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朋友们使用新域名 www.gcores.com 访问机核,并更新移动端 App
Destiny命运编年史 第四章:机械种族篇

Destiny命运编年史 第四章:机械种族篇

VEX与EXO

Neo小鱼_V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序言:很抱歉这篇文章花了如此长的时间,我写起来也确实十分痛苦。不仅因为VEX与EXO的故事在目前游戏内并没有交代的很清楚,为了出续作和DLC挖了很多坑,留下了各种谜团;而且,很多事件关系错综复杂,呈空间网状结构。以什么样的方式才能把前因后果交代的足够有条理,以此照顾到没玩过游戏的玩家,确实让我头疼了很久。最后成品仍然不是非常让我自己满意,里面充满了穿越,平行宇宙等等要素,也贯穿了我个人的分析与猜测,十分晦涩。不仅没玩过的朋友,很多老玩家也许都会看的头昏眼花。但是本人经师不名,学艺不高,还望各位担待,这篇文章就当睡觉前一副安眠良药也是极好的……

VEX建筑概念图

概述

VEX

VEX是一个神秘而复杂的古老机械种族。虽然个体差别很大,但它们大多数都呈人型机械结构,有着不成比例的大型扇形头部。其头部中心为红色或黄色感光体,似乎是VEX的眼睛。Vex毫无疑问是批量生产出来的,他们的身体由一种类似黄铜的未知合金构成,然而,其体内仍然含有部分有机成分。特别是它们的核心,装载着乳白色的放射性有机液体,为其提供能量,甚至有研究者认为这些液体或许才是VEX的本体。

VEX每个单位都可视为一个计算终端,链接到统一的网络中受到VEX中高级单位 “中枢心灵”(Axis Mind)的指挥。其人型单位有三种,分别为低级兵种为“地精”(Goblin)和“妖怪”(Hobgoblin) 以及高阶兵种"米诺陶"(Minotaur);飞行器单位则有两种,分别是低阶兵种“鹰身女妖”(Harpy)以及高阶兵种“九头蛇”(Hydra)。VEX的网络中无时无刻都在进行着多维度时空模拟计算,并可以在一定程度将计算结果具象化,在物理世界表现为VEX个体的时间及空间迁跃。

VEX兵种

VEX也许是我们永远无法理解的种族。如果说Fallen、HIVE从某种角度来讲与人类具有相似之处,那么VEX则是完全不同的存在。我们只能从与他们的交手中揣摩其行动方式,猜测其终极目的。我们甚至无法判断他们是否为智慧生物,虽然他们表现出了超高的群体智能甚至宗教信仰,对宇宙与时间的理解也远超人类,但是他们缺乏灵魂的行为与机械化的躯体又让人不得不怀疑他们是否只是一种被设定了目标的“人工智能”。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们的造物主又会是谁呢?

EXO

EXO是一种人造机器种族,在黄金时代以人型仿生机器人的形象被创造了出来。虽然EXO被制造的原因现已不可考证,但是普遍认为其诞生与VEX的发现有一定关系。(一个光灵曾经穿越过VEX的时空门目击了一场黄金时代VEX与EXO的战斗,但目前尚不知道这场战斗是否发生在这条时间线之上)

EXO们看起来勇敢无谓,不知疲倦。他们在机械方面是如此先进,只有一个光灵才能理解他们的内在原理。每一个EXO的名字之后都有一个附加的数字。这个数字的含义暂时未知,但可能意味着这个EXO的记忆被重置过的次数。

EXO男性概念图

虽然大多数EXO并没有对于自己来历的记忆,但是他们始终将自己认为是人类的一员。凯德-6似乎仍然保留了些许成为EXO之前的零散记忆片段,在他的记忆中自己曾经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类。虽然并不能证明这段记忆的真伪,但是我们仍然有理由相信,EXO虽然是仿生机器人,但实则注入了原生的,非人工的人类灵魂和智慧。他们拥有完整的自我意识,其行动与思考方式与人类别无二致。

