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朋友们使用新域名 www.gcores.com 访问机核,并更新移动端 App
能让《鬼泣5》里的V爱不释手的那本书到底是咋回事?

能让《鬼泣5》里的V爱不释手的那本书到底是咋回事?

其实这本书的作者最近似乎挺受游戏开发者欢迎的,比如小岛秀夫

NJBK

PC XBOX ONE PS4

感谢卡普空的邀请,前段时间龙马和羽毛受邀前往了香港卡普空总部,直接试玩了非常多《鬼泣5》的内容。当看到他们带回来的超长视频之后,那个瘦削的小哥进入了我的视野。原本以为他只是一个用来耍帅的龙套,没想到竟能完美地融进关卡里,甚至打出了即时战略游戏的感觉,而其中“吟诵”就是非常重要的一环。所谓知识就是力量,小哥V在打架的时候都不忘拿着本书念叨,到底是什么书有如此大的魅力呢?

V在《鬼泣5》中的定位就是一个“远程召唤师”,和但丁以及尼禄的拿刀刚正面完全不同。V召唤出来的魔使是一代中的Boss,利用它们的不同特色在控场的同时保持着极高的输出。而其中非常重要的一个操作就是念诗吟唱。

这次的试玩中因为战斗的音效和BGM比较大声,V念叨的具体内容并听不清,但在早先一个官方的预告片中有详细的给出了V所吟诵的内容,以及它所持的那本书是什么。

在苦涩的悲伤中,我诅咒我的星辰,是它让我的爱恋如此崇高,而我却如此低贱

我没有名字,我不过才两天大......

这是上次预告片中出现的两句诗,它们分别出自威廉·布莱克的《诗意》(POETICAL)和《婴儿之欢喜》(Infant Joy)。虽然官方给出的中译有些怪怪的,但也把这位诗人的特点呈现了出来,神秘、圣洁,充满了艺术气息,找个游戏圈里的例子,大致就是Atlus和小岛秀夫喜欢的那种类型。而这位威廉·布莱克虽然神秘,踪迹难寻,却总能在不禁意间出现在你面前,并且要说在但丁和维吉尔之外再加一位历史人物进《鬼泣》的世界观来,他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威廉·布莱克是谁呢?现在人们谈起他似乎都把他当作是一位诗人,其实他还有着诸多的身份,在艺术方面,布莱克称得上是“全才”。和不少艺术家一样,威廉·布莱克在身前贫困潦倒,直到后世被其他的大家推荐才逐渐走入大众视野。1757年,威廉·布莱克出生在一个伦敦的衣料商人家庭,虽然是经商,但布莱克一家子并没有特别富裕,反倒是极其贫穷。不知道是不是和宗教信仰有关,布莱克从小的时候开始就说一些特别中二欠打的话,比如有一回小布莱克摔倒了,爬起来的时候他对妈妈说:“树上全都是天使。”可能这些视觉上的冲击使得布莱克率先走上了绘画艺术这条路。

家庭的贫苦并不能供给布莱克正规的教育资源,遵循着对艺术的神圣追求,他14岁的时候成为了一名雕版学徒,并在22岁时进入了皇家艺术研究院专门学习绘画。此后,绘画成为了布莱克毕生的事业,写诗并不能为他挣钱养活全家,而制作版画和为书画插画可以。为了生计,布莱克为过去的大师和当代的名画家制作过版画的复制品,不过这并不代表他放弃了对艺术的追求,相反,布莱克始终在追寻一个只属于他自己的艺术体系。

Thomas Phillips绘制的威廉·布莱克

前边咱们也说了,布莱克从小开始就神神叨叨的,说自己能见到天使,长大后这个“中二”的毛病也没有变。有一回布莱克的朋友去他家找他,刚好布莱克正拿着笔在打算画人像画。屋子里只有他一个人在,但布莱克似乎能看到他身边坐着个人似的,而布莱克要画的就是身边的这个空气人。朋友看到他陶醉在自己的世界里有点诡异,于是便问他:“有客人坐在你身边?他在哪儿呢?我咋看不见他?”布莱克非常装13地说道:“不要打扰我...我能够看见他,他的名字叫诺亚,你在《圣经》里可能读过他的故事。”

