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文字大概7000+,可以选择看文字或者下面的视频。
大家好,我是狗哥,开一个新坑,《空洞骑士》。还是按照我们以前对游戏故事的解析方式,在详细分析游戏里的具体的内容前,我们先去说游戏的最主要的时间轴。
时间轴的主要功能是列出故事梗概,而不是去分析与证明具体的事件。因此这一期里涉及到的具体的事件的解析,我们以后会开专题去说。
好,废话不多说了,我们就直接进入空洞研究的第一期-《空洞骑士究竟讲了一个什么故事》。

诸神的时代

很久很久以前,在还是神统治的时代里。每个神都有自己统治的疆域,每个神都有着自己的子嗣与信仰自己的族群。游戏里明确告知我们的,一个是先知所在的族群,他们最开始的信仰是被大家戏称为大蛾子的——辐光。
先知会在她的言语里告知我们:“我们部落的民众都是从一道光中诞生的。那光很像是精华,也像那把强大的刃剑,但比他们都明亮得多。很抱歉……光芒……辐光。我记得你。
另一个族群则是在游戏DLC里告诉我们的——寻神者,他们最开始信仰的是,雷霆与落雨之神,但他们的神却抛弃了他们,正如同在风化面具里言语的:“一个来自没有神明的土地面具。雷霆之神,落雨之神!为何要抛弃尔之仆从?为何让吾等之心灵留下独自承受痛苦?还有何等神明可将吾等从这般悲惨寂静中拯救?
我们无法判定寻神者所信仰的神究竟去了何处,为何抛弃了他们,我们只能看到对应的结果。
神虽然离去了,但是这些曾经有过神、追随过自己神的虫子,他们之后便在各个世界里寻找其他的神,期望那些不属于自己的神能够帮助他们从悲惨与寂静中获得拯救。
所以我们才可以在神居里听到这些寻神者的言语:“何等神明,能拯救吾等之死寂心灵。
这两个族群形成了一个很有趣的对比,先知的族群抛弃了自己的神,而寻神者的族群却被自己的神所抛弃。
《空洞骑士》的世界观里,所谓的圣巢只不过是广大世界的一个角落。无论是寻神者的出现、还是蘑菇先生、梦魇,甚至是在圣巢里遇到的各种NPC,他们的存在都在告诉我们,圣巢之外仍旧有着另外的一个广大的世界。
只不过在游戏里,我们无法走出去罢了。
在诸神的时代里,神明与信奉者之间有着互相依赖的关系,但无论什么样的关系,都无法长久存在,在经历了时间的洗刷后,便会发生另外的变化。有了改变后,便有了新的故事。

沃姆与辐光的战争时代

在辐光统治圣巢所在的这片土地许久之后,有一个叫做沃姆的巨大的虫子,不知从何而来,在经过此处时,突然打算留在此地。
沃姆的停留与本地原本的神明——辐光之间发生了冲突。
沃姆的主张是虫子的多样性,只有多样性虫子才能更好的存活与繁衍。而辐光的主张却是思想的统一性,只有思想的统一性才能带来团结与和平。
因此与沃姆的时代所接近的巴冬也同样的告诉了我们:“他们有另一种统一的意志,拒绝沃姆建立秩序的志向。我抵抗住了光芒的诱惑。也许它能带来团结,但也让人丧失心智……让虫子只剩下生活的本能。
或许在第一次的争斗里,沃姆败给了辐光,并给自己带来了死亡。但是死亡并非是一切的结束。
正如巴冬的言语:“这个破败的地方是沃姆的坟墓。曾有传闻说它死在了这里。但对这个远古生物来说死亡意味着什么呢?我觉得更像是一种转变。
是的,死亡是另一种转化生命的形态。
于是我们同样可以通过巴冬的言语得知了后面的故事:“正是那次事件后产生的生物建立了这个衰败的王国。
这里的王国指的便是由白王建立起来的繁盛一时的地下王国——圣巢。
白王便是沃姆死亡后转化的形态之一。而沃姆的死亡后的另一种形,便是记载在白色防御者里的文字:“冠军的呼唤、根结的树林、黑沃姆之战……我全都记得。
对的,这里突然出现了黑沃姆这个名字。
正如同我们的主角死亡后,会从身体里分裂出来阴影一样,我们的阴影诞生自深渊,而阴影里也同时告诉我们了:“我们每个人都会在临终时留下一些印记。
沃姆死亡后留下的印记便是——深渊,所以深渊整体的名字叫做黑沃姆而不是如同白王这种转变后的名字,深渊仍旧是沃姆的一部分。
但同样也在阴影里记载的:“前世的回响。打败它,夺回它的力量,让自己重归完整。
白王击败了黑沃姆后,并没有夺回力量,而是用这个力量创造出来了容器的核心,打算以容器,以沃姆力量的一部分把辐光封印起来。
于是我们可以在深渊里看到由白王建立的发出光芒的灯塔,可以在白色宫殿里看到大量的装着深渊液体的躯壳,甚至还能看到当时制作容器的某些步骤。
这些实验最终的目标都指向了幅光。

