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文字大概1w+,想看文字的看文字,不想看的可以看下面的视频!
黑暗之魂这个这个游戏系列,虽然信息零散地藏在了物品介绍、人物对话、游戏环境里,但除此之外还有一条线是我们一直都深陷其中,并且很难发现的,那就是游戏流程所告诉我们这个世界隐含的故事。
游戏流程作为最直接的叙事交代,或许便是因为太过于直接了,反而容易让人忽视。
比如游戏一开始我们从灰烬墓地复活,再通过传火祭祀场的营火传送到洛斯里克的高墙。洛斯里克是我们灰烬进行职责,也就是鲁道斯嘴里的猎王者的职责的开始之地,同时也是最后职责的结束之地。游戏的最后我们仍旧要回到此地,击败那高高在上、位于洛斯里克最高处的双王子们,把他们的薪柴带回到传火祭祀场的王位之上。
初次来到高墙时我们会在主祭艾玛的敦促下举起小环旗,等待恶魔的搬运工,把我们送往使命与职责的下一站。
《黑暗之魂3》的世界里搬运工一共出现过两次,一次是在洛斯里克高墙之上击败冷冽谷的远征骑士波尔多后,另一次则是在聚集地击败恶魔双王子后。
有趣的是,《黑暗之魂》的搬运工是把我们从低处的塞恩古城运到更高处神的都城——亚诺尔隆德。而在《黑暗之魂3》不论是在洛斯里克的高墙,还是在聚集地,我们都是从高处前往去了低处。这仿若是在暗示我们,《黑暗之魂3》的这个世界早已经腐坏不堪。
所有的事情都开始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如同聚集地一般,旋转扭曲而下,而我们灰烬的整个旅途,便是为了见证这个世界的腐败,并在最后做出自己的选择,也就是我们玩家的选择。
《黑暗之魂3》的世界远比《黑暗之魂》的世界更加腐烂不堪。
于是我们就看到了《黑暗之魂》的白蜡石告诉我们:“这是在时间停滞不动的罗德兰一地,不死人照应彼此的手段。
但是到了时《黑暗之魂3》,白蜡石却告诉我们:“这是所有事物汇流沉淀的洛斯里克,这是无火的余灰们彼此照应的手段。
相似的故事,相似的人物,但是却是相似而不相同的地点描述。成为薪王,并苏醒后唯一留在王座的王——鲁道斯明确地告诉了我们:“ 但这里,是俗称的诅咒汇流之地。
《黑暗之魂3》的世界里最重要的国家洛斯里克,在鲁道斯眼里,就是所有诅咒的汇流之地。
仿若《黑暗之魂3》世界里的所有的一切都在遭受着诅咒,而诅咒表现出来的最终形态是生命的扭曲——不死。而不死人所要得到的最后的希冀要么是死透了的死亡,要么是转变为其他形态的重生。
这是一个逃脱不了的死也死不了,活也活不下去的残忍世界。
我们灰烬的诞生,便是为了改变这个世界,正如同我们在执行使命上遇到的其他的灰烬,不论是洋葱骑士还是安里都早已告知了我们,既然你也是灰烬,那么你必然肩负着使命。
灰烬存在的本身就是为了达成使命,仿若人从出生一开始,就已经有了自己的终点一般。
可悲,但在《黑暗之魂3》的世界里,却同样可敬。
于是,所有的一切,便如艾玛所说的:“汝身为探王者,该当前往高墙下方,找寻薪王们。此为亘古不变,并为汝之使命吧?
高墙之下,我们的第一站便是不死聚落。
那么不死聚落究竟是一个什么地方呢?为何这里的空中遍布着乌鸦?为何不仅仅是此处,我们前进的一路上都遍布着乌鸦呢?不死聚落之后的所谓的活祭品之路又是什么?为何这条道路的延续下去终点是幽邃教堂而不是别的地方?这个教堂在游戏里又有何含义,会诞生前两作都未曾出现的概念——幽邃呢?
