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朋友们使用新域名 www.gcores.com 访问机核,并更新移动端 App
Destiny命运编年史 番外篇: Eliksni / 堕落者

Destiny命运编年史 番外篇: Eliksni / 堕落者

BUNGIE两个月前曾表示,自己也并不知道如何填某些剧情坑,所以我就更用不着管那么多了

Neo小鱼_V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前文请见:

前奏

狼之部族的主舰停在这个荒凉的陌生星球上已经很久了。

凯尔Virixas下令将狼之部族的旗舰及大部分巡航舰(Ketch)藏匿在群山之中,关闭引擎,只留下少数轻舟(Skiff)外出侦查并搜寻补给。

(注:凯尔,Kell, Eliksni 各部族的领袖)

停驻在山谷的Eliksni巡航舰

此时,他正坐在舰长室宽大的王座之上,他一只右手抚摸着靠在王座边自己的爱枪,左手则随意的摆弄着自己的毛皮领子,剩下的两只手则扶在王座两侧,不停摩挲着。他的四只眼睛透过厚重的倒三角形头盔望向前方,视线穿过全息投影,漫无目的落在指挥大厅里的操作台之上。两个船员正在那里心不在焉地监控着的操作台的屏幕。Virixas皱了皱眉,却并没有恼怒,因为需要他的烦恼要更加严重些。

焦虑折磨着他,作为狼之部族的凯尔,他与王之部族的战斗已经持续了很久。虽然从军力上来说狼之部族仍然占据了巨大优势,但王之部族阴险而狡猾,他们甚至不愿抛头露面的动用正规军队,仅用暗中破坏的方法就毁掉了不少架运输艇并抢夺了数台狼族宝贵的 “服务机”(Servitor)。

Virixas叹了一口气,不禁回想起了Eliksni们曾经美丽的家园以及那可怕的末日。

毁灭日

精心改造过的湖泊与江河,蜿蜒穿过虹色的繁茂农田,流进那色彩斑斓的树林之间。每一寸土地都经过设计师之手,不论是功能还是造型都完成了近乎完美的改良。

浅粉色的天空中浮着片片云朵。鳞次栉比的飞船秩序井然的沿着狭长而交错的空中通道翱翔于天际,好似一张无边无际的巨网,壮观非凡。

在这之上,高高的云层顶端,悬着那个巨大的、光洁雪白的完美球体。

这个奇迹般的球体在很久以前造访了他们的星系,并带来了科技与繁荣,造就了美轮美奂Eliksni母星星系。他们崇拜它,将它尊称为“伟大机器”(The Great Machine),唯一的机器之神。从此以后,他们也将自己的机器崇拜融入了Eliksni的文化之中。

不论是在母星之上,还是在浩瀚的宇宙,Eliksni各个部族协同合作,各司其职,都在共同为了这个昂扬向上的时代努力着。

Eliksni们曾经以为这样的繁荣时代将永远持续下去,然而,和平的日子容易让人怠惰,以至于当灾难来临之际,他们并没有做好准备。

一切终结于“飓风”——那场摧毁了他们家园的灾难。正如它的名称一样,“飓风”来的迅速而猛烈,所到之处,一片废墟,他们甚至没有一点反抗的机会。

狼之部族作为Eliksni的正规部队之一,常年在外星系进行探索及巡逻任务,虽然配有先进的武器装备,但当母星传来通讯要求他们返航支援之时,一切都已经太晚了。

他们的舰队以最快的速度进入备战状态,准备返航。但当他们经过数次跃迁回到母星星域时,恒星系外侧殖民行星已经全部失守,映入眼帘的是散布整片星空的飞船残骸。

Eliksni巡航舰
Eliksni轻舟

视野尽头,漂浮着敌人数艘怪异而丑陋的四菱柱形状的战舰(Warship),发出幽幽的绿光。在它们之间,是一艘可怖的巨型无畏级主舰(Dreadnaught),舰身布满条纹状的不规则突起和尖刺。它的中部是一门巨大的圆形凹陷式能量主炮,不时发射着如同黑烟缠绕而成的能量弹,攻击着残余的Eliksni防御舰队。敌人舰队正长驱直入的向着Eliksni母星前进,如入无人之境,甚至没有任何减速。Virixas马上指挥舰队从恒星系外侧全速追赶。

