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本文为玩家小方撰写,Dagou代发于机核。关于小方与老潘的故事,请点击以下链接阅读:

文 | 方信昀
今天是老潘三十五周岁生日,我很想念他。

1

2019年1月13日,农历腊八节,一个普通的周日。中午没什么事,我给自己做了最爱吃的香肠咸肉菜饭。正吃着,手机响了。我看了眼屏幕,是个陌生号码,但没有被标记为骚扰电话。心想,谁啊,吃饭的时间来电话。放下筷子,接通电话。
挂掉电话,坐了会儿,我才慢慢缓过神来,泪水一下子涌了上来。我抄起手机,给老潘发了条微信:“老潘,你回答我,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你没死!”
下午,我去了老潘家。看见他家门前摆放的花圈,我才意识到,这一切是真的。晚上,我和老潘的亲朋好友一起为他守灵。第二天,在殡仪馆见了老潘最后一面,下午去了墓地。落葬时,老潘的父母和妻子失声痛哭。
听老潘的家人说,1月12日中午,老潘吃完午饭,开车去厂里的路上,突发心肌梗塞。车上只有他一个人,没人能帮他。悲剧就这么发生。
悲剧发生前的几分钟,老潘还在微信上跟我聊《生化危机2:重制版》。他说,试玩已经出了,他打算下班回家后下载。可惜没来得及玩到,他就走了。

2

老潘是我的高中同学,2000年,我俩一起考入苏州十中的实验班。那个年代,苏州的好高中,除了九中就是十中。能考进十中的实验班(分数线与九中的普通班齐平,只招两个班,每班35人),是一件相当令人自豪的事。老潘个头很高,一米九,从小玩到大的朋友都叫他“烟囱”。因为身高臂长,他从小就对篮球兴趣浓厚,家里甚至腾出一间小屋给他练球。老潘的球技扎实,是我们班篮球队的主力中锋。高中,我们班参加过两次年级篮球赛。老潘头戴发箍,身披“狼王”加内特的21号球衣,在赛场上左冲右突,勇猛无比。
初中,老潘是学霸。进了高中,课程难度加深,加上他学习不太自觉,成绩在班级排名一直靠后。班上的一些好事之徒,包括某些老师,在平时的言谈中,多多少少对老潘流露出不加掩饰的冷嘲热讽。老潘虽然人高马大,但性格异常温和,从不和谁起冲突,更不会主动招惹别人。对于不怎么善意的玩笑,他总是一笑置之。
很多年后,有一次,我问他,那几个贱人总是嘲笑你,你当时怎么就不生气呢?他说,我成绩确实不行,人家笑话我也是正常啊。嗨,真是个老实人。

3

老潘喜欢玩游戏,我和他熟识,也是因为游戏。课间休息,我和班上几个玩电脑游戏的同学,靠在教室门前的水泥阳台上(教室在二楼),讨论《暗黑破坏神2》多么牛逼,野蛮人、亚马逊、男巫女巫的那些技能如何炫酷。老潘听了,笑着说,要论2D画面效果,最牛逼的当然是PS游戏《恶魔城X:月下夜想曲》。气定神闲,像一位阅游无数的绝世高手,唬得我们一愣一愣的。中午吃完饭,他就揣着PS记忆卡,直奔学校附近的一家叫做“圆梦电玩”的包机房,玩他的《月下夜想曲》去了。用他的话说:“撒一把念!”
撒念,这是苏州土话,“过瘾”的意思。
高二下学期,我不在母亲的单位吃午饭,中午跟着老潘混。饭一起吃,游戏一起玩。那是2002年,PS2游戏机刚出,十块钱一小时的包机费,我们这两个穷学生负担不起,只能流着口水看别人玩画面犹如电视直播的《实况足球6》。我俩更多的是包机双打PS游戏《彩京一代》。这款游戏其实应该叫《打击者1945》,彩京是它的开发商。
《1945》有一个很有趣的设定,玩家的飞机不仅可以加强子弹的威力,还可以增加僚机,最多加四架,而且能把它们放出去单独攻击。我俩很喜欢这个设定,称之为“养儿子”。可惜这个系列后来把“养儿子”的设定取消了。
《1945》很难,我俩的水平又很菜,为了顺利通关,通常会选择“Monkey难度”。顾名思义,就是简单到哪怕猴子来玩也能顺利通关。这个难度下,前几关的敌机基本不会发射子弹。通关后,我俩开心地手舞足蹈,像两只猴子。