EXO们的记忆始于一个被称为深石地窟(Deep Stone Crypt)的模拟程序,对于他们来说这是一个可怕的梦境。在梦中,黑色的平原上耸立着一座巨型高塔,塔后是险恶的山峦,山峰的锯齿把夕阳切的支离破碎。当夜色降临时,他们达到了塔前,并且只有一个目标:登上塔顶。但是,在每一次程序重置前,只有少数人能够到达那里。他们中大多数都要面对一整支军队,只有杀光他们才能继续前行。EXO们(或许当时还不能称为EXO),从赤手空拳开始,抢夺着对方的武器,试图杀掉所有敌人。这些敌人由他们曾经遇到的每一个人组成,同事、朋友、甚至是只有一面之缘的陌生人。只有到达塔顶,他们才能从噩梦中醒来,作为EXO出生,否则只能在深石地窟中循环往复。

泰坦一件职业装备的图案,展示的就是EXO梦中的高塔。

他们似乎是就在这个程序中被剥夺记忆并作为EXO重生的。随着每一次程序重置,EXO们都能感觉自己的心灵变得更加纯净而年轻,所有的痛苦与伤痕也随着记忆一同消失。

无论如何,EXO现在已成为了新人类的重要一员,在城市中与他们的有机弟兄一起生活和工作。作为守护者,他们也是不可多得的战力与可靠的伙伴。

EXO猎人先锋军——Cayde-6

黄金时代

VEX的发现与伊师塔研究院的建立

第一批人类于黄金时代(约二十一世纪末期)到达金星并进行了初步探索。远古的VEX遗迹随后在金星北半球的伊师塔地(Ishtar Terra)被发现。在VEX遗迹边缘,一个小型的研究中心建立了起来。这个叫第九学园(Campus Nine)的研究所被认为是金星的第一个殖民地,其对于VEX的研究在当时吸引了地球上最聪明的头脑,并引发了移民浪潮。最终,庞大的殖民城市拔地而起,伊师塔研究院(Ishtar Academy)与伊师塔集体(Ishtar Collective,伊师塔研究院的科学家组织)也随之成立了。

Ishtar研究院的废墟

伊师塔研究院主要研究对象是VEX,然而他们的研究却相当机密,很少为外人所知。在大崩溃后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些研究成果都被埋藏在伊师塔研究院的废墟之中。直到守护者们再次登录金星搜寻遗迹,这些尘封的秘密才逐渐呈现在人们眼前。其中一份关于“项目12”(Subject 12)的研究报告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伊师塔研究院的记录

“项目12”是对于一个活体VEX的研究,伊师塔集体从VEX遗迹中将其捕获。玛雅·桑德森(Maya Sundaresh),希奥玛·艾丝(Chioma Esi),Duane-McNiadh,Shim博士四位科学家将其接入装置中以观察其运算逻辑。(注:玛雅·桑德森与希奥玛·艾丝为恋人关系,两人皆都为女性)

某天希奥玛惊恐地发现VEX并非简单的机器,它有着高级的认知结构。在他们对VEX研究的同时,VEX也在研究着他们。这个VEX运行着一份高精度的模拟程序,并在其中精准的预测了四位研究人员的一举一动。他们进而意识到VEX并非只模拟了一份副本而是整个多元宇宙,同时运算着所有可能性。玛雅等人一度对此十分绝望,认为一切计划都无法逃离VEX的模拟运算,甚至开始担心VEX模拟程序中虚拟自己的安危。

经过多次辩论,他们得出结论:逃离这种困境的唯一方法是引入一台Warmind,其复杂而庞大的逻辑也许是VEX无法及时模拟运算出来的。事实正如他们的预料,Warmind成功解救了VEX模拟程序中的全部虚拟研究人员:四个人,每人227份副本。

随后,227 x 4份副本进行了一个投票,全体一致同意,作为探索者接入VEX网络中进行研究。现实中的四个人在VEX遗迹中一处覆盖着萤石的、印有太阳与沙子图案的古老黄铜机器之上找到一处可靠的VEX接口,他们把这227份副本转化为VEX语言,送入了VEX复杂而惊人的网络之中。这些副本也终于在网络中看到了彼此的存在。他们被自己的分身包围着,笑着思考着他们未来的各种可能性,虽然这些可能性其实就在他们身旁。

在伊师塔废墟发现的记录到此戛然而止,我们暂时不知道这227份副本的结局如何,他们是否还生存在VEX网络里?还是以某种方式逃了出来?他们在人类与VEX的对抗中起到了什么作用?虽然现在这些问题都是谜题,但是我们坚信有朝一日,这些谜团一定会被解开。

