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如果死亡不再是终点,灵魂离开身躯的那一刻,你将会迎来一个充满艰辛和恐怖的旅程,你的人生态度会不会发生改变呢?

如果太阳不再能保证每日升起,你知道太阳在落下地平线的那一刻开始,太阳就要经历磨难,有可能第二天再也无法升起,你的人生态度会不会发生改变呢?

古埃及人就是生活在这样一个世界,一个充满了神祇,认为死亡仅仅是个开始的世界,这个世界修筑不朽的陵墓和金字塔,而活人居住的泥砖宫殿却湮灭在时光里。人类的复活和太阳与大地的复活一样理所当然,黎明的到来和尼罗河的潮涨潮落就是最好的明证。

而这,就是《刺客信条:起源》的世界。
在正式开始之前,首先要说明一个问题,就是“古埃及”这个概念真的很“古”,即使对于这一作刺客信条的主人公来说,埃及也已仿佛在亘古之前就存在了,更别说两千多年后的我们。所以需要了解两个概念:第一,古王国时期的神祇形象,和前王朝和早王朝时期的神祇形象是大不相同的,因为在度过的漫漫时光中,神祇的面目是不断发生变化的。并不是一开始就有人们现在印象中的阿蒙、俄西里斯这样的神祇。

第二,与很多人想象的不同,古埃及的神祇关系并不那么“系统”,并不存在一个如同希腊奥林匹斯神祇系统那样一个“设定完善”、“层次分明”的众神谱系。事实上在某种程度上,古埃及的神祇和日本很像,日本号称“八百万神”,但是埃及也不遑多让,有公共祭祀的神祇居然高达2000多个,而且关系其实非常混乱,并不像人们通常想象的那样系统。但是这不是说祂们之间毫无联系,正相反,神祇的形象和祂们所代表的观念,一方面不断发展,另外一方面出现了相互融合的“联神”。并且这些思想资源,成为了后来基督教神学观念里的一些重要思想基础。

那么,让我们从源头讲起,谈谈那些“奇形怪状”的动物神祇。
弗雷泽的《金枝》里面谈到,一切原始宗教都有图腾崇拜的性质。这在古埃及历史的早期也不例外。澳大利亚腹地的土著各个部落有着完全不同的图腾,而分布在尼罗河各处的早期埃及聚落也是如此。比如埃德富(Edfu)崇拜老鹰,赫尔莫波利斯(Hermopolis)崇拜朱鹮,法雍(Fayoum)崇拜鳄鱼等等。

各个聚落崇拜不同的动物,但是有一样事物是几乎所有聚落都会重视乃至崇拜的,那就是太阳。太阳带给世界温暖,让种子发芽,让万物具备生命。早期的古埃及太阳神层出不穷,各个日神虽然名字形象不同,但都指的是太阳。但是慢慢地,拉(Ra,Ré)这个名字成了全埃及的太阳神的名字。不过,早期以聚落形式存在的埃及文明所崇拜的神祇,全部都是动物外形的,鳄鱼就是鳄鱼,公牛就是公牛,并不具备人身,具备人形的神祇,要到埃及进入了王朝阶段才会出现。
为什么要强调具备人身呢?因为这是人类才智增长的标志。只有不断地战胜了大自然,人类才能有信心将神祇套上自身的形象,因为他们开始相信,神也像人一样,要吃要喝要洗澡,那么就不再像完全的动物神那样,属于一种具备抽象的神秘力量的“怪物”。但是这些早期的动物神并没有获得“完全的人身”,都是兽头人身的形象。也就是仅仅是“拟人”,而不是“变成人”,这和古希腊的神祇完全不同。不过,越往后出现的一些神祇,就越被直接的描绘成人了,比如我们熟知的俄西里斯,还有卜塔(Ptah)。

众所周知,早期埃及的国家最早出现在涅伽达文化二期,或者也叫格尔赛文化(the Gerzean culture),是以地名为命名的。这个时期最突出的特征,就是出现了“州(spt)”,按照希腊人的叫法,也叫“诺姆(Nome)”。这个州可不是美国的那个州,这些州都是小国,都有自己的王。比如很多人听说过的蝎王,就来自于那件著名的文物:蝎王权标头。这些州的神祇,就是这些兽头人身的拟人神祇。这些州互相征战不休,有些州很能打,成了地区小霸,那么这个州的神祇就成了一个区域性的神灵。所以可想而知,如果有某个州能一统天下,那么这个州的神祇,就会成为整个埃及国度的神,这个神,马上就会登上历史舞台。
如同中华文明中,有黄帝征服炎帝、九黎和苗蛮部落,一统华夏的故事。在古埃及,传说有一个州的王,经过多年争战,最终统一了整个埃及,成为上下埃及之王。上埃及在埃及南部,下埃及在埃及北部,二者以白墙(也就是孟菲斯城,这个名字是希腊人取的,白墙之城才是埃及人的叫法)为界。而这位王就来自于上埃及,名叫美尼斯(Menes)。他开创的王朝就成为埃及史上的第1王朝,而埃及历史上一共有31个王朝。王朝时代正式拉开了序幕。
地上的政治状况会影响到天上,埃及的神祇最能反映这个特点。一只来自上埃及埃德富的鹰神,名叫荷鲁斯(Horus),逐渐成为了整个早王朝时期的埃及主神。但是各州的神并没有就此消失,而是成为了地方神。