4

高三的一天,老潘兴奋地挥舞着一本《游戏机实用技术》给我看。在一块豆腐干大小的地方,印着《圣斗士星矢》即将开拍“冥王篇”动画的新闻。我也高兴坏了。小时候看《圣斗士星矢》动画,到“海皇篇”就戛然而止。后面的“冥王篇”,我是从同学手上的几本海南美术摄影出版社的《女神的圣斗士》盗版漫画中,才略知一二。盼星星盼月亮,一直盼着“冥王篇”能被做成动画,没想到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几个月后,我在学校附近“鑫祥”影视店的公告牌上,看到“圣斗士冥王篇动画1-2话已到”的字样,激动不已,掏出身上仅有的五块钱,买下这张光盘。高三,家人管得严,不允许我看电视或玩电脑。晚上十一点以后,趁父母睡熟了,我偷偷摸摸下楼,打开客厅的电视和DVD。时隔近十年,再次听到《天马座幻想》的主题曲,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短短两话,很快就看完了。我担心父母醒来喝水或上厕所,赶紧关电视回屋。结尾处第3话的预告,勾得我心痒。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第二天,我把光盘带到学校,跟老潘大讲特讲“冥王篇”的牛逼。老潘心潮澎湃,恳求我把盘借给他。一起听我海吹的,还有大郭(那个考完试总跟我们说考爆了考爆了最后总能考第一的人)。大郭说,他中午回家休息的时候可以看,看完了再带过来,下午借给老潘,谁也不耽误。之后,每次“冥王篇”出新番,我就会第一时间跑去鑫祥问有没有货。买回来后,我们仨轮流看。我看午夜剧场,大郭看午间剧场,老潘看晚间剧场。
一部优秀的动画,是可以感染人鼓舞人的。“冥王哈迪斯十二宫篇”的最后三话,11话到13话,青铜和黄金轮番与拉达曼迪斯殊死搏斗,深深地打动了我,也给了我力量,让我斗志昂扬地进入高考考场。后来,我把自己的网名起为“ikki_fxy”,“ikki”就是凤凰座一辉的英文名。我很喜欢一辉这个角色,希望自己在生活中可以像不死鸟那样,一次次跌倒,一次次爬起来。
高考前,同学间互写临别赠言。老潘给我写的是:“人的生命是有限的,而游戏是无限的,让我们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游戏中去吧。”

5

2003年的那届高考,注定会载入史册。这是第一次在六月初举行的高考,第一次先出成绩和全省名次后填志愿,考生碰上了非典,碰上了葛军。
高考结束后,老潘家给他买了台PS2。这可是老潘梦寐以求的东西。整个暑假,整整三个月,老潘坐在自家沙发上,吹着空调喝着可乐优哉游哉地玩PS2,撒念得一塌糊涂。那个暑假,我也挺爽的,升级了家里的电脑,玩了好多游戏。可惜我考取的那所学校开学早,新出的《仙剑奇侠传三》才玩了一半,我就得去报道了。
暑假结束后,老潘去了盐城,我去了南京,平时仍然保持着联系。老潘是个铁杆的索饭,决不允许他人说索尼的坏话。“PS2机能无限”,这是他经常挂在嘴边的口头禅。那时候还没有智能手机,也没有微信和手机QQ,我和他靠着每月几百条的短信包月,把身边的所见所闻和奇闻趣事说给对方听。
我们班有个同学是电脑达人,每期《电脑报》必买,对电脑硬件更是如数家珍。此人也爱玩游戏,经常跟我聊电脑硬件和游戏机硬件的异同,总结下来就是一句话:PS2的机能远不如高端电脑。每当我鹦鹉学舌地把这些观点转述给老潘时,老潘就会精神抖擞地跟我争个昏天黑地。当时一条短信是有字数限制的,最多七十个字。老潘一口气写了两三百字的短信,点击发送后,被切成三四条,陆续传到我的手机上。顺序往往是颠倒的,得反复看个几遍才能看明白。有时候,我捧着手机和他唇枪舌剑争论到凌晨,最后不欢而散。现在回想起来,也是闲得蛋疼。
大学那几年,网络媒体尚未兴起,游戏资讯的获取几乎全部来自纸媒。我和老潘经常买游戏杂志,不同的是,他买《游戏机实用技术》,我买《电子游戏软件》。原因很简单,老潘家有主机,《游戏机实用技术》偏重游戏攻略。我没有主机,喜欢看业界评论,《电子游戏软件》每期都会请些业内或半业内人士写评论,比如王俊生和DarkBaby。这两本杂志分别满足了老潘和我的不同需求。每个月新刊即将上市时,我一天几次跑去学校的书报亭张望。第一时间拿到杂志的幸福感,现在的玩家可能很难体会了。老潘总是嘲笑我,说,《电子游戏软件》的广告这么多,有啥好看的。他不知道,我非但不讨厌《电软》的广告,反倒很喜欢看。因为这些广告让我觉得,我离这些主机和游戏很近,总有一天,我会拥有它们。