这一期进入到魂学研究的第十五期——《从不死聚落的不死到幽邃教堂的不生》。

不死聚落的不死

我们从洛斯里克的高墙通过搬运工下来时,从上而望,一侧是通往洛斯里克的道路,但早已被毁坏。众多的巡礼者便是死在了此地。
另一侧则是通往不死聚落,也是我们灰烬想要完成猎王者使命最主要的道路与方向。我们在此处抬头望去,可以看到不死聚落上方飞旋着无数的乌鸦,而它们的存在便是提前告知了我们,这里仍旧是一个布满死亡与扭曲的村落。
《黑暗之魂3》的世界,不仅仅是此处,所有的地方皆是如此,不死便代表了模糊死与生的概念.
没错,不死用另外的话来说,也就是不生,如果说《黑暗之魂》更多的表现出来是不死人的不死这一面,那么《黑暗之魂3》则是更多的表现出来不死人的不生这一面。
这里的人无法体会到生命的存在所赋予他们的快乐,对他们而言,生命的存在便意味着罪孽与苦难。所以我们能够在不死聚落的入口处,见到不死人寻求着死亡,他们跪拜着、高呼着、等待着他们的死亡。
于是,城门打开,一群样貌早已畸形的猎狗一呼而上,把他们吞噬而尽。
等我们进入到不死聚落,再放眼望去,便能明白,为何这里会被一大群象征着死亡的乌鸦盘旋着。整个不死聚落成为了一个巨大的屠宰场,所到之处便是各种刑法,人类的尸体被各种形式地摆放着,悬挂着。村落里的许多居民们则都在对着燃起火焰的树祷拜。
我们可以在删除的武器大树锤里见到如此的描述:“使用已存活漫长岁月的大树树干制成的槌子。据说高龄大树拥有意识,是不死聚落居民的膜拜对象。
我们在《黑暗之魂3》的世界里见到了一种新的信仰,对树的信仰。
在不死聚落里,除了我们刚刚进入时见到的此处的居民对树的信仰外,在另一处的教堂里,便是能够再一次看到的大规模对树的祷拜。
这里的树正是验证了大树锤里的话:“高龄大树拥有意识。”
这棵树便是——咒蚀大树,他拥有生命与理智,不过如今早已成为另一个诅咒罢了。
于是我们可以在它的灵魂里看到对应的描述:“古来的不死聚落就是所有诅咒的聚集地,而其中最为可怕的诅咒被封印在神树中,接着慢慢地,神树开始转变。
洛斯里克是诅咒的聚集地,不死聚落同样也是诅咒的聚集地,咒蚀大树是、幽邃教堂是、冷冽谷是、环印城自然更是。《黑暗之魂3》的世界每一处都有着不同的诅咒,展现出来了诅咒的不同的力量与面相。
同样的我们也可以在不死聚落里,见到众多的人被树化的现象。
树化,仿若这又给《黑暗之魂3》的世界生命的走向带来了另一个方向。如同无名王者选择了龙化一般,树化成了另一种转化,只不过这种转化似乎连生命的形态都发生了改变。
或许正如同文本里所说的:“高龄大树拥有意识。
而百年、千年之后,等待他们的是再次获取到了生命的喜悦。
这种现象同样的在洛斯里克高墙的起点处,我们也能够见到,即便化为了树木,人依旧向往着天空与自由,伸出去的双手或许在祈求某些自己一生都无法得到的事物,这也或许是另一个无法解决的悖论,正是因为无法得到,所以才愿意去追求。
毕竟,万一得到了呢?
