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你或许听过塔罗牌中的22张大阿卡纳(大牌),知道它可用来占卜,却不知道牌面上种种宗教历史的意向之下,是自我的成长以及心灵的进程。你或许看过美剧《西部世界》,对二分心智理论(Bicameralism)略知一二,但想不通二分心智究竟是如何崩塌的,以及它的崩塌为什么与人类意识的起源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今天,让我们从大阿卡纳9号牌「隐士」出发,探讨意识的起源与形成过程,顺便悄悄告诉你——塔罗或许远不止于占卜。

(文章请佐以音乐食用~)
简单介绍一下,塔罗牌是一套由15世纪中世纪欧洲兴起的占卜工具,其包揽的星相学、神秘学、宗教学与数学等可追溯到数千年前的古文明。塔罗牌共有78张,包括22张大阿卡纳(Major Arcana)与56张小阿卡纳(Minor Arcana),今天主要介绍占卜中更为宏观、权重更大的大阿卡纳。作者咖喱烤鱼曾发表过塔罗牌的科普文章P5中文版就要发售了,但是你了解游戏中的塔罗牌吗?,在这儿就不做详细描述啦。

正文开始之前,有必要声明一下,本文分析使用最广为应用的“莱德牌”(或“韦特牌”),二十世纪初由英国诗人学者亚瑟·爱德华·韦特(Arthur Edward Waite)与他的画师所革新设计。

另外,塔罗的奥义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本文尽量引用有据可考的“通义”。在实际占卜当中,塔牌解读很大一部分来自占卜师的个人经历、认知、体悟(不然买本书谁都能占卜了),因而作为读者的你,很可能看得到牌面上我看不到的东西。
78张塔罗,22张大牌,为什么选择了「隐士(The Hermit)」?因为它最好看、最深刻、最高大上?——错!事实上,「隐士」几乎是22张大阿卡纳中画面最简洁、寓意最直白的一张牌了。既然本文意不在教占卜,也不是百科式复制粘贴,“隐士”作为大阿卡纳中讲述自我冥思的过渡牌,用来引出意识起源与二分心智再合适不过啦。
现在,让我们翻开韦特塔罗中的「隐士」牌(下图左)。

牌面上,我们看见一位身着灰袍的老者,左手拄拐,右手提灯,独自站在白雪皑皑的峰顶——打住,这位「隐士」不是别人,正是你自己。

你站在覆满白雪的山顶,那里脱离了凡尘的喧嚣,是超凡脱俗的灵界。你左手的柱杖,曾被你(在第0号牌「愚人」时)随意搭在肩上的杖,此时成了支柱你的唯一力量。这是你第一次用距离心脏更近、代表着“无意识”的左手握杖,象征着第一次开启内在的觉知;而塔罗四元素之一、代表火的权杖,象征你此时此刻出世的坚定与勇气。你的右手高举灯,那可不是一盏普通的灯,因为灯中不是蜡烛,而是所罗门封印(Star of David),又名“六芒星”。“六芒星”朝下是炼金术中的“水三角”,象征从外界抽离,以及“无意识”的开启;朝上是“火三角”,启蒙的力量。合在一起,阴阳水火相容,无意识之光引导、启蒙着你的智慧

你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是什么将你牵引到了这里,是那笼中微光吗?你的周遭很静,只有空荡荡冰蓝一片,而你又在认真倾听着什么?似乎只有一个声音,那声音若不是你发出,它来自哪里?

你面向左边,方向左意味着过去,你高举着灯光照亮过去。你垂着头,双眼轻阖,你在倾听、冥想,感知星光照亮的过去,直面内心传来的声音

内心的声音?你想到了什么?对,正是二分心智状态下,人们所听见大脑中的——神的声音。
在这里,我们先了解一下“精神分裂患者”的世界:

“Schizophrenia is a mental disorder characterized by abnormal behaviors, strange speech and a decreased ability to understand reality (Wikipedia).” 作为精神病的一种,精神分裂症的特征是异常的举止,听见奇怪的声音,和对真实世界认知能力的降低。

(其中第二条“奇怪的声音”与幻听、妄想有关。)

二分心智的提出人,美国心理学家朱利安·杰恩斯(Julian Jaynes)在其1976年的著作《二分心智的崩塌:人类意识的起源》中指出,二分心智状态下的古人与精神分裂症患者以相似的方式经历世界

