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他要开创最辉煌的火之时代,他做到了!  还把自己的地盘修到了最高处~~~ 他要狩猎古龙争夺神之领域,他做到了!  还率领了三个堂口的兄弟伙们~~~ 他要家暴要把不孝子赶出门,他做到了!  还抹消了儿的名砸了儿的雕像~~~ 养儿坑老他要把幺儿当女养,他做到了!  还让穿裙子的幺儿继承了家业~~~ 混沌爆发他要给魔女擦屁股,他做到了!  控制灾患还收了很多恶魔小弟~~~ 深渊爆发他要王骑去擦屁股,“他”做到了!蘑菇奶妈还传颂了英雄的事迹~~~ 薪火衰弱他要延续光明时代, 他做到了!  还众筹传火带上了一批死忠粉~~~



那么,就是这样一个真抓实干的人,一个雷厉风行的人,一个说到做到的人。 当他给出承诺!要接自己疼爱的女儿!回家的时候!他会做不到吗?!

他当然也做到了!

promising her that he would come for her when the day came. 承诺她,总有一天他将会来迎接她。 如果没有接回幺女为什么还要写出承诺呢?本文的最后就会解释这个谜题。

序言

本文的目录包括:

薪王的出处—洛斯里克本城—黑火祭场—妖王欧斯洛艾斯的权利—白教—天使—罗萨莉亚最终的身份—伪娘遇袭的过程—蓓尔嘉的身份—聚集地—环之都—幺女—最后最终的秘密(?)。

先要声明,如果抱着认为游戏中大多数的模型重复共用的理念话,这篇解析就不适合阅读了。本文算是比较长,如果在阅读中发现了观点疑问,请最好阅读完再提出,因为魂系列剧情间总有些许关联,所以前面有没完全解释的内容的话,在后面都会有些许的补充。

不死队的来龙去脉

首先从开头CG中,就交代了很多有用的内容,

洛斯里克是历代薪王的故乡,也是事物漂泊汇流之地。首先要知道,洛斯里克不是只有洛斯里克城那一带的范围,而是灰烬旅途的这个大陆就叫做洛斯里克。历代的薪王都是和洛斯里克有关联的薪王,包括我们游戏中的五个。当然一些薪王本来并不是洛斯里克这块大陆上的王,但他们最后也都是来到洛斯里克火祭场传火的。
不死队中的深渊监视者薪王,他们也是直属于洛斯里克的,先说一下证据。这个披风扣,似乎就是洛斯里克盔甲独有的部件,监视者也一样带有这种款式。在这个部件在洛斯里克骑士的盔甲上都能看见,虽然我并不知道这部件叫什么~
其次,法兰灵庙的屋顶,有着一些特殊的花纹窗,这和洛斯里克的屋内纹理相同。 (当然这纹饰还出现在其他地方,它的意义以后说。)
再来就是最直接的证据洛斯里克的军旗,就铺垫在法兰灵庙的石台上。用于放置圣杯,这和洛斯里克城内石台摆放剑也铺了旗帜一样,是同种用途。虽然圣杯下的旗帜饱受湿地的腐蚀,但请仔细对比上下2图组的花纹,的确是同一旗帜,这就是隐藏起来的最直接证据。
最后就是法兰森林乃是,完完全全被洛斯里克规划好了的,可能由于其前身是深渊之地, 洛斯里克修建城塞把黑森林完完全全的隔离了起来,里面包含了蘑菇和蘑菇奶妈这些旧物。 而不死队起誓分享狼血的地方,也是在洛斯里克的城墙高桥下修建的。

所以不死队是属于洛斯里克的军队。这也就能在以后解释为什么他们愿意放下职责去传火,因为有高层给他们下了命令。
那么随着设定集的发行,最后一块白龙祭台浮出水面,也彻底终结了什么剿灭洞穴咒术师,灭国卡萨斯这样的流言。在之前的帖子里就3祭台的用途已经详细说明过,就是不死人中流传的使命说,相信自己是特别的,所以模仿一代猎神传火,而白龙祭台是由于洛斯里克本身的龙文化而放弃建立的。
而为什么要模仿一代传火呢?那是因为,有的不死人相信自己是特别的,是因为负有使命所以才会不死的。主角会死吗?不会。所以我是主角。大概就是这样。

而这个使命的传说,在一代开始就一直在不死人之间流传,而传说的源头,我们或许能在3代里得知出处,那就是白教的宣传。
不死队的面具,通过卡视角,可以看见有和肥婆教堂导师一样的鸟喙面具,虽然面具眼睛的地方不同,但还是有很大可能说明这些不死队和白教有关系的,而大家应该知道,白教宣传并组织这些不死人,也只是处理不死人的一种手段。
而监视者的崇拜对象,阿尔特留斯也和白教渊源匪浅,仔细看他的纹章是由上下2个部分组成的,而上半的部分就和幽邃戒指上的图案基本一致,而幽邃教堂本来是白教堂,所以这个戒指上的纹章就是白教的一种图案。这个纹章的下半部分则和大主教衣上的一段图案相似。
那么继续说监视者的事。从开场CG来看,不死队刚醒来的时候盔甲和披风都非常的干净,并没有黑污~~随后他们回到了法兰灵庙,发现了地板下的陷入深渊的沃尼尔一众的存在。
后面会说明是不死队传火后,沃尼尔来到了这个地方修建了墓地,或者说霸占了墓地。