相信万一得到之后,还有另一个追求等着我们。但那毕竟是千百年之后,如今不死聚落这里的居民则从原来的从事农务的农夫变为肢解尸体的屠夫。我们可以从他们使用的工具多是农事工具并最后转变为肢解工具便知晓了,不死的转化是如何改变的。
正如洋葱骑士的话:“要不要共进一餐?不死人偶尔模仿别人一下也不错啊,让我们为这个重逢干一杯吧。
人类成了不死人后,连进食的需求都不再需要了,于是农务成了毫无意义的事情。洋葱骑士的进食与饮酒则成了象征意义的行为,是对过去曾经为人的缅怀,也对是如今成为不死人的无奈。
同样的不死聚落的居民也是如此,即便成为了不死人,仍旧用着自己习惯的农具,有些事情一旦习惯了,便是永远无法去改变,即便生命的形态发生了改变,但是常年的习惯仍旧会遗留下来。
我们可以看到大量的文本信息告知我们不死聚落的行为。他们负责肢解不死人,并埋葬他们。
在焦炭松脂里记载着:“在不死聚落里,这项道具有肢解后尸体的防腐,以及埋葬的用途。
在人松脂里记载着:“因浸泡人类体液腐烂的焦炭松脂。可让右手武器暂时强化暗属性。在不死聚落里用于防腐或埋葬,是长年累月后形成的物品。
注意,这里第一次出现了一个信息,长年累月后形成的物品是对不死人的肢解后,浸泡人类体液而形成的物品,并且还必须得是对原本已经存在物品的的腐烂。
这个物品的作用则是用于强化暗属性。
在黑魂系列游戏里,某个物品可以强化的属性表示了这个物品对应的含义。比如焦炭松脂与黄金松脂,比如结晶宝石与火焰宝石。于是我们便可以隐约得到一种暗示,不死人的不死这种行为似乎开始能够形成一种力量,并且影响这个世界,更何况,在《黑暗之魂3》的世界里所有的属性都在发生质变,更何况是不死人呢?
而不死聚落就是大面积处理不死人死亡的地方之一,因此我们可看到大柴刀里的记载:“不死聚落的工作器具之一。是用于肢解的道具。
正是这种行为造就了《黑暗之魂3》世界里特有的质变,无论是楔形石的质变还是道具上的质变,我们都会发现,这里面多出来一个与《黑暗之魂》的世界里差别最大的物品。人成为了一种材料,不论是血、脂肪、体液还是肉体与骨头,他们都在道具里显示出来他们的作用。
人类成为不死人,不死人是一个诅咒,这个过程,在《黑暗之魂3》的世界里变得更加明显。
并非所有人成为不死人后,它的精神就能承担得起不死所带来的绝望,更多的人都因为成为了不死人而去寻求死亡。
或许正是因为如此,才为不死聚落的里肢解不死人的出现成为了可能,他们正在以解脱之名,在残害众多的生命。所以在宣教士斧里见到了如此的描述:“以不死聚落为首,在各地积极宣扬教派的传教士所持之斧。对他们来说,死亡就是救赎。对违逆自身教诲的人便是使用这把斧头劈成两半。
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让成为不死人的人类,能够获得死亡的安息,或者是另一种解脱,为了获得这种解脱,他们愿意做任何事情,并且他们愿意承担任何事情。
可以把死亡又复活的不死人再次杀死,可以把他们悬挂在聚落的各处,让他们逐渐感受到死亡,可以去崇拜大树,并把自身的诅咒转移到大树之中,甚至可以信奉累积者,互相残杀,在杀戮中寻求快感,寻找神对他们的枷锁,即便这个枷锁未必存在,仅仅是需要一个不给自己发疯的借口而已。
所以在累积者里才会记载着:“累积者只是单纯渴求累积枷锁,因此不管是协助或是入侵,都会化为发狂灵体。不管对手是谁,只要持续杀戮,就能找到枷锁吧。
自然的,在崩坏了的世界里,只要有人高呼,我能拯救众生,信徒便会蜂拥而至。于是当幽邃教堂的导师来传教时,这自然成为了他们众多的选择之一。毕竟成为了不死人后,连进食的需求都不再需要了。而寻求死亡的人也有了一个新的解脱的方式,那便是活祭品。