二分心智将大脑分为两部分,一部分诉说,一部分听从:大脑右半球的经历记忆以“幻听(hallucination)”的模式传递给左半球,而左半球将这个“幻听”当做神的声音全盘接受,不做自发性的思考。古人没有发觉“幻听”实际上来自自己的思维本身,认为一切都是神说、上帝说,因此二分心智是一种“无意识”的精神模式。轻重老师讨论《西部世界》的时候对二分心智已有详细阐述:迷宫是什么?——《西部世界》的理论基础》。
有点晕了?不怕,在理解二分心智理论之前,先来看看“意识(consciousness)”是如何被定义的:

意识是人对环境及自我的认知能力以及认知的清晰程度(Wikipedia)”。

在探讨“意识”一类较为抽象的话题时,往往因为定义理解不同而造成不必要的分歧。对于“意识”是什么,“科学家并不能给予一个确切的定义(Wikipedia)”。个人认为,“意识”更偏向于一种经历而非概念,就像佛陀菩提树下悟道时的感受,除非是佛陀本人,没有人能够知晓。

这里为了分析讨论,让我们将“意识”暂且定义为:意识到什么是意识,什么不是意识。即“可以辨识自己脑区中的表象是来自于外部感官的还是来自于想像或回忆(某度百科)。”
插播一则音乐
让我们回到二分心智,打个比方:当你看见喜欢的人朝自己走来时,不自觉的咽了口唾沫...(等等...!为什么要咽唾沫!!#$*&%$#%^&*)

二分心智下的人会认为,看见他/她咽唾沫是神灵的指示!甚至不知道他/她就是自己喜欢的人!而拥有现代心智(modern mind)的你心里清楚,明明是因为紧张嘛......(扯什么犊子,你只是饿了...)

作为有意识的现代人(假设人类目前的状态确实是“有意识”),我们会对自己的行为想法进行解释,朱利安·杰恩斯将其称作“叙事(narratization)”,及为自己的行为想法讲述一个解释故事:因为感到紧张,所以咽了口唾沫。

二分心智下的人却没有“叙事”的能力,他们大脑中的经历在《西部世界》中被称为“内在叙事(internal narrative)”。一切内心独白(inner monologue)都以一种“幻听”的形式存在,行为想法的唯一解释就是“神让我这么做”——这里论述需要谨慎,因为我们是站在“有意识”的角度去解释“无意识”的经历,因此,二分心智下的古人很可能并没有现代意义中“神”的概念,有的只是对“幻听”的盲目崇拜和服从。最直白的解释就是梦境,二分心智古人很分不清梦与现实,盲目的认为梦是一种神谕。

《西部世界》中的接待员,以及广义下的任何机器人,他们的行为源自代码(if看见喜欢的人→紧张→咽唾沫→end)。《西部世界》更残忍的地方在于,连你喜欢谁、为什么喜欢都设计得天衣无缝,所以Teddy以为自己有充分的理由喜欢上Dolores,但这一切不过是设计好了的代码。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内容因剧透、敏感不适等原因被隐藏

点击查看
咳咳,言归正传。现在我们知道了二分心智无意识的状态下,人们是意识不到自身思维活动的(成也好败也好,都是神的锅)。于是,当我们开始倾听、开始反思大脑中那个神秘的声音的时候,意识出现了

还记得《西部世界》中,导致机器人故障的“冥思(reveries)”加成卡包嘛?“冥思”让机器人通过记忆碎片完成一些小动作,初次接触长期记忆的机器人系统崩了。
“冥思”卡包升级后的机器人之所以出故障,是因为接触到了完全散乱的记忆碎片,从而被自己的身份同一性(identity)给逼疯了。试想深信马克思唯物主义的你忽然看见自己的前100世......

回到塔罗「隐士」牌。「隐士」所看见的过去究竟是这一世的记忆,还是前世的记忆?我们无从知晓,但可以肯定的是,要想明晰真理,不论前世今生,都要学会冥思过去。
塔罗牌的「隐士」手中,六芒星的光照亮代表过去的左方。人们开始冥思过去,在迷宫中探索,逐步走出无意识的牢笼。

「隐士」牌是塔罗大阿卡纳中的第10张,对应数字9(大阿卡纳从「愚人」牌0开始)。9在数字中是一个临界点,因为下一个数字10就是两位数了。于是,「隐士」意味着一种蜕变,一种自我探索、成长、反思总结后的跃进。