荷鲁斯本就是鹰神,祂的形象经常被描绘为一只鹰站在王宫门口,象征着王权,但是由于此时的荷鲁斯成为了埃及的公共神灵,这样往往就和太阳神划上了等号。于是荷鲁斯就同时具有了太阳神和王权神的威能。不过注意,原本的太阳神拉并没有消失。风水轮流转,到了第5王朝,赫利奥波利斯,也就是当今的开罗,成为了诸城之首。于是赫利奥波利斯的阿图姆(Atum)神,和拉神融为一体,成为阿图姆-拉。拉神在整个埃及得到了空前的崇拜。这个时期,所有的法老都自称自己是“拉之子”,会用专门的圈在铭文上把自己的名字圈出来,这个圈子就叫做王名圈。太阳在天上,国王在地上,神和人的界限逐渐模糊,现代人心目中那些说一不二,以神的身份统治这片尼罗河土地的王,比如胡夫金字塔的主人,就是从这里开始产生的。
不过盛极必衰,第5王朝的神王们的统治,到了第6王朝末期就出现了颓相。第6王朝的末代国王培比二世(Pepi Ⅱ),执政据说足有90年(他6岁就登基了)。在他在位期间,地方各州的势力迅速膨胀,培比二世统治早期,他试图拉拢地方州上的豪强,这些豪强也卖他面子。但是随着他渐渐年老,精力衰退,他逐渐远离朝政,地方豪强就再也不敬中央,开始预谋分裂了。等到他去世,他的儿子们为了国王之位,联合地方各州势力征战不休,在这“八王之乱”一般的末世景象中,早王国500年的统治结束了,进入了起义和暴乱不断的第一中间期。

第一中间期可谓混乱不堪,干旱、饥馑,奴隶起义和暴动,地方豪强的割据。第7第8王朝其实只是偏安一隅的超短命小王朝(第7王朝甚至号称70天换了70个王),第9王朝和第10王朝在这一片混乱中逐渐成长起来,如同前王朝的上下埃及对峙,这次的南北对峙分别是第9王朝在北方赫利奥波利斯为大本营,第10王朝在南方底比斯为根据地。先是北方称雄,但南方后来居上,双方拉锯了一个世纪之久,终于,底比斯统一了埃及。最终建立了第11王朝。
第11王朝意味着中王国时期的到来。地上政治决定了天上神祇的地位。阿蒙,这个在游戏里被反复提及的神灵,最开始不过是底比斯的一个地方小神。但是自从底比斯夺了天下,阿蒙神的地位也就飞速攀升,和之前的阿图姆神一样,阿蒙神也和传统的拉神融合,成为了阿蒙-拉。阿蒙-拉(Amun-Ré)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尊崇,成为了凌驾一切神的神灵。原因其实和第一中间期很有关系。
第一中间期确实如同末世,比如著名的安克提菲铭文(Ankhtify),里面写到:“全部上埃及是垂死的饥饿世界,每个人都开始吃他们的孩子了”。在饥荒、暴力和混乱凌虐这片土地时,人们需要一个能够拯救他们脱离苦海的神祇,于是,另外一个著名的神祇俄西里斯,就此登上了舞台。

俄西里斯(Osiris)最初也是个地方神,来自尼罗河三角洲。可见祂很容易和丰饶、尼罗河、土地和谷物等概念挂钩。在古王国时期,俄西里斯的神话传说就已经流传。相传他是一个远古的埃及国王,给埃及带来了耕种技巧还有其他种种手艺,但是他有个邪恶的弟弟叫塞特,暗中谋害了他并且将他碎尸万段,他的妻子伊西丝(Isis,不过这也是希腊名字,埃及人叫她Aset)历经千辛万苦,最终找全了他的尸身,众神帮助她让俄西里斯就此复活,升格为神祇,成为了冥界之主。
熟悉神话学的朋友想必都清楚,这种“死而复活”的原型,象征着大自然的荣枯,俄西里斯能不能复活,决定了大地能不能长出谷物。俄西里斯复活,谷物嫩芽生长,尼罗河水泛滥,反之则陷入枯萎和干旱。在埃及人看来,俄西里斯和祂的妻子伊西丝都是仁慈的神祇,既然俄西里斯能够复活,如果我们崇奉俄西里斯,那么我们也可死而复生。到了第一中间期,人们实在太苦,觉得这辈子算完了,全部期盼来生能够幸福。于是俄西里斯开始在阴间审判亡魂,此世行善正义的,能够和俄西里斯相伴得永生,反之那些恶人就形神俱灭。可见这样的思想对受尽折磨的贫民有多么巨大的吸引力。