大量的寻求死亡与解脱的不死人会在死亡后被装到车厢里,搬运到幽邃教堂进行净身,并且埋葬。因此我们可以在活祭品之路里,看到毁坏的运输尸体的车子倒在路旁,而车子里的则是一层又一层的铁板,尸体便是放置在其中,进行搬运。只不过车子早已翻掉了,里面的不死人也都早已复活各自离开了。
当这些寻找解脱的人被送到了幽邃教堂后,会在净身小教堂进行放血的处理。所以我们才可以在小教堂的角落里见到一把武器——荆棘软鞭,它明确地记载着:“布满尖刺的软鞭。刺针能撕裂皮肤,出血效果显著。净身小教会因仪式中拭净水滴的需求而生的物品。
这里所谓的拭净水滴的意思便是去除掉尸体里的所有的血液与体液,清除掉他们的目的,在守墓人对刀则告诉了我们:“教堂守墓人负责将苏醒的尸体做个了断。此武器大量出血的效果显著,如果失去血液与体液,似乎能推迟苏醒的速度。
这也就是为何我们能够在人松脂里见到人类的体液以及为何在净身小教堂里见到荆棘软鞭的原因。
因此我们可以在净身小教堂到幽邃教堂的正门入口处见到大量的死而复生的不死人,也同样可以看到在此地准备随时处死那些死而复生的不死人的守墓人。
在净身小教堂的巨大雕塑前是幽邃教堂的主教们,后面则隐藏着为世人而掩面哭泣的女神的雕像。这个雕像的身份在盖尔的言语里会明确地告之我们:“噢,女神啊,于世间无处容身的禁忌者之母啊,请您看顾我等的觉悟。
禁忌者毫无疑问地指代着走入画中世界的那些生命,而画中世界的所有者,早已在我之前的《魂3的画中世界究竟藏了多少秘密》里揭示出来就是罪业女神蓓尔嘉。

在 《黑暗之魂》 红泪石戒指里记载的是:“卡利姆的红泪石会感应装备者的危机。”,而卡利姆我们早已在之前的解析里,得到这个国家与蓓尔嘉关系匪浅。
到了 《黑暗之魂2》 红泪石戒指则变为:“泪神夸特悼念死于非命者流落殷红如血的眼泪,相传这颗宝石便是眼泪结晶而成。
在 《黑暗之魂3》 里红泪石戒指则变为:“传说那是女神夸特所流下的哀悼眼泪,而正是因为与死亡相连,眼泪才显得美丽。
分析到此处,我们便知晓了,罪业女神、画中世界的禁忌之母以及泪神夸特都是同一个人。所以在 《黑暗之魂2》的刻名戒指里才会记载道:“目前的神祇,昔日或许是另一个称呼也说不定。
或许是因为夸特的怜悯与死亡相连,所以 《黑暗之魂3》 的世界,生人便会逐渐不见,这个世界将会被不死人所占据。毕竟在信奉着蓓尔嘉的隆道尔会高声呼喊着:不死人才是所谓的人。
这究竟是怜悯还是悲哀,我们无法知晓,毕竟这个世界已经如此了,夸特的眼泪究竟为谁而流我们也未必能够完全明确,但是我们却能知道,正是因为与蓓尔嘉的关系匪浅的卡利姆的站出, 《黑暗之魂3》 的世界才会出现这么多的不死人。
在洛伊德剑徽戒指里记载着:“白教的洛伊德早已无人信仰,而且卡利姆的圣职们高声主张:洛伊德不过是分支,称呼主神是喧宾夺主。
而洛伊德的骑士最大的作用之一就是猎捕不死人。
《黑暗之魂》 里的洛伊德护符里记载着:“猎捕不死人的洛伊德骑士甚至还成了英雄。
但到了 《黑暗之魂3》 ,洛伊德护符里却记载着:“是过去领导猎捕不死人的洛伊德骑士的遗产。白教的主神洛伊德早已无人信仰,但是猎捕不死人仍未停止。
是的,正是因为卡利姆的介入,不死人的猎捕将不再热衷,也同样是因为如此,这也就是为何 《黑暗之魂3》 的世界里会有如此多的不死人。或许正是因为这个世界充满了太多的不死,所以另一种力量爆发了——幽邃。而幽邃力量的产生、镇压并且爆发的最主要的地方,便是在这个曾经的白教教堂——幽邃教堂。
