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文字大概1w+,想看文字的看文字,不想看的可以看下面的视频!
上一期我们随着安里的步伐来的了幽邃教堂,击败主教群后,发现我们的目标,薪王,艾尔德利奇早已去往了他的真正的故乡—冷冽谷。
我们只能再通过棺材里获得的小人偶开启进入到冷冽谷的结界。
进入到冷冽谷的那一刻,便发现这个世界与之前的世界不同。
这里显露出来的不是如同夕阳的余晖一般的微弱的光明,而是另一种如同月亮一般的苍青色的幽亮。
我们此时抬头去看,也能发现这里高悬于天的并非是太阳,而是月亮。
在黑魂的世界里,天上的光亮代表着最直接的势力关系。
代表着葛温所需要的传火的世界,有着被日食一般的天空。
代表着葛温德林的世界则是月亮的天空。
而神族的异类,另一个无名王者所在的古龙之顶,则是更加清亮的蓝色天空,并且这里同时存在着,未曾明亮耀眼的太阳与隐约可见的月亮。
我们灰烬所要猎杀的目标——薪王,艾尔德利奇便是藏身于这个被月亮的光芒所覆盖着的国家。
那么为何艾尔德利奇的故乡偏偏会被设置在此地呢?
他的噬神究竟有什么含义,为何要吞噬的是葛温德林而不是别的神明呢?
在击败了艾尔德利奇后,为何幽邃的力量再次展现出来的地方只会是在聚集地一处了呢?
这一期依然由我狗哥带领大家进入魂学研究的第十六期——《幽邃奴仆与暗影太阳

噬神仪式的守护人

击败了沙力万后,我们从象征葛温德林的身披月光长衣的塑像的大厅出来后,抬头可以看见的地方,便是无名王者的古龙之顶 。

如果我们把视角稍微移动一下,便能看到魂3里另外的一个重要的国家——洛斯里克以及相关的地区。

魂3里的三片主要的大陆与国家便是在此刻通过冷冽谷与亚诺尔隆德的交界处在视觉上联系在了一起。
是的,我们所在的这片区域,是交界之中的交界。
此时,似乎便是暗示了我们,冷冽谷自然是权利与势力最先发生转变的地区之一。
不同于洛斯里克,无论下面的骑士如何争斗,坐在王位上的依旧是洛斯里克的双王子。
也不同于古龙之顶,无名王者作为其重要的守护人,无论是蛇人还是寻求古龙化的不死人,都无人去触及一分。
在此处,在冷冽谷,原本的神明,如今的旧王室先被教宗沙力万所囚禁,而之后更是被象征着幽邃的艾尔德利奇所吞噬。
魂3世界的神族的末路在此处,体现的最为直接与残忍。
从击败沙力万的教堂出来后,前往神族的王都——亚诺尔隆德时,在宽大的区域里,可以明确地看到上中下三层的敌人分布在这个区域里。
第一层是象征着沙力万的佣兵与被神族奴役,如今被沙力万所奴役的巨人们。

