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在秘鲁库斯科城西北130公里的安第斯山脉,有一座千年古城的遗迹高踞在一片荒凉的山脊上。从库斯科出发沿着印加古道向北徒步四天三夜,在第四天清晨的阳光中,便可看到这座被废弃了的古城出现在云气弥漫的群山之巅。
从残存的遗迹中可以看出,那原是一座坚固巨大的城池,古城两侧是600米深的悬崖峭壁,下临湍急的乌鲁班巴河。古城本身由数千块巨石构成,宽阔的石阶通向雄伟的城市,每座城门都有大得惊人的岩石雕成,有些重达20多吨,一块块雕琢完成,搬运上如刀锋般锐利的山脊,堆叠得精确无误。漫步其中,但见城内街道虽狭窄,然排列井然有序。台阶依山铺砌,高广整洁,还有石砌的蓄水池和水管,引山泉入水池供人饮用。宫殿、堡垒与金字塔宏伟壮观,大小石块对缝严密,甚至连一片刀片都插不进去。
云中古城马丘比丘,它在奇楚亚语中意思是“古老的山”,也被称作“失落的印加城”。城中发掘的日晷显示古代印加帝国高度的文化水平,也叫作“拴日石”。这个用整块巨石打造的锥形石柱四面分别指向东南西北,据说印加人为了避免冬季太阳一起不复返,每年冬至这一天会在这里举行盛大的祭典,希望拴日石能拴住即将远去的太阳。它南面坡下是11米宽、8米深的大神庙,神庙对面是祭司们的住所。这三座建筑东面山坡下是大广场,是居民举行集会,节日庆典和体育活动的地方,也是区隔印加贵族和平民的空旷地。广场南面是印加王宫,王宫南面巍峨的金字塔上是由太阳贞女管理的太阳神庙。古城安然度过了六百多年的热带暴雨与泥石流,不能不唤起人们的疑惑,到底是谁建造了这座宏伟的石城?
几个世纪前,印加人对他们到来之前已经存在的古城知道得并不多,但他们记得的是一个古老的传说:这座石城是在神维拉科查制造的洪水退去后,由来历不明的巨人在一夜之间造起来的。因为这些巨人不听太阳会升起的预言,以至遭到阳光的毁灭,连他们的宫殿也一并被摧毁。
根据印加神话,世界是由至高神“维拉科查(意为海之浮沫)”从混沌的中心的的喀喀湖中缔造的。他也被称作“孔或孔提科”。他创造了巨人族,但由于忘了创造光线,巨人只能生活在永恒的黑暗中。然而,神很快对这些不知崇拜神灵的巨人厌烦了,就把他们统统变成石头,并释放大洪水淹没了世界。所有的生物灭绝了。
之后,他创造了太阳、月亮和星辰等诸神和新的鸟兽,最后,他打算重新创造人类一族。他雕刻了许多石像,有一般百姓的石雕像,也有将来统领这些人的首领像,还有许多孕妇和带着孩子的妇女,以及许多尚在襁褓中的婴儿石像。他把石像摆放成各种群落,给予各群落各自的服饰、语言、庄稼和赞歌,然后指令众神在那些石像上刻上名字,告诉他们哪些人该在哪些地区居住,繁殖后代。
维拉科查让太阳神因缇为白昼之神,月亮女神玛玛·基拉司夜间照明,以金星为前驱后卫,风雨雷电和昴宿七星为仆役追随左右,并准许玛玛·基拉从每月抽出三天主理太阳宫中事务以尽主妇之职。他还指令太阳和月亮由东往西,交替运行,并约定当太阳升起的第一束光线照射进的的喀喀湖心岛上的小山洞时,即为新人类生命的开始。据说,在完成这一切后,维拉克查和他的妻子玛玛·克查(意为海洋母亲)踏着夕阳下的海洋,消失在万顷碧波之中,这就是他被称为海之浮沫的由来。