目前另有一份玛雅留给希奥玛的音频记录,时间为40年之后,另外三位科学家似乎并没有参与到玛雅的后续研究中来。从记录中看,玛雅在这期间一直继续对VEX网络进行着某些秘密而又激进的实验,而且已经接近成功。我们相信这个研究涉及到对于VEX多维宇宙运算的破译,玛雅似乎已经有办法与VEX一样通过其网络操控时间与空间,然而其具体细节我们并不清楚。

注:普遍认为,玛雅为“未来战争崇拜”(FWC)的开创者,至少是开创者之一。不仅因为她在最后一份记录中提到了她们目前成立的“教派”(原文为Cult,与FWC中的C是同一词,记录中并没有提到“教派”的具体名字),而且其行事作风和研究方向与现在该派系的主旨几乎完全相同,另外其最后一份记录的编号方式也与如今的“未来战争崇拜”档案记录有一致性。

“未来战争崇拜”标志

EXO的诞生

就像前文提到的一样,EXO制造的背景现在已无从考证。目前人们猜测EXO的诞生与一家名叫克洛维斯·布雷(Clovis Bray)的科技公司有关,这家公司以其创始人,同时也是天才科学家,Clovis Bray命名。这是一家黄金时代顶尖的高科技机械公司,其总部位于火星,与伊师塔研究院有或多或少的竞争关系。

克洛维斯公司旗下有一个ExoScience(外星科技)分部,被怀疑与EXO的制造有关。然而我们知道EXO并非一个专有名词,而是一个常见的前缀(意思为外星的,非地球的),所以此公司与EXO种族的联系是否准确还需进一步证实。

顺带一提,克洛维斯·布雷公司在我们另外一段故事中仍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但那是后话。

火星CLOVIS BRAY的实验室,这里能捡到一个记录了EXO信息的损毁光灵,也许不是个巧合

黑暗时代

VEX的觉醒与扩张

事实上,在黑暗时代,人类对于地球之外发生的事情所知甚少。在那段时间里,人类回到了蛮荒而又闭塞的环境之中,所有发生的事件都是我们事后得知的。

金星之上被植被覆盖的人类遗迹

大批VEX在黑暗时代因为某种不得而知的原因被唤醒激活,而且令人吃惊的是,金星并不是他们唯一的基地。在水星、火星甚至木星的卫星之上,也都有着他们的遗迹,众多的VEX苏醒过来并开始占领各个星球。

金星之上VEX空中堡垒——Citadel

这一事实也许证明了黄金时代雅玛等人曾经做过的一个推测:金星上的VEX是在旅行者对金星改造后才出现的,改造可能造成了某种时空错位从而把VEX遗迹拉入了我们的时空当中。正因为如此,所有被旅行者改造过的星球也许都有VEX沉睡着。这也引发了一些守护者的怀疑,旅行者与VEX是否存在某种交易?更进一步,VEX是否是旅行者制造的?甚至,旅行者是否是VEX制造的?

这些问题暂时是一个迷,VEX扩张的目的我们目前也无从得知。我们知道的是,VEX正试图按照自己的意志改造我们的时空,从而将它们网络中的内部模拟多维宇宙具象化,使自己成为宇宙法则的一部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在很多时间线之上已经成功了。那是一个怎样的世界我们并不知道,但是对于人类来说,一定不会非常美好。

被VEX占领的水星

城市时代

黑花园与黑心

黑花园概念图

黑花园的传说

城市的研究会之中,有这么一群被称为“死亡旅者”(Thanatonaut)的疯狂术士,他们尝试用自杀的方式体验临死前一个个富有洞察力的意象,之后再由光灵将他们复活,以此习得各种知识,愚蠢却又聪明。虽然不确定这个方法是否真正有效,但目前至少有两个意象已得到证实。

其一为自动步枪“硬光”(Hard Light)的诞生:一名“死亡旅者”从自己临死的幻象中看到了这把枪的技术细节,后由枪商“欧姆龙”的工程师让这个幻像变成了现实,把它制造了出来。

