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感谢今日头条提供的游玩机会。
一周目游玩时间:16个小时
我玩完《极乐迪斯科》的第一个感觉就是意犹未尽,甚至觉得自己打出的那个结局过于仓促。自己还在沉迷于游戏塑造的环境当中无法自拔,内心当中的求知欲也似乎没有得到满足。一周目或许仅仅是个开始。
我个人非常喜欢这款游戏,但我认为这款游戏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好,也不适合所有的玩家。他就像《死亡搁浅》一样,人们对于它有着各种各样的评价,但在当今的时代环境中,我们需要这样的游戏。
另外,文章当中的内容会不可避免地出现剧透的情况。我会尽力在文章中避免这种情况,以带给玩家最好的游戏体验。
由于网易云音乐没有这首歌,我只好在B站找个视频来替代一下。建议大家一边放着视频听歌一边浏览文章。

一个“极端”的RPG游戏

这个游戏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在玩一场电子跑团。一上来不干别的,先捏人。但是捏人也不是你想象的捏人,你不能决定人物的外貌,也不能决定他的高矮胖瘦。你能决定的是他的四个大属性:智力、精神、体格、身手。每一个属性下面有包含六个技能,每一个技能都会影响你的游戏体验。玩家必须谨慎的分配自己所拥有的十二个点数,从而决定你想扮演一个什么样的人:是一个一莽到底的壮汉,还是一个高智商却不共情的天才,这一切都由玩家来决定。
但是在实际的游戏体验当中,我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我们这帮玩家是不是已经丧失了代入进自己设计好的角色,从而与角色共情的能力,还是我们已经被游戏厂商给惯坏了。在许许多多的游戏当中,我们自己所操纵的主角能上天入地,脚踢八方,共情这个东西似乎变得可有可无了。共什么情,弄什么代入感,干就完事了!
于是当进入极乐迪斯科的世界当中,玩家也想当一个全能选手,蹦起来跟电风扇较劲,脚踹垃圾桶,跟自己那些怪异的想法作斗争。结果斗争一失败,才发现自己的血量和士气原来那么低,人物就死了或者崩溃了。游戏结束来的也太快了!对于这样的结局,我一开始也很生气,觉得这游戏怎么这样啊,惩罚是不是太高了。
但是转念一想,我本身设定的就是一个精神脆弱的落魄警探,干嘛非得要做自己不擅长的事情呢?游戏不是你跑团里的 KP,告诉你不能这么做,他最直观的体现就是失败。
追根究底,这款游戏还是一款 RPG 的游戏。玩家就是要根据自己这个人物的设定,做出你能做出的事情。当然这话说的有点绝对,在游戏的发展过程中,玩家获得的技能点会不断增加,得到的思潮也会影响一些技能点数,你搭配的套装都会影响你的某些技能。比如在游戏中你可以买酒,花费一点士气来提升体力值,所以说玩家越玩就会越强。
但即便如此,玩家的命运依然掌握在两颗小小的骰子之上,仰仗幸运女神的眷顾。所有的一切都充满了不确定性,百分之97的成功率都能给你 ROLL 出个大失败,让你做出的努力前功尽弃。但是游戏也很清楚这种不确定性带来的麻烦,所以在判定机制上分为白色与红色。红色判定失败后不能再次判定,而白色在失败以后还可以通过技能的提升以及与人物对话产生的效果进行二次判定。
总而言之,游戏并没有特别难为你,想让你过的地方就一定尽力让你过。但这种不确定性依然会带来一些困扰,因为有些地方玩家就想一次过,越拖就越容易造成麻烦。我觉得缓解这种情况的一个办法就是多存档,以免浪费不必要的时间。但是我也不希望过度的滥用这些功能。就像游戏里的一扇门一样,以你的能力是打不开的,为什么非得想尽办法打开它呢?
但是,玩家似乎除了谈话,ROLL 点以外就做不了什么了。你可以与场景交互,但更多的时候是人物在与自己的属性自言自语,甚至是跟物体自言自语,赋予物体人格,这就显得有点无聊。
况且大量的、晦涩的文本量会花费玩家许多时间去阅读,除此之外就没什么了,连游戏中常见的战斗都没有!哦不,这么说是不准确的,游戏中是有战斗的,但与我平常在 RPG 游戏中遇到的战斗完全不一样。在那一场战斗当中,玩家能够决定的是你面对子弹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但这个反应可有可无。你不能指定对某个人射击,也不能决定你在战斗中能做什么。这场战斗已经在脚本下运作好了,玩家什么都做不了。
我觉得光是这一点就可以劝退不少玩家,因为游戏性的局限处还是很高的。还有一部分玩家可能是带着当侦探来破案的心理去接触这款游戏的。我想说,游戏可能会让你失望了。