第二层是象征着幽邃势力的主教群们。

第三层则是象征着旧王室的银骑士们。

在黑魂的世界里,同一个区域出现了多个所属于不同势力的敌人,这种方式一直就存在着。
例如在洛斯里克,王国的骑士与信奉天使的骑士。
例如在幽邃教堂,有主教群们,有巨人奴隶同时也有洛斯里克的教堂骑士。
例如在环印城有阻止不死人成为黑暗温床使命的圣职们,有深渊的说客,也有环印城的骑士。
宫崎英高在魂3里用了一种特别的形式,把多种势力所属的敌人放在了一起,暗示了我们,这个世界即便如何互相争斗,他们仍旧是一体的。
最终当走向末路的那一刻,他们便是会一同的毁灭,这同样也是魂3的主旨之一。
亚诺尔隆德的三层敌人,虽然表现出了不同的势力划分,但是最后一刻,我们进入到噬神的艾尔德利奇的房间前的大厅里。
展现在我们面前的只有主教群与幽邃的野兽时,我们便明白了,击败沙力万后的区域,他们最终所归属的主要的支配势力仍旧是幽邃。
而作为幽邃势力的契约——吞噬神明的守护人,也是在此片区域起,就会化为誓约灵来击败打扰吞噬神明的敌人的。
在第一层里,我们击败了巨人与多兰的佣兵后,在前往的第二层的区域里,有一处必须攻击墙壁后,才可以出现的隐藏的区域。
它通向的地区则是隐藏在冷冽谷深处的蓄水池,在此处我们能够发现的是,两只被沙力万所野兽化的敌人,以及幽邃教堂里的三大主教之一的麦克唐纳。
无论麦克唐纳是死是活,我们都能知晓,他已经失去了继续移动的能力,结合在此处获得的另外的两个尸体上的物品,《人心沉淀物》与《幽邃宝石》我们便能明确,这两个尸体的所效忠的势力必然是幽邃。
而他们的死亡与龟缩在墙角无法移动身体的麦克唐纳,表明了幽邃在此地的失利。
两只所属于沙力万的野兽会在我们进来时,主动进攻,便是告之了我们,这是一场阴谋,麦克唐纳是被沙力万的势力所引诱到了此处并进行了残害。
不仅在此处我们可以通过尸体上的物品,告诉我们曾经发生的故事,在接下来的亚诺尔隆德的废弃教堂里依旧能够再给通过尸体告诉我们曾经发生的久远的故事。
如果我们向麦克唐纳祈祷,可以跟他签订契约-《吞噬神明的守护人》,上面明确记载着:“幽邃教堂的圣徽。能预见火的尽头迎来深海时代的证明。守护人的目的是确保艾尔德利奇吃神时不受打扰。当有人物接近废弃教堂时,有化为誓约灵前往狩猎的使命。

这个契约的含义正好与魂1里我们跟葛温德林所签订的《暗月之剑》相反,正如同在《复仇之证》里所记载的:“暗月之剑的骑士在诛杀逆神的罪人后,都会带回这项物品以资证明。让人望而生畏的无耳罪人尸体,应该能使人们了解何谓复仇先锋,并进而敬畏诸神。那正是黯影太阳永恒的使命。

《暗月之剑》 屠杀罪人是为了让人敬畏神明,而《吞噬神明的守护人》却与之相反,他们的存在是为了保护吞噬神明的人,神成了他们嘴里的粮食。
从契约上,便暗示了我们两者必然的宿命。
葛温德林原本应该成为诸神复仇的守护者,如今却被原本的人类所吞噬,而他的死亡也透露出神族的更进一步的末路,神的时代已经走了的尽头,他们如果仍旧存在,只能被新涌现出来的力量所吞噬。
成为守护人后,我们向麦克唐纳所提供的贡品为《人心的沉淀物》,上面如此记载着:“人心内在最为深沉之物──人心沉淀物。据说不论多深沉的事物,与之相比都将相形失色。也传说总有一天会成为世界的枷锁。

从这条文本里我们明白,幽邃的力量自然有一部分出自于人内心的最深沉之处,长久沉淀后便会产生力量。
沉淀这个词几乎贯穿了所有跟幽邃相关的文本。
幽邃的力量
在魂3的世界,几乎未曾过多的表现出来幽邃的力量象征。
幽邃并非如同其他的从火焰里直接演化出来的力量一般,无论光之王葛温的光还是老魔女的火焰的岩浆,他们都以实物的形式展现给我们看过。
但幽邃似乎从未如此,作为在魂3里新产生出来的力量,他虽然隐晦,但是也并非不可见。
正如同上一期《从不死聚落的不死,到幽邃教堂的不生》里我们早已提取出来的两个观点,不死聚落里的《焦炭松脂》因为长期浸泡人类的体液而转化为了《人松脂》。

