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朋友们使用新域名 www.gcores.com 访问机核,并更新移动端 App
Destiny命运编年史 第三章:人类篇 下

Destiny命运编年史 第三章:人类篇 下

城市时代(公元2550 ~ 2700)

Neo小鱼_V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书接上文:Destiny编年史 第二章:人类篇 中

引言:城市,如同襁褓中的婴儿,熟睡在旅行者的怀抱之中。这个蹒跚学步的孩子,未来将要面临众多挑战与挫折,欢喜与悲伤,而守护者们,将永远是其身旁不离不弃的守卫。守护者们骄傲的看着它一天天长大,成为人类文明新的灯塔,他们明白:智慧与力量,是胜利的关键;但若要实现真正的复兴,却要激励人民的内心。

城市时代

六线战役结束后,城市进入了蓬勃发展的时期。

猎人们继续探索旷野,收集物资,并护送和引导墙外的难民来到这个不断成长的社会之中。术士们则为了更好的了解光与黑暗,成立的学术机构,在探究自身力量的同时,也开始研究敌人,堕落者只是其中之一。泰坦则忙着修缮城市建筑,建造城墙,并在城市外围修建了八座高耸的塔楼。这些塔楼作为城市的岗哨,守望着旅行者,也守望着城市。

先锋军在其中一座塔上建立了自己的总部,那里也就成为守护者们的家。高耸的塔楼刺破云层,无比壮观,在塔顶远眺沉睡的旅行者和下面繁华的城市,那份使命感也让守护者们找到了内心的平静。

部分黄金时期的科技和设备也逐渐的被重新学习或复原,航天科技是其中重要的一环,这使得人类又可以重新探索太空。城市中,造船厂和工厂中的机器隆隆作响,诞生着一个又一个新的奇迹。

黑暗正在崛起,但是光亦然。

铁之领主的覆灭

经过六线战役,铁领主们载誉而归。但是不安于现状的他们并没有留在塔中,而是继续去废墟和荒野之中巡逻,搜寻着重建人类文明的希望。

最终,他们发现了一样也许可以改变一切科技,据称这是一种黄金时代的纳米技术,可以自我复制,分解物质并将其重构,以此方法制造人类几乎需要的一切东西。

铁领主们寻着线索,深入了位于旧俄罗斯废弃火箭发射场的高墙之内。他们以为即将遇到天使,然而等来的却是地狱。似乎就在一夜之间,铁领主几乎全军覆没。不算当时已离队艾芙蕾蒂(Lady Efrideet),只有萨拉丁领主(Lord Saladin)一个人活了下来。

除了萨拉丁本人,当时只有几位先锋军指挥官得知了详情。意识到仍可能会有后续危险发生,他们便封锁了那片区域,禁止守护者们进入;为了防止有人再去尝试寻找那项科技,同时也是因为萨拉丁的坚持,他们并没有把相关资料加入守护者的资料库,而是同意由萨拉丁全权负责善后。此后,萨拉丁关闭了铁主们位于菲尔温特峰顶的基地并回到了城市,加入先锋军,成为了泰坦指挥官。(此时术士指挥官兼先锋军总司令仍为奥西里斯;猎人指挥官则为安达尔·布拉斯克,对其信息目前所知甚少)在这期间,萨拉丁也收了两位学徒——泽瓦拉(Zavala)和沙克斯(Shaxx),日后两人都将成为守护者中的骨干力量。

至于普通守护者和民众们,因为萨拉丁本人的讳莫如深,他们并不清楚铁领主们究竟在那里遇到了什么,只知道他们为了人类文明的复兴,在一场未知的战场上牺牲,从此覆灭。这个谜团终将浮出水面,但那是很久以后的故事了。

萨拉丁领主

插曲:阿罕卡拉大狩猎(The Great Ahamkara Hunt)

据称,阿罕卡拉(Ahamkara,这个词源自梵语,大意为自我意识或自我主义)是一种充满神秘力量的“龙类生物”,在旅行者到来的黄金时代,它们便出现在太阳系,没有人知道它们是从哪里来的。虽然这种生物似乎可以满足人们的愿望,但是作为交换条件,通常会被它们要求支付很大甚至惨重的代价。即便如此,很多守护者仍然会在希望,仇恨或者绝望的驱动下寻求它们的力量。也许是在发生了一些可怕的事件之后,人们经过深思熟虑,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消灭阿罕卡拉。因此,它们被从地球(甚至整个星系)消灭殆尽。阿罕卡拉终于沉默了,它们的阴谋(如果有的话)也就此被破坏。

新一代的守护者已经见不到这种灭绝的生物了,只能看到一些它们被制成装备的骨骼(或者鳞片)。但是在遥远的木星之上,也许还有他们的踪迹?