写做破案,实则为“除了破案,什么都干”

我对于扮演警察或者侦探的游戏非常感兴趣。在电子游戏当中,出现的警探或者警察大都一种落魄、失意的形象。比如说《黑色洛城》的主角科尔·菲利普斯深陷出轨丑闻以及洛杉矶警局纠缠不清的贪腐案件;《这就是警察》的主角杰克·博伊德局长拥有着严重的药物上瘾问题,家庭问题乱的不行;《蓝调与子弹》的主角艾略斯·内斯酗酒,并且因害死了自己的兄弟陷入愧疚。由此可以看出,这些主角警探都有一种英雄暮年,问题颇多的状态。
而《极乐迪斯科》的主角比他们玩的更绝。游戏一开始便是主角从宿醉中醒来的场景,整个房间杂乱不堪,玻璃砸碎了,衣服扔的满地,赤裸的身体上就挂着一个裤衩和一副尸体一样的脸庞。
随着流程我们不断知道这位警探比上面所提到的三位更厉害。他来本是为了调查一起谋杀案的,结果老哥在城里喝了三天酒,把自己警车、警徽、配枪全给弄丢了,还把自己的名字、身世,整个世界的世界观全都忘了个一干二净,实在令人佩服。所以,玩家在破案的同时还得找自己的丢失的东西,弄清楚自己姓甚名谁。
当然,你可以对这个警探的身世完全不管不顾,而且你也可以不去寻找你自己丢失掉的那些怪东西,把心思放在侦破案件当中。事实上,游戏的的确确有一个类似于侦探的系统。玩家可以通过时光回溯的方式来调查案件,重现案发现场到底发生了什么,用最直观的图像方法进行展示,达到一目了然的效果。根据这些图像加以游戏大量的文字叙述,玩家分析起来就简单很多了。
如果你真的是专心致志的想调查这件案子,你就会这样的场景就出现的太少了。况且当你去调查嫌疑人,去跟那些目击群众聊天的时候,你会发现你不得不去跟他们讨论那些让你一头雾水的政治理念、宗教观念、种族观念等等一系列乱七八糟的事情,之后卷进一些与案件看起来没什么关系的事情。比如说一个姐们告诉你:我可以给你提供线索,但是你必须帮我调查什么什么事情。这就显得有点离谱。
但是案件只是一个引子,真正的核心就是游戏中各个人物,各种思潮的碰撞。我在玩的时候发现,凡是游戏中能够跟你进行大段对话的人,他们的存在都是有意义的,都代表了一种属于他们群体的观念。在瑞瓦肖这座城市,在整个大国家当中,那么多的势力、思潮互相碰撞,厮杀,纠缠不休,争得你死我活。在这种大环境下,多种多样的思想的出现并不奇怪。
也正因此,玩家就要去听他们的话,分析,之后做出你自己想要表达的态度。调查案件的方式有千万种,游戏赋予了玩家一定的自由度,不至于说你会因为不认同他的观点就导致游戏玩不下去。
在这个游戏当中,你要决定你自己做一个什么样的警察,认同什么样的观点。在这一部分上,每一个人的思考点都是不一样的。比如同样面对一个压榨工人的资本家,我为了调查线索逼着去跟他聊天,做任务,之后不自觉的进入到他的思维模式当中,对他产生了一丝认同感;而我的好朋友 hhah 则秉承自己的信念,勇敢对资本家说不,结果现在玩的也挺好。
我觉得这个游戏最大的优点就是与现实中的事情没什么大的联系。在这个架空的历史观中,你需要慢慢的了解发生的所有事情,搞清楚到底出了什么状况。那些信仰自己所信的人们也有着他们自己的理由,你要做的就是听他们说的话,做出自己的判断。而且游戏也绝不会去说你做出的决定是对的还是错的,他不会站在他的角度做出一个判断,而是最后让你看到:这个决定,这个思想是你做的。你来决定这个警察是什么人,你就是这个警察。
但是 ZA/UM 也不毫不避讳的表达了对共产主义的态度。在他们推出中文本地化之后发表的公开信上,他们用一种热情洋溢的文字表达了自己为什么要做中文本地化的观点:希望游戏中字里行间的文字可以继续延续中苏友谊精神;更不要提他们在 TGA 颁奖时感谢马克思、恩格斯的话语,他们的观点表达的太鲜明了。你很少能在游戏中看到左翼人士表达他们自己的观点了。但我惊异于他们对共产主义自身的剖析与批判,革命者极端的行为在他们的游戏中也能展现,激进的思想亦有表达。
这也是我头一次在电子游戏中看到这一点。
现在的电子游戏已经在渐渐忽视这一点了,连《使命召唤5》里苏军在浴血奋战后攻进德国本土这样的情节都没有了,甚至连枪杀德军战俘这样的行为都懒得描写,而是直接忽视掉。以前常见的二战游戏里的苏德战场,到了现在似乎直接被砍掉了OK,你可以不做,现在《极乐迪斯科》把这个东西做出来了。他们在游戏中表达了自己的左翼观点,而且表达的也没什么问题。就因为他“左”,所以一些人觉得他在输出政治观点,觉得他在漠视一些历史云云,从而去批判或者反对他。我觉得这是不对的。我们应该给予人们说话的机会,而不是一味的就否定某种东西,担心某种主义或者某种东西完全的侵占你的信仰。你可以不接受,但不能不让人说话。
《极乐迪斯科》能把自己的信仰表现出来,分析的透彻,还能正大光明的表达出来了,表达的真诚。我佩服。

