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导语:《零》系列算不上是有多么深刻的警醒和启迪意义的作品。但不可否认,酝酿着纯正而浓烈的日系和风文化的她,依然有着令人屏息沉醉的独特之美:标新立异而又毫不中二的世界观构架,与现实生活紧密联系的故事背景与人物刻画,独树一帜的解谜与战斗方式,细腻而富有深度的游戏系统......今天我们来聊聊《零:月蚀的假面》。
之所以用“赏析”这个词,首先本人毕竟不是专业编辑,不敢妄谈“评测”,本文更多的是谈谈自己通关后的感想和对剧情的理解;其次楼主为了得到最真实的感受,全程在没有求助任何攻略、也没有参考任何剧情解析的情况下独立通关了日文版(好吧,其实也是因为买主机时附带的硬盘里只有日文版- -),因此对剧情的考究和理解全部源自游戏中的文档资料,由于日语水平有限,难免会出现欠缺或错误的地方,因此更不敢装逼乱用“评测、解析”之类的专业词汇了。
之前也考虑过最新的《濡鸦之巫女》,但那一作笔者还未通关,且对我来说不仅濡鸦、真红、月蚀以及掌机上的心灵全都是“新作”(作为一个苦苦等待了六年的《零》的脑残粉,还有比这更幸福的事情吗?)。红蝶相对知名度高一些,《心灵写真》流程偏短,剧情深度也略有不足,因此最终选择了此系列在主机平台上最冷门的《月蚀的假面》。

感想篇:人性的阴暗与光辉交织的悲剧

根据中学时语文老师的教导:赏析是指对一件美好的事物、一篇优美的文章或一个动人的故事内容的看法,以及对它们所传达的思想与情感的深层次的品味与解读。或许,在思想内涵方面,《零》系列算不上是有多么深刻的警醒和启迪意义的作品。

但不可否认,酝酿着纯正而浓烈的日系和风文化的她,依然有着令人屏息沉醉的独特之美:标新立异而又毫不中二的世界观构架,与现实生活紧密联系的故事背景与人物刻画,独树一帜的解谜与战斗方式,细腻而富有深度的游戏系统......

从本质上而言,《零》系列或许没有老滚、《质量效应》那么宏大的世界观、没有寂静岭、美末那么深沉厚重的主题、没有《生化危机》、《恶灵附身》之类强烈的感官刺激,更没有《博德之门》、《异域镇魂曲》之类令人深思的哲理。

但她同样拥有自己的特色,那就是唯美,总能触碰到人内心最柔软的部分,虽然虐心,但最后留下的烙痕却散发着淡淡的幽香。如同一坛老酒、一杯咖啡,或许本身没有多少营养价值,或许饮用之后也不能强身健体,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当你嘴唇轻抿的时刻,那一瞬间从舌尖蔓延全身的暖流,以及能让你静下心细细品尝、无穷回味的香醇。
本作的主角,文静而美腻的钢琴才女——四方月流歌,出生在胧月岛上世代为祭祀打造专用面具的工匠家族——四方月家族。流歌七岁那年,岛上遭遇了一场重大的变故,不幸卷入变故中的流歌和其余四名同龄少女全都失去了记忆。之后,流歌的母亲水无月小夜歌带着她离开了胧月岛,并让流歌改随母姓,一心只想让她回到平常人的生活轨迹中。

然而十年后,小夜歌病逝,当年卷入变故的五名少女中有两人死于非命,死状极其蹊跷恐怖。因担心自己可能也会遭遇不测,同时也为了解开当年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谜题,流歌和另外二人——麻生海咲与月森园香十年后再度踏足胧月岛。
随着调查的不断深入,被封印的记忆之门一点点打开,十年前那个恐怖的夜晚发生的一切、灰原父子被亲情所扭曲的人性、给无辜的流歌带来的永远无法抚平的伤害、为了追求极致技艺而不惜铤而走险助纣为虐的父亲四方月宗也、舍命保护自己的母亲小夜歌和刑警雾岛长四郎......错综复杂的真相逐渐浮出水面。

然而当可怕的“无苦之日”最终降临后,流歌从宗也留下的手记中,读出了一位工匠大师最深切的悔恨、一位慈父对女儿的拳拳深情:原来,偏执的父亲当年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挽救当时身患奇病的女儿流歌......