HIVE与雨海战役(The Battle of Mare Imbrium)

在与堕落者的战斗中,人类已经意识到太阳系各个行星和卫星可能都已和地球一样沦陷。城市发展逐渐稳定之后,守护者们终于把目光投向宇宙,那些人类曾经的殖民地之上。

先锋军派出了少数守护者前往内星系的各星球侦查,结果证实了之前的猜测。

水星被VEX(黄金时代人类在金星发现的古老机械种族)接管,整个星球表面已被机器化,好似一台星球级的巨型计算机。而它们如今也开始用同样的方法改造着金星。

火星则被好战种族卡巴尔(Cabal)占领,他们有着高度军事化的作战部队,并在火星修建了庞大的军事设施。目前他们正在和同样想接管那里的VEX打的不可开交。

至于邪恶而神秘的虫族(HIVE),他们盘踞在月球之上,在月球内部挖掘了规模庞大的复杂坑道和巨型竖井来建造他们黑暗的、幽深的哥特式宫殿,并筹划着恐怖的阴谋,等待着入侵地球的时机。

当人类与HIVE第一次交手时,守护者并没有意识到他们真正的威胁。一小队HIVE登陆地球,并在“燃烧之湖”(具体位置不详)与巡逻的守护者发生了小规模的战斗,守护者们并不算困难的击败了他们。这场胜利让塔内信心大增,共识会(Consensus)认为HIVE的力量不值一提,并建议先锋军派遣部队登陆并夺回月球。虽然沙克斯(Shaxx)对此极力反对,认为对HIVE的研究目前还太过浅显,这样贸然出兵实属草率,但这并没有改变先锋军最后的决定。

随后,数百名守护者开始了登月作战。在那里,他们见识到了真正的恐怖。月球雨海(Mare Imbrium)的主战场之上,守护者们遭遇了月球HIVE部队的首领,也是HIVE神之一——“克洛塔”(Crota)。这只巨大的、无敌的HIVE骑士肆意的毁灭着守护者,他手中的巨剑只要一击便能剥离并吞噬守护者与光灵体内的光之力。上千的HIVE骑士在他的统领之下至少屠杀了500名以上的守护者,雨海的整片天空被HIVE身上邪火染成了诡异的绿色。克洛塔亲自杀死了领队的泰坦“魏宁”(Wei Ning),并夺取了她的琮,作为战利品收藏。这也为日后的一段故事留下了伏笔。

先锋军将这场战役称之为巨大的灾难,并自此将月球列为禁地,若非必要情况,守护者不得私自前往。在担惊受怕中,城市中的守护者们祈祷着克洛塔暂缓入侵地球的计划。而邪恶的“克洛塔”,也成为了大人们吓唬孩子们的噩梦。

雨海发生的惨剧证明沙克斯之前的担心是必要的,他决定继续研究HIVE。而HIVE骑士所持之剑引起了沙克斯的兴趣,从此他便尝试对其进行逆向设计,希望能做出为守护者所用的武器。

月球HIVE首领克洛塔
魏宁的琮(游戏中可以获得的战利品)

暮光峡谷战役(The Battle of Twilight Gap)

另一方面,在地球之上,堕落者们也继续策划着他们的阴谋,准备着卷土重来。

狡诈的“国王部族”(House of Kings)试图联合其他堕落者部族攻打城市,最终目的为捕获休眠中的旅行者。本应作为这场战斗主力军的“狼之部族”(House of Wolves)却在突入太阳系时遭受到了来自人类盟友觉醒者势力“暗礁”(Reef)的重创(这段故事日后会有详述)。其他并不知情的堕落者部族只能在缺少主力的情况下组织了进攻,即便如此,这只堕落者联合部队仍然表现出了强大的战斗力。

战斗在城市郊外的“暮光峡谷”(Twilight Gap)打响。这里本是废旧的军事基地,城市建立后,暮光峡谷的数门巨炮得到了修缮,已可正常运作。“暮光峡谷”现在是城市的一道重要关口及要塞,虽然易守难攻,但是一旦攻破,便可长驱直入,一举夺取整个城市。

