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导语:此文是三年前我刚大学毕业时在参加某游戏公司产品岗位面试之前写的。这类作业性质的文字很难写出真情实感,可这篇关于我游戏经历的文字,写到最后我都有点泪水盈眶了。因为它不仅是我的游戏生涯,更是我回不去的青春。

一、从WIN98时代开始

我接触的第一款PC游戏是《仙剑奇侠传》,当时的操作系统还是windows98,我还在上着小学3年级,在将军冢,在血池,在试炼窟度过的那些阳光灿烂的周末午后至今依然难忘,锁妖塔最后一层林月如被巨石砸中的那一刻是我为游戏留下的第一次泪。我很庆幸是这样一款杰出的RPG打开了我的游戏之门,亦为我完成了懵懂儿时对爱情的启蒙。
我的游戏生涯就此开始。“仙剑”通关之后我爱上了电脑游戏,父母准许我每周六周日的下午可以玩2小时电脑,那时宽带网络还未在中国普及,那浩繁如海的一款款单机游戏便成为了我儿时的宝藏。

每到周末下午,记忆中窗外的阳光总是格外灿烂,桌上放着一本我挚爱的杂志《大众软件》,一瓶可乐,钻研着攻略喝着可乐,在另一个世界中度过的四个小时,是我少年时代最美好的记忆之一。
我曾在《金庸群侠传》中为了把号称满级之后天下无敌的“野球拳”练到满级,与正邪两派缠斗了无数次;也曾为了将《盟军敢死队》独自通关废寝忘食,直到今日听到“alarm”这个单词依旧会条件反射的心里一紧;曾因为玩《大航海时代》系列让我的地理成绩一向很好,也因为曾在《荣誉勋章》系列中浴血奋战令我对二战历史如数家珍。
博德之门》系列让我爱上了欧美奇幻,《轩辕剑》系列帮我了解了华夏文明,《三国志》系列让我和小伙伴们讨论三国时总是会说出关羽武力值99典韦只有90,所以关羽更厉害这种话;热衷于《英雄无敌3》在父母不在家时偷偷玩了一天忘了时间攒了9999只大天使,正打算带着我无敌的队伍出征走向胜利父母却刚好回家,迎接我的不是胜利而是劈头盖脸的一顿痛打;《暗黑破坏神2毁灭之王》挑战噩梦难度的经历则让我在韩国泡菜网游席卷中国的时代对所有《传奇》类网游都不屑一顾,因为有句话叫“曾经沧海难为水”。
在那个时代,大宇软星的LOGO就是仙侠类RPG的保障,黑岛就是D&D RPG的神,“暴雪出品,必属精品”的概念深入人心,日本光荣是策略类游戏的王者无人质疑。在那个时代,没有网游那般的聒噪,NPC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你只需要一台电脑就可以体味另一种人生,在游戏营造的那一个个瑰丽美妙的世界里,你就是唯一的主角。

我至今依旧怀念那每一个一瓶可乐一本“大软”握着鼠标的周末午后。那个时代游戏的画质是那样粗糙,那个时代游戏的主界面没有一个选项叫“多人连线”。

可那是最好的时代。

二、粗糙却欢乐的“电竞时代”

接触的第一个所谓电子竞技游戏应该是CS,第一次去网吧也是与小伙伴们一起去打CS。那时的版本还是CS1.3,那时有项技术叫甩狙,曾为了练会甩狙好让小伙伴们刮目相看,不知在单机模式里杀了多少个机器人= =苦练甩狙未果CS的版本却已经更新到了1.5以及之后的1.6,甩狙早已成为传说。
虽然当时还没有电子竞技这一概念,但与一群小伙伴在一款游戏中比试技艺已经让我为之着迷,成就感的获取原来可以这般容易。

之后的时代就属于《魔兽争霸3》了,这款游戏统治了我的“电子竞技生涯”从初中直到现在的10年时光。那时电子竞技刚刚被列为了国家的第99个体育项目,中央五套每周五晚还有一档节目叫做《电子竞技世界》,那时的媒体还并不回避电子竞技这一新兴事物,WCG、ESWC这些赛事如火如荼,电子竞技的前途看起来似乎一片大好。
那时我和同学们讨论最多的话题大概就是人族大法师和矮人山丘之王哪个首发更好,不死族蜘蛛流和天地双鬼的战术流派分别适合对阵哪个种族,Moon和Grubby哪位选手更牛逼等等等等,三句话离不开war3,每周背着父母偷偷去网吧操练两三局也成为了我们的必修课。

当时为了变得更强我甚至还写过一个笔记本的不死族战术分析,每赢下或者输掉一局我都会仔细分析这局自己哪里做的好或者哪里有失误,战报视频更是看过无数。随着技术的精湛当时我的UD在同学中已经很难找到敌手,青春期沸腾的热血与简单的头脑甚至让我萌生了做职业选手的想法(要不是学习成绩一直还算不错,还有最主要的父母铁定不会同意,说不定就真的走上了这条不归路hah~)。

