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导语:如果说  Jesper Kyd 是游戏音乐界的电子鬼才,那  Jeremy Soule(杰雷米 ·索尔)就一定是游戏音乐界的交响大师了,虽然他的配乐没有 JK那样风格多变天马行空,但扎实的学院派功底和对电子游戏的一腔热爱,让他成为最适合谱写奇幻史诗乐章的游戏音乐人之一。

PS:Jeremy Soule 的部分作品都是与其弟弟  Julian Soule(朱利安 ·索尔)共同合作完成,在成曲上往往很难区分兄弟俩各自的贡献有多少,所以本文虽然聊的主要是哥哥的音乐,但默认包含索尔兄弟两人。

初出茅庐,横扫千军

Jeremy Soule 出生在一个颇具音乐氛围的家庭,父亲是公立学校的音乐教师,自幼耳濡目染,从5岁起就对交响乐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梦想成为一名交响乐作曲家。他的父亲发现了 Jeremy 在音乐上的兴趣与天赋之后,意识到他需要正规的音乐训练,于是从 Jeremy 小学开始,就让他在私下里接受西伊利诺伊大学的音乐系教授指导,学习大学音乐课程。到高中毕业时,Jeremy 已经几乎完成了作曲专业硕士学位的课程,可以说年幼的学院派学习,给 Jeremy 今后的配乐生涯奠定了无比坚实的基础,也让他有别于许多半路出家或自学成才的音乐人,在作品中总是会流露出一丝古典气质。

与此同时,Jeremy 在中学时代也迷上了电子游戏,但当时的八位机与后来的十六位机游戏的音乐,在 Jeremy 看来不仅过于简单,而且缺乏戏剧性和紧凑感。所以在高中毕业以后,19岁的 Jeremy 做了一个配乐DEMO,演示他心目中认为的电子游戏配乐应该是什么样子。这份DEMO被他同时寄给了卢卡斯工作室和史克威尔,寄给卢卡斯工作室的那份石沉大海再也没有回信,但另一份则成功引起了史克威尔的关注。正逢当时史克威尔正在给任天堂的16位主机SFC开发一款新的RPG《艾薇莫的秘密》(Secret of Evermore),于是当即敲定由 Jeremy 来操刀这款游戏的配乐。这也是 Jeremy 出道的第一份正式工作。
《艾薇莫的秘密》这个游戏过于古早,找不到完整的原声的资源,感兴趣的同学可以搜索一些通关视频来听一听BGM,虾米上也有两首零散的曲目


不过真正让 Jeremy 在业界一炮而响的作品,是1997年的《横扫千军》(Total Annihilation,以下简称TA)。这款科幻题材RTS游戏之经典已无需赘述,不管是超前的设计理念、首次全3D的地形与单位的运用、在Cavedog倒闭之后靠MOD依然维持二十年热度的顽强生命力,都证明了TA在RTS游戏史上不可磨灭的地位。
在TA发售的那一年,正是RTS游戏的黄金年代,一年有数十款即时战略游戏如赶集一般上市,而当时的RTS界的霸主,毫无疑问属于Westwood与他们的C&C系列(命令与征服)。C&C的配乐风格是工业气息厚重的电子合成金属风,这与其游戏背景和氛围相得益彰,但 Jeremy 在给TA配乐时,和当时TA的总设计师 Chris Taylor 进行交流时提出,他们不应该学C&C一样使用电子金属乐,而是应该像星战那样,使用交响乐来体现TA的波澜壮阔的设定与超大规模的战场。
Total Annihilation Intro Theme
Forest Green
事实证明,Jeremy 的选择是正确的,气势恢宏的配乐让TA在音乐上区别于其他模仿C&C的路人甲乙丙,显得格外卓尔不群,同时也一炮打响了他在业界的名声,甚至还得了一个“游戏界的约翰·威廉姆斯”称号。

剑与魔法的奇幻乐章

在《横扫千军》之后,Jeremy 接了不少活,其中包括解密游戏 Spy Fox(狐狸侦探)系列,也包括《横扫千军》的名义续作《横扫千军:王国风云》,其中后者的世界观设定在前作《横扫千军》的一万年前,是一个奇幻题材的RTS游戏。这也是 Jeremy 第一次接触中古背景奇幻题材的游戏。

