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导语:上期介绍了“范布伦”计划中设计较为完整的“狗城”丹佛市、很遗憾没能完成早期设计阶段的蒂贝茨监狱和博尔德拱顶研究基地,这些都是“范布伦”中玩家获得主线信息的一些主要区域,当然“范布伦”从设计规模上来说绝不止是简简单单讲个故事,既然是游戏,那么就会有更多的交互内容和更深的世界构建,废土众部落何去何从?凯撒军团和赫卡特之女于这些势力有什么关系?玩家对这些势力又会有怎样的影响?

上期回顾:

黑脚部落和训犬者部落

这第四份文档与丹佛市的文档起草者同为肖恩·雷诺德,也是在这几个部落设计文档中相对内容较多的部分,可惜这并不能避免文档中存在多处删减和未完成的内容;作为游戏中的非主线内容,这几份文档都没有相应的概念原画和建模设计,最多只有较为简单的地图区域设计。
实际上,最初黑脚部落和训犬者部落是计划分开设计,作为两个独立的部族单独设计,可能由于项目迭代,“范布伦”的设计者们决定将训犬者部落作为黑脚部落的附属放进了一个文档中,由于项目中断,这份文档中被其他编剧要求填写的一些详细背景故事也没来得及不全,不过这并不影响我们理解这些部落的整体故事。
从“范布伦”的地图上来看,黑脚部落和训犬者部落、以及之后会提到的双母部落区域都是玩家离开蒂贝茨监狱后最有可能游历到的就近区域。从游戏性角度来说,基本就是为玩家提供构建废土背景、获得早期装备和经验的“新手村”地点,在这些地点中出现的怪物也无非是一些土狼、变异鼠、小型辐射蝎等等新手怪,在战斗上绝对不会让任何“小子”的玩家太吃瘪。
这并不代表黑脚部落本身友善好客,黑脚部落本身是相对封闭、奴隶制的原始生态部落。美国历史上在艾伯塔和蒙大拿之间的区域内曾经出现过叫做黑脚的自治部落,“范布伦”中的黑脚部落不过是和它同名而已,并没有实质性的相似点。如果玩家初期到这里想要大开杀戒,这些基本穿着皮护甲、手里拿着长枪部落民众也怕是敌不过主角光环,很难想象他们的祖先曾经是2077年幸存下来美国大兵的后裔。
2070年一个叫做约翰布洛克的上尉由于整个队伍的军事总部和交通工具都在大战中被毁,他带着幸存的士兵在末世中流浪生存,空有一手武器知识却不知如何种地养活自己,这群士兵就开始沿路寻找农场打劫生存物资。直到2073年他们遇上一个小型农场,那里的农民和士兵达成交易,士兵不再去抢劫,这些农民会自觉上交“保护费”,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士兵们自然就答应了。
2078年是核弹降下的一年后,农场的农民和士兵们走得越来越近,农民的小辈开始加入这些士兵的行列,9年后年老的士兵退休到农场种地,适婚年龄的人开始相互结合,一些游牧的美国土著也纷纷加入这个人口各异的大群体。没有战前科技的支持,最初士兵们随身携带的武器年久失修,渐渐变成废铁,生活方式越来越趋向原始,虽然过得不算茹毛饮血,但战前这些士兵和农民的后裔几乎没有传承和记载战前科技。
