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欢迎关注舰娘百科微信公众号,微博,和知乎专栏,以阅读更多文章。

首先我要介绍舰队的舰长——海军上将卡洛·贝加米尼,这位令人钦佩的水手,在他的任职生涯中坚定服从国家的命令,即使深知德国人的残暴,他依然坚定地从拉斯佩齐亚拔锚启航,对其他军官和水手却只字不提,独自一人默默地承担压力。
卡洛·贝加米尼(Carlo Bergamini)出生于 1888 年,出生地位于圣费利切苏尔帕纳罗,16 岁就进入了海军学院,20 岁毕业。1911 年至 1912 年间他参与了利比亚战争,并在“比萨”号上担任少尉级军官。从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他在海军炮兵领域潜心钻研,在 1926 年,也就是38岁的时候成为了舰队的指挥官。44 岁时任海军第二中队上尉,51 岁的时候(1939 年)已经是海军上校。

他在战争初期服役于海军第一中队,在“维托里奥·维内托”上参与了特乌拉达海战(1940/11/27),随后担任海军第五中队舰长,并且执行多个护航任务。1943 年 4 月 5 日(55 岁)的时候,他被任命为“意大利”号(前“利托里奥”号)舰长。“罗马”号于 1942 年底开始服役,于是他开始着手于训练相关船员,同其他两艘船(“利托里奥”、“维托里奥·维内托”)从塔兰托转移至那不勒斯(英国炸了塔兰托)

1942 年 12 月 4 日,在那不勒斯的圣巴巴拉,飞行在海拔 3000 米的十几架“解放者”(B-24)轰炸了停泊于此的船只,“阿坦多洛”号被击沉,“蒙特丘科利”号受重创,沿岸的城市也遭受了严重的破坏。
随后 Supermarina(意大利海军最高指挥部)决定将大型船只转移到拉斯佩齐亚,那里的防空效率要高很多,但由于地中海海域战况复杂,很多船只分布在各个海域。贝加米尼决定尽快调动“意大利”号和“罗马”号。于是这艘伟大的战列舰,连同这位伟大的上将被卷入历史的滚滚车轮里,直至那个悲惨的结局。众所周知,1943 年 7 月 25 日,美国人半个月前登陆西西里岛后(7/10),法西斯主义就已退出历史的舞台。6 月 23 日至 24 日晚间,“罗马”号在拉斯佩齐亚遭遇两枚炸弹的袭击后受损,在热那亚了完成修复工作,于 8 月 9 日再次返回拉斯佩齐亚,随即就进入了战备状态。1943 年 9 月 1 日,所有的一切都会在几天后结束。
面对满目疮痍的国家和气势汹汹的敌人,几乎所有的海军人员都要在此时做出抉择,因为他们清楚当下才是真正的决战时刻。贝加米尼上将和他的手下依然坚守着那份信念,这需要极大牺牲精神和勇气去体现。但是……悲剧还是发生了。

我想说明的是,从九月初开始一切都陷入混乱中。9 月 3 日,在西西里岛的卡西比莱,卡斯特拉诺将军签署了短期停战协议。同一天,巴格多里奥将军告诉他手下的军官们,与英军和美军的“停战协议”已经签署完毕,但在正式宣布之前要与同盟国进行一些人员交换,“以确保真正停战”,正式宣布这个消息可能要等到 9 月 10 日至 9 月 15 日。

舰队被指挥调动至拉马达莱娜(撒丁岛),根据指令中所说,“在那里等待国王的到来(墨索里尼已于 7 月被免职)”,而对已经发生的事情只字不提!9 月 6 日,最高指挥部要求舰长们保持克制,而在其提交的战争备忘录却记录着:“有必要关注德国人的情绪,预防他们集体性的、带有敌意的行为。”我再一次强调,海军对此毫不知情!服役于陆军的罗阿塔将军,他在 9 月 3 日了解完情况后,就此向陆军最高指挥部发送秘密电报,询问为何海军要遭受这种不公平的待遇。而对于此时的海军来说,仅凭现有的情报,在战斗来临时根本就不能做出准确的判断。
海军那头正在积极地调动位于科西嘉岛、厄尔巴岛和南部一些港口的船只,准备前往撒丁岛。请注意,当最高指挥部下达了“保持克制”的命令后,舰队的舰长们将此信息解读为“维持公共秩序”,随后向各个船只下达了命令。

然而巴格多里奥将军为何如此犹豫不决?