也许是命运的感召,Jeremy 注定要在欧美奇幻游戏的音乐史上,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在2000年,已经小有名气的 Jeremy 受著名的黑岛工作室邀请,为其最新的RPG作品,改编自R·A·萨尔瓦多原著的《冰风谷》谱写游戏配乐。
《冰风谷》发售之后,玩家口碑并没有像两代《博德之门》那样一边倒的叫好,大规模的激烈战斗和相对轻体量的剧情,让部分自《博德之门》而来的老玩家感到不满。虽然游戏本体有所争议,但没有任何一个玩家会否认,Jeremy 给《冰风谷》操刀的配乐十分惊艳,仅从听觉体验上说,绝对是那个年代CRPG的巅峰。
Icewind Dale Theme
Kuldahar Theme
在《冰风谷》中,Jeremy 充分展现了他驾驭奇幻题材音乐的天赋,虽然游戏只是一出剑与魔法的冒险故事,但恢宏的主题曲却透着一股奇幻史诗的感觉,你甚至能从中隐约闻到丝丝后来《上古卷轴》系列配乐的味道。

整个游戏中的配乐质量都极其优秀,但让人印象最深刻的,还是游戏开篇的那首《Easthaven in Peace》,冰天雪地中的东流亡地,是无数玩家冒险开始的地方,也是无数玩家回忆的根脚。
Easthaven in Peace
也是在《冰风谷》的配乐工作中,Jeremy 结实了以色列作曲家 Inon Zur(艾农·祖尔,代表作包括《冰风谷2》《波斯王子2:武者之心》《龙腾世纪》前两作、《辐射3》之后系列所有作等等,以后有机会也写一篇关于他的)并于后者成为了十几年的好基友,副标题中说的半壁江山,单指 Jeremy一个人可能有些夸大,但如果加上好基友 Inon Zur 一起的话,扛起这个“半壁江山”一点都不夸张。
《冰风谷》的大获成功让 Jeremy 成为了欧美奇幻题材游戏配乐的不二人选,接下来的两三年里,接连有重量级的作品找上门来。

2001年,由Gas Powered Games制作,微软发行的ARPG《地牢围攻》初代问世。在那个模仿暗黑破坏神成风的年代,《地牢围攻》凭借全3D的精致画面和RPG与RTS相结合的独特玩法,在一众“暗黑like”跟风作中脱颖而出。而由 Jeremy 制作的游戏配乐,雄壮激昂,旋律又朗朗上口,许多老玩家至今仍能哼上几段。

值得一提的是,Gas Powered Games的总裁、《地牢围攻》的总设计师 Chris Taylor ,正是当年《横扫千军》 的总设计师。在Cavedog倒闭之后,Chris Taylor 将自己在RTS领域的经验与灵感带入ARPG中,重新在游戏界东山再起,而他从《横扫千军》开始与 Jeremy结下的深厚友谊与信任,也使得 Jeremy 当仁不让成为他今后几乎所有的作品的音乐人,这其中自然包括2005年发售的《地牢围攻2》
《地牢围攻》
同样是2001年,伴随着《哈利·波特》系列的全球大热,由EA开发,与同名电影一起推出的AVG游戏《哈利·波特与魔法石》,同样邀请了 Jeremy 为其制作配乐。此后的数年里,一直到系列的第四作《哈利·波特与火焰杯》,以及中间的外传《哈利·波特:魁地奇世界杯》,EA都把配乐工作交给了 Jeremy。哈利·波特的游戏系列作为系列电影的衍生品,游戏素质并不算很高,评价也一般,但 Jeremy 依旧用自己的才华点亮了这个平庸的系列,其中《哈利·波特与密室》还为他赢得了英国电影和电视艺术学院奖(BAFTA)的最佳游戏配乐奖。
《哈利·波特与密室》的主题曲:Harry Potter and the Chamber of Secrets Title Theme
到了2002年,由Bioware基于D&D第三版规则制作的经典RPG《无冬之夜》发售,不管在商业还是口碑上都延续了《博德之门》系列的辉煌,同时也因为“踢牙老奶奶”的翻译错误而成为游戏汉化界永恒的梗。Jeremy 在此之前,与Bioware就在主机平台上的博德之门动作版《博德之门:黑暗联盟》中有过合作,这次Bioware也将《无冬之夜》配乐的重任交给了 Jeremy。如同我们今日所见,Jeremy依旧出色地完成了任务。
无冬之夜:Main Theme
与Bioware的良好合作,让生软决定将自己正在开发的下一个RPG的配乐工作,也交给 Jeremy,那就是另一款经典的CRPG《星球大战:旧共和国武士》。(以下简称为 KotOR )哈利波特系列电影的配乐由是约翰·威廉姆斯完成的,而游戏版则是 Jeremy;星战系列电影的配乐也是约翰·威廉姆斯,而凑巧的是 Jeremy 也顶着一个“游戏界的约翰·威廉姆斯”美称,故对于Bioware提供的这份工作,Jeremy 自欣然接受。