画面、音乐

从画风上来看,这款游戏既有写实的一面,同时又包含着迷幻。总体上来看,《极乐迪斯科》就是呈现的一种破败的景象。这个城市已经被摧残了多年,那种写实又带有油画的细腻画风以及略显黯淡的色彩确实能够把这一点完美的体现出来。但是在表现人物的属性,或者说心理活动上,画风更抽象一些,我觉得更显得主角的性格上的复杂。
但是我在这里必须要表扬这个游戏里的配乐,实在是太出色了。这个游戏里的配乐大部分出自英国海力量乐队( British Sea Power )。这个乐队2000年出道,称得上是一支老牌乐队,而且风格非常多变。ZA/UM 在选取他们的音乐的时候并不是把一只乐曲全部搬上去,而是根据游戏的需要做调整。乐队的大部分歌曲都是有唱词的,ZA/UM 就会把唱词削去,单留伴奏进行调整。
我想很多人都被处旅馆之后的悠长的号声震住了,我也一样。但整个游戏里最令我感到震惊的音乐是到了旅馆一层,那欢快又带有些许忧伤的音乐。真的,眼泪都快出来了。当时跟我的感受就是:经历了无休止的宿醉之后,突然听到了那么欢快的音乐,看到明亮又带有稍显的场景。那种感受是深入心底的温暖以及感动。
对整个游戏做一个总结吧。还是跟最开始说的话一样,这款游戏并不是适合所有人的。这种极端的游戏方式,对于各种思想以及事务的讨论以及晦涩难懂的文本是一种阻碍。但是我依然建议各位能够亲自尝试一下这款游戏,能够浸入到这个故事当中。在当今这个时代下,我们依然需要这款游戏发出声音,更何况他足够优秀。