监视者自然不会和深渊做邻居~~随即就发起了进攻,但是由于成为薪王,燃烧过多的灵魂之力。已经虚弱化的他们自然不是敌手,所以街舞败了,败给了卡萨斯的尬舞,受伤的战士沾染了深渊的黑污。他们现在身上的黑污,就是他们响钟后与深渊物交战的证明。
在沃尼尔的桥前的尸体上会捡到黑虫药丸,这是不死队抵御暗属性的道具,所以他们无疑在虚弱的状态下也攻打到了BOSS门口,但最后和霸王的战斗中无疑他们失败了。
而这也正像是阿尔特留斯败给马努斯,被打伤手臂随即被深渊感染一样。不死队当然也清楚,他们总有会失败的那一天,而被深渊侵蚀,沾污黑暗就是最后的末路,他们最后所能做的就是关闭灵庙大门,清理被深渊化的队友。直到意识的消亡....
一群为了梦想与使命走到一起的人,此刻却在为了控制感染深渊的队友而在相互厮杀。他们再也无力对抗近在咫尺的卡萨斯,却还要自我肃清,为了延缓队友的复活还大量的放血。霍克伍德会忍受不了也是情理之中,他无法接受这样的命运,所以他逃走了,变成了一个灰心者。
而当你把不死队柴薪拿回时,霍克伍德语气听似略有惊讶,但是每一句话都自嘲不断,表现了他对命运的无奈,从话语中显然他也不认同你的手段做法,但他也没法像你那么做,因为....那是他的战友。
仔细看霍克伍德的披风,一样的有黑污,所以他之前说我是从那里逃出来的,指的就是法兰灵庙。他忍受不了同伴互相残杀的残酷现状,选择了逃避。他无法面对的是自己的战友。而这时当你攻击他,他会马上一改颓态,语气严厉的说给队友报仇。
这代的灰心哥并不是单纯的灰心,他是看穿了一切,是街舞队中的一位智者。在墓碑前的他才是正真的他,他知道不管是传火还是阻挡深渊,都是拖延轮回,都是吃枣药丸。正因为他知道这一点,在同伴的互相残杀中,他选择了退避,这么糟糕的事情,无法面对啊,即使是使命。

而他也不认同灰烬的传火之路,所以他选择了寻找龙的力量....

狼血

不死队的另一个问题,在狼骑士套里,提到了阿尔特留斯留下了狼血,那么狼血所指的就是希夫,那么它是不是法兰的老狼呢?
游戏里由于故意做黑,也许是为了配合深渊侵蚀的效果,非常的不好辨认,所以还是用原图来看吧。

虽然老狼和希夫都是黄眼,但是狼一般也都是黄眼。但仔细看毛发虽然发灰,但是老狼的嘴和爪子端都本来应该是白色的毛的,这和希夫是一样的。毛发长度就无法参考了,毕竟是生物。而它爪子和尾巴上的镯子分3层的刻铸了花纹,给野兽加上这种装饰也是别想取下来的说,表示这只老狼可能是有主从关系的。
而老狼的灵魂剑里,也说了它曾经的攻击方式,一边跳跃一边旋转一边“砍”击,这说明它也是叼着剑攻击的,这也和希夫相似,根据线索这只老狼是很有可能就是希夫。

而监视者们的剑术显然就是从老狼这里学习来的。
狼血监视者的灵魂提到了,他们(监视者)的灵魂就是狼血之主的灵魂,而狼骑士大盾上也提到了狼血之主。阿尔特留斯留下了狼血,那么这个狼血之主应该就是指他了吧。按照官方留下了温斯坦斯摩等的套路,可以想象下基亚兰向一代主角要灵魂时,主角一定也给她了。而他们有战友吸收倒下战士灵魂力的仪式习惯,最后与阿尔特留斯作战的就是希夫。

所以,基亚兰很可能就把灵魂交给了希夫,而监视者们通过分享狼血,各自持有了阿尔特留斯的一部分力量。
而也有人说阿尔特留斯的灵魂已经被污染,不可能会继续传承的。虽然有点道理,但要知道“狼”这个在黑暗中特殊的物种。为什么希夫能跟着阿尔特留斯在深渊中战斗?为什么寒冷阴暗的画中世界狼是常客?

我觉得黑魂的狼就是能与黑暗斗争又融于黑暗的特殊生物。阿尔特留斯被污染的灵魂交到了希夫身上一定也有一定程度的缓解吧。而既然是污染过的灵魂,继承他自然也有一定的危险性。
在磔罚森林里就有这样的失控者--狼憑き,就是被狼灵附身的狂人,仔细看他们的爪子是不是和狼的一样呢,他们的动作也像极了野兽的模式,而且还有红眼,似乎就是没有承受住狼血中黑暗面而暴走发狂的狼人。那么这一段清理下来,也知道了就算是污染的阿尔特留斯灵魂也是有存在的可能的,
从狼血的灵魂中可以炼出的狼大剑,也提到了狼血之主一词,这也佐证的之前的猜想是可能存在的,希夫活着继承了阿尔特留斯的灵魂,然后不死队分享了他,最后灰烬又和他交手了一次。

或许有人说能炼出狼大剑只是情怀而已,但请想一下,有比监视者继承了他的灵魂后,在千年后还能与他再一次交手,并得到灵魂后炼出狼大剑——有比这还情怀的状况吗?
通过魂3世界的所有线索,不死队显然是个有庞大体系的军队。

学习老狼剑术并继承狼血的监视者们,与不死队保有约定的结晶法师队伍,辅助不死队的恶魔后裔咕噜们,善后感染深渊者的法兰幽魂队伍,以及犯罪被流放后守护要塞的流放骑士们。

他们各持所长与职责,构成了一个完整的军队体系,而这也正是洛斯里克这个传火国家,在对抗深渊爆发地所需要运用的战力。这么大规模的部队也只有国王批准才能组建并维持。

拒绝传火的王子

说完监视者,还是继续从开头CG交代的话,写下去吧,其他的薪王故事先放一放。当传承的火焰熄灭之时,钟声将敲响,唤醒老薪王给初火续命。这是洛斯里克的一个传火保险机制,把烧一半的薪王存起来,而不是一次烧光,等到无人传火时再唤醒他们。那么初火要自然熄灭是非常缓慢的,可以想象洛斯里克在王子拒绝传火的时期,经历了多少黑夜。
而这也正是以前帖子解释的,为什么城村中的敌人都提着灯笼,像是在巡夜一样。正因为有那段黑暗时期的存在。而灰烬接触过的几个NPC,只要不是被钟声唤醒的也都备有灯笼
在洛斯里克广场上也能看见他们拆解木板构筑火堆,而不是在屋内生火。在不死村也有很多这样的情况,这些都是黑暗时期他们应急的证据。
而与之相关的就是无主墓地的黑火祭场。在祭祀场内的侍女太婆,会明确的说到钟没响, 就是说虽然薪火微弱到产生黑夜的地步,也不到敲钟唤醒保险旧薪王的时候。
先和黑火祭的侍女说话后,回到正常火祭场再与侍女进行第一次交谈,她会一下认出你,表示之前她的确见过你。
而侍女太婆是一个瞎子(不管你怎么在她面前动,她的反应都很迟钝,是在听声分辨),所以只有交谈过她才可能记住你。这也就确切说明了,黑火祭是在正常火祭场之前的时间段。
而灰烬为什么能穿越到过去呢?答案就在妖王的通道内,仔细看通道四周,镶满了像是楔形石圆盘的石快板。而楔形石圆盘是神所拥有的物品,为了寻找它而来到洛斯里克的人却用趋之若鹜来形容,足以说明它的珍贵。