6

2005年寒假,阿姨从日本给我捎回一台PS2,这是当时日本刚发售的70000型薄机,也是我在红白机之后拥有的第一台全新的游戏主机,我终于不再是“无机酸”了。由于当时薄机的破解技术还不成熟,我不敢也不舍得把机器拿到游戏店里去破解,决心只玩正版。我骑着自行车跑遍了苏州大大小小的电玩店,终于在以前经常和老潘包机的那家“圆梦电玩”,买到了一张PS2正版游戏——《GT4序章》(花了88块钱,当时以为淘到了便宜货)。整个寒假,我和弟弟在爷爷家玩《GT4序章》,玩得不亦乐乎。其实,正式版《GT4》一个月前已经发售,老潘早就玩上了。
寒假结束后,我回南京上学,没事就去南京鼓楼的电玩街转悠。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入手了一张《女忍》(Kunoichi)裸盘。老潘知道后,兴奋异常,说我捡到了宝贝。原来,老潘是超级“忍”饭。这款高难度的ACT游戏,他已经最高难度通关。五一放假,我回家打机,碰到不懂的,就发短信问他。老潘是个热心肠,耐心解答我的每一个问题,把他知道的打法倾囊相授。每一条回复我的短信,都有好几百字,活脱脱的手机版攻略。在他的帮助下,七天假期,我这个初入门者居然把这款游戏打到了倒数第二关,简直不可思议。那年暑假,我铆足了劲想把《女忍》最后两关打通,死活打不过,只好带着记忆卡去老潘家,请他帮忙。看着他用娴熟的手法三下五除二把游戏打穿,我惊掉了下巴。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绯花的分身蓄力斩,帅爆了。
2005年年初,我和老潘订阅了《游戏机实用技术》的游戏新闻短信服务,记得是每月10元,我咬了咬牙才订的。
临近学期末的一天,我俩同时收到一条令人震惊的短信:《生化危机4》从NGC叛逃至PS2。老潘又喜又气,喜的是他终于也能玩到这款让他朝思暮想的大作了,气的是,他一直崇拜有加的“动作天尊”卡普空,居然做出这等出尔反尔之事。
那天,老潘和我聊了很久。恢复平静后,他得出结论:《生化危机4》的叛逃,无论是卡普空主动投怀送抱,还是索尼公关团队的不懈努力,预示着,索尼即将一统主机游戏界。
看着老潘发来的一条条语气不容置疑的短信,我能想象到手机那头正低头按键的他,是多么激动、欣喜和自豪。当时还没有那句后来传遍大江南北的话,否则,他肯定会在结尾加上一句:“索尼大法好!”