敌方舰队
敌方无畏级战舰

敌人发现了这只突如其来的增援部队,但他们的主力部队却并没有改变方向或是慢下脚步,只派出两艘垫后的战舰及无数的小型护卫舰(Tombship)进行拦截。它们调转船头,冲着狼之部族飞来。

狼之部族的主舰打响了第一炮,炮击击穿了对面最前方战舰的外壳,但似乎并没有使其瘫痪。Virixas随即下令让所有巡航舰分散开来,放出轻舟包抄敌人的拦截部队。事实证明这是一个明智的战术。敌人的小型护卫舰移动缓慢,远远没有Eliksni的轻舟机动力优秀,但却十分坚实。狼族轻舟的火力虽然能对其造成损伤,但却很少击穿,一个编队的轻舟一轮齐射才可能将其瘫痪。而在这个过程中,敌人的能量炮也抓住机会打下了无数狼族的舰艇。

战斗持续了很久。最终,狼之部族损失三艘巡航舰以及四分之一的轻舟编队,终于全歼了敌人这两艘拦截飞船及其所有小型护卫舰。

敌人的小型护卫舰Tombship(KF里跳过很多次了)

然而,敌人的主力部队却早已到达Eliksni母星。正当被拖住的狼族舰队准备继续追赶之时,Virixas的主舰收到了来自母星的全频段视频广播。

全息影像中是负责母星地面防御的石之部族凯尔Chelchis,他绝望的在画面中叫喊着:“它不见了!它不见了!”

Virixas一开始并没有明白Chelchis的意思,直到镜头转向天空。在那片曾经浅粉色,现在却战火染成了诡异的绿色的云端之上,本应在那里的巨大白色球体,如今却空无一物。Virixas的心一沉,呆住了。

Chelchis继续咆哮着:“它去哪儿了?!‘伟大机器’去哪儿了?!”但回应他的只有沉默和嗡嗡的通讯干扰声。没有任何人能回答他的问题,他们甚至不知道“伟大机器”是何时且如何消失的,所有人都震惊的说不出话。

长久的沉默终于使Chelchis稍微冷静了下来。他平静在广播中说到:“所有存活的舰队,逃跑吧。母星沦陷了,我们没有希望了。请记住Eliksni的荣耀,找回‘机器’。如果幸运的话,至少我们种族还能延续。”

画面中,天空中的诡异绿光愈加浓郁。一个长着翅膀的高大身影出现在了Chelchis身后的远方,伴随而来的是背景中石之部族的惨叫之声。Chelchis转过了身,对着那个身影举起了手中的火箭炮,咆哮着按下了扳机,但是炮弹却被敌人用一把巨剑挡下。

巨大敌人的身影越来越近,Virixas也终于通过全息影像中看到了敌人的模样——三只眼睛冒着绿色的幽光,宽大的头盔好似两把横向的利刃,丑陋而厚重的外骨骼身体坚硬无比,巨大的膜翼扇动着,将他庞大的身躯带离地面。

它的手中挥舞着一把巨剑,砍瓜切菜般劈杀着石之部落的战士,瞬时便来到了Chelchis面前。面对这位英勇Eliksni的怒吼和密集炮击,敌人没有一丝迟疑,举起利刃,向Chelchis直劈了下来,全息视频广播就此中断。

傀儡之王,Oryx(King's Fall最终boss)
Chelchis的末日,KF副本掉落之一
破碎皇冠,KF副本掉落之一

Virixas呆坐在那里,半晌说不出话来。舰长室的其他Eliksni舰员也沉默着,盯着自己的凯尔,等待着命令。

最终,Virixas轻轻的说道:“全舰撤退。”