多年后一场大火把黑脚部落的原定居点毁了大半,部落的所有人就迁徙到附近山上的战前度假村中,没有足够的牲口,部落会把魔手伸向其他土著部落掠夺所需;
20年后,一场大病夺走了部落中诸多年幼成员的生命,所以黑脚部落又开始向其他部族强抢儿童来抚养,至此之后部落渐渐开始了奴隶体系,向凯撒军团或者其他部落买卖奴隶在黑脚部落中也就不再是道德问题,只是生存方式之一,奴隶如果能够证明自己在部落中的价值,也可以咸鱼翻身,成为部落中的普通成员甚至掌权者,但同样也导致周围的部落与黑脚部落的关系逐渐紧张。即便如此,黑脚部落一直靠着双头牛和奴隶维持着微妙的经济平衡,作为科罗拉多中相对较大的部族生存至游戏故事开始。
那么到2253年玩家到达黑脚部落时,也会目睹部落中喜闻乐见的权利之争,事情是这样的:《辐射2》中队友苏里克(Sulik)各位并不陌生,也知道他的姐姐可能被一些奴隶主绑架了,实际上苏力克猜得不错,他的姐姐克里苏(Kurisu)确实在加州被奴隶贩子绑架后被卖给了黑脚部落,克里苏的表现和玩家根据苏力克对她的描述得来的印象其实差别较大,她是个十分果敢无情的战士,在黑脚中靠着自己的实力和决断能力,在上一位黑脚首领死去后便毫不谦让接下来黑脚首领之位,从奴隶翻身做成奴隶主,她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初到身份而憎恨部落的奴隶体系,反而在坐上首领之位后大力支持买卖奴隶,身边有很多位“氏族丈夫”——实际上就是一妻多夫;
注:“范布伦”项目中的多位设计者包括肖恩·雷诺德、克里斯·阿瓦隆和乔什·索亚等等都很喜欢《最终幻想7》中的一些元素,在文档中特地说明过一些 NPC 的叙事节奏要学一学《最终幻想7》,Kurisu 这个名字听起来很日语化,实际上这个确实是 Chris 的日语发音。
黑脚部落中只有一个人不服她,那就是前部落首领的弟弟查加斯(Chagas)。无论从领导力还是从战斗力来看,查加斯都略逊一筹。查加斯早年被 NCR 逮捕入狱过,等到被释放后发现部落中的领导权都已经交给了这个无情的女人,作为前部落首领的弟弟查加斯当然很不甘心,一直暗地里想要争回权力但一直找不到机会。
这里就是玩家的影响力介入点,如果要让克里苏继续做部落首领,解决查加斯的方法很多:可以说服查加斯接任部族的枪械制造师的职位,所有4种类型的玩家“小子”都有说服的选项,这样可以让部落的每个人各司其职,也可以直接干掉查加斯,但这样一来,克里苏就更难被说服作为队友,因为部落不能一日无首。
如果玩家选择以各种手段让查加斯继任首领之位,克里苏当然就可以作为队友之一,但对于部落的长期发展可能会相对滞后,作为弥补,玩家可以帮助部落的锻造师提升制造枪械的技能,教会他如何使用多用工具、获得制造弹药的配方、改造熔炉这些能够让黑脚部落大批生产可以交易的枪械来代替奴隶交易。
这场权力之争,文档中还有玩家亲自想克里苏挑战部落首领的任务,但出于不明原因被删减,因此玩家最多只能作为黑脚部落的友人,并不能完全被部落接纳。
由于黑脚部落所在的地点是战前景区,有较为充足的水源,玩家可以劝说现任黑脚部落的首领,对外进行水源交易来减少奴隶交易的必要。当然,如果玩家是彻头彻尾的坏,也可以继续鼓励黑脚部落做奴隶交易。