这么多楔形石圆盘聚集在一起会发生什么谁知道呢?
就在通道最后处,可以看见----就算不打开隐藏墙上方破损的房洞也明确表示了外面是黑夜,这时退回去妖王庭院就又是白天,所以穿越的根本因素就在这条楔形石走廊上。也许这就是神的力量吧。
继续说黑夜中的事情。王子不想传火,薪火衰弱到黑夜的地步,那么洛斯里克城内的人们在干什么呢? 在高墙上会看见很多这样用料不同风格的祭祀雕像,显然他们不是城墙本身的修建物, 雕像们手捧蜡烛全对着一个方向---那就是洛斯里克城的最高处,双王子的房间。显然这是众人在乞求王子去传火,回复光明的一种表达方式的雕像。
而高墙的骑士们呢?他们似乎分成了2派,传火派主张---王子必须烧,这个世界必须要维系火。王子派主张---即使火灭了,也必须表现骑士的忠诚。在黑暗中2派人靠着火堆开始了械斗。
要说清这一点,得从多个方面分析。首先骑士衣服的颜色是有意义的。在骑士教条里,红色---代表了力量,勇猛。而在魂世界应该还表达了对火焰的憧憬。
而在骑士教条里,蓝色---代表了忠诚。所以在魂世界贴身保护王室的都是蓝衣骑士。
而骑士精神的表现,为死去的战友的祈祷,代表了骑士精神中的虔诚…也是对死去战友的一种礼仪。洛斯里克多处都可以看见这样的祈祷场景。
而蓝衣骑士却没有这样的祈祷表示,他面对着洛骑的尸体,却没有任何表示。这也就说明了他和红骑是不同的阵营,猜想他们械斗的可能性是存在的。而王子走廊上的杂兵也没有佩戴,城下杂兵腰间照明的灯笼。这也明确表示了,王子派的理念是不惜灭火也要表示忠诚。

所以这些蓝衣骑士就是不愿意传火的王子的部队。
所以在广场上,羽骑士被洛斯里克剑矛集火插死,但死前他还想拿起长斧反击。而洛骑士的尸体也同样插有剑和矛,这些都是洛斯里克城内骑士互斗的结果。

从羽骑士的死态,和弯曲的长矛这都是明显有过战斗的表示,但不会是入侵战斗,因为如果是入侵战斗不会只有一方的武器和尸体,而这些洛骑尸体也都是事后处理过的。
然而我记得以前有人问,既然是洛骑在互斗,那为什么没有蓝骑士的尸体呢?那就是,蓝骑士群的盔甲和服装,和城下骑士们的装束相比,要更新更完整一些。这说明他们比红骑士们多了一次补给、既然王子没有给架去传火,这场争斗自然是王子派的胜利,他们掌握了主动权,更新了一次自己的装备~~并把红衣换成了表示忠诚的蓝衣。
传火派和王子派的人械斗之后,王子派的骑士最终取得了胜利,但留下满地的尸体已经分不清彼此,所以他们按照洛斯里克的骑士宣誓忠诚的仪式,割下了这些尸体的头颅,并把他们都靠墙坐立好,象征这些尸体已经对王子献上了骑士的忠诚!!(而有栏杆挂着被撕断的披风就是尸体被搬动过的证据)

当然本来这个骑士仪式只是形式,他们最后也真的做的彻彻底底...这是忠诚吗...还是黑暗带来的疯狂?而当钟声响起,旧薪王再度醒来,世界又回复了光明,骑士们暂时失去了争斗的理由,但看着曾经的战友的尸体,那个蓝骑士到底在想什么呢?
而有人就对初火一旦熄灭还能复燃抱有些许的疑问,那么防火女最后已经给了你解答。初火逝去,黑暗降临,但黑暗中一定会出现火团,那就是王者传承的余火。 也就证实了CG开头当薪火熄灭时,响钟唤醒旧薪王,重新点亮世界是可能的。
那么黑火祭场,在篝火处捡到的螺旋剑剑尖又是怎么回事呢?这其实也是洛斯里克为方便灰烬出行,设下的又一传火机制。
这也就是为什么灰烬能直接传送到洛斯里克城的原因,相信以前很多人抱有疑问--为什么第一次就是传送?
在灰烬第一次传送到的房间里,摆放的螺旋断剑就是为什么会传送到这里的原因。洛斯里克在上一次传火结束后,就封闭了火祭场,并破坏了篝火中的螺旋剑,大概是为了防止有人传送回封闭的火祭场吧。然后他们把断剑放置到了高墙的房间,通过王器的联系(火祭场的篝火下也是有王器的),让灰烬以后能通过螺旋断剑传送来洛斯里克,执行传火的任务。
那么有人会问了,只有剑没有篝火能传送吗?其实在一代就有这样的情况了,金闪闪为了一点人性杀死了防火女,随之篝火熄灭。但我们还是能从其他地方传送到火祭场。这也就是说明了,洛斯里克这样摆放断剑,设置传送是没有问题的。
当艾玛见到灰烬后,虽然交代了你的使命,但她却在隐瞒什么--薪王都已离去?还有在说,你当前往高墙下时,她的话语略有思绪的停顿。她隐藏的就是那位拒绝传火的王子的存在....这是为什么呢?上面也讲过洛斯里克的骑士,就王子该不该传火发生了械斗,死伤无数,这样的敏感时期说话自然要额外的慎重,因为正有王子的人在监视着她。
而监视艾玛的正是,守护王子--黑手三人组中的狮子骑士艾伯特。
在召唤艾伯特时就算杀掉主祭也没有任何影响。但当你拿起誓言水盆的时候,他就会使用离别水晶回到自己的世界不再帮助你。为什么?