或许很久以前这个教堂的名字如同活祭品的道路一般都未必是我们如今见到时的名字,但是在此刻他们的名字就已经告之了我们这里曾经发生的苦难。

幽邃教堂的不死

我们可以在大主教圣衣里看到对应的信息:“幽邃教堂的大主教圣衣,白教的最高地位证明。
这里原本是一个以信奉火的白教的教堂,他们红色的衣服便是认为,可以通过火焰的红来压制幽邃的黑。所以他们的主教长袍里会记载着:“幽邃教堂主教群的长袍,深红色有受火焰庇佑的含意。
这是一种没有理由只凭感官来处理事情的思维。但游戏的制作组毫无疑问地嘲讽了这种思维,文本的下面同样也记载着:“他们原来应是幽邃封印人,但最后所有人却反被吞噬,不管是信仰、灯火,全都派不上用场。
但是同样无奈的是,更多的时候,当一种恐惧的产生要远超于人的认知时,只有感官才能成为最大的救赎,因为理智无法理解超脱人类范畴的思维。于是我们可以在幽邃宝石里看到这样的信息:“那是人类智慧无法触及的黑暗。
这是一种无可奈何的逃避与无视,所以当幽邃会来吞噬圣职者的主教群,这是或早或晚必定会发生的事情。
《黑暗之魂3》 的世界一切都是可以预见的,人类的痛苦在于承受这些诅咒,神明的痛苦在于能够预见这种必然但是却无法改变的无力感。是葛温知道有火焰必然会有熄灭的无力感,是蓓尔嘉知道画中世界终将腐烂的无力感。
而在 《黑暗之魂3》 的宝石机制里,我们是可以看到明显的上下关系的,比如火焰宝石与混沌宝石,混沌是火焰的更高的阶段。
幽邃宝石的更高的阶段便是暗宝石,我们可以对这两个宝石的文本进行对比,便能明白其中的上下级的关系。幽邃宝石的记载为:“据说是楔形石变质而成的宝石。由幽邃教堂的沉淀物生成。幽邃武器拥有暗属性攻击力,但是没有能力加成。那是人类智慧无法触及的黑暗。
暗宝石里的记载则是:“据说是楔形石变质而成的宝石。由无主的人性生成。暗武器拥有暗属性攻击力,会根据智力与信仰高低提升加成。
这么一对比,再加上前面整体的分析,我们便能够得到答案,幽邃的力量便是产自于人心,产自于永远无法死去的痛苦与折磨的人心。
这也就是为何,在幽邃力量体现的最明显的是在艾尔德利奇身上,那些保护艾尔德利奇吃神的人的获得的物品,就叫做人心沉淀物,并且它同样记载着:“人心内在最为深沉之物——人心沉淀物。
人心也是一种力量,这种力量在逐渐丧失希望后转为绝望,信仰与希望可以给神带来力量,信仰与绝望同样也可以给幽邃带来力量。
正是因为如此,幽邃力量的也有故事也有信仰。而人本身就对恐惧与未知有着超乎想象地吸引力,所以幽邃点字典里才会说道:“幽邃主教为了了解庇佑所阅读的圣典,现在添加了几篇黑暗的故事,因此才会被视作禁忌。
在教堂骑士头盔里会说:“虽然教堂骑士持有用来击溃入侵者的大槌,但受到潜匿深处的恐怖事物吸引,前来的愚人仍旧络绎不绝。
《黑暗之魂3》 的世界里希望与绝望开始同时在人类的身体里演化了来了力量。人有多大的希望,同样的就有多大的绝望,人多么爱听神圣的故事,就多么爱听恐怖的故事。幽邃便是因此而生,这是从新的物种,不死人的不死的内心里诞生出来的绝望的力量。
所以幽邃才诞生在这本应该给不死人安息的教堂处,所以这种力量的壮大同样是在本应压制幽邃的圣职者——艾尔德利奇身上。
被幽邃感染的艾尔德利奇,染上了吃人的习惯,正如同比幽邃更黑的深渊一般,幽邃同样具有大啖食粮的习性,这种习性在深渊里体现的是大啖从人类身体里流出的人性,而在幽邃里体现的是更加直接地吃人。
深渊具备力量、信仰具备力量、幽邃同样也具备力量。
吞噬人类获得足够多力量的艾尔德利奇,教堂里无人能够应对,于是便只能从约束到放纵。于是活祭品之路的真正含义开始显露了出来。