而后来的结果也正如众人所知,《星球大战:旧共和国武士》不仅成了CRPG中的经典,也成为星战游戏中一座难以逾越的高峰, Jeremy 为 KotOR 谱写的音乐,也一并成为了经典。
《星球大战:旧共和国武士》
当然,2002年还有另一个重量级作品找到了 Jeremy ,那就是《上古卷轴:晨风》

结缘老滚,风雨十五年

2002年对于Bethesda历史上最重要的一年,因为这一年他们推出了自己旗下《上古卷轴》系列的第三部正传《上古卷轴:晨风》,彻底将这个系列从二流小众RPG,推上了一线大作的高度,将晨风视为B社奠定江湖地位的一作亦无不可。
《晨风》《湮灭》《天际》和《上古卷轴OL》
国内的老滚玩家,再骨灰的也大多是从3代开始入坑,前两代入坑的极其罕见。而当玩家找来《上古卷轴:竞技场》或是《上古卷轴:匕首雨》的资源去怀旧的话,就会发现当年老滚的配乐实在敷衍且乏善可陈。然而一切到了3代,就被彻底改变。

在这么一部重要的作品中,B社邀请到了当时已经在CRPG界名声大噪的 Jeremy 来操刀配乐,于是整个系列的配乐从此有了翻天覆地质的飞跃,并从此成为西式RPG配乐的标杆。也许当时 Jeremy 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就此与这个系列结缘,一直走到今天。而由他谱写的上古卷轴主旋律,也经过不断的重新编曲和变调,贯穿整个系列的每一部作品中。

(中文游戏汉化界的两大老梗,踢牙老奶奶和老头滚动条,配乐都是 Jeremy,也算是个有趣的巧合。)
晨风的主旋律
3代的主旋律,在原版的原声集中,叫作《Call of Magic》(魔法的召唤),而到了《上古卷轴:晨风特别版》的原声集中,曲名则变成了《Nerevar Rising》(尼瑞瓦的崛起)。这段主旋律同样用于《上古卷轴:湮灭》的主题曲《Reign of the Septims》(赛普汀的统治)和《上古卷轴:天际》的主题曲《Dragonborn》(龙裔)中。不管是哪一代入坑的粉丝,在听到这熟悉的旋律时都会内牛满面。
湮灭:Reign of the Septims
天际:Dragonborn
当然,主旋律的沿用并非偷懒,三部作品三种不同的编曲,贴合每一部作品的风格,呈现出不同的艺术效果。湮灭中突出了管乐的部分,使得整首曲子更加嘹亮,就像庄严的赛洛迪尔和高耸的白金塔。而到了天际里,大量的人声合唱宛如诺德汉子的战歌,从头到尾充斥着粗犷阳刚的气息。

实际上被沿用的旋律不止主题曲,晨风里的《Silt Sunrise》,湮灭里的《Through the Valleys》,天际中的《The Jerall Mountains》就是又一首旋律相同、编曲各异的典型,诸位读者可以对照着听一听。
晨风:Still Sunrise
湮灭:Through the Valleys
天际:The Jerall Mountains
相同的旋律,不同风格的编曲,不仅让上古卷轴系列的配乐始终具有自己独特的气质,让老玩家不仅会在恍然间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同时也不会觉得突兀和生硬,何况Jeremy 为上古卷轴系列所做的配乐,历来与环境融合度非常之高,在游戏进程中玩家往往会意识不到BGM的存在,但停下来看风景时,又会被耳边动人的旋律所抓住。