没有人动弹。

“还愣着干什么!撤退!” Virixas吼了起来。

至此,幸存的Eliksni中最庞大的舰队——狼之部族,消失在了已成为一片残骸的恒星系边缘。

逃亡

敌人在摧毁了Eliksni家园之后,消失在了茫茫宇宙之中,似乎并没有赶尽杀绝的欲望。这让狼族舰队悬着的心落了地。

然而,逃亡的日子依然是艰苦的,好在狼之部族常年在外星系探险,对周围星域十分熟悉,也对星际旅行很有经验。可是,最大的麻烦来自于补给。他们并不缺食物,而是缺少Eliksni一族赖以生存的物质——以太(Ether,另译成“醚”)。

很久以前,Eliksni一族只能靠自然产生以及少量合成的以太供自己使用,这也成为当时限制他们一族文明发展的障碍之一。“伟大机器”到来之后,帮助他们合成了近乎无穷的以太,供给整个恒星系的Eliksni吸食。他们也依靠“伟大机器”的科技,学会制造了紫色的球形“服务机”,可以人工的将原料和能量合成一定量的以太,并储存在名为“以太种” (Ether Seed)的容器之中,提供给那些无法及时获得补给的Eliksni使用。“服务机”不但可以帮助Eliksni合成以太,更装备了武器和支援系统,成为了可以上战场的作战单位。

战斗中正在为支援友方的“服务机”

除此之外,每一个部族都制造了一个大型的“首席服务机”(Prime Servitor),负责整个舰队的调度。Eliksni崇拜机器,“首席服务器”也就成了他们各自部族的“神”。如果说凯尔是部族的政治领袖,那么“首席服务机”则是部族的精神领袖。每台“首席服务机”都会与一名被称为“执政官”(Archon)的指挥官(也是祭司)相配合,完成凯尔分配的工作或作战目标。

首席服务机(图为Sepiks Prime,恶魔部族首席服务机,地球打击 Devils' Lair 的首领)

即便如此,在太空中,维修和制造“服务机”的成本都非常高。对于他们这样一群没有母星的拾荒者来说,这似乎变为了不太可能的事情。另外制造以太的原料及能量也必须由他们自己在宇宙中搜集,因此以太的产量变得十分有限。舰队只好使用分配制,级别越高的船员可以获得更多的以太,这使得高阶的Eliksni变得比普通舰员更为高大强壮。

内战

再艰苦的日子也没有让狼之部族垮掉,失去家园的悲痛与仇恨激励着他们,他们仍然想要重拾过去的荣耀,一边搜索着“伟大机器”的踪迹,一边试图寻找合适的定居星球。与此同时,他们尝试着联系其他Eliksni幸存者舰队,放出全频段的加密广播,但得到的只有沉默。

然而,麻烦最终还是找到了他们。这个麻烦并不是来自他们的敌人,而是曾经的同胞。

当狼之部族停留在某个单行星恒星系中搜寻补给之时,一艘破破烂烂的Eliksni轻舟接近了他们,发出了救援信号。Virixas马上做出了回应并接收了对方。对面自称是来自Eliksni王之部族的落难幸存者,听到了狼族舰队的广播而前来寻求帮助。

Virixas得知除了狼族以外还有其他的Eliksni幸存者,不禁大喜过望,他热情的招待了来宾,并想将他们安置在主舰客房中。但王之部族的幸存者却称不愿给Virixas添麻烦,坚持住到了狼族的一艘运输舰之中,并留了几人回到了来时的轻舟上。

然而,就在狼族舰队换班的空隙,运输船上的王之部族突然开始行动,杀光了舰上所有人,取得了运输船的控制权,并且在他们轻舟先发制人的火力掩护下逃跑了。运输船上有数架宝贵的“服务机”以及大量的补给物资,这对狼族来说,无疑是一个重大的损失。

等还搞不清楚状况的狼之部族缓过神来,运输船已经逃之夭夭,无法追上。但他们还是成功瘫痪了王之部族来时的轻舟,并活捉了上面的王族舰员。

当愤怒的Virixas亲自质问王族被俘虏的队长时,俘虏笑了。

“你到现在还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人回应狼族的广播吗?你以为没有幸存者了吗?不,不,据我们所知,现在至少还有另外五个部族幸存并拥有自己的舰队,他们不敢回应广播只是因为他们在怕你!