Hard Light——大概是游戏中最眩酷的金枪之一了

其二为黑花园的发现:术士Pujari把自己淹死在金星的时光海岸(Shores of Time),借此获得了黑花园的幻象。他认为黑花园是一个超越时空的存在,它同时存在于过去和未来。花园中的花朵永远绽放,VEX是其中勤劳的园丁。幻象中,Pujari在花园小径的尽头遇到一个类似光灵形状的花朵。当他试图触碰花朵时,却被它身上的刺扎伤了。花朵开口了:“你是已死之物,被死亡力量以死亡的形状塑造出来。你不属于这里,花园是属于生命的所在。” Pujari对此表示抗议:“旅行者才能代表生命。黑花园是黑暗的造物,你只是在试图欺骗我。”但是,当他看到黑花园里暖风中绽放的花朵,大树流下如同血液和红酒一样的树汁时,他犹豫了。当他被光灵唤醒,他在幻象中被刺伤的左手却再也没有痊愈。

这个幻象长久以来并没有受到守护者的重视,黑花园也仅仅变为一个传说。但是多年以后,将有一位受到指引的守护者到达那里,证实黑花园的传说。

时光海岸全景图

EXO陌客、守护者

时间飞逝,暮光峡谷战役已经结束,堕落者的威胁被消除,塔内“协约派”的叛乱也已平息。城市在泽瓦拉为领导的先锋军带领下,迎来了一个相对稳定的时期。虽然城市之内百姓安居乐业,但是守护者们对于旅行者的研究工作却陷入了瓶颈。旅行者似乎完全没有一丝恢复的迹象。

一位守护者新兵在月球执行侦查任务时遇到了一位神秘的女性EXO,她静静地站在远处高地上观察着守护者。然而当守护者注意到她并想仔细确认时,她却凭空消失了。随后的任务中,这位EXO陌客闯入了守护者的加密通讯频道,告诉他希望能在与其在金星见面。虽然不知道EXO陌客的目的与来历,但是守护者仍决定前去与她会面,调查此事。

从守护者复活开始就一直在观察他的EXO陌客

在金星上第九学园的废墟之中,这位守护者新兵第一次遭遇了VEX。成群的VEX哥布林跃迁至此地,试图阻挠守护者的探索。在守护者费力击败它们之后,EXO陌客终于露面了。光灵发现她并非是守护者之一,甚至并非是以光之力复活的个体。陌客似乎并没有时间解释全部事情的原委,只告诉了守护者下一个目标——黑花园,并告诉守护者,那里是VEX的初生之地,也是阻止旅行者自我修复的元凶之一。随后,她通过身上的通讯设备和另一个身份未知的神秘人物(或团体)短暂交谈后,再次在守护者面前消失了。

在金星之上与EXO陌客的初次见面

黑花园在“城市”中只是一个传说,没人知道黑花园究竟在哪儿,而居住在光明与黑暗交结的觉醒者们似乎却掌握着这个的秘密。这位守护者只好前去拜访觉醒者的领地——暗礁(Reef),保守的觉醒者们对守护者的不请自来表现出了些许敌意,但最终觉醒者女王Mara Sov与其兄弟Uldren决定帮助这位守护者,而条件只是一个人情。

觉醒者的领地——Reef
Mara,Uldren以及他们的堕落者保镖

根据觉醒者的指引,守护者召唤了位于金星VEX遗迹中巨型VEX米诺陶:Zydron,Gate Lord。Zydron是VEX传送门的监管之一,负责将VEX圣域锁定在时空之外。其体型巨大,通常以“限制状态”存在在VEX网络之中,并在多个传送门及终端间游走,仅在需要时才进入机械实体。守护者击败了它得到了VEX传送门的钥匙——Zydron的机械眼球。

守护者奋战Zydron,Gate Lord

在火星之上,守护者找到了VEX被黄沙掩埋的巨大传送门废墟,并成功进入到了黑花园内部。在那里,守护者见到了黑花园中的“黑暗心脏”,它像一个巨大的,浮动的黑色流体,发出巨大的能量。据称“黑心”是一片“黑暗”的实体碎片,在大崩溃时不知为何来到了这里,部分VEX便将“黑心”当作神灵供奉起来。黑花园也成为了VEX的圣域,被VEX保护了起来,从此便被VEX独立于时间与空间之外,并从那一时间点不断的向过去与未来延伸。

