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我需要说明的是,这篇文章,或者说这系列文章是我——一个准画图狗——进行几年无意义专业学习之余的兴趣。我本人的专业并不是建筑系本专业(原因无他,高考太菜),所以我并不敢保证我了解到的信息都是100%的正确,特别是那些在百度或者谷歌里搜到的n手资料。所以,如果有谬误,欢迎指正。
我跳过了希伯来文化统治下的欧洲的中世纪时期,直接开始文艺复兴时代的追溯。这里并不是因为我对中世纪抱有什么偏见,或者因为中世纪缺少与建筑相关的论述,恰恰相反,中世纪时期提及建筑及相关事物的论述所涉及的范围可以说是相当之广,从沽名钓誉般的拙劣之作,到百科全书式的鸿篇巨制,从形而上学的哲理探究,到实际操作的工程细节,几乎应有尽有。
但是问题在于,不论是在教会的金字塔中,还是在世俗的金字塔中,艺术家和工匠都没有独立的知识层位和社会地位。最后导致的结果就是大多的论述都出自非从业人员之手,非要打个比方的话,可以参照风景园林史的相关研究,当在考究东晋园林时,学者们的一个重要的参考文献是《桃花源记》。
所幸在文艺复兴时代,人文主义者们抱着当时统治阶层的大腿——或者他们自己就是统治阶层的一员——走出了属于自己的康庄大道,正因如此,我们才能在现今看到完整的、属于建筑的脉络。
这个脉络的起点,可以认为,是莱昂·巴蒂斯塔·阿尔伯蒂(Leon Battista Alberti,1404-1472)和他的《建筑论》(De re Aedificatoria)
相比于塞利奥、维尼奥拉与帕拉第奥——我甚至都不需要用维特鲁威做比较了,阿尔伯蒂和他的著作可以说是相当的名声不显,所以我会大篇幅的介绍其生平往事。
阿尔伯蒂是于1404年2月14日,在现今意大利利古里亚大区的热那亚出生。由于公历的标准是1582年的《格里高利历》定的,所以我也不知道这个所谓的“1404年2月14日”是否与现在的国际通用公历有出入,以及出入到底有多大。
虽然他的父亲是个佛罗伦萨人,但阿尔伯蒂的童年是在威尼斯中度过的,随后他接受了著名的人文主义教育家加斯帕尼诺·巴齐扎的人文主义教育——主要指那些在罗马时代就证明屁用没有的文法、辩证与修辞教育,依靠这些,巴齐扎这些人文主义教育家能简单快速的从有钱人的手里获得资金,然后去干自己想干的事。从这里看出来,这时候阿尔伯蒂的家境还相对优渥。
1418年他去了博洛尼亚的学校,学习“基督教规与法律”、“物理学与数学”(那时候的博洛尼亚还是个奉行人文主义的自由城邦,而不是后来意大利那个驰名远扬的共党据点)。在这个时期,他的家庭可能遭遇了什么变故,导致他拖了很长的时间才获得了相关的博士学位。由于包含自然哲学(natural phliosophy)含义的物理学是在16世纪后半叶才开始被人们所使用,所以我不太清楚当时所谓的“物理学与数学”的课程中究竟在教什么。
毕业之后的接近6年的时间里,他在一位叫比亚焦·莫里诺的大主教手底下做秘书工作,在维基上可以查到,这个叫比亚焦·莫里诺的大主教是一个在宗教界的仕途中颇为一帆风顺的主教,要说他本人对阿尔伯蒂的影响有多大,我不报乐观态度。
但是在最后为比亚焦·莫里诺主教工作的这段时间里,尤其是1434年间,阿尔伯蒂接触到的人们对他的影响相当之大。在这段时间,他接触并认识了在罗马皇家法庭上的一票人文主义者,包括布鲁尼(Bruni)、波焦(Poggio)和比翁多(Biondo),这段时间应该是他最早接触到古代建筑的相关知识和了解维特鲁威的思想的时间节点。当然有的资料中说当时罗马皇家法庭上有伯鲁乃列斯基,但1434年伯鲁乃列斯基应该在佛罗伦萨完成他的佛罗伦萨大教堂——或者直译叫花之圣母大教堂——的穹顶的建造,所以不太可能到罗马来。
