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我接触 Roguelike 游戏很少。一般人可能会被 Roguelike 游戏中的随机生成和不继承设计吸引,但在我眼中,这些元素的唯一作用是令我烦躁。我无法忍受游戏中角色死亡后玩家努力的成果付之东流,这让我觉得是“游戏在玩人”。
最近我有幸在《Genesis Alpha One》发售前玩到了这款作品,讲真的,我一开始还是很抵触的,不过随着重复挑战,我貌似也感受到了 Roguelike 游戏那“置之死地而不能后生”的乐趣。想到单纯地介绍这款本就不欢脱的游戏会很无聊,因此我打算通过带入角色的方式给大家讲一讲《Genesis Alpha One》的教学关卡。

2147年,Alpha One 飞船


以前的人总爱把地球比作母亲,但在如今看来,这位伟大的母亲是打算抛弃自己的孩子了——这颗曾经生机勃勃的星球现在几乎什么也长不出来了。环境污染、大气层破坏、资源短缺……地球快完了,人类若仍把未来赌在地球上,同样只有死路一条。
万幸的是地球上的企业家们终于看清了局势,四家大型企业联合启动了创世纪计划——派出飞船,让船员们找到适合能定居的星球,让人类的 DNA 得以延续。
我叫 Pac,是 Alpha One 的舰长,我醒了。我并不知道这艘船在太空中飘了多久,但我知道我被唤醒时就代表该干活了,毕竟 Alpha One 上载着的可是人类族群的未来。
随着视觉、听觉逐渐恢复正常,我找到了 PDA,为 Alpha One 建造了温室(Green House)牵引光束(Tractor Beam)。温室可以为船员提供氧气,也能种植其他植物产生特殊气体,可保证外星船员正常生活,当然,如今的 Alpha One 正处于起步阶段,船员还只限人类。
用上帝视角扩建设施时感觉飞船的整体工作简单明了,但当我亲自走出舰桥时我发现还是挺容易迷路的。我承认自己是个路痴,但飞船内部各设施的风格与色调几乎都一样,这也是我在 Alpha One 里容易迷路的原因——很难想象发展壮大后我该怎么从这些房间中找到出路。想到这里,我为今后的自己感到担忧。
根据系统指令,我来到牵引光线所在的房间,操作计算机扫描着附近的星球和太空垃圾,并命令船员采集附近太空垃圾中的硫元素。
系统提示说利用牵引光束采集资源会有将异虫传送至飞船内的风险,所以我建造了工作室(Workshop),打造了几个自动炮塔,并将其中一个设置在牵引光束旁——毕竟只是对付几只虫子,一个炮塔足矣。
之后我又建造了克隆实验室(Clone Lab)机库(Hangar)。为了增加舰内的劳动人口,我使用克隆设备制造出一名克隆人。在和这位刚诞生的克隆人对话时我发现舰长有给船员改名的权力,于是我给这位没有头发的女士起名为“铁子”。
有了机库和新成员,我终于可以去探索其他星球了。我通过机库的计算机把铁子叫了过来,待设定好目标后我们进入登陆舱,出发了。
感觉没过多久我们就着陆了。舱门缓缓打开,我也看见了眼前这片天地——荒芜,寂静,这里的一切仿佛都是红色的。铁子很自觉地开始采集元素矿石,而我则在她旁边部署了自动炮塔,留心着周围的风吹草动。
还好我们没遇到外星生物。确认安全后,我一人在附近转了起来。在扫描星球时,系统显示这颗星球上有可回收物资。我看到远处有个类似天线的装置,看来就是这里。我走了过去,大约在附近站了10几秒后,可回收的物资被飞船的牵引光线拉了出来。留下这些东西的人们可能早已遇难,但他们的遗物将被用在人类物种延续的伟业上,这些物资,我就收下了。
拿完物资后我回收了之前部署的自动炮台。走到舱门时我发现铁子已经采集了不少资源,正在舱内等着我呢。我走进舱内,输入了返程的指令,随着舱门的关闭,Alpha One 的首次外勤任务正式结束。
登陆舱回到 Alpha One 后,系统提示有船员生病了,甚至有一个人因此丧命。我马上跑到牵引光束房间。进门后我看见房间内长了好多大型菌类,这些菌类还散播着棕绿色的孢子。我猜测船员生病的原因就是这些孢子。我用手枪清理了这些菌类,同时我也发现这东西到处都是,但相比这些菌类的疯长,我更为船员们的懒惰所震惊——没有一个人主动清理这些东西,哪怕就长在他们脚边。
为了补充劳动力,我又造了个克隆人,为其命名“激光雨”。为了避免船舱内再次长出奇怪的东西,我决定派铁子和激光雨做外勤,而我则负责舰内的指挥和巡视。
铁子和激光雨的速度很快,我在飞船内巡视一圈后他们就回来了。除了矿物资源外,他们还找到了一株植物样本。正当我观察这株植物时,警报恰巧作响,系统提示有东西正在破坏飞船内部的电源。
我急忙跑到舰桥,打算从这里开始检查电源状态。但令我意外的是舰桥里有一只巨大的异虫,我掏出手枪,与这只可怕的虫子周旋了起来。这只异虫比一般的异虫要抗打,但我还是用无限子弹的手枪解决了它。
确认舰桥安全后我开始查看飞船的底部设施,我发现有的电源已经被异虫咬坏了,有些管道甚至因电源的损毁炸裂。事已至此,我只能手动修复电源,不过还好,这件事并不耗费时间,只是底部设施里偶尔出现的异虫比较烦人。
在我修复完所有电源,并清理掉所有异虫后,那该死的警报和系统音终于停止了。我决定启动跃迁引擎,离开这鬼地方。根据计算机做出的风险评估,我选择一个了跃迁范围内风险最低的地方作为目的地。经历了短暂的倒计时后,我们来到了这个地方,从扫描的结果来看,这附近可采集的资源不少,我决定让 Alpha One 在这里停留一段时间。
我转身走向牵引光束的房间,没想到刚开一扇门我就碰到了几个宇宙海盗。我很好奇他们是怎么来的,用了什么方法躲过了计算机的风险评估,但现在的情况已经不允许我再想什么了,我只能竭尽全力解决他们。一段枪战后,我解决了眼前的敌人,但生命监测系统显示我的身体状况不太好。
我往前走,来到牵引光束的房间,这里已经空无一人。我抱着侥幸的心态准备去克隆实验室,利用那里的器械为自己进行治疗,但当我进入房间时,我倒下了。当我倒地后我才发觉我是被屋里的宇宙海盗射杀的……随着我的倒下,Alpha One 所有船员全部阵亡了。或许以后哪一天,人类真的能找到新的家园,但很可惜我们做不到,Alpha One 做不到。