火星上通往黑花园的巨型VEX传送门
黑花园中的黑心

为了应对守护者的入侵,黑心召唤了被称为“Sol后代”的三个巨型VEX进行防御,分别为“远古心灵”(Primeval Mind,“蹙迫心灵”(Imminent Mind)与“末世心灵”(Eschaton Mind)。守护者竭尽全力击败了他们。当三个VEX被击溃之后,黑心也应声爆炸,气浪激起黑花园里慢天飘散的花瓣。

Sol后代,左起:蹙迫心灵,远古心灵,末世心灵
黑心消失后的黑花园

黑心被破坏之后,黑花园从此被固定到了当前时空之中,成为了火星的一部分;而光灵们也察觉到,旅行者确实像EXO陌客承诺的那样开始自我修复了。任务完成后,在塔中,这位守护者与EXO陌客进行了最后一次见面。EXO陌客将自己的脉冲步枪赠与了守护者,接着便再次消失在了空气之中。

EXO陌客将自己的枪赠与守护者

分析与猜测

“黑心”是否确实是“黑暗”碎片,目前并没有定论,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它仅仅只是某个巨大力量的一小部分。艾可拉指挥官(之前翻译为“艾寇拉”,现改成简体中文官方翻译)认为“黑心”的本质难以理解,甚至对知识渊博的VEX来说亦是如此,这使得它们无法看到除了崇拜之外的其他有效逻辑选择。

对于黑花园的三位中枢心灵——“Sol后代”,目前所知信息十分有限。Sol很有可能是Solar的简称(参见火剑“Sol Edge”),指代太阳系之意。如此说来,太阳系中的所有VEX也许有一个共同的“祖先”或者说“原型”。另外,Sol后代中三个VEX外型对应了VEX的三个子类型部队:“远古心灵”对应“先驱者”(Precursors),被认为是来自古代的VEX单位;“蹙迫心灵” 对应 “后裔”(Descendants),被认为是来自未来的VEX单位,而“末世心灵”则与现在的VEX高级单位“米诺陶”十分相似。如果三位“Sol后代”是这三种VEX单位的高阶存在,那么他们的地位也许远远比我们想象中更为重要。

至于EXO陌客的身份,更是众说纷纭。其空间跃迁能力让守护者们甚至是光灵都无法理解;而她的脉冲步枪则使用着“本应不该存在”的技术。另外,她与守护者对话时提到:“很多守护者都失败了,只有你到达了这里。”但事实上,并没有相关守护者失踪或者阵亡的记录。种种事实指向了一个结论:EXO陌客是时空旅者,她穿越过无数的维度和漫长的时间才最终找到的这位可以消灭黑心的守护者。她也许来自过去,在某一个时间点获得了与VEX相同的跃迁能力,并前往了未来。当她在某条时间线目睹了人类未来的惨局之后,才会如此迫切的继续穿越时空寻求解决之道。VEX的多维宇宙观太过复杂,或许我们很久以后都不会彻底理解。但也许,仅仅是也许,只要拯救了一条时间线,就能将整个多维宇宙从VEX的魔掌 中解放出来。

EXO陌客

注:其实,已知有一人符合上述EXO陌客的特征描述,那就是黄金时代的“玛雅·桑德森”。之前提到,玛雅可能在她研究中习得了与VEX类似的穿越科技,那么,当她发现VEX更大的阴谋之后,是否会选择站出来对抗它们?或许她将自己的意识与灵魂注入EXO躯体以便可以适应VEX的跃迁技术,以此在各个时间线上寻找可以帮忙的人类或者守护者。另外,她又在跟谁通话?是她的爱人希奥玛吗?还是消失许久的奥西里斯?虽然我们只能做出种种也许并不正确的猜测,但是我们相信,在未来的某一个时间点,我们与EXO陌客的命运一定会再次交汇。

玻璃穹殿(Vault of Glass)

玻璃穹殿概述

如果说黑花园是VEX的教堂,那么玻璃穹殿则是他们的实验室。在全部宇宙维度与时间线中,它都是唯一的,时间在这里融合:在这里发散也在这里收敛。在穹殿中,VEX可以自由操作或塑造现实。虽然这种力量目前没有延伸到穹殿之外,但我们认为VEX一直在进化自己的技术,试图达成这一目标。