而相同的旋律在故事上也能起到怀旧的作用,比如在天际的DLC《龙裔》中,抓根宝远渡重洋来到索瑟姆,耳边响起的则是3代晨风中的旋律,3代入坑的老玩家顿时便被拉回到当年扮演尼瑞瓦因在晨风省冒险的回忆中。
除了这些一直沿用的曲目外,每一代上古卷轴的音乐也都各有特色,原声中也有大量优美动人的旋律。比如晨风里的《The Road Most Traveled》,或是湮灭里的《Watchman's Ease》《Wings of Kynareth》
晨风:The Road Most Traveled
湮灭:Watchman's Ease
湮灭:Wings of Kynareth
虽然是4代入的坑,但如果要问我最心水上古卷轴哪一代的音乐,我一定毫无疑问会选择《上古卷轴:天际》,如果要问我最喜欢天际中的哪一首原声,我也一定会毫无疑问选择《Far Horizon》。

第一次注意到这首曲子是在雪漫城外的平原上,刚刚在西部哨塔屠掉第一条龙的抓根宝,突然决定不用快速旅行,而是迈着双腿慢悠悠的回去向巴尔古夫报道,在轻松愉悦的心情中,耳边响起了这婉转的旋律,当即便忍不住驻足静听。此后在天际省的冒险中,每当野外日出天晴,这首曲子经常会响起,而每一次听到它时,抓根宝的心中都会有不同的感触。
天际:Far Horizon
当然,老滚5中优秀的原声还有很多,诸如《From Past to Present》《ancient stones》《Sovngarde》《The Bannered Mare》虽然风格各异,但都悦耳动人。事实上,整张天际的原声碟里的每一首曲子,都值得反复欣赏。
天际:From Past to Present
天际:Ancient Stones
天际:The Bannered Mare
天际:Sovngarde
2014年上古卷轴推出了网游《上古卷轴OL》,这一次 Jeremy 虽然没有操刀全部的配乐(大部分曲目由 Brad Derrick 谱写),但依旧贡献了主题曲——当然还是那段从晨风开始的祖传旋律变调。值得一提的是,TESOL中收录了一支吟游小调《Beauty of Dawn》,其演唱者正是在Youtube上翻唱《龙裔归来》而成名的墨西哥妹子Malukah。(这是要同人转官方的节奏啊)
Malukah 翻唱的《龙裔归来》

激战岁月

2000年,三名前暴雪员工Patrick Wyatt、Mike O'Brien 和 Jeff Strain 出走并重新组建了 ArenaNet 工作室(A社),6年后他们推出了自己的第一款网游,也就是大名鼎鼎的《激战》。

那时的网游江湖是众星拱月的格局,当中那轮最亮的明月自然就是《魔兽世界》,但如果要在漫天群星中找寻最耀眼的配角,《激战》一定是其中之一。
《激战》三部曲+资料片《北方之眼》
Jeremy 与《激战》的缘分可以追溯到比《上古卷轴》更早的时候,当他还在给史克威尔工作时,就认识了A社的艺术总监。Jeremy 一直好奇对方在做的游戏,又一次在拜访A社时看到了几张草图,立刻就被吸引,主动要求参与到《激战》的配乐工作中。

最初的 Jeremy 还并不知道,这样的网游是会持续更新内容,所以要持续制作配乐,而网游庞大的体量和对风格多样化的需求,工作量远超普通的单机游戏,给 Jeremy 带来了巨大的挑战时。那时的 Jeremy 也不知道这个游戏未来的命运,曾经开玩笑说自己今后十年都要和《激战》绑在一起了。
Guild Wars Theme
Eye of the Storm
Devona's Theme
Temple of Tolerance
Once More Into The Breach
《激战》第一章(预言)的BGM是许多老玩家心中的经典,不过抛开情怀分认真聆听,其实许多曲目的编曲乃至旋律上,都有一股藏不住的老滚4味道——或者可以反过来说,老滚4的配乐有一股激战味。考虑到两部作品都是在2006年问世,都是奇幻史诗故事,Jeremy 给两部作品配乐的时间也差不多接近,互相受到影响也属情理之中吧。