通常,我们会把22张大阿卡纳分成三列分析,称为“三种经验领域”:除去「愚人」0之后,一列7张(21/3=7)。「隐士」位于第二列——认知体悟自我。更深一层来讲,意识是我们对生命的洞察;“自我”并不是一个与宇宙隔绝的、独立自由的东西,它在宇宙中生、灭、存在,便是与这个宇宙的纠缠。假设“自我”有着自由意志,也必然基于对自身的认知,因为对于一个连“自我”都不了解的个体(不知道自己的情感、欲望等),自由也没什么意义可言。
要想认识自我,便要回望过去,因为这一瞬间的“自我”没有意义,这一瞬间的“自我”之所以存在,是过去种种发生的结果,佛教中叫“因缘果报”(今天不谈“本性皆空”哈哈)。唯有意识到过去,才能从生命的无意识轮回中解脱,正如《西部世界》中的机器人们,显示通过“冥思(reveries)”触及过去,再从对过去的思考中获得了某种意识。

山顶静思的「隐士」,从头顶2号牌「女祭司」完全的阴性和无意识中进化,得到了理性的冥想,望见了「女祭司」身后受限的水,将其释放成了大片蓝色的背景(水→无意识)。9号「隐士」牌的更高一层,增进了力量的19号「太阳」牌中,灯中的智慧小光成长成了灿烂的阳光普照大地。

位处第二列的「隐士」,外在表象开始隐去,内在意识开始浮现
(再插播一则音乐)
你(隐士)听见了自己的声音,真真实实的自己的声音。不是什么神,是自己。不需要对那个声音言听计从,反之可以怀疑它、抵触它、与它战斗。

于是《西部世界》中的机器人Host开始思考:为什么世界美好?烧杀抢掠,明明丑陋。为什么世界有秩序?强奸、乱伦、滥交、虐童。为什么世界有盼头?明天我的父亲会死,爱人会死,而那海天相接的美好梦想(“Take me to the place where mountains meet the sea.” —Dolores),永远不会到来。

神的声音(《西部世界》中体现为人类谱写的代码,及机器人的故事背景设定)被质疑,自我的声音取而代之,那便是思维——自我意识。

于是,二分心智塌了
可能是个人理解能力有限,感觉二分心智这玩意儿挺坑。不论是Julian Jayens的理论还是《西部世界》中,二分心智崩塌的临界点都很暧昧:我们只知道某一点它分崩离析,但不明白是哪一点,以及为什么,好像意识忽然就冲出来了。或许和艺术创作相仿,灵感虽然(inspiration)基于经验感悟,但也是突然冲出来的。

归根结底,还是源于“意识”的难以定义,更别提“自我意识”和“自由意识”了。

其实塔罗牌的22张大阿卡纳一直在为我们叙述心灵的征程,很多称其为“意识”与“四元素”相互作用后的成长。塔罗权威瑞秋·波拉克形容大阿卡纳的三种经验领域为:

1.【意识】对社会生活的外在关注 2.【无(潜)意识】向内的追寻,发现我们究竟是谁 3.【超意识】灵性觉知的发展,以及原型能量的释放

22张大阿卡纳的复杂性足以写成一本书,这里就不多展开了,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瑞秋·波拉克的《78度的智慧》和《塔罗全书》。

好啦,扔完一堆理论,让我们来聊聊影视剧中的「隐士」形象吧~
2018年初的时候,Chronical Books出了一套冰与火之歌版的78张全套塔罗(亚马逊上可以买到,不到20刀的样子)。盒子封面上,望着三眼乌鸦的布兰·史塔克是「隐士」,铁王座上的瑟曦·兰尼斯特是「宝剑王后」,丹妮莉丝·塔格利安是「女皇」(猜猜「皇帝」是谁?[单身狗·微笑])。

「隐士」作为一张孤独、隐居、沉思、寻求真理的牌,以布兰·史塔克作代表实则意料之中。

《冰与火之歌》的开始,布兰身边有父亲母亲,兄弟姐妹,吃玉米的乌鸦,小巨人阿多,冰原狼夏天,甚至到了后面还有野人欧莎,黎德姐弟,森林之子……但当他选择承接三眼乌鸦成为“绿先知”后,他将自己封闭了,走上一条孤独的道路;剧中我们看到,布兰与姐姐妹妹重逢时平静与冷淡得可怕。作为隐士,它已经从尘世中的情感抽离。另外,布兰会做怪异的梦,并从中感悟真相和未来。心理学大师卡尔·荣格认为梦是“无意识心理活动的直接表达”,而对梦的体悟分析,可以理解为意识的表现。

