游戏选择无比丰富,从小就能玩到“奥德赛”这样杰出的作品。事实如此,但是我却不敢加上一句“他们真令人羡慕”。有得必有失,我儿时游戏的贫瘠,让我懂得了如何珍惜游戏以及游戏的时光。如今的他们,已然成为庞大游戏产业中的一环,更多的选择有时并不意味着精神上的自由。我想要给她一个自由的电子游戏,或者说,是通过电子游戏的方式,来具现化她脑子里无穷无尽自由的想法。
可能是因为老婆说要我想办法让小朋友玩游戏的时候也能学点知识,可能是小朋友整天学粉红猪踩泥巴坑让我想到了MUD,可能是听完 “诗篇四十六的秘密” 之后搜索发现 infocom 曾经也做过一个叫 The Witness 的游戏,可能是最近看过了纪录片 "Get Lamp" 。我决定要做一个纯文字冒险类游戏 Text Adventure Game (其实是因为我不会美工)。
我觉得这个想法还挺酷的,仿佛自己正在学习一门快要失传的手艺一样(其实并没有)。印象中自己第一次接触是看表哥玩 MUD。表哥可谓是我儿时各种游戏的启蒙领路人。小时候每次我妈带我去他家去拉家常,大人们就要我表哥带我出去打游戏看漫画去。现在想想还真是轻松愉快。红白机,街机,超任,网吧,各处都留下了我们的身影。一开始他还挺照顾我,双打联机总陪着我,不过我自知实力不济,所以主动提出修行靠个人。于是他也更加乐于带着我进入他们的游戏世界里。只是我渐渐发现自己跟不上他的脚步,比如说当我看到他玩 MUD 的时候。在我心目中引领我游戏潮流的表哥,为什么在玩一个全是字符毫无图片的游戏?不停的敲打着 “东南西北”,眼睛死死的盯住一排排刷新的文字。越是困惑,我越觉得 MUD 充满着某种神奇的力量,那一定是某种高级的游戏魔力,是我无法领略的。
而这次,轮到我施展游戏的魔法了。

游戏制作

我起初想法,是和她一起编一个故事,然后把这个故事做成文字冒险游戏。虽然这样做游戏直接明了,但是却是个一锤子买卖。如果改天她兴趣转移(那是一定会发生的),那我就眼睁睁看着这个游戏被打入冷宫吗?当然不!代码,是在不断重复利用中得以升华的。我要做的,不是一个游戏,而是一个可以自己随便修改游戏内容的系统。网络上有一些开发文字冒险游戏的工具,但是我可不想让它们剥夺掉我自给自足的快乐。
考虑到她的中文或英文水平,整个游戏是中英文夹杂的。她在幼儿园里上了大半年,英语都基本上都是从那学来的,而其他时间都是和家人一起讲中文。她现在可以进行一定的汉字阅读,以及英文单词的字母拼写。所以整个游戏叙述部分几乎都是中文,一些关键字是英文,而游戏的输入,则全是敲打英文单词。比如 “墙上挂着 cclock” ,如果她想检查那个钟,就需要输入 “examine clock”。这对她来说会是全新的体验,文字冒险,魅力就在敲击键盘。要是做成按钮啊、拖拽啊,就本末倒置了。
我们将整个故事,划分为不同的场景。每一次的动作交互,都是发生在特定的场景当中。而场景的切换,就是由特定的动作交互引起的。这里我预先设计好地图,然后在文本中提示她下一个场景在哪个方向,最后由她输入 go north/south/east/west。借此机会,我也好好给她上了一堂地理课,什么叫做 “上北下南左西右东”,我们为什么在 “北美”,中国为什么被称为是 “东方”,为什么说格林兰岛是人类最后的希望(她看我玩 《瘟疫公司》时对此很好奇)。最后还送给了她一枚指南针。
在每个场景中,除了场景描述,以及如何通往其他场景出口之外,我们还加上了可以互动的物品。每个物品有自己的描述,可以通过 examine 查看。有的物品可以使用动作 take 拿走后携带在身上,并且通过 use 来使用,产生一些特殊的效果。我鼓励她积极参与设计场景以及其中出现的物品,可以很明显的发现,她将自己的亲身经历,和她的图书、游戏中的故事,还有她的玩具,全都揉进了故事当中。她平时用自己水杯喝水时,非常介意水杯里的水有没有装满。于是在这里,她提醒我一定要强调,喝水之后,水杯里面的水就会变少。
为了让整个游戏的设置是可重复修改的,这里我们就用到了 ScriptableObject,也就是可脚本化对象。通过它我们可以为每种类型的对象设计好模版,然后每次新建一个实体时,只需要按照它的模版填写其中的内容就可以了。比如我们增加一个场景,我们就可以使用场景的模版,然后补充上它的说明,它里面有哪些物品,以及它可以通往哪些其他的场景。增添新的物品时,方法也是相似的。
做一个以机核为背景的游戏,也不再是梦想啦。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在 GGJ 活动最后,是例行的游戏展示环节。我为了迎合主题,还强行捏造了一个背景故事。结果当她输入指令,发现屏幕上出现了她最爱的玩具人物的名字时,她兴奋地在全场观众面前手舞足蹈。虽然没能让大家看到我们游戏更多的内容,但是还有什么能比看到电子游戏给小孩带来的惊喜和快乐更棒的事情呢?
更棒的是,现在每天晚上,我们都会在一起玩这个游戏。
结语:本来文章已经写好几天了,但是最近看到大狗老师的文章之后,我回头看看自己,脑子里不停的在思考着身为一个家长,到底应该如何对待孩子玩电子游戏。我们的父母们,因为对电子游戏的不理解,对我们进行约束限制;那么我对于电子游戏的喜爱和 “纵容”,是否会让天平倾斜到它的另一端?
I
空调承太郎
空调承太郎

13 人关注

创作笔记
创作笔记

1513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