铁领主萨拉丁,作为现任先锋军指挥官,带领着他的两个学徒——泽瓦拉和沙克斯,以及成百上千名守护者回应了堕落者的进攻。堕落者步行者坦克的火炮肆无忌惮的冲洗着要塞的城墙,而守护者们则控制着要塞巨炮也予以回击,震耳欲聋的炮击声响彻云霄,不绝于耳。而大量的堕落者也趁机空降到了要塞之上,开始了与守护者的近距离作战。这是一场惨烈的战斗,但最终守暮光峡谷要塞仍然被堕落者攻陷了。萨拉丁看到形势不利,只得命令部队稍事撤退,在城市城墙前重新集结,另想对策。

沙克斯认为此时应该迅速反击,趁堕落者还没有在要塞站稳脚,杀个回马枪,打的他们措手不及。然而曾经历战友全军覆没的萨拉丁领主并不愿下这个草率的决定,让守护者们白白去送死,所以命令沙克斯以防守为先。见无法说服萨拉丁,沙克斯并没有听从其命令,而是悄悄的带领着一队人马杀了回去,萨拉丁和泽瓦拉见势只能率兵前去助阵。事情正如沙克斯预料,堕落者们并没有意识到反击来得如此之快,被守护者们杀的七零八落。然而萨拉丁的担心确实也不是空穴来风,成百上千的守护者在这场战斗中牺牲,这也成为了自城市建立以来最惨烈的一场战斗。

最终,奋战与牺牲为守护者们带来了暮光峡谷战役的胜利。堕落者再一次被赶走,城市也再一次获得了片刻的安宁。

暮光峡谷战役后续影响

Feizel Crux,城市枪械厂Crux/Lomar的创始人之一,为了纪念在暮光峡谷牺牲的守护者们,收集了他们的装备碎片,熔炼并制作了一款非常独特而强大的火箭筒——Gjallarhorn(加拉尔号角,取自北欧神话中神域阿斯加德守护神海姆达尔所持的号角),并作为荣耀与生存的象征,赠予了那场战斗中幸存的守护者们。而这些幸存者们,也成为了日后城市必不可少的力量。

Gjallarhorn,游戏中的强力火箭筒

萨拉丁领主厌倦了战友的死亡,辞掉了先锋军指挥官的职务,如独狼一般,回到了荒野之中,继续自己作为铁领主的巡逻。

沙克斯,他的学徒之一,因为在战役中擅自行事,和其导师萨拉丁的关系变得有些尴尬。然而在这场战役之后,他并没有觊觎先锋军中的职位,比起先锋军的人员变动,他认为提升普通守护者的作战经验才是提高城市整体战斗力的关键。因此他创办了“坩埚竞技场”(Crucible,直译为坩埚或严苛的挑战,游戏中的PVP活动),借此要求守护者们新兵们在其中进行较量,挑战彼此,以此提升他们的实战经验。萨拉丁虽然对沙克斯心存芥蒂,但是十分认可他的训练方式,故决定在巡逻之余,定期回到塔中,举办一场特殊的竞技场试炼——“铁旗”(Iron Banner),在鼓励守护者们提升自身实力的同时,也以此来缅怀那些牺牲的铁领主们。

泽瓦拉,他的另一位学徒,因为在暮光峡谷战役中展露出了自己强大的力量和过人的指挥能力,被征召进了先锋军,接替萨拉丁担任泰坦指挥官一职。

沙克斯,他的头盔非常有特色,拥有不对称的配色与断角

奥西里斯的消失

奥西里斯在任期间,并没有成为人们期望中的先锋军总司令。

自他上任之后,就表现出了和其他守护者截然不同的特质。作为一个术士,他把自己所有精力和资源放在了研究工作而非保护城市、领导守护者之上,这让许多人认为他并不称职。更过分的是,比起对光和旅行者的研究,奥西里斯似乎对敌人(尤其是VEX和HIVE)甚至黑暗的本质更感兴趣。在旁人看来,这种渴望让他变得偏执而疯狂,有些人甚至认为他的研究已经越界,是对光的亵渎。