原本是为了给不死人寻求僻静与解脱的道路,如今成为了供奉艾尔德利奇吃人欲望的专用路。
幽邃教堂原本派出去引导他人到幽邃教堂寻找安息的朵丽丝导师则也一同被腐化了。正如同朵丽丝的侵蚀里所记载的:“ 发狂的导师——朵丽丝的奇迹。站在幽邃边缘的人,有时会失足落下,此时她能得到好处,并一定会沉醉于此。
原本的善意在此刻都化作了恶意,让所有来不死聚落寻求不死解脱的人前往幽邃教堂,目的也只有一个。为了被吃,为了艾尔德利奇,为了幽邃,当洛斯里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参与进来时,也同时为了之后的传火。
正是因为把艾尔德利奇作为传火的备选英雄之一,所以洛斯里克才会如此放纵幽邃教堂。
毕竟正如同前面在洛伊德剑徽戒指里所记载的:“白教的洛伊德早已无人信仰,而且卡利姆的圣职们高声主张:洛伊德不过是分支,称呼主神是喧宾夺主。
正是卡利姆的大力支持,才让白教的神权与洛斯里克的王权合二为一,洛斯里克的王成了这个世界最重要的神与王。而他们的目的便是为了传火,为了保持这个世界仍旧是这个世界的样子,他们在允许传火的前提下,做出了大量的妥协与各种的扭曲。
于是供奉着艾尔德利奇吃人的活祭品的受害者便是更加堂而皇之,自然而然地产生了——我们在前往幽邃教堂时遇到的安里便是其中之一。
想必成为祭品时的安里,便是通过这条路被运输到幽邃教堂,等待她的是在无尽的恐惧中缓慢而痛苦地被吞噬而亡。如今成为灰烬的安里,再次来到此地,重新走过这条道路,不过这一次她要做的则是杀死成为薪王的艾尔德利奇,并拿回他作为王的薪柴。
游戏里的每一个灰烬都各有使命,洋葱骑士面对的是巨人尤姆,安里面对的是艾尔德利奇,霍克伍德面对的是法兰不死队。而我们似乎被制作组隐晦地对标洛斯里克的双王子,以及他们背后象征的神与葛温。
遇到安里后,他会跟我们言语他的故事与目的:“我是亚斯特拉的安里,是无火的余灰,可能你也是吧。你也在寻找薪王吗?这里是活祭品之路的半途,从这里下去就是磔罚森林。顺着路走,应该会抵达幽邃教堂。我们正朝着教堂——那个令人不快的艾尔德利奇的故乡前进。话说回来,我们都是寻找薪王的人,不管你正想前往何处,既然在同一条路上,迟早会再见面吧。届时能互相帮助就好了。
等我们进入到幽邃教堂的最深处时,才发现艾尔德利奇早已离开了此地,前往了另外的他真正的故乡——冷冽谷。这里只留下了幽邃教堂的三个大主教之一,等待着他的主子艾尔德利奇的回来,或许吞噬完神明的艾尔德利奇还会再次回到这个教堂里,或许永远不会。
幽邃教堂这个原本为人提供信仰与安息之地的教堂,如今变成了幽邃与滋生腐烂之地,这与魂3的画中世界相似,这与环印城相似,这与黑魂的世界的本质更加相似。在这个世界里,无论你逃亡何处,面对的永远是腐烂与死亡,面对的永远是扭曲与痛苦。艾尔德利奇离去后,幽邃教堂的主教们一分为三,其中之一留在棺椁处。其中之一则去了教堂高处侍奉者重生之母罗莎莉亚。剩下的最后的一个主教,具有魔法师特性的麦克唐纳则与艾尔德利奇一同前往了安里的最终的目的地——冷冽谷的伊鲁席尔。
我们与安里一同击败了守护着艾尔德利奇棺椁的主教群后,在这里获得了一件道具——小人偶,并且这个小人偶便是为我们打开冷冽谷的结界的钥匙。
而我们下一期的故事与解析,便是会随着安里的复仇,一同前往这个曾经是 《黑暗之魂》 的神之国,但到了 《黑暗之魂3》 则成为了旧王室的地方。
这里的主人早已经更换了,现在这里被称为冷冽谷而不是亚诺尔隆德,这个国家如今正被教宗——沙力万所统治着,原本的神与王族都沦为了阶下囚。
在那里又会发生什么样的故事呢,我们与安里又会面对什么危险呢?
