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很多人平时希求的“浪漫”,往往与打破日常有关。日常的无趣,才是追求“浪漫”的源泉。在这个意义上,“浪漫”无法定义自身,而仅仅是作为“日常”的附属物与对立面而存在。也就是说,“浪漫”的意义仅仅在于,对于“日常”的反动。
说自己“追求浪漫”,其实际意义是想要脱离庸碌的日常,对于日常的机械而感到不甘。日常或许并非总是“日常”,而仅仅是因为时间的消磨。一段亲密关系持续是时间过长,那么人们对此感到烦闷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一种生活模式永远也看不到尽头,人们感到绝望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问题并不在于当下的感受,而是当下对于未来的预期:未来似乎看不到变动的可能。这时我们再回溯当前的状况,就会产生无尽的腻烦。
很多日常的开端,其实就是“浪漫”。当我们第一次有了朋友、第一次恋爱、第一次结婚,这些都必然是一种“浪漫”,因为我们会因为自身的无知而胆怯,而这种胆怯中,也包含着对于未来的好奇与憧憬:那件事,会是什么样子?不过后来的事情你们可能都知道了,人生会有某些时刻,人们有可能会对朋友、情人和婚姻感到厌烦。未曾有过的美好后来变成的常态,人们于是开始追求其他的“浪漫”。
那么,这样的心态的演变是如何发生的呢?我们只有知道了“日常”为何那样令人厌恶,才能理解人们对于“浪漫”的追求。我不能说《成年女性的动画时间》这部动画是对于这个答案的探寻,那样或许高估了它。但它显然是一种对于“日常”与“浪漫”之间关系的描述。
四集动画,在讲述四个故事。如其标题所言,这些故事的主角都是“成年女性”。任何对于该动画故事梗概的描述,都是在事实上抛却了这部动画的核心价值。但统而言之,四个故事的主角,都是“苍白的女性”。她们都是被生活冲刷得褪掉了颜色,想要重拾激情。
人们的少年时代往往正是“激情燃烧的岁月”,然而当靑春的岁月燃尽,留下的便是无尽的空虚。这些空虚又是被诸种琐事所填满,工作、家庭、孩子诸如此类。人们不再是因其自身而生活,他们最终将证明自身价值的依据,架在了他人的头上。作为员工,他们因为公司创造而存在。作为家庭成员,他们因维持家庭存续而存在。
“义务”一词最终消磨了自我价值追寻的可能性。人们只是日复一日的重复着相似的动作。然而这些动作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人们也没有认为其是特别的自信。年少时对于自身独特性的自信满满,如今就变成了“地球少了谁都还会转”的理念。当人们被镶嵌在了生活的庞大机器之中,将自身幻化成一个零件的时候,他们就会预想到,自己从来都不是不可被替代的。而自己的价值,只是维持日复一日的运作,接受日复一日在劳动力与自我意识层面的磨损。而当自己无法运作之时,就意味着自己再也没有了价值。这种自我规范的意识,便是“义务”概念的本质:失去了这种功用,你就什么都不是。
“美美”对于寡淡婚姻的厌倦便是来自于此。在她的述说着,“注视”一词尤为重要。这种注视,使得她的自我意识被唤醒。这种注视,便成了她自我价值的源泉。故事本身是一个老套的桥段——家庭主妇婚内出轨。但切入的角度却使得故事在某种程度上变成了“成长故事”。美美虽然在丈夫与情人两处都在做饭,但有所不同的是,在婚姻中,她不过是一种例行公事,她只是充当生活机器中的一个齿轮。而在情人处,却包含着她的深情,包含着她的日日精进。她天天去改良食谱,为自己订立生活目标(让自己更接近“3R”的标准,即减少垃圾产生Ruduce,重复使用Reuse,再利用Recycle),以及等待情人在晚间归来。(《晚餐》)
人们总是有希求他人“承认”的需求。人们总是说“不要太在意他人的目光”,却很少意识到,这正是说明我们总是需要并且依赖着他人的注视。人们对于自我价值的认可,既可能来源于自身,也可能来源于他人。这种认可是对个体独特性的肯定。认可的反面是不认可,但不认可本身也意味着价值。就如你受到了你鄙视的人的批评,你或许不会感到气馁,反而会以此为傲。然而,超越于这种评价的另一层次的表达,便是“漠视”。因为不在意,所以根本不需要表达。这种态度既不是认可,也不是批判,却是超越于二者的评价,以“漠视”的态度从根本上否定了事情的价值。
而这种漠视,就是日常生活的虚无的源泉。所有的事情都是例行公事,那些日常的行为都无法表达自身,也无法被他人解读。此时,只有“出轨”(婚姻关系和社会关系双重意义上的“脱序”)才能使周围人猛然意识到自己的存在,自己才能确认自己的存在,确认自己的价值。
另外的三个故事也与此类似。
年近四十鸠子参加同学会,以期寻找当年初恋的感觉(《人生Best Ten》)。家庭主妇真穗因为丈夫的新工作报酬降低,夜晚在便利店打工,子女的成熟反而意味着与她的疏离,她在生活之中奔忙而又无力(《不在他处,正是此地》)。泽口乃里子不甘于平凡,考到了东京的大学,和同事结婚迁往美国。她却又在婚姻失败的泥潭之中回到了自己曾经一心逃离的家乡(《滑过河面的风》)。它们都在表达着对日常生活的厌倦与疲惫,也在表达着脱离日常的希望。
动画是否是一个表达这种“日常”与“浪漫”关系的好的形式,我并不知道。动画的表现本身就是浪漫化的,天马行空的。这种常识本身就在暗示着动画可以去讲述更加激烈的故事,而不是固守平淡。
这部动画中,现实的拍摄画面偶尔也穿插其中,许多背景也是由现实照片处理而成,使它自带一些现实感。当然,动画更善于表现细腻的、浪漫化的情感。在这一点上,动画这种形式实际上与文字是相同的。而所谓“动画的视角”,实际上正是以一种浪漫化的视角去表达“日常”与“浪漫”。它虽然显得颓唐,却不是琐碎与焦躁的。
人们在日常中生活,却死于日常,这就是生活的常态。作为一个还算年轻的人,我实际并不能够真正了解到那种因为生活而被日复一日磨损的感受。若以年龄判断,这篇文章的作者与读者,应当还是处于那个人生的高光时刻。但实际上每个人都在某时面临着“存在主义危机”。当我们提前认识到我们将会面对“存在主义危机”时,我们不妨时常审视自己的日常,以防止自己变成那个巨大的生活机器中的一个齿轮。
我们同时也要意识到注视与表达的价值,我们需要运用这二者对他人的价值进行定位,同时也在需要他人对我们的注视与表达。
I
如山清
如山清

37 人关注

安利大帝
安利大帝

15453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