潜行小子的玩家可以靠潜行技能偷偷放走在这个战前景点区大超市改造的奴隶圈里关押的奴隶,黑脚部落发现后会降低玩家在这里的声望值,同时增加其他部族和势力的好感度,反之亦然。
先前说过,这些游戏初期就可能遇到的部族可以看作是给玩家提供下一步冒险的物资补给站,玩家可以利用这里的资源制作合适的枪械和装备,打一些土狼得经验等等,值得注意的是,“范布伦”的文档设计里都有脚本化的生态系统,也就是说如果玩家把一个地区的某种生物赶尽杀绝,那么这种生物是不会再出现的,土狼就是科罗拉多景区的生态链一环,如果被玩家灭绝,那么变异鼠和小型辐射蝎就会开始泛滥,前者没有了天敌繁殖会加快,侵扰黑脚部落的食物储备,后者因为占有了土狼空出来的栖息地,也会增多数量。
不能亲自参与黑脚部落的权力之争并不代表玩家没有这样的机会,训犬者部落作为黑脚的附属部落,有着和黑脚差别较大的部落文化。顾名思义,这个部落的人训狗爱狗,大概30个人的部落中,每个人都要有一只属于自己的狗,狗的强弱是自己身份的象征,部落中会经常主持一些斗狗大赛,甚至在选拔首领时同样也用这种方法,现任的训犬者首领“咬咬牙”(Bares His Teeth)就是靠着自己无人能敌的狗伴上位的。
不巧的是训犬者部落附近的山洞里住着一只恶狗,训犬者的众成员称其为“恶魔犬”,身强力壮而且很会周旋,训犬者部落很多猎人都曾经企图解决这一狗患,但回来的不是受伤就是压根找不到“恶魔犬”;这恰恰是玩家到这里招募“范布伦”版狗肉的好机会,只要准备充足,所有 build 的玩家“小子”都有可能驯服这只恶狗,并且可以给这只狗取名。
“范布伦”的设计里有头衔的概念,也可以算作一种 perk,像玩家驯服了“恶魔犬”,那么在训犬者中玩家可以得到“与恶魔同行”(Walk with the Devil)的头衔,反之干掉“恶魔犬”便是“恶魔杀手”的称号。无论哪种结果,玩家都会得到部落的尊重,因为“恶魔犬”在部落中被看作是凶兆,驯服“恶魔犬”当然会让整个部落退避三分,干掉“恶魔犬”也就相当于除去了部落的心患。
有了“恶魔犬”在手,去挑战“咬咬牙”也就是相对轻松的比赛,“咬咬牙”本身并没有领导资质,也没有什么远见,当上首领后还有些自我陶醉,换个首领也算是帮了整个部落一个大忙。
在训犬者中有一位专门训练狗的驯兽师,在玩家驯服“恶魔犬”之前,可以靠上交一只按照部族仪式驯服的野狗来获得加入训犬者部落的机会,驯兽师还会奖励一只训练好的成年狗给玩家,除了作战,这样的狗也可以分担负重,也算是游戏前期“新手福利”。训犬者部落的成员都较擅长徒手搏击,有一种专门的“狗道”(The Way of the Dog,原谅我这么粗俗的翻译)搏击式,玩家如果把自己驯服到的“恶魔犬”借给驯兽师配种,他会将这招传授给玩家(为师看你根骨清奇……咳),实际上就是提升玩家的徒手搏击技能等级。
最后,在整个黑脚部落中有不少让玩家使坏的地方(降低道德值的机会),比如炸毁银矿脉、毁掉熔炉等等,也是初期玩家决定道德走向的一个分支点。