明白这一切之后,流歌终于想起了父亲英俊而慈爱的面容,但最终却只能在灯塔的顶部,无助地目睹父亲带着温柔的微笑平静地坠入“零域”之中。
与颇为残酷而虐心的红蝶、刺青相比,月蚀的剧情更多的是伤感但又温暖动人。或许,这也正是流歌带给我情感上的震撼与冲击力比不上天仓姐妹和雏咲深红的原因吧,流歌失去了一切,但惟独没有失去爱,虽然方法不同,但父母的所有行为都是为了这个唯一的宝贝女儿,最终也都是带着微笑离她而去;被卷入的局外人雾岛长四郎,只因为病榻上的小夜歌那一句“救救流歌”,哪怕已经死去,灵魂依然徘徊在灰原病院默默守护流歌,数次救她于危难之中。

流歌没有做错什么,更不用承受面对宿命奋起抗争,却最终无法改变残酷结局的崩溃与绝望,跟天仓姐妹与雏咲深红相比,她实在幸福得太多。

本作真正的悲情角色,当属灰原家长女,归来迎仪式中的“器”——灰原朔夜,以及充满正义感的刑警大叔雾岛长四郎。前者是被灰原父子扭曲的亲情亲手葬送的牺牲品,后者则是为责任与使命献出生命的热血刑警。灯塔上,长四郎亲手为朔夜戴上了“月蚀之面”,镇住了她狂乱的灵魂,并带着她一起跃入“零域”中。两个原本大相径庭的悲剧人物,却在命运的最后时刻阴差阳错般交汇在了一起,一同走向终结......
人性的拷问,或许这就是零系列传递的思想吧:从《红蝶》里皆神村那些为了一夕苟活而不断残害年轻生命的村民,到《月蚀》中为了拯救女儿、姐姐的生命而不断摧残、杀害无辜病人的灰原父子,无一不是在告诉世人:人性的自私与阴暗,才是世间所有祸患的罪恶根源。

然而,每一作故事里冰凉的控诉中却又同样闪烁着人性的光辉:冰室中真冬为了雾绘选择留下、皆神村里天仓姐妹面对绝境相互搀扶勉励、胧月岛上小夜歌与宗也对流歌无声无私的父母之爱......

犹如荒漠里永不干涸的一小片绿洲、黑暗中闪烁着点点光芒的希望之火,指引着迷途之人前进的方向,为那一颗颗被丑恶与自私所玷污的心灵开辟出一条救赎与净化之路。然而这些,在宿命的枷锁下又显得如此柔弱而不堪一击:天仓姐妹终究没能逃脱,朔夜也终究没能摆脱成为“器”并残酷“绽放”的命运......或许,这也和日本人思想里非常欣赏“万物归零”的“残酷美”哲学有关吧。
或许,这就是那个曾经让我魂牵梦萦的《零》吧:她从不要求你从她身上能得到什么思考和感悟,更没想过能带给你关于人生的某些启迪。她从不会为了迎合别人而改变自己,只是用自己的方式,冰冷而孤傲地娓娓讲述着一个个凄美的故事,控诉人性阴暗的同时,又迷恋着人性最原始的善良与温暖。缓慢而沉静的语气却仿如暴风雨前的宁静、无声处听惊雷一般,让每一个细心聆听的观众在那一刻总能真切地感受到发自灵魂深处的震撼。

考据癖——部分关键词解析

胧月岛:自古以来被看做“接近黄泉的岛”而被人所敬畏,传说中曾毁于一场灾难,之后又逐渐复兴起来,复兴后与过去不同,不再是一个不与外界接触的封闭岛屿。

岛民将月亮视为信仰和崇敬的对象,在这个岛的文化中,太阳象征事物的表面,月亮则象征内心,即人格、记忆、甚至灵魂。灵魂在肉体毁灭后将与异世界建立联系,月亮则是灵魂通往异世界的大门。

——参考资料:《麻生博士手记 二》
胧月神乐:在胧月岛,每隔十年的神去月,也就是十月份,都要举办名为“胧月神乐”的仪式。仪式起源已无法考究,是岛上世代传承的,死者与生者对话,或生者寄托、传达对已故之人的思念的仪式。
仪式的主要内容为戴着面具被称为“器”的女巫,伴随着五名同样戴着面具被称为“奏”的少女的演奏起舞。五名少女各自的身份又被叫做“歌”、“锺”、“笛”、“鼓”、“弦”。在场的观众们也都戴着各种各样的面具,手持明灯守护“神乐”。在日本文化中,“神乐”即是指在神道的法事中为祭祀天神而表演的歌舞。

长期以来,胧月神乐都被视为岛上的秘密,但随着胧月岛对外开放,此仪式也对游客公开,并作为一种独有的文化特色,每次举办都吸引着大量外人慕名前来观看。

——参考资料:《关于胧月神乐》、《助手手记 四》
归来迎:“胧月神乐”对外开放前最原始的形态,基本形式和如今用于观赏的仪式相同,只不过巫女是随着更加古老和专属的旋律舞蹈,也就是“端正之音”。传说此仪式曾给胧月岛带来了被称作“无苦之日”的灾祸。被灰原病院院长——灰原重人视为治疗月幽病的最后手段。
——参考资料:《麻生博士手记二》、《灰原院长手记一》、《灰原院长手记二》
月幽病:胧月岛特有的精神障碍方面的风土疾病,发病原因不明,会令人丧失记忆、失去自我认知、人格崩坏。症状会随着月圆和月缺发生变化。也是灰原院长长期致力于研究治疗方案的疾病。
相关名词:
轻度月幽病:患者从表面上看并无异常,但开始出现失忆现象,月圆时体征安定,似乎为寻求月光般在外徘徊,月缺时则表现得很恐惧。