关于的的喀喀湖的形成有几种不同的传说。阿伊马拉神话说,湖泊所在地原本是一个叫作“永恒”的美丽富饶的村庄。村民的日子幸福而平静,直到有一天有人被魔鬼诱惑,爬上一向禁止村民靠近的圣山,激怒的造物主。造物主于是派出一大群美洲狮——在阿伊马拉语里叫作“的的”——去吞噬那个村落。村民大惊之下便求助于魔鬼。于是魔鬼把人们带到地下,从此一去不复返。众天神痛哭的眼泪变成倾盆大雨,形成了一个美洲狮形状的巨大湖泊,只有一对没被魔鬼带走的夫妇在暴雨中抓住一棵大树得以逃生。回头望去,只见湖泊上漂浮着成千上百只美洲狮的尸体,这就是是的的喀喀湖的由来。
另一个神话称,水神的女儿伊卡卡爱上了水手蒂托,两人悄悄结为夫妇。水神发现后将蒂托淹死,伊卡卡将蒂托化为山丘,自己则变成浩瀚的泪湖。当地人将他俩的名字结合在一起称为的的喀喀湖。
在印加人起源神话里,的的喀喀湖则是太阳神的一对儿女从天上来到人间的地方。据说人类在诞生之后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仍然过着像野兽一样生活,连穿衣蔽体、耕种放牧都不知道,甚至像野兽一样,为了争夺食物弱肉强食,毫无秩序和宗教信仰可言。太阳因缇见状深感羞耻,决定派他的子女下凡教导人类敬爱他为天神。他把儿子曼科·卡帕克和女儿玛玛·奥克洛从天上委派到大地上来,让他们教给人类文明的生活方式,让人们有房子住,聚居成村落,教他们耕地播种,饲养牲畜和享受大地给予的果实,成为有理性的人,不再像野兽那样生活。
太阳神在发出这一指令之后,就把他的两个孩子送到的的喀喀湖上,因为那里是他的第一束光芒照射过的地方,那里有需要他们的人群聚集在那里崇拜他们。太阳把他的儿女送到湖心岛的山洞之后,又交给他们一根黄金杖。因缇告诉他们:去你们想去的地方吧。每当你们停下来用餐或睡眠的时候,就先用这金杖试试脚下的土地,如果黄金能够完全没入土地,那就是你们要建立王国的地方,因为那里是太阳为你们选定的地方。凡你们统治的人们,都将生活在正义与公理之中,有怜悯、慈悲和温暖。对两名子女表达意愿之后,太阳便让他们自由离去寻找自己的王国。
就这样,太阳之子,印加国王卡帕克以及太阳之女奥克洛领着他们的印加王公和第一批臣民,在第一次祭祀太阳神的三个月之后,踏上了寻找福地、创立基业的漫长旅程。他们离开的的喀喀湖,朝着北方走去。每到一个地方就停下来用金杖试试脚下的土地,但总是插不进去。就这样,他们来到库斯科(意为离太阳最近的地方)的山谷。进入山谷之后,他们停留的第一处地方就是后来库斯科城中心的瓦纳考里山。印加王把金杖朝地上插去,发现黄金杖完全没入大地。在人群的欢呼声中,太阳的子女在库斯科建立了第一代的印加帝国,它一直是印加的政治、经济、文化和宗教中心,印加帝国先后有13任国王执政,其中有12任国王都是定都库斯科。
印加帝国自始至终,上到印加王,下及普通百姓都尊奉太阳神为主神,并通过多种形式崇拜他:印加王族及所有赐姓印加的人均尊称他为“太阳天父”,自承太阳之子奉神命执掌世俗事务;为他建庙宇且全部嵌以金箔,为他敬献多种祭物,贡奉大量金银珠宝,以感谢他的赐予;为他建造太阳神殿,供他的那些永葆童贞的妻子居住。这些被称为太阳贞女的女子是按照印加习俗从王室血统的女子中严格挑选出来,以太阳神妻的名义服侍太阳神,处理日常供奉,最多时,人数达到一千五百人之众,终其一生不能出宫禁一步。