幽邃教堂的净身小教会,通过荆棘软鞭,来把人体内的所有的体液释放干净后才会下葬,目的是为了以延缓不死人的重新复苏。
他们有一个相同的点,便是人的体液。
正如幽邃的产生与爆发的地方正是在幽邃教堂里,所以我们可以在《强力幽邃灵魂》里见到如此的描述:“同时身为魔法师的麦克唐纳大主教,曾因为教堂存在的沉淀灵魂,开心地说道,太棒了,世界之渊就在此地。

那么体液或者说对应的液体会不会成为幽邃力量的代表象征呢?
净身小教堂里排出的体液究竟放在了何处我们自然不会知晓,但游戏里与幽邃相关的地方都存在了大量的液体的信息。
身为幽邃的崇拜者的麦克唐纳死去的地方,在游戏里明确地告之了我们此地的名称——储水区。
并且在我们进入到此地时,脚底下仍旧有着积水。
我们进入到艾尔德利奇吞噬葛温德林的废弃教堂时,如果我们不是把视角抬升,而是向下看去时,仍旧可以发现,此地有着大量的类似于积水的液体,而在液体之下,有着的正是数之不尽的骷髅。
我们进入到这个世界的终点——聚集地时,这里会浮现出大量的所属于幽邃势力的敌人,击败他们后,可以从他们身上获得对应的武器。
无论是《 濡湿小镰刀》还是《 濡湿长柄杖》他们共同的记载都是:“ 从幽邃伏爬而出的濡湿人形。

于是分析到此处,我们再次翻看《艾尔德利奇的灵魂》里的信息,便明白了上面所记载着的文字究竟表达了出来什么含义——“他在火已转暗的未来,预见深海时代的来临。就因为明白那是段艰苦的时日,才开始吞噬神明。

幽邃的力量来自于人类对死亡对救赎对绝望的黑暗面,它展现出的力量的象征则是液体,不论这个液体究竟是指代的是水还是人体内的体液,但最终它都是以液体的形式展现了出来。
同样的深渊的展现形式也是类似于液体的方式,等我们在环印城里再去细说。
正如同最后深渊的黑会吞噬光明的亮一样,幽邃的暗则自然而然地吞噬掉的是另一种光亮的象征——葛温德林。
这时,我们突然便能够明白了,葛温德林所具备的两个身份,他不仅仅是月亮的魔法师,同时他的另一个身份,darksun,黯影太阳的命运开始凸显了出来。
如果说魂1里的暗月骑士更多的是指代葛温德林作为神族的使命,对侵犯神族的人类挥下复仇的利刃的话。
那么在魂3里,葛温德林更多的是承担了神族衰落后的悲哀,即黯影太阳的被吞噬的命运。
魂3的DLC环印城表现的就是深渊吞噬葛温的光亮,而这出戏的前奏则是体现在幽邃在神族的旧都亚诺尔隆德处吞噬黯影太阳。
在黑魂的世界里,许多的事情都不是孤立而存在的,一切都会随着故事的逐渐深入而发生改变,并最终落下帷幕,而这种帷幕则多是以死亡与转化的方式存在。
当然,如果我们放大视角去观察,便会发现这只不过仍旧是一种力量的轮回罢了。
正如同光已经长久存在了大地之上,与光相对应的黑暗,自然也应该出现了。
所以,当我们到了第二层时,在此处我们可以看到的是幽邃教堂的主教群们。
他们身着的不再是象征着被火焰庇佑的深红色的衣服,而是象征着与火焰相悖的深蓝色的衣服,这群人他们毫无疑问地是信奉者艾尔德利奇以及相信深海时代的来临。
他们认为,只有跟随者艾尔德利奇自己的生命才可以得到救赎。
正如同在《幽邃庇佑》里所记在这的:“幽邃原本是静谧且神圣之地,也因此成为了那些恐怖事物们的温床。这个深海故事能保护崇拜恐怖事物的祭祀者。