7

2004年年底,PSP发售。在那个1寸低分屏MP4刚开始流行的年代,PSP的高分辨率4.3寸夏普液晶屏,使它看上去像是一台来自未来的机器。作为信仰坚定的索饭,老潘自然无时无刻不在梦想着拥有一台PSP。
2005年年底,PSP的价格已经趋于稳定。老潘发动三寸不烂之舌的技能,说服了他的父母。后来我听他说,他在父母面前把PSP描述成一台能看电影、听音乐、浏览照片、看电子书,顺带还能玩玩游戏的数码设备,花不到两千块钱就能买到这么一台设备,而且还是日本索尼牌的(中国的很多老人对索尼也是很有信仰的),简直物超所值。当然,这台PSP被买回来后,在长达五年的寿命里,只用到了老潘嘴里那个“顺带”的功能。
我在2005年9月也曾短暂拥有过一台PSP,因为钱不够,买的时候还问同学借了八百大洋。没过多久,我受不了吃糠咽菜的苦逼生活,把机器出了,换成一台韩版NGC和《生化危机0/1/4》正版。之所以买NGC,主要还是看中它小巧精致的方糖造型,以及当时还是独占的《生化危机0》和《生化危机1》。八百左右的价格,也是我这个穷学生负担得起的。学校没有电视,只能等放假后带回家玩。寒假前的那段时间,我三天两头把机器和游戏从宿舍的柜子里拿出来,过过眼瘾。游戏还没玩,那几本《生化危机》的说明书已经快被我翻烂了。
此时的老潘,已经在学校附近的包机房里,玩到了PS2版《生化危机4》。他把自己每天的攻略进程,写成短信一条条发给我,看得我口水直流。老潘是《生化危机》系列的老玩家,对四代的全新战斗系统不太适应,一边叫好,一边吐槽瞄准系统。我还在全力备战期末考试,每天睡觉前,躺在床上,看着老潘的短信,憧憬寒假在家爽玩《生化危机》的惬意场面,带着这个美好的景象,沉沉睡去。
期末考试终于结束,幸福的假期开始了。那一年的寒假很长,长到足以让我这个《生化危机》菜鸟把系列流程最长的四代打通了两遍。迄今为止,各种版本的《生化危机4》,我打通过不下十五遍,而印象最深的,还是NGC上的第一遍。
老潘在放寒假前已经通关PS2版《生化危机4》,对流程了如指掌。我这边遇到什么问题,就求助于他。那段日子,我俩感慨最多的是:这么好的游戏,以后要是玩不到了该怎么办。

8

转眼到了毕业季,我选择留校读研,而老潘结束学业,走上了社会。他换过好几份工作,当过酒吧服务员,做过建筑材料质检员,最后接手他父亲的模具厂。与此同时,他还在为自己的梦想奋斗。老潘从小喜欢生物医药,考取生医专业的研究生是他的人生梦想之一。虽然工作很忙,他还是利用不多的空闲时间看书备考,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如愿以偿。遗憾的是,连续两年,名落孙山。考研失败的他虽然失望,但也出了一口怨气,解脱了,不用再承受周围的各种压力和冷嘲热讽。
读研后,我把PS2和NGC搬到宿舍,去附近商场买了一台SVA的15寸小CRT电视用来打机。在老潘的鼓励和指导下,我在宿舍达成了很多自己的游戏纪录,《男忍》(Shinobi)和《女忍》(Kunoichi)最高难度任务全S评价通关、《真魂斗罗》全流程一命通关、《战神1&2》最高难度通关、《生化危机4》最高难度通关且佣兵模式全人物全关卡五星评价等。我渐渐领悟到ACT游戏的乐趣,追随老潘的脚步,成为一名忠实的ACT游戏拥趸。
2008年6月,Xbox 360独占ACT大作《忍者龙剑传2》发售。老潘把游戏发售前的那段试玩视频下载到电脑上,看了一遍又一遍。他心里清楚,身为索饭,自己是不可能买Xbox 360的。我也看了试玩视频,确信这款游戏就是我的“梦之游戏”。可惜Xbox 360当时的售价将近两千五百元,不是我这个穷学生能负担得起的。而且,当时“三红”问题尚未根治,我不想冒这个险。虽然没有主机,但我还是忍不住买了一张《忍者龙剑传2》正版。看着游戏包装盒背面的那段广告词——“何谓男人?何谓男子汉?走过残酷的修罗之路,才是最强的忍者。男人一定会有即使赌上性命也要贯彻到底的使命。战士啊,唯有燃烧你的灵魂,才知道何为末日之战!”我想,我早晚会把Xbox 360抱回家。