玻璃穹殿概念图

如果说玻璃穹殿就像一根线,将所有的时空串联到一起,形成一个闭环,那么玻璃穹殿的主人——Atheon,则像一根针,每时每刻都在引导着线。我们很难说究竟是Atheon创造了玻璃穹殿还是玻璃穹殿孕育了Atheon,但无论如何,我们基本可以把Atheon与玻璃穹殿画上等号。它是Vex网络的中枢,扩展了网络的空间和时间。Atheon尝试让Vex控制现实,借此完成一个我们目前未知的更庞大的计划。

我们相信,Atheon也许是解开VEX之谜的关键之一。

Atheon, Time's Conflux

注:我想了很久Vault of Glass的Vault要怎么翻译,虽然最后Atheon头顶是有个玻璃“穹顶”,但是直接以“玻璃穹顶”来翻译整个区域感觉并不是非常准确。Vault这个词有很多意思:“地下室”,“金库”,“墓穴”,“保险库”,“穹顶”,“避难所”,“地下拱顶室”等等,很明显这里应该是做“地下拱顶室”的意思,但是太长了。国服魔兽里“阿尔卡冯的宝库”也是用的这个词,台服则翻译成“夏亚梵穹殿”,我就借用了台服这个生造词翻译成了玻璃穹殿,不太好听,还请见谅。另外Atheon这个词很明显是来源于希腊语,我不清楚希腊语怎么读这个词所以也不随便音译了。(本来根据Athens和Athena想翻译成"雅典恩"的,但是感觉不太好听Orz)

Kabr小队

奥西里斯出任先锋军指挥官期间,痴迷于对VEX与黑暗本质的研究。这种行为也鼓动了部分守护者追随奥西里斯的意志。

Kabr, the Legionless是一位受到奥西里斯影响而着迷于VEX的泰坦。他花了大量时间研究被他破坏的众多VEX,钻研他们的技术,并用他们的残骸打造了一副盔甲。至此之后,他更加沉迷于VEX的相关知识。终于,他得知了“玻璃穹殿”的传闻,并很快将想法转为了行动。

Kabr的VEX盔甲

由Kabr领队, 术士Praedyth以及猎人Pahanin组成的三人小队前往了金星的VEX废墟查找玻璃穹殿的所在。虽然他们成功开启了穹殿的大门,但却在蜿蜒曲折的下行隧道中失散了。Praedyth被VEX囚禁在了洞穴的时空夹缝之中,Pahannin则设法找到了出路逃了出去,只剩下Kbar一人直面穹殿的看守之一——“圣堂骑士”(The Templar)。

穹殿中曲折幽暗的隧道
The Templar

即使在所有“中枢心灵”之中,圣堂骑士也是非凡出众的。它可以召唤被称之为“神谕”(Oracles)的粒子状的能量矩阵,发出耀眼的强光,并将VEX意愿中的世界实体化。“神谕”存在一段时间之后便会将其内容复写至当前时空,从而改变原本的时间线,消除一切可能存在的威胁。虽然这个能力目前只能以身处穹殿中的事物作为目标对象,但是“圣堂骑士”这种塑造现实的力量对于守护者来说,依然过于强大了,Kabr丝毫没有任何胜算。

守护者与“神谕”

神谕制造了一个没有Kabr小队的未来,准备将他们从时间线中抹除。在消失前最后一刻,Kabr破译了玻璃穹殿网络中的一个漏洞,接着耗尽自己的光之力制造了一枚盾牌,并将其注入了漏洞之中。从此以后,这面盾牌便成为了玻璃穹殿固有的得一部分,连VEX都无法将其移除。Kabr从此从时空中消失了,但是他的盾牌依然留在玻璃穹殿之中,静静的等待着。

Kabr的盾牌

在时间线变动之前,猎人Pahanin只身一人逃出了穹殿,并没有被VEX从时空中抹除。但是因为时间线的变动,当他回到塔中,其他的守护者已经不再拥有Kabr与Praedyth的任何记忆。这个独自生还的守护者站在他们面前,焦急的描述的两位队友的样子,讲着他们小队在“玻璃穹殿”中匪夷所思的经历,让先锋军将信将疑地记录了这个“故事”。从此以后,Kabr小队的三个人也与“玻璃穹殿”一起,成为了一个传说。Kabr阵亡,Praedyth失踪,而Pahanin,则是唯一真正记得他们的人。

从此以后,Pahanin变得非常害怕独处。他担心也许有一天,也会像自己两个朋友一样,消失在虚空之中,到那时,他们就真正的被整个世界所遗忘了。虽然Pahanin的担心之事并没有发生,但是他最后依然没有得到善终。他的死与VEX并无关系,而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玻璃穹殿的覆灭

