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导语:当我体验到《塞尔达传说:荒野之息》时,我深深地松了口气——这一次,这个系列终于突破了长久的束缚,破茧重生。
我第一款通关的3D塞尔达游戏,是《黄昏公主》。尽管此前已经有《小人帽》和《众神三角力量》的通关经历作为铺垫,也曾短暂体验过《风之杖》的碧海蓝天,当我踏上那个昏黄的海拉尔大陆时,还是被这个世界的广袤博大所征服,沉醉其中无法自拔。

尤记得雪山的冰冷与苍茫;

尤记得海利亚湖底和左拉领域的深邃与恐怖;

在熔岩洞窟里穿上磁力靴,于烈焰间倒立穿梭;

在沙漠神殿乘上陀螺,和骸骨巨龙跳出华丽的舞步;

策马,拔剑,奔驰,在大桥上击败兽人的勇士。

11载岁月悠悠而过,这一幕幕却历历在目。那时在我的心中,《黄昏公主》是完美的。
人,总是见不得别人诋毁自己喜爱之物,所以当我看到一些评价说《黄昏公主》缺乏创新,相比《时之笛》几无寸进时,便一边为《黄昏公主》大感不平,一边对《时之笛》产生一种似是而非的“敌意”,现在回想也是可笑——但这就是青春啊,十几二十岁的毛头小子,自己喜欢的姑娘就是最美的,不管她喜不喜欢我,若有人说她的坏话,哪怕只说了一句谁比她漂亮,我就生气,就要冲过去骂还有打架,这他妈就是青春。
对于《时之笛》,其实我是充满好奇的,想看看这款游戏为何会冠绝于世,看看她是否真的比《黄昏公主》还要完美。可惜N64太过飘渺,自己的PC又配置捉急,总是无缘得见。错过中,5年的时光逝去,从青春走入而立,当年的姑娘已成为我的妻,新的生命在孕育,生活变得不再一样,但游戏一直在玩。

我是个杂食动物,除了少数几种苦手的类型只能浅尝辄止,大部分游戏都可以玩得很high。5年里,我的身边多了士官长,多了马库斯,多了薛帕德,多了隼龙,多了SOAP,多了西部旷野上述那个骑着马吹着口哨的男人,纽伯格林赛道上的轰鸣让我陶醉,《英雄之证》的旋律让我热血激昂。那是西方崛起的年代,在东西方游戏文化的碰撞中一个又一个美丽的创意层出不穷,如此多的优秀作品让我震撼,不知不觉间,对《时之笛》的好奇被遗忘在记忆深处。

幸好,3DS来了,一同翩然而至的还有《时之笛3D》。2011年6月我购入了3DS,一个月后聪哥宣布推出大使计划,玩家一片哗然,但我无所谓,因为这时的我已经沉浸在《时之笛》的世界中。从进入游戏开始,我就不断地惊叹,惊叹于《黄昏公主》与《时之笛》竟如此相似:在《时之笛》里,往往我来到一个场景,遇见一个角色,得到一件道具,完成一个事件,脑中就会浮现《黄昏公主》中对应的存在。

随着游戏进程的推进,相似之处越来越多,渐渐地除了画面更精致和可爱的Midna之外我竟找不到《黄昏公主》超越《时之笛》之处(不提剧情,青菜萝卜)。一个可怕的念头在我脑中产生:《黄昏公主》究竟是新作,还是一个官方同人高清MOD呢——这两作之间相隔了整整8年,跨越了一个主机世代!(去他大爷的WII版《黄昏公主》吧,NGC版才是本体)

于是终于,在我心中,《黄昏公主》不再是完美的了。当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叹息,我遗憾,我怅然若失,人生若只如初见。
其实,将《黄昏公主》和《时之笛》放在一起比较是不公平的,《时之笛》是3D塞尔达时代的开拓者,她制定了3D化后的规则,之后的所有作品——《风之杖》、《黄昏公主》乃至《天空剑》都遵循这规则而生,她们以自己的方式使这规则限定下的海拉尔世界日臻完美,没有超脱,何来超越?

其实,《时之笛》也是规则的遵循者:看似开放实则线性的流程、古老而经典的道具、以大型迷宫为主体的解谜场景……这些都是初代《塞尔达传说》制定的规则,以3D为形,《时之笛》尽情起舞,让人沉醉,只是这舞台的搭建者名为初代,这舞台如此完美,即便是《时之笛》都未能超脱。

画地为牢,大略如此。
塞尔达传说的灵魂是什么,官方有官方的定义,玩家有玩家的回答。纵使答案千变万化,有一个要素始终被传承下来:自由。

在海拉尔大陆上,我们奔跑、策马、扬帆、飞翔,走遍地图的每一个角落,仰望每一座山顶,深入每一个洞窟,对着树梢发呆,驻足悬崖兴叹,向墙壁扔炸弹,在草丛绕圈圈,我们想飞上天空看看那里有没有心之碎片,也尝试潜下水只为留下足迹。拯救世界?这目标不曾被遗忘,只是在那之前,允许让我四处走走,自由地,四处走走。就算遇见了看不见的空气墙壁,还是希望,自由地,四处走走。
自由有穷尽么?没有。魂为自由,岂能为规则束缚?

于是,有了FC上横版的《林克的冒险》,有了GBC上双版本的《不可思议的果实》,有了双世界设定的《众神三角力量》,有了3D化的《时之笛》,有了《假面》的另类演绎,有了惟妙惟肖的《风之杖》,有了为体感而生的《天空剑》,有了初试非线性流程的《众神三角力量2》,甚至有了《塞尔达无双》!一次又一次,制作组尝试打破最初的障壁,他们努力着前进,他们几乎就要成功——

终于,有了《荒野之息》。

这是第一次,这个系列彻底摆脱初代规则的束缚,破后而立,追求自由的精神被传承,形变神更凝。在玩《荒野之息》的过程中,我不断地在问自己:《荒野之息》改变了很多东西么?是的。《荒野之息》真的改变了很多东西么?并不是。

我们可以说出无数《荒野之息》和以前作品不一样的地方,但若仔细思量,却觉得这改变如此自然,似原本就存在于之前的作品中,自然萌发。我们曾无数次希望“如果能那样就好了”,这些过往的希望,不正是如今《荒野之息》里的一处处变化么?借助于开放世界这种表现形式,《荒野之息》突破了初代定下的形式上的规则束缚,但传承了系列追求自由的灵魂,一切变化既熟悉又陌生,水到渠成,浑然天成。
  • 1986年,初代《塞尔达传说》登上历史舞台,自此,传说开始;

  • 1991年,《塞尔达传说:众神三角力量》诞生,2D《塞尔达传说》达到巅峰;

  • 1998年,《塞尔达传说:时之笛》从天堂降临,以完美的姿态拉开3D《塞尔达传说》时代帷幕;

  • 2017年,《塞尔达传说:荒野之息》翩然而至,新的时代开始了。

你好,《荒野之息》;再见,《时之笛》。
I
alecwong
有感而发
有感而发

2914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