白王与辐光的战争时代

沃姆的死亡并没有结束战争,从沃姆死亡后转变的白王,仍旧延续了沃姆的理念,再次展开了白王与辐光之间的战争。
夹在战争里的许多虫子不得不面对自己的选择。
有人选择了辐光,也就是会把自己的思维交给辐光以获得力量,但是会在力量里逐渐迷失自我,化身为傀儡。
有人选择了白王,也就是繁衍,认为每个虫子都有自己存活的意义,他们需要存活的价值,并且这种价值以自身的意志为基础。
而辐光的力量不仅仅是一种光,更是一种植根于所有虫子内心的梦,所有的虫子会逐渐在梦中被光所引诱,获得了力量与长久的生命,同时也失去了繁衍的使命。正是因为不死,才不需要繁衍,无法繁衍,也就无法让自己的族群更加壮大起来。
白王与辐光的战争更深层次是,个人的生命的长久与族群整体的壮大的战争。
所以,白王联合了象征着植物的白之女王,象征着深巢的赫拉与象征着苔藓的乌恩等等,一同与辐光进行对抗。
而与白王形成同盟的虫子他们的选择都是繁衍与冲突。
这也是为何,在这种争斗之下,原本信奉着辐光的先知种族会抛弃掉辐光,这也是为何跟同属于先知种族的蓟风对话它会说道:“你觉得一个蛾子拿着武器很奇怪?毕竟我们是一个逆来顺受的种群,但我可不是唯一一个拿起武器的人。
辐光的种族大部分向往着和平,但他们同样因为追求者和平而放弃了自己的先王。
或许这同样是一种因果循环,向往和平的虫子,在面对战争时,背弃了自己的神,选择了更强大的一方。原以为能够获得和平后的存活,但是到了最后,却落得了灭族的命运。
这场战争最后的胜利,我们也在游戏里明确地看到了,白王通过在深渊里获得的力量与生命,制造出来了空洞骑士,而空洞骑士的最终的使命就是封印辐光。
由于幅光不仅仅存活在现实的层面,它在另外的一个领域——梦境里依旧存活着。所以当杀死了幅光后,还需要再次在梦中封印辐光。
为了防止幅光在梦境里侵扰圣巢的虫子,三位守护者野兽赫拉、教师莫诺蒙,守望者卢瑞恩同时把自己封入到梦境之中,对空洞骑士所在的黑卵神殿再次以守护者的名义进行第二层的封印。