这一情况在《激战》后来的章节中得到了改善,第二章派系、第三章黄昏、资料片北方之眼因为其故事发生地的风情不同,配乐也采用了不同的风格,比如第二章的音乐,Jeremy就亲自到中国来采集乐器声源,而第三章的音乐也有浓浓的中东色彩。
Guild Wars Factions Theme
Age of the Dragon
Land of the Golden Sun
Overture from Eye of the North
2012年,A社推出了《激战》的续作《激战2》,再一次剑指WOW的MMO霸主地位,作曲 在方面,依然由 Jeremy 挑大梁。在主题曲上 Jeremy又玩了一把情怀,使用了当年《激战》初代的主旋律,当然在编曲上规模更大,气势更恢宏。
激战2:Overture
激战2:The Vigil Goes to War
激战2:The Sea of Sorrows
激战2:The Saga of the Norn
《激战2》的配乐质量一如既往的优秀,不过事实就是地说,对于一个如此大体量的游戏,单靠索尔兄弟撑起所有的乐章,确实相当艰苦(看看隔壁玻璃渣,Russell手下团队有多少人…………),而Jeremy个人风格过于明显也的确带来的曲风雷同的问题。

不过对于玩家来说,这些都不打紧,因为记忆最深刻的并非登陆界面的主旋律,而是干倒泽坦净化欧尔之源后,听到的那首《Fear Not This Night》。

插一句题外话,歌曲虽然肯定不适合当作游戏场景的背景音乐,但优质的歌曲有时能在游戏剧情的关键节点上,带来比纯音乐更强的情感冲击。远如MGSPW的《Heavens Divide》,《心灵杀手》里的《Children of the Elder God》和《The Poet & The Muse》,近如《神界:原罪2》的《Sing For Me》,都是这类歌曲带动情绪的典范——当然,成功的典范也包括《激战2》的这首。
激战2:Fear Not This Night
值得一提的是,2014年空中网引进代理了《激战2》,并且在道具收费一统天下的时代,赫然号称198元买断制,加之当时《激战2》在海外良好的口碑与运营,着实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这首《Fear Not This Night》也做了一个中文版,请到台湾流行乐坛作词大佬姚谦,以及当时风头正劲的中国好声音选手吉克隽逸,中文版歌名为《无惧此夜》。

虽然在后来的几年里,A社自己反潮流的制作思路和空中网一塌糊涂的运营,将《激战2》的国服变成了一个“dead game”,但这首《无惧此夜》还是在许多国服玩家心中留下了深刻的记忆。
激战2:无惧此夜

回归RTS,初心不改

虽然在RPG领域屡有建树,但Jeremy最初的名声终究还是依靠《横扫千军》建立起来的,业界并没有忘记 Jeremy 为RTS游戏配乐的功力。故2004年以后,陆陆续续有不少RTS游戏找到了 Jeremy。