若是以前,我们分析其他势力的时候,会觉得黑魂里的势力本来就是各自所属的,例如葛温的光,老魔女的热。
直到此时,我们通过分析魂3里独特的一个新诞生出来的势力所展现出来的脉络后,才发现了,黑魂这个游戏里的势力的独特之处。
信而受洗的必然得救.不信的必被定罪
当通过幽邃分析到此处时,我们便发现了,在魂1里如果说势力所代表的各个契约还存在着人的选择,仅仅是为信仰与执着的话。
到了魂3,则已经不同了,所有的契约开始有了统一性了,它们共同指向的都只有一处,那就是永生或者说不死。通过信仰契约来度过这个被火焰灼烧着的世界。
我们可以在《红虫药丸》里见到明确的记载:“这是在幽邃教堂制作,由导师分送给信徒的物品。希望至少在燃烧时,能够减少痛苦。

无论这个世界是正在燃烧还是即将燃烧,幽邃教堂都预见了火即将毁灭一切的未来,或许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才会笃信幽邃的救赎。
这时我们把魂3的所有的契约进行分类,便发现了,青教,青教守护者,暗月之剑所指向的都是以葛温传火为代表的势力,传火的目的自然是免除如今正在被诅咒的魂3的世界,让世界恢复所谓的原本的正常。
而这正是《人心沉淀物》里所记载的,世界的枷锁的表现的形式之一。黑魂的世界里,枷锁这个词语出现的对象只有两个,一个是对人类,一个则是对世界。不死人的游魂化是对人的枷锁,而传火则毫无疑问是对世界的枷锁,当然正如同文本里所说的,幽邃也是枷锁。
下面几期的解析里,我们会逐步分析出来,世界的枷锁究竟是指代了什么,魂3的天空里的日食一样的太阳,对应的则是不死人身上的黑暗之环,如同在身体上开了一个空洞一般。在这里通过幽邃先做一个引申与铺垫,让我们先有这个概念。
教堂之枪如果按照时间轴来分,则是应该是从魂1里继承下来的契约,它们的目的如同法兰守卫一样,一个虽然特意被隐藏,一个正大光明,但都是为了防止深渊从此处爆发,防止火的世界的延续遭到破坏。
积累者的契约则是另一种通过人类的执念所带来的力量。正如同佛多林克的言语:“不过,人总有一天会发狂,死不成的家伙更是如此。

积累者是对抵抗的彻底放弃,转而以放纵来反抗自身游魂化的必然性。
重生之母的契约是信奉者认为可以通过重生达到个人的永生,当重生达到了尽头后,会展现出来生命的另一种形态。
太阳战士则是所有契约的辅助者,正如同它的文本里所说的:“让召唤者步向成功的使命。

甚至是那些未曾有契约但是也在黑魂的世界里展现出来的道路,不论是妖王的龙化还是无名王者的化身古龙,他们的目的都是为了不死,为了不在这个可以预见的末路的时代里,让生命遭受剥夺。
至于在魂3里生成的势力——幽邃,自然也是为了渡过这个时代的死亡,以在下个时代里获得生命的延续。
所以他们深信深海时代的来临,并认为信奉幽邃可以让自己获得保护。
但有趣的是,不论是在《幽邃庇佑》里记载的:“幽邃原本是静谧且神圣之地。
还是在《朵丽丝的侵蚀》里所记在的:“发狂的导师——朵丽丝的奇迹。站在幽邃边缘的人,有时会失足落下,此时她能蒙受好处,并为此沉醉。”

