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陆陆续续打了好几个月,我的《荒野大镖客 2》终于通关了,作为一个怀抱着看电影的心态来玩游戏的人,《荒野大镖客 2》和今年早些时候玩过的《底特律:变人》一样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一方面是因为悲剧本身所带有的独特感染力,二是里面的人物形象塑造。

何西亚和亚瑟的死、约翰·马斯顿的短暂美好生活(如果玩过或看过第一部的结局就不会认为约翰解脱了)、德奇·范德林的改变,所有人物的走向都在一步又一步地丰富了《荒野大镖客 2》的剧情。想要对其有深入了解,那当然得从人物说起。

而在整部游戏长达数十个小时的主线剧情中,我最想讨论的就是争议最大的帮派领导——德奇·范德林。

何许人也?

想要进一步讨论德奇·范德林,必须先对他在故事发生之前的经历有所了

德奇出生在 1850 年。在他 11 岁的时候,美国南北战争爆发,他的父亲也参军,随后在 1863 年的葛底斯堡战役中战死(同年,亚瑟·摩根出生)。由于父亲的死以及与母亲相处不好,德奇在 15 岁的时候离开了家庭,走上了法外之徒的道路。后来他也是从别人嘴里听说了自己母亲的死讯。

帮派生涯的早期,德奇和柯姆·奥德里斯科成为了出生入死的好友,当时的柯姆已经是帮派领导了。在同一段时间里,德奇先后遇到了何西亚·马修,收养了亚瑟·摩根,并招募了迈卡·贝尔、约翰·马斯顿、比尔·威廉姆森等人,成立了德奇·范德林帮。
在一次任务中,柯姆的弟弟被德奇意外杀死,柯姆也一举报复,杀害了德奇的老婆安娜贝尔,曾为兄弟的两人从此反目成仇。这段孽缘直到故事的中后期才以柯姆被吊死在圣丹尼的绞刑架上宣告结束。然而柯姆生命的终结只是给德奇带来了非常短暂的释然,此时的德奇早已深陷平克顿侦探、石油大亨康禾等大集团的斗争中无法自拔。
在帮派成立到《荒野大镖客 2》故事的起点这段时间,R 星官方没有告知更多德奇的经历,根据故事伊始帮派中非战斗人员的数量以及德奇对赛蒂的关心来看,帮派的日子整体上应该还行。不过帮派成立前的故事也足够描绘出德奇的早期形象了:他是一个成长于混乱年代的法外之徒,父亲与爱人的死、帮派兄弟的仇恨塑造了德奇性格中刚烈的一面,面对任何可能会夺走自己所有之物、心上之人的事情,德奇的选择绝对是举枪反抗而非寻求和解。这种性格在范德林帮一次又一次受挫之后愈演愈烈。

什么改变了德奇?

在 2 代结尾赛蒂与约翰的谈话还有 1 代最终战山崖上的对话都可以理解,无论是范德林帮的成员抑或是德奇自己,都感受到了他在经历了如此多挫折之后待人处事观念所产生的变化。相信游戏外的我们也不会否认这个事实。

那么,为什么曾经有绅士风度,行侠仗义的德奇会变成见死不救的狠人?我的答案是「时势使然」。
南北战争时期的美国虽然表面上已经是个国家,但由于各州与中央政府之间的权力很分散,法律体系不健全,多民族的社会结构,地区间存在极大的经济模式差异,内战前后的美国社会分裂其实非常严重。我们或许很难相信在这样一片已经拥有了近代先进工业和法制化城市的土地上仍然有一部分人过着相对原始的生活。
现代文明社会的雏形显然没有对十几岁就开始在帮派社会中打拼的德奇·范德林产生太多正面的影响。虽然早期的德奇相对还是个劫富济贫的正能量坏人,但可惜父亲的早逝以及爱人安娜贝尔的死,终究还是在他心里种下了不信任他人的火种。直到平克顿侦探对自己帮派的一步步紧逼,火种终于旺盛地燃烧起来。

平克顿侦探事务所是所有《荒野大镖客》玩家必须有所了解的一个组织。
在资本主义国家里,私人组织参与国防、刑侦工作其实很正常,更别提平克顿侦探社的创始人艾伦·平克顿本来就是一位与警察和政府有密切联系的高人。根据平克顿官(没错,他们现在还健在,官网还非常酷炫)介绍,艾伦·平克顿在 1849 年被任命为芝加哥首位刑警,短短四年后,平克顿就协助美国政府在全国各地抓捕犯罪分子,并于 1855 年承包了美国中西部铁路运输网络的保卫工作。