因为誓言水盆是进入洛斯里克城的凭证,而守护王子的艾伯特的目的是,要把你这个麻烦的不死灰烬送出城去,你一旦获得了进城的道具就可能进城寻找王子,那他就是你的敌人,自然也就不会再帮助你了。
随之他的召唤白符也会消失,当灰烬拿到了誓言水盆的那一刻,他就是你的敌人了。

而有人会说这是不让他帮你打舞娘而已,但要知道只是拿起水盆还并未触发舞娘出现他就主动离去。再则还有一个NPC专家,他就不会因为此而离去,也就是说不是打舞娘的原因。
Prince Lothric is in your hands. Please save his soul. Tell him what he must be... a Lord."洛斯里克王子就任你处置了,请拯救他的灵魂,告诉他,一定要成为薪王。 当灰烬取得3个薪王柴薪后,会被艾玛召唤回洛斯里克,并交代上面的话。显然满地的血迹表示,她已经遇袭,而这个凶手正是艾伯特。艾伯特本想把灰烬送出城去,就能解决问题,所以才会帮灰烬打冰狗。但是他没想到这位灰烬乃是真正的王者,在传火黑手--歌德希尔特的帮助下,灰烬收复了所有的柴薪。

而歌德希尔特也先行一步回城寻找王子,艾玛正是放了黑手进城被监视的艾伯特看见,王子已经受到了威胁,气愤的艾伯特对艾玛痛下杀手,后追逐歌德希尔特而去。既然王子的人动手了,艾玛也无需再顾忌,撕破脸皮召唤来了灰烬,并且说了一堆的狠话。
那么就来解释下这位黑手的职责问题。

首先歌德希尔特是下级骑士出生,他有着明显的骑士精神,初见灰烬就以剑立誓,表达自己会绝对协助你的姿态,那么他协助你是为什么目的呢?这里需要另外一位人来对应。
那就是隆道尔的白影。在你开启5个暗穴后,隆道尔会拥你为王,并以篡火为目的为你进行协助。要篡火,就要先讨伐出走的薪王获得柴薪。那么白影协助出战的---不死队,沙力万,都是夺取柴薪必经之地,所以白影协助了你。 而黑手--歌德希尔特,也会在这2个地点协助你,自然他的目的不可能是协助你篡火,他既然代表了洛斯里克的势力,帮助灰烬前行自然是协助你传火。想必歌德希尔特作为黑手,最后接到的王命就是---保护初火的传承,自然他也就协助了灰烬。
书库门口的歌德希尔特的尸体模型虽然佩戴的武器有点问题,但我认为凭借他身上的2件物品的注文,这个黑手的身份应该就是歌德希尔特没错的。而神威的武器他自己也正在用。
歌德希尔特最后死在了大书库门口。那么仔细看歌德希尔特,他是向前倒下的,说明他受到的攻击是来自后方,而后方正是通上书库上层的电梯,神威一众就在那里。

那么来构思一下当时的场景吧。歌德希尔特前行来到书库门前,正在思索如何才能让王子传火,毕竟灰烬已经取得旧王柴薪传火有望。而神威从艾伯特处得知歌德希尔特的归来,他先行一步坐电梯来到书库边暗藏起来。

一个是原本使用打刀的刺客,但他为守护王子贯彻己道。一个是出身低微的下级骑士,但他领命为传火坚守职责。这场偷袭结果不言而喻,歌德希尔特在自己未尽的职责中死去。而神威得手后,坐电梯返回书库上层,并关闭了电梯,率领其余2人守在了书库出口,等待着灰烬的到来。

欧斯洛艾斯隐藏的白教权利

洛斯里克的前国王---欧斯洛艾斯,在我看来是魂3剧情上最重要的人物。因为这个大陆就叫做洛斯里克,作为国王的他无疑拥有最高的权利,和广泛的支持。通过持有传火的血缘,和各种资源,用这些东西换来了众人的拥护,一直策划传火。虽然交代了他因为白龙学变得疯狂,但游戏里还隐藏了他最至关重要的白教权利。

关于前国王的白教权利,我需要用几个点来说明。先是魂3特有职业---传令者。
在魂3复活的灰烬有一个不同于前2代的区别,他们自身就携带白教之环,这说明他们生前不是信奉白教,就是受白教庇护的战士。而灰烬墓地就是洛斯里克的领域,那么要怎么解释这个关键的疑点呢?
这就是一样不曾出现在前2代的一个职业---传令者!通过他,就可以解释这个谜题。
通过盔甲,可以知道这个传令者就是白教内部往来的使者。初始的护符和奇迹,都是白教的物品,已经完完全全证明了他的白教使者身份。那么传令者本来是往来与哪里进行传令呢?
传令者的盾牌似乎可以说明他的来历,但可能会有人问一面多兰古雷格的卫戍盾,能说明什么?
前面通过双龙大旗我们已经略微知道在洛斯里克中多兰古雷格文化的流入,包括龙血骑士,法汉战士等。但实际还不止这些。
多兰古雷格的司祭圣铃也在被洛斯里克的司祭使用着。注文上说这圣铃是赋予他们的,也就说明洛斯里克拥有不少的多兰古雷格的兵器财产。而且还有很多的武器盔甲,像巨骑枪什么的就不一一举例了。所以洛斯里克有这么一位传令者,而他在使用着兰古雷格的卫戍盾。