他们都亲自经历了那场战斗,亲眼目睹了家园被毁灭,他们牺牲、抛弃了大部分族人才成功逃离。只有你们,狼之部族,在恒星系边缘小打小闹了一番就全员撤退了。你们拥有着Eliksni幸存者中规模最为强盛的舰队以及最庞大的物资库。

你们竟然以为自己还能被信任?他们为什么要回应?没有母星,再多的物资仍然不够用。回应意味着自己送上门来,被抢走仅剩的物资和“服务机”,这点你们都还不明白吗?”

Virixas愣住了,他喃喃道:“怎么可能?狼之部族一直是最正直,最富有荣誉感的部族。为什么……”

王族队长讽刺地笑了笑,打断了Virixas的话,继续说:

“是啊,只有我们王之部族意识到了,你是一个荣誉感极强的傻瓜,因此才设计了这个计策抢夺了你们的资源。

另外,可以安慰你的是,即使你们当时提前赶到,也只会白白牺牲,我们根本无法与敌人相抗衡。母星沦陷的事实不会改变,部族之间的战争也不可避免。在逃离恒星系之后,所有部族都默契的关上了自己的对外联络,各自思考着对策。他们在那场灾难中见到了太多丑恶,一些幸存舰队可能是提前逃跑的胆小鬼,或是拿着族人尸体当垫脚石和挡箭牌的恶棍。没有舰队的以太和资源够用,也没有舰队有能力制造足够的“服务机”,因此,所有部族都心怀鬼胎,打起了对方的主意。

这是一场沉默的博弈,而沉默是由疤之部族打破的。他们击沉了寒冬部族的一艘运输船试图抢夺物资,但殊不知寒冬部族其实早就做好了准备,将大部分物资转移走了。这场炮击也让疤之部族落下了口实,寒冬部族瞬间反击,打得疤之部族毫无还手之力,只好仓皇逃跑。这两个部族目前仍在交火,但毫无疑问,疤之部族气数将尽。”

Virixas沉默了片刻,问道:“审判部族还有幸存舰队吗?他们有没有管这种毫无意义的自相残杀?”审判部族是Eliksni的执法组织,他们多次调节了部族间的纠纷,以其公正的裁决受到所有Eliksni的尊重,

“审判部族?他们现在自身难保。没有军事实力的法律在混乱时代就是一纸空文,审判庭的幸存舰队已经被其他部族抢得七零八落了。谁还敢多管闲事?可能也只剩老Variks还在苟延残喘。”

面对哑口无言的Virixas,被俘虏的队长也叹了口气。

“我是王之部族的一员,我族在母星上就是各个领域的王者。虽然我们最为庞大的资产已经随着母星被摧毁,但是我们仍然拥有全Eliksni中最聪明的智库和情报眼线。我们甚至很早之前就做好了灾难来临的应对措施,包括逃离准备,因此我们也保存着相当大的实力。这次攻击行动只是一个开始,为了生存而发动的战争是不会结束的。

队长顿了顿,继续说道:

“狼族的凯尔,我告诉你这些是因为我敬重你。我只想提醒你,放下你那高傲的自尊吧。时代不同了,从我们逃离母星的那一刻起,我们就不再是骄傲的Eliksni了,我们是堕落者。比起重建家园这种虚无缥缈的伟大目标,生存才是眼前最重要的任务,不管使用多么卑劣的手段,活着永远也比死了更有意义。”