哎,我们下期再说。

最后

当制作完上一期的魂学解析后,我不自觉地认为,黑魂的解析可以用另外的一种更直观的方式来讲解,并且能够让我们每一个玩家感同身受。思考了许久后,发现如果我按照一条我们在游戏游玩时的路线去解析这个游戏的故事又会如何呢?于是基于这种思考,我便做出了这一期按照我们自己游玩时的路线,然后交叉游戏里的NPC的前进路线,把眼前看到的事情作为参考之一,来讲述黑魂的故事。
这样或许更能让玩过游戏的人感同身受。
当然,我也会秉持着我一直以来的解析方式,每一期至少要讲解出来一两个从来未曾过多接触的概念,揭示出来黑魂的另一个不为人知的方面。
正如同这一期我们一同揭露出来幽邃这个概念一样,幽邃一直是黑魂里大家愿意跟深渊进行对比的概念,但是很少有人能够完全的揭示出来,幽邃到底产自于何处,仅仅是把幽邃直接跟深海关联,再把深海直接跟深渊关联。
以我对宫崎英高理解,他不会在一个游戏里把一个概念用两个词语表达出来,所以自从我解析黑魂以来,都是把这个概念放在一旁不去言语它,毕竟我也没弄清楚。直到分析到此时,我觉得应该可以分析出来了,所以便耐着性子去分析,寻找突破点。
顺着活祭品之路把或许是起点不死聚落与终点幽邃教堂关联起来,才发现了幽邃是产自人心的黑暗,而并非如同深渊一般,毕竟深渊是产自人性的黑暗。
而我们下一期继续去讲解安里与艾尔德利奇的恩怨时,自然会看到更多对幽邃的理解,以及深海时代的含义。
好,那我们还是按照习惯,最后整理这一下这一期的主要内容。
  1. 《黑暗之魂3》 的世界里,不死人成为了主体,这种主体来自于卡利姆的高呼,更是来自于罪业女神蓓尔嘉的支持,所以当我们再次见到隆道尔高呼,不死人才是真正的人时,便可以理解这是为什么了,隆道尔同样也信奉着蓓尔嘉。这或许就是 蓓尔嘉与葛温背道而驰的关键点之一。
  2. 不死聚落从生人变为不死人后,这里便成为了肢解的聚集地。不死人在不死里寻找死亡,通过死亡来获得解脱。
  3. 树化也成为另一种延续生命的可能,这些树化的人希望在几百几千年后,如果神树能够获得生命一般,自己再次复活回来。
  4. 幽邃教堂原本是白教安息不死人的地方,净身小教堂的目的就是清理完人体里的血液与体液,让复活尽可能地延迟,而守墓人的目的则是清理复活的不死人。
  5. 净身小教堂里掩面哭泣的女神就是蓓尔嘉,她在魂世界里,不停地转换着自己的身份,给这个世界的生命带来更多的出路与希望。
  6. 幽邃的力量来自于人心的黑暗与恐怖,这种力量在不死人一次又一次地死亡与无望中诞生,因此最先爆发的地方就是在不停安息不死人但是却又无法安息不死人的幽邃教堂。
  7. 人类本身就被恐怖所吸引,所以当恐怖的黑暗产生时,许多人会不自觉地被黑暗吸引,自然也被幽邃所吸引,于是圣职艾尔德利奇会被幽邃所吞噬,随后幽邃教堂的主教与其他圣职也会被吞噬,为了传火,洛斯里克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纵着幽邃的传播与爆发,直到它的失控。
幽邃教堂还有许多故事能讲,以后讲解蓓尔嘉与重生女神的时候还会再说回来,不过下一期我们则继续跟着安里的步伐,前往下一个国家——冷冽谷,看看人究竟是如何吃神的!
我是狗哥,感谢你观看我的黑魂的解析。
我们下一期再见。
拜了个拜!
感谢这些小伙伴对我的《黑暗之魂》《血源诅咒》《只狼》与《空洞骑士》文本研究的打赏支持。
如果看完解析的您也觉得我说的还不错,可以到此处对我进行打赏

I
dogsama
dogsama

2079 人关注

知识挖掘机
知识挖掘机

29813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