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本文为小黑盒主机区《死亡搁浅》专题征文活动作品,作者:pink丶小P
2016年随着《死亡搁浅》概念宣传片的播出,关于《死亡搁浅》的热度便一直没有停下来过。小岛秀夫和宫崎英高一样两人都是狂热的文学爱好者,他们的作品都汇聚着大量的文化符文(由此看出海量的阅读量真的是做好游戏的基本要素)因此小岛秀夫的每一帧CG都会蕴含着海量的信息...三年了,预告CG里的文化符号已经被岛学家们挖得七七八八(如"取自埃及神话的设定,来自印第安文化的捕梦网......")因此今天我们就不再解析这些文化符号,而是换个角度从游戏的核心来更好的认知何为《死亡搁浅》。

《死亡搁浅》名字的由来

我今年已经50岁了,无论是体力还是现场的创造性都变得迟钝起来。一般来说这种时候应该考虑安排好继承人然后退休才对吧。但是如果交出了接力棒的话,就无法汲取伊藤的遗志(MEME)了。所以接下来,我还会继续讲述故事。因为就像伊藤说的那样,这个世界就是诸多细小故事(MEME)的集合体。并且讲述故事的重要性也是伊藤的MEME之一。 人不会消失。我们就是在这些话语的河川中漂流着的东西。人这种存在,既是物理上的肉体的同时,也是不断继承话语的故事。 伊藤去世以后,我为了找到新的接收我MEME的存在,开始了在杂志上的连载。持续了3年的连载也将在第30回迎来完结。就像人的生命一样,连载也会终结。但是《我所爱着的MEME们》这个故事,书中介绍的我所爱着的作品(MEME),和伊藤计划这个故事(MEME)一样,未来应该会永远的传承下去。 伊藤聪成为了小岛秀夫,然后小岛秀夫又接收了伊藤计划的MEME这个奇迹般的故事,我会永远记得其中的这份感动。
以上这段话来自小岛秀夫的《我所爱着的MEME们》,从这段话中,不难看出小岛秀夫和伊藤聪之间有着非彼寻常的关系。《潜龙谍影2》在东京游戏展宣传的时候,作为小岛超级粉丝的伊藤聪找到小岛秀夫聊天,两个人聊的投机,然后就认识了, 这之后二人的关系宛如《高山流水》中的俞伯牙与钟子期一般,互为知己。小岛秀夫也在《我所爱着的MEME们》里提到《潜龙谍影》的成功离不开伊藤......即使在09年伊藤计划(伊藤计划是伊藤聪的笔名)逝世以后小岛依然缅怀着这位故友。10年,《潜龙谍影:和平行者》正式发售,小岛在游戏的结尾向这位天国的友人致敬。次年,在伊藤计划的文集发售会上,小岛作为特约嘉宾出席,当被问到如何看待两人的关系时,小岛这样说:“像是弟子,像是老师,也像是另一个自己。”15年《潜龙谍影5》里的声带虫与《故去者之国》里的“灵魂菌株”在设定上有着惊人的相似,可以说这也是对故友的致敬。接下来让我们先来了解一下《故去者之国》
《故去者之国》(动画译名尸者之国b站有该动漫的片源)故事是讲述了人类发明了操控尸体的技术,通过切开尸体的延髓注入灵素从而使尸体处于一种非生非死的搁浅状态,这种活尸有着正常人的行动能力并且绝对服从永不疲劳。通过这种技术人类运用大量的尸体制作成军队和廉价劳动力,尸体伊然成为了这个世界的经济支柱。
在各大媒体采访中小岛一直在强调“线”(strand)是“人类用来确保对自己重要事物的工具”。人的灵魂是人的重要事物,是生者绝对不能舍弃的。架在生与死之间的,是被称作“灵魂”的桥梁(BRIDGE)。所以探究灵魂的本质可能会是《死亡搁浅》的一大主题(监督亲自剪的最后一段预告也证实了这一点)。在预告CG中我们可以看见大量与伊藤计划的《故去者之国》相似的设定。都有着操控的线,而操控的对象都是非生非死的搁浅状态。
就像在小岛秀夫的《我所爱着的MEME们》写的那样,小岛与伊藤紧密的链接在了一起,虽然挚友已然逝去但小岛会携带着他的故事将这份链接持续下去。“只要自己一天没倒下,便会一直向着太阳前进。”《死亡搁浅》也正是两者之间故事的延续。《DeathStranding》的取名非常有意思,strand不仅有着搁浅的意思,还有着作为线丶绳的意思...这样一个富含着多个意义的名字不得不说小岛秀夫很有一套。