圣巢时代

封印了辐光后的白王建立了一个强大的国家——圣巢。同时这片土地也迎来了自己的荣光时刻,所有的虫子开始不停地繁衍与扩张。来自于圣巢之外的各种冒险者与商队开始进入到圣巢里进行贸易与交流。提升交通便利的鹿角虫站也是在此时搭建了出来的,圣巢愈加繁华与昌盛了起来。
正如同奎若对我们的言语:“你能想象这里在全盛时期的样子吗?大群大群的虫子都在王国里旅行,鹿角虫铃响个不停,车站里热闹得很,活力四射。
但圣巢的繁荣同时也无法掩盖其他的问题。
当强大的敌人消失后,原本的联盟自然也就开始逐渐瓦解了起来,毕竟繁衍就面临了土地与疆域的扩大,而扩大必然就要发生战争。所以我们才会在苍绿之径见到两种有着陡然不同含义的碑文,从一开始的:“偏离苍白之王道路的人都要面对乌恩的法则。
到之后却记载着:“虽然这里曾是我们的土地,但一个苍白的生灵占据了前方的洞穴。它看似和善,但没有和我们一样的梦想。去那边的时候要小心。
这里所说的苍白的生灵就是指代白色夫人。
而白色夫人也为了防止自己过度的繁衍的欲望而把自己封印在王后花园的屋子中,正如同她所言语的:“我看起来像是这里的囚犯吗?但这也是我自己的选择,是我自愿将身边的束缚施加在自己身上。
螳螂村与深巢的冲突仍旧在发生着,即便野兽女王赫拉曾经甚至是如今依然与白王有着关联,但是面对种族的繁衍,深巢仍旧需要向外扩充,而扩充带来的自然就是战争。因此我们在进入到深巢的时候,会面对大量的深巢的虫子,会在螳螂村见到大量的虫子的尸体,堆砌在一旁。
个人意识的觉醒,同样也在圣巢自己内部发生了重大的变化。虫子狩猎的退化与阶级的分化自然而然的产生了。在圣巢里居住的虫子不再使用自己的利爪了,他们开始依靠武器与盔甲。
因此我们才可以在跳跃躯壳里见到如此的描述:“旧圣巢的虫子不会自己捕猎食物,而是让人把它们送到嘴边。所以它们才这么弱。所以它们的王国才化为尘埃而消逝了。
同时也因为繁荣出现了许多贵族与卫兵,阶级开始分层,上层的贵族过的脑满肠肥的生活,下层的居民却变得越来越悲惨。
圣巢的其他虫子,不仅肩负着生存之外的劳苦的命运,例如在挖矿。同时还成为被其他虫子当做食物的命运。于是我们在极乐塔里看到许多虫子的肉块,也听到被杀死的虫子波奇的言语:“哦天哪!你看起来真瘦,简直瘦得皮包骨。看来你就是这样了。你看看我!一个庞大,多汁,肥胖,油腻……可口的虫。所以我这么受欢迎。我已经等了很长很长的时间了。哦,晚餐时间是不是快到了?
是的,他的思想早已经被清洗了,他的存在就是为了成为他人的食物。
所以我们也能理解了,为什么会在暴食躯壳里见到如此的描述:“随着财富的增加,这些虫子越来越不愿狩猎,但吃得越来越多,最终成了这样奇怪的形状,就像熟过头的果子一样。
此时的时代,是由一个由神权逐渐向王权的转变的时代,王权的特征之一,就是同族的虫与虫之间不再平等,开始有了阶级分化,王成了思想上与现实里至高无上的存在,所有的人都必须跪拜在白王的王权的荣光之下。
而依附于王的那些弱小的虫子们,从面对自然的危险,改为面对王权阶级社会的危险,被奴役与成为食物逐渐变为自然而然的事情。
于是,荣光之下的圣巢开始向外扩张,开始不断侵蚀周围的土地。
因此,我们便可以看到周围许多的种族,要么是反抗圣巢的扩张,要么是仅仅是名义上的认同,虽然保持独立自治,但仍旧承担了一部分圣巢的义务。例如,螳螂村就需要克制深巢里虫子的进攻。
在圣巢的都城——泪水之城里的最中央,雕塑着象征着为整个圣巢,献出生命的空洞骑士与三位守梦者。
我们可以看到对其的描述:“在那高远的黑色穹顶下。它的牺牲使圣巢永世不衰。
长久的历史延续下去后,这些生命与功绩逐渐都被遗忘了。无论是空洞骑士还是白王的五骑士。在这奢靡的繁华背后,自然是隐藏了可怕的危机。而这种危机,往往便是在某一刻,突然地爆发了出来,并且再也无法阻挡了。
原本以为被封印的辐光,再一次地出现在了圣巢虫子的梦中,封印辐光的空洞骑士的面具在经历了长久的时间的洗涤,终于经受不住,出现了裂痕,它也无法阻挡辐光的溢出了。

圣巢没落的时代

于是被称为瘟疫的疾病开始在圣巢里蔓延了开来。这种疾病在暴力躯壳里有着明确的记载:“圣巢的虫子都被这种古老的疾病扭曲了。它们首先陷入了沉睡,醒来后失去了心智,然后身体开始变形……
而无论是作为下一个守梦者栽培的大黄蜂,还是作为下一个空洞骑士栽培的产生自深渊的幽灵们,都未曾准备好。白王也把自己关在宫殿里未曾出来,所有的虫子都陷入了慌乱之中。
或许是已经别无他法了。
原本打开欢迎世界各地的虫子的圣巢大门,也被重重地关上了。它们不仅向圣巢内的所有虫子宣布,这个世界除了圣巢之外再也没有别的世界,同时也不允许其他的虫子再次进入到圣巢。
在灵魂圣所的灵魂大师,想要通过灵魂的力量来抵抗辐光的侵扰,但他在残杀了众多的虫子后,却成为了最容易被辐光控制的虫子之一。
此后,整个圣巢便陷入的衰败当中,逐渐等待着自己的死亡。原来对抗辐光的那些神与王都陷入了沉默当中。
白色夫人把自己困在了王后花园,白王把自己封锁在了皇宫里,乌恩消失在苍绿之径,基本不再露面。而那些原本的梦中的封印者,虽然能够困住辐光,不让瘟疫大面积的爆发,但是终究无法阻挡瘟疫的继续蔓延。甚至连原本死去的虫子,在辐光的影响下都重新获得了生命,只不过这种重生未曾拥有神智罢了。
此后便是长久的遗忘,这片在土地下的王国,便成了漫游者与冒险家的寻求财宝的魔窟,等待着那些人来冒险,等待着那些人来寻找传说中的宝藏。
或许也便是拥有了这种传说,才能给圣巢带来新的希望。