而这位传令者想要到达传令的地点是哪呢?
陪葬品里,也有一件非常奇特的物品---嫩白树枝,用陪葬树枝和巨人树枝对比,会发现或许---陪葬树枝里提到的,某人给予的友谊证明指的就是巨人。
而携带着陪葬树枝前往巨人处的话,不会受到巨人的射击,而且和巨人对话也已经是友好关系状态了,那么陪葬树枝的确就是灰烬生前就和巨人接触过的证据。 这个巨人的任务,那就是通过白树的标记,守护白教的教堂---包括诅咒大树的教堂,和幽邃教堂。巨人自己所在的教堂塔上也有白教的标记。而巨人是洛斯里克通过和伊鲁席尔合作,由伪娘发配老鹰戒指,外出协助洛斯里克的。【伊鲁席尔合作关系,会在后面说明】欧斯罗艾斯把这些巨人用来看守白教教堂,多少也能说明他和白教的关系。
这位白教的传令者从洛斯里克出发,的确也是前往白教教堂,而他最终死在了前往幽邃教堂的门前,注意看这里塌方堆积岩石的上面,就是幽邃教堂的正门,而我们是从后面的侧门上去的。通过传令者的旅途,可以知晓他是从洛斯里克出发前往幽邃教堂传令,而且持有嫩白树枝能避免遭受巨人看守的袭击。(这样才能解释陪葬品有嫩白树枝的原因和作用) 而他也通过了结晶长老看守的路口,这些也就证明了洛斯里克和 白教教堂的联系。
其次,位于洛斯里克城内的卡利姆教会。其位置就是在洛斯里克城内召唤伊果的这个小教会。伊果会在这里画符也是有原因的。
灰烬会在这教会里找到卡利姆的相关物品,像是白教女神夸特的戒指,圣铃,还有钱币。 那么这里是卡利姆以前在王城内的一个小教会应该是没问题的。但是....这些道具都是在尸体身上发现的,而且都是在相对绝境的地方,阳台的死角和坠落的屋檐边,似乎这里发生了什么杀戮事件,而杀戮的对象就是卡利姆的圣职者,伊果也正是发现了此事才在此画符的,谁是凶手?凶手后面会解析,先继续说城内的卡利姆势力。
传火需要防火女,血缘之末王子的防火女-结晶女儿,就使用着卡利姆的标志物-招架匕首。她自然是卡利姆出生。而防火女会遵从她主人的意愿,所以保护王子灭火就是她现在意愿。
卡利姆的伊莉娜,为了成为防火女在地牢克服黑暗,这个时候她有一件关键的道具---防火女塔钥匙。也就是说她是为了成为洛斯里克,灰烬墓地那里的防火女。 二位防火女均来自卡利姆,可见白教国家卡利姆在支持国王欧斯洛艾斯的传火事业,所以在洛斯里克城拥有自己的教会地盘是很正常的。
卡利姆是一个白教信仰深固的国家,从他的态度里我们可以略见一二。原白教主神--罗伊德已经无人信仰,而卡利姆还在落井下石,称呼罗伊德其实是白教的分支,罗伊德称呼自己是主神的行为是喧宾夺主。那么推翻了白教主神罗伊德,卡利姆却在给洛斯里克服务,并在洛斯里克城内扎根,是不是就解释了他们新供奉的主神就是国王欧斯洛艾斯了呢?
而洛斯里克国王还有支持他的三大支柱,当然三大支柱不是平白无故的支持他,而是为了相应的好处。

  • 骑士支持国王,是为了与龙为伍,他们都信奉太阳教。

  • 贤者支持国王,是为了大书库收藏的书卷知识。

  • 主祭支持国王,是为了担任王子的奶妈,而王子是传火的血缘,非常重要的柴薪。

三支柱支持国王都是有条件的,不是给你白干活。但卡利姆也在支持国王,为什么没有相应的好处呢?那就是因为卡利姆的白教是自己人,属于国王自己本来就掌握的势力,所以不用额外的赏赐。
而在洛斯里克城,卡利姆教会中,有着直通皇室寝宫的电梯也说明了这一点。要知道电梯虽然是捷径,但布局上来说可不是随便开的,能直通王子寝宫更说明白教属于国王自己的势力,所以才有这个捷径在教会里。
而妖王自己的亲卫骑士,在使用原力的奇迹,这等于说他们也是白教中的圣骑士。白教的圣骑士是自己的亲卫骑士,这一点,也是欧斯洛艾斯拥有白教权利的证据。
仰天巨鸟的图纹,此为洛斯里克前代国王的知名图案。虽然明白了国王的白教身份,但欧斯洛艾斯的统治到底持续了多久呢?或许那个一代的墓碑上相似的巨鸟是一个答案吧。

其实关于欧斯洛艾斯的白教权利还有很多的小细节,会在之后继续介绍。

谁是葛慈德

在洛斯里克有一种天使信仰,而三支柱却视为异端,葛慈德还因异端之名被囚禁在书库。 其实这事与国王欧斯洛艾斯有着直接的关系。
在洛斯里克城内各处都有很多这样的天使雕像,包括王子的寝宫内。说明天使的形象在洛斯里克有的广泛的分布,是非常流行的信仰。

这里先要说明一点,没有什么事物最初就是异端的,比如咒术师们,一代咒术师劳伦迪斯称呼自己是异端份子。而在葛温的时代里魔女们使用咒术一起讨伐古龙,所以她们在那个时间段不可能是异端,而之后她们搞出了混沌之火引发了灾难所以此后咒术师就成了异端。天使信仰也是如此,从流行信仰到异端打压是有一个变化的转折点的。
在圣职区域内,多还能捡到白教的新铸钱币,上面也有像是天使的羽人图纹。
对天使宣誓的羽骑士,会掉落祝福宝石,祝福宝石是圣职者才会掉落的物品,也就是说羽骑士原本也是白教圣职。

上面我们已经知道,国王是白教的权利者,和白教有关系的天使被抨击为异端,这不是触犯君主吗?可能吗?然而当三支柱打压白教视为异端的时候,国王欧斯洛艾斯已经疯了。也正是因为国王疯了,三支柱才敢这么做。