直到现在也没人知道为什么。
9 月 6 日中午 12 时左右,德库滕将军召集了一些海军上将,并在当天晚上收到了一份英文的电报,上面提醒海军们要注意马耳他、巴勒莫、直布罗陀等海域的潜水艇。与罗阿塔将军不同的是,德库滕将军并不知道停战协议已于 9 月 3 日签署完毕,他认为这些文件与“正在进行”的谈判有关。
如此,9 月 7 日上午,他电话联系上了贝加米尼上将,两人讨论了当前水手们的情绪。德库滕将军宣称已经准备好和盟军在第勒尼安海域(位于意大利本土、撒丁岛和西西里岛的交叉中心)展开最后的决战。他还补充道,“意大利和德国的空中支援力量将保障我们和盟军决一死战。”
同一天下午,德库滕将军召集了贝加米尼上将和一些海军高官,通知他们的舰队即将驶向马达莱娜,在航行的过程中随时准备迎接敌人,并且在必要的时候自沉。德库滕将军还计划于 9 月 8 日下午 2 时左右打击位于萨热诺的英美登陆舰队……但是……
在 7 日下午 1 时 30 分,贝加米尼上将和桑索内拖(海军总参谋长的手下)通过电话讨论第二天下午应该如何打击英美的舰队。但是在当晚 6 时许,德库滕将军被国王和最高指挥部召集过去,通知他停战协议已经在 9 月 3 日签署完毕,形势就戏剧般地发生了转折。
之所以在此时通知德库滕将军,是因为艾森豪威尔已经通过广播宣布了意大利和同盟国停战的消息(18 时 30 分),而路透社已经将这个消息传达给了德国军队。19 时 45 分,巴格多里奥将军也广播了这个已经广为人知的消息:“意大利已经要求停战……对英国和美国的敌意已经消除……意大利将会用武装力量维护这个关系。”
德库滕将军当即通知贝加米尼上将,他惊讶地得知,此时的海军们正试图自沉船只,“不!”德库滕将军命令海军们,“遵循停战协议!”这一刻对于所有的舰长来说无疑是十分耻辱的。于是他再次召集了海军高官们。
他的脸色并不好,在场的其他人也是,所有的情绪,荒谬、惊讶、失望、愤怒或是痛苦都交织在一起,原本士气高昂,现在却跌入冰谷。而此时的贝加米尼上将提出,“服从指令”是最重要的军事命令同时也是最伟大的政治道德,“告诉你们的水手们,他们会用一种宽容的态度去接受这个巨大的牺牲……准备迎接一切潜在的敌人,现在,国家需要他们,意大利的国旗会高高飘扬在风中。”他继续说道,“人类历史中最重要的……不是要达成某一个目的,而是无论付出多少,都会去完成使命的意识。对你们的水手们说,他们会在接下来的危险任务中服从指挥。”
水手们都服从了,一支由三艘战列舰、六艘巡洋舰、八艘驱逐舰和四艘鱼雷艇组成的舰队准备拔锚启航。与这个悲壮的场景形成强烈对比的是,拉斯佩齐亚的港口(包括我在那不勒斯看到的)被无数信号弹、信号灯照亮,大街小巷里天真幼稚的人们如同在狂欢节中庆祝一般!正是巴格多里奥将军的广播使他们疯狂!他们并不知道最糟糕的事情还没有到来。在 9 月 9 日深夜 2 时 25 分,这支训练有素的舰队缓缓驶离港口,驶向马达莱娜。6 时 30 分左右,他们顺利到达科西嘉岛北部,在那里和海军第八巡洋舰中队会合,三艘战列舰由两支巡洋舰中队、两支驱逐舰中队护航,驶向 218° 的西南方向,经过科西嘉岛以西的海域。大约 10 时左右,舰队发现了上方盘旋的英军侦察机,几分钟后飞离了。10 时 30 分左右,又发现了德国的侦察机。
中午 12 时左右,舰队继续航行着。有六艘驱逐舰航向在舰队的前方,剩余的驱逐舰以战列舰为中心航行在两侧,并且准备驶入马达莱娜港。然而最高指挥部突然宣布德军已经占领马达莱娜,舰队在 14 时 45 分立即调转航向,这就是悲剧的开始!15 时 10 分,舰队发现了正在他们上空飞行的德国的轰炸机队,于是立即拉响了空袭预警,而此时的 DO.217 轰炸机已经开始在 4000 米的高空向下投掷炸弹!
15 时 42 分,一枚 PC 1400X 命中“罗马”号,它击中了主炮后方的中心位置,穿透了高射炮台,最终在 5 号和 6 号锅炉房之间爆炸,损伤非常严重,但不至于无法挽回。15 时 52 分,第二组德国轰炸机抵达,另一枚炸弹击穿了司令塔和主炮之间的甲板,涡轮电机连同舰首下方的弹药库立即爆炸。
这是致命伤,巨量的海水开始淹没“罗马”号。炸弹撕裂了船身,船体的稳定性和浮力严重受损,大火开始在船上蔓延,司令塔上的所有人都被这烈焰吞噬,甚至直接蒸发殆尽……任何试图拯救这艘船的行为都是徒劳的,慢慢的,无法阻止的……船身越来越倾斜,使排水作业显得完全没必要,海水从舰首灌到舰尾,“罗马”号失去稳定性后缓缓下沉了。在沉入海底之前从舰尾跳入海里的幸存者有 596 人,其余的 1244 人……加上 之后因为烧伤、截肢的有26人,一共有1260人死亡或是下落不明。 这艘绮丽的船,贝加米尼上将,舰长,水手们……悲剧到此为止了。由于之前爆炸产生的巨大威力,导致船体结构向下坍塌,在完全沉入海底之前分裂成了两个部分。
更令人痛苦的是,海军部事后搜集了 64 份幸存者证词,审讯了其他舰艇的指挥官,时至今日,木已成舟……还值得吗?对于目睹了惨剧的幸存者们来说,这是无法忘记的痛苦。

海军上将奥利瓦,早于其他舰长,在 16 时 12 分指挥驱逐舰“机枪手”号、“步兵”号和“宪兵”号救援“罗马”号的幸存者。空袭过后,舰队驶向西方,9 月 10 日清晨,与英国的两艘战列舰和八艘驱逐舰在公海上会合。意大利皇家海军的“罗马”号,贝加米尼上将连同三分之二的船员沉到了海底。
我们的伟大的意大利,不能也不应该忘记他们。

圭多·奥焦尼/ Guido Oggioni

1982 年 11 月
******************
I
kcwiki舰娘百科
kcwiki舰娘百科

52 人关注

知识挖掘机
知识挖掘机

28143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