它们都把幽邃作为一种神圣的力量。
这时我们切换视角,同时站在了信奉幽邃与不信奉幽邃之间去观察,便发现了一个极其有趣的事情。
如果你信仰某种力量,并真心认为它必然存在着的力量,那么你便会得到它的庇佑,对信奉者而言这种力量是可以体现的,并且能够安抚心中的恐惧与不安。
如果你不信仰某种力量,那么你必然会认为其存在是邪恶与不允许的,他们的信仰者正在导人向恶,它的存在是造成这个世界崩坏的原因之一。
这时我们便突然意识到了,在这个游戏里,为何会存在信仰这个属性,而信仰所直接对应的则是奇迹。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可以在魂1里见到最基础的奇迹《恢复》里是如此记载着的:“所谓奇迹,便是学习诸神的故事,再借由祈祷,蒙受恩惠的技艺。

是的,人心能够成为一种力量,它早已在魂1里,早已在奇迹里体现了出来,只不过等到了魂3的幽邃时,才让我们看到了这种力量是如何产生的罢了。
正如同在《幽邃点字圣典》里所说的一般:“幽邃主教为了了解庇佑所阅读的圣典,现在添加了几篇黑暗的故事,因此才会被视为禁忌。

所以当我们把《幽邃点字圣典》给了卡利姆的圣女——伊莉娜后,会听到她如此回复我们:“英雄大人,这是本禁忌的圣典。是描述潜藏在人心中深沉黑暗的故事……我想这并不适合您听。

伊莉娜的话则更加明确地告诉了我们,白教的奇迹不仅仅是为了诉说神的故事,同时也是为了压抑藏在人内心深沉的黑暗,而幽邃则毫无疑问地是揭开了这个力量。正如同葛温用光与火来压抑隐藏深渊一样,白教的奇迹就是用来压抑隐藏人心的另一面的。
如果说白教的奇迹是所属于光的早已诞生出来的力量,那么幽邃便是所属于暗的,在黑暗即将到来时诞生的力量。
光的力量逐渐暗淡了下去,暗的力量开始蔓延了上来。
因此幽邃正是产生于白教的教堂之中,并且在最后幽邃的最终体现者——艾尔德利奇会去吞噬诸神时代遗留在如今的代表——葛温德林,便成了更深层次的暗示。
正如同魂3的最后的一个DLC,环印城一般,宫崎英高早已暗示了我们,魂3的这个世界终将毁坏重塑。
而毁坏重塑的第一步不仅仅在洛斯里克产生传火与灭火的争夺,更是在白教的教堂里产生的幽邃以及最后幽邃的噬神。
在魂3里,几乎所有人都能遇见世界的毁坏,但是他们却都无能为力。
于是,契约与信仰成了他们不得不选择的避风港。
黑暗之中仍有光明
击败了第二层的幽邃主教群后,我们继续往上走,来到第三层,看见的则是所属于亚诺尔隆德的银骑士,正如同《银骑士盾》里所说的言语:“侍奉前王室的银骑士们的厚重盾。他们继续守卫着小宅邸与废弃教堂,据说使用的盾还留有远去已久的女神庇佑。

从这段信息我们可以知晓,银骑士不论何种原因,即便他们明知道自己的归属的葛温德林已经被软禁或者吞噬了,他们仍旧是在此处侍奉着,并且坚信总有一天旧王室的神仍旧能够回来,不论他们期待的这个神是久远的太阳王女还是葛温德林还是幽儿希卡。
我们都可以看到,这是在黑暗里交叉出来的光明,这也就是我们在前面所说的,在魂3里几乎所有的地点里的人物势力都是交叉混淆的。
幽邃教堂就是在光明里交叉出来了黑暗,而此刻,亚诺尔隆德,通过银骑士的存在,则是在黑暗里显露出来了光明。
正如同在储水区我们见到有幽邃的势力拯救麦克唐纳一般,在亚诺尔隆德的废弃教堂里,同样也有人去拯救被囚禁与被吞噬的葛温德林。
我们可以在黑暗的废弃的教堂里看到此处的两个尸体,一个尸体上有着的是《月光箭》,另一个则是在魂3流程里几乎难以找到的《约定之证》。
正如同《月光箭》里的描述:“据说是暗月骑士使用的法术箭。