除太阳之外,太阳神的子孙们也从内心里崇拜“维拉科查”这位不相识的至高无上的神,对他的尊敬胜过太阳;但不为他敬献祭物,也不建造神庙,他们虽未看见他,他也从未现身,然而人们却相信他的存在。人们在心里奉祀他,他的名字只能在心里默念,用极其庄重的表情意会,但不能通过语言来表达。
在另一个神话中,人类是由帕查卡马(意为世界的缔造者)创造的。帕查卡马本是云卡部落的创造之神。在云卡人被印加帝国征服后,帕查卡马被并入印加神系,成了太阳神因缇和月亮女神玛玛·基拉的兄弟(一说是儿子)。神话中他在混沌中创造了第一对男女,但由于忘记创造了食物,第一个男人很快死于饥饿。第一个女人因此指责帕查卡马没有尽责,于是,帕查卡马使第一个女人怀孕了。他杀死了这个儿子,以他的身体为原料创造了各种蔬菜和水果。
当帕查卡马想对女人的次子维查玛采取同样操作时,维查玛逃脱了,失望的帕查卡马转而杀死了维查玛的母亲。但后来维查玛把帕查卡马创造的人类打入岩石,为母亲报了仇。维查玛后来成了统治阴间乌卡帕查的死神,他产下的三个蛋中孵化出新人类,成了大地的新主人。
利马市以南30多公里鲁林谷地的帕查卡马神庙是祭祀这位“海岸之神”的圣殿,是泥土构建的建筑群。它兴建于公元前200年,是印加人之前土著人的地神庙。当地部落被印加帝国征服后,帕查卡马也被纳入印加人的信仰体系,他的神庙在15世纪达到鼎盛,成为秘鲁中部海岸最著名的神庙,以庄严、肃穆、雄伟而著称。帕查卡马神庙建筑群中最高大的是山顶的太阳宫,这座背靠大海的6层建有观象台用于观测太阳并以此修订历法。太阳宫另一侧的月亮殿是来自邻近地区的美丽少女,殿内的通道犹如迷宫,殿内还修有水池水渠供她们沐浴。她们自9岁被选拔入宫后便进修各种技艺,其中最美丽者有机会被选为王妃,稍逊者成为宫女或女官。
总之,太阳是印加帝国的主神,帕查卡马这位创造之神在印加帝国中期被吸收为新神。印加人有一句谚语:“别的民族崇拜各种不同的上帝,我们却敬奉永恒的太阳”,“印加”一词在印第安语中的原义便是“太阳的子孙”。月亮被视为太阳的妻子和姐妹以及印加王的母亲得到敬重,星辰因为是月亮和太阳的侍女和女仆得礼遇,风雨雷电被视为太阳的仆役而得到陪祭。这些都通过法律晓谕整个帝国,以至于这些神话深入到生活的方方面面,从政治生活,到对外征伐乃至普通百姓的生活,和历史现实交织在一起,殊难分辨。印加人数百年历史就是这样在神话中度过,直至在神的诅咒和启示的阴影中灭亡。
这是个多么璀璨而古怪的黄金国度。印加人热爱黄金,或许是因为黄金有金光灿烂的太阳色。印加人有着离奇的木乃伊崇拜,或许是因为印加人把祖先视作“太阳后裔”。印加帝国首都库斯科的中心是一个举行宗教仪式和节庆狂欢的大广场,太阳神殿就建在这里。大殿的四墙从上到下全部镶上厚厚的纯金片,装饰灿烂绚丽的花毡作点缀。正面墙壁上有太阳神偶像,它是个绘有男子脸型,周围环绕着用黄金制成的圆片组成的光芒和火焰。它面朝东方,受太阳光的照射时,会放出万道金光。在太阳神偶像的左右两侧,按照古代习俗各有一排金制宝座,陈放已故历代君王的木乃伊。大殿中央有一个华丽的王座,举行典礼时,印加王便坐在王座上。
大殿外围有五个正方形的小殿,第一个小殿用来供奉月神。月殿的每一件东西都是纯银制成的,月神的偶像是一个绘有女子面容的雕像。第二个小殿供奉金星和昴宿七星,以及天国的其他星辰,故被称为星殿,它里面的东西也都有银制的。第三个小殿供奉雷电之神。第四个小殿供奉彩虹,它被认为是太阳的后代和贯通三重世界的桥梁,三界即上界神之天国,中层人类世界,下界水与火的冥间。虹殿的墙上绘有一个横跨的宽阔弓形,用七种不同颜色的宝石镶嵌,绚丽多彩。光彩照人。第五个小殿是祭司们使用的密室,据说它的墙壁是用金银宝石装饰起来的。