第一中间期过去之后,中王国恢复了国力,国泰民安,人们终于可以安居乐业。经历了那么多痛苦,人们对阿蒙-拉神的崇拜也就前所未有的高涨,而俄西里斯崇拜也受到尊崇,这两者逐渐接近。虽然并没有融合在一起,但是对阿蒙-拉神的崇拜和俄西里斯的崇拜已经形成了体系,人们在现世向太阳神献祭,保佑现世幸福。在死后希望得到俄西里斯的恩惠。这时的阿蒙-拉神崇拜和俄西里斯崇拜,已经开始具有“劝善惩恶”的伦理学意味了,不再单单是强大力量的象征。
仍然是盛极必衰,经历了第12王朝的巨大辉煌(比如第12王朝开创者,埃及版曹操和矮子丕平,征服王阿美涅姆赫特一世Amenemhet Ⅰ),到了第12王朝末期,国力日颓。第13王朝开始,叙利亚、努比亚等地区脱离了埃及的掌控,地方分裂势力再度兴起,而国王庸碌无为只知守成。于是第二中间期开始了。

第二中间期最出名的是奴隶大起义,我们能在很多文学作品里头,看到奴隶主怒气爆棚的破口大骂这帮奴隶“背信弃义”,但是字里行间都能感受到化不开的恐惧感,比如那部著名的《陈辞》。但是在第二中间期里,比奴隶大起义还要重要的事情,就是埃及史上第一次大规模外族入侵:喜克索人,来了。
据说喜克索人是个操塞姆语的游牧驯马部落,架着飞快的马拉双轮战车打的埃及人不要不要的,因为当时的埃及人还没见过马这种生物。但是其实喜克索人在第一中间期里已经来埃及打过工了,落户当地的喜克索人也不在少数。只不过大规模的入侵确实是首次。喜克索人其实并没有征服整个埃及,但是他们凭着强大的军事实力,迫使埃及各地称臣纳贡。喜克索人建立的第15、16王朝都在一个时期,统治了100多年,基层税务财务都交给了埃及人,自己也学起了象形文字。但是很有趣的是,喜克索人确实有大反派的感觉,他们选了埃及人最仇视的沙漠、风暴、混乱和邪恶之神塞特作为自己的主神。也难怪埃及人要孜孜不倦的反对喜克索人统治了。

喜克索人太过骄横,居然要禁止埃及人崇拜阿蒙-拉神,虽然这只是埃及人反对喜克索人的一万个理由中的一个,但是也足以证明这是一个多么愚蠢的政令。又是底比斯,这座南方的城市率先举起了反抗的旗帜。战死的赛肯内拉二世,他的儿子卡莫斯,还有卡莫斯的弟弟雅赫摩斯一世(Ahmose Ⅰ),历经三代,十多年时间,终于把喜克索人赶了出去。雅赫摩斯一世终于建立了第18王朝,埃及进入了新王国时期。
新王国时期是埃及史上最强盛的时期,时称“埃及帝国”。也就是在第18王朝起,埃及的国王终于被称作“法老(Pharaoh)”,这个词的意思和中国的“陛下”很近似。本就是底比斯主神、后来成了泛埃及的太阳神阿蒙-拉,在这个时期又更进了一步。阿蒙神成了埃及的至高神,万神之王。阿蒙的神庙成为了国内最尊崇的神庙。Amun,这个词的意思原本只是“隐藏”,阿蒙神最初只不过就是一个隐藏的没有面目的神,但是历经风风雨雨,阿蒙神终于走到了至极的位置。