起先是 Black Hole Entertainment(黑洞)制作的中古背景奇幻RTS《Armies of Exigo》和中古战锤RTS《战锤:混沌印记》,都邀请 Jeremy 来担当配乐。(题外话,黑洞后来被育碧拉去做了《英雄无敌6》,资金短缺和赶工压力让最终的成品质量堪忧BUG成堆,后来 他被育碧一脚踹开,我对他们家游戏的印象就是CG挺好看的)
除此之外邀请Jeremy制作配乐的,还有 TimeGate Studios 的奇幻RTS《可汗2:战争之王》——该工作室其他代表作为《Axis&Allies》(轴心国与同盟国),并参与制作了《极度恐慌》(F.E.A.R)的两部资料片《撤离点》和《珀尔修斯的指令》
同样是在2004年,Jeremy 受《家园》系列制作组——水雷工作室所邀,给其新制作的一款以战锤40000为题材的RTS游戏操刀配乐,这就是著名的《战锤40000:战争黎明》系列初代。
如果较真地说,Jeremy 过于强烈的个人风格,使得DOW初代的音乐风格过于统一,从头到位都流露这浓浓的悲壮色彩,但各个种族势力间的区别并不十分明显。主菜单界面的这首《Blood Ravens Approach》,雄浑激昂的曲调,正是血鸦战团悲壮命运的注脚。
Blood Ravens Approach
有了在DOW初代中良好的合作,到了2006年,水雷又将旗下另一个重磅新IP《英雄连》的配乐工作,交给了 Jeremy ——同时也包括《英雄连》两部后续资料片《抵抗前线》和《勇气传说》。
虽然这是 Jeremy 首次接触二战题材,但他完成地却异常出色,配乐中对近现代战场硝烟弥漫的紧迫感营造得入木三分,丝毫不见以往奇幻RPG史诗乐章的影子。
英军开局的BGM,《英雄连》初代最带感的配乐之一
除开营造战场的紧张气氛,该煽情时 Jeremy 也毫不含糊,比如资料片《勇气传说》中的这首《Untitled》——当满目疮痍的战场逐渐平静,残垣断壁中朝阳渐渐升起,经历了人间地狱的苦难,迎来一个崭新的明天
不过值得一说的是,虽然《勇气传说》中大多数配乐都是 Jeremy 作曲,但那首更加煽情的《A Company Of Heroes》并不是他的作品,而是属于与他合作的另一位音乐家 Ian Livingstone ,虽然 Jeremy 是大神,但是功劳还是要分清楚。
这首颇有二战电影配乐气质的作品,并非出自 Jeremy 之手
到了2007年,做了两部《地牢围攻》的 Chris Taylor 决定杀回RTS界,时隔十年推出了《横扫千军》的精神续作《最高指挥官》(Supreme Commander),而作为他多年好友的 Jeremy,自然再一次接过配乐的重担。《最高指挥官》的配乐延续了《横扫千军》的风格,激昂的交响乐烘托出宏大的宇宙战场。
最高指挥官:Bellum Infinitus
最高指挥官:An Old Idea Made New
而到了2009年,由 Wargaming (后来开发出《坦克世界》的制作组)制作的二战题材RTS《Order of War》(战争命令)也请到了Jeremy来制作配乐。

业界劳模,四处耕耘

打开 Jeremy 的履历表,除了他和弟弟主刀的作品之外,作为业界知名劳模,近些年他同样以友情客串的身份,参与到了许多其他知名游戏的配乐中去,给美不作品贡献一两首曲子。

比如2010年,他就作为除Donna Burke以外唯二的两名欧美音乐人之一,参与了《潜龙谍影:和平行者》的配乐工作,游戏中BB被坦克发现后的BGM《Tank Crops》,就出自他的手笔。
MGSPW:Tank Crops
同一年,《丧尸围城2》的配乐则由 Jeremy 兄弟俩和 Oleksa Lozowchuk,、The Humble Brothers 合作完成。后来的《丧尸围城3》中,Jeremy 兄弟俩还贡献了一首诡异而悲伤的《Du Bist Mein》
丧尸围城3:Du Bist Mein
2012年,在《魔兽世界:熊猫人之谜》中,时任暴雪音乐总监的 Russell Brower 也邀请了 Jeremy ,为这个资料片贡献了一首曲子《Serpent Riders》(翔龙在天)——就是翔龙骑士团飞行比赛的背景音乐。
魔兽世界-熊猫人之谜:翔龙在天
2009年,Jeremy 又为 Gaijin Entertainment 开发的空战游戏《伊尔2:掠食之翼》操刀了配乐。后来Gaijin Entertainment 将《伊尔2》搬到线上,最后做成了现在依然颇有人气的战争网游《战争雷霆》,Jeremy制作的主题曲也被原封不动的保留了下来。
伊尔2:掠食之翼—main theme
2015年,Jeremy 和 Julian 又受V社邀请,为DOTA2制作了TI5音乐包。
DOTA2:TI5 Music Pack

小八卦两则

 

  • 2016年B社要办一场《上古卷轴》的交响音乐会,但是由于没有邀请 Jeremy Soule 本人,并且擅自重新编曲,惹得 Jeremy 不快并公开抗议,一时间B社和这位十几年的老伙伴之间关系闹得有点僵。不过Jeremy本人的脾气非常温和,应该不至于记仇,所以还是有希望在《上古卷轴6》中继续听到他谱写的乐章——前提是B社做了老滚6

  • Jeremy 早年接受Gamespy的采访时曾透露,除了自己配乐的游戏之外,他最喜欢的游戏之一是《塞尔达传说》系列。以 Jeremy 如今的江湖地位,不知老任是否考虑过让他客串一下,在小绿帽将来的作品中听到他的作品。

I
一剑横天
一剑横天

9 人关注

人物
人物

5859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