与黑花园事件大约同一时间,先锋军检测到了来自金星VEX遗迹底部的异常。指挥官派了一位守护者前往伊师塔研究院收集相关资料,最终他在档案馆发现了黄金时代关于“玻璃穹殿”的详细记载。

守护者小队前往玻璃穹殿

此后,在经过充分的准备之后,6位守护者追寻着Kabr小队的脚步再次向穹殿出发了。击败数波VEX之后,守护者们捡起了Kabr遗留在那里的盾牌。这面盾牌就像黑暗中的一束耀眼的光,撕开了VEX的防线。它的光芒击破了圣堂骑士的无敌护罩,也保护了守护者们穿越时间之门。守护者们克服种种挑战和困难,最终战胜了Atheon。

Kabr的盾牌保护着被Atheon时空传送的守护者

玻璃穹殿的胜利极大的削弱了金星的VEX势力,Atheon的计划也随之瓦解。然而,在太阳系的其他星球上,VEX仍然还十分活跃。守护者与VEX的战斗,也许还将永恒的持续下去。

悖论(Paradox)

至此,Kabr小队中,仍有一个人的故事没有下文,那便是Praedyth。以下故事发生在很久以后的Oryx入侵时期,当时Atheon已被守护者击败。(Oryx的故事以后会讲到,这里不详述)

先锋军从玻璃穹殿中接收到了一个守护者发出求救信号。他们惊讶地发现那竟然是失踪许久的Kabr小队成员Praedyth发出的,虽然信号略受干扰,但是仍然清晰可辨。于是先锋军再次派遣守护者前往调查,希望可以营救出Praedyth。

玻璃穹殿门前列队欢迎守护者的VEX

守护者在穹殿门前发现了毫无攻击企图的VEX“恭请”他们进入。之后他们发现原来穹殿已经被受到Oryx感染的Taken所占据。击败了一台Taken 九头蛇之后,守护者们在深处的洞穴里发现了已变成白骨的Praedyth尸体。虽然Praedyth的求救信号不是伪造的,并且是刚刚发出的,但是根据尸体状况来看,Praedyth已经死亡很久了。

Praedyth的尸骨躺在房间中央

这个矛盾让守护者们汗毛直立,他们只能根据目前的状况做出一些推断:Praedyth仍然被VEX囚禁在时空之外。VEX无法自己消灭占据玻璃穹殿的Taken,只好打开Praedyth囚房与现实世界的通讯窗口,让Praedyth发出求救信号引诱守护者前来帮忙。在Taken被消灭之后,VEX再次关闭了窗口并切断了这条时间线与牢房的联系,其表现则为本时间线上的Praedyth死亡。然而我们有理由相信,在另外一个维度,Praedyth也许还活着。

无论如何,Kabr小队三人的命运至此都已结案,而他们的传奇事迹也正式被写入了记录,将永远被守护者们牢记。

注:在本任务另一隐藏结局中(金枪No time to explain的任务线),玩家发现了Praedyth的Ghost,其中的记录标有“未来战争崇拜”的台头。与这个Ghost放在一起的还有Ana Bray的项链(前文提到的黄金时代科学家Clovis Bray的直系亲属,也是“暮光峡谷战役”的英雄之一)以及Pujari的戒指(前文提到的发现黑花园的死亡旅者)。这两人在某一段时间内都从城市内失踪,不知去向。虽然一代游戏中对他们除此以外没有更多的细节介绍与相关故事。但我们基本可以肯定,Praedyth,Ana与Pujari不出意外都是“未来战争崇拜”的秘密成员,也很有可能都被VEX囚禁着。他们与玛雅·桑德森和EXO陌客一样,也许会在今后的VEX故事线中扮演重要的角色。

后记

关于“多元宇宙论”的解读有一个大问题:如果它是真的,那么在某个宇宙的某个角落,你能想象到的所有事情都已经发生过了,这意味着,在某个地方,另外一个版本的我已经完成了这篇编年史的剩余部分,所以我不再想写了……

只是开个玩笑,原文为BLFC烂文大赛获奖作品。。。

最后感谢我的队友昨天允许我VOG划水截图拍照233

219

查看更多评论

下载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