值得反复尝试,但有一定门槛的 Roguelike 游戏

看完我“一周目”的故事,但愿各位能或多或少了解到《Genesis Alpha One》的玩法。说实话,对我这种从未接触过 Roguelike 游戏的玩家而言,第一次的游戏体验(尤其是失败以后)还是很痛苦的。这种痛苦并不只是因为失去船员或失去资源,更多则来自于游戏过程中发生的几次意外——这些几乎不可控的意外让我一次又一次损兵折将,最终团灭。
心有不甘的我在这之后又试了几次,最后几乎都因飞船解体而失败,最和平的一次是误操高科技武器导致三名船员死亡,最终 Alpha One 因缺失劳动力无法发展。虽然在我的决策下  Alpha One 从未真正地发展壮大,但我在这失败的轮回中渐渐发现了 Roguelike 游戏的乐趣。
虽然在 Alpha One 失事后玩家所搜集的资源、装备均无法被继承,但融合了外星种族基因的克隆人、解锁的能力还是可以直接在新游戏开始前配置的。
制作组在游戏中为玩家准备了几种枪械,但这并代表《Genesis Alpha One》是一款主打射击的游戏。反之,制作组或许想通过第一人称视角来增强玩家的代入感,整个游戏的核心玩法还是分配资源——无论是物质资源还是人力资源。与多数策略游戏的“资本家思路”不同,《Genesis Alpha One》的资源是占库存的——相比单一某种元素过剩,导致仓库没有空闲,不如提前制定一个短期内合理的发展计划。
对于首次接触 Roguelike 游戏的我而言《Genesis Alpha One》还是有不少惊喜的。虽然游戏主打太空探索,但制作组明智地没有采用开放世界设计,把玩法和宣传点集中在 Rouguelike 元素上。如果你喜欢科幻题材,以及对 Roguelike 玩法感兴趣,那么拯救人类,解决物种延续危机的人物就交给你了。
《Genesis Alpha One》现已登陆 Epic Games store、PlayStation 4、Xbox One。Steam 版预计将于2020年1月发售。
I
帝王组_日天
帝王组_日天

861 人关注

有感而发
有感而发

1870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