双母部落

这个故事要从战前的天才科学家德雷克·格林威开始说起。
我们知道他设计了监控蒂贝茨监狱的智能奥德修斯,这并不仅仅是他的唯一作品,奥德修斯被波塞冬能源卖给联邦政府后,德雷克自己成立了格林威培育公司,设计了主要负责农作的智能戴安娜,自己的公司有多项政府项目,一切进展还算顺利。
既然是避难所,这里的社会实验就是德雷克所担心战后人类文明如何重建的问题:德雷克认为世界上的人是由制造者和消费者组成,制造者只是少数受过良好教育的人来进行科技发展和维护,而多数普通消费者只当这些是信手拈来,如果制造者没能在大战后生还,余下的人群很容易再度陷入蛮荒时代,德雷克从美国西部的某个邪教组织得来了些灵感,也就是让几乎所有人都有能力掌握农业生产,让所有人都信奉地母神,以此信仰为基础形成农业文化。
要让每个人都这样做难度是很大的,因为很多加入避难所的成员都把这看作是 Communism(不好翻译,请理解),开始信奉“新教”的一帮人被举报逮捕,德雷克组织了事态的恶化,并告诉这些教徒:如果你们参与我的第29号避难所,那么就不用担心人身安危了。
加入第29号避难所有一个条件,所有参与人员都要是年老的父母带着婴儿,这样加入避难所后不久年老的父母会在几年内离世,没有长大成人的小孩就接受避难所中 Zax 超级计算机的教育,学会最原始的农业文明,这样他们重回地面后就可以重新开始文明社会。
让德雷克没想到的是,戴安娜早就发展出自己的观点,让他都倍感惊奇,在戴安娜多次道德层面上的抗议后,德雷克还是坚持执行第29号避难所的实验计划,戴安娜在他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将她自己的智能植入了项目计划中。
大战爆发后,戴安娜对准了远程卫星向第29号避难所发送控制指令,获得对避难所的掌控权,比起德雷克原计划向地母崇拜的信仰,戴安娜让这些懵懂的孩子学会去相信以自己为女神的信仰,每年派出一个探查机器人去废土上报告宜居情况,也在她选定的地方安装了投影机,这样就能投射出自己中意的影像,来扮演神祇。
到“范布伦”开始的时间点,第29号避难所已经成为了无人知晓的禁忌之地,避难所周围是山崖高地,原避难所居民后裔已经集结成了一个与世无争的母系氏族——双母部落,靠着“女神”戴安娜赐予的知识和避难所机器人的帮助,部落的子民把第29号避难所周围的土地变成了绿洲,作物生长太好以至于土匪强盗不时到这里抢劫,本来就与世无争再加上部落也并不崇尚武力,一旦发现入侵者都丢下土地落荒而逃到山崖上的村庄里,靠着地形优势和避难所机器人的火力,双母部落一直以这种驼鸟式的逃难方式来躲避废土的种种威胁。
对禁忌之地充满好奇心的人并不是没有,有过不少人都尝试过到第29号避难所一探究竟,没有一个人回来后记得看到了什么。戴安娜为了不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在第29号避难所洞口就投射出全息影像,任何来者都会提出警示将其拒之门外,没能劝退执意闯入的人,戴安娜会在来着进入避难所后封锁入口,命令保安机器人将入侵者打晕,用战前德雷克发明的 CODE 计划抹去他/她最近几天的记忆,然后重新放回避难所山洞的洞口。
也是因为还无人知晓这个“山中秘辛”,有几个长了心眼的土匪就干脆驻扎在双母部落村子附近,等待时机成熟再去挖掘禁忌之地中的秘密。
有趣的是,这群土匪中间也有一出狗血的三角戏码。他们来自一个叫做“毒蝎獠牙”(Scorpions bite)的土匪帮,带头的是一个叫做伯克(Burk)的男人,曾经在 NCR 当过兵,还在天启追随者中学过些知识,当他发现双母部落原始的生活方式和他们所使用的科技毫不相称时,他决定先和这个部落交好,再慢慢探其口风。由于戴安娜做事滴水不漏,一直以来伯克想解铃又找不到系铃人,干脆就带着毒蝎土匪帮一屁股坐在这里不走了,吃喝都找双母部落伸手要。
伯克的手下有两个女人,所谓的三角戏码也是司空见惯的“甩掉与我奋斗的前女友迎娶娇艳小三儿”,伯克的前女友叫做沙珑(Sharon),为了权力任何交易都做得出来,包括性交易 ,所谓的“小三儿”特丽莎(Trisha)也是半斤八两,唯一的区别是,特丽莎更有姿色。在剧情的作用上,无非是沙珑代表了土匪吞并双母部落的意见,特丽莎则一直向伯克建议把双母部落交给凯撒军团。
也不知是项目被仓促腰斩的关系还是双母部落原本就是这么设计,在这块地区内玩家真正能交互的任务和故事并不多,它的主要目的是将玩家引导到主线地区——育苗场,那是戴安娜的真正所在地,玩家到达双母部落后可以随意收割随意散落的农作物,也算是给初期的玩家提供生存物资的好地点。
根据玩家的道德路线,可以帮助双母部落赶走毒蝎帮,也可以反过来帮助土匪收了整个部落甚至把部落的情报卖给凯撒军团,因为双母部落大多女性为首领,所以……结果可想而知。