关于国王散布人之脓,这里简单说一下吧,之后在伊鲁席尔中再详细说明。
国王在经历两次传火相关事件挫折后,转而研究白龙学。这2次失败后面会解释~~
而实验中的他陷入了疯狂,把扭曲的研究成果---庭院中的毒潭水,也就是人之脓的诱发物 通过飞沫凝结的白片飞散到空中,覆盖了整个洛斯里克城。人要是裸露身体的接触过多的白片,就会感染所谓的人之脓,进而使自己的人性失控,爆发出扭曲的龙学物形象。所以为了方便,这白液以后就称它为人之脓吧。
关于飞舞的毒素白片,在洛斯里克很多地方都可以看见,只要细心注意天空就行。就算是在下层的妖王庭院的房间里也一样能够看见白片的降临。
就单从人之脓的感染者,产生的人性变化也是有龙学的特征。石油龙,似龙又似蛇,有角有爪,而蛇也是退化的龙,所以这种人性爆发也是龙学的范凑。而巡礼蝶非常像是白龙的实验物月光蝶,二者的关系密切,也是属于龙学范围。而他们都是由于人性的扭曲才产生变化的,后面会慢慢说明。
正因为,国王发疯散布人之脓,才有刺客前往行刺,想除去这个祸根。而三支柱本来就是为了利益才支持国王的,现在国王疯了不干人事,已经失去了支持的意义。俗话说墙倒众人推,他们趁机发难,宣称这样疯狂的国王,掌管的白教所推行的天使信仰是异端,我们要和他划清界线。本来就和圣职有矛盾的贤者,更是带头屠杀了城内卡利姆的教会,俘虏了葛慈德关押到了大书库。

(关于贤者袭击卡利姆教会的线索也在后面说明~这里先说葛慈德的故事。)
上回说到葛慈德被贤者们以异端的名义关押了起来,天使和白教自然不会坐视不理,他们很快就展开了营救行动。由葛慈德的三骑士带头发起了袭击,3骑士保证了房顶的入口充当放风,让营救者进入,并阻断入口。
他们打开屋内的地板闸门,跳落到鸟笼上,撬开鸟笼顶的一角,开了个缺口,跳了下去。
顺着羽毛的 延伸,大概推断出他们从缺口跳下,走到葛慈德身后,搀扶起失明的葛慈德,打开门,跳上了房梁。尸体可能是信奉天使的人,自愿当了替身,从而争取更多的时间。因为天使光柱只是天使信仰的羽人所使用的奇迹。

而就算葛慈德已经死了,在明显有营救人离开的情况下,也绝对不可能把葛慈德的尸体留在笼内,因为神明的尸体也是重要的信仰物,营救者既然来了,就绝不会空手而归,所以笼内的尸体就肯定不是葛慈德。
而房梁下的蛆人可能就是当时的断后人员,在他的身后发现了下行了楼梯,顺着楼梯下行,发现前方有一处打破的窗户,或许就是从这里继续逃亡到另一侧的房间。
虽然从打破的窗户出去到了另外一个房间后,就能看见外出的阳台,但可能石像鬼只是机械的运作,所以不能直接外出,而只能继续冲向对面的楼梯间,进入了电梯间发现电梯并不能开动,无奈只得再下楼。电梯间的出口,就是结晶长老所在的屋内横桥,见势不妙的营救者们破坏了护栏带着葛慈德一起跳下。
在这里他们兵分2路,一路翻过书台袭击了拿雅帆琳的看守,一路保护葛慈德破坏了铁门(铁门有凹陷的痕迹),从而打开书库大门,成功脱逃了出去。
虽然营救成功了,但白教圣职们也付出了牺牲,圣职的祝福宝石,和卡利姆的咬人戒指都是证明。这些圣职者进入到法师的地盘当然也冒着生命的危险在探索出路。

那么葛慈德被他们带到哪去了?
葛慈德既然被白教的圣职们救走,那原白教教堂的幽邃教堂,在艾尔德利奇传火后已经近乎废弃,那是不是一个好的藏身场所呢?而这个铁门上圆形的花纹就是白教的一种标志,在幽邃教堂和画中世界教堂,都能看见。
翻看鸟笼和罗萨莉亚的铁门,也有这些原型的花纹,并且鸟笼和罗莎莉亚的铁门是一样的结构。证明这些都是白教的东西。
而罗莎莉亚处的蛆人们掉落的狩猎和决斗护符,都是白教的战士所有物,所以这些蛆人变身前应该就是白教的骑士或圣职一类的家伙,而他们现在在守护罗萨莉亚。
蛆人杖,最后却反问到重生尽头的他们究竟是化成了什么?这个反问其实很有意思,就算再迟钝的人,刷够30舌头后还不知道重生的最后是蛆人吗?所以这是在暗示蛆人并不是变化的终点。而蛆人法师打出的魔法却带着羽毛,这就很有意思了。

蛆是昆虫的幼虫,这些蠕虫最后都会进化成有翅的家伙,莫非....这些蛆人还需要什么进化的条件?那最后的他们会是什么呢?
随着DLC2发售,终于看见了天使,虽然这个只是幻象类的东西,但我的确从他身上找到了自己所想的线索。

这里就不得不提一下天使的生命问题,击杀这些天使是没有任何灵魂的,就算是那些腐肉也包含了一点灵魂,而灵魂就是生命,也就是说这些天使是没有生命的东西,而且被无限的召唤所以说它们是幻象类的法术物体。
线索就在召唤天使幻象的巡礼蛹身上,第一眼看上去是不是就觉得非常的像蛆人?而我之前也说了,蛆是昆虫的幼虫,这些蠕虫最后都会进化成有翅的家伙。

而按照他们的进化路线应该是,蛆虫---化蛹---羽化。假设蛆人和巡礼蛹,是一种东西,那么?他们身上应该有极其相似地方才对。
答案自然是在脚底,不管怎样的昆虫在蛹化时尾部都是变化最晚的部份,我们可以看见蛹底那清楚的蛆人皮,那明细的纹路,和脚掌的形状。所以蛆人进化后就是巡礼蛹,而蛹最后就会化羽变成羽人,也就是葛慈德的三骑士那样。
从巡礼蛹后,我们已经能看见成型的翅膀,美丽的东西都是从丑陋进化而来的吗?就和蝴蝶一样~~~现在这双翅膀通红,那是因为里面充满的血液正在进化。
关于这个巡礼蛹和蛆人的同样点。这里总结一下吧。

