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core app logo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机核网观点
复仇女神就在家中的镜子里;那便是她们的住址。哪怕这世间最澄清的水,只要够深,也能让人沉溺。 ——R.S.托马斯
如果大家在游戏开始前几分钟,在浴室照镜子的场景里不幸roll点成功,可能就会出现如下几种心理:
  1. 这游戏翻译的有问题?
  2. 做游戏的人脑子有问题?
  3. 我是不是智商有问题?
按照我两个周目“理性派”和“感性派”两种路线加点来看,在镜子面前首次roll点成功的概率是很低的。这两天听节目里四十二老师说这个游戏一开始就“被镜子暴打一顿”,可见他就是这批十分不幸的玩家之一。
在本篇文章里我们就来看看,镜子这孙子到底在说啥?

镜子中的复仇女神

本文开头的引言正是《极乐迪斯科》开篇的引言。
因为在游戏中我们遇到的第一个大场景就是照镜子,所以很多玩家可能会觉得这句话是指向这一场景。但事实上,作为整个游戏的引言,这句话可以说奠定了游戏的整体基调,其表达的观点规定了《极乐迪斯科》从文本到玩法的基本框架。
这句话来自于威尔士诗人R.S托马斯的一首诗:
我保留了它原本的分行格式,下边是我翻译的版本,为了确保诗歌原有分行的语义,和游戏中的翻译稍有差别:
《极乐迪斯科》最初的名字叫《There will be No Truce With the Furies(复仇女神永不妥协)》,正是来自这首诗的中段。在与诗人司机对话时也会提到这首诗,你还可以选择用“ The furies are at home in the mirror(复仇女神就在家中的镜子里)”这一句来做案件的标题。
那么这首诗是什么意思呢?在分析它之前,我们先来回顾一下上一篇文章中所讲的拉康的“镜像阶段”。拉康认为,刚出生的婴儿是肢体不协调的,但是当他在镜子中看到一个完整的,可以自己控制自己的(自己的手动,镜子里的手也会动)影像时,就将这个理想统一的影像认定为“自我”,这就是想象性的“理想自我”,这是婴儿的第一个“异化”。
随后拉康又说,一旦婴儿学习了语言,他就进入了先于他而存在的象征界规约,即象征秩序中(象征界是先于个体主体存在的一切制度,如语言、法律、道德、符号,都属于象征界,我们可以简单的将它理解为“不规定动物,但是规定人类”的那种东西)。进入象征界的婴儿不得不被各种规约所束缚,你不再能随意哭闹,随地大小便,不能再和母亲睡在一起,要成为父母眼中的好孩子、老师眼中的好学生、国家眼中的好公民。
于是,象征性的“自我理想”诞生了,这是婴儿的第二个“异化”。
婴儿经历了两重异化,产生了“理想自我”和“自我理想”,前者是他希望自己成为的样子,后者是别人希望他成为的样子。此时,主体本身早就不复存在了。在想象界和象征界的自我诞生的那一刻,所谓“本质”的自我就已经死去。
其实这两重异化都是拉康“镜像阶段”的一部分,就像我们上一篇文章所说的,“镜像阶段”指的不是现实中的“镜子”,而是一种隐喻。在第一重异化之中,“镜子”暗示着婴儿认识自己所借助的那些东西,比如镜子、水面、大人的言语等等,而在第二重异化之中,“镜子”暗示着强迫婴儿顺应外界所改变的东西,比如法律、道德、他人的目光等等。于是,作为隐喻的“镜子”就成了主体的墓地。
下面我们可以再来看这首诗了:
复仇女神就在家中 在镜子里;那是她们的住址 即使是世间最澄澈的水,只要够深,也会溺死
复仇女神(The furies)是希腊神话中三女神——阿勒克图 (不安女神,Alecto) 、墨纪拉(妒嫉女神,Megaera)和提希丰(报仇女神,Tisiphone)——的总称,她们会跟随那些犯罪的人,让他们遭受永恒的煎熬。
这里所说的复仇女神,就是指死去的主体,也是拉康所说的“实在界的硬核”【关于实在界的具体阐释请参见本系列文章的第一篇:《极乐迪斯科》与齐泽克(一):最闪耀的灯球哲学家】。主体本身在“镜像阶段”中死去, 复仇女神正是这死去主体的幽灵,永远缠绕在我们身边,不断告诉我们:“你早已失去了本质,永远不再是自己。”我们就在这样的耳语下不断追问自己的“本质”,又不断受挫,在幽灵的困扰下陷入永恒的焦虑。
“世间最澄澈的水”指的是我们自己的想象或象征性身份,比如我们认为自己“本质”是个“善良的人”或是个“恶棍”,又或者认为自己是“老师”、“领导”等等,这些看起来是自然的“本质”,是“澄澈的水”,但实际上只是“镜像阶段”中生成的东西,正是这些东西杀死了主体,让本来的主体溺死其中。
游戏的基本玩法基于自己同自己的技能对话,而这些技能正是主角不断变化的身份。这些对话就是作为本质已经死去的“空”的主角,和构成自己想象、象征身份的不同技能(食髓知味、博学多闻、循循善诱、坚韧不拔等等)之间的对话,在这种对话中,主角重建了自己。
这一部分对拉康镜像阶段的阐释比较难懂。为了让大家(woziji)缓一缓,我们先把后边的诗放放,来看看主角照镜子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厕所镜子暴打醉酒警察