游戏开始的时代

一个小小的虫子,我们的主角,带着自己残破的骨钉,因为某种不清不明的原因,来到了圣巢,打开了久远尘封着的大门。
在衰落的小镇——德特茅斯里我们见到了虫长者,他告诉我们:“在我们的城镇下面曾经有一个伟大的王国。它已经变成废墟很久了,但它依旧吸引着虫子们到那深处去。财富、荣耀、启迪,那深处的黑暗似乎包含有无数的可能性。我相信你也在下面寻求着你的梦想。
在这里,我们也遇到了跟主角一样,因为各种各样的理由又回到圣巢的大黄蜂、奎若、左特等人。
我们的冒险愈加深入王国底层,自身的秘密与王国的秘密便向我们靠得更近。
我们见到了这个曾经伟大而辉煌的圣巢的都城——泪水之城,我们找到了自己出生的来源之处——深渊。
我们通过跟大黄蜂的对话,知道了自己的使命,我们从深渊出生,在白王的手里被制造,并且得到了挽救圣巢的最终的任务。
我们需要对自己的命运做抉择,是否愿意为了这个诞生自己生命的地方做出牺牲,再一次成为空洞骑士,成为容器。还是打算进入到空洞骑士的梦境当中,击败辐光,让瘟疫永远的消除掉,让圣巢又一次成为伟大的王国。
还是什么都不做,遵循守梦者的愿望,不要贸然把封印打破。仍旧保持原样,让这个王国依然陷入到沉静当中,逐渐枯死,再也无法复活。
这所有的一切都交代给了我们玩家手上,只等着我们静静地进行选择。
而游戏最开始前的言语:“在远方的荒野里,提到你的名字它们都饱含敬畏与惋惜之情。你为虫子和野兽带来了它们做梦也想不到的世界。
便已经暗示了我们,即便我们什么也不做,这也迟早会成为一个谶言,等待着另外的一个如同我们一般,出生于深渊的另一个容器的到来,挽救这个古老、衰败却也永恒的圣巢。
不过也同样的,如果我们知晓了这个谶言,仍旧什么都不做。我们也就无法看到这个谶言的究竟是否为真,究竟是否为假了。

最后

这一期是我《空洞骑士》的第一期的解析,从时间轴上我们能够看到整个故事的兴衰。
这片土地原本属于辐光,但是由于沃姆的出现导致了战争的出现,沃姆象征了混乱的时代终将来临。
原本和平的这片土地,因为战争的到来变得分崩离析。但是最后也因为战争的结束而变得更加繁荣。但是繁荣到了尽头,面对的仍旧是再一次的死亡、战争与抉择。
没有什么是永恒的,有的只是一次又一次的循环往复与因果报应。是沃姆与辐光的战争。也是白王与深渊的战争。
虽然象征着沃姆的白王在辐光的战争里取得了胜利。
同时也表示了,被白王压制的深渊,在另一个时代,重新因为白王的圣巢的衰落而取得了最后的胜利。
无论这片土地的所有者是谁的,最终他们终究会归于尘土与虚无当中。只有这片土地永恒存在。而圣巢只不过成为了一个代名词,表明了永恒而存在的事物究竟会是什么。正如同在我们踏入到圣巢时见到的最后的一段文字
走过这里你就会进入国王和造物主的领土。跨国这道门槛,遵从我们的法律。 见证这最后和唯一的文明,永恒的国度。圣巢。

但我们同样也明白,圣巢绝对不是最后也不可能是唯一的文明。
原本我们以为这就是世界的全部的圣巢,会随着游戏的逐渐推进,让我们知晓,这不过是庞大的世界的一部分。只不过,对许许多多的虫子而言,对许许多多从来也未曾想要跨出圣巢一步的虫子而言。这里或许就真的,是他们的唯一,也是最后的永恒的国度。
我是狗哥。我们下一期再见!

感谢这些小伙伴对我的《黑暗之魂》、《血源诅咒》、《只狼》与《空洞骑士》文本研究的打赏支持。
如果看完解析的您也觉得我说的还不错,可以到此处对我进行打赏


I
dogsama
dogsama

2042 人关注

知识挖掘机
知识挖掘机

29790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