而《约定之证》则毫无疑问更是暗月骑士的象征。
我们并不知道这些暗月骑士们是何时来营救葛温德林的,但是我们仍旧能够通过他们的尸体看到曾经发生的故事,与如今的结局。
营救自然是失败的,吞噬神明成了无可挽回的道路。
但死亡并不意味结束。
如果我们仔细查看艾尔德利奇的灵魂后,便会发现,葛温德林的力量仍旧存在的事实。
通过艾尔德利奇的灵魂制造出来的奇迹与武器,一个是象征着半龙女的《猎命镰刀》,一个是象征着葛温德林的《暗月长弓》。此时你便变会发现这两件物品,没有一件是跟艾尔德利奇或者幽邃相关的。
这毫无疑问地表明了,无论艾尔德利奇是否真的吞噬完毕了葛温德林,但葛温德林的力量依旧在艾尔德利奇的内心深处。
这是在解析黑魂的世界观里最常见到的一个概念,光明与黑暗往往就是互相纠葛在一起的,无法完全分开。
如果你这时去仔细分析黑魂世界里光明与黑暗的联系,便会发现他们似乎从一开始就关联在了一起。
正如同在魂1的片头里所说的:“但是有一天燃起了第一团火。然后,有几只从黑暗里诞生的物种。受到火焰引诱,并在火的周围找到了王的灵魂。
是的,无论是葛温的光的灵魂还是小人的黑暗的灵魂,他们都产生于火焰。
火焰在黑魂世界的许多维度里都是力量的最终体现,请牢记这一点,不论光还是黑暗他们都是火焰的变种。
环印城里,随处可见的银骑士的雕像告诉我们环印城所建立的时代是与亚诺尔隆德所建立的时间相同。
很明显的证据就是,冷冽谷之后扩建的地方,我们看到墙壁上的雕塑,不再是银骑士了,虽然形式相同但是统一都换成了象征着葛温德林的月之魔法师的雕塑。
而在环印城里,同时存在的便是象征着光的圣职者与象征着暗的环印城骑士。
这里跟大家强调一下,环印城骑士使用火的力量是因为他们的力量来自于火焰,而不是来自于葛温,请不要把火焰的力量完全等同于葛温。
并且我早已在《白龙希斯的求生之路下》里分析出来了葛温所谓的传火,传的是它的光之火。

在魂3里的楔形石,里的火焰宝石指向的也是老魔女的力量,同样的也不是葛温,葛温的力量在楔形石里则是雷电宝石。
正是黑魂系列里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互相纠结的概念,让许多人无法明确地看清黑魂的故事。
在魂1里,光明驱散了黑暗,但是黑暗终究会来临,在魂3里,黑暗吞噬了光明,但最后世界仍旧会走向末路。
所以我们可以见到信奉幽邃的生命,最后在聚集地形成的异变,它们未必就比身上烙下黑暗之环的不死人美丽。
聚集地不仅仅是葛温传火的末路,它是同样也是世界即将终结的末路,而这些湿漉漉的人形,就是信奉幽邃,并当幽邃再次成为世界的枷锁后,产生的生命的异变。
当然了,我们是无法知晓自己所选择的道路是否是正确的,我们也无法知晓,他人的信仰是否真的就是一个错误。
正如同如今仍旧有着许多人坚信传火的必然与灭火的必然一般,有时候我仿若能够看到宫崎英高躲在暗处的嘲讽。
黑魂的故事告诉我们,对与错只是我们普通的人,目力所及的范畴里才有的概念。
真的决定世界将走向何方的,并非是一人一念之间,因为世界的走向早已决定,我们所要争执的只不过是为了自身行为的正当性。
正是有了这种正当性,白教才会理所当然地去捕获不死人,正是有了这种正当性,幽邃才会理所当然的去吞噬他人。
当把游戏里的概念延伸出来到现实时,我们也不过是游戏里的一个无名的不死人罢了。