如果玩家的“内陆帝国”基础点数较高,在伸手擦镜子的时候它会告诉你:“你不会喜欢你自己将要看到的一切——而且你永远无法摆脱它”。
我们在上一节的分析中已经知道了,你将要看到和无法摆脱的一切正是死去主体的幽灵,是实在界。而你擦拭之后,镜子上映出了玩家之间流传甚广的“那个”表情:男主角的标志性笑容。
这个表情不是“自发”的,不受你控制,你无法停下它。而如果你roll点成功的话,“博学多闻”会为你介绍这个表情的历史。
博学多闻:它属于新时代——本世纪的第三个十年。自大革命失败已经过去很久了,弹指一挥间,自由市场经济似乎成了我们人类最终的、无可争议的生活方式。一切都很好。可以说是‘一帆风顺’。为了跟上时代,金色和香槟色的内外饰风格开始在人群中流行起来,谓之‘新时代风’。不过,更重要的是——迪斯科出现了。对于你的城市瑞瓦肖来说——那只意味着一件事:纪尧姆·列米利翁!在迪斯科音乐那让人眼花缭乱的漩涡中,在瑞瓦肖西部某处露天的‘夜总会’里,纪尧姆的金发出现在了银幕上。他歌唱着胡编乱造的歌词。然后做出了‘那个’表情。
于是我们知道了,这个表情来自于新时代的迪斯科明星纪尧姆·列米利翁。而在“纪尧姆·列米利翁”这一条思维的解答中我们又得知,纪尧姆最终死于性窒息(通过勒颈导致大脑缺氧,以此获得性高潮),尸体周围都是吸毒工具,房间里还播放着一首名为《仙境》的歌曲。
看到这里,我们就可以分析这个表情背后所隐含的意义了:它代表着那个“仙境”般的新时代,那是一个想象界大爆发的时代,是一个“一帆风顺”的时代。但是这个时代的象征——迪斯科巨星纪尧姆却追求幻觉般的高潮而死。散落的毒品、仙境的音乐和沉湎于幻觉的尸体构成了一幅极具张力的画面:那个美妙的时代不过是转瞬即逝的幻象,或者说它从来就没有存在过,它一直就是靠性欲、毒品和迷幻的迪斯科来维系的幻象。
纪尧姆的死亡暗示着新时代的落幕,或者说新时代的想象性外皮的剥去,正如博学多闻所说:“不管怎么说,现在全部都消失了,只剩下一副鬼脸(grimaces)”。有趣的是,齐泽克很喜欢使用"The Grimaces of the Real(实在界的鬼脸)"这个词,他甚至用这个词命名了自己唯一一本中文自选集,译作《实在界的面庞》。
齐泽克用这个词来表示实在界对象征界和想象界的入侵,它正是“那个”表情,它是死去时代的遗产,是死去主体的幽灵,它不断缠绕着纪尧姆,也缠绕着时代中的我们。但是纪尧姆比我们幸运,他可以在幻觉的高潮中死去,而我们却被留下来面对痛苦的实在(the Real)。
你:在我做那个表情的时候,感觉需要加上一个短声‘咔哒’。 博学多闻:这个咔哒声是以前用来鞭策马匹的。它在纪尧姆·列米利翁的那首地区大热歌曲《别担心(美丽的小脑袋)》里面也占据了很重要的地位。
用来鞭策马匹的咔哒声,和纪尧姆歌曲中的咔哒声形成了鲜明的对照,暗示了幻象的新时代与其他时代的不同——或许人们在其他时代需要鞭策,需要警醒,但是在美妙新时代里,我们这些“美丽的小脑袋”什么都不用担心,只需要沉浸在美好的幻觉之中。
“博学多闻”的介绍到这里就结束了,然后你还可以尝试‘阻止’这一表情的出现,如果roll点成功的话,“食髓知味”会说:
就好像有什么东西突然在你身体里折断——一个神经末梢,一种想法,一种悲伤。镜子中映照出你的脸——那副让它扭曲的奸笑模样突然间被清楚的一干二净。天知道你已经这样多久了。它就这样结束了——你那如笑话一般的生活。一个悲伤的老男人回望着你。
你成功阻止了“那个”表情,右下角色的头像也从笑模笑样变成了一脸怨气。
这是否意味着主角已经摆脱了实在界的幽灵?不,“内陆帝国”说了,“你永远无法摆脱它”。“那个”表情虽然消失了,但是主角却变成了实在界的幽灵本身。
何出此言?因为主角一开始就失去了象征和想象的自己——他不知道自己是警察,不知道自己的名字,不知道自己的家庭,甚至不知道自己本身的性格,根本不了解自己。主角一醒来就被剥夺了一切,他失去了对自己的了解(想象性的自我理想),失去了整个社会对他的定位(象征性的理想自我),他变成了一个“空”,变成了实在界的幽灵本身,在瑞瓦肖不停徘徊。
正如“内陆帝国”所说,一旦玩家望向镜子,主角就永远无法摆脱“我到底是谁”的焦虑,因为主角的本质之我已经死去,象征和想象之我也被剥夺。主角拼命寻找关于自己的线索,正是在这个“一无所有”中重新构建起自己。