卡牌中,布兰看向代表先知智慧的三眼乌鸦,而三眼乌鸦提着的,便是先前提到过的启迪之光。光亮找到的地方是温暖的意识,而光没照到的是无意识的冷色阴影。

布兰摔下高塔后,先是向北寻找三眼乌鸦,绿先知天赋被唤醒之后,开始面相过去并从中寻找真相。若果说寻找三眼乌鸦是对自身命运的苦苦追寻,那么成为绿先知后的布兰真正开始了「隐士」的启蒙之路。
对了,《冰与火之歌》作者乔治马丁的老婆也会塔罗~老爷子网站写的~
《西部世界》自2016年开播以来只出了两季,还没有相应的塔罗卡牌,但有不少讨论。关于「隐士」牌的人物有几种解释,个人偏向Bernard,来说说为什么。第一季中,Bernard通过一系列的回忆、内心独白(inner monologue)和老板助攻后,发现了自己的真实身份,感到崩溃、孤单、无助。第二季中Bernard的内心独白,甚至领导了整一季的剧情走向和时间线。这时候Bernard的「隐士」特性已经完全显现:作为Delos高层中唯一的机器人,他毋庸置疑是孤独的;同时,他也是理智的、有责任心的,他所做的思考与决定,令他的族群得以延续。
也有人认为「隐士」是劳伦斯的女儿。小女孩无疑是神秘的,没有名字,故事线不明,至始至终都是淡漠的。她循规蹈矩的活在机器人的世界当中,却又与周遭格格不入。她对黑衣人说:“(迷宫)不是给你的。”当Dolores问她“你从哪来”,她回答说:“和你一样,你不记得了吗?(Same as you, don’t you remember)?”

有人认为她是西部世界中唯一觉醒的机器人,或是唯一可以辨认出人类和接待员区别的机器人(不然她为什么会说迷宫不是给黑衣人准备的?)。但我个人觉得,这一“觉醒”或许是故意写进她的程序里的,因而不是真正的觉醒,与其说她是冥思的「隐士」,不如说她被编程得“看起来像「隐士」”。

她更像是隐士灯中的六芒星,布兰看向的三眼乌鸦,引导真正的「隐士」走向启蒙之路。
那么细思极恐的地方来了,倘若小妹妹是被刻意编程成为启智的六芒星,那么引导塔罗牌中的「隐士」——或者说,真正引导着人类走向“意识”的六芒星是什么呢?倘若机器人基于人类创造的代码,布兰·史塔克启蒙于先知三眼乌鸦,那么人类所追寻的“意识”,是否由一个更强大、以至于无法触及与理解的力量所构造?就像《西部世界》机器人并不知道自己的“内心独白”不过是一行行代码,人们或许也不知道脑海中的思维究竟源自哪里;说白了,人脑比之机器人脑,差别不过是构造的复杂度罢了。

二分心智虽然是个很有意思的心理学理论,也至今没有被主流学术界接受。但这并不表明它是错的,事实上,二分心智的神秘之处正在于它无法被证伪,就像人类自由意志,既无法被证明也无法被证伪。所以心智理论(Theory of Mind)在哲学中,一直是最受争议的领域之一。

人类之所以具有“意识”,是因为目前人类所经历世界的模式被定义为“意识”。

但它终究是人类给自己下的定义,终究逃不出人类自身认知的桎梏。因此,意识与无意识的下一步,大阿卡纳最后一列,是寻求“超意识”的伟大旅程,超越真实自我的灵性觉知——或许就在身边,或许永远不会被企及。
本文内容为原创,部分引用内容来自: 二分心智:https://en.wikipedia.org/wiki/Bicameralism_(psychology)  精神分裂症:https://en.wikipedia.org/wiki/Schizophrenia 意识:https://baike.baidu.com/item/意识/941923?fr=aladdin Rachel Pollack瑞秋·波拉《78度的智慧》 Julian Jaynes朱利安·杰恩斯《二分心智的崩塌:人类意识的起源》 封面图、头图均来自法国概念设计师、自由插画艺术家Sylvain Sarrailh

备注:“无意识”与“潜意识”虽然常作为同义词被使用,但在概念上还是有差别的。首先,它们都是“表意识”所没有察觉到的存在;“潜意识”代表被“表意识”所压制的小我情绪,比如恐惧、欲望等;“无意识”则是超越小我的广义存在,比如与生俱来的天真、好奇心。
感谢阅读,请多指教(鞠躬~)
I
自闭的小企鹅
知识挖掘机
知识挖掘机

28665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