在太阳神殿的旁边,还有一座献给太阳神的“黄金花园”,园中点缀着用黄金和白银制成的植物花卉和飞禽走兽。它们神态各异,栩栩如生,据说,当西班牙殖民者第一次踏进这座园林时,面对这些形象生动逼真,造型栩栩如生的动植物,竟以为是自然长成的。
但是这片繁华景象中却隐藏着不祥之兆。第八代印加王曾得到太阳的神谕:“在他们中的一些人统治一段时间之后,必有从来未见过的人来到那方土地,而且一定会废除那里的所有偶像,夺取他们的帝国。”但这预言很快就被印加诸王们忘得一干二净,因为他们不仅没有发现预言应验的任何蛛丝马迹,相反印加帝国日渐强大。到第十代执政者帕查库提(意为世界的改变者)时期,征服的土地越来越广,成为南美洲空前的大国,被称为“新世界的罗马人”。
然而正是强大的帕查库提埋下了灾难的种子。长期以来,马丘比丘一直是秘鲁国内外历史学家和考古学家试图破解的谜团。关于它的兴建者和兴建目的一直有各种各样的假说。今天的学者们普遍认为马丘比丘是印加人在安第斯山脉深处修建的一个祭祀中心。马丘比丘虽然海拔2400多米,但四周群山环绕,相对高度不过几百米,植被丰饶、山坡陡峭,从远处和山脚下很难看到山上的建筑。城中的重要建筑大神庙对面是海拔6271米的萨尔坎泰雪山。
生活在农业时代的印加人相信,日月星辰是宇宙的主宰,大自然里种种不可思议的神秘力量统治着印加人的日常生活与精神世界。为了祈求丰收平安,祭祀神灵变成了印加人日常生活中的最重要的活动之一。秘鲁学者们相信,马丘比丘的地理位置是聚集众多自然力量的中心,也适合观察日月星体的运行变化,故成为祭祀各路神明的最理想地点,因而印加人不辞艰辛,耗费举国之力在荒蛮的安第斯山脉深处修建了古城。这一切全凭这位在战争中名声鹊起的印加皇帝,他的勃勃野心为他创造了南美洲最险峻、最壮观的历史遗迹,一个战争与征服的产物。
帕查库提还首创了皇室木乃伊的祭奠,把太阳崇拜和祖先崇拜完全结合在一起。在印加人的世界里,活人和死人之间的界限完全消失了。在印加人的信仰中,死去的人永远不会离开活人的世界,只不过转化成另一种状态活着。死去的印加国王和贵族仍旧住在他们生前住过的豪华宫殿内,被制成木乃伊的尸体依然穿戴华服珠宝,祭司和仆从无微不至的服侍他们。尤其是对印加王的木乃伊崇拜更是极为虔诚,权力得到无限放大,因为它们被认为充满超自然的力量和魔力。
无生命的死人控制着活人的命运。活人满怀敬畏地带着死人去参加公众节日,去拜访活着的亲戚或其他木乃伊,甚至参加特地为木乃伊操办的盛大宴会。当耕种的土地需要灌溉时,活人带着国王的木乃伊穿过干旱的土地,祈求雨水降临,如果国土出现危机,活人通过祭司翻译向木乃伊祈求忠告。木乃伊生前拥有的土地,死后仍是它个人的财产。成千上万的人辛勤劳作,为的就是给木乃伊提供美酒佳肴和华服珠宝。
在帕查库提死后五十年,全国境内大部分土地已经成了木乃伊的财产。在第十二代印加王时期,许多不详之兆纷纷爆发,除了从巫术中得到先兆之外,印加人还看到天上出现令人生畏的彗星。祭司们惊骇不已,纷纷预言不久王族不久之后会遭到血腥屠杀而毁灭殆尽,帝国将会落入他人之手。