复仇女神永不妥协

分析到这里,我们就可以看看这首诗后边的部分了:
永远不要想让他们感到惊讶。你的脸越来越近 如此友好,似是举手投降 他们无视。
永远不要想让实在界的幽灵惊讶,因为实在界才是让人惊讶的东西,他们带来了象征界和想象界无法承受的创伤。你试图靠近实在界,试图与他们和解,试图将这种不可解释、无法承受的创伤容纳到你原本的象征框架之中,但是他们无视了你的努力。
你参与了一个不断变化 却永远不是你自己的身份
了解完“镜像阶段”,这句话就是整首诗中最易懂的部分了。其实这句就是在说最初的主体已经死去,你在现实中所参与的所有身份都是想象界和象征界创造出来的,它们随着想象界和象征界不断变化,却永远都不是你“本身”。
复仇女神永不妥协
《复仇女神永不妥协》是《极乐迪斯科》最初的名字,从名字的变化中我们或许可以看出创作者内心倾向的变化。
“复仇女神永不妥协”,正是说实在界永不妥协。实在界是现实的断裂,是我们看似完整统一的现实背后的创伤。它不断告诉我们现实是不完整、不一致的,现实是想象界和象征界联合构建起来的,不像我们看上去那么完整统一。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健身的朋友们可能会知道,增长肌肉的基本原则就是通过锻炼把肌肉撕裂,然后再补充营养使肌肉再生,这样再生的肌肉会比之前的更大、更强壮。实在界撕裂现实,就像锻炼撕裂肌肉,我们的现实就是在实在界的不断入侵和撕裂之下才能不断前进。封建制撕裂奴隶制,资本主义撕裂封建制,人类文明正是在实在界的入侵之中渐渐成长壮大起来的,因此,“复仇女神永不妥协”,实在界的创伤永远推动我们前进 。
而改变后的标题“极乐迪斯科”,极乐无疑是说游戏中主角所处的这个“极乐世界”,就相当于我们的“现实”,它是“象征界”。“迪斯科”则是幻象,是以纪尧姆为代表的迷幻的“想象界”。从《复仇女神永不妥协》到《极乐迪斯科》正是从实在界到想象-象征界,从真实的创伤到繁乱的幻象。这暗示着创作者的倾向从实在界转向了想象-象征界。或许是创作者认为作品作为一个游戏更适合想象-象征化的标题,也有可能是作者在新兴媒体网络浪潮下认为实在界已经无法侵入到灯红酒绿的想象大爆发之中,失去了对实在界创伤性改变的信心【基于对游戏结局的理解,我更倾向于第二个解释】。
我个人更喜欢《极乐迪斯科》这个名字,它道出了我的迷茫、焦虑和不得不沉浸在被迫享受之中的无力感。但是我希望大家更喜欢《复仇女神永不妥协》这个名字,因为它充满希望(或者说绝望)、激情和破坏的勇气。《极乐迪斯科》这个游戏让我更加迷茫,但是没有云雾又怎么拨云见日呢?《极乐迪斯科》正是这样一个游戏——它是一片乌云,虽然不能带来阳光,但是给我们想象的美丽天空画上了一个问号。

一点点题外话

这么久才更新对不起!都是因为我实(写)在(不)太(出)忙(来)!给大家磕头了!
这一篇我写的很满意!之前我觉得自己只是一家之言,但是写了这篇以后我觉得我就是迪斯扣,我是要成为迪斯扣之王的男人【不是】。之前两篇都有种意犹未尽,什么都没说清楚的感觉,这篇我觉得说的还是比较清楚的!如果有不清楚的部分麻烦大家提醒我,我会在下一篇勘正!
经过很长时间的考虑,我采取了第二篇文章中“甜点猫头鹰”这位朋友的方法,以场景和人物为框架来写接下来的文章,构成一个《XXX到底在说啥》系列。目前确定的部分有《诺伊德到底在说啥》、《竹节虫到底在说啥》、《古老的爬虫脑和边缘系统到底在说啥》、《教堂的洞到底在说啥》、《爱凡客到底在说啥》,大家如果还有其他想看的部分请在评论区留言,每一条评论我都会认真读的!【另外《竹节虫到底在说啥》会作为系列文章的最后一篇,大家就暂时不要催更这篇啦】
再一次感谢大家!给大家磕头了!
I
鱼丝粥
鱼丝粥

361 人关注

知识挖掘机
知识挖掘机

32880 人关注

评论区

82评论热门最新