衔尾蛇村

在这里居住着废土中的小有名气的部落——赫卡忒之女。
曾经废土上有显赫一时的卷发部落,在凯撒军团崛起的过程中,与其冲突最大的卷发部落成了历史前进车轮下的牺牲品,除了一位女性侥幸逃生,其余的都被凯撒军团赶尽杀绝。
这位女性无家可归四处乞讨,经过的众多废土部落却没有一个愿意收留她,原因无非是觉得这个女人是被诅咒的,怕凯撒军团来敲门自己的脑袋都怕保不住,她恨天怨地,最终因为饥饿脱水而倒在一片沙漠之中。
当她醒来时,仿佛自己看到了天堂,身边从未见过的植被郁郁葱葱,从天而降的泉水进河流中荡起点点浪花,当她好奇地观察四周时,戴安娜控制的Zax 计算机发出了声音,询问这位女性的名字,她怎么回想也记不起来,只有一个被称作“暗夜之母”的印象,戴安娜觉得有趣,就给了她一个名字——赫卡忒,解释说赫卡忒和戴安娜都是月之女神,戴安娜代表圆月,赫卡忒代表新月,曾经也被旧时代的人们称为“暗夜之母”,是死亡和重生的代表。
赫卡忒点头答应,过去她的名字是什么也无关紧要了,她“复活”了,她要向废土未接纳她的部落复仇,要向凯撒军团宣战,要以“女神”的姿态传播新的信仰。
实际上赫卡忒能够被戴安娜救起,也是难得一见的好运。戴安娜在战后将近200年的时间里不断模拟人类的感情,孤独感导致她接近疯狂,赫卡特昏倒的地方被戴安娜的巡逻机器人发现,戴安娜就将她带回来,也是终于碰见了能排解寂寞的对象。
在赫卡忒和戴安娜相处的几个月里,戴安娜把农业、畜牧、草药和医学知识悉数教给赫卡忒,赫卡忒耐心学着,但是她心里仍然装着复仇大计,把戴安娜授予的知识用在自己的私心上。
赫卡忒把自己的头发卷成曾经卷发部落的辫子摸样,用颜料涂满整个脸庞,这样就没人能够认出她来。赫卡忒向戴安娜告别,推搪地说会再回去看她。
这一去就是再次游历一遍整个废土上曾经拒绝接纳她的小部落,她用学来的草药知识获得部落的信任,然后集结部落宣传她自己的生死轮回信仰,女人们被收纳为亲信,时机成熟赫卡忒再去以同样的方式收服下一个部落,这样赫卡忒之女就诞生了。
一些部落中身强力壮的男人被收纳后组成了赫卡忒之犬,作为赫卡忒和她手下萨满的忠实护卫。
同样是母系部落,与双母部落不同的是,赫卡忒并不排斥买卖奴隶,等到玩家到达部落所在的衔尾蛇村时,细心点会发现一个 NCR 的游骑兵埋伏在村外,企图释放关在村里的奴隶。
在黑脚部落和双母部落的文档中,也都有赫卡忒之女的萨满驻扎在这些部落中,用医疗草药知识帮助这些部落中的人,可见赫卡忒的野心远不止于现状。
凯撒军团当然不会坐视不理,在赫卡忒之女中就潜伏了一个军团的特工,也是由玩家来揭发或者隐瞒下去。
实际“衔尾蛇村”的文档中,总共只有21页内容,除去一些没有实际内容的空白页,就是背景资料和主要人物描述,比前两个部落的文档内容都要少得多,对这个部落的任务设计和游戏终局的影响也并没有完整设计,也或者是设计者有意将部落内容作为世界观构建的一个小模块来设计,只是相对内容丰富的主线区域来说,还是可惜了点。
(所有这三份文档中都没有艺术概念图,非常可惜不能直观展示文档的图文内容)
下一期我将会为各位介绍“范布伦”设计文档中的梅萨维德、育苗场和麦克森地堡。
I
Echoness
Echoness

247 人关注

知识挖掘机
知识挖掘机

32881 人关注

评论区

12评论热门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