到第十三代印加王瓦斯卡尔时期,不祥之兆已昭然若揭了。瓦斯卡尔发现木乃伊控制着太多的帝国资源,严重影响他的统治,他打定决心与世代相传的宗教习俗对抗,消灭祖先崇拜和服侍木乃伊的贵族团。但是库斯科的大贵族们不愿意自己作为皇室侍享受的特权受损,开始纷纷背叛瓦斯卡尔。国家很快发生分裂,瓦斯卡尔和他同父异母的兄弟阿塔瓦尔帕之间爆发了战争。漫长而血腥的内战以瓦斯卡尔失败告终,阿塔瓦尔帕宣布即位,处死了瓦斯卡尔的王室成员1500多人,至此太阳儿女的血统便告荡然无存。
内杠严重削弱了印加帝国自身的力量,此时又正值西班牙殖民者入侵南美洲之际。1532年11月,西班牙殖民者皮萨罗以会见为由诱捕了阿塔瓦尔帕。为了营救国王,印加人向西班人交出了填满阿塔瓦尔帕囚室的黄金。但当赎金凑齐后,皮萨罗却背信弃义地宣布阿塔瓦尔帕谋杀兄弟、崇拜邪神、通奸、谋杀西班牙人等十二条罪状将他绞死。不久后他的尸体被人从教堂盗走,制成木乃伊,至今下落不明。此后,皮萨罗又派军进占印加各地。西班牙暴徒不仅掠夺印加人的财富,还任意毁坏各种艺术品和有价值的资料。为了装运方便,侵略者把大批金属工艺品回炉熔成金条,运回西班牙。印加人的一种为祭司所掌握的写在金板上的“秘密文字”,也在这场浩劫中被毁灭。
时间犹如暴风雨袭来时的大海,惊涛撕裂了往昔的荣光,一个曾经是南美大陆上最兴盛的强大帝国,转眼之间从安第斯山脉永远消失了。第八代印加王的不祥预言变成实现。印加人从没见过的西班牙人来到他们的土地,印加人历代崇敬的太阳神被推翻,整个印加王国被殖民者洗劫一空,许多古迹、庙宇和陵墓全部遭到破坏,太阳神的子孙遭到杀戮和残酷压榨,人口从入侵前的六百万锐减到1570年的一百五十万。曾经辉煌一时的黄金帝国成为西班牙帝国的一个行省。在长达数百年的殖民统治时期,文明遭到了毁灭性的破坏,神话传说被当作“异端邪说”受到普遍禁忌的摧残,珍贵的记录被当作“魔鬼的作品”焚烧殆尽,保存下来的寥寥无几。
印加帝国虽然消亡,它留下来的许多瑰宝却至今吸引着无数慕名前来的人们。在的的喀喀湖东南处坐落着古代美洲最卓越、最著名的古迹之一——太阳门。它是印加人崇拜太阳的遗迹之一,由重达百吨的整块巨岩雕造而成,门的中央刻有一道人形的浅浮雕,头部放射出许多光线,双手各持一权杖,一般认为它代表维拉科查神。据说每年秋分黎明的第一缕阳光总是准确无误地照耀门的正中央。
当地人对他们到来之前就已存在的太阳门一无所知,认为它的历史比人类的历史还要古老,是维拉科查在开辟天地时建造了太阳门这座动人心魄的建筑。在石城中人们发现了维拉科查的石像,他睁着一双大眼睛,嘴唇周围留着浓须,与下巴尖削的胡须连在一起。然而南美的土地居民都是不留胡须的,因此这个维拉科查神是否真的存在过,他从哪儿来,到哪儿去,也就成了无法解释的难题。
或许神话只是历史在时间之海的扭曲投影,传说与现实其实并无一线之隔。数百年的古老传说而能风味犹存,更显其内在生命力之强劲。尤其是在18世纪末及19世纪初代表民族意识觉醒的独立运动和“寻找民族特性”的文化寻根运动中,这种被魔幻现实主义作家阿斯图里亚斯称为“内心的底层瀑流不息的印第安血液”在现实斗争中被赋予特殊的意义而产生了巨大的威力。

I
席路德
席路德

2099 人关注

知识挖掘机
知识挖掘机

32875 人关注

评论区

34评论热门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