他的画有种科学与宗教结合的神圣感

要搁在现在估计布莱克早就被人打死了,但那会儿人们就以为真的布莱克和常人不一样,天生就有“阴阳眼”,加之他擅长的就是宗教画,所以那个年代布莱克的话就天生带有一种“神圣光环”。有很多边边角角的传说人物,那些伟大的画家并没有专门为它们画像,但是布莱克就给它留了版画,且质量相当之高,在如今搜索引擎里出现的那些神魔图片很有可能就是百年前的威廉·布莱克画的。

威廉·布莱克绘制的圣经中的巴比伦大淫妇

光有图像的造诣还远远不够,威廉·布莱克所幻想的是一个宏大的、整体的世界。所以在依靠绘画维生之外,他创作了数量极其庞大的诗歌,似乎在纯粹为了表达而表达。布莱克的诗歌无论放在什么年代似乎都晦涩难懂,喜欢的人会觉得这些诗“有点东西”,不喜欢的人会觉得这个人压根就是个疯子。

究其原因可能还和布莱克身处的那个时代有关。更早的时候人类一直被宗教所“引领”着,直到17世纪牛顿等一众科学家”宣告“了上帝的死亡。让人们一下子抛下千百年的宗教观显然是不可能的,但科学真理又明摆着,巨大的时代冲击就在布莱克的年代扭曲交融。所以布莱克的绘画作品大多都表现了宗教,而他的诗歌则体现了他对宇宙的思考。

布莱克的牛顿画甚至被制成了雕像

万有引力被提出之后,天文学也飞速发展,人们开始讨论宇宙的尽头会是什么,但转念一想又会被巨大的无知和无尽遥远的距离所震慑,从而感到迷茫。布莱克的朋友也曾和他讨论过这个话题,布莱克却说:“不对,我走到天的尽头就能伸手够到它。”科学发展观下的浪漫,可能这就是他身为宗教艺术家与众不同的地方。

回头想想,是不是这和《死亡搁浅》传达出来的那种气质还挺像的?于是乎,在《死亡搁浅》的预告片里出现了那句威廉·布莱克的经典诗句。

To see a world in a grain of sand, 

And a heaven in a wild flower,

Hold infinity in the palm of your hand, 

And eternity in an hour.

小岛秀夫用这首诗给了《死亡搁浅》一个基调

“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无限置掌中,刹那即永恒。”这两句诗有诸多的翻译版本,传递出来的竟是和东方的禅学思想相近的东西,这种普世的价值才是他的诗在这个时代重又被发掘的原因。

额,说了那么多布莱克了不起,那他是怎么和《鬼泣》扯到一块儿的呢?这得从他略微悲惨的晚年生活说起。在19世纪初,布莱克被一位醉酒的军官污蔑为叛国,虽然最后法庭判他无罪,但这件事还是给布莱克留下了不小的阴影。回到伦敦之后,布莱克开始疾病缠身,并逐渐盼望起了死亡。

最后的时间里,威廉·布莱克做了两件事,一是创作圣诗《耶路撒冷》。这首长诗最终完成了,并在后来被休伯特·帕里改编成了英国最受欢迎的赞歌之一。另一件则是为但丁的《神曲》绘制插图,但是直到他安然离世,这个浩大的工作也未完成,这就算是它生命最后留下的遗憾了。

非常可惜,布莱克最终没能完成《神曲》的全部插画

严格来说威廉·布莱克和以《神曲》为背景的《鬼泣》关联并不是那么紧密,但《鬼泣5》里采用他的元素也称不上凭空捏造。《鬼泣5》里换着花样在给大家暗示V和维吉尔的联系,毫无疑问这位帅气的念诗小哥会在之后收获如维吉尔一般的人气。暂且不说卡普空吃书了没,吃了多少书,在新角色上下的这些心思也足够让我也喊一声:“Capcom shi wo de ba ba”了!

181

查看更多评论

下载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