  • 1,他们下身都完全一样,有皮皱,有脚掌的形状。上身也非常的接近,属于进化的范围。

  • 2,他们都有相似的体型,以及体色,而蛹的翅膀是红的,应该是充血生长的原因,并且蛹是用翅膀支撑着的,说明他的翅膀里有骨骼的结构。

  • 3,他们都和羽毛的魔法有联系,并且他们都是幼体所以同样都极度畏惧火焰。

所以这个蛹和蛆人肯定是在一个进化线上的物种,而聚集地上层是洛斯里克的废墟,蛆人因为葛慈德的关系也不会少。不过究竟是蛆人依附的巡礼者的尸体作为养份,还是其他什么情况,这里就不多脑补 了。
至此我们就已经知道了,罗萨莉亚最终转生出的就是天使信仰终端的羽人。而众多的白教圣职明知道会转生成为蛆人也要做,那是因为他们知道最终的结果。正因为他们知道最后会变化成羽人,所以罗莎莉亚的门口才有那么多的蛆人。葛慈德的三骑士就是最后成型的羽人(虽然不知道容貌)

所以罗萨莉亚就是葛慈德!!葛慈德本在洛斯里克的卡利姆教会给人们转生,而国王的疯狂连累到她,她被贤者用异端的罪名抓获囚禁研究,又被白教圣职们救出,改名后在白教的教堂稳定了下来。
虽然已经证明了羽人和罗萨莉亚的直接联系,但只凭此就下结论难免让大家不够尽兴,那么我再整理一下其他的线索。

  • 首先,记录中天使直接接触的是葛慈德,而葛慈德记述着天使的故事(也就是天使有关的奇迹),是洛斯里克天使信仰的渊源。也就是说天使的直接关系人就是葛慈德,而不是王妃。

  • 其次,罗萨莉亚的灵魂,换得的奇迹---阳光滋润,是太阳长女传授的奇迹。一代时我们就是从圣女怪身上获得,而葛慈德是王妃的圣女。她是一位圣女,这奇迹在她身上是不是很正常呢?。

  • 再来,她失去了光明与声音。也就是说她又瞎又哑,只能听声音。

罗莎莉亚,被她的孩子夺去了舌头,强行失声。老贼你狠~~但被割舌也不妨碍之前是哑巴的可能。那再让我们看她,是否是瞎子。
请注意黑魂的NPC细节,就算灰心哥,咒术师这些家伙不怎么理人,但让他注意到你后比如打他,他的视线会跟着你人转动,当然其他NPC包括幽儿希卡也是这样。

而伊莉娜,我们已经知道她是个瞎子,在攻击她后她只会求饶,但视线绝对不会移动,也就是她瞎子的证明。再来看罗莎莉亚,一样一顿老拳,想引起她的注意,但她的视线并不会跟着你,都没有注意到你的表现,也就是她是瞎子的证明。
而与罗莎莉亚的沟通方式是互动的!是交谈而不是像其他誓约点是单方面的祈祷,能交谈的都是活人有意识的人,说明罗萨莉亚对声音是有反应的。
我们与罗萨莉亚交谈中,宣誓立约,和贡献舌头请她收下时,她的头明显是靠着声源转向了你的方向。这就说明罗萨莉亚是靠声音来定位我们的。

综上所述,葛慈德的一切特点都完整的重合到了罗莎莉亚身上,能转生出羽人,拥有圣女的奇迹,又瞎又哑,靠着声音来与人交流。虽然断舌与哑巴可能有点问题,但她被断舌也是有原因的,后面会说起。都到这份上了,还能说她不就是那位王妃的圣女葛慈德吗?
葛慈德被称是王妃真正的女儿,而我们知道了罗莎莉亚的身份后,就可以倒推王妃的身份。

1代女神的祝福----由葛维艾薇雅出产,并象征丰饶与恩惠,而洛斯里克也有一位王妃在发放女神祝福而她被比喻为丰饶与恩惠的女神,就说明来看王妃被比喻成她人,说她像是那位女神一样。而我们知道这种独一无二的东西,其有人专门发放意味着什么。
王妃有一位圣女---葛慈德,她在传授骑士们----光芒恩惠后~~就被传是王妃的女儿,为什么?现在我们知道葛慈德被传授过阳光滋润,而奇迹是神的故事,缩短这个故事,就能产生新的简短奇迹。

所以光芒恩惠就是简短化的阳光滋润的故事。而我们也知道简化后的故事保持原有的效果,却会弱化奇迹的威力。所以2个奇迹的对比后,也完全符合这一点,在保持缓慢大幅恢复的前提下,缩小了范围。【你们有趣可以去翻一代的,诸神之怒---神怒---原力,这一系的简化魔法】

葛慈德在传授简化后的阳光滋润,自然故事的大体不会变动太多,而王妃一定也传授过完整阳光滋润。所以骑士们一听这个光芒恩惠就马上联想到了王妃传授的阳光滋润。而奇迹是神的故事,不是一般人能随便创造新的同类简化奇迹。所以骑士们就开始疯传这人其实是王妃的女儿,才有修改同宗奇迹的力量。

至此我们也由此推断出王妃的确在洛斯里克传授过阳光滋润。
在魂世界,强大的灵魂有着他本人的力量形态表现,恶魔因属混沌所以灵魂炽热,无名乃太阳子嗣灵魂光芒闪耀,妖王研究结晶灵魂幽蓝发白,食人魔性属幽邃灵魂深沉透黑。而罗莎莉亚的灵魂,透着微红,带有暖意,是非常独特的颜色。
这正和阳光公主的2个奇迹色相符合,一样的微红透暖,这就说明了罗莎莉亚的灵魂就是阳光公主的奇迹颜色。而我们也知道了,罗莎莉亚就是葛慈德,她是王妃的女儿。综合上面3点,洛斯里克的王妃就是阳光公主。葛慈德传承了她的血脉和奇迹,所以葛慈德的灵魂才是红色的。

也许有人会疑问,那这红色的灵魂也可以说是阳光公主啊。但是请注意,虽然这个灵魂扭曲了,但是这个灵魂非常的细小,就像是芙莉德修女那种型号。而请看上面的无名灵魂可以说是非常的大块,当然还有一些中型的灵魂,但罗莎莉亚的灵魂是最小号的形态。所以这个灵魂的份量,是不符合阳光公主的身份地。

就这样所有的道具,事件,条理都指向王妃的身份可能就是葛维艾薇雅,但她却是被洛斯里克人,比喻为阳光公主为什么?最合理的解释,就是大家并不知道王妃就是阳光公主,所以才把她比喻为。那么迎娶葛维艾薇雅应该是一件非常风光的事情,为什么大家都不知道呢?