“发芽”:中度月幽病患者,害怕看见镜子里或水面上倒映出来的自己,到了满月之夜会被月光引诱着走向窗前或屋顶仰望月亮,进而自杀。

“绽放”:月幽病的“终极形态”,患者精神已触碰到了原本不能触碰的领域,完全丧失自我,脸部模糊、扭曲,并且可以相互传染。普通的月幽病患者在达到这个阶段前基本都已死去。

“共鸣”:普通人看到“绽放”之人的脸后,无论是否患有月幽病都会立即进入到“绽放”状态。传说中它正是很久以前归来迎失败后“无苦之日”降临的直接原因,阻止“绽放”的唯一办法就是把即将“绽放”之人的脸割掉。

——参考资料:《月幽病与月亮的关系》、《助手手记一》、《助手手记二》、《助手手记三》、《助手手记五》、《患者手记》、《四楼隔离病房报告一》、《月幽病研究记录》、《死亡诊断书》、《无苦之日降临》
月蚀之面:传说中是由四方月家族第七代工匠——四方月宗悦以月蚀为模型打造的面具,别名“漆黑之面”。作为仪式中“器”所戴的专属面具,曾给四方月家族带来过无上的荣耀。“无苦之日”过后,此面具连同四方月宗悦一起神秘失踪,虽然胧月岛重新兴旺起来,但此面具却成为了岛上的禁忌话题。
相关名词:
“空身”:归来迎仪式里,佩戴月蚀之面的“器”会在舞蹈中大脑受到面具特殊材料的刺激,逐渐精神恍惚,关于自身的所有记忆将会全被清空,达到“空身”状态。此刻通往“零域”的大门会被开启,死者的灵魂会附着于“器”身上,将“器”重新填满,并在“器”的舞蹈中完成现实与异世界的沟通交流。

——参考资料:《宗也手记一》、《宗也手记二》、《四方月家族匠系谱》、《麻生博士的假面考察》、《没有烧完的信》
月守巫女:很久以前,胧月岛的人就把月亮当作是魂魄起源之地而崇敬着,配合月亮的阴晴圆缺演奏月之音,守护众人,使人们的心灵与月亮同调的,就是月守巫女。月守巫女一度被认为是不与他人交流、接触的孤立存在。
相关名词:
月之音:在月守巫女的传说中,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的月之音,虽然很微弱,但如同个人的专属印记般永远不会改变、消失。个人的月之音很弱小,因此必须相互共鸣才能完成守月的使命。

月守歌:胧月岛的居民每人都有自己的“月之音”,可将人引导至不同的境界。而月守巫女间流传的“月守歌”才真正是灵魂与月亮同调的旋律,据岛上的古书记载:遇到“绽放”、“共鸣”等灾祸时,可弹奏月守歌镇抚狂乱的灵魂,并将其引导至零域。月守歌没有完整的乐谱,是靠月守巫女代代口传,传递的证物为“月守之镜”,如果忘了月守歌的旋律,可将月守之镜映照月光。

——参考资料:《给宗也的信》、《月守歌传》、《月守秘录》
零域:四方月家族第七代工匠宗悦认为,人的记忆不可能全部消失,总会留下些印记类的东西,就好比一个圆,无论它再怎么缩小,最终都会留下一个点。人类的灵魂也一样:虽然“形状”不同,但如果将它缩小,最终也必然会成为一个“点”,这个“点”,就是每个人出生或死亡的“原点”、“归宿”,也就是“零域”。在胧月岛的文化中,月亮是零域的象征,是每个人的灵魂回到他出生地的“大门”。

——参考资料:《宗也手记四》
结语:对于这款让笔者牵肠挂肚整整六年的作品,通关后还是想留下点什么给自己做个纪念,于是乎就拉拉杂杂扯了这么一堆东西,在此衷心感谢各位的品读。同时也希望,如果你喜欢这个系列,请支持一份正版吧,如果要盘点一个“为游戏入主机系列”的榜单,我相信,《零》绝对榜上有名。你要说我传教什么的我也认了,我不会拿她和任何游戏比较,更不会说一些“同类游戏里零绝对最好”之类幼稚得无法无天的中二话语。

终究,我只是不想看到自己至爱的系列就此死去而已。
I
miku2005
miku2005

5 人关注

有感而发
有感而发

2236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