最后

这一期通过幽邃分析出来,以前我一直觉得有所芥蒂的概念,就是为什么游戏里,我经常觉得很奇怪的势力,仍旧有那么多人信奉,并且矢志不渝的原因。
正如同游戏里所说的,这些势力真的是能够给游戏里的人物带来温暖与安息的感受。
所以当白面虫说道:“大啖食粮之刻已到”时,是那么的触目惊心。
这并非是一句苍白的话语,我经常引用它的原因,是因为这句话在我看来,真的是说出了黑魂世界里的所有人的定位。
无论你是谁,人也好,神也好,都是沉浸在自己所属的势力与信仰之中并且大啖你的信仰带给你的粮食。
老魔女是,葛温是,尼特是,深渊自然也是。
而从这里面细化出来的势力,不论是重生之母,还是幽邃还是游魂之王,其实本质上并没有多大的差别。
你信奉这种信仰,它们自然能够给你带来安稳的感觉。
正是因为给你带来了安慰的感觉所以你便是反过来,更加信奉它。
而其他势力的壮大自然是侵扰到了你的势力的生存,于是你只能去否定其他的势力。
我在分析到此刻时,脑袋里立刻浮现的就是《圣经》里的话:“信而受洗的必然得救.不信的必被定罪
这句话很好的诠释了整个黑魂里各个势力之间角逐的根本原因,无论何种势力壮大到成为了世界的枷锁时,它们都需要众多的信徒来维持自己的力量。
当然黑魂里总有异类的存在,画中世界的小萝莉是,无名王者的古龙化也是。正是这些异类让黑魂的世界浮现了更多的观点与乐趣。
在我看来,也正是这些异类才能从某种程度上跳脱出某个维度的轮回。
另一个原本模糊的观点,这次也通过幽邃再次明确出来了,那就是黑魂世界里的黑暗是与光明共存的观点。
这个观点本来打算说环印城时再去言语,但是若是放到那里去说反而显得突兀,不如放到幽邃来说。
正如同幽邃生于白教的光明之中,最后却吞噬了象征着光明的旧神的葛温德林,但是当你把灵魂转化成物品后,却发现葛温德林依旧存在,反而是能证明艾尔德利奇的物品却是不存在的。
这个多处互相杂糅在一起的,以正面透露出反面,再以反面透露出正面的叙事手法,正好表达出来黑魂世界里光与暗互相背离但又互相依存的观点。
所以我们只能把观点再往上,再往根源上找,再次明确出来光明与黑暗同时演化自火焰的力量。
火焰并不等同于葛温,在黑魂里火焰早已是像是一种万金油,什么地方的可以用,烧毁画中世界的时候,盖尔会告诉我们,使用的是特殊的火焰,混沌同样也是火焰,画中世界的修女使用的同样也是黑色的火焰。
所以当我们简单的把传火当做延续世界的唯一时,就正是中了黑魂最常见的概念绑架的思维里,因为进入游戏里,我们不死人最先接触到的人几乎都在告诉我们,传火是这个世界唯一的出路。这个假话说多了就会自然而然地成为了真话。
连守护营火的防火女即便一直跟你说,愿火焰指引你的道路。但是在最后的结局里,她也未必会认同一直传火。
另一个看似信奉火焰的安里,他的结局之一,不也是为游魂之王的成立,做了铺垫了嘛。
先告诉你这个所谓的世界的真相的人,未必说的就是真话,同样的他们也未必就相信自己所说出来的话。
所以还是那句老话,不要看游戏里的人说什么,更重要的是看他们做了什么。
正如同许多人说我解析的黑魂是对葛温的抹黑,是一个阴谋一样。
正是他们的不自觉的把葛温的一直传火当做正确的道路,才会愿意把我的解析归为阴谋派里。
他们不会询问我的意见,并且早已经给我定好位置了。
这其实也正好印证了这一期的里的观点,人一旦苟且在某个观点与某个势力之下,便会不自觉地攻击不属于自己势力的其他人的观点。