Virixas摇了摇头,一言不发的转身走出了牢房,并在门口吩咐两旁的守卫:“给他一艘小逃生舰,把他放了吧。让他转告他们的凯尔,下一次如果他们再敢来攻击,就不会有这么幸运了。”

毫无疑问,Virixas并没有准备放弃狼族的尊严与正直,但是,王族队长的一番话已经让足够让他醒悟:时代已变。从此,他们也像其他部族一样,关闭了舰队的广播,从此在黑暗中独自前行。

之后,他想方设法联系上了审判部族的幸存者Variks,并将他秘密接到了狼族舰队之上。

Variks

Variks是一位博学的老者,与Virixas相识多年。通过Variks,Virixas也更详细的了解了当前的局势:

石之部族和雨之部族都已完全失去了联系,推测已在灾难中被全军覆没。

一些失去凯尔的或者幸存人数稀少的部族联合了起来,建立了一个新的部族——流放部族。他们抛弃了Eliksni的传统,不选凯尔,物资全部平分,以一种松散的结构抱团取暖,四处游荡。

另外,除了疤之部族与寒冬部族正在交手之外,勇猛好斗的恶魔部族执着于寻找“伟大机器”,他们一路上烧杀抢掠,向着宇宙更深处进发。

至于王之部族,向来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没人知道他们到底有多少幸存者,拥有多少艘战舰,但是,似乎到处都有他们的影子。显而易见,他们对其他部族不感兴趣,规模庞大、物资丰富的狼族舰队才是他们当前的目标。

除此之外,他们对毁灭家园的敌人也作出了一定的分析。从敌人的明确的进军路线可以看出,他们的目标一定是在Eliksni的母星之上。毫无疑问,吸引敌人前来的只有可能是“伟大机器”。“机器”也许提前发现了威胁的到来,逃离了出去。(狼族很谨慎的没有使用“抛弃”或者“背叛”来描述他们与“伟大机器”之间的关系,虽然他们心知肚明事实确实如此。)

Eliksni各部族势力(2代加入了一个紫色服饰的新部族,目前信息不详)

王之部族的进攻并没有结束。无论狼族跑到天涯海角,似乎都无法躲过王族的监视网。虽然他们加强戒备,多次挫败了王族的阴谋,但有时仍然防不胜防。即使如此,Virixas也从没主动搜寻过王之部族舰队或者作出先制进攻。在他内心深处,仍然希望这荒唐的内斗可以终结。他知道,有一个办法或许可以成功,那就是再次找到“伟大机器”。只有这样,所有的苦难和不公才会被消除,Eliksni文明才会再次生根发芽。

因此,他派出三位最得力的手下,狼爵夫人Irxis,嘷啸者Parixa以及狂热者Skolas分别前往不同的星域打探“伟大机器”的下落,自己则带领着主力舰队深居简出,在各种荒凉的星球隐蔽着。

狂热者Skolas(House of Wolves DLC剧情最终boss,长者监狱首领)

和谈

来自Skolas的加密通讯请求将Virixas从回忆中拉回了现实。

Skolas确实是一位很有前途的指挥官,虽然他狠毒,狂妄且急功近利,但他的办事效率却十分让人放心。更重要的是,他以身为狼族为傲。对于Virixas来说,这一点就足够了。

他回了回神,通过头盔上的导管吸了一大口以太,放松了下来,然后接受了全息视频通话。

“尊敬的凯尔。我有一个坏消息,一个好消息。”Skolas低声说着,低沉的嗓音并不能掩盖激动的颤抖。

“别跟我玩这套,快说!”

“好消息是,我找到它了。它目前所在的恒星系据银河系中心约有2.6万光年,拥有8颗行星,星系中有智慧种族。”

Skolas顿了顿,继续说道:

“坏消息是,‘机器’造访了那里的智慧种族,就像当时造访我们一样,要夺回‘机器’也许会费些周折。幸运的是,他们目前的科技水平还并没有我们发达。”

Virixas等待这一刻等待了太久,虽然情况和他预想的有些出入,但是“伟大机器”的位置已经是最大的和谈筹码。

“将星系坐标发给我,你在那里隐蔽好,不要跟对方有任何接触,并实时汇报情况。完毕!”