在黑水镇惹上平克顿侦探社,可以说是德奇这辈子非常可悲的分水岭。由于平克顿有着充裕的资金和人力、战斗力,在别人还在坐火车的时候就可以开汽车打枪战,还有覆盖度极广的信息网络,因此在与小黑帮的斗争中,平克顿可以轻轻松松地把德奇和他的同僚们逼到绝路上。
在法律尚未健全的早期美国社会中,隶属于私人的平克顿侦探社完全可以为了达成目标去做一些不光彩的事情。第一部里让约翰干完脏活之后赶尽杀绝就是真实写照,事实上没把约翰老婆孩子赶尽杀绝已经算是网开一面了。崇尚美利坚自由梦的德奇自然不太可能面对这样的组织束手就擒。于是无论是游戏中的德奇还是玩家自己,都会向看起来更像反派的平克顿侦探拉动扳机。
理论上,如果想要躲避平克顿,德奇应该带领帮派逃离现实社会,但是这个帮派的构成并不简单,既有一帮能打的神枪手(叛徒确信),也有普通的厨师、孩子、女人,而且由于德奇早年的行侠仗义,这群人在帮派陷入困境时竟然仍然保持了极高的忠诚度,这就导致德奇产生了想要再弄一笔钱,带领大家前往虚无之地开启小康新生活的梦想。

问:钱从哪儿来?

答——城市。
19 世纪的美国城市是个集有序与无序于一体的大染缸,虽然有法律有警察有政府,但只要你能像圣丹尼的安杰罗·勃朗特一样有资本、够狡猾,整个城市都能听任你差遣。单论玩弄人心、玩政治,城市里的有钱人绝对比德奇·范德林强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然而成长于帮派的德奇并不具备与城市资本家博弈所需要的头脑,在「make some money」的路上,不仅没有弄到 money,反而一步一步得罪了国家级石油大亨雷威提克斯·康禾(Leviticus Cornwall)、种植园主布雷斯韦特家族(Braithwaite)、圣丹尼幕后操盘手安杰罗·勃朗特(Angelo Bronte)等人,甚至还卷入了豪雨·佛尔的部落与当地军队的冲突中。虽然这样的选择确实有机会更快弄到逃离美国梦所需的金钱,但对于一个在帮派混战之外没啥头脑的乡村小帮派而言,坚持下去只会让自己死伤惨重。
果不其然,德奇无数次的「最后一票」不仅没搞到多少钱,反而害死了何西亚、兰尼、尚恩等一票挚友与手下。
年轻时心中埋下的火种,随着范德林帮一次又一次被平克顿以及资本家赶尽杀绝被点燃。这也难怪从瓜马回来之后的德奇与曾经绅士的德奇判若两人。一同奋斗的伙伴不知道哪一天就会突然暴毙,自己的「最后一票」似乎从来斗不是美好生活的预告。与其一次又一次为伙伴拔刀相助,还不如拉上帮派中看起来最「忠诚」的几位枪手成为深山里割据一方的匪帮,德奇的堕落正是由此而来。

评价德奇:山林里的「怪物」还是帮派的老父亲?

即便现在对德奇害死帮派中这么多好人有不少恨意,但我依旧不认为德奇就应该背负「伪君子」之名。

《荒野大镖客 2》主线剧情的结尾动画中有两个镜头最让我动情。一是希望和平的豪雨·佛尔酋长看着象征儿子的秃鹰远去,二是厨师皮特逊在自己的店里挂着的范德林帮合照,合照洋溢着幸福的感情,似乎没有什么困难是他们无法克服的。这个场景套用《一代宗师》里宫二的话来说,那就是「我的心里有过你」。
当时的德奇仍然是这个帮派中最值得相信的首脑,让没有战斗力又无处可去的皮特逊、格里姆尚夫人、蒂莉等人能有立足之地。从奥德里斯科帮逃离的年轻人尚恩虽然没有很强的战斗力,但在范德林帮他也逐渐成为了一个能想肯干,愿意为帮派付出的人。而被德奇从奥德里斯科帮还有发疯的迈卡手里拯救下来,亲自披上衣服的赛蒂·亚德勒,也在范德林帮中快速成长为不比男性更逊色的神枪手。作为帮派的大领导,德奇还有他的副手何西亚、亚瑟功不可没。
后来的德奇的确变了,但在剧烈的改变同时,他非常清楚自己的所作所为,以及为什么会走到这个地步。
《荒野大镖客》一二代的主线剧情均以约翰·马斯顿和德奇·范德林的对峙收场。第一次对峙结果是德奇射杀叛徒迈卡·贝尔,德奇一言不发地离开,约翰拿走了他身后木屋中的巨额财产。如果此时的德奇已经是个彻头彻尾的暴徒,难道他真的会放下自己攻打下来的财产离开?
在第二次对峙时,德奇向约翰坦白了自己多年来内心的想法,并以「Monster」自称,随后纵身跃下悬崖结束了自己荒诞的一生。
「我们不能总是反抗自然,约翰。 我们不能阻止变革,不能与重力相对而立,无法反抗任何趋势。然而我的一生都在逆势而行,但我停不下来,因为我无法改变自己的天性。」
德奇的陨落无法简单地用人性之变来概括,至少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选择了通过自杀让自己的下属体面地回归家庭。对于一个多次面对人性黑暗面的帮派首领而言,这样的结局也许足以体现其内心善良的一面了。
I
清蒸高战蟹
清蒸高战蟹

1 人关注

有感而发
有感而发

3384 人关注

评论区

57评论热门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