9

2009年8月19日,对老潘来说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那天,他终于把“神机”PS3抱回了家。一到家,他就兴奋地给机器拍照,上传到空间,把QQ签名更新为“神机降临!”那时候,还没有微信,没有朋友圈。
那天,老潘的心情好到极点。但中国家长对子女玩游戏,大多持反对态度。一番争吵后,新机入手的好心情荡然无存。那天晚上,老潘跟我吐槽了很久,他实在不理解父母为什么要在他心情这么好的时候数落他、打击他,他也不理解父母为什么要把他的爱好和工作对立起来。话筒那头的我感同身受,但无言以对。他父母的这些问题,我父母也有。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只能一遍遍地跟他说,这是国人对游戏的偏见,根深蒂固,很难改变,劝他不要太过介怀。但收效甚微。隔着话筒,我还是能够清晰地感受到老潘发自内心的沮丧和愤懑。
老潘在那个时间点入手PS3是有原因的。那时PS3刚推出薄机,薄厚两种机型新老交替。老潘始终无法接受新款薄机PS3的造型(我也无法接受),所以赶在厚机PS3清完库存前买了一台,属于“抢救性购买”。出于同样的原因,没过多久,我也买了一台厚机。
老潘买的第一款PS3游戏是《忍者龙剑传∑》,这是当年Xbox上的ACT神作《忍者龙剑传:黑之章》移植到PS3上的画面强化版,也是身为索饭的他早年的怨念之一。我也买了这款游戏,和他同步攻略。我们一起研究打法、交流心得、互相鼓励,从Normal难度到Hard难度、Very Hard难度,最后以Master Ninja难度通关。之后,我们又比拼任务模式的得分,每天互报分数,一较高下。前期老潘领先很多,我从他身上学到很多打法,比如用上中下三策打幽灵Doku、利用双刀的大天升速杀电胖子等。记得一个周末,我去他家打机,我俩轮流打Alma任务,可能是水平不够,也可能是手风不顺,我们打了一下午,才由他勉强打通一次。尽管那天的战绩惨不忍睹,但是这种“你战一把,不行换我”的体验,后来再也没有过。
不久,《忍者龙剑传∑ 2》宣布登陆PS3。此作是老潘和我垂涎三尺的Xbox 360独占游戏《忍者龙剑传2》的PS3强化移植版,而且加入了联机共斗要素。我俩高兴坏了。那时在levelup论坛,索饭经常以一句“有料测试版忍龙2的三红机玩家你们辛苦了”讥讽软饭。遗憾的是,拿到游戏,大家才发现,这玩意儿是个彻头彻尾的劣化移植版。为了和Xbox 360版《忍者龙剑传2》区别开来,《忍者龙剑传∑ 2》取消了敌人断肢后的喷血设计,取而代之的是在断肢处冒出一缕紫烟,令人无语。游戏的血腥度和敌人数量大幅降低,完全没有了Xbox 360版的那种令人血脉贲张的紧张感和刺激感。好在联机任务还挺有乐趣和挑战性的,总算为该作保留了一点存在的价值。

10

PS3和Xbox 360这一代主机,将联机游戏的玩法普及到了主机玩家中间。那个时期的PSN是可以免费联机的,我和老潘一有空就约了联机。我们在《生化危机5》的绝望逃生和佣兵模式中浴血奋战并肩杀敌,在《忍者龙剑传∑ 2》的联机任务中相互救助共抗强敌,在《街头霸王4》的联机对战中用隆肯兄弟拼个你死我活。
2010年前后,光纤宽带尚未普及,网速撑死了也就是10兆的样子。PS3联机时,如果家里有人同时在上网,游戏很难保持流畅,不是卡顿就是瞬移。老潘有一个小他九岁的妹妹,晚上经常上网。老潘是出了名的“护妹狂魔”,从小就对妹妹呵护有加,无论什么事都是妹妹优先。每次跟他联机前,我都要发好几遍“你妹睡了吗”的信息过去。可惜他妹妹自带“夜猫子”属性,老潘又不忍心打扰妹妹,影响她上网,所以我们总要等到晚上11点以后才能联机。那时的PSN网络也不稳定,没有网易UU加速器之类的软件,联机效果时好时坏,得拼人品。很多时候,联了半天,还是进不了房间,只好作罢。
2010年6月,我研究生毕业,走上工作岗位。年底,我拿着攒了五个月的工资,买了台Slim版Xbox 360(该版本的机器已经彻底解决“三红”问题),终于玩到日思夜想的《忍者龙剑传2》,很快将其全成就。这款游戏至今仍是我唯一一款在Xbox主机上达成全成就的游戏。之后,我又买了一台PSP,沉迷《怪物猎人P3》无法自拔。作为资深猎人的老潘毛遂自荐成为我的狩猎导师,指点我在开荒阶段少走了很多弯路。那年冬天,下班后,我经常约他到家附近的肯德基面联《怪物猎人P3》。为了尾锤龙的尾骨,我们把尾锤龙任务刷了一遍又一遍,最后刷到时,我俩兴奋地在肯德基大叫起来。