Virixas关掉全息通讯,打开了许久没有开启的全频段广播,“呼叫王之部族凯尔,我知道你们能听见,有重要事宜相商。”

没有任何回应,但这在Virixas的意料之中,他笑了笑,继续说道,

“我找到‘伟大机器’了。”

几乎是话音刚落,一条加密的通讯请求发了过来,Virixas接受了。

“继续说。”对方的脸隐藏在阴影之中。

“有两个条件:第一,王之部族必须停止对狼族的攻击。第二,说服所有Eliksni幸存部族舰队停战,再次团结起来。我知道你们神通广大,一定有办法做到。接受这两个条件,你们将得到你们想知道的。光靠我们两个部族,也许还远远不够找回“机器”。”

“为什么?”

“‘伟大机器’现在服务于其他种族,无论是通过和平手段还是战争,我们人数都是越多越好。”

对面沉默了片刻,点了点头。

“好的,我接受这两个条件。但疤之部族已经灭亡了。Taniks反叛并杀死了他们那个愚蠢的凯尔,自立门户,成为了中立的雇佣兵。不过即使没有他,寒冬部族也会替他完成任务。总之,我会联系所有人。现在请把你知道的关于“伟大机器”的一切告诉我。”

Virixas 迟疑了一下,问道:“我可以相信你吗?”

对方笑了笑,说道:“感谢不杀之恩。”王之部族的凯尔从阴影中露出了脸,竟然是那位曾经被Virixas放走的队长。

Virixas苦笑了一下,“这只会让我更加不信任你了。但是,我好像也没有别的选择,我会把坐标发给你。请联系其他部族舰队。完毕。”

雇佣兵,疤痕Taniks(月球打击 The Shadow Thief首领)
Taniks配枪

尾声

Virixas时常会问自己,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当时是否还是选择撤退。但是,无论思考多少次,他都没有为当时的决定后悔。虽然他也许会永远为没有战斗到最后一刻而感到消沉或是愧疚,但他知道撤退仍然是一个正确的选择,他为狼之部族甚至是整个Eliksni种族保存了最为庞大的血脉。

也正是因为他的努力,Eliksni各部族暂时又团结在了一起。他们为了同一个目的,各自从宇宙不同角落向“伟大机器”目前所在的恒星系进发。他们现在并不知道,那里的智慧种族将会遭遇与他们同病相怜处境,却又不得不与他们成为永恒的敌人。

他们是Eliksni,是失去家园被迫掠夺、拾荒的堕落者。即使再艰苦的日子,他们也必须努力生存下去。

后记

这是一篇实验性的文章,故列为番外篇。(据说外传砸了也没关系?[Doge])

BUNGIE两个月前曾表示,自己也并不知道如何填某些剧情坑,所以我就更用不着管那么多了。

在这篇文章里,我结合目前BUNGIE所给出的堕落者一族背景,本着可以随意加料, 但是尽量不与官方设定有矛盾的原则,编写了一个故事。比如,本文的狼族凯尔Virixas其实在游戏中只提过一两句,没有任何具体描述,却直接被我拿出来当主角了。文章大部分剧情细节也都是我自己的脑补填白,夹杂着大量私货,目的是想让即使完全对Destiny没有兴趣的朋友,也可以当一部普通的短篇小说来看。不知道是否弄巧成拙,只望大家喜欢。

当然,文章仍有一些显而易见的缺点。比如,我笔下的堕落者思考及行动方式太像人类了,并没有特别突出这个种族的特色(虽然从官方设定上来说堕落者确实和人类非常相似)。另外,为了避免使用 “年,月,日,虫族,太阳系” 等这种人类视角的名词(我也不敢随便编),很多描述既不生动也不准确。当然,本人的叙事手法及文笔也还有待加强。望批评指正,谢谢。

103

查看更多评论

下载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