攻讦他人的观点与自我观点的保护不仅仅是游戏里的不死人所属于的各方势力会如此,我们现实生活里也同样会是如此。
好,我们总结这一期的内容。
1.杀死沙力万后,看到的亚诺尔隆德的三方势力里,包含沙力万的势力、幽邃的势力以及旧王族的葛温德林的势力,但是此时三方势力形成了一个整体,统一的都在按兵不动,等待最后结果的出炉,究竟是艾尔德利奇吞噬了葛温德林,还是会出现其他的意外呢?
当然,我们最后知晓了,表面上自然是艾尔德利奇化身为了葛温德林,但最后的灵魂却证明了葛温德林依旧藏在了艾尔德利奇的灵魂里。
黑魂的世界观里,几乎不存在赶尽杀绝的概念,所以,我们也就不要再有什么赶尽杀绝的想法了。魂1里存在的势力在魂3里不都依旧存在吗,只不过有些式微,有些强大罢了。魂1里所谓的不朽古龙至今还在魂3里通过各种后裔的方式存在着。
2.沙力万并不与幽邃势力完全一致,因此他才会设计杀死幽邃的忠仆麦克唐纳,并把它藏在了储水区。正如同沙力万孤立幽儿希卡一般,此时的沙力万正在孤立艾尔德利奇,或许是想更好的控制艾尔德利奇,或许有另外的目的,我们无法明确,但是过程我们却可以通过游戏里的证据来得到答案。
3.幽邃的力量来自于人心的黑暗面,表现出来的形式则是液体,无论是人的体液,储水区的水以及艾尔德利奇战斗时的地区都布满了液体,在聚集地更是直接把经过幽邃洗礼的生物的样子告诉了我们,他们的身上同样也是湿漉漉的。正是因为如此,我们也便明白了所谓的幽邃所谓的深海时代究竟是什么,它就是用无数人类的体液所组成的世界,人类会在深海的时代里获得庇佑,但同样的如同火的时代产生的不死人,深海的时代同样也会有畸形的不死生物的出现。
深海时代在我看来,并不是整个世界被海所覆盖了,只是说人类信仰,从信仰葛温的光转变为信仰更为湿漉漉的液体而已,也没见在魂1里火的时代里,全世界都在放火是不。这只不过是一种力量与信仰的表达罢了。
葛温的火的时代,是人对神,对光明事物的崇拜,艾尔德利奇的看到的深海时代,是人对幽邃,对内心对恐怖事物的崇拜。
游戏里既然已经给出前例了,我们只需要根据前例进行对比就行了。
两种相似的力量有着不同的表现形式,但他们最终都会成为世界的枷锁。
4.黑魂的世界里黑暗与光明是互相依靠与互相背驰的,他们同属于从火中诞生的力量。当火熄灭的那一天,也就是初火不再给生命带来力量的那一天,这个世界终将会毁灭重塑,而魂3里许多的势力的存在就是为了逃避这种力量,不论是传火还是夺火,都在逃避毁灭,以某种形式过渡到重塑那一天。
5.艾尔德利奇吞噬葛温德林,就是为了暗示在魂3的世界里,深渊会吞噬葛温的光明一般。也正是因为如此,我们才明白艾尔德利奇的故乡为何一定是在冷冽谷而不是在别处,为何吞噬的神明一定是葛温德林而不是其他的神明。这都是为了给深渊吞噬光明做伏笔,是为了当引申出来环印城的末世时而不显得那么突兀。
我是狗哥,我们这一期的黑魂解析就到这里了。
希望你喜欢我的解析,我们下一期再见。
拜了个拜。
感谢这些小伙伴对我的《黑暗之魂》《血源诅咒》《只狼》与《空洞骑士》文本研究的打赏支持。
如果看完解析的您也觉得我说的还不错。
可以到此处对我进行打赏: https://afdian.net/@dogsama

I
dogsama
dogsama

2079 人关注

知识挖掘机
知识挖掘机

29813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