核心及灵感

在2017年的发布会上小岛秀夫向大家阐明了游戏的灵感,游戏来源于安部公房的两篇短篇杂谈《线绳》与《棒》。为了更好的理解这一灵感,让我们来说一说安部公房。安部公房(1924—1993),日本20世纪最伟 大的作家之一,有世界级文学大师之称。(个人认为看了安部公房的书就能理解为什么村上春树与诺贝尔无缘)因为受到西方思潮和共产主义思想的浸润,不同于同期的日本学者,安部公房的作品更倾向于超现实主义。
他的文学世界充满了质疑和批判,具有敏锐的批判意识和干预现实的广度、深度。其随笔以对东欧的共产主义运动、美国黑人问题、欧洲的吉普赛人现象、德国纳粹等问题的思考显示出开阔的视野。小说、戏剧则借助了生动、真实而非概念化的文学形象对现实发言, 如表达对底层民众命运同情的《洪水》《红茧》《魔法粉笔》《棒》《诗人的生涯》,对资产阶级为富不仁批判的《实业》《R62号的发明》,对官僚阶层嘲讽的《幽灵在这里》,对异化与权力批判的《墙》《砂女》,所谓民主自由对个体权益的野蛮剥夺的《闯入者》(根据最新cg的情况强推这本,小岛很可能收到这本书不少启发),以及不可知的人性黑洞的《箱男》《他人的脸》等等。
在《潜龙谍影5》里的箱子以及在发布会上的行为艺术分别是对《箱男》和《他人的脸》的致敬;由此可见小岛秀夫是多么的喜欢安部公房。也正是因为受到安部公房作品的影响,小岛的反战思想总是带有老一辈的风格。在游戏里总会隐藏着许多多对社会热点的深虑和思考并且还具有很强的预见性;(01年在《潜龙谍影2:自由之子》中便对信息与数据爆炸后的世界产生担忧)有趣的游戏模式之下也总隐藏着富有深度的哲学思辩。

《绳》与《棒》

《绳》作为一部短篇被收录在《不相干的死・时间的崖》(無関係な死・時の崖),而《棒》在国内则比较出名各大网站都有短篇汉化文本。这两篇杂谈都极其晦涩难懂分别对“人的主观造就了工具”和“工具本身造就了人的主观认知”展开了哲学的思辨。而小岛秀夫则在注解中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答案。
“棍和绳是人类最古老的工具之一,棍让不好的空间远离自己,而绳把好的空间拉近。这是人类最初的发明,是人类最初的朋友;无论人们深处何处,棍和绳都无处不在”
我们都知道《死亡搁浅》全篇都在强调着“交互与链接”,在各大访谈中小岛秀夫也多次强调了线上的重要性。(死亡搁浅线上不需要PSN会员!!)因此不难看出绳所对应的不仅是游戏中的具象化的绳,也对应着我们生活中将万物互联的互联网。在这里《绳》(线)与《棒》的哲学思辩就很好的体现出来了。在互联网高速发展的今天万物互联,种族与人群之间的距离被消除,地球变成了地球村;然而事实真的如此吗,随着互联网的发展,我们都习惯龟缩在自己的圈子里面,对于其他圈子的文化则以刻板印象一言蔽之,各个圈子之间的壁垒越来越高,不同人群与人群之间越发的不了解不信任,不同圈子和群体之间的冲突与矛盾随处可见。
种族与种族之间的冲突借助着互联网而越发的频繁...互联网作为"线(Strand)"连接的意义被人们抛之脑后,在网内人们挥舞着“棒”尽情的宣泄暴力与欲望。小岛秀夫作为一个致力于打破第四面墙的游戏制作人,我相信对于《死亡搁浅》他有着更大的野心和目标。用庞大的文学底蕴和文化符号做出优秀的游戏并以此链接全球的玩家。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通过一次刻骨铭心的冒险让玩家深刻明白链接的意义。给予每一个疑问的追寻者一个满意的答案,即使他并不适合所有人......

谈谈小岛秀夫

关于小岛秀夫的身平事迹我相信各位玩家已经是“倒背如流”了,对此我便不再赘述别人说过的东西。第一次了解kojima是在初中的时候,那个时候在psp上接触到《合金装备和平行者》那时候便瞬间被游戏直逼ps2的高画质和韵味十足的漫画过场所吸引,从此入了岛坑。在高中的时候关注了kojima的推特,基本上kojima推荐的书籍和电影我都去欣赏观摩,也正是因为kojima才会对文学有着浓厚的兴趣。
我很清楚kojima为何花大量的时间在文学和电影上,无他只有足够的知识储备才能做出足够优秀的游戏;宫崎英高写意的诙谐世界也离不开学生时代恐怖的阅读量 。从业35年kojima一直坚持着3天一电影,7天一本书的习惯,只为了让大脑的灵感一直能支撑他继续把游戏做下去。他不是将游戏做的像电影,而是把电影做成游戏,不延续已有的辉煌和成就而是一直挑战新的领域,他在用他的方式开阔着游戏更多的可能,几十年来从没有让粉丝们失望,他跟很多人一样喜欢这电影,喜爱着游戏;而他只是比我们热爱得太多太多......

I
小黑盒
小黑盒

19 人关注

有感而发
有感而发

2145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