在结束了秘书的工作之后,他作为教皇尤金纽斯四世的扈从,公费旅游了一圈欧洲。好吧,扈从的话,应该是自费旅游。他去了佛罗伦萨,见了伯鲁乃列斯基(Brunelleschi)、多纳泰罗(Donatello)和托斯卡纳利(Toscanelli)等一票人。这段时间洛伦佐·德·美第奇还没出生,文艺复兴的盛期还没到来,但即使如此这段经历对他来说也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因为他的一生除了迫于生活的压力给各个主教、教皇献上过作品之外,就只有给伯鲁乃列斯基和托斯卡纳利赠送过自己的作品。这里有一个有趣的事,就是他似乎从来没给多纳泰罗送过自己的任何作品,也不清楚为什么。
1443年他终于回到了罗马,并一直在这里过到1472年逝世。这段时间他著作颇丰:《罗马城记》、《雕像》、《数学研究》,当然,也包括《建筑论》。
就和上一篇文章一样,在这里我无意去谈论《建筑论》的具体细节,除了由于我下的这版pdf的翻译让我无心阅读之外(才不是因为我懒),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我无法像历史学家对相关著作中针对“比例”、“和谐”与“美”的具体语境进行详尽区别,在这之中我只能了解到,这些建筑史学者们在手抄本史学和语言学的相关领域都接受过不错的教育。
相对于中世纪时期,各个百科全书的作者对维特鲁威只言片语的描写,阿尔伯蒂在《建筑论》中对《建筑十书》的继承是直接且显而易见的。最直接的一点就是两者都分为十书。
这里有一个趣事,就是阿尔伯蒂基本都是接受的古建筑修复工程的委托,对于现有建筑的建造,他似乎从来没有进行过。不得不说,这或许也是对维特鲁威的一种另类的继承。
但是阿尔伯蒂并没有完全继承维特鲁威的所有东西。其中,他相当反感维特鲁威的遣词造句。原文如下:
“他的写作方式让人不知所云,对拉丁人而言,他写的似乎是希腊文,而对希腊人而言,他又写的像拉丁文……从他著作的本身而言,他写的既不是拉丁文,又不是希腊文;也许他根本没有写什么东西,至少没有给我们写什么东西,因为我们根本不可能理解到他在写什么。”
在维特鲁威的“比例”的基础上,阿尔伯蒂加入了对纯粹数字的深入描述,这里的深入主要指的是他通过不知道什么原因将一些数字描述为“贴近自然”,而其他数字则“不够理性”。对“贴近自然”的数字进行理解,能让建筑师了解到至高的美。虽然他的思想虽然受到了毕达哥拉斯主义的影响,但非常可惜我依旧不能将其称之为伟大的原教旨主义者,因为他没有论述毕达哥拉斯主义最灵魂的禁令:“不能吃豆子。”
毕达哥拉斯教派的禁令:1.不能吃豆子;2.东西落下了,不能捡起来;3.不能碰白公鸡;4.不要擎开面包;5.不要迈过门栓;6.不要用铁拨火;7.不要吃整个面包;8.不要坐在斗上………………
阿尔伯蒂的《建筑论》没有得到过广泛的传播,它的原因是各种各样的。但是不管怎么说,《建筑论》是一个起点,从他开始,建筑的论述都开始超越当前的时代局限,开始向罗马或者希腊追溯;建筑的语言多会以拉丁文为基础语言,并成为人文主义者们必需了解的一环。
I
博丽神社
博丽神社

45 人关注

知识挖掘机
知识挖掘机

32888 人关注

评论区

30评论热门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