那是电子竞技最辉煌的时代了。不论是否玩过war3,SKY这个ID在我们同年龄的男生里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披着国旗两次站上WCG最高领奖台的那一幕是一代人的集体回忆。
这一代男孩的另一个游戏记忆依然属于war3,那是war3有史以来最为著名的一张地图,它的名字叫Defense of the Ancients。

Dota。这张地图无需太多的语言,80后90后的世界里,天下谁人不识君。近卫天灾的号角响彻了我们的整个青春时代,影魔的魂之挽歌陪伴了多少人的大学记忆。

五人开黑,彻夜奋战,一起责备着队友的幽鬼太菜30分钟还没做出辉耀,却在幽鬼被gank的塔下亮起4张TP;70分钟三路高地告破,神装美杜莎背靠世界之树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圣剑掉了再刷一把就是,死了买活就是,因为这款游戏没有投降。这样的记忆不仅仅属于我,它属于每一个dota玩家,它属于我们献给游戏的那一部分青春。

时至今日war3对战早已衰落,SKY终究还是没有第三次坐上WCG的冠军宝座,甚至连WCG都不复存在;荡气回肠的爹妈大战正在慢慢被人淡忘,开着淘宝店做着娱乐解说的09、pis已然老去,8分钟圣者遗物的蛛丝马迹如今在何方。
去年的最后一届上海昆山WCG,《魔兽争霸3》项目,Moon输给THOOO,在职业生涯的最后依旧无缘WCG冠军,当Moon泪流满面的走出比赛间,现场飘扬的WCG的旗帜上写着一句话,那也是WCG的官方口号——“Beyond the game”。那一幕深深的印在了我的脑海里。

在那一刻,我觉得这些都不重要了,Moon一直渴求的冠军,Sky永远也不可能再完成的三冠梦想,势不可挡的《英雄联盟》已经取代了Dota连Dota2也无力阻挡等等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不是这些游戏,亦不是那些神坛上的选手。重要的是电子竞技。它早已是超越了游戏的一种存在。

它更是我们这一代人燃烧的青春。

三、我的魔兽世界


因为对单机游戏和竞技类游戏的挚爱,我并未玩过很多款网络游戏,在网游上没有什么发言权。但仍有一款游戏不得不提,它当然是《魔兽世界》
《魔兽世界》陪伴了我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与Dota一样,它更是无数中国玩家的集体记忆。当年骂《魔兽世界》是毒品的人早已不见踪影,《魔兽世界》却依旧拥有着最庞大的玩家群。

在任何方面,我想暴雪的《魔兽世界》都已经是现今网游的极致,遑论副本、阵营、种族、职业、美工、BGM等等硬性设定,仅仅是《魔兽世界》所营造的颇具影响力的文化氛围,也没有任何一款所谓MMORPG能够超越吧。

阿尔萨斯王子、伊利丹、萨尔、吉安娜这些人物早已被玩家耳熟能详,那史诗般的世界历史,宏大瑰丽的艾泽拉斯大陆,这款游戏其实已经超越了网络游戏,它已经成为了一种文化现象,它是暴雪公司与玩家一同构建的一件艺术品。

我在艾泽拉斯大陆的历险生涯开始于九城代理时代的公测,结束于燃烧军团的又一次入侵。那时因为时间的关系与无尽的farm我放弃了《魔兽世界》,之后又反反复复在新版本更迭时回归过艾泽拉斯,却再也找不到当年的激情,亦不再有那么多的时间投入其中。

可我依然记得雄浑壮丽的奥格瑞玛,一马平川的闪金平原,平和静谧的灰谷森林,神秘莫测的祖尔格拉布;依然记得我曾经历过当时版本最难副本熔火之心的服务器首刷,我曾与黑龙公主奥妮克希亚的头颅一起在暴风城下合影,我曾亲身参与了服务器部落对暴风城的第一次屠城;依然记得血色修道院里那句“为你而战,我的女士”,依然记得在斯坦索姆满目疮痍的街道上,那只叫提米的食尸鬼,依然记得“鲜血与雷霆,力量与荣耀”。

那是一段光辉的岁月。这是一个伟大的游戏。

Not the end...


以上便是我的游戏生涯了,可能更多的是一些缅怀,是一些怅惘,那是对玩过的游戏,更是对逝去的时光。我是一个玩着电脑游戏成长起来的人,我也将会成为一个玩着电脑游戏走到生命尽头的人。

就像我热爱音乐、电影、文学等等其他的艺术形式一样,我热爱游戏。

因为那里有梦。
I
灰风伯爵
灰风伯爵

0 人关注

有感而发
有感而发

1975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