一场没有结果的风花雪月

我想聊聊我的游戏体验。
迪斯科是什么?在《极乐迪斯科》里,他不光代表一种音乐类型,更是一种文化类型。它代表的是一种“新时代”下的风气,人们开着香槟,染个金毛,沉迷于迪斯科欢乐的音乐当中无法自拔。一切都在欣欣向荣,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至少看起来是这样的。
哈里自然也是迪斯科时代的人物。他爱迪斯科,穿着不合警察身份的装扮当作炫耀的资本。他有个妻子,而且对于警察这个身份也没那么厌烦。反正就这么着过着吧。
然后呢?那些接踵而至的革命、动乱一波接着一波的涌来,摧残着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每一个人。警察不再神圣,已经悄然地成为了人民的对立面。哈里心爱的女人走了,迪斯科没落了,城市衰退了,国家不行了。这些衰退的迹象都在哈里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成为了这个时代的化身。天天靠着酒精麻痹着神经,对于发生的一切不管不顾,刻意的去忘掉以前的事情,只记住最美好的迪斯科。仅此而已。在迪斯科灯球下上吊自杀的幻想便是最好的佐证。
而我却觉得,这一切不应该忘记,正如同第一天我在阳台上对金警官所说的话:我们得做点什么,至少得把案子查清楚了。像工人与工会的冲突、孩子在吸毒这些事情,我真的无能为力,真的觉得自己做不了什么。我能做的就是利用我拥有的权力,来把这件案子查明白。除此之外,我还得把我自己造成的破事情收拾起来。于是我就跟奴才一样到处道歉,问别人我到底干嘛了,我的车我的枪到底去哪儿了。我在收拾我自己所做的烂摊子,并对此感到羞耻和遗憾。
但有些事情是修补不回来的,比如哈里的前妻。在无意中拨通她电话的时候,我霎那间懵了。我不知道该跟她说什么,因为我不知道该应对这样的场景。于是,我就直接跟她坦率地说:我喝多了,我在办案,但是对面是尴尬的。正如她最开头所说的:你喝多了,我不在马丁内斯,现在是凌晨四点,还有两个小时就得起来上班。而她旁边男人的声音已经证明她已经开始新的生活了。那一刻我真的很难受,她不再属于我了。后来我才知道,或许我错过了许多哈里回忆的片段,想想就更难过了。除了无力的砸着电话听筒泄愤,别无他法。
最开始的时候,我以为这个世界里的人都有着丑恶的一面,对他们也没什么好印象。但是后来发生的许多事情都足以让我记住:书店门口女人给予的无私拥抱,她之后的故事让人悲伤;渔村的寡妇可能意识到在村子里建青年中心是个骗局,但还是替孩子们着想,签了名字;还有教堂里的虔诚教徒,对于那帮搞音乐的亚酷逼孩子是那么的宽容。这实在是令我想象不到的。那个典当铺的老板,早年间参加人民反应堆救援行动烙下了病根子,现在只能蜗居在柜台后面,这无疑是对切尔诺贝利中英勇奋战的人们所表达的敬意以及现状的感慨;还有一直陪伴在主角身旁的金警官。说实在的,我为了搞钱就差给人跪地上了,有时候还拿人东西,太丢警察的脸了。但是他似乎也理解我,也不怎么管(有些时候也会吐槽吧)。他内心当中的正直,善良,以及对哈里的理解以及对哈里最真挚的友情是很难在其他游戏中所见到的。包括金在游戏最后为哈里做的辩护,实在是令我深受感动。
而我也在一直坚持着一些东西,就是主角深爱的迪斯科。迪斯科在我看来就是哈里的精神,也是除了酒精以外最大的爱好。他真的喜欢迪斯科,也能代表迪斯科时代。所以我让他用着自己的破锣嗓子在舞台上放声歌唱,把自己不理解的东西往迪斯科代入,甚至帮教堂那帮亚酷逼孩子给俱乐部起名字的时候就叫:极乐迪斯科。我觉得这是过去时代留下的最美好的东西了,也是最没什么争议的东西了。哈里留在这个世界上的不只是一桩桩案件,杀了多少人,还能把自己爱好的东西留下来,把最纯粹的那一面留下来。
这也是为什么我开头音乐用了张蔷的《别再问我什么是迪斯科》,里面的内容已经不止于音乐了。
游戏里给我感触最大的不是那个一直坚守自己极端信仰的老兵,而是小岛上的隐形竹节虫。我没想到神秘动物学家的疯语居然是正确的,没想到真有竹节虫,也没想到它会出现,而且会选择了哈里——一个颓废的瑞瓦肖警探,并让他触碰自己,与自己发生沟通与交流。
更重要的是,竹节虫的心灵实在是太美好了,也过于纯真。它目睹了四次的人类革命和两次科技革命,这些东西都如同过往的尘埃,一瞬而过。它只不过是一个观察者,也不应该参与到这些愚笨的事情当中。但是它接触了哈里,因为它觉得哈里与它是共通的,都在追求着快乐,因此对哈里说了“我爱你”也不让我感到意外。它让我想到了《爱 死亡 机器人》里的蜘蛛女王和《地铁》系列里的暗黑一族,这些非人类的种族拥有人类所很难具备的最淳朴的善良,也让我为之动容。
最后,竹节虫告诉哈里:你和她已经不可能回到过去了。你现在是工人阶级的一份子了,而她是资产阶级。我对此感到遗憾,因为我知道如果选得好,竹节虫还为哈里传递信息。就我个人而言,我不要想让哈里代表一个阶级,他撑死了代表自己喜爱的迪斯科。另一方面,我是一个恋旧的人,也和哈里一样拥有着难以言说的过去。我希望让那个已经离开的人知道:我已经变了,我希望让你为我感到自豪。
最后,疑案破解,哈里也得到了警员们的信任以及金的赞赏。哈里已经准备好向前继续前进了。过去的事情可以放在过去留做怀念了,唯有经典的迪斯科陪伴着他继续前进,前往那个没有黑暗的地方,那一片极乐净土。未来掌握在自己手中。
“我们现在就回加姆洛克吧?”


I
丧狗党党主席
丧狗党党主席

375 人关注

安利大帝
安利大帝

16440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