这是笔者第三次说“盛极必衰”这个词儿了,事实上这个词威力无边,对万神之王阿蒙也不例外。到了第18王朝末期,阿蒙神庙已经太过富有,18王朝的历代法老都近乎疯狂的捐输土地和财物给阿蒙神庙,阿蒙神庙的祭司已经有了足够的力量威胁法老的统治了。法老也绝不会坐以待毙,于是,一代可谓是【狂人】的法老诞生,他立誓要消灭阿蒙,另立新神!并且这个狂人的宗教改革无限的接近于成功了,这位如同“武宗灭佛”一般行事的法老,就叫做埃赫那吞,他的原名是阿蒙霍特普四世(Amenhotep Ⅳ),意味着“阿蒙满意的人”,憎恨这个名字的他,用自己另立的新神的名字置换了名字中“阿蒙”的部分,就成了埃赫那吞(Akhetaten)。

埃赫那吞改革,主要是抬出来一个神,阿吞(Aten)。这个神也是太阳神,而且很古老。它是“太阳圆盘之神”,也就是没有一个像是阿蒙那样的人形的神,它是太阳光线和形状的象征。其实埃赫那吞的祖父已经试图崇拜过这个神了,但是埃赫那吞决定把这个事情做绝。为了彻底打击阿蒙祭司的势力,他决定迁都!盘庚迁殷,孝文帝迁都洛阳也玩的是这一手。离开宗教势力盘踞的底比斯,在那里建设新神的城市。而他选址的地方,居然是一片荒原,在沙漠正中,这个狂人倾力营建了一座新都,叫做“埃赫塔吞”,意为阿吞之地。
阿吞神无形无相,并不直观,下层民众更喜欢他们熟悉的,也“有头有脸”的阿蒙神。这在拜占庭史上发生的圣像破坏运动上也得到了印证。但是阿吞神确实和阿蒙神不同,阿蒙神是太阳神,也是埃及神,但是阿吞神是宇宙万物的造物神,全宇宙之神,生命之源。这个概念已经很像是一神崇拜了。埃赫那吞本身就是阿吞神的最高祭司,不得不说他的确是一代英主,比如提拔基层(涅木虎阶层),这打破了官吏世袭的传统,“不拘一格降人才”。再比如积极开展文学宗教艺术的改革,这其实是争夺文化阵地。

但是17年过去,阿蒙神还是卷土重来了。他去世后,他的继承人不得不和阿蒙祭司们妥协。而埃赫塔吞这座城市,也被埋没在黄沙下,被彻底的废弃了。
值得一提的是,埃赫那吞的继承人,图坦卡吞,后来改名为图坦卡蒙(Tutankhamun),就是大家都熟知的图坦卡蒙陵墓的主人。但无论如何,埃赫那吞彻底失败了,阿蒙神经受住了挑战。到了新王国晚期。埃及对外交往进一步加深,很多外国神祇开始进入埃及。很多近东文明的神开始进入埃及神的行列,比如伊什塔尔(Ishtar)。而埃及神在此时,也开始“内销转出口”,从腓尼基到希腊,阿蒙、俄西里斯还有伊西丝这些神也开始被人们所知。希腊人也开始把自己的神套用在传统的埃及神祇上,总之,这是个神祇交流的年代。

神祇交流,不仅限于出口转内销,还体现在人和神祇的关系上。过去大规模的神庙公共祭祀已经开始失去了受众。因为人们觉得,阿蒙神高高在上,离我们太远了,听不到也不会在意小民的祈祷的。于是私人神祇开始流行,这是由于人们想要寻找专属的神祇的关怀,所以这个时候的个人神、家庭神风靡一时,人们开始向自身独属的护身灵祈祷。并且,千年前的动物崇拜,又开始走入了人们的视线,公牛、鳄鱼、眼镜蛇乃至猫,都成了埃及人心目中的心头好,神祇的历史,走出了一个循环。
我们又回到了公元前332年,上一篇文章开始的年代,亚历山大征服埃及。在这个时间点,俄西里斯神,已经和白墙之城孟菲斯神庙中的神牛阿匹斯合二为一,形成了萨拉匹斯(Sarapis),萨拉匹斯将会成为公元前整个地中海世界最受欢迎的神,在公元前3世纪到2世纪横扫地中海和西亚。祂也颇受希腊人崇拜,因为这神具有很多希腊的概念,而且还具备来世拯救、进入极乐世界等等的概念,希腊化世界没有不知道萨拉匹斯的,这也是埃及神祇最后的辉煌了。传统的阿蒙神还有力量,但是已经渐趋衰微。萨拉匹斯走出国门,和伊西丝崇拜一起得到整个当时西方文明世界的尊崇。
说到这里,埃及神祇发展史就简略的说完了。笔者省略了极多的细节,限于篇幅,也不能针对埃及人的宗教观念和神祇做逐一的介绍了。所以原本一篇结束的文章还得有下一篇,专门来谈谈这些神。所以还是请期待本人的下一篇文章!
I
ByronAlexander
ByronAlexander

6 人关注

知识挖掘机
知识挖掘机

28684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