那就是因为这一场婚姻是必须避讳的丑陋的结亲,所以迎娶的人和她自己本人都不愿透露身份。

天使信仰

上次解释了国王欧斯洛艾斯的白教权利,那么白教除了天使信仰,还有什么特别的事物呢?

教堂中有很多的壁雕,虽然我不是什么宗教人士,但这些东西还是可以猜一下的吧。自古以来鹿头代就表权利,地位与金钱~~配合白教在洛斯里克的地位,这3样都很符合白教的状态。下面的羊角人脸,是恶魔的象征,代表的是邪恶的事物。它在壁画里表现的似乎是审判,对权利地位的看护,这似乎说恶魔是白教的一项战力。
另外一张,一个面目狰狞的人长着奇异尖耳朵和蹄子脚,似乎也是一个恶魔,而他在吹号,恶魔的号声应该是有不详的寓意吧。 如此的诡异的画像,作为教堂的壁雕无不透露着禁忌的意味。
而存在最多的,无疑就是这幅狐猴的雕刻了。从雕刻上看,狐猴藏身于树丛之中,而你要知道---如果在树林中发现狐猴正在树木上注视着你,那么你将厄运缠身。而且有的狐猴就被比喻为恶魔的化身....
了解了白教的恶魔文化后,再看一个关键的恶魔。离群的恶魔过去曾经是洛斯里克城门的看守,是不是有什么一下刺激到你的脑线?
没错,那就是在1代的白教不死院中,看守巡礼大门的也是一位恶魔,这已经充分说明了, 白教不知道用什么手段,管束并利用着这些恶魔来做事。恶魔在白教服役从一代就已经开始,要说有什么联系那就是葛温讨伐恶魔了,葛温自家也收了一批恶魔做小弟,而葛温的叔父就在白教里任职,其中也许有一定的联系。
在法兰要塞中有一种名为咕噜的奇异生物,他们是不死队助祭(随从)的【后裔】。那么他们的身份是什么呢?
从他们的羊角和蹄子,已经可以明确的看出他们是恶魔的后代。
而他们背后有退化的爪子,这就明显和恶魔遗迹里---会使用火球的デーモンの助祭【恶魔辅祭】相似,似乎是他们退化的结果。而恶魔们能自我繁衍?
不管是在法兰森林还是恶魔遗迹都能看见这种四肢着地的咕噜,他们的名字是---グルーの落とし子【咕噜的孩子】。但这些咕噜都不会2脚走路也不会使用武器,也印证了咕噜在不断退化的状况。
他们身上会掉落狼血剑草,说明咕噜和他们的先辈一样,在协助不死队守护着法兰要塞。

了解了咕噜的生态后,在来仔细看,他们会实用白教的回复奇迹,这说明什么呢?我们已经知道了欧斯洛艾斯的白教权利和白教的恶魔文化。自然这些恶魔的后裔--咕噜们也是通过白教的关系顺从着洛斯里克【而且他们还在使用着回复奇迹的证明】,那么洛斯里克的国王欧斯罗艾斯,通过自己白教的权利,自然可以把他们调配到属于洛斯里克的不死队那里,进行协助。这也就是为什么不死队会和恶魔的后裔合作的原因。
上面说了,葛温神族在讨伐恶魔的过程,不知怎么控制了部分恶魔,而有关系的白教也得到了部分恶魔的战力。而魂3中神族对于恶魔也没有放弃管制。在烟熏湖高壁上架设的巨弩正对着恶魔遗迹,那么巨弩来自哪里呢?
在巨弩的高壁上有一个洞口,可以看见外面的景色,这个地点就在一伊鲁席尔。
就是地下监牢的入口那一段。
而在地下监牢的门口也能看见一段塌方的道路,而且路上铺了承重用的大石条。
稍微脑补一下塌方点的延长线,就会发现这个道路刚好可以直通巨弩高壁洞口,而承重的大石条是为了运输什么大件的物品进洞。
巨弩周围的巨人无疑已经告诉我们这巨弩就是他们架设的。所以~巨弩就是由这些伊鲁席尔的巨人,通过山道搬运零件,进到洞内高壁组装了巨弩。巨弩正对恶魔遗迹也就表示了,就算是现在神族也没有放松对恶魔的管制,把恶魔都封堵起来就是他们的目的。
而之前也说过卡萨斯是不是一开始就在法兰地下呢?巨弩边的骷髅会告诉我们答案,那就是只有这里骷髅才掉落的黄虫药丸。卡萨斯的守墓人们用这药丸来猎杀一只砂虫,说明这是他们来烟熏湖的目的和时间。

如果是这些骷髅先在这边的话,如何不发生冲突的架设巨弩?所以巨弩是骷髅来之前就存在了。而砂虫的名字也是卡萨斯的砂虫,加上卡萨斯本来就是个沙漠国家,所以这个砂虫可能是卡萨斯不小心带来长大的外来物种。所以卡萨斯至少是在巨弩架设后,甚至是洛里安袭击恶魔王子之后才来到这里的,因为并没有提到洛斯里克对卡萨斯的认知。袭击恶魔巢可能会用到巨弩辅助,而卡萨斯这一刻并未在此与洛里安接触过。
未完待续
I
葉舞靈
葉舞靈

126 人关注

知识挖掘机
知识挖掘机

28920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