11

2011年10月30日,老潘步入婚姻的殿堂。他结婚前最后一次见面时,我送了他一套正版的《恶魔城X:月下夜想曲》,作为他单身生涯的纪念。那天的情景,我记忆犹新。老潘捧着游戏,乐不可支,兴奋得像一个拿到了梦寐以求的玩具的孩子。
婚后的老潘有了生活压力,身为模具厂二代目的他,工作繁忙,每周仅有的一天休息时间也得不到保障。那时的我,工作走上正轨,也忙碌起来,每周和老潘至少联机一次的约定难以履行,日常交流的话题也从游戏渐渐转为工作压力和生活琐事。后来,我俩又先后入手PS4,但以往并肩作战的快乐时光已一去不返,永远定格在了PS2和PS3时期。
2017年2月的一天,在我每天都要登录的TGFC论坛上,我收到一条短消息,是大狗发来的。他在采访Sonic3D的时候,得知我就是这些年一直收集国行主机游戏的那位玩家,想采访我。我立刻想到了老潘,这等好事怎能少了他,于是给他打电话,约他一起接受采访。电话那头的老潘非常激动,我能感受到他内心的兴奋。在大狗面前,老潘和我回顾了这十来年我俩一起玩游戏的时光。送走大狗后,老潘在车上跟我说,玩了这么多年游戏,今天终于有机会把咱俩的这段经历记下来,值了。
最近几年,老潘基本告别了游戏,一门心思投入模具厂和家庭的经营。虽然他很努力,但厂子还是经营惨淡,容不得一丝懈怠。小企业的生存环境不是很好,名目繁多的税费和花样百出的检查让人不胜其烦。尤其是最近一年,消防和环保等部门的上门检查,让老潘疲于奔命。为了应付检查,他把休息日从原先的周日调整到了周三,因为周日时不时地会有消防检查,他必须守在厂里。他这个小老板,白天要在厂里维持经营、联系客户、监督生产、应付检查,有时还得亲自开车送货。回到家,等孩子睡熟后,还要做账,有时候忙到凌晨。
2012年,老潘的大女儿出生。2018年,他又迎来了自己的二公主。老潘是个好父亲,他深深地爱着两个孩子,她们带给他无穷的快乐和精神的满足。老潘陪伴他的大女儿走过了从出生到上小学的这段人生,在他的微信朋友圈里,记录着他和女儿们的点点滴滴。老潘是个孝子,家人尤其是父亲对他期望很高,有时近乎苛刻,但他没有怨言,努力工作,踏实做人。老潘是个好哥哥,在他眼里,妹妹是个无所不能的小精灵,啥事他都让着妹妹,兄妹俩的关系融洽得让人羡慕。老潘喜欢看电影,尤其是美国的动作大片,只要能挤出时间,就算一个人,他也会跑去电影院,在那里,他可以忘记工作和生活上的烦恼。老潘是个传统、本分又低调的男人,没什么花花肠子,没有任何不良嗜好,也从没做过任何出格的事。
这么一个老实善良的青年,老天爷,你为何要这么狠心,这么早就带走他?到底是为什么?

12

老潘去世后没多久,电影《大黄蜂》上映。老潘是变形金刚的超级粉丝,如果他还活着,肯定会去看这部电影。那天晚上,我买了两张园区科文中心的《大黄蜂》IMAX电影票,带着老潘一起去看。我怕他坐得不舒服,全程给他撑着座椅。电影结束后,我失魂落魄地走出影院大门,坐在门口的花坛边上,失声痛哭。
清明节那天,我和老潘的妹妹,还有他的另一个好兄弟,去给他扫墓。我带了一张全新的PS4版《生化危机2:重置版》,放在他的墓碑前。打开手机,播放黑桐谷歌的视频攻略。这是老潘生前的最后时刻还念念不忘的游戏,我希望他在那边可以收到,边看攻略边通关。
老潘,在那边好好保重。他日重逢,我俩再把酒言欢。

I
Dagou
Dagou

582 人关注

人物
人物

5506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