在暮光峡谷战役之后,奥西里斯从城市消失了。大部分守护者认为是“代言人”最终无法继续容忍他的所作所为,将他卸职并流放了他;然而他的信徒们却坚信奥西里斯是为了更进一步追寻真相,自行选择离开的。他们甚至提出暗示,奥西里斯是个时空旅行者,他只是回到了他原本的时间线之上。无论如何,他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之中。有传言说,后来人们在太阳系的各个角落见到过奥西里斯的身影,然而目前最可信的消息是,他现在人在水星,继续着对VEX的研究。圣-14作为奥西里斯之前的好友,听闻此消息后,追随着他的踪迹赶往水星,想劝回奥西里斯并希望其向先锋军分享他的研究成果,然而,离开地球的圣-14也跟奥西里斯一样,至今音信全无。

由于奥西里斯的失踪,先锋军总司令的重任落到了泰坦指挥官泽瓦拉的身上,而术士指挥官的空缺则由艾可拉·蕾伊(Ikora Rey)填补。艾可拉是一名人类女性守护者,可以说,作为一名术士,她正好弥补了奥西里斯的所有缺点,她聪明绝顶,但更注重实践。无论是在学术领域还是坩埚竞技场中都闯出了响亮的名声,她在战斗中挥舞着霰弹枪“谩骂”(Invective)的身姿至今仍然被守护者们津津乐道。然而,艾可拉并没有为名声所累,在功成名就之后,她选择独自旅行,在太阳系中巡逻,度过了一场又一场的险关,当艾可拉最终回到城市休息时,她丰富的经历及学识得到了所有人的尊重,顺理成章的被推举成为先锋军指挥官及术士的导师。

至于猎人指挥官安达尔·布拉斯克,他在之后的一次任务中遭到了堕落者雇佣兵Taniks的暗杀,不幸身亡。他的好友凯德-6(Cayde-6),一名EXO猎人,不情不愿的被迫填补了安达尔的职位。从任何方面来看,凯德-6似乎都没有一个先锋军指挥官的样子,他渴望自由,言语轻浮,厌烦会议,但是他敏锐的洞察力和果断的行动力却让他在这个职位上游刃有余。凯德-6的幽默、平易近人也让他得到了众多守护者的爱戴。

先锋军三位指挥官,左起:艾寇拉,凯德-6,泽瓦拉

协约派的流放

泽瓦拉上任后,便面临了诸多挑战。

奥西里斯是个古怪而偏执的人,并不容易打交道,但泽瓦拉却是个正直而谦逊的守护者,各个派系都试图拉拢他。“新君主制”的代表,执行官秀夫(Hideo)暗地里接近他,希望其加入自己的阵营,甚至许诺辅佐其成为未来城市的国王。“死亡轨道”的代表Arach Jalaal也曾接近泽瓦拉希望得到其支持。因为不想重新引发派系冲突和内战,泽瓦拉一一谢绝了。虽然对此表示遗憾甚至不满,新君主制及死亡轨道仍然继续为城市的发展尽着自己的义务与力量。

至于共识会内另一个派系——“协约派”,却更加激进。其领导人莱赛德(Lysander)不满于代言人的权威以及共识会的诸多限制,终于策划了一场政变。他们夺取了城市另一座高塔“Bannerfall”(直译为降旗之塔),在那里与守护者之塔对峙着。然而,这场政变最终以失败告终,新君主制的守护者们登上“Bannerfall”,击败了“协约派”的残党。莱赛德也在这场失败政变后被流放,“协约派”就此解散。

为了填补“协约派”在共识会中的位置,泽瓦拉最终将目光转向了“未来战争崇拜”(Future War Cult)这一组织。这个神秘的派系甚至可以追溯到大崩溃以前的黄金年代,他们以强大的军事实力与秘密的行事作风而闻名。泽瓦拉虽然承认“未来战争崇拜”十分危险,但是在城市危机时刻,其强大的战力却是十分有用的。

“协约派”从此便从城市中被抹除,代言人甚至不愿人们谈起其曾经的政治理念。只有在Bannerfall之上,还残留着他们唯一一丝痕迹,以此警示其他的守护者。虽然有谣言说被流放的莱赛德正在重新吸纳信徒并试图反攻,但是暂时还没有确凿的证据能够证明这一传言。

Bannerfall

尾声

这些,就是城市从前的故事,新人类们曾经有过彷徨和绝望,但更充满不屈的意志与不灭的希望。城市时代仍在继续,未来也充满未知与挑战,但是人类的命运终将由人类自己决定。新的威胁即将来临,新的守护者即将被唤醒,而他们,也定会谱写一个又一个新的传说。

181

查看更多评论

下载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